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燕翎羽陷入了沉思,他開始有點懷疑自己的決策是否正確。

看著少年煩悶的樣子,韓凝薇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沒事,你不用自責,我們往哪裡走都一樣,你的決定沒有錯。」

「哎,我有些後悔讓你跟我一起歷練了。」燕翎羽嘆氣道。

「怎麼,嫌我拖你後腿你了。」

「不是,就是覺得……」

「不是就行了,其他的不用多說,我都沒後悔你後悔什麼,快走吧。」

看著韓凝薇柔和的眼神,燕翎羽暗道,這虎目有時也不是那麼嚇人。

整備了一下,兩人繼續朝西北方走去……

半個小時后,一群人來到了滑鏟男和胖子遇害的地方。

其中一人過去查看了下情況,然後道:「好像是被幻影虎襲擊了。」

「真是廢物,碰到高品階妖獸不知道繞開嗎。」姚弘業怒罵道。

剛才滑鏟男突然彙報消息,他還以為發現燕翎羽了,於是火急火燎地帶人趕到現場,結果卻只發現了兩具被吃成半殘的屍體。

「收拾一下他倆的遺物,把屍體裹起來帶回去火化。」姚弘業道。

「是。」幾個侍衛應了一聲,旋即開始打掃現場。

「都這麼多天了也沒找到燕翎羽,難道他不在這個方向?」姚弘業呢喃道。

「殿下,這裡有兩個新的腳印。」突然,某侍衛喊道。

「新的腳印?」聞言姚弘業趕緊走了過去。

「殿下,這顆斷掉的大樹後面有兩個陌生的腳印,看大小不是肖軍他們的。」

姚弘業俯下身子仔細查看,片刻之後他站了起來。

「齊志斌。」

「屬下在。」

「傳我命令,讓所有人朝玄鳥峰靠近,以玄鳥峰為中心縮小搜索範圍。」

「是。」

看著面前陷入泥土中的腳印,姚弘業嘴角微微上揚。

本來燕翎羽是不會在這裡留下腳印的,但幻影虎突然襲擊他和韓凝薇,兩人為了躲避攻擊緊急翻了個身,翻身的時候腳下用力比較大,所以在斷樹後面留下了腳印。

雖然姚弘業不知道羽薇二人鞋碼多大,但他敢肯定,這兩個腳印肯定是外人的,因為他非常清楚,除了肖軍和賈晨傑以外,剛才沒有自己的人在這裡活動。

姚弘業打開光屏然後調出一張地圖,地圖上顯示著不少紅點,這些是他帶來的人的位置,通過光屏他能清楚的知道每一個人在哪裡。

正是因為有這個實時追蹤系統,所以他才確信面前的腳印一定是外人的。

玄鳥峰位於長堰山脈深處,此處峰高路險妖獸眾多,再加上是邊境線,所以幾乎沒人到這裡來,而此時在這兒發現兩個陌生人的腳印,不得不說有些奇怪。

再聯繫之前肖軍通報消息的事情,姚弘業覺得這兩個腳印的主人,很有可能就是燕翎羽和韓凝薇。

見了高級妖獸就直接上去送死,自己的親衛還沒蠢到這種地步,肯定是有什麼東西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力,讓他們沒能第一時間逃離。

天慢慢黑了,燕翎羽和韓凝薇也停止了趕路,兩人在山上找了個避風處歇腳。

「剛好到山頂,明天就能離開玄鳥峰了。」燕翎羽道。

「晚上輪流休息吧,以免出現什麼意外。」韓凝薇道。

「不用,你休息就行,我不睡覺,我給你放哨。」

「你肉身強度本來就不行,今天還走了一天的山路,晚上不睡覺你想幹什麼,修仙嗎。」

「你怎麼知道我要修仙,山裡的靈氣非常濃郁,這幾天我吸收了不少,感覺快到突破門檻了,再過些天應該就能進入聚神境。」

聞言韓凝薇一陣無語,老娘就是隨口一說,你丫還真修仙。

「我記得你才幻靈鏡第八層吧,離聚神境應該還早。」

「早嗎,我感覺不早了,這次突破就第九層了,下次突破直接入聚神。」

「你修鍊的真快啊,看來我也得突破了,在幻靈鏡待了有段時間了,也是時候進入聚神境了。」韓凝薇道。

「那要不我給你護法,你現在就突破?反正後面的路越來越危險,實力強點也安全。」燕翎羽道。

思索了一下,韓凝薇點了點頭:「好,那我試試。」

「嗯,你專心突破就行,安全方面我來負責。」

說完燕翎羽便拿出弒天劍開始警戒,韓凝薇則盤坐在地上進入了冥想狀態。

韓凝薇修鍊的功法叫神凰圖錄,這門功法是她覺醒明凰戰體的那天,韓禹親手交給她的,這是韓式皇族的不傳之功,只有成功覺醒戰體的人才能修鍊。

與之對應的還有一本威鳳心經,這兩門功法是有差別的,神凰圖錄更注重恢復力和持久力,威鳳心經則注重破壞力和爆發力。

這也是同一種戰體卻要叫兩種名字的根本原因。

女修不太喜歡走煉體這條路,她們更偏向練習輕靈飄逸的武功,所以為了照顧家族中覺醒戰體的女性,韓式皇族就編寫了神凰圖錄這門功法。

神凰圖錄根據女修的特點,削減了功法的霸道程度,但相應的提升了它的恢復能力,這是一門主打持久戰的功法,和燕翎羽的聖霄星淵訣有些類似。

但不同的是,聖霄星淵訣的恢復僅僅是在能量方面,而神凰圖錄則是多方位的,神凰圖錄不僅可以快速為修士補充靈力,還能加速恢復身上的傷勢。

當然,這並不是說神凰圖錄就比聖霄星淵訣強,聖霄星淵訣的能量恢復速度,是絕對可以吊打神凰圖錄的,等燕翎羽修為再高一些,他就能彈指之間抽干一個恆星的能量,「星淵」之名可不是吹出來的。

不過神凰圖錄雖然恢復能力很強,但也有它恢復不了的東西,比如體力。

靈力再多,狀態再好,人沒勁兒了也不行,所以想發揮神凰圖錄的威能,除了要覺醒戰體之外,還要進行高強度的煉體。

當然,這個強度比起威鳳心經的要求就低很多了。

本來韓凝薇是按照神凰圖錄的標準煉體的,但後來她提高了對自己的要求,她現在的肉身強度,完全滿足威鳳心經的修鍊條件。

要麼在悲痛中墮落,要麼在悲痛爆發,韓凝薇屬於後者。

站了一會兒燕翎羽覺得有些累,於是也坐在了地上,他撐著下巴望著面前的美人:「長這麼好看,她的父母一定也是郎才女貌吧。」

此刻韓凝薇雙目緊閉,她身上不斷有紅色的靈力竄出來,看樣子已經開始衝擊聚神境了。

「大晚上的還要搜,也不讓人休息一下。」

「算了吧,也就辛苦這幾天,過去就好了。」

突然,兩名男子對話的聲音傳了過來,燕翎羽趕緊提劍沖了出去,他跳到一顆樹上,然後謹慎地觀察著四周。

只見不遠處,有兩名男子正朝這邊走來,借著月光,燕翎羽大致看清了他們的服飾,跟白天被幻影虎咬死的那兩個人一樣。

「姚弘業的人?怎麼這麼快就找過來了。」

那兩人一直朝燕翎羽所在的方向靠近,沒有絲毫改變路線的意思。

「這山頂晚上真是夠冷的,找個地兒避避風。」

「是挺冷的,走吧,去那邊。」

兩人徑直走了過來,他們也看中了羽薇二人找的歇腳處。

「不行,韓凝薇正在突破的緊要關頭,得把他們引開。」

眼看著那兩人越來越近,燕翎羽把心一橫直接跳了下去,不過他並沒有在地面停留,剛一落地就立即朝遠處飛奔。

「誰!」

「有人,快追。」

燕翎羽頭也不回地瘋狂奔跑,那兩名王府親衛在後面緊追不捨。

「前面的人,站住,再不停下來就別怪我出手了。」

對於身後傳來的警告燕翎羽充耳不聞,他只管埋頭瘋跑。

此刻,姚弘業正坐在帳篷里觀察地圖,突然他的通訊機響了:「報告報告,第八小隊發現可疑人員,對方速度很快,請求支援,請求支援。」

「第八小隊。」姚弘業趕緊從地圖上鎖定第八小隊的位置,果然,那裡有兩個紅點正在飛速狂奔。

「堅持一會兒,咬住目標不要讓對方跑了,所有小隊注意,立即往第八小隊所在的位置靠攏。」

說完姚弘業又拿起了另一個通訊機:「所有人員注意,立即往我發的坐標區域集合,準備圍堵可疑人員。」

第一遍姚弘業叫的是自己帶來的衛隊,第二遍叫的則是榮治派來輔助的士兵。

這些士兵姚弘業指揮不太動,所以他也一直沒管過這些人,但現在到了關鍵時刻該用還是要用一下。

走出帳篷姚弘業看了下四周,結果發現這裡已經沒有人了,本來營地里還有幾個守衛,但現在都不見了,想來他們也聽到通知出發了。

看了下漆黑的夜空,姚弘業一躍而起飛了出去。

另一邊,翎羽停止了奔跑的步伐,不是他不跑了,而是沒辦法跑了,因為有兩個人從前面攔住了他。

「燕翎羽,不要再跑了,束手就擒吧,乖乖聽話還能少吃點苦。」

四個人慢慢圍了上來,燕翎羽握著弒天劍道:「行,我不跑了。」

「鏘」,話音剛落一道劍光亮起。

「尚節,小心。」

「啊。」

燕翎羽一劍斬出直接劈斷了尚節的左臂,這個人離他最近,先解決了再說。

顧不上查看隊友的情況,其他三人趕緊朝燕翎羽發起進攻。

燕翎羽連閃幾下跳出包圍圈,接著繼續向前方跑去,然而還沒等他跑出幾步,就又有兩個人攔在了他前面。

「小子,還想跑呢。」

燕翎羽沒有答話,他手持長劍直接殺了過去。

「維慶,聯手行動,這小子實力很強別翻車了。」

「好。」田維慶點頭道。

「亂流摧風」

「刷、刷、刷、刷……」,數道劍氣朝田維慶和金武飈射過來。

兩人見狀趕緊使出所學武技進行抵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