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生氣……嬈嬈有人追,說明她有魅力,至於龍衍,保持警惕就行,提醒我們的人不要太過靠近。」

秦琛沉聲吩咐著,最近一連幾次的事故,讓他對自己勢力也有了一個重新的認識,整個人的氣質也在無形之中變得內斂。

「是。」

「夫人那邊,我這幾天忙完了就會回去,你好生照看著,有事再說!」

「夫人那邊倒是沒什麼大事,那個龍衍的暗衛比我們的人都多,只是公司那邊,QID的股份已經開始下滑了,我們需要出面嗎?」

步步驚婚:總裁的心尖前妻 「多少了?」這次秦琛足足停頓了幾分鐘才再度開口。

QID他掌管了這麼多年,說一點感情都沒那是假的,只是父母的車禍擺在那裡,這麼多年了還沒能查出一絲線索,讓他對那個秦家未免很是失望。

加上爺爺最近越發的偏心他的二叔,更是他心寒。

「百分之2.34。」Ben給出了一個精準的數字。

看似很小,實則已經虧損了數十億了。

「到3的時候再出面。」

他說完,不等Ben回答便已經切斷的電話,遠處的天邊,又飄起了一朵碩大的無比的蘑菇雲!

剛推開門,一個穿著和服的姑娘便出來問好,將眾人領到了包間。

眾人在玄關處脫了鞋,嬈嬈這才發現,這龍衍和玉祁穿的都是那種白色的足衣,非但沒有汗臭,反而還隱隱約約有著清香。

玉祁第一個走到了裡面,直接坐在了靠窗的位置上,透過窗戶,便能看到下面波光粼粼的湖面,倒映著幾家燈火,說不出的嫻靜與安適。

嬈嬈忍不住在心裡暗自讚歎,不愧是米其林三星,周邊的環境都選的這麼好。

「嬈嬈,坐丫!」月如自然的在玉祁身邊坐下,便笑眯眯的沖著嬈嬈說道。自從發現龍衍對陸嬈嬈有興趣之後,她便想要撮合二人。

陸嬈嬈點了點頭,直接挪到了裡面和玉祁面對面,眼睛卻是時不時的看向了外面的世界。

「喜歡那裡嗎?」

「嗯。很漂亮!」嬈嬈下意識的接道,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是玉祁在跟她說話,忍不住又坐直的身子,兩隻手放在膝蓋上,乖巧的如同小學生一般。

玉祁斜靠在牆壁上,榻榻米的房間沒有座椅。他伸出一隻手摩挲著茶杯,紅唇微抿,看似表情淡漠,一雙眼睛卻是從未離開過嬈嬈,好似在欣賞天然的玉石一般,透著安靜,專註。

「那一會吃過飯去看看,月雲,你去訂一下票,我記得那裡是可以乘船的。」

月雲一怔,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

跟了玉祁這麼些年,他對他的脾氣喜好可以說的上是一清二楚,素來玉祁都是不喜歡人多的,可是如今。

她的臉色白了白又白,卻又不能當眾反駁玉祁的話,剖有深意的瞪了嬈嬈一眼,這才開口道:「好的,我這就去看看,只是不知道有沒有船了,都說這裡的船很緊俏的,好像都得提前預定!」

「陸同學,你看看玉教授對你多好!」

嬈嬈沒想到自己只是隨口說漂亮,玉祁便真的讓人去定。當下就紅了臉,這玉教授不是坑她么!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月雲是喜歡教授的,從第一次見面好似就看自己不順眼,此刻玉祁還這般對自己,她在心裡還不把自己罵死。

只是,嬈嬈卻也是個不肯認輸的。

幾次被坑過之後,性格也微微有了些改變。

原先月雲這麼說,她肯定是臉皮薄的立刻就拒絕了玉祁的提議,然而此刻,月雲越是給她眨眼睛,她卻越是不想順了她的意。

「月助教怎麼能這麼說呢?您對我和龍同學也是很好啊!」

「而且,我這還是拖了您的福氣,才能來這裡吃飯。這家餐廳平常來都是進不來的,要提前1個月預約才行呢!」

嬈嬈輕聲說道,身體微微後仰靠在牆壁上,她現在可是個孕婦,都說母親的心情是會影響的到孩子長相的,嬈嬈雖然說不擔心自己和秦琛的基因生出來的Baby會丑,卻也不想平白的去氣自己。

「不……不客氣……」月雲咬著牙說道,越發的對嬈嬈恨意飛漲。

什麼靠著她福氣才能來!這次能訂到這家店,分明是靠著玉祁的身份,傻子都看的出來,嬈嬈還這般說,還好玉先生沒有揭穿他。

「行了,點菜吧,然後你去訂船!」

玉祁放下了水杯,冷聲說道,算是將這個話題終止了。

對於嬈嬈剛才伶牙俐齒的模樣,他都看在心底。不僅不覺得有什麼過分,反而還覺得嬈嬈說話太輕了些。

按道理來講,嬈嬈是玉翡的孩子,那就是玉家的嫡系。至於月雲,只是一個類似家臣的人罷了。

嬈嬈掃了一眼菜單,見上面都是些日文,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她會6國語言,可這日語卻恰好不在其中。

愣了幾秒,便直接將菜單放在了桌子上:「我看不懂,玉教授可以幫忙嗎?」

嬈嬈眨著眼睛,用希冀的眼光看向玉祁,那閃亮的眼神,讓玉祁的思緒一下子就回到了從前。

記憶中,玉翡每每想要偷懶不練功的時候,就會用這種討好的小眼神望著他,他也是次次都會敗下了陣來。

然而這次,卻是有人搶在了他前面。

「我來幫你。」

龍衍輕聲說道,不等嬈嬈開口便一連串報出了一系列的菜名。

如果說是其他人這麼做,可能便會立刻引起眾人的不滿,畢竟這個架勢頗有裝B的嫌疑。

塞外江南 撒嬌BOSS追妻36計 然而龍衍不同,自始至終他都是面無表情的坐在一旁,只是目光偶爾會停在嬈嬈身上,認真卻又不失禮貌。

「謝謝……」嬈嬈聽不懂日文,但是看著玉祁一臉淡笑的模樣便知道龍衍點的沒有錯。

而且在龍衍說完之後,玉祁只是又加了一壺清酒,便讓人出去了。

月雲跪坐在一旁,只覺得自己似乎就是個多餘的。

她不敢招惹龍衍,連嬈嬈也拿捏不了,這種感覺,簡直是讓她分分鐘處於崩潰的邊緣。

「那個……我出去打個電話!」她深吸一口氣,恭聲沖著玉祁說道,果不其然,玉祁連詢問的一絲意思都沒有便擺了擺手。月如粉嫩的站起身子,躬身出了包間。

她的離開,讓嬈嬈只覺得自己的呼吸都變得順暢不少。

主動拿起杯子替兩人倒了茶,在身後的包里摸索起來。

「先生,這是送你的禮物」

「哦?為什麼要送我禮物?難不成嬈嬈是怕我掛你的學分,所以事先想要賄賂我不成?」

玉祁挑了挑眉,一雙桃花眼裡滿是戲虐,手卻是直接將東西接了過來,上好的檀香木散發著淡淡的香氣,不管禮物是什麼,光是看包裝,就得知是用了心。

「哎呀,這是什麼?陸同學這麼有心啊!」

「看盒子就不錯,先生不打開看看嗎?」月如剛劃開大門,便一眼看到玉祁手邊的木盒,頓時就是一怔。

再看嬈嬈的模樣,便覺得裡面不會是什麼好東西。

她可是看過嬈嬈的檔案,很普通的一個千金小姐,還是個不受寵的私生女,又能拿出來什麼東西。

至於嬈嬈的夫家,她也是下了功夫查的,可惜的是還沒看到結果,便被玉祁阻止了。

不過,想想,若是嬈嬈真的是明媒正娶的話,又怎麼會掖著藏著,想到這裡,月雲就更鄙視嬈嬈了。

「月如……」玉祁淡淡的掃了她一眼。

「先生,難道您就不想知道陸同學送你的是什麼嗎?」

「你……」玉祁眉頭微蹙,顯然是已經不大高興了,這女人最近三番兩次的挑釁自己,當真是。

「沒事,先生打開吧。也不知道你喜歡不喜歡!」

嬈嬈輕聲道,朝著月雲投去了一個耐人尋味的眼神。

想要讓自己出醜?她未免也想的太多了。

玉祁見嬈嬈都這般說了,索性便直接拽掉了上面的繩子,盒子打開,一個上好的扳指正安靜的躺在那裡。

白色的凝脂在燈光下閃著幽光。

「嬈嬈……」

不僅如此,在玉石的下面,還放著一個厚厚的本子。

玉祁奇怪的看了一眼。月如卻搶先一步拿了過去,驚咦了一聲。

「手抄經書?」

「陸同學可真是有心了。」

嬈嬈扯了扯嘴角,漫不經心道:「這是從老人那邊聽來的方子,說玉養人,給長輩祈福便要心誠才是。」

「只是嬈嬈的字不好,還請先生不要介意才是。」 「嬈嬈有心了。」玉祁的手指輕輕撫摸著紙張的字跡,暗自感慨著。

明明嬈嬈的毛筆字並不是他教的,可是她寫出來卻是和她的母親一般,在停筆之處都會微微下滑一個小點。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遺傳基因?

玉祁搖了搖頭,只覺得自己也是魔怔了,什麼時候寫字還能遺傳了。

他勾起嘴角,那溫和的笑容在暖黃色的燈光下越發顯得絕美,明明40多歲的人了,偏生如同二十多歲的少年郎,只是眉眼之中多了些許滄桑,這讓月雲如何不心動。

只是對於她來說,玉祁便如同那遙遙掛在天上的月亮,看似盡在咫尺,卻怎麼也觸碰不到。

也就是這次玉祁忽然把她叫到身邊,才讓她依稀間抓住了一絲曙光,只是這份曙光,卻是因為別人而起。

「陸同學可真是破費了,這玉價值不菲吧?」

「不過你現在是學生,還是把精力多放在學習上比較好!這若是來路不正的話……豈不是……」

「不是什麼?」玉祁冷冷的掃了過去,啪嗒一下將盒子合上了。

好好的收個禮物,卻又被人添了堵。

若不是考慮到嬈嬈此刻是個孕婦,不易受刺激和看到不好的,他怕是直接就要讓月雲滾蛋了!

「沒什麼……我只是好奇陸同學上哪找的翡翠,這可是S級冰種啊。」

「有些人喜歡把財露在外面,讓人都知道她很有錢,以為這樣便能受到別人的尊重,也會高人一等。」

龍衍毫不客氣說道,不屑的勾了勾唇:「然而真正的富豪,都是低調內斂的,不是沒錢去裝點自己,而是不屑,畢竟氣質就擺在那裡了。 一世獨寵,商女魔妃 你說是嗎?月助教?」

龍衍說著,眼睛還不經意的掃了一眼月雲的手腕,那隻價值PP的鑽石表。

月雲一怔,臉色微白,卻依舊不肯認輸的假笑道:「那不知道龍同學又給先生送了什麼禮物呢?」

「一點心意,不成敬意!」龍衍輕輕的勾了勾手指,龍二便立刻捧上了一個盒子,說來也巧,但看外表,竟然和嬈嬈的撞了衫,倒是讓月雲又有話了。

「瞧瞧,你們可真是緣分啊,連盒子都一樣。」

龍衍不可知否的瞥了一眼嬈嬈,見她神色正常,才繼續沖著玉祁說道:「先生打開看看吧,應該用的上!」

兩個男人的目光銳利的目光在空中交織著,心中各有各自的算計,坦白來講,玉祁其實是不願意收龍家的禮物的。

原因無他,嬈嬈的生母找不到,陸安自然是沒資格做嬈嬈長輩的。所以實際上,代表玉家的也只能是他,他好不容易才找到自己的外甥女,又怎麼能輕易地就讓她再被龍家給哄過去?

這要是收了禮物,那可就是拿人手軟了。

似乎是看出了玉祁心中所想,龍衍再度開口了:「只是學生的一片心意,還請先生收下。」

他陳懇的說著,語氣倒是比之前還柔和了不少。

玉祁雖然心裡有著自己的算盤,此刻也不好伸手打笑臉人。

「那為師就不客氣了。」

玉祁伸手打開了盒子,裡面立刻傳來了濃濃的墨香,饒是見多識廣的他,此刻也忍不住有些驚訝,黑色的瞳孔微微放大,停頓了幾秒才恢復正常。

「澄泥硯?」

「正是。」龍衍淡然道,倒是月如忍不住自動當起小百科,在一旁替嬈嬈解惑起來。

「山西澄泥硯,出產于山西省新絳縣(古稱絳州),是歷史上著名的四大名硯之一,與端、歙、洮硯齊名。澄泥硯由於原料來源、燒制時間不同而有不同顏色,以「硃砂紅、鱔魚黃、蟹殼青、豆綠砂、檀香紫、為上乘顏色,尤以硃砂紅、鱔魚黃最為名貴。澄泥硯不施彩釉,採用科學周密的原料配方,精心的藥物熏蒸,特殊的爐火燒煉,使之自然窯變,同窯之中的澄泥硯幻變神奇、色彩各異。」

「眼前這塊,看年份已經上千年了。而且還自帶葯香,對先生您的身體那也是大有好處的!」

月如眼中閃過一絲驚喜,甚至隱隱有淚光閃爍。

她就是這樣的一個人,雖然憎恨玉祁對嬈嬈好,憎恨龍衍對嬈嬈好,可是現在龍衍給玉祁了這樣一方硯台,她則是確確實實的感激龍衍的。

「你有心了。」

玉祁心中雖然驚訝,卻也覺得欣喜。雖然說龍家財富無數,可這禮物看起來還是專門廢了心思的,而且自己喜歡毛筆字,喜歡古硯,知道的人並不多。

「先生不嫌棄就好。」

龍衍眼中一片淡然,如同他送出去的不過只是路邊的一盆花一般簡單。

嬈嬈不知道這千年古硯的價值,不過看到玉祁眼底的笑意便知道她這位龍同學是討先生歡心了。

她倒是也想送玉祁這麼珍貴的東西,只是並沒有那麼多錢。那塊玉石還是秦琛叫人幫她準備的,說起來,她那份手抄經倒還真的是有些寒酸了。

不過嬈嬈卻也不氣磊,隨著她在秦琛身邊呆的越久,她便知道這世界上還有很多優秀的人,很多人都比她有錢有勢的多。

她無攀比之心,只想守得自己的小家。

「吃飯吧,這裡的刺身很不錯,嬈嬈多吃一些。」

「至於酒,阿衍陪我用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