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凡對著手機笑道:「你還是住在上次那個小區么!」

「這……」

當聽到何凡問他住哪裡的時候,張奇頓時說話就有些吞吞吐吐起來。

「你怎麼不說話了,你有聽到我說話么!」何凡有些疑惑,還以為是手機信號不好。

「我沒住那裡了,還是你發個位置給我,我過去找你就行了!」

過了幾秒,張奇的聲音才重新從何凡手機傳了出來。

「這破手機,看來得換了!」

何凡皺著眉頭看著手裡拿著的水果手機,心裡想著等下就去商場換了它,連打個電話都能卡住,真夠爛的,還是去支持國產比較好。

「你說什麼呢!」

電話另一頭的張奇一頭霧水的聽著何凡嘟嚷,不知道怎麼忽然就拐到手機上面了。

「沒,我手機好像壞了,剛才都沒聽到你講話!」何凡對著電話解釋道。

「呃!」

另一邊的張奇有些尷尬,剛才是他沒說話,並不是何凡手機壞了。

「應該是信號不好,我打電話也經常這樣的!」張奇對著何凡說道。

「這個壞不壞倒是無所謂!」

何凡無所謂的笑了笑,隨後詢問道:「你在哪,我去找你吧!」

「不用了,我去找你就行了!」張奇的語氣頓時有些緊促了起來。

「行吧,那我發個位置給你!」

何凡也沒有多想,還以為是張奇太熱情了,直接把他所在的位置發給了張奇。

「我這邊有點事先掛了,你在那邊等我一會,我馬上就過去。」

張奇說完就直接掛了電話,何凡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好像還聽到一個女聲。

倒是那聲音有些小聲,何凡也不確定是女人的聲音。

不過就算是女人何凡也不奇怪,畢竟張奇身材外貌都挺俊俏的,有女朋友一點都不奇怪。

等下張奇過來的時候問問就行了,何凡覺得張奇應該不會瞞著他。

十幾分鐘后,何凡的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正是張奇打過來的電話。

「我到了,你在哪呢!」

當何凡一接通,張奇的聲音就從手機傳了出來。

「你在哪呢,我也沒看到你啊!」

何凡坐在車內看著旁邊來往的車,他都沒看到有計程車經過這裡。

「一輛黃色的保時捷,你看到沒有!」

「看到了,我現在就走過去!」

當張奇的話一傳出來,何凡立馬就注意到旁邊一輛黃色保時捷911了。

這輛車他給肖麗娜也買了一輛,倒是挺有印象的。

不過何凡有些詫異,他記得上次來找張奇的時候,張奇並沒有車的,怎麼這次就開上保時捷了。

想了想,何凡覺得這車應該是張奇租的或者是他朋友的,大概率應該不是買的。

這車子他記得接近兩百萬了,張奇應該還是買不起的。

畢竟上個月跟張奇聊天的時候,張奇還是在酒吧工作的,以那裡的工資,應該還是買不起這種車的。

抱著一臉的好奇心,何凡阻止了David幾個人別跟著他,就打開車門往黃色保時捷走了過去。

當何凡走到車旁的時候,就從打開的車窗看到了張奇那張俊俏的臉了。

「行啊你,這都開上跑車了啊!」何凡一走到車旁,就笑著跟張奇打起了招呼。

「這車是我一個朋友的!」

張奇笑著解釋了一下,就對著何凡說道:「先上車,我們去找個地方坐會!」

何凡也不廢話,直接繞到對面,打開副駕駛就坐了上去。

一上車何凡就不自覺的抽動了兩下鼻子,臉上不由得會心一笑,這車一看明顯就是女人的車,香水味道實在是太重了。

「這是你女朋友的車?」

何凡直接就問了出來。

「呃……嗯!」

張奇臉色有些奇怪的點點頭,也沒有否認。

不過何凡也沒仔細注意張奇的臉色,繼續開口打趣道:「這幾個月不見,都找上白富美了啊!」

「嘿嘿!」

張奇嘿嘿笑了兩聲,不過那笑容多少有些不自然。

但是何凡還是沒有注意到,繼續開口:「怎麼不叫出來一起聚聚,讓我也認識認識!」

「改天,她今天人有些不舒服!」

張奇說完就緊跟著笑道:「你這次來魔都幹嘛!」

「旅遊,上次就來了兩天,都沒有好好逛逛魔都,這次得補回來。」何凡笑道,根本沒察覺到張奇成功的轉移了話題。

「那是得好好逛逛,畢竟魔都可是國際大都市!」

張奇一邊說一邊啟動車子,嘴裡繼續說道:「你上次來了就走,估計魔都很多地方你都沒去過!」

「確實很多地方都沒去過!」

何凡點點頭,他上次就來了外灘黃浦江,還有就是明珠塔跟迪士尼了。

「你這次打算在魔都待幾天!」張奇一邊操作車子往前行駛,一邊對著何凡問道。

「短則十天半個月,長的話就不確定了!」何凡應道,他這次來魔都是打算完成系統任務的。

魔都就是他作為第一個旅遊城市,但很多東西都得準備,得準備好了才能開始出發。

「那這次我帶你好好玩兩天!」張奇聽到何凡這次要在魔都待這麼久,立馬就高興的說道。

畢竟何凡是他老同學兼老鄉,他可得好好招待何凡。

「你不用上班么!」何凡疑惑的問道。

「沒事,我請幾天假就行了,正好我也挺久沒休息了!」張奇一臉不在意的笑道。

「那行,這我幾天就跟你混了!」何凡點頭笑道。 砰!

鐵頭功一擊,再來!

砰,砰!

看得出來,這一次次的,劉毅是不疼的,就看坤哥了,要是坤哥也是不疼,那是挺好的,就這單么一直的下去唄,看誰這是扛不住,反正劉毅扛得住,欸,就不給對方一絲絲的面子。

「我,我也是個有脾氣的人,你這麼的一次次的,你是不是要逼死了我啊,說,說出來!」

坤哥沖着這該死的劉毅大喝。

劉毅呢,只是淡然的與坤哥對視,並不回答對方,他的攻擊也是隨時都可以展開,這麼的一種操作,那就是時刻的威脅著這對方的生命,嗯,這就是他現在需要乾的。

太抓狂了,真的,這個傢伙,這是太讓人抓狂了啊,過分的很啊。

坤哥恨不得就是要掐死了這個該死的傢伙啊,這個傢伙就像是在跟你鬧着好玩的這麼一種感覺一樣,這是要沒完沒了的下去呢?對方到底是什麼樣子的目的?是要怎樣?

砰!

鐵頭功,想來就來,隨心所欲。

這就是此刻此時劉毅展現出來的感覺了,幹事情,嗯,就是要隨心所欲,就是要想怎麼地,那就怎麼地。

心情到了哪裏,事情就做成了什麼樣子,有什麼問題?沒毛病吧?

「我已經是徹底的知道錯了,我都已經是認錯了,你還這麼的一直的跟我計較下去,這是幹嘛呢?對不對?有什麼心中不滿的,你就說出來,你說出來了以後,我一聽,頓時覺得你說的有道理就按照你說的來,多好呀,你就舒心了啊,對不對?」

「我幹嘛要舒心?」

「認真一點,好不好?」

「不好啊!」

劉毅搖頭。

坤哥的雙手攥緊,他現在,已經是忍受得那是很辛苦了,是的,很辛苦啊,對方這麼的一種姿態,對方是無所謂,那是對方的事情,他呢,他會暴走的啊。

「你怎麼這麼的廢?你比一般的廢物要來的廢多了啊,你呀,你呀,讓我看着那是直搖頭的這麼一種感覺,算了,說你容易被你感染,嗯,不想說你,滾!」

「我不,今日,我就跟你死磕到底了,我不滾,就不滾,你要是這麼的一直的下去,你要是將我逼急了,我就跟你發展到死一個的地步。」

「你不是要跟我死磕到底么?怎麼我將你逼急了才跟我發展到死一個的地步?那你到底要不要跟我死磕到底,這很重要!明明是已經下定了絕心怎麼又是有條件呢?你有病啊!」

「你才有病,你們全家都有病,你是最有病的那一個,是你,就是你!」

「你看,我這麼的正經的跟你對話你這樣,算了,跟你對話是個累人的事情,不對話了,你自由自在下去吧,你真的是別改了,嗯!」

「弄死你,殺了你呀!」

「嗯,知道了!」

劉毅點頭。

坤哥的雙手攥緊,右腳就這麼的一次次的跺腳在了地上,感受不到么?那是一種憤怒到了極致的感覺,是極致啊,那是忍無可忍的這麼一種感覺,是忍無可忍啊。

刷!

一擊,就這麼的一瞬間的功夫就是招呼了出來。

砰!

鐵頭功!

只要坤哥動手,那麼,劉毅就必須是要讓對方知道知道他鐵頭功的厲害,嘖嘖,這一下,一瞬間,一呈現出來威能來,這一下就要結束了戰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