冢田攻看了看那位記者道:「很顯然不可能,大日本帝國歡迎各國前來參觀指導!」,冢田攻的意思很明顯,這片土地馬上就是日本的了,你們過來也只能以客人的身份過來。他們自然不會對客人怎麼樣,但是一旦他們想以主人的姿態進來的話,那麼到時候只能兵戎相見了。

各大媒體的記者紛紛提問,關於南京大屠殺的事情也只不過是其中的一部分,很快一個小時的時間已經到了。可是現在提問仍然在繼續,冢田攻不得不打斷各路記者的提問,準備走了。目前整個華中地區的戰事如此的緊張,他哪裡有這個閑工夫去和這幫子人扯皮? 日軍在新聞發布會上囂張的態度,引起了各國媒體的強烈不滿。孫雪更是氣憤的摔了自己手中的紙筆,日本人的無恥她是徹底的見到了。然而孫雪沒有想到的是,此時的她竟然也變成了日本人的目標。因為她今天在各國記者面前損害了大日本帝國的面子,讓大日本帝國的顏面掃地。這個時候的日軍自然是睚眥必報的了。

雖然最後日軍囂張的態度,引起了各國媒體的強烈不滿。孫雪更是氣憤的摔了自己手中的紙筆,日本人的無恥她是徹底的見到了。然而孫雪沒有想到的是,此時的她竟然也變成了日本人的目標。因為她今天在各國記者面前損害了大日本帝國的面子,讓大日本帝國的顏面掃地。

雖然最後冢田攻阻止了孫雪等人的提問阻止了孫雪等人的提問,但是那口惡氣,冢田攻作為一個少將那是必須要出的,在他的眼裡,孫雪不是一個漂亮的女人。而是一個和他作對的支那人。這樣的人必須是要死的。她的存在讓整個帝國士兵都到了顏面無存的地步,一個支那軍的女人竟然指著大日本帝國的男人說你們不行。這樣的話讓冢田攻心中充滿了怒火。

日本特高科駐上海辦事處在冢田攻走後不久就收到了一個任務,目標就是參加這次新聞發布會的幾名中國記者,連同孫雪本人一共六名。全部都上了日軍特高科的名單。基本上上了名單的人就沒有存活的可能性了,當然這些也只是相對於一般人而言,如果蔣委員長也上這個名單那就另當別論了。然而孫雪等人只不過是小小的記者而已。

暗殺、情報是日軍特高科的強項。他們宛如黑夜中靜靜等待獵食的猛獸一般,隨時準備著給目標緻命的一擊。這次他們的目標是手無寸鐵的記者們,這次的任務也是相當的簡單。與之前一些有難度的任務相比,這個任務簡直就是小兒科。只不過這些人都是記者,身份有點敏感,只能讓他們都死於意外。各種不同的意外。

針對孫雪這一組是兩名日軍特高科的內部成員。他們得知此女成為目標的時候也感覺有點可笑,在他們認為一個記者而已,居然敢得罪堂堂大日本帝國的陸軍少將,簡直就是找死。他們也不是憐香惜玉的主,各個都能辣手摧花。

孫雪下午回來之後,直接就去了報社,她的心情十分的不好。畢竟這次被那個什麼鬼子少將氣的不輕,她這才發現自己原來真正在乎的居然還是王明宇。直到失去以後才能懂得珍惜,這句話對於現在的孫學來說是在適合不過的了。沒有人知道孫雪此刻的心情。

當時她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看著日軍少將的話,她感覺到很不爽,就站出來說了那番話。而且也是事實的話,但是事實往往都是讓人難以接受的,何況日軍在整個中國戰場所受到的創傷很大程度上就是由於王明宇以及318師帶來的。作為松井石根大將的參謀長冢田攻很顯然清楚松井石根大將最討厭的人是誰?排在第一位的絕對是這位在中國軍界冉冉升起的新星。

所謂愛屋及烏,相反松井石根大將討厭的,冢田攻自然也是討厭無比。一個318師可以說打亂了他們很多的部署。而且日軍引以為豪的第六師團、第九師團等等都被318師給弄的是七零八落,這樣的情況下怎可能看見這個318師還開心的起來呢?

冢田攻也覺得即便是大日本帝國搞個什麼大屠殺又怎麼了?只不過殺一下支那豬而已,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嗎?這個318師居然還公開的難出來說?這簡直就是挑釁整個大日本帝國和眾多的師團長們。冢田攻心中最不爽的就是孫雪那個讓帝國去抓王明宇這句話,這是什麼意思?說大日本帝國無能?還是說帝國的勇士無能?反正無論是什麼意思,這個討厭的支那軍記者必須死。

所以冢田攻才一通電話直接打到日軍特高科上海辦事處,要是一般人的話,特高科的效率恐怕也不會這麼高,可是現在是華中方面軍的二號人物華中方面軍的參謀長冢田攻少將親自打來的電話,這讓特高科的人個個都是興奮不已,這可是一個立功的好幾會。 錦鯉仙妻甜如蜜 冢田攻本來的意思就是殺一個孫雪而已。但是只怪他的話沒有講清楚,就說了一句這次來參加新聞發布會的支那軍記者很討厭。特高科明白了,這位大佬不爽了,剩下的事情還不簡單?那就是直接找上他們讓他們永遠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孫雪開始奮筆疾書寫著關於這次新聞發布會的稿子,她此刻覺得最對不起的就是王明宇,所以她現在想盡自己的一切努力去幫助王明宇,雖然不知道這樣的努力是否有成效,但是對於她來說只要能為王明宇為318師好的東西她都努力的去做。或許是贖罪?又或許是從心理上就想幫助王明宇?這些孫雪自己都搞不明白。

不過她現在最明白的就是,幫助王明宇就是幫助抗戰,幫助整個中國。無論從什麼方面來講,都是必須的要做的事情,何況這位曾經的愛人,如今的抗戰英雄呢?人心理都有一種榮耀感,即便現在和王明宇什麼也不是了,至少他們曾經認識過,相愛過。孫雪覺得至少自己擁有著一份美好的回憶…從內心深處,孫雪也感覺自己並不是一個很好的女人,在與杜子明相交的過程中,她漸漸的迷失在了上海灘那種風花雪月之中,並沒有認清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麼?或許來到上海就是一個錯誤,孫雪低著頭低聲的抽泣了起來,顯然上海這一段記憶讓她感覺到並不怎麼美好。

心煩意亂的孫雪在趕完這篇稿子之後匆匆的離開了辦公的地點,她現在就想回家好好的休息一下,整理一下內心煩亂的思緒。但是她不知道的是,死神的手正在悄然的接近著她。孫雪自然不會想到,下午那會說的幾句話會給她惹來殺生之禍,或許即便知道,她恐怕也忍不住要說出來。

兩名日軍的特高科成員看著出來的孫雪,兩人對望了一眼,緩緩的開著車向著孫雪前進的方向駛去,孫雪一路低頭走路,並沒有關心周圍的情況,更加不可能知道有人蓄意要殺害自己。一路上還是急速的走著,迫切的想要回到家中。

看著孫雪突然停下來,向馬路對面看去的時候,兩名日本特務感覺到製造意外的機會來了。開車的日本人加速著朝著孫雪的方向飛速而來。孫雪也沒有在意正在有一輛車飛奔著朝向自己,當她發現不對勁的時候已經有點來不及了。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旁邊的一個男子見此情景居然用力的推了孫雪一把,使得孫雪神奇般的躲過了這一劫。兩名日本特務看著孫雪要走,此刻終於有點焦急,掏出槍來對著剛才推孫雪的那名男子抬手便是一槍。然後對著倒地的孫雪就是兩槍,緊接著開車呼嘯而過,很快的消失在了人們的視野之中。

槍聲在租界中引起了騷擾,看著倒在血泊之中的孫雪和一名男子,竟然無人敢上來搭救。此時的孫雪只感覺自己的身體似乎是輕飄飄的,『這就是要死的了的感覺嗎?』孫雪心中想到,此刻她得心中沒有害怕,沒有焦躁。似乎很平靜…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維持租界秩序的警察姍姍來遲,看著倒在血泊中的孫雪和那名男子也是趕緊命人抬起來送往醫院。此刻的孫雪臉色煞白,幾乎沒有心跳了。日軍的兩槍打中的幾乎都是要害部位,沒有立刻死去已經算是奇迹了。

被送往醫院的孫雪此刻已經被醫生診斷出結果,一顆子彈傷及肺部,沒有任何生還的可能性。也就是說現在的孫雪隨時都可能死去。警察聽到這個消息,在看看孫雪包里的記者證,開始聯繫了申報的負責人。

在經過一陣掙扎之後,孫雪的瞳孔漸漸的渙散,五彩的世界似乎一下子變成了灰白之色,漸漸的孫雪的意識開始飄散,在生命的最後一刻,孫雪想到了自己的母親,想到了曾經的愛人王明宇。她知道這輩子她的使命已經結束了…或許有遺憾,或許有後悔,但是她為自己曾經認識一個王明宇而感到無比的驕傲和自豪。

生命雖然可貴,但是孫雪此刻已經沒有任何的留戀了。她心中想象著自己的母親和這位曾經的摯愛,眼角滑下了兩滴晶瑩的淚珠。生命也在這一刻停止了它前進的腳步。孫雪的死似乎是一個意外,但是歸根結底還是日本人為了自己的面子而做出的一次行動。

日軍不知道因為這次行動以後他們會遭到更加猛烈的報復,王明宇雖然對於孫雪沒有太多的感情了,但是畢竟也是自己曾經愛過的女人,再怎麼樣,孫雪死在日軍的手裡,也不是他所能容忍的。孫雪陪伴著王明宇走過王明宇來到這個時代最初的一段時間。要說一點感情沒有誰能相信呢?

PS:關於孫雪的問題,或許有人會說有點殘忍,但是戰爭死人是很正常的事情,情節需要,各位見諒啊!呵呵,一些唯美主義者或許不喜這樣的情節…勿怪!另外,鮮花告急啊,今天明天兩天萬字以上小爆發一下,各位多多支持散心啊!! 孫雪的死目前還處在封閉階段,整個軍統上海站都在調查關於孫雪等申報和其他報紙記者死亡的原因。其實原因根本一點都難想出來,畢竟這幾個人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都去參加了日軍的新聞發布會,而且基本上都死於了意外。

除了孫雪是被槍殺以外,其餘眾人幾乎不是被車撞死,就是失足墜入河中。這些伎倆對於軍統局的人來說,其實也是十分熟悉的。但是該調查的還是要調查的,否者怎麼向眾人交代?

軍統局上海站的郭亮第一時間來到了現場,畢竟這次事件的影響是極其惡劣的,戴笠第一時間就呈報到了蔣委員長的面前。這個時候的蔣委員長還在關心著整個南京的形勢,哪裡有空去管這些東西。示意了一下戴笠自己處理。

戴笠看著蔣委員長一臉不耐煩的樣子,心中雖然不滿,但是還是堆著笑臉道:「委座,這個孫雪據我們調查可是王明宇在中央軍校期間的女人。」

蔣委員長這才意識到了情況的重要性,想了想道:「那王明宇知道不知道這件事情?」,現在這個階段蔣委員長自然是不想王明宇知道這些事情,雖然得知兩人已經分手,但是誰敢保證王明宇不會衝冠一怒?到時候江陰縣城怎麼辦?

娛樂圈之我是傳奇 戴笠小聲回答道:「委座,暫時這個消息還是封鎖著的,但是我恐怕時間一長這個消息也封也封不住啊!」,戴笠心中很是為難,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是日軍在報復。但是現在這個敏感時期,日軍本來就缺少借口,這不是人家瞌睡就給人家送枕頭嗎?

蔣委員長無奈的說道:「不能封也給我封住,這個時候江陰的位置這麼重要,決計不能出現任何的意外狀況。否則我拿你試問!」,蔣委員長這是給戴笠下了死命令,現在的形勢已經不受蔣委員長的掌控,蔣委員長也準備隨時撤離南京城了。

南京城的形勢可謂是一片慘淡,日軍多路進攻正在不斷的向南京集結,其中最快的就是國琦支隊,他們的進攻幾乎是一路暢通無阻。可是只有他們一路並不可怕,現在的日軍幾個師團正在不斷的向南京方向集結。一路上雖然有著不小的阻力,但是對於日軍來說,這些阻力只是時間問題。

日軍大本營也放棄了蘇嘉線為界限的命令,日軍現在已經是更加的肆無忌憚。只不過日軍大本營現在希望能夠把江陰要塞打通,那才能對南京形成合圍,否者單單一路人馬不足以對南京城構成太多的威脅。

戴笠應聲稱是道:「委座放心,這一段時間之內,絕對不會讓318師得到這個消息。」,戴笠雖然在保證著,可是這些事情他又怎麼能夠擋得住?只能聽天由命了。但是在蔣委員長面前,戴笠決計不可能說出這樣掃興的話,他是深知蔣委員長的個性的。

江陰縣城,現在的江陰縣城外圍基本上都已經構築了蛇形工事,而且王明宇的第一線部隊,已經開始在工事內部集結,隨時準備迎接日軍的到來。這些壕溝對於日軍的阻礙時相當的巨大的。

日軍的機械化部隊推進必須在平地上,這些壕溝就成了他們天然的屏障,日軍想要向前推進必須要付出血的代價。在配合著城牆上面的火力,現在的江陰現成比之以前,可謂是一個天一個地了。

袁右任看了看江陰縣城的城防工事,不得不感嘆,人家的確是打仗的一把好手啊。袁右任可是沒有親眼看過318師的戰鬥,不過看著架勢就挺不錯。至少他是沒有辦法想到這麼多東西。

袁右任對著蔣主任說道:「看來這次小日本和咱們要死磕到底了,收到的最新消息,日軍重藤支隊已經往我們這邊來了,最多明天早上,他們就能到達我江陰縣城這邊。」

蔣主任笑了笑道:「現在人家318師過來,如果在扛不住的話,那我也無話可說了。大家都知道318師的實力,不過我想即便人家扛不住,至少我們也沒有什麼危險。」,蔣主任這些話並不是空穴來風,就目前而言,他看過318師以往的戰鬥記錄。每次都在絕境中突圍而出,何況這次他們有著本身就有著退路。最多打不下去,回到南京城唄。

蔣主任身為國民-黨員,對著南京有著超乎尋常的信任,他始終認為即便江陰現成丟失,南京也不可能丟失。至於王明宇師長所謂的南京大屠殺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南京城多少人?幾十萬人啊,日本人真的能如此的道德淪喪?不講良心?至少深受儒家思想教育的蔣主任是想象不出來的。

也的確,王明宇所說的南京大屠殺實在是太過駭人聽聞,歷史上出現屠城的現象也是挺少的,所以一般人也不認為會發生這些事情。蔣委員長震怒的原因也在於此,他認為這些事情只不過是子虛烏有的事情,但是既然王明宇說出來了,那麼他不想重視也不行。有些事情本來就不能說出來,說出來的話那麼性質就變了。

現在王明宇說出的這件事情就是這樣,南京城大屠殺這件事情不說出來,即便到時候發生了只要痛斥日軍的野獸行徑,蔣委員長也是屁事沒有。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如果真的發生了,那就是蔣委員長或者說國民政府根本沒有重視此事。如果是那樣的話,民心哪裡來?

這些事情都只能讓蔣委員長自己去*心了,現在的王明宇也即將迎來他們的在江陰的對手之一,日軍的重藤支隊。

重藤支隊日本二戰時由東山人組成的日本旅團,1937年7月7日前,日本陸軍在東山的部隊統稱「東山軍」,其編製與關東軍、朝鮮派遣軍、以及中國駐屯軍一樣為軍一級的單位。但下轄兵力並不算多,主要為「東山守備隊」,下轄:東山守備司令部、東山守備步兵第一聯隊、東山守備步兵第二聯隊、東山守備山炮兵聯隊、東山高射炮隊、基隆重炮兵聯隊、馬公重炮兵聯隊等。

1937年8月13日上海之戰打響后,日軍於8月15日組建「上海派遣軍」。9月7日,抽調東山守備部隊(此時稱東山混成旅團)大部兵力組建「重藤支隊」加入上海派遣軍。支隊長重藤千秋少將,兵力編成:為東山步兵第一聯隊、東山步兵第二聯隊、東山山炮兵聯隊等。該支隊參加了日軍進攻上海以及周邊地區以及南京的作戰。1937年11月7日,上海派遣軍編入華中方面軍。

此刻的重藤支隊是一支由中日雙方混編的支隊,歷史上的重藤支隊也是參與了南京大屠殺,這讓南京大屠殺出現了中國人殺中國人的人間慘劇。重藤支隊一路披荊斬棘一般的率先殺向了由王明宇部鎮守的江陰縣城。

其支隊長日本陸軍少將重藤千秋對於江陰縣城時志在必得,現在他已經佔得先機,自然不可能放過這麼好的機會。根本上海派遣軍的情報,這次守備江陰的可是目前在整個淞滬戰場上名聲鵲起的318師。

重藤千秋心中卻是不怎麼發憷,畢竟沒有真正的和318師交手的日軍,都是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即便前面的損失一塌糊塗,後面來的人也還是自信滿滿。日軍一向都覺得自己是無敵的。

而且318師到目前為止,雖然勝仗一波接一波,但是最後的勝利都是屬於日本的,所以重藤千秋覺得現在的問題就是如何用最少的代價打開江陰縣城的通道。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時間。再過一兩天的話,第十三師團就要過來了。到時候即便攻下江陰縣城,那也只不過是錦上添花。

重藤千秋對著參謀長道:「這次我軍進攻支那江陰要塞,守軍是318師,我們如何才能已最快的速度攻下江陰縣城?」

參謀長道:「支隊長閣下,目前的情況來看,只有使用重型武器開道,我軍不斷的進攻才能在最短的時間之內拿下江陰縣城。可是我從之前第三師團、第九師團、第十一師團的戰鬥中得出一個令人遺憾的結果。那就是強攻對於我們的損失無疑是巨大的。」

重藤千秋面色一冷道:「難不成一個小小的支那軍就能阻擋我大日本帝國進攻的步伐?那豈不是讓人恥笑?」

參謀長內心暗罵了一句『人家師團進攻都不行,咱們一個旅團跟著湊什麼熱鬧?該不會是想軍功想瘋了吧?』,不過參謀長嘴上還是略帶尊敬的說道:「支隊長閣下,我覺得目前來說我們只能已試探性進攻為主,支那軍的兵力部署我們並不是很清楚,派遣軍司令部也沒有跟我們任何有價值的情報。我軍如果一旦貿然攻擊,很有可能會出現重大傷亡,甚至…」

重藤千秋面色難看到極點,這個參謀長實在是太讓人掃興了,這個時候說出這種話來,心中氣憤,也就表現到了臉上:「八嘎,大日本帝國的勇士豈會被支那軍給嚇破了膽?上午八點給我準時進攻,由步兵第一聯隊和山炮聯隊第一大隊給我猛烈衝擊支那軍的防線。我們必須要拿下江陰縣城,為帝國的聖戰做出自己的貢獻。」

參謀長心中冷笑,這是為帝國的聖戰嗎?這難道不是為了你自己的私利嗎?用這麼多帝國勇士的生命去換取你那軍功?雖然參謀長知道這次如果真的能夠攻下江陰縣城那麼他的軍功自然也少不了,但是他覺得這樣的軍功他要不起。因為他是從基層一步步走上來的,所以他很懂得珍惜戰士們的生命。

318師的戰鬥力目前已經是被整個日軍所公認的,聽說連松井石根大將都很頭疼,人家的兵力至少也有幾千,這個時候跟人家硬拼?如果是一般的支那軍參謀長絕對會贊同重藤千秋的決定。但是318師是一般的支那軍嗎?顯然不是,人家可是支那軍的王牌,而且在對於公認日軍師團戰鬥力比較強悍的幾個師團都是保持著優勢。現在這個靠著日中混編的旅團能夠在老虎口中拔牙?

參謀長的想法顯然是等著第十三師團一起進攻江陰縣城,雖然功勞要小很多,但是貴在保險。不過他現在最無奈的是,這個支隊的支隊長是重藤千秋,而不是他。也就是說重藤千秋的命令就是最終的命令,參謀長可以有建議權,但是沒有最終的決定權。

參謀長的臉色被重藤千秋收在眼底,不過重藤千秋只是心中暗暗鄙視這個被支那軍嚇壞了的參謀長。一路從上海打過來,重藤千秋根本沒有遇到過什麼阻攔,這也使得他的信心爆棚。雖然318師的名頭很大,重藤千秋也認為只是多損失點兵力而已。近萬人的重藤支隊是重藤千秋最大的依仗。

在重藤千秋眼裡,一個近萬人的日軍旅團在同等條件下,無論如何都能取得最終的勝利。可是他沒有想過現在的情況是他們進攻,318師死守。而且目前318師的戰鬥力,絕對比他所謂的支隊強。經歷了這麼多場大仗的318師,現在存活下來的人,基本上都是具備很強的戰鬥力的。

重藤千秋看著318師下面的壕溝工事,覺得這個機會是個很好的機會。他們的工事對於重藤支隊來說也是需要的,這種工事對於接近江陰縣城也是有著不小的好處的。雖然在這種工事下,他的坦克和戰車發揮不了多大的作用。但是他的步兵絕對可以發揮很強的作用。

重藤千秋現在就把目光瞄向了由姚子青部防守的壕溝工事。這些工事看上去簡單,實則是王明宇特地要求挖掘的。這種蛇形工事的好處自然是不言而喻,即便日軍衝破第一道防線他們想要進攻城門,顯然這些工事也是一些阻力。大面積的進攻顯然是不可能的。在這樣的情況下,王明宇自然就壓力小了很多。

重藤自然沒有想過這種工事既然對他有利,自然肯定也是有弊的地方。現在他滿腦子都被攻佔下江陰縣城,直取南京的念頭而纏繞。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想盡一切辦法攻佔由支那軍把手的江陰縣城,一切有利於攻佔江陰縣城的工事或者是別的,重藤覺得都必須要好好的利用起來。

參謀長看著重藤一臉決絕的樣子,只能無奈的說道:「支隊長閣下,目前我軍即便要進攻江陰縣城,那也得集中主力圍攻,分批進攻的代價就會被他們步步蠶食!」

重藤看了看參謀長點點頭道:「既然是這樣,那麼我軍就開始一次集體衝鋒吧!」,重藤之所以聽取參謀長的意見,主要就是怕他在最後的作戰報告中瞎寫,現在這個建議是他提出來的,自然也不可能再在作戰報告中亂寫了。

參謀長道:「江陰縣城前方的工事怎麼破?這些工事可是阻礙著我軍的行動啊!我軍的山炮對於這些工事來說,威力不是很大。而且距離江陰縣城的城門實在是有些距離,在沒有制高點的情況下,我軍的山炮基本上都等同於廢鐵一般。必須要讓山炮至少推進三百米的距離。否則…」

重藤道:「這些是自然的。我軍的第一波進攻就是為了奪取支那軍的工事。只要搶奪下來這些工事,我軍對於支那軍的優勢就會更加的明顯了些!」

參謀長搖搖頭道:「這麼說是沒錯,可是支隊長也不要忘了,這些工事也不利於我軍的坦克和戰車還有步兵的集體衝鋒。對於我們來說也是一個阻礙。城門上的支那軍可以很從容的應對我們分批而出的軍隊。」

重藤不以為然道:「我軍在底下工事的掩護下,完全可以壓制住支那軍的火力。到時候直接轟開江陰縣城的城門,衝進去殺光那些支那軍就可以了!」,重藤的心理早已經有了計劃。

參謀長內心一嘆,看來這次就算是拿下江陰縣城,損失定然也是很大,到時候還有力氣去攻擊南京嗎?這是典型的丟了西瓜去撿個芝麻啊!其實重藤真要憑藉一己之力拿下江陰縣城,那至少在松井石根那邊,他的功勞絕對是大大的。即便損失奪一些,松井石根絕對可以接受。

因為松井石根是明白318師強悍的戰鬥力的,幾個師團的圍攻都沒有討到好,一個旅團級別的部隊如果能夠在幾天之內就打開缺口的話,那麼松井石根覺得這樣的功勞完全可以等同於攻下南京城。畢竟現在最大的障礙就是318師。

一旦重藤支隊可以拿下318師所駐守的江陰縣城,那麼松井石根大將完全可以認為重藤千秋能夠勝任師團長級別能力。到時候只要作為華中方面軍總司令長官的松井石根一個推薦,帝國絕對不會吝嗇一個中將師團長的位置。現在第三師團的師團長位置就空缺著,第三師團師團長藤田進已經被調任到第六師團任師團長,並且肩負著進攻南京的重任,而第三師團正在組建當中。

這就要看重藤怎麼表現自己了,機會在擺在他的面前!

PS:三更一萬一,兄弟們給點花花支持一下啊,嘿嘿!明天依舊萬字以上,至少四更! 王明宇看著日軍對著整個前排工事指手畫腳,顯然正在研究著對於江陰縣城的進攻方案。袁右任和蔣主任心中都是很吃驚的看著撲面而來的日軍,雖然他們知道這次他們承受的壓力很大,但是沒有想到僅僅第一波日軍就有萬餘人。

袁右任對著王明宇道:「王司令,這次日軍來勢洶洶,看來他們對於江陰縣城是志在必得啊,我們能夠抵擋的住嗎?」,同在一旁的蔣主任也是滿臉期待的看著王明宇,他們都很希望從王明宇的嘴中聽到肯定的答案,讓他們自己增添信心。

王明宇也如果他們所想的那樣道:「如果僅僅是這萬餘人,我軍完全有能力把他們困在外圍,甚至全殲也不是沒有可能,只要他們不跑。」

袁右任喜滋滋的道:「既然王司令這麼說,我等也就放心了。」

王明宇話鋒一轉道:「可是,據消息稱,日軍的第十三師團好像現在正在往我們方向而來,雖然薛岳司令的抵抗很頑強,但是現在看來好像效果並不是很好。等第十三師團和這個重藤支隊完成最後的會和,我軍的防守壓力就會呈幾何倍數的增加。到時候能夠堅持多久就很難說了。」

王明宇這也是實話實說,並不是想打擊袁右任等人的信心,現在王明宇手中可用的人手大約只有五千多,其中有一千多已經被放在了前沿陣地,也就是說,現在真正城內能戰鬥的部隊幾乎只有不到四千人。

直屬隊外出執行任務,他們阻擊重藤支隊卻摸錯了方向,現在正在和第十三師團的人交鋒著呢,不然重藤支隊也不可能這麼快就來到了江陰縣城的城門下。不過王明宇仔細思考之後發現,直屬隊這一招錯旗也有妙用。現在將重藤支隊和第十三師團算是分離開來了,這樣面對目前的重藤支隊,318師的防守壓力要小很多。

重藤認為第十三師團可能過個一兩天就會到達。其實在直屬隊等人的拖延下,第三師團至少需要三天以上的時間才能將將進入江陰範圍。也就是說重藤和318師的交鋒至少要持續三天以上。三天之後,王明宇覺得重藤如果一直狂攻不止的話,最後估計也就是個半殘的支隊。

到時候第十三師團肯定接過重藤支隊的大旗,順其自然的就能利用重藤支隊的打開的缺口,繼續他們的進攻。不過318師自然也不會讓他們有多好過,一切都得等到交手之後才能有個最後的定論。現在無論怎麼推測都是一個假設,在沒有成為事實之前,一切都存在著變數。

袁右任無奈的苦笑道:「那王司令的意思,江陰縣城是肯定保不住了?」,蔣主任雖然也想問,但是無奈實在有點問不出口,這樣的事實雖然有點明顯,但是他們還是希望有奇迹的誕生。

王明宇搖搖頭道:「誰不想保住這最後的希望?但是整個上海數百萬國-軍將士都沒有抵擋得住日軍的步伐,憑藉我們這幾千兵力想要擋住成千上萬的日軍顯然是不可能的。現在我們只能拖一天是一天。日軍應該知道我318師目前在江陰,他們的進攻側重點肯定會由其他方向向我318師轉移,我們現在的任務就是防守防守再防守,儘可能多的消滅日軍,為以後的抗戰打下點基礎。畢竟小日本也不是吃一年就能長大的,他們的兵力也是消耗一點是一點。」

袁右任道:「現在我軍和日軍的傷亡比例很不協調,在淞滬淪陷的前兩天,我聽我的老朋友發電說,他們那支部隊居然只有幾十個日軍在追,最後他們死了一百多號人才逃走!他娘的,幾十個人啊,追著數千人跑,最後還被人家打死百十個,你說說看多窩囊?」,袁右任有點痛心疾首。

王明宇也無奈的搖搖頭說道:「部隊是由兵和將組成的,將如果沒有抗爭的勇氣,那麼兵怎麼可能有勇氣去抗爭?一支部隊,首先就要有悍不畏死的精神。即便是撤退,在後有追兵的情況下,也要給與追兵沉重的打擊。讓他們知道什麼叫窮寇莫追!我軍正是由於這樣那樣的原因,最終才導致日軍如此的囂張!」,王明宇看上去實在有點忍受不了,特別是剛才袁右任說的那種情況,即便是現在王明宇都感覺實在是很氣憤,這是打仗嗎?這些國=軍的血性都被他們的長官給磨光了吧。

李賢宇在一旁插嘴道:「小日本有啥可怕的?不都跟咱一樣兩個肩膀扛一個腦袋?我就搞不懂了,為啥有些部隊這麼害怕小日本?大不了一死,與其那樣苟活,不如來個痛快的。」

蔣主任搖搖頭道:「這些說到容易做到難啊!試問誰不想當英雄?但是真正的英雄能有幾個?」,蔣主任在黨部這些年見到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所以他有點悲觀的說道。

李賢宇不服氣道:「為什麼我們能?別人就不能?就算我們武器比他們好點吧,但是別的呢?我們還有什麼比他們強?無外乎就是平時刻苦訓練,打仗的時候就要跟小鬼子玩命!我還就不信了,咱們四萬萬中國人鬥不過犄角旮旯點地方的小日本?」

王明宇道:「賢宇,說話不要這麼沖。其實賢宇說的沒錯,只要我們有一顆悍不畏死的心,在強大的國家也休想滅亡中國。我們不要去管其他人,我們只要做好我們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就好了。咱們中國不會滅亡,咱們中華民族也永遠不會滅亡!」

袁右任大叫了一聲好,道:「王司令的話真是提氣,現在想想死有什麼好怕的? 惡魔總裁霸道寵:老婆,太腹黑 最多少活個幾年而已。這些小日本不除,咱們死了咱們的子孫也不安生。干小鬼子!」

蔣主任也爆了一句粗口道:「草,干他娘的小鬼子!」,人都是有血性的,即便是混黨部二十來年的蔣主任骨子裡也是有著一股子血性的,正向他所說的那樣,每個人都渴望當英雄,雖然每個人不一定都是英雄,但是他們只要為了他們的理想而奮鬥,那麼他們至少是屬於自己的英雄。

不管國-民-黨還是共-產-黨沒有對錯之分,只是看誰能救中國,誰能帶領苦難的中國走出去,國-民-黨現在已經是腐敗不堪,王明宇知道,國-民-黨抗日不可謂不積極,正面戰場上的大型會戰基本上都是國民政府在支撐著,如果沒有他們。這個時候的中國早已經在日軍的鐵蹄之下。

日軍的集結似乎已經完畢,好似下一刻他們就能發動強大無比的進攻,重藤千秋是滿懷信心的準備攻城,雖然他知道有一番苦戰,但是至少現在他還是信心滿滿。看著江陰縣城的青天白日旗,重藤千秋渴望著明天的這個時候,江陰縣城已經能夠插滿大日本帝國的太陽旗。

日本的山炮聯隊開始將他們的山炮慢慢的往前推移,嘎吱嘎吱的聲音,向森森的閻羅之手一般,慢慢的向著江陰縣城前面的壕溝推進著。日軍的老套路又一次在江陰縣城面前上演。無論如何日軍基本上都是一層不變的。

隨著重藤千秋的指揮刀揮向了姚子青部的前沿陣地,整個戰役拉開了序幕。

一顆顆呼嘯而過的炮彈像一個個扔出去的石頭一般,只不過砸到哪裡,哪裡基本上就是一個坑。炮彈掉落在前沿的陣地上,姚子青趕忙讓人開始躲在防彈洞裡面躲避著日軍的轟炸。只不過密集的火力,肯定會讓一些戰士受傷甚至死亡。

日軍的轟炸效果很是不錯,至少表面看上去是很不錯。整個陣地上瀰漫著硝煙的味道,一層層的熱浪向著姚子青部撲面而來,有些沒有來得及躲到裡面的士兵,被整個氣浪給沖飛出去。很多士兵的頭上都不滿了泥土,有些人的整個身體絕大部分都被埋在了土裡。

日軍趁著姚子青部躲避的機會,迅速的開始接近著前沿陣地,不過為了怕誤傷,現在日軍的火力已經小了很多。這個時候的姚子青明顯也知道了日軍的進攻要開始了。姚子青大吼一聲:「兄弟們,小鬼子上來了。誰要放進來一個鬼子,老子拿他試問!」,以前的姚子青雖然也有血性,但是說話還是文縐縐的,現在的姚子青已經和戰士們打成一片,說話的時候時不時的也帶點哨子。

大批的日軍開始湧向318師的前沿陣地,城門上的機槍已經開始不斷的向著日軍的遠處掃射而去。陣地上的一排排步槍和機槍開始了他們歡快的吟唱,子彈噠噠噠的往出飛,日軍後面的機槍也是不斷的掩護著前面進攻的日軍。雙方似乎都在比拼火力,看看誰能把誰的火力點壓制住,可惜想卻很遠,雙方雖然都在努力的向控制住局面,無奈都控制不住。

不過日軍畢竟是進攻方,他們的掩體幾乎是沒有,這樣只能造成大面積的傷亡。日軍的人數在不斷的銳減之中,在擊退了日軍的兩次進攻之後。姚子青部已經消滅了近一千五百日軍。由於他們佔據著很大的優勢,此刻的姚子青部顯然損傷並不是很大。 殺紅了眼的日軍,不斷的開始衝擊著前沿陣地,有些日軍幾乎已經觸摸到了眼前陣地的邊緣。為了這個陣地,日軍投入了幾乎全部的兵力。傷亡雖然不斷的增加,但是此刻重藤千秋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反正現在已經死了這麼多人,要是現在就放棄了,豈不是那前面犧牲的人都白白的犧牲了嗎?這怎麼能夠讓重藤千秋甘心呢?

重藤千秋重新集結兵力,他必須要拿下這個前沿陣地,否者一切都是空談。一旁的參謀長擦著汗道:「支隊長閣下,如果在這樣下去的話,我軍的傷亡實在太慘重了,現在僅僅過去四個小時,我軍的就已經損失一千五百人了。」

重藤千秋雙眼通紅的道:「八嘎,支那軍的陣地已經搖搖欲墜了,難道你沒有看見嗎?現在正是進攻的最好機會!」

參謀長搖搖頭道:「支隊長閣下,你看看支那軍哪裡有快崩潰的樣子?我軍的炮火覆蓋對於他們的影響都不大,他們現在佔據著主動,正希望我們這樣不要命的往前沖,他們的子彈射速實在是太快了。我軍的傷亡肯定會大增,到時候我們拿什麼攻打南京?」

一碰冷水一般的話灌入了重藤千秋的腦子裡,讓處於激動狀態的重藤千秋一下子清醒過來了,是啊,如果在這裡把人都敗掉了,還拿什麼去攻打南京城?現在的318師明顯就是個硬骨頭,自己這樣和他們死拼,到時候等第十三師團趕來的時候豈不是坐收漁翁之利?

想通這點,重藤千秋開始有點騎虎難下了,剛才自己才發出了命令進攻,現在部隊已經衝出去一半了,這個時候收回來,豈不是自己的面子全無?重藤千秋幽怨的看了參謀長一眼,怎麼不早點提醒老子?這要是讓第十三師團撿個大便宜,那自己豈不是要活活氣死?參謀長要是知道重藤千秋現在的想法,不知道會不會一頭撞死。

參謀長早在開始的時候就提醒過他了,可是他當時立功心切,一切都是以拿下江陰縣城為目標,絲毫沒有想到拿不下來情況會變成什麼樣子,現在重藤千秋被參謀長的一席話給弄冷靜下來了。可是進攻的命令已經發出了。這個時候真是讓重藤千秋陷入兩難的境地了。

重藤千秋心中想著「在進攻一次吧,萬一把這前沿陣地給拿下了呢?到時候第十三師團過來,我也能交代了。至少我曾經拼搏過啊!」

這次重藤千秋雖然清醒過來了,但是他的面子使得他不得不繼續把這次進攻弄完,否則在眾位聯隊長面前自己的威信還如何的保存?所以現在的形勢就是,日軍又一次開始了他們的衝鋒,只是這些日軍不知道,他們的支隊長其實已經開始後悔這次的進攻,他們依舊為著他們的天皇,為著他們所謂的升官發財前進著。

雙方的子彈來回的在頭上穿梭著,時不時的就有著日軍或者318師的人倒下。子彈是不長眼睛的,即便是在厲害的高手,在這種群戰當中,也難保不會被子彈傷及到。AK的威力確實很大,除了不太穩定之外,基本上打到的日本非死即傷。半自動步槍雖然不像全自動步槍那麼的牛叉,不過在這種步槍多如狗的年代,AK顯然已經是相當不錯的武器了。

姚子青部的一千五百人,幾乎相當於三千人的火力。姚子青不斷的命令著部隊分散足阻擊日軍。日軍的進攻腳步一次又一次的被拒之門外。撤退下來的日軍發現他們沒有在收到繼續進攻的命令。

王明宇遙望著日軍方向,他發現日軍的部隊已經開始有收攏的跡象,這可不是一個好消息,難不成日軍真的打算等待其他部隊的到來一起進攻?如果現在重藤支隊進攻的話,王明宇有把握在兩天之內,消滅他們一半左右的兵力,也就是六千人左右。但是現在好像日軍要停止進攻。、這多虧了日軍有一個頭腦十分清醒的參謀長,否者按照重藤千秋的思路話,現在絕對是雙方火拚的最激烈的階段。日軍的部隊被打散了幾次隊形之後,漸漸的往後收縮。重藤千秋開始命令部隊不斷的向後推移,而日軍的山炮則開始又一次的在陣地上肆無忌憚的轟炸起來。

重藤千秋現在完全就是在發泄自己心中的怒火,這次進攻的失敗,日軍的損失已經超過兩千人。最後連個陣地邊都沒沾上,重藤千秋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終於明白為什麼那麼多師團屢次在這個318師的身上吃癟了。他們的武器居然比帝國的武器還要精良,如果不是重武器限制了他們的發揮,現在只怕自己這邊至少又要多傷亡一倍左右的人。

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瞬間湧入了重藤千秋的心中,輕敵了!人家既然敢叫板幾個重量級的師團,自己一個小小的混編旅團怎麼可能跟人家叫板?開始的時候還妄圖拿下江陰縣城,現在看來,估計全死光了,人家江陰縣城還好好的矗在那裡呢。

重藤千秋對著參謀長道:「如果不是參謀長閣下的提醒,這次我重藤支隊恐怕就凶多吉少了!」,這絕對是發自肺腑的話,重藤千秋再也沒有之前的狂妄,畢竟這短短的五個多小時之內,他們就損失了兩千多人。而支那軍前沿陣地的守軍總共不到兩千人,現在看去基本上好像沒有太多的損傷。也就是所,支那軍的損失絕對不會超過四分之一。整體的戰鬥力至少還保持著百分之八十。

參謀長搖搖頭道:「這都是支隊長閣下睿智,能夠及時的調整,否者即便我再說多少也不可能讓支隊長閣下改變初衷的!」。參謀長小小的拍了一個馬屁,重藤千秋的臉上也盛開了菊花般的笑容。

這次日軍的損失超過三分之二是東山人,也就是說,真正的重藤支隊的主力基本上還是完好無損的,重藤千秋也不是傻子,這種事情自然肯定是東山人先上了。雖然也是他們重藤支隊的人員,但是重藤千秋真的沒有太多的心理壓力。

參謀長也是看準了重藤千秋派上去的絕大部分是東山人,所有開始的時候才沒有積極的反對。雖然整個支隊都在參與進攻,日軍絕大部分都是貓在後面。而重藤支隊的裡面的東山人則是用力的向前沖。

重藤千秋道:「那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難不成就等待第十三師團的到來?」,重藤千秋雖然心中已經有了定計,但是還是略微的有點不甘心的問道參謀長點點頭道:「318師既然能和第九師團、第十一師團等師團頑抗那麼久,自然有著他們的底牌。即便是現在我軍與他們的交鋒中也處於絕對的下風。相信支隊長閣下已經看出來了,這批支那軍的軍事素質絕對不會比帝國的勇士差。甚至我可以說比帝國的勇士強!」

重藤千秋無奈的點了點頭道:「你說的不錯,的確比我軍略微強點!」,重藤千秋肯定不會說出插上一大截之類的話,只能說相差一點點,作為一個主帥,他是不可能長他人志氣的。

參謀長也不再這個方面糾纏道:「這還只是江陰縣城的一個前沿陣地,那麼他們的城牆呢?我們要攻下前沿陣地至少還需要損失多少人?兩千?三千?還是五千?我們總共才多少人?」,一連串的問題讓重藤千秋有點啞口無言。

參謀長繼續道:「我知道支隊長的迫切心情,說實話,難不成我就不想拿下江陰縣城?我就不想為帝國建立不世功勛?自然不是,我認真的研究過318師的戰鬥,就像之前我和支隊長閣下所說的一樣。即便我軍能夠拿下江陰縣城,也不過是為第十三師團或者其他師團做鋪墊。真正的軍功在什麼地方?肯定是在南京!」

「你說的不錯,看來是我糊塗了!現在來看今天早上就應該聽取你的意見的,現在來說有點晚了!」重藤千秋有點頹廢的坐在椅子上說道「一點都不晚,支隊長閣下這次進攻有壞處自然就有好處。至少其他師團過來的時候,我軍有一個可以交代的理由,那就是我軍損失幾千人馬的代價,最終沒有能夠拿下江陰縣城,支那軍的防守實在是太嚴密了。」參謀長會意的說道「喲西,參謀長的確是睿智啊!」重藤千秋不得不誇讚這個參謀長一番,為啥呢?因為重藤千秋雖然是個少將,但是要論戰術什麼的,絕對沒有眼前這個參謀長十分之一。換句話說,雖然重藤千秋是軍校畢業,但是作為軍師級別的參謀長顯然在這些方面比這個領兵衝鋒的支隊長更加的在行。

江陰縣城在經過半天的瘋狂進攻之後,突然之間回歸到詭異的安靜之中,如果不是看見滿地的屍體,和到處的火堆,很難想象剛才這裡中日雙方展開了一場激烈的搏鬥! 果然如王明宇所擔心的那樣,日軍的進攻停止了,他們似乎一下子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一般。不過與王明宇的想法不一樣,重藤千秋只不過不想丟棄南京這塊大蛋糕,既然你318師是塊硬骨頭,那就留著給第十三師團來啃吧,他還是選擇性的準備進攻南京。只有南京才是整個目標的重中之重。

王明宇還以為日軍已經聯繫好了,準備等待第十三師團的到來,一起進攻江陰縣城呢,雖然想法有所不同,但是最終的結果是一樣的。重藤支隊經過一次損傷之後,猶如烏龜一般的把腦袋縮進了龜殼之中。王明宇還曾經命令人刺激過重藤千秋的重藤支隊,但是重藤千秋似乎當沒有看到一般,繼續的等待著第十三師團的到來。

無奈的王明宇只得放棄了原先的想法,抓緊時間開始布置他們的防守計劃。此時的江陰縣城裡面,江防總司令部已經運送了六門大炮,前來支援江陰衛戍司令部。王明宇覺得這個大炮此時的作用雖然不是很明顯,但是到了後期就是和日軍對抗的資本,所以也就笑呵呵的收下了。

此時的王明宇正在和袁右任等人聊著當前的形勢。

王明宇道:「如果不出我所料,日軍肯定在這一次的進攻之後等待著與在我們側面的第十三師團。估計他們可能也會出現在南城門。目前西城門一線基本上沒有什麼壓力。日軍要想從南城門到西城門還要繞很大一段的路。此時的西城門前面的陣地也已經布置完畢,不過我們的重點防禦還是在南城門一帶。日軍的第十三師團前進的方向也是我江陰縣城的南城門一線。」

袁右任頗有感慨的說道:「今天看到318師的兄弟們打了一仗之後,我的感覺就兩個字,舒坦!小鬼子好像被割麥子一般的收拾的服服帖帖,我的部隊什麼時候能夠達到這個境界,我隨死而無憾啊!」

蔣主任笑道:「如果我們的部隊都像318師的弟兄們這麼厲害,那我們也不用靠王師長來幫我們守江陰縣城了!不過要是日軍的第十三師團也過來的話,我看我們的壓力就真的太大了!」

袁右任問道:「要是第十三師團和重藤支隊合力攻擊我江陰縣城,王司令覺得我們能夠支撐多久?」

王明宇想了想道:「半個月吧!這還是不出現任何意外的情況下,否則最多能夠堅持十天左右的時間。目前的戰鬥來看,重藤支隊的持續進攻不是很強,畢竟他們可能擔心損傷太多。但是第十三師團和重藤支隊合力那就不一樣了,他們至少是我軍五倍以上的兵力,為了快速的打通通往南京的防線。他們應該會不惜一切代價的進攻我江陰縣城。」

袁右任剛想說話,此時李賢宇陪著高山走了進來。看著李賢宇有點陰冷的神情,袁右任想打招呼也沒有打的出來。

李賢宇是在這次戰鬥之後,無意之中前去高山那邊坐坐,但是就是坐了那麼一會功夫,李賢宇就看到了一條讓他震驚到無法相信的消息—孫雪死了!原本收到這個消息的高山只是隨意的聽著下面的報了一下也沒有在意。

如果不是李賢宇在場的話,高山也不打算把這個消息告訴王明宇,雖然高山知道這個孫雪曾經在寶山的時候到自己這邊做過一段時間的戰地記者,不過只是短暫的時間就離開了,基本上也沒有什麼感情可言。

這次他們收到的消息是,上海有幾名記者被日軍暗殺。這一則消息顯然對於318師來說不是什麼重要的消息,只不過情報人員必須把這些消息都告之情報科。情報這個東西並不是沒有用的就不用報告,有些消息看似沒有,實則有用無比。所以現在的情況就是如此。

高山收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還有點鬱悶,這屁大點事情也要報告一下?可是一旁的李賢宇早已經震驚到獃滯了。孫雪其人或許高山等人不知道,但是最為最早跟隨王明宇的李賢宇等幾人那可是熟悉了一塌糊塗。雖然最後孫雪離開了王明宇,但是至少在中央軍校那兩年,他們和孫雪的關係還是不錯的。

後來大傢伙都是生氣孫雪的行為,在孫雪來到318師之後,大夥都不曾理她。因為王明宇那時候和聶思思院長好了,大家自然也不可能在聶思思面前表現的太過,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敬而遠之。可是內心深處,李賢宇幾人都把孫雪當成親人一般,可以想象兩年多的友情,那不是說仍就扔掉的。

大家可以氣她,可以恨她。但是她現在被小日本給殺了,李賢宇自然知道無論是王明宇還是孫大寶等人知道了,估計都會憤怒到極點。

看著李賢宇陰鬱的臉色,王明宇預感到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不過還是笑著問道:「賢宇高山是不是有什麼事情?」

高山其實也是一臉鬱悶,他不知道李賢宇這個一直樂呵呵的人為什麼突然之間就在他那邊拉下個臉。高山自然不知道此時的李賢宇是因為孫雪的死。

高山鬱悶的搖搖頭道:「師座,我是沒啥事,就是李團長不知道為啥好好的就這樣了,我怕出事不就跟過來了嘛!」

李賢宇強笑道:「沒什麼!師座你過來一下!」

眾人都好奇的看著李賢宇,因為此人一直都是笑呵呵的,現在突然出現這麼個怪異的表情,他們知道肯定有什麼事情發生了,可是連情報科的高山都不知道,能是什麼事情呢?

王明宇看著高山都不知道,而李賢宇確實嚴肅萬分的表情,心中也是納悶不已。王明宇心中暗想這到底怎麼回事?

王明宇在到了旁邊,李賢宇低聲的對著王明宇說了幾句。王明宇的表情在一瞬間表現的很精彩,不信、震驚、憤怒、疑惑,幾乎除了喜悅,什麼樣的表情基本上都能在王明宇的臉上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