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在他們衝到趙信身旁的時候,原本三十多人的隊伍已經不足十人了,可謂是損傷慘重,見對方已經近身,赤岸啼如釋重負的收回驅魔杵,後背早已經被汗水打透了。

「撲哧」赤岸啼突然噴出了一口黝黑的濃血,整個人的臉色才好了一些。「大限將至了嗎?」赤岸啼喃喃自語,雙眼無神的看向了天空。

「殺了他……」不管赤岸啼有什麼樣的心情,總之死傷慘痛的九黎將軍們已經按耐不住心中悲痛的心情了,一個個如狼似虎的揮舞著手中的長戟,奔向了赤岸啼。

「我還不會認輸」赤岸啼臉上怒氣縱橫,天生自傲的他絕對不會就這麼認輸,至少自己之前許下的承諾不可能就這麼終結了,想到這裡赤岸啼就像是強行續了命一樣,整個人又充滿了鬥志,雙眼煥發出了以往的神采。

「咚」兵刃相交,眾人又開始了新的一波苦戰。不過赤岸啼也真的顯示出了魔族的強橫之處,雖然自己現在身受毒藥的反噬和傷痛的折磨,但是戰力依舊不減,獨戰群雄卻看不出有半點的劣勢。 陳浩被逼無奈的,和小柔走進了醫院的大門。

醫院裡很安靜,畢竟都半夜了,就算真有病來醫院的,也不可能隨便走動了。

小柔兩手攥著裙角,乖巧的跟在陳浩旁邊,一想到回到宿舍的畫面,連她背影都透著激動和羞澀。

但與此同時。

陳浩機械的邁著腳步,拿眼睛餘光瞄著身邊的倩影,卻在心裡偷偷的提醒自己……

「陳浩!你可是個男人!」

「等會兒到了宿舍樓下,也只能把小柔送到宿舍樓下,絕對不能上樓知道嗎!」

「陳浩!你個流氓畜生大混蛋!」甄爽偷偷的跟在倆人後面,頓時給氣的直咬嘴唇。

「剛才還給我發簡訊,讓我在醫院後門等你,還以為要拿我做擋箭牌,找機會回酒店呢!」

「幸虧我一直跟著你們,要真傻乎乎的在醫院後門等你,你今天晚上肯定幹不了好事!」

甄爽一邊嘟囔,一邊偷偷的跟在倆人後面。

她不敢跟的太近,也不敢落的太遠,生怕他倆再拐個彎兒什麼的,把自己給甩掉。

其實。

打從幾個小時以前,陳浩和小柔倆人從宿舍里出來,她就一直偷偷的跟在後面。

還曾經親眼看見陳浩,站在路邊拿手,隔著衣服抓在了小柔的心臟上。

關鍵是小柔,當時都沒有拿開他說的意思,還很高興的進了小餐館吃飯。

而她自己呢?

跟陳浩跑了一天,早就餓的飢腸轆轆了,當時只能躲在路邊,眼睜睜的看他和小柔吃飯聊天。

她原本想著,陳浩最多是和小柔吃頓飯,然後就會主動找自己,和自己一起回酒店。

今天晚上,也就算結束了。

可誰成想。

陳浩和小柔吃過飯,才是今天晚上故事的開始,竟然還準備回宿舍……

「陳……」

「陳大哥!我去給你買點水吧!」小柔走到宿舍樓下,突然停下了腳步。

不過她這突然一開口。

甄爽慌忙拿手捂上嘴巴,快速躲到一顆法桐樹後面,沒能把陳浩倆字給喊出來。

但他倆就面對面的,站在幾米外的宿舍樓下。

甄爽趁著頭頂的月色,不光能看清倆人的表情,還能聽的清清楚楚……

「小柔,要不你上去吧。」 星際工業時代 陳浩站在她對面,沒好意思直接說離開。

「啊?不行吧……陳大哥您、您知道我想去買什麼?」

「你不是說買水嗎?」

透視小村醫 「哦對對對,我就是去買水!」小柔偷偷看他一眼,慌忙扭頭看向別處,頓時羞的滿眼緋紅。

「咳咳那個陳大哥,我房間里沒水,您剛才又喝了點酒,萬一晚上想喝水都沒辦法。」

「哎呀算了,反正你先上去就對了啦,我很快的馬上就回來!」

小柔偷偷看他一眼,就給害羞的轉身跑開。

這時。

陳浩緊走兩步,猛的伸出個大手,探身抓住了她胳膊,「小柔等等。」

「陳大哥,怎麼了!」

「小柔,你是去給我買誰,還是去買讓你不能懷孕的東西?」陳浩沒把這話說出來。

但他又不傻。

自己才剛和她從外面回來,如果小柔真的想買水,剛才路過商店的時候就買了。

現在逼著自己去外面,也只能買那個東西了。

「小柔,天不早了,你還是別亂跑了。」

「不行!要不然等會兒不安全……」小柔話說一半,慌忙拿手捂上了嘴巴。

過了好一會兒。

她依舊拿手捂著自己嘴巴,見陳浩尷尬的躲避眼神,才意識到不光自己說漏了嘴。

而且陳浩,也早就聽了出來。

「陳大哥,你是不喜歡,用那個東西嗎?」小柔的聲音很輕,都害羞的低頭擺弄手指頭。

「小柔我……」

「沒事沒事,回頭吃藥也一樣的,那陳大哥咱們回宿舍吧。」

小柔啊小柔!

你這麼貼心,我也想跟你回宿舍!

可你把話都說到這兒了,我要再拒絕你,你會不會特傷心?

陳浩站在她跟前,左右為難的正不知道如何是好時,突然從旁邊跑出來一個人影。

起初。

陳浩也以為是甄爽,可惜這人是從宿舍跑出來的,而且還是個男人。

「小柔!你總算回來了,我都擔心死了!」男人滿臉擔心的,跑到了小柔跟前。

他看都沒看陳浩一眼,直接把陳浩給當成了空氣。

「張強?你、你怎麼跑出來了,我的事不用你管!」小柔瞬間變了個認識的,絲毫沒有了面對陳浩的柔情。

這時。

張強拿眼睛盯著小柔,依舊沒有理會陳浩的意思。

「小柔!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知道你現在還不喜歡我,可萬一以後喜歡了呢!」

「喜歡這事,強迫不來。」陳浩橫在小柔身前,拿眼睛盯著張強。

他這一盯不要緊,突然感覺張強有點眼熟,再仔細一看就給認了出來。

「你是昨天,給我說小柔宿舍的那個大夫?」

「嗯?原來你,就是小柔拒絕我的那個陳大哥?」

張強的話雖不多,陳浩卻一下子聽出了好多個意思。

第一,張強喜歡小柔,不光喜歡,還在追求小柔。

第二,小柔之前給自己打過一個電話,說有人在追求她,肯定就是這個張強了。

第三,小柔肯定拒絕了張強不止一次,還跟張強說過喜歡自己。

「第四,我這是第四次跟你說!」小柔突然的,沖張強大喊。

「我喜歡誰,不喜歡誰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不管我喜歡誰,都不會喜歡你的,你以後別再找我了!」

「小柔……」

「不許喊我名字!」小柔沒等他說完,就氣呼呼喊了出來。

「陳大哥不用管他,咱們先回宿舍,他願意就站在這裡好了,有個看門的正好!」

小柔話音未落,就故意抱上陳浩胳膊,轉身要往宿舍走。

但這時候。

陳浩並沒有邁動腳步,而是反手摸摸她腦袋,看著小柔眼睛笑了笑。

「陳大哥,您這是幹嘛呀?」小柔的聲音,一下子柔和了起來。

「小柔你先上去,我跟他說幾句話。」

「陳大哥不行!他都……」

「乖聽話,我最近就回回國,在走之前有些事情想跟他單獨聊聊。」

這時。

小柔乖巧的點點頭,又氣呼呼的看張強一眼,才幾步一回頭的回了宿舍。

她以為陳浩,怕回國以後,再給張強糾纏,想要讓張強張長記性。

儘管張強,打擾了她和陳浩的美夢,但心裡還是甜滋滋的,至少陳浩不允許別人喜歡自己。

「陳大哥,你倆在聊什麼呀,我都聽不見!」

小柔回到宿舍,趴在的窗戶上,見陳浩和張強面對面的站在樓下……

「你,真的喜歡小柔?」陳浩盯著張強眼睛,突然開了口。 「至少比你喜歡,我不會讓你搶走小柔的!」張強皺著眉頭,滿臉都是敵意。

這時。

陳浩見他這副模樣,不但不生氣,反倒還感覺心裡有了底。

「年輕人,我不是你的敵人。」

「少來這一套,我什麼就年輕人了,你也比我大不了幾歲!」

「還是把我當地人是吧?那你可別後悔,我的本意是想幫你追小柔。」

陳浩看著他眼睛說完,突然感覺心頭一陣劇烈的疼痛。

因為。

他說的是實話,剛才支走小柔,還真就是想幫他追小柔。

「你、你說的是實話?」張強也不敢相信。

「那你,是希望我說假話了?」

「哦不不不,不是……可是小柔這麼漂亮,你真捨得讓給我?」

「熊孩子,怎麼說話呢!」陳浩猛皺眉頭,就給心疼的攥了攥拳頭。

「什麼讓不讓的,小柔是個女孩子,不是一件禮物什麼的,再看亂說信不信我馬上讓你搶救你自己!」

他這話音剛落。

張強就給嚇得後退了兩步,感覺陳浩周身好像,都縈繞著一種無形的霸氣。

自己是醫生,陳浩讓自己搶救自己,分明就是要揍人呀。

「我、我沒有別的意思,就是不相信你會……你會放棄小柔!」

這一次。

張強沒敢說「讓」。

「少他么廢話,你現在就摸著自己良心,老老實實跟我說句實話,你到底喜不喜歡小柔!」

「喜歡,特別特別的喜歡。」

「那種方式的喜歡?」陳浩盯著他眼睛,臉上沒有半點表情,「是隨便玩玩,還是談戀愛的那種?」

「結婚!我想娶小柔做老的那種喜歡,你真的願意幫我追小柔?」

「先答應我幾個條件。」陳浩沒理他話茬。

這時。

張強心頭一喜,激動的接連點頭,連話都沒有說。

「第一,要好好對小柔,絕對不能讓她受委屈。」

豪門闊少,我愛你 「第二,這裡是國外,不比咱們國家,你要事事照顧小柔,絕對不能讓她給別人欺負。」

「第三,在小柔嫁給你之前,絕對不能碰她一根手指頭!」

「以上這三點,你能不能做到?」陳浩一口氣說完,死死盯他眼睛道。

「能能能!只要你能幫我追到小柔,我保證對小柔好,保證不讓別人欺負小柔,保證不碰小柔一根手指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