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希望今天能有所突破。」段凱坐回到辦公桌後面。

齊娟夾著文件袋,款步姍姍走進拱門。

簡繁動若脫兔,從沙發上站起來,「齊主任來了,等我消息。」簡繁拎著包跑出去。

段凱搓了搓臉,這個簡繁妹妹真有意思,衝勁無限。

齊娟剛在辦公室中坐好,辦公室的門就被簡繁敲響了。

「進來。」

「齊主任。」

齊娟翹首抬眉,「把解決方案的文檔打開,我看完再討論。」

「好的。」簡繁急忙將筆記本電腦打開,調出文檔,放在齊娟辦公桌上。

簡繁掩飾著內心的緊張,走到飲水機前將飲水機加熱開關打開,隨意坐在一把椅子上等著水開。

水燒開的提示燈亮了,簡繁接了一杯水,靜靜地等水變涼。

簡繁轉向齊娟,揣摩著齊娟的表情,卻窺不出齊娟一絲一毫的內心想法。

「這套系統什麼時候可以上線應用?我需要一個期限,我還要協調供應商方面進行系統調整。」齊娟將筆記本電腦推開,拿起筆在一個記事本上記錄了一些關鍵詞。

簡繁內心激動,迅速坐到齊娟對面。

「齊主任,需求解決方案全部簽字確認后,我們就著手開發系統補充功能,測試后就可以上線試運行了,具體時間表待計劃作出后發給您。」簡繁儘力控制著語速,不能顯得太急迫。

齊娟將記事本合上,「把採購環節的需求確認書拿來,我先把字簽上。大流程我看了,沒什麼問題,具體細節你去找李小蘭再把握一下。」

「好的。」簡繁將需求確認書從包里拿出來,平鋪在辦公桌上。

齊娟拿起筆,拔下筆帽,揮筆簽上自己的名字,「簡繁,我今天之所以簽字,主要是看好你。」

「哦。」看著齊娟的簽名,簡繁心裡美開了花。

「這個系統已經不單單是我們自己用了,我還要說服供應商配合,進行系統改造。所以我絕對不允許出錯。你要把這個系統給我盯住了。」

「好的,齊主任。」

「有什麼問題隨時給我打電話。」

「嗯。」

簡繁走出齊娟辦公室,笑逐顏開。推開段凱辦公室的門,故作愁容,「沒有成功。」

段凱一愣,隨即微微一笑,「騙人了吧。即使真的沒成功,在我面前,你也不會如此愁眉苦的臉。裝的太不像了。」

「哈哈。齊主任簽字了。」 黎所當婚,總裁老公深寵 簡繁一改愁容,歡欣若狂。

「看把你高興的。」

「當然了。我馬上告訴劉經理。」

簡繁給劉博打電話通報了喜訊。

歡喜過後,簡繁端過段凱倒好的茶水,抿著嘴,緊鎖眉頭。

「想什麼呢?」段凱奇怪地看著簡繁,心情變得太快了,剛才還是開眉展眼,一秒鐘變成愁眉不展了。

「沒什麼。還有好多工作要做。」簡繁想起齊娟的囑託,如果系統不能成功上線,真是要無地自容,愧對齊主任了。

「你不是怕工作多的人,別裝了。」段凱打趣簡繁。

「嘻嘻。」

「我聽說,你們集團的程序設計大賽,你得了特別獎。太讓我佩服了,你現在是一顆小明星了。」

「沒什麼?我回項目組了。」簡繁可不想再想那些不愉快的事,提起這個獎項,簡繁反而一臉黯然。

「太謙虛了吧。我去見劉博,一起走吧。」段凱不知道簡繁為什麼拒絕談論所獲獎項,換了別人,一定會饒有興緻、滔滔不絕的進行炫耀。

簡繁通過自己不懈的努力終於在項目工作中取得了突破。在接下來的日子裡,簡繁每天將自己陷在工作中,絲毫不敢馬虎。在補充功能開發之前,確保每個細小的需求都準確無誤。

工作和生活看似已經踏上了平靜、順利的軌跡。然而,平靜終被打破。

對所有試用員工來說,再好不過的轉正消息,在簡繁這裡卻變成了燙手山芋。

「卓經理剛才來電話,問我是不是有緊急的工作安排給你做了,為什麼還不見你回公司?」

劉博很奇怪,很多人都想躋身於雲T這種福利待遇好的大公司,為什麼簡繁對轉正一點也不熱心呢?「試用兩個月就轉正的員工不多,是不是有什麼顧慮?如果不喜歡在雲T工作,簽了勞動合同也可以隨時辭職的。」

「哦。」如果簽了合同后,幹不了多長時間就辭職,還不如現在就辭職呢。否則,太不講誠信了。

「劉經理,我想。」簡繁吞吞吐吐,應該告訴劉博自己想辭職的事。

「簡繁,怎麼了。你先等我一下,回來再說。」

還是第一次見簡繁這麼不幹脆,劉博已經感覺到簡繁要說什麼了。走出辦公室給卓瑞澤打電話,「卓經理,你讓我關注簡繁。今天,簡繁情緒不太對,估計想要辭職。」

「好,我知道了。」卓瑞澤輕呼一口氣,幸好早有準備「劉博,我準備將簡繁從項目上調回公司工作一段時間。」

「好的,沒問題。一個女孩剛來公司就上項目,確實很難找到歸屬感。要我通知她嗎?」

「不用,我一會兒親自打電話。」

卓瑞澤放下電話,拿起桌子上早已經準備好的一份文檔。自尊心很強的人,不會輕易被說服。只能找個有挑戰性的任務給她。

卓瑞澤將文檔又看了一遍,囅然而笑。簡繁的個性很像我,只有被期待才會活得精彩、活得旺盛。

簡繁的手機鈴聲響起,「卓經理好。」

「我跟劉博說了,暫時調你回公司。有一個任務交給你,這個任務我已經衡量很久了,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人選,所以一直放著。我希望你能幫我將它完成。」

「哦。是什麼任務呢?」

「回公司后,我們再詳細討論。要不要公司給你派車,接你回來。」

「不用,我自己回去就好。」

「好,明天上午我在辦公室等你。」

「好的。」

簡繁接聽卓瑞澤電話后,什麼辭職,什麼與公司簽訂合同的事都被拋到九霄雲外去了。卓經理要讓我完成一個什麼任務呢?莫名的興奮,好期待呀。 北京的九月,炎熱仍然堅守著不願離開,沒有一絲的涼意。

蔣帥在一座辦公樓里指導武志風的幾個技術人員進行布線操作。西向的房間里悶熱無比,蔣帥的頭髮一縷一縷的沒了生機,襯衫緊緊貼在身上,透出健美精緻的背部。

武志風抬著一箱礦泉水從樓下上來,「帥子,喝點水,辛苦你了,最近一個月總是無休無止的打擾你。 國色天香:異姓王爺俏皇妃 等這個工程款下來,咱們分。」

蔣帥一口氣喝了半瓶水,「說什麼呢?我如果在乎錢就不幫你了。」

「好吧,朋友之間不說這些。讓他們先干著吧,咱們去附近的咖啡店休息一會兒。有問題,他們會給你打電話的。」武志風不忍蔣帥泡在汗水裡,感激之情更甚。

「不去了,有事情做反而好。」蔣帥將喝乾的礦泉水瓶扔回箱子里。

很久沒有見到簡繁了,不想去打擾她,可是如何能輕易放下?總是不自覺的想到簡繁,她還會想起我嗎?即希望她把我忘了,又希望她不要把我忘了。幸好簡繁一心忙於工作,韓聰每天也是形單影隻的,感到些許的安慰。就這樣,日復一日,心裡空空的,痒痒的。多虧武志風這裡有很多事可做,否則真要瘋掉了。

「走吧,我還有事情跟你說。」武志風將蔣帥手中的測線儀搶過來,丟在工具箱里。

「好吧。」

走進咖啡廳,蔣帥愣了一下,腦海中浮現簡繁可人的面容,耳邊響起簡繁關切的聲音,『那邊空調口,別吹著,坐這邊吧。』

蔣帥輕嘆一口氣,內心無力,難以抵禦對簡繁的思念。

「帥子,請坐。」

蔣帥像一個頑皮執拗的孩子,有意坐到一個空調口下方。簡繁,別怪我不聽你的話。

「帥子,有件事我認為還是應該告訴你。」 歸途的路 武志風點了兩杯咖啡,面露尷尬的神情。

「什麼事?」

「閆敏創辦了一家公司。」

「嗯。」蔣帥沒有心思理睬閆敏的事。

「韓聰是法人,你和閆敏是股東。」

「韓聰是法人?我是股東?不可能,如果有此事,韓聰不會不告訴我的。」蔣帥質疑。

「公司執照早就下來了。剛才我來的時候,閆敏已經在簡單的裝修辦公室了。就在我的公司樓上。」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開玩笑。再說了,沒有我的身份證和簽名,他們怎麼能夠冒我的名呢。」蔣帥不相信韓聰會瞞著他,在這麼大的事情上擅自做主。

「我聽小菲說的。閆敏怕你拒絕,所以和韓聰一直瞞著你。身份證和簽名我就不清楚了。」

蔣帥回憶了一下,難道?一次,韓聰說要申報什麼科技獎,那上有我的簽名,第二天他又要去我的身份證,說提交申請表時要看原件。

「帥子,我想說的還不是這些。閆敏為了韓聰同意與她合辦公司,當初找我布置了一個局,簽了一份軟體開發意向書。其實,那家根本沒有什麼軟體需要開發,所以。我覺得還是要告訴你,你心裡有個準備。我答應閆敏不告訴韓聰的,她說她會想辦法拿到真正的開發合同。」

蔣帥渾身一陣發冷,撐著桌子站起來,「志風,謝謝,我知道了。我先回學校了,布線上遇到什麼問題,我明天再來解決。」

蔣帥迅速回到學校,心中郁堵。韓聰,你個笨蛋,一再受閆敏的蠱惑,現在終於掉進閆敏的圈套里了。

韓聰正從機房中走出來,撫著額頭,心裡裝著太多負擔,很壓抑。

「帥子,我正想找你,去那邊說。」韓聰迎面遇到蔣帥,看蔣帥的神情,應該是都知道了。

蔣帥輕嘆氣,跟著韓聰走過去,「什麼事,說吧。」

「帥子,怎麼說呢?」韓聰猶豫。

「我替你說吧,中關村每天新成立的公司如雨後春筍,每天倒閉的公司也如流星雨一般數不清楚。現在出現了一家公司,法人是你,我莫名其妙的成了股東,這些沒什麼。可是這件事是由閆敏一手主導的,就很令人擔心了。」蔣帥背對著韓聰,不想令韓聰太難堪。

「帥子,事情發生的太突然。」

蔣帥側過身,不想給韓聰壓力。

「閆敏忽然找到我,說姚菲那裡有一單工程需要和軟體開發一起談才能接下來。我就去幫她談了,確實談下來了,還簽署了一張軟體開發意向書。姚菲和閆敏建議我成立公司,因為甲方一直催著我簽合同,所以我就同意了。帥子,這件事每一步推進得都很快,所以。」

「最後簽合同了嗎?」

「沒有。甲方的需求有變,我們還在等。」

蔣帥笑了笑,等吧,那個合同永遠也簽不了。

「註冊公司的事你也沒有和簡繁商量吧。」蔣帥看著遠方,神情淡然,盡量壓抑著心中的憤怒。

「是的。我一直很不安,不知道如何跟簡繁說。我曾經答應她,盡量不和閆敏來往的。」

蔣帥揉了揉太陽穴,頭越來越疼了。心也疼的不得了,韓聰內心感到不安又如何,還是忽視了簡繁,「然後呢?為什麼把我攪合進來。」

「帥子,首先因為成立公司至少需要三個股東,最重要的原因是只有與你一起合作我才覺得踏實。時間緊迫,我很難說服你,所以出此下策。如果你實在不想參與,股份也給你留著。」

蔣帥無奈的笑了笑,「還有一個原因吧,讓我幫你說服簡繁。」

「是的。閆敏看出來我因為簡繁猶豫不決,她說只要你參與進來,簡繁就不會怪我了。」

蔣帥仰起頭,眼眶熱熱的。簡繁,我哄你、勸你、守護著你,守護著你對韓聰的感情,心甘情願讓你離我越來越遠。可是韓聰呢,張口閉口都是閆敏。

「帥子,你沒事吧。」韓聰見蔣帥面色越來越難看,「額頭好燙,你發燒了還是中暑了,我陪你去校醫院看看。」

「不用,小感冒。」

韓聰的手機和呼機同時響起。

韓聰接聽手機,「哦,閆敏,好的。辦公室裝修,我沒什麼太多意見,你看著弄吧,簡單點不要太複雜。是我的呼機在響,沒關係,一定是簡繁,只有簡繁才呼我,其他人都直接打我手機了。」

韓聰將呼機聲音關掉,「呵呵,是的,簡繁有時就是很固執。 我在動漫里撿尸體 還有什麼要商量的,你說吧。哦,這些你自己定吧,我沒什麼意見。好。我馬上過去看一下,辛苦你了。還有,」

蔣帥盯著韓聰,與閆敏的通話沒完沒了,知道簡繁呼你,還不理睬。簡繁不直接打你的手機,還不是因為不想打擾你。可是在你眼裡,卻是固執,還任由閆敏評論簡繁。太可惡了。

蔣帥將韓聰的手機奪過來,掛斷。

「帥子,」韓聰正想發作,看蔣帥的神情,瞬間明白了蔣帥掛斷電話的原因。

「好了,帥子。我馬上給簡繁回電話。」

韓聰撥通簡繁手機。

「簡繁,今天回公司?好呀。注意安全。我晚上有事,不去看你了。我最近比較忙,後天周六是你生日,我再陪你好不好?好,就這樣。我先掛了。」

韓聰掛斷電話后,看著蔣帥,「簡繁今天回公司,我有點緊張。我要怎麼跟她說呢?」

「簡繁過完生日再告訴她這些吧。」

「好。帥子,我要去看一下辦公室的裝修情況,還有很多事要商量,你要不要一起去?」

「我頭疼得厲害,我回宿舍了。」蔣帥漠然的從韓聰身邊走過。

蔣帥回到宿舍,吃了幾片葯,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簡繁,你真厲害,不聽你的話,馬上就讓我嘗到苦頭了。拿起床頭的一本書,翻開,簡繁的一根髮絲柔韌於書頁間。回想與簡繁相處的一幕幕,蔣帥漸漸睡著了。 簡繁拉著旅行箱站在公交車站等車,公路上揚起的塵土不時撲向簡繁,汽車的轟鳴聲不絕入耳。

手機「嘟嘟」響起,何艾依的電話。

簡繁拉著行李箱走到公交站台一側,相對安靜的地方,「艾依,這麼巧。我正在等車準備回公司,你給我打電話什麼事。」

「簡繁,你在哪裡?我開車來接你的,可是我迷路了。」何艾依在那邊焦急的喊著。

「你來接我?」

「何經理派我來的。你等著我,我再找人問問路。」

簡繁看著掛斷的手機莫名其妙,卓經理問我是否需要公司派車,我拒絕了。何經理派艾依來接我,何經理是誰呀?艾依在公司做文秘工作,也不是司機呀。好奇怪,在這裡等著吧。迷路了,這附近我也不熟悉,艾依,只能靠你自己了。

等了將近一個小時,何艾依終於將車平穩地停在簡繁身邊。

「簡繁,上車。」

「艾依,我坐公交車現在恐怕都進市區了。我服了你,爬過來的吧。」簡繁一臉茫然的看著何艾依,還真是何艾依開車。

你來成全我的幸福 「哈哈。坐好,我啟動了。我的特點就是開的慢,但是開的穩。放心,安全有保證。」何艾依目視前方,一絲不苟。

簡繁看著一輛輛超越過去的車輛,哈哈笑,「你真逗,我們不會半夜才能到宿舍吧。不會有交警罰超慢吧,你這是嚴重影響交通呀。」

「我拿本拿的早,一直沒摸車。你別取笑我了。」

「哪個何經理派你來接我的?」

「何佳宇呀,他現在是業務拓展部經理。事業部已經成立快一個月了,你在項目上太閉塞了。」何艾依雙手緊握方向盤,瞟了簡繁一眼。

「哦。你怎麼會去他部門呢?」

「何經理去人力資源部點名要我的,去他部里做文職工作,基本工資上調了,也不是很累。」

「哦。」簡繁不想多談何佳宇,早知道是何佳宇派車接我,我才不等呢。

「這周,何經理談成了一個大單。今天部里慶祝,何經理本來也邀請了劉博他們,可是劉博他們沒時間。從劉博那知道你要回公司,馬上就讓我來接你了。我總算在下班前趕到了。」

「哦。」

「現在部里做市場的人居多。何經理說聘你為業務拓展部的兼職技術顧問」

「我恐怕不能接受。」簡繁嘟著嘴,本來心情很好,現在一點好情緒都沒有了。

「這個部門被何經理管理得井井有條,很舒服的。何經理帶著市場人員出去接單,然後外包給其它事業部,或者外包給其它的小公司。」

「艾依,你別勸我了,我不想和何佳宇走得太近。」簡繁認為還是跟何艾依說清楚好。

「簡繁,我了解。何經理長得太帥太美了,還頂著駙馬的頭銜。誰和他走得近,誰都要被質疑居心不良、目的不純,我尊重你。不過,我不在乎,我覺得很好,跟賞心悅目的花樣美男一起工作心情舒暢。」

簡繁微微一笑,何艾依想怎麼理解就怎麼理解吧,「艾依,我今天晚上不想去參加你們部的慶祝會。」

「那好吧。我就說沒接到你,這次只當是練車了。以後,我隨時都可以跟公司申請車,真是太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