隨著路程的縮短,扎西的一顆心加速跳動起來。

呼啦!

在距離還剩下十米的位置之時,火焰光球忽然升騰起來,九道流火奉命融入其體內。

這個變故並沒有讓扎西停下腳步,又數秒,扎西終於站在了弧形碎片的面前。

碰!

火焰光球炸裂了,傾瀉出的業火頓時灑向了廣場四周。

沒過十秒,火焰吞噬了一切,業火雄燃三丈有餘,這塊地方徹底化為了人間地獄!

可是對扎西來說,這火焰是如此熟悉,如此溫暖,讓他有種沖入火海的衝動!

呼呼————

就在他胡思亂想之際,弧形碎片悄悄飛落下來,就在他的面前盤旋著。

叮!

扎西這才回過神來,當他的雙眸對上碎片之時,撲面而來的是積澱著滄桑的洪荒大氣!

啪!

扎西的身子一僵,心神徹底被碎片所牽引。

「呦咪?」呦咪感知到了主人的狀態,即刻大喊大叫起來,試圖將其從那種狀態拉回,可以一切都太晚了!

啪!

扎西的靈魂穿梭在斑駁的光影當中,那一塊塊碎片似的玻璃記錄著一幅幅畫面!

從埃爾洛最西端的十萬大山開始,到最東端綿長的海岸線!

從埃爾洛最北端的極寒冰原到最南端的無垠森林!

從廣袤的海疆之域到一座座星羅棋布的島嶼!

從惡劣的克洛澤斯科到更深入的無盡之海!

從遠古世界初生的大地到現在充滿科技感的城市!

從曾經巨獸稱霸的年代到如今百族繁衍的世紀!

這些碎片就像是某位忠誠記錄者畫筆下的捲軸,留下了歷史的滄海桑田!

而玻璃碎片之路的盡頭則是一塊塊透明的玻璃!它們靜靜的等待著,等待著歷史的畫筆!

扎西分明瞧見了一塊玻璃碎片中的畫面有他的存在!

那是漫天的血色! 當她遇上他之給我一個擁抱可以嗎 漫天的飛火!還有一抹白紗中刺眼的血紅!

身穿白紗的少女並沒有露出面容,但扎西就知道是妮娜!毫無理由!毫無證據! 契約婚寵:總裁老公請接招 可他相信!

「這到底是什麼?」扎西大聲咆哮著,他容不下那抹血色!

他可以容忍自己頹廢!可以容忍心愛的女人冷酷的話語!可以容忍她大婚!卻不能容忍她受到傷害!

砰!砰!砰!

玻璃碎片一塊塊炸裂,化為齏粉消散虛無。

周圍的光影也被潔白的霧氣所取代,扎西繚繞在雲霧中,但他的怒火不斷升騰著!

「到底是誰?給我出來!」扎西怒吼著,剛才的畫面再次將他的傷疤血淋淋的揭開!

嗖!

身為始作俑者的弧形碎片出現了,他不斷轉動著,沿著某種軌道運行著。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扎西冷冰冰的話語就像是極凍冰原上最寒冷的冰塊,沒有一絲溫度可言。

嗡!

弧形碎片猛然停下,一陣光芒過後,光幕構造,浮現在扎西的面前。

咻!

下一秒,光幕中出現了一個畫面,並播放下去。

那是一塊貧瘠的土地,天空中積壓著層層疊疊的烏雲,帶來壓抑與陰霾。

扎西攥緊雙拳,眉頭揉成一團。

這是什麼意思?

轟!

畫面中的大地四分五裂,深紅色的血焰噴薄而出,如同開啟一場盛大的狂歡!

罪惡!火焰燃燒的罪惡!

所以在數分鐘之後,天地間瀰漫著一股股煞氣!

「業火?紅蓮規則?」扎西咬著牙。

咻!

滿天飛火中,一團光球徐徐攀升,那模樣正是擺放在廣場中的火焰!

「是它?」扎西心中的疑惑堆積的越來越多。

嗡!嗡!嗡!

當黑暗籠罩住整塊大地,畫面陡然一升,衝到了天空深處!

在那裡有一塊魔氣氤氳的池水漩渦!

漩渦中彷彿孕育著一位邪惡的存在!他控制了這片天!用滔滔魔氣鎮壓了一個世界!

呼啦!

火焰光球不斷騰飛,與其一道的還有另外十一種各式各樣的物什!

其中有一把刀,纏繞著黑暗,斬斷了陰影!裹挾著無盡的死亡!

那把刀扎西認識,大夜黑刀————獄!

其他的那幾件,有森林曼舞藤!嘆息壁壘御!無月之華霜!···

「沉淪十二朽!」扎西獃獃的望著。

如此說來,這火焰光球也是沉淪十二朽的一種?

奧蘭維多進入寂滅域的目的不正是為了沉淪十二朽嗎?

該死!他早該想到的!

而擁有紅蓮規則這種力量,在沉淪十二朽中還代表著火焰的就只有它了!

紅蓮業火——————休!

作為有記錄的六種沉淪十二朽之一,紅蓮業火在某些古老的書籍中有過點點描述。

千追萬寵:牧少,太難纏! 傳說中他就是一團燃燒著業火的火焰!是一種能量聚集體!無形無狀!

而它亦是火系法師至高無上的神兵!

想到此刻,扎西的心顫抖起來。

沉淪十二朽!沒有人可以拒絕它們!更何況之前還有艾克的囑咐!

啪!

在某個時刻,畫面中的沉淪十二朽終於相遇了。

扎西可以勉強記住它們的輪廓,在未來尋找沉淪十二朽時這一定會提供很大的幫助。

但沉淪十二朽中偏偏有一件顯露的十分清晰!

那是一個擁有底座的轉輪!

三圈外環交替旋轉,中央則是一團慘白色的霧氣!在霧氣中央旋轉著一顆不規則的水晶玻璃!

「這!怎麼可能!」扎西幾欲驚呼出來。

他分明瞧見其中一個外環的一段雕刻著某種熟悉的紋飾!

那紋飾與眼前的弧形碎片一模一樣!

這將他心神魂魄牽引出來的玩意竟然是沉淪十二朽其中一個的碎片?

當!

一念如此,大鐘震響,扎西猶如福靈心至,腦海中自動出一個名字!

沉淪十二朽!命運轉輪————霧! 「命運轉輪!霧!」扎西念著這個陌生的名字。

和森林曼舞一樣,命運轉輪是消失在歷史長河中的一件沉淪十二朽。

它的能力也是極其特殊的存在,沒錯,如其名,命運轉輪!轉動的是命運!

任何生物都可以從命運轉輪中看到自己的過去、現在與未來,當然,過去是固定式,現在是進行式,而未來卻是不確定式!

命運轉輪只能夠推演命運,收藏過去,卻沒有辦法修改一個人的命運!因為每個人的命運都捏在自己手中!

毫無疑問,扎西看到了自己的過去,而最後那一塊碎片呈現的畫面則是弧形碎片推演的命運走向!

那血色婚紗扎人眼,明晃晃的,讓扎西不敢再去想象。

命運轉輪的推演向來是公正苛刻的,也就是說妮娜處於危險當中!

「怎麼會這樣呢?」扎西喃喃道。

他終究還是被妮娜給騙了,到現在還認為妮娜的身份就是魔族!但他相信妮娜對自己還是有些許感情的。

只是他不解,為什麼妮娜會受到死亡威脅。

照理說,她的父親貴為魔帝,萬萬人之上,統領整個克洛澤斯科,在亞克格勃誰敢撅其虎鬚?

更不要提妮娜的未婚夫是墮天使一族的繼承者了,雖然扎西十分仇視湯普森,卻不得不承認他強勁的實力。

咻!

或許是感知到了扎西的疑惑,弧形碎片牽引著命運的力量形成一塊域場,最後再將扎西的靈魂投入其中。

···

「不可能!不可能!」

廣場上方已經四分五裂的大地上,站立著奧蘭維多憤怒的身影。

他前方的那座孤峰終於不再完好,一條條細小的裂縫如同一條條醜陋的蜈蚣附著其上,寸寸深入內部!

奧蘭維多的攻擊沒有停下,他已經陷入了一種瘋狂的境界里。

孤注一擲換回的結果讓他絕望,他執拗的認為只有摧毀了那座孤峰他才能找到沉淪十二朽!

而他一系列的動作直接導致了深淵魔域的崩潰!

大魔神百八氣運劫的陣眼已經被攻擊了足足兩個小時!一百零八條延伸出去的線路足足被切斷了一半!

失去了魔法陣的保護,外域極端惡劣的環境正在朝著雨林小花園行進!

雨林小花園中,魔獸們不安的嘶吼著,很快就形成了一輪又一輪的獸潮!

這一下子倒是讓那些魔族與獨行俠遭了秧,直到現在,整個雨林小花園已經陷入漫天戰火之中!

更別提魔法紋路的損毀間接導致了雨林小花園地形突變!

那一條由古噬蟲組成的長河終於掀開了壓在頭上的禁制,狂暴的吞噬著眼前的一切!

小花園中那些巨大的植物都淪為其盤中之餐!古噬蟲所過之處,化為快快焦土荒地!

亂了,整個深淵魔域徹底亂了!

最憋屈的要數巴貝拉了,此時他帶領的魔鬼蛙部隊已經來到了雨林小花園的中部!距離下一個傳送地點也只剩下不到千米的距離。

若是在平時,不消三分鐘,他就能帶著隊伍趕到。

然而現在橫亘在他面前的除了瘋狂的魔獸之外還有斷流的古噬蟲!

作為深淵魔域的獄長,他自然知曉這種蟲子的可怕!

一隻古噬蟲那是弱的可憐,即便是個普通人都能捏爆他!然而成群結隊的古噬蟲就是一場徹頭徹尾的災難了!

「繞路!」最終巴貝拉選擇了妥協,雖然繞路會花費更多的時間,但至少更為安全。

若是為了趕路先損失了魔鬼蛙部隊一部分的有生力量,到時候他怎麼去鎮壓暴亂?

一想到這裡,巴貝拉就恨得牙痒痒,對奧蘭維多的殺意濃重數分。他知道,導致這一切地形變化的原因是什麼。

大魔神百八氣運劫支撐不了多久了!

與巴貝拉的難受截然相反,艾克等人所在的營地卻是即將迎來最大的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