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搖淡淡的回了紫依雪一句。

「這怎麼可能呢?」

紫依雪在聽到了扶搖的這句話以後再次瞪大了雙眼。

即便是清姬臉上的表情也非常的不可思議。

首先她們想不明白陳天到底是如何擊敗制衡小組的,制衡小組的實力有多麼恐怖,這些人心裏面不會不知道。

那些人擁有的武器可不是尋常人能夠見到的,威力非常的驚人,據說是連真仙境的強者都不可能在制衡小組的手中活下來。

何況現在的陳天還不是真仙境的強者,按理說陳天應該根本就不可能活下來才對啊!

還有更加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情是般若神竟然如此輕鬆的便放過了陳天,要知道陳天可是傻掉了般若神的五個分身,這樣的血海深仇按照般若神的性格應該根本就不可能放過陳天才對。

這兩件事情,無論是哪一件,聽上去都像是一個笑話一樣一樣,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你這個女人絕對就是在說謊,般若神那麼憤怒,怎麼可能會放過這個人呢?」

「是啊,這個女人肯定是在說謊!」

「紫依雪大人,千萬不要輕易相信這個女人的話!」

紫依雪的那些手下表情十分激動的沖著扶搖喊道。

而扶搖的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無奈,她似乎也不屑於跟這些人爭執什麼,畢竟當初她也覺得這些事情非常的不可思議。 「天香樓?這不是旒都城最有名的春樓嗎?」姬無殤看著風玫的目光有了絲詭異。

風玫也呆了呆,她看向赤風:「確定是這裡?」

赤風點頭:「我們的人一直跟著,親眼看見賢王進入這裡了。」

譽滿天下,不近女色的賢王竟然偷偷溜進春樓了,突然間有什麼幻滅了。

赤風看著風玫的目光有絲擔憂,小姐該傷心了吧……

得到確認,風玫看了天香樓一眼,轉身卻進了巷口的酒樓:「聽說這裡的點心不錯,既然來了,就嘗嘗。」

赤風小心覷了一眼風玫的神色,卻什麼都沒看出來。

進了酒樓,尋了一個二樓靠窗的位置,坐下后,他們才發現這個位置從窗口看出去,正對著『天香樓』的門口,有人進出,看的清清楚楚。

姬無殤盯著『天香樓』門口的人來人往,桃花眼微微眯起:「我以為你會直接闖進去呢。」

赤玫將軍被慕容將軍退婚,又追著賢王滿旒都城的跑,只怕整個旒都城的人都知道了。

追著的男人進了青樓,她竟能忍?這倒是讓人意外了。

風玫瞥了姬無殤一眼:「闖進去,然後明天滿旒都城的人的談資就成了『赤玫將軍帶著男寵逛青樓』了。」

「咳咳——」正喝茶的蕭逸塵被嗆到了。

姬無殤指尖點著唇瓣作思考狀,卻是很認真地點頭:「聽著挺不錯啊。」

昨天他與蕭逸塵才跟著進了赤府,今天就出現了赤玫將軍收了兩個男寵的言論……可真是有意思。乾坤聽書網

風玫眸子一轉,笑問姬無殤:「你想進去?」

姬無殤再次點頭:「天香樓作為旒都城最有名的青樓,據說裡面美人兒個個千嬌百媚,既然來了,不去看看豈不可惜。」

蕭逸塵拿著茶杯的手指遽然用力,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風玫挑眉,笑:「說的不錯,那你進去看看?」

「不許去!」蕭逸塵手中的茶杯重重放在桌子上,裡面的茶水濺了出來。

另外三人同時看向他,蕭逸塵不慌不忙地重新為自己倒了一杯茶,在三道各異的視線下,道:「我們說過的,不給小姐惹麻煩,青樓裡面魚龍混雜,誰知道進去後會發生什麼?所以,還是不去為好。」

姬無殤不樂意了:「青樓而已,能惹什麼麻煩?那麼多人去了,不都沒事。」

「那麼多人,我不管,但你,不許去!」蕭逸塵冷了臉色,看著還真有些駭人。

「我還偏要去了!」姬無殤猛地站起來。

「你敢!」蕭逸塵也站起來,臉上仿若籠了一層寒霜。

「幹什麼呢?」赤風擰眉,呵斥,「你兩就不能老實一會?沒見小姐煩著嗎?」

突然被點名,風玫收回放在天香樓門口的視線,眨了眨眼:「我?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請溫柔 我沒煩著啊。」她看向姬無殤與蕭逸塵,扯出老母親一般的笑容,「你們繼續,不用管我。」

姬無殤神色里竟然難得的出現了一絲尷尬,他抿了抿唇角,乖乖坐了下去。

蕭逸塵看到姬無殤的動作,面色稍緩,也坐了回去。

「小姐,要不……我進去看看?」 紫依雪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自己面前的陳天,臉上的表情非常的恐懼。

因為紫依雪根本就沒有想到過陳天竟然還能夠活著回來!

「不……不可能,這個人絕對不可能是真正的陳天,你絕對是利用了什麼幻術想要欺騙我,大家都不用害怕,真正的陳天肯定已經死了,沒有人能夠擊敗制衡小組,你們千萬都不要上當……」

此時紫依雪心中還抱有著一絲絲僥倖,因為她覺得此時的扶搖跟陳天兩人應該就只不過是替身而已,目的就是想要從她的手中救走清姬。

「欺騙你?」

陳天聽到了紫依雪的這句話,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不屑,淡淡說道:「你覺得我有必要騙你這種人嗎?」

「沒有人可以擊敗制衡小組,即便是你也不可能擊敗制衡小組……」

紫依雪瞪著眼睛表情異常激動的沖著陳天喊道。

偏執總裁替罪妻 「叮鈴鈴,叮鈴鈴……」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紫依雪的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

鈴聲瞬間便打破了周圍的安靜。

陳天淡淡的看了紫依雪一眼,輕聲說道:「你的電話響了,應該是有人要告訴你我擊敗了制衡小組的消息,聽聽吧……」

此時的紫依雪看著陳天的目光,臉上的表情異常的緊張,猶豫了兩秒鐘之後,顫抖著右手從自己的懷中掏出了手機,然後按下了接通鍵。

「紫依雪大人情況有些不太對勁兒,我聽說陳天好像已經擊敗了制衡小組,而且般若神也並沒有對陳天出手,現在我們已經沒有辦法掌控陳天的具體位置了,但是我覺得他應該是回到了吉田莊園,你們現在快點離開那裡,否則會非常的危險,而且本田財團的人現在好像也對您發出了通緝令……」

對方說話聲音非常大,幾乎所有在場的人都已經聽到了這句話。

而此時給紫依雪打電話的這個人正是紫依雪家族當中負責收集情報的人。

既然對方都已經這麼說了,那也就證明陳天真的擊敗了制衡小組,般若神也確實沒有對陳天出手,這兩條消息都是真的。

「看來這件事跟吉田財團應該有什麼關係……」

陳天忍不住在心裏面淡淡的感嘆了一句。

原本陳天以為這件事只不過就是R國高層的一個決定而已,但是現在看來吉田財團的人應該也參與其中了。

雖然陳天的做事風格確實非常的囂張,但是陳天也知道自己現在還不可以靠著一己之力對付整個R國高層,但是如果要是吉田財團的話,那這件事就簡單很多了。

對付吉田財團的人肯定要比對付R國高層簡單很多。

而紫依雪在聽到了對方的話以後,感覺就好像是一塊巨石一般壓在了她的心頭上面一樣。

紫依雪臉上的表情異常的難看,不知道應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紫依雪心裏面清楚制衡小組一旦要是失敗的話,那將會意味著什麼!

制衡小組可以說是整個R國對付陳天最強大的武器了,然而即便是這個武器都已經失去了作用,那麼在R國可能已經沒有人能夠攔得住陳天了。

當然除非是般若神親自出手,可能還有那麼一絲絲希望,但是誰都不曾想到般若神竟然選擇在一年以後再與陳天進行決戰,這也就導致了如今在R國根本就沒有人能夠去抗衡陳天的實力。

所有人都把目光匯聚在了陳天的身上,所有人臉上的表情都非常的不可思議,他們實在是想不明白陳天為什麼可以強大到如此地步,即便連制衡小組都不是他的對手。

這些人的眼神當中帶著敬畏恐懼,疑惑,不解,各種各樣的情緒。

總裁的偷心絕招 「這個人到底是什麼人啊?」

「是啊,竟然連制衡小組都不是這個人的對手,那咱們肯定也不是這個人的對手……」

「咱們現在要是跟這個人動手的話,那跟找死有什麼區別啊?」

「紫依雪大人,要不然咱們還是抓緊時間撤退吧!」

眾人紛紛開始小聲的議論了起來。

「撤退?」

而紫依雪在聽到了眾人的這句話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無奈,因為只有她一個人清楚想要從陳天這樣的怪物手中逃走,那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當然了,此時表現的最為驚訝的人還是清姬!

清姬用自己的小手緊緊的捂住了她的嘴巴,美眸當中布滿了驚喜跟不可思議。

她雖然一直都知道陳天確實非常的強大,但她也沒有想到陳天竟然會強大到如此地步,連制衡小組都不是陳天的對手。

然而清姬此時也在心中暗暗的慶幸,慶幸自己沒有跟紫依雪做出同樣的選擇!

其實當初本田將人的第一選擇並不是紫依雪,而是清姬。

畢竟清姬跟陳天的關係要更加的密切一些,本田將人擔心紫依雪沒有辦法拿到陳天最準確的消息。

本田將人的人也曾經找過清姬談過幾次,並且給清姬開出了正常人都沒有辦法拒絕的條件,想要讓清姬出賣陳天。

只不過都被清姬直接拒絕掉了。

畢竟在清姬的眼中,陳天是她的救命恩人。

清姬的這條命都是陳天給的,無論怎麼樣她都不會選擇出賣陳天,她早就已經把陳天看成是自己一輩子的主人了。

而陳天則邁著步子走到了紫依雪的面前,語氣十分冷漠的沖著紫依雪問道:「你自己承認了,你把我的消息透露給了般若神還有R國的那些高層……」

「我……我當時也是被逼無奈的……」

紫依雪結結巴巴的沖著陳天喊道。

被逼無奈?

陳天在聽到了紫依雪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然後看著陳天淡淡問道:「你現在還有什麼想說的嗎?」

陳天一直都非常痛恨背叛自己的人,因為他在真修仙界的時候曾遭遇過非常多次的背叛,這些人也對陳天的性格產生了非常大的影響,導致陳天很難去輕易相信任何人,而且一旦陳天身邊出現了叛徒,他也絕對不會輕易放過這些人。

當初他們陳家之所以會落寞,正是因為出現了叛徒,所以陳天對於叛徒擁有著尋常人沒有辦法想象的仇恨。

「主人我我真的知道錯了,我求求您了主人放過我一次吧,我再也不敢背叛你了,我真的知道錯了……」

紫依雪看著陳天表情十分驚慌的大喊了一聲,修長白皙的美腿微微彎曲,彷彿是想要給陳天跪下。

而陳天則淡淡的看著紫依雪沒有說話。

但是就在紫依雪馬上就要跪下的時候,她雙腿發力,僅僅一眨眼的功夫便倒退了數十米的距離,然後高聲喊道:「大家都不要害怕,雖然他擊敗了制衡小組,但是他現在的氣息非常虛弱,我覺得他肯定是受到了重傷,咱們一起動手殺掉他,到了那個時候咱們便是R國的英雄……」

紫依雪知道陳天肯定不會輕易的放過自己,所以她在喊完這句話以後,直接從自己的胸前拿出了一顆黑色的彈丸扔到了天空。

黑色的彈丸突然在空中爆開,化成了一團黑色的煙霧,這團煙霧直接將整個吉田莊園都籠罩住了,正常人根本就沒有辦法看清楚自己面前的東西。

但是紫依雪的那些手下卻可以清晰的看到陳天這邊的情況。

這些人在聽到了紫依雪的命令以後,雖然心裏面對陳天也非常的恐懼,但是他們也都知道如果此時不對陳天出手,那麼下場只能是死在陳天的手中,那還不如做最後一搏。

一瞬間,無數人拿出了自己的武器奔著陳天的位置沖了過來。

扶搖在看見了這些人出手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不屑,彷彿是想要上前保護陳天。

但是陳天直接輕輕的攔住了扶搖,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這些人還是交給我親自來處理吧……」

扶搖看著陳天愣了一下,皺著眉頭說道:「可是你身上的傷……」

「我身上雖然有傷,但是想要對付這些廢物還是不費什麼力氣的……」

說完這句話以後陳天,右手輕輕一揮,只見一道金色光芒橫衝飛出。

這道金色的光芒就宛如一把鋒利的匕首一般,開始在整個吉田莊園飛行。

金色光芒的速度非常的快,而且威力也非常的驚人,就宛如飛劍一般瞬間便刺穿了七八個人的身體。

紫依雪在看見了這一幕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震驚,臉上的表情也非常的不可思議,因為他萬萬沒有想到陳天的實力竟然還是如此的恐怖,僅僅是一道氣息便瞬間擊敗了這麼多的人。

「陳天真的受傷了嗎?」

紫依雪忍不住在心中感嘆道。

然而這還是僅僅就是一個開始罷了。

緊跟著這道金色的光芒便開始在吉田莊園裡面瘋狂的遊走,但凡是紫依雪的手下根本沒有一個人能夠倖免,接二連三的倒在了地上。

一瞬間,無數人倒下,哀嚎聲此起彼伏。

紫依雪在看見了這一幕之後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在陳天的手中活下來。

此時她就算是留在這裡,那也只能夠是等死罷了。

所以紫依雪深吸了一口氣,直接拿出了一枚藥丸扔在了地上。

當藥丸爆炸以後,一個跟紫依雪長相一模一樣的女子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當中。

而紫依雪不知道通過什麼方式偷偷的離開了吉田莊園。

差不多幾分鐘以後。

陳天右手輕輕一揮,將原本籠罩在集團莊園的黑色迷霧吹散。

此時吉田莊園裡面已經算是一片狼藉了,紫依雪帶來的那些手下全部都倒在了地上。

而陳天的眼神當中也閃過了一絲疲憊,雖然在對付這些人的時候並不需要浪費什麼力氣。

但是畢竟陳天現在身體非常的虛弱,最少得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夠調養過來。

但是他卻執意要親自除掉這些人,因為陳天想通過這樣的方式告訴所有人,哪怕自己受了重傷,也不是他們這些廢物能夠對付的。 僅僅不到幾分鐘的時間,整個吉田莊園都安靜了下來。

此時僅僅就剩下陳天扶搖清姬三人活了下來。

當清姬看見紫依雪的那些手下全部都死掉以後,瞬間便有了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連忙快步跑到了陳天的身邊,然後高聲沖著陳天喊道:「主人實在是太好了,您竟然沒有出事,我之前擔心死了……」

此時清姬的美眸當中布滿了震驚跟驚喜。

畢竟剛才她已經都接受了陳天死在制衡小組當中的這個事實。

但是她萬萬沒有想到陳天竟然又成功的活了下來。

而陳天則扭頭淡淡的看了紫依雪一眼,輕聲問道:「你沒有什麼事情吧?」

此時陳天心裏面還是非常感動的,因為他沒有想到清姬即便是死也沒有選擇出賣自己。

「我沒有什麼事情……」

清姬連忙搖了搖頭。

而扶搖著邁著步子走到了陳天的身邊,低聲沖著陳天說道:「紫依雪那個狡猾的女人已經已經逃走了……」

「沒有關係,無論她逃到什麼地方,我都可以找到她,而且我是故意讓他逃走的,等到我恢復的差不多以後,我正好可以去他們的家族,將他們家族的所有人都除掉……」

陳天語氣十分平靜的回了扶搖一句。

而扶搖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無奈。

絕斬之帝 他知道陳天根本就沒有想要放過這些人的想法,很快R國將會陷入到另外一場大亂當中。

到時候只要是參與到這件事當中的人,估計都會死在陳天的手中。

「好像又有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