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一飛沮喪地說道:「韋兄所言甚是!」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經濟上去了,有錢了,我們國家能團結一致對外嗎?地方軍閥各有各的心思!」

韋步平說道:「西北軍閥交好英國,雲南龍雲交好法國,新疆軍閥交好蘇俄,熱河等華北軍閥勾結日本!桂軍李(宗仁)白(崇禧)獨自稱雄!我國四分五裂之局面不利於抵禦外侮!而中日遲早有一戰!」

「依韋兄所見,該當如何?」黃一飛側目問道。

「找一個地盤,大力發展經濟,建立一支護國軍,不打內戰,只抗外侮!」韋步平堅定地說。

「韋兄什麼時候建立這支軍隊,請通知我,一飛願意鞍前馬後,追隨左右,做出一番利國利民之大事!」黃一飛激動起來。

「這場仗結束之後,咱們就開始!」韋步平早就想過了未來的路,踐行一個穿越者應承擔的歷史責任!

「可是這場仗什麼時候才能結束?」黃一飛很迷茫。

「很快就結束!」韋步平說道:「日軍故意挑事,發動淞滬之戰,實際是企圖瞞天過海,用一場戰場掩人耳目,轉移視線,真實目的是成立偽滿州國!」

「哦!」黃一飛半信半疑!但20多天後,淞滬抗戰果然結束,黃一飛對韋步平敬若神明。

「我擦!鬼子進村了!」

宮本少佐率領的殘餘鬼子躲進一個村莊里,負隅頑抗!

「裡面的日軍聽著,你們已經被我軍包圍了!我們人數比你們多,我們有重武器,五分鐘內如果不出來,迎接你們的將是子彈和炮彈!裡面的……」

「八嘎!」

「噠噠噠……」

村莊里的日軍不但沒有投降,還大聲咒罵,還用僅剩下的一挺輕機槍噠噠噠的向喊話的中方戰士射擊!

「丟那馬!」

「我頂你個肺!」

「小鬼子有種你們出來!」

……

眾戰士大罵小鬼子!

沈天良更是大怒,拿過身邊士兵身上的手榴彈,就往村莊里投!

其他戰士們見狀,紛紛把身上的手榴彈往村莊里扔,只聽轟隆之聲大作,硝煙一片!

「哈哈哈哈!手榴彈的沒用!」

「扔!使勁扔!我們大大的歡迎手榴彈!」

將門悍妻:梟寵妖孽夫 …… 「來呀!使勁的扔過來!」

「支那軍的勇士們,你們的手榴彈的還有幾顆?」

「扔完了,就沒救命草了!」

「哈哈哈哈!」

……

中方軍隊手榴彈數量太少,而且手榴彈威力有限,對躲藏在村莊里的小鬼子基本沒有構成什麼威脅!

小鬼子不時放冷槍擊傷我方戰士!眾官兵苦不堪言!

會說華語的小鬼子趁機來一通冷嘲熱諷,氣得中方軍隊咬牙切齒,卻又無可奈何,只好高聲與小鬼子對罵!

「長官好!」

「長官好!」

韋步平和黃一飛跳下卡車,分別向第78師156旅5團團長丁榮光、師部直轄特務營代理營長沈天良敬禮。

「現在的後生仔真是醒目!」

「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看到你們,我感覺到我老了!」

不念,不忘 丁榮光、沈天良握著韋步平、黃一飛的手,感慨不已。

剛才丁榮光、沈天良倆人看到韋步平開車如履平地、進退有方,追得小鬼子兔子一樣奔跑。

黃一飛把上半身從車窗探出來,平端三八大蓋,一槍打死一名小鬼子。

韋、黃倆人英姿給丁榮光、沈天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丁團長,沈營長,我們就是仗著年輕向前衝鋒,怎樣打還是需要你們指導!」韋步平道。

「哈哈哈哈!年輕人太謙虛了!來來來,說說怎麼對付村裡的小鬼子!」丁榮光大笑道:「我們可是束手無策!」

「是啊!小鬼子陰損得很,躲在角落裡放冷槍,他們的槍法還蠻準的!近距離開槍,幾乎是一槍一個準!我們的戰士都沖不進去!」

「我還真想不出什麼好辦法!請韋兄弟說說!」黃一飛還真想不出辦法來。

韋步平笑了:「我們不是繳獲了小鬼子的一支後勤補給小隊嗎?我在現場看到14輛汽車裡有燃油,還有迫擊炮、擲彈筒,子彈炮彈!何不『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哈哈哈哈……」丁榮光、沈天良大笑不已!同意了韋步平的方案。

當下20多名戰士們齊心協力,用最快的速度,把卡車上的重機槍、子彈卸到地上。

韋步平駕駛卡車原地返回,驅車2公里,回到先前小鬼子後勤補給隊停車的地方,就看到一伙人在幾百米外忙碌,正把倒在地上的哈雷摩托車、三輪摩托車往卡車上搬!

小鬼子仿造的MackModelAB型卡車,車身很窄,車艙一次只能裝三輛二輪摩托車,三輪摩托車只能裝一輛!

韋步平把車停下,和黃一飛剛剛走下卡車,就聽到一聲怒吼!

「不許動!動一動就開槍了!」

從四周呼啦啦的跑出來一大堆人,有的手裡拿著槍,有的手裡拿著大刀,把韋步平和黃一飛團團包圍起來。

韋步平和黃一飛急忙高舉雙手。

「周老爺子,是我,我是黃一飛!不要用槍對著我們,慎防走火!」黃一飛看著領頭那人,急忙大聲叫道。

當頭那人年過六旬,倒背雙手,一襲長衫,大袖飄飄,雙眼炯炯有神,目視韋步平,不怒而威!

此時聽到黃一飛說話,這才把目光從韋步平身上移開,看著黃一飛愣了一下說道:「這不是小飛嗎?怎麼穿上小鬼子的衣服?」

握了個草!

韋步平和黃一飛對視了一眼,這才驚覺身上還穿著小鬼子的軍服呢!難怪被團團包圍!幸好他們沒有先下手為強,要是一言不發就突突突的來一梭子,咱倆死也無處伸冤!

「剛才我們穿上小鬼子的衣服,馳援丁團長和沈營長!那伙小鬼子太狡滑了,打不過我們就跑進村莊躲藏起來!我們現在回來拿彈藥!」

「哦!原來是這樣!誤會誤會!」那老者仰天哈哈大笑!

「我來給你們介紹。」黃一飛一指韋步平說道:「這位兄弟名字叫韋步平,原是『鐵道部交通大學』上海本部的學生,淞滬抗戰打響起來,就投筆從戎,加入了師部特務營,這才幾天時間,就立下滔天大功!」

「哎呀!你就是韋步平啊!果然是自古英雄出少年!我周輝甫佩服佩服!……」

那老者一聽面前這少年是韋步平,先是一臉驚訝,接著是驚嘆不已!對著韋步平就是一通讚歎!

「你就是華僑大刀隊的隊長周輝浦周老前輩啊!」

韋步平一聽對方是周輝浦,心裡激動不已:我又親眼看到一位抗日牛人!

周輝甫是粵東梅縣人,年輕時在家習文練武,後來到南洋謀生,後來回國參加護國軍,任右路軍統領,討伐袁系軍閥龍濟光,在雷州英勇奮戰,大敗龍濟光部。

「九一八事變」爆發后,年已六旬的周輝浦聯絡組織華僑志士幾百人,加入第十九路軍,成立華僑抗日大刀隊,殺得日軍聞風喪膽。

「還是你們年輕人厲害!這麼來一下消滅了二三百小鬼子!」周輝浦向韋不平翹起了大拇指,顯然他已經知道了韋步平的事迹!

「這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結果!」

韋步平謙遜地說,他還想說一些敬仰的話,周老爺子一揮手說道:「有事先忙,打完仗后再找你嘮叨嘮叨!」

「好!打完這一仗我們再好好聊聊!」

周老爺子一揮手,周圍幾十名年輕人走上來,按韋步平的要求,把幾桶汽油搬上汽車!

又令一名年輕人駕駛一輛滿載迫擊炮、擲彈筒的汽車跟著韋步平的汽車跑!

……

與此同時!

范庄東棟,國軍第78師指揮部。

「報告師座!沈營長不願意撤退!寧願以身報國!」

「什麼?老沈腦子糊塗了?」區壽年怒道。

「我看老沈是自願以身殉國,以填補不察之過!」譚啟秀道。

「報告師座!日軍卡車的八挺機槍開火了,全打在小鬼子身上!」

「什麼?」區壽年、譚啟秀、李擴等將領面面相覷:這又是什麼情況?

「快查清楚是什麼情況?!」

「是!」

「報告師座!我軍戰士韋步平、黃一飛俘虜了日軍補給隊,開著日軍的卡車,從日軍背後開火!」

「原來是這樣!」區壽年、譚啟秀、李擴等將領鬆了一口氣!

…… 「這麼說這股小鬼子已經被我軍殲滅了!」區壽年鬆了一口氣。

「這是日軍的一個步兵突擊隊,雖然遭受我軍腹背夾攻,不過小鬼子訓練有素,軍事素質過硬,不是那麼容易把他們殲滅掉!」參謀長李擴說道。

「等消息吧!我對他們有信心!特別是那個韋步平,我還以為他舅舅黃一笑不識死,用錢開後門把自己的親外甥往死里送,原來是身懷絕技、有備而來!我師反得一大人才!我78師真是春夏秋冬行好運,東南西北來人才!」副師長譚啟秀大笑道。

「哈哈哈哈!我師的運氣確實不錯!一二八事變以來,屢屢重創日軍!連續獲得多場勝利!不但深獲社會各界好評,還得到英美等國一致稱讚!」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談笑風生!

「報告師座!日軍步兵突擊隊被我軍追著打,現在日軍躲進一個小村莊里負隅頑抗,等候後援!」一名參謀走進來報告最新情況。

「沒想到小鬼子也有今天!居然逃跑了?」參謀長李擴笑道。

「小鬼子進村了?這下子不好打了!」

「這真是狐狸捉刺蝟,無從下手!」

「小鬼子就是狡滑!」

……

「報告師座!被圍困的小鬼子發信號彈!」一名參謀一溜小跑進來!

「馬上命令我軍嚴陣以待,無論如何阻擋增援的日軍!」區壽年大聲下令道!

「是!」那名參謀一個立正向後轉,跑出指揮部下達命令去了!

「看來小鬼子狗急跳牆又跳不出,只好求援!我們抵擋不了多久!只盼老丁、老沈他們快些將這批鬼子幹掉!」

「盡人事!聽天命!」譚啟秀長嘆道!

區壽年、李擴點點頭:也只能這樣了!

「這麼熱鬧?」

門外有人叫了一聲,幾個人走了進來。

「總指揮好!」

「軍長好!」

「總參謀長好!」

……

區壽年、李擴、譚啟秀等將領急忙站起來向進來的人敬禮。

當先一人眉清目秀,面容清瘦,一身戎裝,顯得英氣勃勃!正是第十九路軍總指揮蔣光鼐。

與蔣光鼐並肩進來的一人劍眉上揚、鼻高口闊,目光炯炯,正是第十九路軍軍長蔡廷鍇!

走在蔣光鼐、蔡廷鍇後面那人,雖然一身戎裝,但是掩蓋不住濃濃的書卷味,舉止投足雅儒溫潤!正是第十九路軍總參謀長黃強!

後面跟著的還有參謀處長趙一肩;副參謀長范漢傑;政治部主任徐名鴻等將領!

蔣光鼐、蔡廷鍇、黃強、趙一肩、范漢傑、徐名鴻等將領落座之後,區壽年介紹了日軍便衣突擊隊,以及其後援部隊與我軍交戰的情況!

「沒想到我粵東又出人才!這小子前途不可限量!」

「此子有勇有謀,以後必可擔當大任!」

「獨當一面,指日可待!」

……

蔣光鼐、蔡廷鍇、黃強等將領聽了韋步平的事迹,對韋步平就是一頓誇!

「報告蔣總指揮、蔡軍長、黃參謀長:真如寺前線告急,日軍大批部隊趕到,企圖突破我軍防線!」

一名參謀跑著進來,把最新消息彙報!

「這伙小鬼子窮途末路了!不惜一切代價把小鬼子的突擊隊留下!」蔣光鼐表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