尷尬之餘,林玄仲私下打算以後若是再遇到類似情況,一定先想清楚再說。不過話說回來,剛才真是因為心緒不寧,林玄仲才會直接去問明不悔。

「明大哥,那依你之見,明日一早那位千夫長大人是否還能如約地讓我們離開?」在聽明白兩人討論的問題后,青羿打斷兩人對話談到下一個問題。

青羿的問題無疑是眼下最重要的問題,連林玄仲此刻都顧不上尷尬,想要好好聽聽明不悔說。

事實上,剛才明不悔正是在考慮青羿的問題。從剛才外面的喊聲判斷外面應該是有大量的人要來攻打軍營,但從軍營沒有全軍出動的情況來看,他們應該有信心擋下對方的進攻。

那麼明不悔可以繼續推測,若是外面的軍隊打贏來敵,那麼高興之餘千夫長還會同意讓幾人離開。如果敗給對方,那麼千夫長就有可能不讓幾人離開。至於不輸不贏那種情況,明不悔不好判斷。

總而言之,因為今天晚上的事,明日幾人可以離開的可能性不大,明不悔心裡已經隱隱有那種無法離開的感覺。

片刻,回過神來,明不悔不想對兩人隱瞞什麼,「明日的事還要依據今晚的戰鬥結果,如果他們打贏還好說;如果沒贏又或者打輸了,他們可能不會讓我們儘早離開。」

「為什麼?」

「因為我們雖然是被抓過來,但很少有人知道,如果明日我們離開會被很多人看到,可能會影響他們的軍心。」

「對於軍隊來說士氣尤其重要,所以他們寧願再多留我們幾天也不會在關鍵的時候讓我們離開。」為了使兩人明白,明不悔說的更加詳細。

兩人一邊聽著,一邊皺起眉頭,漸漸感受到事態的嚴重。如果明不悔的分析的沒錯,那麼明早他們的確很難離開。

「會不會有其他可能?」在心裡的擔心積累的越來越多下,林玄仲又有了心的想法。

「有,」結果明不悔竟然點了點頭,對林玄仲笑著說道:「如果他們的軍隊一敗塗地,活下來的人會逃到營地這邊,然後整個軍隊都會像城關那邊逃去,到那時,我們便可以隨軍隊而去。」

「不過若是敵軍緊追不捨,而且攻擊力量極強,那麼我們同軍隊一起逃跑可能會有危險,」說著明不悔的語氣陡然變得慎重起來,顯然絕不是在危言聳聽。 第209章

沒想到事情如此複雜,本來還覺得留在軍營里安全,現在明不悔說到這種情況,不想再被人追殺的林玄仲的確很擔心。

正說話時,外面傳來三聲鼓聲,緊隨其後是大軍進軍的步伐。無數穿著甲胄的士兵拿著長槍,排著整齊的隊列威武有序地向前進發。

那些士兵們行軍的聲音很大,三人的心跳跟著那些聲音起伏不定起來,直到那種聲音完全消失,三人才跟著冷靜下來。

「明大哥,有沒有什麼辦法能保證我們的安全?」在與明不悔對話后,林玄仲漸漸清楚了三人的處境,更沒有心情休息,很想把問題都問清楚。

本來明不悔是沒心情說這些事,可實在閑的沒事,現在只好藉此打發時間。

在帳篷里,三人一刻不停地討論著當下情況,外面的軍隊則繼續向前進發。

之前是十裡外的探子把敵軍來犯的消息帶回來,然後那些軍官整隊用了一刻鐘時間,敵軍應該又前進一段距離。總不能把戰場放在家門口,所以軍隊的主將此刻正帶著大軍過去迎戰。

一段時間后,兩軍相遇,直觀望去對方的陣容並不比營地的差。

來敵正是雪國的軍隊,昨日雪國的大軍就已經抵達離營地五十里處的一處位置,在那裡安營紮寨。

在整整休息一天之後,雪軍的將領決定在今天晚上動兵,給營地一個突襲,打營地一個措手不及。只是雪國的軍隊沒想到他們要攻打的夜國軍隊在發現他們進軍后,從傳回消息到做好迎戰準備的效率如此之高。在他們繼續前進幾里路已經隊列整齊地將他們攔下。

兩軍對壘,雙方將領虎視眈眈,儘管在夜色中都能看清對方的臉色。在夜國軍隊這邊,中間一人騎著弩馬的明顯比其他人的坐騎神駿。弩馬上面坐著的是一個全身披甲的彪形大漢,虎背熊腰,臉色威嚴。

儘管在那坐著,一身氣勢不輸於左右兩邊那些衣著光鮮的將軍半分,此人正是夜國軍隊的主將趙旭,一名實打實的七階武修。

在其左右那些穿著與趙旭類似的人,一個個昂首挺胸,威風凜凜,同趙旭一起看著對方的陣營,他們都是夜軍的將軍。

在那一排排戰姿整齊的士兵前,白天三人看到的那名千夫長赫然在其中,每個千人方隊都由一個千夫長帶領。無一例外,每個千夫長都有著武境六階的實力。

關於敵軍,現在夜國主將趙旭唯一清楚的是,敵軍的數量與己方帶來的人相差不多,那麼最終勝負還很難說。

沒想到投誠青元大國的雪國會在短短几天里對夜國動兵,做為守衛夜國東部邊境的主將,趙旭明白雪國向他們進軍意味著什麼。

如果不是還沒接到上面命令,知曉雪軍的大概數量,趙旭在接到雪軍來犯的消息后,或許會直接選擇退兵。雪國不可能只派幾萬人來攻打他們夜國,趙旭和許多營地的將軍都認為還有大量的雪軍在進軍途中,今日來攻打營地的雪軍只是雪國的先鋒部隊。

現在兩軍對壘,趙旭在確定探子帶回來有關雪軍人數的消息沒錯后,趙旭打算見識一下雪國軍隊的力量。只要真正的雪國大軍不會在今夜趕來,趙旭有信心與雪軍一較高低。

與此同時,在雪國軍隊那邊,所有軍士同樣披堅執銳,一幹將領位於夜國主將對面,數量比夜軍這邊還多,一個個氣勢冷峻異常。

在那些將領身後全都是騎著駑馬的騎兵,一個個坐在高頭大馬之上,氣勢同他們將領一下冷峻。

自古以來,騎兵就是所有兵種裡面的精銳,專門負責衝殺突襲,以強、快為主要特點,在戰場專門負責沖亂敵軍陣型,打擊敵軍士氣,標準的先鋒部隊。

從那外面排列的陣營來看,雪國這次出動的有幾千騎兵,數目龐大異常。那些騎兵是趙旭最忌憚的兵力,雖然他們夜軍之中同樣有不少騎兵,可對上有備而來的敵軍,趙旭依舊無法太放心。

現在的深夜,雙方不約而同地沒有布置弓箭手。弓箭手做為特殊的兵種,在關鍵時刻總會有奇效,可是現在兩軍若是交鋒,他們的弓箭同樣會射到自己人,所以雙方乾脆都不用弓箭手。

「趙將軍,我雪國只是奉命行事,若你們主動歸降,洪某我作為雪國三軍先鋒一定不會為難於你。」從言語看,對方的先鋒大將還認識趙旭。

「洪兩軍不用多說,我趙某做為夜國東部要塞的邊軍主將,還沒收到國君的指令,不會歸降於你。」趙旭的言行同樣在表明認識對方。其實兩人都是邊軍大將,負責守衛兩國邊境,在之前有過來往,所以自然相互認識。

「你們夜國若是不降於青元大國,遲早會被羅天大國侵併,併入任何大國不都一樣,為什麼還要抵抗?」雪國的先鋒大將明顯覺得趙旭的做法不對,當即勸說道:「等你們國君想通后,還是要歸降其中一國,那麼現在即便你戰死沙場又有什麼意義。」

不戰而屈人之兵,自古以來都是戰爭大計,如果能兵不血刃拿下夜國的要塞,然後再攻破關隘,對於雪國來說大有好處,洪將軍很想說服趙旭。說到底,他們雪國此次出兵只是服從青元大國的命令,如果能減少雪國本身人員傷亡,對於雪國來說自然有益無害。

「洪將軍,我趙某即為人臣,自當為國家效力。若你們雪國堅持要攻打我們夜國,我趙某奉陪即是,何來歸降一說。」其實在昨天探子打探到有關雪國軍隊駐紮的消息時,趙將軍便用飛鳥傳書的方式把消息最快傳到都城及後方城關。

按理說這麼重要的消息,夜國皇室應該及時地給予答覆,以便趙將軍可以根據皇室的旨意指揮軍隊,可今日並未收到來自京都的回復。而城關那邊傳回的消息是讓趙旭等待皇室的消息,這樣一來,趙旭只能按照最初的使命守住要塞。

當然即使趙旭有自己的使命,那洪將軍的話對於趙旭而言依舊有一定道理。實際上雪國和夜國的地理位置非常尷尬,如果從青元和羅天兩大國的邊境來看,夜國和雪國正處在他們邊境區域的中間位置。可以想象若是兩大國以同樣的方式侵吞周圍小國,那麼最終的戰場就有可能是兩國的所在。

戰鬥結束之後,兩國十有八九將不復存在,雪國國君正是考慮到這一點才及時地歸降青元大國,只要把戰場西引,或許他們國家就能避免被戰爭毀壞。

夜國現在並沒有說要歸降哪一個大國,才造成要塞這邊,趙將軍進退不是的處境。正如那洪將軍所說,趙旭同樣覺得他們夜國遲早要歸降青元和羅天兩大國之間的一國。如果是青元大國,那麼與雪國的戰爭無論勝利與否,一切都將變得毫無意義。

如果歸降的是羅天大國,那麼他們的抵抗算是有些意義,所以現在的關鍵是趙旭根本不知道他們國君的心意,連趙旭都沒有明確的想法,他們的軍心又如何穩固。

另一邊,對於雪國的將領們而言,夜國不戰最好,如果開戰,那他們只需要儘力把兵線向西推進即可。打下夜國是青元大國給他們的使命,如果完成的好會是一件功勞。到時候,無論雪國會不會被戰火所毀,只要最終是青元大國獲勝,雪國皇室一定會得到相應的分封,所以雪國在進軍方面目的明確。

「戰,」見趙旭寧死不降,洪將軍只好放棄遊說的方法,要以強攻的方式奪下要塞,然後再去攻城。

「咚咚咚咚……」雪國的戰鼓擂動。

「殺啊,」一幹將領接連大喊一聲,隨即駕馭駑馬向前奔去。由那些將軍帶頭,後面的騎兵們第一時間跟上。在數千騎兵後方是數不盡的步兵。

夜國這邊,趙將軍當即下定決心。

「迎戰,」大喊一聲,在雪國的戰鼓聲不斷傳來時,夜國的戰鼓聲更是聲勢浩大的敲起來。

「殺啊,」一片喊殺聲中,夜國的軍隊齊齊地衝殺出去。

沒多久,隨著第一聲兵器撞擊聲響起,兩軍正是交戰。在慘白的月光下,雪國士兵穿著的皮甲泛著冷光,夜國軍隊的甲胄則暗淡無色,雙方軍士的穿著差異明顯,誰都不用擔心會誤殺己方的人。

一轉眼,兵器的撞擊聲和那些士兵臨死前的慘叫混在一起,將夜色渲染到異常凄厲,好在夜色中那些殘酷的畫面委婉不少,唯有空氣中瀰漫的血腥味愈發濃烈。

一開始,雙方騎兵之間的衝撞場面太過激烈,那些駑馬不要命地沖向對方陣營,很輕易和迎面衝來的弩馬撞在一起。骨骼碎裂不斷傳出,那些弩馬上坐著的騎兵還沒與對方交手,其本身已經直飛出去。 第210章

砸到地上,或者被衝過來的敵軍用長槍刺殺,然後甩在地上,兩邊的陣型很快被騎兵沖亂。

衝到步兵的陣營后,那些騎兵揮槍耍刀,一陣砍殺,殺的敵軍亂成一片,還好兩邊情況都是如此。在補兵不斷組成防線線,雙方的騎兵都沒能衝到對到陣營的後方。

鮮血拋灑,碎肢亂飛,在一聲聲凄烈的慘叫下,一切都是那樣的殘酷令人無法直視。

大約過去一刻鐘時間,混戰區域的人數明顯減少,兩邊各有損失。雪國的士兵在他們將領的帶領下對夜軍發動強攻,夜國的軍隊不甘示弱,在趙旭的帶領下一直在硬抗。

一開始雙方交戰時,還是雪國的軍隊人數多些,大約有三萬人,夜國匆忙之間只出動兩萬五千多人,人數上有一定差距。當然兩軍交戰,只要不是能看出來雙方兵力懸殊太多,那開戰後,雙方的士兵只顧著廝殺敵人,人數上的優勢劣勢在短時間內不會展現出來。

只要混戰時的士兵不會明顯感覺到對方的人多己方人少,那士氣不會受到影響。

現在戰場一片混亂,有的區域夜國的人多,有的區域雪國的人多,參戰的士兵無法確定雙方的人數差距,所以誰都沒有怕誰。

在戰鬥漸漸進入白熱化狀態后,那些士兵的意識里完全沒有人數多少的顧慮,他們唯一的想法就是擊殺敵人,只有這樣他們自己才能活下來。在這種想法催使下,他們只能不停地攻擊敵人。

夜色中,雪國那些士兵本來白色的甲胄染上鮮血,顏色變得斑駁起來。而夜國那些士兵穿著的黑色皮甲染上血跡后更加暗沉,雙方的穿著依舊有很大不同。

在殺紅眼后,無論是步兵還是騎兵此刻的狀態都一樣,一樣的勇猛。

在混戰區域的某些位置,雙方的將領打的不可開交,夜色下漫天的勁氣光影。因為害怕受到勁氣誤傷,沒有普通士兵敢靠近他們。在將領人數方面。雙方相差不多,所以算是旗鼓相當。

兩軍主將還在他們原來的位置,不停地觀察著戰場上的情況。在確定敵軍人數比己方多一些后,趙旭擔心己方不敵,已經在考慮要不要再從營地抽調援兵。

可那些營地守兵,原本是趙旭用來預防雪軍主力到達準備,現在正在忙著整理輜重,無暇過來助戰。另一方面,趙旭還想見識一下雪軍的力量。

在人數上雙方差距並不是太大,他們不是沒有取勝的機會,只是從現在戰場上的情況來看,夜軍並沒有能夠壓制對方人數優勢的突出表現。若是再打下去,敵軍的人數優勢漸漸顯現出來,那麼夜軍只能後撤。

在趙旭分析眼前的情況時,雪國的那名先鋒大將同樣在分析著戰場上的情況。己方陣型雖亂,可還是能看出軍隊在向前推進著,的確是個好的開始,唯一可惜的是雪國大將同樣看出來,打到最後必定是敵損一千,我亡八百的局面。

雖然因為人數的優勢,讓最終的勝利屬於己方,可雪國大將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所以要是遲遲不能摧毀敵軍的士氣,那麼此人只能打算把這場戰鬥當做一場試探。在不損士氣的情況下,鳴金收兵。

戰鬥還在繼續,在營地里,三人已經討論完很多問題,現在只是等的真有些著急。

「離出兵已經有一段時間,怎麼還沒消息?」

「遲早會有結果,我們只要養好精神,等戰鬥結束就行。」

「還真倒霉,才剛從那密林出來,誰知道這麼快就遇到這樣的事?」

「誰說不是呢,自從遇到周無忌那伙人,我和青羿就沒走運過。」提到周無忌,那令人憎恨的面貌還歷歷在目,林玄仲很難忘記那張臉。

雙方之間的仇,林玄仲記的很住,以後有機會一定要再到不夜城找到周無忌等人報仇,殺之而後快,也算是為名除害。

緊接著,林玄仲又想到中年領隊他們,沒能到約定的地點與他們匯合,可以想到眾人一定還會回頭找自己和青羿。不過從兩人的遭遇來看,顯然他們並沒找到。

想想不夜城如此之大,周無忌他們做的事又如此見不得人,會是這樣的結果並不讓人意外,林玄仲不會怪他們,只是擔心他們在尋找兩人過程會遇到麻煩。可惜現在連不夜城都回不去,更別說是回去找他們。

要怪只能怪運氣不好,在感慨之餘好好想想,林玄仲倒是希望他們能打勝仗回來,說不定那千夫長高興會如約地讓三人離開。

眼下這種失去人身自由的日子,林玄仲真的是過夠了,可偏偏沒有實力改變自己的命運,所以想來想去還是回到根本問題上。

不管身體情況如何,在過去這麼長時間后,林玄仲只想找個時間找個地方好好練練武技,或許還能通過學習武技突破現在的境界,可惜現在連練武的機會都沒有。

「說再多又有什麼用,關鍵還是得看戰鬥結果,」其實關於回去,青羿同樣考慮過多次,青羿知道佣軍隊伍的人會回去尋找兩人,但想來想去只能和林玄仲一樣無奈地選擇面對現實。

在焦急等待中又是一段時間過去。

「叮叮噹噹,」一連串銅鑼聲在雪國軍隊後方響起,雪國的主將終於決定收兵,在軍隊士氣正旺的時候,再打下去雪國一定可以打敗夜國軍隊,但代價是要折損不少士兵。

本來做為先鋒部隊,他們主要的目的還是試探敵軍主將的態度和確認敵軍兵力,現在大體都已經知曉,他們沒必要為最後的勝利拼盡全力,也算是再給敵軍一點考慮的時間。

那陣敲鑼聲平穩有序,雪國的士兵接到命令,有序的停手然後退去,夜國的軍隊不知道為什麼對方會退兵,許多人還追過去,不過很快他們後方同樣傳來一陣敲鑼聲。

在趙旭下令后,夜國同樣鳴金收兵,那些帶領士兵的將軍們紛紛喊著普通士兵回撤。緊接著,夜國的軍隊同樣開始後退,剛才的戰場只留下一具具血跡未乾,正在變得冰冷的屍體。在停戰收兵的時候,雪國的士兵把他們的傷員全都帶走。

夜國同樣有不少傷兵,那些傷勢嚴重的已經沒有行動能力,所以趙旭在發現不少傷兵沒法動后,同樣讓那些將軍們帶走傷員。

一轉眼,雙方的軍隊都退到戰場外。

「趙將軍,今日之戰只是開始,若你們不儘早歸降,來日我們雪國的大軍會直接壓到城下。」撤兵之前,那洪將軍不忘提醒一句。

「奉陪到底,」回應洪將軍的提醒時,趙旭的態度更加堅定。一來,為了穩定軍心;二來,這一戰他們夜軍的確打的不行。由於士兵們表現很差,趙旭憋了一肚子氣,不然趙旭不會這樣乾脆的選擇守兵。

沒有理由留下,趙旭直接帶著軍隊離去。雪軍那邊,他們算是獲勝放,洪將軍自然不會放棄清掃戰場。在夜軍離開后,洪將軍派出很多人去清掃戰場,那些夜國士兵的武器和穿著的甲胄都是戰利品。

在拾取戰利品的時候,洪將軍還命人把雙方的士兵屍體分開,一直到清掃完畢,雪國大軍才退回駐地。

在雪國的大軍離去后,夜軍的探子把有關戰場的消息傳給趙旭,趙旭聽的更加生氣,可生氣歸生氣,當時的確算是他們戰敗,做為戰敗方,他們自然沒有率先清掃戰場的機會。

大怒之下,趙旭吩咐人即刻去把己方士兵屍體堆在一起燒掉,以免那些屍體成為凶獸的口食。

夜軍的那些將軍們本不明白為什麼趙旭會讓雪軍光明正大的清掃戰場,但在想到離開時雪軍人數明顯比己方人數多后,一個個不敢對趙旭的決定有所非議。

回到營地時,軍隊的動靜很大,趙旭下令讓留守的士兵不要再忙著整理輜重,而是先幫忙救治傷兵。

慕林 外面喊聲一片,帳篷里的三人第一時間發現大軍回來。打開帳篷一看,外面亂成一片,到處都是士兵走動的身影。不過還沒等三人看明白怎麼回事,門口的兩名守衛已經讓三人回去。

無奈之下,三人又回到帳篷里。

另一邊,在救治傷兵的同時,趙旭已經吩咐部下清點傷亡,今夜他們不會撤離,不過今晚的對戰情況讓趙旭明白有很多問題需要考慮。

邊軍雖然時常操練,但在戰場上的表現十分不盡人意,趙旭想要考慮清楚那是怎麼回事。今晚註定是不平靜的一晚。

帳篷里的三人雖然不能出去,還是在帳篷裡面討論外面的情況。 美男心計:老師,請別追! 在林玄仲看來,既然敵軍沒有追來,那就意味著夜軍並沒有敗,他們不需要跟著大軍逃走。現在只剩下兩種可能,平或者勝。 第211章

若是獲勝夜軍應該歡呼一片,外面那些士兵的表現完全不符合這種可能,顯然以平局收場的結果更大。

只是簡單分析一下,林玄仲便猜出來戰鬥結果。不過因為怕自己說的不對,林玄仲沒有主動表達自己的看法,甚至連問都沒問。

「明大哥,你看他們是勝還是敗?」還好青羿對這問題有些疑惑。

「不知道,反正應該沒敗,」明不悔猜不到具體情況,連語氣都變得不確定起來。

「那怎麼辦?我們還要在繼續等嗎?」對明不悔的答案並不滿意,青羿又追問一句,看起來青羿同樣對眼前的情況不太了解。

「你們怎麼看?」在自己根本就沒有辦法的情況下,明不悔反而想問問兩人有沒有好的主意。

一直在關注兩人對話,現在林玄仲完全看出來他們猜不到戰鬥結果,正好可以說說自己的看法。

「依我看,他們應該沒有打輸,但同樣沒贏,很可能是以平局結束。」

「怎麼說?」

「他們回來后第一件事是治療傷者,並不是慶祝勝利,同樣沒有說要撤離營地,所以只剩下一種可能,那就是雙方並沒有分出勝負。」在兩人的關注下,林玄仲把自己的分析一點一點說給兩人聽。

「好像說的有些道理,」等到林玄仲分析結束,明不悔點點頭表示贊同。

一旁的青羿同樣眼前一亮,認為林玄仲的分析很有道理,可是很快目光又暗淡下來,因為青羿想到三人之前的討論。以平局和敗局結束,對於三人能否離開都很不利。

另一邊,見兩人對自己的看法都很贊同,林玄仲總算放下了心,同時慢慢想到了青羿想到的可能。

不多時,三人有了同樣的想法。

「難道我們明日不能離開了?」情急之下,林玄仲又問了一個不需要問的問題。

「難道你想衝出去和他們拼了?」可能是內心太過煩躁,明不悔的態度比平常還要不好。

不知道該怎麼接話,林玄仲乾脆回到原來的地方繼續躺著。既然不能走,那就留下來好好休息。

看看那包乾糧還在,總算安心一點,現在林玄仲只盼著能儘快離開就行。

與此同時,在主帳中,趙旭居於上位,下面兩排是一幹將領,除了沒參戰的人外,那些參戰的將領此刻多少都有些狼狽。此刻眾人正在營帳里議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