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白。」韓冰點點頭。

倆人陷入沉默,半晌,韓冰率先開口:「青伶,你應該能夠理解,當年我做出那樣的事,也是因為我對你的感情,就算你恨我,你也應該能夠明白我的心意,不是嗎……」

青伶回過頭,狠狠瞪了韓冰一眼,使得韓冰後面的話生生地咽了回去。他這才反應過來,青伶剛剛對自己的態度僅僅是假像,而每一次,當青伶表現得不那麼冷漠,總是能夠使得韓冰感覺到一絲希望的曙光。

「唉!」韓冰重重地嘆息一聲,臉上露出哀傷。

青伶沒有說話,抬起腳步,向自己的房間走去。韓冰在後面一直目送著她,直到她消息在視野之中。

「師尊?」

韓冰一愣,剛才太過入神,居然連柳月來了他也沒有任何感覺。

「師尊,不要看了。」柳月嘟囔道。

韓冰老臉一紅,轉身望向柳月。

「越來越不像話了,敢這樣跟為師說話了。」

「人都已經進去了,還盯著她的房門不放。」柳月有些委屈道。

「你——」韓冰正欲發作,但最終還是忍住了,「回去。」

說完,韓冰背起雙手,氣呼呼地走了。

神級兌換系統 在他身後,柳月俏臉微紅,待韓冰走遠后,她狠狠地一跺腳,朝著青伶房間的方向狠狠地瞪了一眼,這才不甘心地向著韓冰跑去。

第二天一大早,接到傳音玉簡的皇室使者就已經趕到了。當他們看到韓冰交給他們的整整三十枚化尊丹,並且一一驗貨后,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交易已經完成,我想,韓某也是時間離開了。」韓冰說道。

「真不知道該如何感謝前輩!」紅髮男子一臉激動,「前輩如果不著急的話,何不在東辰國多住一段時間,由我等好生款待?」

「不了,多謝皇子美意,韓某一行還有要事在身,恕不能久留。」韓冰禮貌地回應道。

「前輩,父皇正在閉關,不日即將出關,到時候,他老人家一定會專程前來拜訪致謝。」

「太客氣了。真不需要。今天中午,我們就該啟程了。」韓冰婉拒道。

紅髮男子神色惋惜,道:「既然如此,還望來日有機會,能夠盼得前輩再來東辰星作客。」

「那是自然。」韓冰點頭。

幾人再度寒暄一陣后,紅髮男子無奈之下帶著眾位隨從離開了。在離開的時候,韓冰看到,那名嫵媚的女子還不時地回過頭來,一臉幽怨地望向自己。

韓冰內心苦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一點惹上了這個女人的注意,如果把這個女人換作青伶,那該多好。

快到中午時分,所有人都集中到了韓冰所在的大廳。東辰星短住,馬上就要離開,沒有什麼不舍。

韓冰簡單的收拾一番,紅髮男子帶著一大隊皇室高層前來送行,一路上千恩萬謝,臨了還塞給韓冰一個儲物袋,說是額外的禮物。

星際羅盤化作一道流光,悄無聲息地鑽入罡風亂流當中。

羅盤內,眾人聚積在大廳。

韓冰在各個密室轉了一圈,將每間密室的聚靈陣法上補充了新的靈石。

「可以進去了。」韓冰說道。

「多謝韓宗主。」眾人紛紛致謝,經過這些年的接觸,就連暴風城的一些人,也是對他生了不少好感。

韓冰點點頭,來到青伶身前,輕聲問道:「我可以跟雅婷說一會兒話嗎?」

青伶猶豫少許,目光轉向一旁的大女兒,雅婷嬌軀一顫,不由自主地向青伶身後躲了躲。她還從來沒有正式跟韓冰有過交流。

「以後再說吧。」青伶從雅婷身上收回目光,對韓冰說道。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新的征程才剛剛開始,下一次著陸,還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韓冰看到眾人還沒有走,環視一周,轉移了話題,化解了尷尬。

說完,他轉過身,默默地向著自己的密室走去。 10萬極品靈石,看起來很多,但是經過韓冰的計算,就算是全部用作星際羅盤的燃料,也只能支持大約500年。

星際旅行,的確是一項需要花費巨資的工程。這也是韓冰當初為何沒有將羅盤內20個艙位全部用完的原因,再多一個乘客,對於星際羅盤的負荷將會更大。

韓冰來到密室,他的臉色有些不太好,長時間高負荷的煉丹,對靈魂力量和體內靈力消耗都非常大,冰魂中的邪煞之氣又有抬頭的趨勢。

好在密室內靈力充足,調息之下,他感覺舒服了一些。

青伶沒有直接回到密室,而是找到柳月,遞給她一個儲物袋,裡面裝了五萬極品靈石。到現在為止,青伶已經分幾次累計提供了7萬極品靈石用於維持星際羅盤運行。她手裡的靈石也不多了。

「這些靈石,一是算作路費,另外的,就算作是向他換取化尊丹的報酬吧。」青伶語氣平淡地說道。

「那我就收下了。」柳月沒有推辭,青伶沒有直接交給韓冰,而是給了自己,這令她有些詫異。

青伶說完,轉身離去。

柳月看了她一眼,不再理會,向著駕駛艙走去。她與青伶,也沒有什麼話說。

離開東辰星,星際羅盤度過了一段漫長的荒蕪星空。羅盤四周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

一個月後,韓冰從密室內走出,他體內靈力已經恢復,來到駕駛艙,他盤膝坐下,目光靜靜地望著前方窗外的夜空。

「韓宗主,行程一切正常,您不必擔心。」一旁負責操縱星羅盤的陳堂主說道。

韓冰轉過頭,看了他一眼,輕聲道:「你辛苦了,回密室休息吧,我在這裡守著就行。」

這個王妃愛逃家 「這——」陳堂主一愣。

「去吧,你的修為即將化元,這段時間,還是抓緊閉關吧,沒有叫你的時候,不要出來。」韓冰說著,將一隻玉瓶遞給他,「這裡面有一枚化元丹。」

「多謝宗主!」陳堂主激動地收起玉瓶,恭敬抱拳,轉身離去。

星羅盤的操作並不複雜,在設置了路線之後,便可以自動行駛,只不過隔一段時間便需要更換靈石。

韓冰映身出星圖,目光在一顆顆大大小小的星球上掃過。

400多年的旅行,距離他的家鄉月神界,還剩下極為遙遠的路要走,在星圖的最北邊,韓冰設想著月神界的所在,眼中閃過一絲複雜。

月神界,他一直想著要回去,返回韓家,那裡有他的根,有他的親人。可是,這樣回去,會不會再次引起月神界皇族的圍殺?況且,他還明目張胆的帶著噬魂杖。

「還剩下2400年,這一路上,修為必須再次突破,否則,自己很有可能在踏入月神界的下一個瞬間,便招來無盡的殺戮。」韓冰低下頭,默默地想。

許久后,韓冰收了星圖,神識探查體內。冰魂之上,六道封印還剩下四道,這剩下的四道封印,一道比一道強悍。想要突破至化尊,必須再次衝破一道封印。

韓冰凝望著這些封印,內心百感交集,有恐懼,但更多的還是渴望。

封印突破,預示著冰魂的邪煞之氣會釋放得更加兇猛,這對於韓冰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挑戰,但是如果封印不破,他將無法突破至化尊。

在強者如雲的月神星界,化聖修士並不太起眼。一萬多年以前,月神界界王何慕雪便已經是化尊後期大圓滿。而那位親自將韓冰送入噬魂杖的皇子何風,也已經達到化聖後期。

一萬多年過去,韓冰可以想像,如今他的敵人的實力必然已經達到恐怖的程度,如果他沒有足夠的修為,回去也只是白白送死,而且還極有可能,再一次地連累到自己的家族。

韓冰收回神識,目光再次轉向窗外的夜空,偶爾,會有一些明亮的光點掠過,星羅盤的速度極快,那些亮點,就是一顆顆修真星。

韓冰在駕駛艙內,一坐便是三十年。

他幾乎一動不動,除了偶爾會將一枚靈石塞進星羅盤的能量之眼中。

這一天,韓冰依然目視前方,平靜如同往日,身後突然傳出聲響,一道密室之門打開。韓冰神識一掃之下,目光大亮,隨即猛地轉身。

大廳之中,雅婷剛剛從密室走出,她剛剛突破了化元,心情舒暢,正打算出來走幾步,卻是猛然發現駕駛艙內緊緊盯著自己的韓冰,她身軀一顫,呆在原地。

兩人四目相對,雅婷很快便移開目光,臉色微紅,頗為尷尬。

「雅婷?」韓冰輕喚一聲。

雅婷抬起頭,略一遲疑后,緩緩點了點頭,「我是雅婷。」

「不介意的話,過來坐一會吧。」韓冰起身,聲音柔和地說道。

雅婷緊咬下唇,猶豫少許后,再次看了韓冰一眼,緩緩抬步,向著駕駛艙走去。

「過來。」韓冰臉上堆滿笑容,他的目光,一刻不停地盯在她的臉上。

待雅婷走到駕駛艙門口的時候,腳步變得更加猶豫起來。

「來看看這外面的星空。」韓冰轉過頭,指著前方的黑夜,柔聲說道。

聽到韓冰的話,雅婷感覺身體放鬆了一些,走進了駕駛艙。她沒有說話,只是順著韓冰所指,望向前方的黑暗中的星點。

好漂亮!雅婷內心讚歎,雖然她從自己的密室窗戶,也能看到夜空,卻是沒有在這駕駛艙一般視野寬闊。

「恭喜你,終於突破了。」韓冰望著雅婷,盡量使自己變得富有親和力。

「嗯。」雅婷輕嗯了一聲,目光並沒有移開星空,她不敢去看韓冰的臉。

病嬌重生守則 「妹妹怎麼樣了?她突破了嗎?」韓冰思維飛快地運轉,想找到一些可以聊的話題。有了之前與雅然的交流,他現在已經非常注意自己的言辭,生怕再一個不慎把這個姐姐也嚇跑了。

「她還沒有吧,不過應該也快了。」雅婷回答道。

「嗯,只要你們平平安安,快快樂樂便好。」韓冰微笑道,「你們姐妹倆都是那麼漂亮,資質也好。」

「您——怎麼會在這裡開船?」雅婷轉過頭,突然問道。

「哦,閑得無聊,出來散散心,這裡風景這麼美,看上幾眼,可以使人心情平靜。」韓冰內心一喜,女兒居然主動找話題,這讓他頗為激動。

他以前便從王玲口中得知,自己的兩個女兒,小女兒任性跋扈,而大女兒卻是文靜得多,也更加善解人意。

此番看來不假。

「靈石還夠用嗎?」韓冰問道。

「嗯。」雅婷點點頭。

韓冰啞然一笑,這一問簡直就是多餘,身為暴風城的公主,青伶肯定不會在靈石上虧待了她們。

「聚靈陣法如果失效了,只要在每個陣眼之上,重新換上新的靈石便可。」韓冰說道。

「我知道。」雅婷說道:「不過,母親說了,要節省靈石。」

「哦?」韓冰一愣,隨後微笑道:「傻孩子,不用你節省,我這裡還有很多。」韓冰說著,便要去掏納戒。

「不用了。」雅婷連忙說道。

韓冰手上一頓,說道:「如果不夠了,就及時跟我說,千萬不要客氣。」

雅婷沒有回答,她的頭再次轉向正前方的窗外。

「月神界,是五級星界,修真資源比落日星暴風城,要強上太多,在那裡,你的修為會突飛猛進的,要不了多久,你將成為新一代的強者。」韓冰繼續找話題。

雅婷沉默許久。

「我想知道,當初,您為什麼要那樣對待母親。」她輕聲道。

韓冰內心一顫,這個問題,由自己的女兒問出來,他難以作答。

「我知道,她一定非常恨我,你們也一樣,」韓冰長嘆一聲,眼中閃現悲哀,「我愛你的母親,一萬多年前,在月神界的時候就愛上了好,只可惜,我卻從來沒有走進過她的心裡。那樣做,也許,正是因為我想要佔有她。」

「其實,我與她的恩怨糾葛,遠不是一句兩句話就可以說得清的……」韓冰繼續說道。

「你有沒有過後悔?」雅婷轉身望著韓冰。

韓冰沉默少許,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要說歉意,倒是有,但是我卻不後悔,你還小,理解不了。」

「我是理解不了,但我也是女人,有一點我可以相信,無論出於什麼樣的目的,你那樣做,都是不能被人原諒的。」雅婷說著,眼角竟然閃出一絲晶瑩。

「是的。」韓冰不敢辯駁,「所以,你們要恨我,我沒有怨言,即使你們這一生都不接納我,我也不敢說什麼。」

「那麼,你感覺,這些年,我母親對你,是否有哪怕是一絲的好感?」雅婷流下一滴眼淚。

「沒有,她恨不得殺了我。」韓冰面色痛苦,無奈地說道。

雅婷眼淚止不住的流下。

「已經過去的事,無論做什麼,都是彌補不了的,不過,我還是要感謝你,如果沒有你,便沒有我和妹妹的出世,是你把我們帶到了人間。」

「你不要這麼說。」韓冰從納戒中取出一枚手絹,顫抖地遞過去。

「不用。」雅婷看了那手絹一眼,咬牙說道。

這手娟,還是柳月的,他一個大男人,怎麼會有這種東西。以雅婷的聰慧,自然很容易便從其上聞出了女人的氣息。

「這手絹是……」韓冰意識到了失誤,想解釋,卻是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沒什麼事的話,我回去了。」雅婷擦乾了眼淚,語氣顯得有些生硬。

她的話剛說完,便不再理會韓冰的挽留,頭也不回的走了。

韓冰獃獃地站在原地,右手緊緊地攥著手絹,許久之後,輕嘆一聲,百密一疏,他暗罵自己蠢到了極點,好不容易與雅婷之間建立的那一點好感,也許會因為這個手絹的誤會,猶如在傷口撒鹽一般。

嘭地一聲,是密室門關上的聲音,伴隨著這個聲音,韓冰身體一抖。

整個星際羅盤內部,陷入沉寂,只有呆立在原地的韓冰。對於青伶、還有兩個女兒,韓冰的心裡開始湧現出一股深深的絕望。

星際羅盤一抖之下,速度慢了下來,這才將他驚醒。韓冰回過身,將一枚極品靈石塞入能量孔內。

新的靈石補充之下,星際羅盤速度很快恢復,平穩地穿梭在星空之中。韓冰再次盤膝坐在地上,調息之下,漸漸地使得心情平穩下來。 又是幾十年過去,韓冰依舊在駕駛艙中堅守。

這幾十年中,除了柳月以外,再沒有人從密室內走出。韓冰幾乎每隔三十個時辰,就需要將一枚極品靈石塞進能量孔。

柳月在陪伴韓冰一年之後,在韓冰的要求下,返回了密室。

韓冰在靜坐中,雖然沒有刻意去吸收靈力,但是他的身體,依然在自主的接納周圍的靈力,大廳之內,同樣設置有聚靈陣法,雖然比不上密室的效果,但也非常濃郁。

日子一天天度過,沒有白天與黑夜之分。

在韓冰獨自駕駛星際羅盤的第二百個年頭,星際羅盤衝進了一片亂石區域。這裡,星空中瀰漫懸浮著數不清的亂石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