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自張望了一眼。

「你知道如何取得封印之物?」

顧長空長槍傍身旁,淡淡說道。

王寶玲笑了笑,道:「以你們的修為又怎會感應不到。」

「這法陣在做什麼?為什麼殺人?還不是為了收集那些生靈血氣!現在各個方位都有人帶著生靈血氣前來靈蛇城,我們可以去搶。」

「哼哼!搶?我們連靈蛇城都出不了,如何去搶?」

王寶玲瞥了一眼葉康,紅色衣裙下的一隻小腳點了點地面。

「離不開靈蛇城,我們可以直接將地面打穿,你別忘了,這靈蛇城下方就是地宮。那幾處陣眼,如果我沒有猜錯,那些人肯定要帶著生靈血氣各佔一地,以生靈血氣之力打開封印。」

「這只是你的猜測。」

方顯道。

「我贊同傲慢仙子的話,富貴險中求。如果真的能得到封印中的東西,四大宗門不去也罷!」

顧長空神色冷峻,意外地贊同王寶玲的方法。

身為東域第一人,顧長空不反對,方顯,胡千軍趙百里自然也不會反對。

有了東域的支持,王寶玲底氣更足,望向葉康葉辰以及歐陽白玉:「機會只有一次,你們是想死在四宗這法陣之下,還是虎口奪食,自己選吧。」

葉辰舔了舔嘴唇,嘿嘿一笑:「跟戰王搶東西,想想就刺激。」

「我贊同。」

歐陽白玉點頭。

對於自己這邊的完顏兄妹,王寶玲卻是沒有詢問。

「既然大家意見統一,那就各自回到自己所去過陣眼之地。」

王寶玲說完,小腳陡然在地面上一踏,頓時大地深處傳來震腳的感覺。隨後一道道咔咔咔響聲,眾人的腳下大地立即出現一道裂縫。

顧長空持槍躍起,槍頭以上靈氣強橫,整個人好似電光獨龍,轟隆隆間貫穿著地宮與地面之間的土層。

的確如王寶玲所言。

張寶嬌白玉兒等人,此刻正各自攜帶著收集而來的生靈血氣從靈蛇城外的各個地宮入口進入地宮中。

徐天給予他們的任務也十分簡單,在收集足夠的生靈血氣之後,便前往陣眼之地,以生靈血氣之力腐蝕封印魔皇的法陣。

……

鐺鐺鐺!

金鐵交錯之聲在靈蛇城外的曠野中響徹雲霄。

聶人狂臉上露出極致的戰意,痛快的對戰讓他興奮起來。

「痛快!痛快!」

夜叉以骨做刀,面對聶人狂絲毫不落下風。他身為徐天的第一戰魂,修為跟隨徐天的強大而強大。

雖然無法媲美徐天,但是面對聶人狂這樣的高級戰王,他也是愈戰愈勇,黑氣之下的臉龐,帶著瘋狂。

另一邊。

鬼神童子畢竟誕生不久,雖然經過徐天的強化,其自身力量加上傳承之力遠超尋常戰王,但想達到真正的巔峰,還需要一段時間成長起來。

同樣。

李白作為戰王,實則自被劍祖帶入劍山不過修行三年。三年時間跨越數個大境界踏足戰王,他的力量雖然強大,但要真的對上戰國無雙徐天這樣的老牌戰王,稍顯不足。

故而,兩個戰王中的年輕人對戰,一方面是為各自磨刀,一方面也是讓二者發現各自的不足。

至於。

雪煙容和老黿的戰鬥。

的確如老黿所說,他皮糙肉厚,十分抗揍。攻擊方面正是弱點,許多攻擊真正落在雪煙容身上,十不足一。而雪煙容身為天一宗的首席,各種法陣符籙出神入化,若是換做一名皮薄點的,應該早就被法陣符籙撕成碎片。

如此一來。

這六人的戰鬥,就像是一場拉鋸戰,有來有往,分不出強弱,戰不出高低。

目光所及。

看著徐天拿出的三團能量,戰國無雙也是緩緩自華輦上走下。

「看來我小看你了。」

徐天打了個響指,那三團能量頓時露出其中本體。

同樣是一鳳、一凰,一金龍。

這正是徐天體內系統的其中一種功能——鏡花水月。

這個功能除了能夠完美複製對方的靈寶、戰魂、符籙、陣法、異獸、靈術等等,可以說,徐天不需要任何東西。

因為只要他想,對方的東西就是他的。

看著徐天召喚出來的同樣異獸,戰國無雙微微一愣。誰都知道,異獸榜上的異獸是獨有之物,只要異獸不死,是絕不會出現第二隻的。

徐天召喚出來的,因何與自己的一模一樣?

「是不是很奇怪?時間久了,習慣就好。」

徐天說著,屈指一彈,道韻跳動起來,落在複製異獸的體內。頓時三隻複製異獸仰天長嘯一聲,沖向鳳凰金龍。

戰國無雙真正激發起了一點認真,他也渴望有一場勢均力敵的戰鬥。他看著徐天,期望著徐天能帶給他戰鬥的樂趣。

「你已經有了挑戰我的資格!記住我的名字,戰國無雙將是你這一生無法逾越的高山。」

「哈哈哈!過了今天,你就不會這麼想了。」

戰國無雙一步一踏,像是尊金色戰神,赤金色的靈氣縈繞在他的周身,他的頭頂三尺,三頭六臂閉目盤膝的法相散發著強大的道韻氣息。他每進一步,氣勢都在提升,就連周遭的空間都被他的氣勢擠壓的咔咔作響。

徐天同樣饒有興緻,似乎許久不曾動手,活動了一下肩膀。嗡地一聲,漆黑如墨的靈氣蔓延而開,那股氣息甚至直通雲端,連那紅雲都被生生撕掉一塊,露出一片蔚藍。他的頭頂三尺,並非一尊法相,似乎是一種圖騰,四種法相環繞著一團黑氣。

「我的道是極凶極惡道,戰國無雙,我可能不會殺你。前提是,你要表現出足夠的利用價值。」

徐天的話,讓戰國無雙覺得可笑,覺得世上為何會有徐天這種不知天高地厚之人。

「廢話少說點,不然你會死的不明不白。」

戰國無雙冷哼一聲,整個人已經到達修為的巔峰,對著徐天虛空擊出一拳。

「蒼天大道。」

「蒼生唯我,湮滅之拳。」

整個天空好像都成了戰國無雙的拳鋒範圍,這片區域本就被紅雷肆虐的體無完膚,在這湮滅之拳下,搖搖欲墜的四域城終於轟然坍塌,碎成點點飛灰。

被蒼天大道的道韻籠罩,徐天不急不慌,同樣是一拳轟出,彷彿是將整片大地擊出一樣,遮蔽天空的拳頭虛影瞬間與承載整片大地的拳頭虛影撞在一起。

「極凶極惡大道。」

「極惡混沌,弒天之拳。」

兩拳交碰,就像是定格一般。沒有聲音,沒有靈氣對撞的波動,彷彿時間在這一刻消失了。

但是,即便遠在百里。

無論聶人狂夜叉李白鬼神童子還是老黿雪煙容,在這一刻,均是面色大變。

「這兩個瘋子!」

老黿一聲怪叫,瞬間化成一隻巨大的王八一樣的海妖,也不管雪煙容剛剛擊出的符籙,一頭扎進地面,用力地往地底拱。

叮……

刺耳的聲音從徐天與戰國無雙的靈術之中傳出,像是絕了堤的洪水,出了籠的猛虎,入了空的熬鷹,攜帶著各自的大道道韻席捲方圓百里。

……

韓聖龍和林琅此刻正在半人馬族所在的陣眼之地,祭壇之上,三十六根圖騰柱此刻因為生靈血氣的注入,散發著黝黑的氣息。

七星踏月陣已經在徐真和萬靈湮滅法陣的啟動下間接損毀。沒有法陣束縛的陣眼,魔皇的氣息散發的更為明顯。

在生靈血氣的侵蝕下,魔皇雖然被封印之中,對於生靈血氣的需求是本能吞噬。

二人能夠清晰地感受到陣眼處的封印漸漸減弱,只要將祭壇中的生靈血氣全部吞噬,這一處陣眼便可徹底失去封印之力。

但就在這時,二人的頭頂上空,轟隆隆聲不斷清晰。

咚咚咚!

唰!

一道身影仿似天降神兵,一身緊緻束身青衫,腰系玉獅子白玉帶,提著一桿九尺金剛槍出現在二人眼前。

隨後,又有百多道身影緊隨而至,這些人各個氣息強橫,最主要的是每個人都年歲不大,未來可期,不可限量。

韓聖龍看清來人,臉上浮現一抹戲謔的笑意。

「我當是誰,原來是所謂的四域天驕。」

看清韓聖龍和林琅的面容,顧長空等人也是微微一愣。

「你們不是北域的嗎?看來北域對這封印之中的東西也感興趣啊。」

林琅聞言,微微搖頭:「你們真是不知死活,居然妄想獲得封印之中的東西。你可知這裡面是什麼?」

顧長空沒有心情與二人口舌,金槍斜指地面,靈氣環繞周身:「我不管裡面是什麼,現在開始,這裡與你們無關了。想活,立刻離開,想死,成全你們。」

顧長空說著話,目光落在祭壇中的生靈血氣上,他同樣發覺陣眼正在漸漸薄弱起來。

「方顯留下,你們趕緊前往其他陣眼之地,不能讓別人捷足先登。」

葉康葉辰王寶玲完顏兄妹自然看出其中變故,心中也是不想讓別人先行進入封印下的秘境,一聽顧長空之言,二話不說,紛紛衝出此地,分散向著其他陣眼而去。

韓聖龍嘆了口氣:「唉!你二人究竟是有多自信,才敢留下對付我們二人吶?」

「北域也就一個徐真我看在眼裡,如你們等人,我一人足矣。」

顧長空身為東域第一人,他有實力也有資格如此自負。

「哈哈哈!那我就好好看看,傳聞中的東域第一天驕長空槍魂有多強!」

。林雅慕托著臉,靠在窗台上,她轉動自己的眼球心想:「如果剛剛不告訴他,他會不會明天就不去了。」

一旦有了這樣的想法,她的思緒就不斷增長。

林雅慕對著窗外的背影輕哼一聲,發現自己接受不了他的不在場。

周廷鸞似有感應,他停下腳步,扭頭看向後方。

一瞬間,林雅慕閃身

《你知我三分心事》第126章 就算夜司爵不開口,他也打算解約了小桉的。

上了車,夜司爵用最快的速度回會了家,不過沒回夜家莊園,而是去了楓林別墅。

到家,慕夏脖子上的傷口已經擴散成了一小片。

看着赤紅的傷口,夜司爵攥緊了拳頭,恨自己沒有照顧好她,沒有保護好她,才會使她受到這樣的傷害。

「幫我上藥好不好?」

怕他多想,慕夏找出藥箱,遞給他。

夜司爵深深嘆了一口氣,轉身坐下,細細的塗了起來。

上好了葯,慕夏需要休息。

夜司爵則找了個理由,悄悄出去。雖然他沒說,慕夏也知道他是去做什麼。

晚上,夜司爵和最近幾日一樣,到她房間里陪她一起睡。

這幾天,這個小房間,一定程度上早就變成了兩個人的另一個卧室。

幾乎什麼東西都準備齊全了。

因為慕夏受傷,夜司爵難得安穩了一宿。

次日清晨,陽光透過斑駁的樹葉,點點滴滴的灑落在慕夏的窗前。

慕夏睜開眼睛,全身心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舒暢。

她知道身體里的毒,已經排的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