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夏從俞笙的手上拿過了那盒葯,她走到了馬桶邊,將葯都拆開倒入了馬桶里,眼神冰涼。

原來在言景祗的心中,他就是這樣想自己的。說不難過是假的,盛夏現在很想打個電話回去質問言景祗,送這盒葯的目的是什麼。

但有了這個念頭后,她瞬間又掐了下去。就算打電話回去了又有什麼意義呢?現在的言景祗說不定還在左擁右抱着吧!在言景祗的心中,她早已經是那個不幹凈的女人了,哪怕她說再多也沒用了。

看盛夏的臉色很不好,面色煞白的,俞笙安慰道:「夏夏,你先別多想,我覺得這東西應該是有什麼誤會。你和言景祗到底發生什麼了?你和我說說,我幫你分析一下。」

盛夏無奈的看着俞笙,她和言景祗之間的事情,現在是誰說都不管用了。不管言景祗心裏是怎麼想的,至於在這一刻,當她收到這盒葯的那一瞬間,她已經心碎了,對言景祗失望了。

言景祗能送出這種東西,那就證明在他的心中,自己已經是不幹凈的女人了,他一直都沒相信過自己。盛夏覺得很失望,但又很無奈。

僅僅是因為昨天晚上自己進了陸懷深所在的酒店,所以言景祗就能這樣欺負自己,他就能這樣肖想自己嗎?

盛夏很生氣,但是她沒有任何辦法,現在她也不想給言景祗打電話。算了,既然言景祗心裏是這樣想她的,那就隨他去吧!反正在言景祗的心目中,她就是一個可有可無的人,根本就不重要。

盛夏坐在那裏沒說話,房間內的氣氛有些壓抑,俞笙不知道該怎麼辦,起身出去給沈恪打了個電話。

沈恪接電話的速度倒是挺快的,他只是有些意外俞笙會主動給自己打電話,調侃的問道:「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是不是想我了?」

俞笙很想翻個白眼,這男人一天到晚都這麼不正經。俞笙小心翼翼的看了盛夏幾眼,然後走到了一邊小聲問道:「沈恪,你和言景祗的關係怎麼樣?」

沈恪微微愣了一下,然後笑着說:「這還用說嘛!好兄弟。」

「我問你,你知道昨晚上言景祗和夏夏發生什麼事情了嗎?言景祗在搞什麼,居然給夏夏送那種東西,他還是不是個男人啊?還有,今天早上關於言景祗的新聞是真的嗎?言景祗昨晚上真的找女人去了?」

俞笙一口氣問了沈恪好幾個問題,讓沈恪有些沒反應過來,他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說:「我是言景祗的好兄弟,但我不是他的助理,他的行蹤我也不清楚。」

「哎喲……」俞笙現在可是要急死了,要不是因為她不敢給言景祗打電話,又怎麼會將電話打到了沈恪這裏呢!

她還指望着沈恪能給自己一點幫助的,最起碼能讓自己知道昨晚上發生了什麼,那樣的話她也好為盛夏分憂啊!

「出什麼事了嗎?」沈恪問道。

俞笙沒好氣地哼了一聲,「你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然後就掛斷了電話。

。 「不……」

永夜妖王驚怒交加地大吼著!

他萬萬沒有料到黃泉源頭的法陣會突然崩潰,要知道這個法陣可是維持黃泉的關鍵,一旦黃泉水過不來,不能補充黃泉水,那麼整片黃泉海域就會變成一潭死水!

那就意味著黃泉怪物會出事!

「我要殺了你!」

永夜妖王暴跳如雷。

然而他空有滿腔的殺意,卻壓根不知道要去哪裡殺人!

因為項北飛早已經跑遠了。

「快快!把島上所有的黑樹能抬的都給抬走!」

項北飛一邊跑一邊指揮著二哈。

二哈也不含糊,島上可是鎮壓著不少強大的天通境修道者,在二哈眼裡就是一顆顆的靈力結晶。

它一股腦全部都收進了息壤方塊里。

收得差不多了,項北飛就往黃泉里跑。

至於永夜妖王設置島外的那些靈力屏障,說實話,在他眼裡跟擺設一樣,有了燭龍眼和板磚,板磚敲一下就過去了。

只要不是永夜妖王發動的攻擊型靈力,對項北飛而言就不算危險。

「小黑,這些黃泉怪物不能浪費了!」項北飛喊道。

「汪汪!」

不用他說小黑都明白,黃泉里有無數強大的天通後期怪物,那也是一大把一大把的靈力結晶!

一開始進來的時候,他們就想著順手牽羊了,可因為顧忌到永夜妖王,所以遲遲沒有動手。

現在反正都撕破臉皮準備跑路了,能撈幾個是幾個!

在黃泉源頭炸開之後,黃泉海域就變成了死水。禹神碑的威壓震懾著這些黃泉怪物,讓它們都在瑟瑟發抖。

黃泉怪物即便是失了智,卻也極為害怕禹神碑的威力,因為它們常年浸泡在黃泉水裡,和黃泉水是一體的。

所以小黑要抓這些黃泉怪物根本就不難,對方也反抗不了。小黑只要一爪子拍過去,黃泉怪物的腦袋就被拍碎了,然後裡面的晶核就被它捎走了。

這一路跑過去,也不知道捎了多少。

——

項北飛離開了黃泉地獄島,那麼燭龍眼的覆蓋範圍就失效了,永夜妖王能夠重新感知到了骷髏屋裡面的種種狀況。

看著炸成碎片的骷髏屋,以及消失的黃泉法陣,永夜妖王感覺自己腦袋上的幾根禿毛都被怒火蹭蹭點燃了。

沒有黃泉法陣提供的活水,是無法供養那麼多黃泉祭品的,這也就意味著月神族將來想要獻祭黃泉祭品都辦不到了!

要知道,月神族作為荒境里數一數二的強大種族,他們最厲害的倚仗就在於能夠掌控黃泉的力量,靠著黃泉怪物來戰鬥,幾乎能夠剋制絕大部分的夷族修道者。

便是妖須族也很忌憚這些黃泉水。

然而黃泉源頭沒了,這些肉翅怪就再也無法用黃泉水作戰了,更不可能再對黃泉進行獻祭了!

「不可原諒!不可原諒,我一定要你死!」

永夜妖王大吼著,立即看向了正在逃竄的入侵者方位。

他一步踏出,身形瞬間出現在了項北飛所在的那片區域。

可是那片區域仍然被黑夜所籠罩!

眼前的景象就顯得十分怪異,項北飛一直都在用燭龍眼保護自己,但燭龍眼的範圍是有限的,所以他移動的時候,燭龍眼所作用的範圍也跟著移動。

這就導致了在永夜妖王眼裡,就好像是項北飛帶著一團巨大無比的漆黑霧氣在跑路。

雖然目標很明顯,可是永夜妖王也不想隨便踏進去。

因為進去跟瞎子沒有區別。

「你往哪裡跑!」

但永夜妖王自然也不是吃素的,項北飛帶著燭龍眼跑,即便永夜妖王發現不了項北飛的具體方位,但仍然可以看見他的前進路線。

當下就再次設下了一道道的靈力屏障,然後將方圓千里之內的靈力全部都擊中在了一起,朝著項北飛轟殺了過去!

這次可不是在黃泉地獄島上了,方才永夜妖王還要顧忌黑樹和骷髏屋,但現在一切都毀了,永夜妖王反而放開了手腳,直接用靈力準備蒸發掉那片區域!

滾滾的靈力蒸騰了起來,項北飛所在的那片區域空氣都變得急躁了起來,恐怖的衝擊力一波接著一波,轟然砸下!

「不太妙!不太妙!」

項北飛心中一驚,瞬間就被那道力量給轟中了,身上的皮肉都開裂,身體差點崩碎了!

他被掀翻了出去,但再次躲進了石塔里。

「不行,不能再硬抗了。」

項北飛整個人氣血翻湧。

這永生境的攻擊他是半點都扛不住,更不可能正面與永夜妖王對抗了。再來幾回合,恐怕自己都要被抹殺得乾乾淨淨了。

燭龍眼也會屏蔽他的感知,所以目前的情況非常棘手,永夜妖王是無差別攻擊,他如果還利用燭龍眼的話,甚至都不知道那些攻擊從哪個方位衝過來。

必須得想辦法。

而這個時候,清陽道人骸骨上面的至剛至陽火焰再次燃燒了起來,這些火焰像是有意識般,迅速地攀附到了項北飛身上!

嘩!

項北飛全身也燃起了火焰,就像是被點著了一樣,火焰在他身上閃耀著。

「這……」

項北飛驚訝地看著自己身上這些熾熱滾燙的白色火焰,十分意外。

火焰很猛烈,可是卻沒有傷到他分毫。

「永夜妖王,也該把賬算清楚了。」

清陽道人那蒼老的聲音忽然出現在了項北飛的腦海里。

項北飛微微一愣,驚喜道:「師伯祖,您還活著?」

當時石戒上的生命火種將要熄滅,被他移到石塔里,他以為清陽道人已經離開了。

但沒有料到師伯祖的聲音竟然會再次出現!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活著,我以為自己殘留的意識在見到你之後,應該就走到盡頭了,但不知為何在這座石塔里漸漸又開始復甦。」

「石塔能夠復甦師伯祖的生命火種?」

項北飛十分訝異,因為就連他都不知道石塔的具體能力到底是什麼,只知道石塔的每一層都閃爍著一簇火焰而已。

難道這些火焰有什麼特殊之處?

「我是否還活著並不重要,你活著才是最重要的。」

清陽道人的聲音逐漸變得冷肅起來:「月神族無端殘害我們人族,還如此對待長盤谷的人類,他們欠下的這筆債,必須償還!」

清陽道人竟是也清楚長盤谷發生的事情,談起長盤谷更是十分痛心!

「師伯祖也清楚長盤谷的事情?」

「在你進入月神族領地的時候,或許是他們的力量激醒了我,我開始有了微弱的感知,但沒法掌控自己。」

清陽道人與月神族有不同戴天之仇,所以當項北飛進入到月神族的地盤,肉翅怪的氣息就像是一記警鐘敲醒了他。

「原來是這樣。」

項北飛微微點頭。

「我不知道自己能撐多久,但我會儘力幫助你去對付他,這件事要靠你了。」清陽道人說道。

「好。」

項北飛神情越發地肅然。

三千多年前函夏被攻陷,只有一部分人族逃了出去,剩下的都被妖須族和肉翅怪所斬殺,更別提這數千年來,肉翅怪圈養著長盤谷,殘殺長盤谷的人類並剝奪人類的天賦來孵化自己的後代。

人族和肉翅怪早已經是不死不休!

項北飛身為人族,自然是要替那些被殘害的人類討一個公道回來!

「師伯祖,我該怎麼做?」

「燃燒你的靈力,來借用我的力量。」

「明白了。」

項北飛身上的靈力不斷地催動著,與此同時附著在他身上的火焰立即以他的身體靈力為引,開始燃燒起來!

清陽道人的生命火種是濃縮了自己畢生修為的東西,而項北飛的靈力在燃燒的時候,就像是將清陽道人這些修為給激發了出來。

隨即一股永生境的強大力量也漸漸地籠罩在了項北飛身上!

「這就是永生境的實力么?」

項北飛感受著自己外表覆蓋的那層力量,在這股力量下,他感覺自己彷彿無所不能,足夠摧毀一片天地!

「那就沒有必要躲著了。」

項北飛的眼睛里也燃燒起了一黑一白兩股火焰來!

——

「人族牲畜,我要你死無葬生之地!」

永夜妖王身上爆發出了極為恐怖的力量,滾滾的黃泉水再次沸騰了起來!

轟隆隆!

黃泉海域上空頓時電閃雷鳴,所有的黃泉水都翻江倒海了起來,掀起了千丈高的巨浪,這些浪潮一波接著一波,已經完全將項北飛所在的那片黑夜地區給覆蓋住了。

咻!咻!咻!

永夜妖王的靈力十分森然霸道,在他的操控下,所有的黃泉浪潮中都凝聚出了一把把尖利的黃泉長矛,這些長矛的分佈密密麻麻,幾乎把每個方位都給兼顧到了,圍得密不透風。

任何修道者在這樣密集的攻擊下,恐怕都不會好受。

與此同時黃泉怪物也受到了他的召喚,開始重新變得兇殘起來,與那些長矛一次,一層又一層地撲向了項北飛所在的那團黑霧!

「黃泉滅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