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是已經?」

牧陽光驚詫的回頭看著冉子晉,就連歷軍山也將自己的目光投了過來。

歷軍山只知道這個絕影隊長很強大,對洛心很忠心,但他的來歷是一片空白。

這是歷屆絕影隊長保留隱私的權利。

「這件事情,只有我知道,連隱王都不知道。」

冉子晉低聲道,隨即他的身邊一股半透明的波動蕩漾開來,被遮掩的嚴嚴實實的隱王,出現在所有人的面前。

「他沒死,不過也廢了大半。」

冉子晉的聲音有些低落。

「原本救下他的時候,他的魔法元已經枯竭,精神力也所剩不多,幾乎全廢。

經過近兩年的時間,才慢慢恢復到八階的層次,近十年的時間才到九階巔峰。

不過剩下的那一步,他可能永遠都沒有辦法再一次跨過去。」

「活下來就好。」

隱王有些沙啞的聲音響了起來。

「以一人之力,擋下瞬間毀滅四級城池的魔獸潮,為整個城市爭取到了最寶貴的十分鐘。

如果沒有這十分鐘,死亡的人數就不會只有那麼萬餘人了。」

歷軍山的目光同樣細細打量著病床上的申公屠,他還活著,對於這裡的每一個人來說,都是驚喜。

「當年他受的傷應該比這重,誰把他救下來的?能不能再請他過來?」

唐水瑤忽的想起了什麼,快速的向著冉子晉問道。

一直讓申公屠維持這個狀態,總有一天他會支撐不住。

她不想才見面,就永別。

「這個人你們都知道。」冉子晉看向一邊的牧陽光,「但是想要請過來,只有你能做到。」

「我?

需要我做些什麼?只要能把戰王救回來,做什麼都行。」

牧陽光感受著冉子晉的目光,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應下。

「當年救下他的,是你的師傅莫多和葉昊。」

歷軍山的目光稍稍暗淡了下來,葉昊在十年前就已經淡出了所有人的視線當中,他是被洛心趕出去的人。

歷軍山很擔心葉昊心存怨恨,根本不會過來。

至於聖光莫多,前夜喚醒醫院學生的時候,歷軍山同樣有感應,但根本找不到莫多的行蹤。

如果莫多不主動出現,根本找不到他。

「你應該已經見到你的師傅了吧,他怎麼樣了?」

冉子晉篤定的看著眼前的牧陽光。

「嗯,他很好。

能救下戰王,相信師傅不會拒絕的。」

牧陽光心中冒起了一絲思念,前夜見得師傅那一面,是牧陽光這些年來見到的唯一一面。

師傅似乎蒼老了很多,但那種醇厚的感覺卻是變得更加的濃郁。

即使光元素都沒有辦法洗凈牧陽光身上的好鬥因子,但只要牧陽光站在莫多的面前,他就會有一種莫名安心的感覺。

「至於葉昊前輩,我一定會說服他的。」

牧陽光堅定的向著冉子晉說道。

對於葉昊,牧陽光同樣也很多年沒見過,但為了戰王,即使會被葉昊打罵,只要葉昊能來,他牧陽光可以一力承擔。

「你應該不知道他現在的居住點吧。等下我帶你過去吧。」

歷軍山低聲向著牧陽光說道。

即使葉昊已經離開洛心已久,但洛心對於他的關注,從來都沒有改變。

「等等。」

歷軍山與牧陽光才走到門前,冉子晉就叫住了二人。

「告訴他,這些年,委屈他了。」

牧陽光與歷軍山深深的看了一眼冉子晉,而後才真正走了出去。 「這幾年我們搜集到的所有資料,沒有任何關於血眼這個組織的。

它們就像是突然間出現一樣。」

唐水瑤望著病床,低聲的向著冉子晉說道。

他們出去不僅僅是遊歷這片大陸,尋求突破的契機,還有更重要的那就是搜集情報。

十年前的那場比賽,所有人都能看到陰謀,但對方的準備非常充足,充足到洛心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

如果那個時候,洛心真的反抗到底的話,洛心絕對會元氣大傷,洛心可能會消失在這片大陸。

當年選擇了妥協,犧牲的是洛心參賽隊伍和與這支隊伍息息相關的人員。

響徹大陸的煉金大師季同,十年未走出老研究所一步。

素手回春的煉藥大師葉昊,居然過的窮困潦倒,連購置藥材的錢都拿不出來。

長明被嚴密監控十年。

竹青韻最後傳來的消息,是在科累聯盟以南的荒蕪沼澤,那裡是不亞於迷霧森林的危險絕地。

軒轅苟旦黯然離去,回到柴斯克賣起了煎餅。

至於古季風,他去追尋真正的季風了,同樣很久沒有關於他的情報了。

星痕帝國在五年前宣布洪葉死亡,但沒有人相信這件事情。

不論是唐水瑤還是冉子晉,都相信洪葉只是隱藏起來罷了,他們也一直堅信這一點。

「百餘年前,這個組織也是突然出現,在很多地方都出現了血眼。

血眼每出現在一地,都意味著那裡將會寸草不生。」

冉子晉低聲道,這也是為什麼百年前整片大陸都在清剿這個組織的原因。

洛心在百年前正是強盛的時期,而且因為這個組織,洛心損失了一批非常優秀的學生,這也是當年洛心決心滅掉這個組織最重要的原因。

「他們和我們這些魔法師走的是完全不同的兩條路。

正常魔法師想要進行突破,只能夠將魔能累積到一定的程度,在精神力達到合適界限的時候,進行嘗試。

但他們根本不需要這麼麻煩,只要擁有足夠負面的情緒,他們就可以晉陞,他們可以在極其短暫的時間內,從一階進入九階。

醫毒雙絕:魔王的逆天寵妃 所幸這個世界的法則是公平的,他們想要突破九階,需要的代價是難以想象的。」

「但他們當年好像…..」

極品總裁,嬌妻不要太野蠻 唐水瑤忽的想起了什麼,轉眼看著冉子晉。

「百年前,這個組織有一人突破九階。

科雷聯盟三個人口最多的公國被獻祭,

也正是這個人,讓洛心當年的院長陣亡,八王盡歿,四皇不存。」

「現如今他們再一次出現,而且直接襲擊了洛心,他們會不會再一次擁有這樣的存在?」

唐水瑤擔憂的看向冉子晉。

「或許有,或許沒有。

但他們一定擁有與洛心對抗,與整個大陸對抗的底牌。」

冉子晉面容有些嚴肅,血眼組織高調重現,這無論如何都不算是一個好消息。

洛心的研究所,已經將九水庄苑現場出現的那些不似人類組織的碎屍進行研究,目前得到的所有結論,都證明這個怪物根本不可能傷害申公屠。

將申公屠打傷至此的人另有人在,洛心正在搜索這個怪物的來歷,但目前還沒有什麼進展。

「敵在暗,我們永遠都處在被動當中。」

唐水瑤低聲道,無論他們怎麼尋找,都找不到任何的線索,即使真的找到了線索,也只會找到些沒用的東西而已。

「暫時也沒有改變的辦法,只能不斷的提升我們自己的實力才行。」

冉子晉同樣也無奈,但也有些無可奈何。

只有在這個組織進行大動作的時候,才能有機會抓住他們,不然想要逮住他們,不亞於痴人說夢。

此時,距離洛心不遠不近的一條非常普通的小巷。

這裡就是葉昊所在的地方。

「他就在裡面。」

「在這種地方?」

牧陽光回頭看了眼自己走過來的破舊小巷,心中充滿了驚訝,眼前的這間房子,也就只有這大門還能看一眼。

至於兩側的牆壁,似乎風吹一下就會倒塌,完全給不了牧陽光安全感。

「不會有錯的。」

歷軍山似乎清楚牧陽光心中的想法,低聲的確認了一下。

當!當!當!

穩健而有序的敲門聲在下一刻響起,聲音傳的幽遠。

「來了,來了。」

裡面響起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

吱~~

嘭!

大門才打開一個能夠允許人側身而過的空隙,牧陽光才邁步出去,摔門的聲音就已經傳來。

這根本沒有預兆,牧陽光的鼻子被大門結結實實的錘了一下。

「你們走吧,這裡不歡迎你們。」

裡面響起一個冷漠的聲音。

「葉昊前輩,我知道您對於洛心心存怨氣,您可以儘管向我來。

只要能讓您的心中好受一點,我可以做你的出氣筒。」

牧陽光大聲的向著裡面喊道。

「你算什麼東西?」

「在您的眼中,我永遠都是一個晚輩,代表不了洛心。

那我就以一個晚輩的身份求您,如果您不出手的話,戰王就會死掉。」

「我們之間已經沒有任何的情分,他的死活,關我什麼事情?」

生冷的聲音再一次的傳來,葉昊的態度並沒有因為牧陽光的到來而轉變。

「這十年間,您所承受的一切,洛心都有密切的關注。

在您的面前,我歷軍山也算是個晚輩,對於十年前的事情,相信您應該比我看的更加透徹。

在來的時候,冉子晉院長只說了一句話。

這些年,委屈您了。」

歷軍山靜立在門前,門內的葉昊並沒有任何的聲音傳來,似乎已經走掉了。

牧陽光和歷軍山等待了足足十分鐘的時間,門內依然沒有任何的回應。

「打擾了。」

歷軍山知道這一次是沒有收穫了,想要請動葉昊,還需要想一些其他的辦法。

吱~~

門扉開啟的聲音在二人轉身的同時響起,牧陽光有些驚喜的回頭看去。

葉昊那通紅的眼睛,就這麼的顯現在二人的視線當中。

「進來吧。」

「還愣著幹什麼?不進來抓緊滾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