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個人,天生的八字相衝啊。一見面,就是互相嘲諷的節奏。

眼看著就要擼起袖子幹起來了。

然後就雙雙被一旁站著的雛田一臉惱火地鎮壓了。

好吧,這個場景似乎似曾相識來著?

櫻被白眼妹子拎起耳朵,和寧次排排坐接受訓話的時候,突然覺得這一幕好像在哪裡見過。

——是的,就在第五十四章。

「……總之,你們兩個給我好好相處!今天是來辦正事的!」雛田沒好氣地說道。

嗯,正事要緊。

話說回來,雛田剛說出到冰分身時,櫻已經反應過來了。

突破口確實是冰分身。

具體一點,應該說是醫用研究型冰分身探坑法。

正如我們在前文中所提到,研究經脈系統中的穴位,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

很多穴位,在身體中起著重要的作用,貿然以錯誤的方式打開它往往會導致嚴重的後果,甚至致使施術者死亡。

這就是為什麼涉及到穴位的禁術只有八門遁甲一種;這種禁術是踏著前人的屍骸才踩出一條羊腸小道來的。

當然,如果捨得犧牲大量精通查克拉操縱的忍者,那麼再研究出另外一套八門,或者七門、九門遁甲,那也未嘗不可。

畢竟,八門遁甲只是很多種可能中的一種。

雛田是看到櫻之前用冰分身來做危險性很大的實驗時產生的靈感。

醫用研究型的冰分身,跟其他的分身不一樣,它幾乎完全地復刻了本體的一切,當然也包括了穴位。

於是雛田很自然地想到,可以用冰分身代替本尊去做開啟穴位的實驗,把當年她和櫻未完成的實驗繼續下去。

櫻也是馬上意識到了,這種送死的事情,確實很適合冰分身去做。

她沉吟片刻,說道:「雛田,我知道你的意思了。用冰分身來實驗穴位,確實不失為一個好主意。」

她又回想起了當年令人豪情萬丈的「那個計劃」。

「那麼,『北斗神拳』計劃正式重啟!」

北斗神拳計劃,其實跟那個「北斗神拳」關係不大。

之所以取這個名字,是因為在她們的計劃中,這個體術只會開啟七個穴位,比八門遁甲少一個。

八門遁甲開啟后增幅的查克拉太過迅猛,不適合她們這些需要精細控制查克拉的柔拳忍者使用,所以,需要另起爐灶開發一套新的。

像八門遁甲這種忍術的原理並不複雜。

穴位相當於人體的限制器,限制並控制著查克拉的轉化,以避免肉體的力量過度轉化為查克拉,從而導致身體受到傷害。這就跟人體限制著肌肉的最大力量以避免受傷是一個道理。

開啟穴位之後,肉體轉化的查克拉量會驟然增多,從而施術者戰鬥力大大提升,但這是以加大身體負擔、損害身體為代價的。

以八門遁甲為例,八個門全打開時,即使一個下忍也能獲得影級的力量,這確實是非常客觀的增幅,但是,開啟第八個門的人,就算什麼都不做,也會很快死去。

當然,對於阿凱這種體術型忍者來說,由於身體素質極高,開啟前幾門對他的傷害微乎其微。

除此之外,八門遁甲這樣的禁術,還有一個很大的缺點——

通過開啟經脈竅穴,解開肉體限制,獲得的巨量查克拉,是純粹由肉體力量組成的查克拉。這種狂暴而失衡的查克拉,缺乏精神力的混合,無法用來釋放忍術,只能用於體術中增強速度和力量。

當年櫻就是因為發現點穴后,增幅的查克拉無法用於施展忍術,才對這個計劃失去了興趣,計劃中斷之後便再也沒有嘗試重啟計劃。也正是知道這個,八門遁甲雖然功效強大,前幾門開啟也不怎麼傷身,但是大部分忍者仍然對它不感冒。

畢竟除了純粹的體術型忍者以外,大部分忍者戰鬥時還是要用上忍術的。

別的不說,像替身術、分身術這麼實用高效又消耗低的忍術,總不能像凱和小李那樣直接拋棄了吧?

而對於日向家的這兩位,更要緊的是,八門遁甲開啟之後,獲得的查克拉性質太過狂暴,雖然能大幅提高速度和力量,但是卻很難精細地控制,用於施展柔拳。

這使得八門遁甲的適用範圍,僅僅限於少數專精剛拳的忍者。

所以日向寧次雖然明明身在凱班,自身也是體術型的忍者,卻從未修習過八門遁甲。

同為體術型忍者,寧次和雛田其實是很羨慕小李能用八門遁甲的。

他們兩個都不是查克拉特別充裕的忍者。

寧次在和雛田關係變好之後,他學到了櫻和雛田當年開發的「北斗神拳」計劃留下的殘次品,那套點穴的手段可以安全打開兩個穴位,從而增幅自身一倍的查克拉量,而且性質較八門遁甲產生的查克拉更溫和,適合他們使用柔拳。

蚊子腿也是肉,有總比沒有好,寧次抱著這樣的心態欣然接收了這個忍術。

不過,有一天雛田和寧次談起櫻的囧事時,提到了那個幾乎能完全復刻本尊的冰分身,一直還對北斗神拳計劃留有殘念的雛田就突然來了靈感。

而聽說北斗神拳計劃有完成的可能性,一直對這種點穴增幅術心馳神往的寧次忍耐不住心中的熱忱,也跟著過來了。

當然,他也不是兩手空空地過來的,寧次還從阿凱老師那裡要了八門遁甲的資料。

對寧次這種厚著臉皮的行為,櫻也只是翻了個白眼。

按道理,開發忍術是很私密的行為,寧次這樣做是很不禮貌的。不過,既然他帶了八門遁甲的捲軸過來,那麼就算他帶資——資料的資——入股這個忍術開發小組了。

八門遁甲雖然是禁術,但它的密級不高:連下忍都能學習。寧次帶來的這份資料最珍貴的地方在於上面有阿凱老師的學習心得,算得上價值不菲,對於她們開發北斗神拳也是很有幫助的。

反正就算不讓寧次進來,雛田學會了這個忍術之後一樣會教給寧次。他們兩個現在的關係已經完全是一般的堂兄妹那樣的親昵了。

而且說起來,「北斗神拳」這個忍術,更多的還是雛田的術,雛田不介意寧次一起學習的話,她也無所謂了。

作為忍術的另一個開發者,櫻自己恐怕沒什麼機會用得上它,畢竟開啟穴位之後產生的查克拉只能用於體術,而她的主要戰鬥力還是在忍術上面,不可能為了那麼一點增幅的查克拉就放棄自己的最大優勢。

既然如此,櫻也不再多說什麼。

當下便乾脆地分出幾個冰分身。

開始了實驗。

(1/2,恢復鹹魚二更!求推薦求評論求章說~~剛看了一下數據,這個月居然是日更5500字。)

(488076541催更(無效)群) 不過,在實驗開始之前,櫻覺得有必要先說清楚。

「事先聲明一下,醫用研究型冰分身,雖說最大限度地復刻了本尊的身體,但它畢竟不是真實的肉體,有分身共有的缺點。」

「使用它能快速推進北斗神拳的進度,但未必能把這個忍術完全開發出來,我估計,能開發到第五第六拳,就已經很不錯了……」

「為什麼?」寧次皺著眉頭,感到有一些失望。

「哥哥,那是因為北斗神拳的第五拳以後,能把查克拉增幅到幾倍到十幾倍以上,那樣的查克拉量分身是承受不住的,所以第五拳以後就沒法用分身繼續實驗下去了。」

雛田畢竟和櫻做了很多次實驗,清楚裡面的門道。

分身畢竟只是分身,就算模擬得再像本體,也有它的局限性,那種程度的查克拉量,就連真實的肉體也會感到吃力,更何況是臨時製造出來的分身呢。

不過這樣一來,冰分身靠不住的話,恐怕又要用上克隆體了……

嗯,又多了一個研究克隆的理由。

「如果不啟動前五拳,直接開啟第六個穴位呢?」寧次不甘心地問道。

「這是不行的……單獨開啟第六個穴位,跟先開啟前五拳再開啟第六拳,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概念。即使前者是安全的,也不能確定後者是否安全。」

春野櫻搖著食指說道。

「就跟八門遁甲的每一門都必須按開、休、生、傷、杜、景、驚、死的順序開啟一樣,北斗神拳也必須按天樞、天璇、天璣、天權、玉衡、開陽、瑤光的順序啟動,否則要麼是沒有效果,要麼就是因為缺乏前幾拳的緩衝,瞬間致死。」

粉發少女毫不留情地打消了寧次的妄想。她接過雛田遞過來的八門遁甲捲軸和北斗神拳奧義捲軸,後者已經布滿了灰塵,顯然是放在角落積塵了好幾年的後果。

這個忍術已經是好幾年前研發的了,櫻又一直不怎麼放在心上,所以現在都有點忘記開發到什麼程度了。

雛田於是稍微回顧了一下,她對這個忍術比櫻上心得多:「之前的北斗神拳計劃,已經找到了兩個安全的穴位,按照你建議的命名規則,它們是天樞、天璇、天璣、天權、玉衡、開陽以及瑤光中的前兩個,現在我們需要找到第三個……話說,櫻,這套名字你是從哪裡找來的?」

「呵呵,這只是一個梗,隨便取的名字罷了……這都不重要。繼續說正事吧。」

「嗯,北斗神拳計劃是從人體361個穴位中找到七個相鄰在一起的安全穴位,之前我們已經找到了前兩個天樞和天璇,下一步的目標就是在跟天樞天璇相連的相鄰穴位中找到一個安全穴位作為天璣穴……」

所謂相連的穴位這個說法是沒有意義的——人體的穴位處於四通八達的經脈系統上,任意兩個穴位都可以通過經脈相連。所以跟天樞天璇相連的穴位,理論上是359個。必須強調的詞是「相鄰」:只有相鄰、相隔不遠的穴位才有意義,距離太遠就起不到疊加增幅的效果了。

所以他們的下一步,就是從與天樞和天璇連接的相鄰數十個穴位中,找出一個安全穴位來。

更複雜的情況在於:一個穴位是否安全,還跟之前打開了哪個竅穴有關。

譬如說,正常情況下是一個死穴的門竅,有可能因為前幾個竅穴打開之後,得到了緩衝,反而變成安全的穴位;反之,原本是安全的竅穴,也可能因為受到前幾個開啟的穴位增幅后查克拉衝擊,而變得脆弱、危險,進而釀成事故。

包括開啟穴位的順序,都會有影響……八門遁甲的前幾門如果反著開,會造成查克拉逆沖,經脈系統崩潰,使用者會當場身死!

這就使得探索的難度和危險性百倍地提升了。

一開始時確定了是安全的穴位,一不小心就會變成坑死人的陷阱;前一輪發現是陷阱的穴位,在這一輪中還得小心翼翼地試探它是否變安全了……

第一和第二穴位,天樞和天璇的尋找還很簡單,到了第三個以上,情況就變得異常複雜起來了。

可以說,如果不藉助冰分身或者其他手段,想要把北斗神拳開發到第五拳,櫻有多少條命都不夠死的。

不過,好在冰分身就是為了應付這種情況而開發出來的……

實驗還算順利:冰分身如預想中的,很好地發揮了作用。

這一天實驗進行到中午的時候。

「那麼,我們找到了幾個可用的安全穴位來著?我怎麼不記得我們有成功過?」筋疲力盡的春野櫻癱軟在椅子上問道,感覺自己連手指都抬不起來了。

她這不是身體累,而是心累,一個上午就又體悟到了冰分身的101種死法,可不是件輕鬆的事情。

「零個……」寧次翻著實驗記錄,有點無語,「一個都沒有?這正常嗎?」

總裁的溺寵:一夜暴富的神祕女人 「意想之中天璣的可選穴位不應該有這麼少的。難怪我們當年怎麼試都不行,」雛田揉了揉清明穴,感到有點頭痛,「居然全是錯誤選項。」

「所以說我們當年是走進死胡同了。這是個好消息!」

「為什麼?不是可以選擇的範圍越大越好嗎?」寧次有點不解。

「不,範圍越小,需要排除的選項就越少,實驗就越省功夫。」櫻閉著眼睛,笑著說道,「如果天璇和天樞、天權和玉衡也都是只有寥寥幾種安全選項,那麼我們大概明天就能把北斗神拳的前五拳開發出來了——除非不存在八門遁甲以外的竅穴禁術。「

「想多了你。「雛田搖了搖頭,也笑著說道,「別忘了第二拳的天璇穴其實是有十幾個備用選擇的,第一拳的天樞穴選擇更多,所以北斗神拳光是前兩拳就有幾百種可能的穴位組合了……」

「不不不,最多十來種。第一拳的天樞穴是有講究的,不能選在主經脈上或者靠近內髒的穴位,不然一開始增幅的查克拉太多,對後面的竅穴和經脈壓力就太大了。最好是將微小的經脈上的穴位選作天樞穴,最後收尾的瑤光則盡量選擇主經脈上的穴位。按這樣的原則,天樞和天璇一共就十來種選擇是比較適合的。」

「照你這樣說,我們現在選擇的天樞和天璇也是錯的咯?」雛田皺眉。

「我也是剛剛有的想法。前兩個竅穴就對查克拉產生一倍的增幅,其實不一定是好事,太過龐大的查克拉會將穴位衝擊得不穩。八門遁甲的前兩門在頭部,它們就幾乎沒有什麼效果,所以我覺得八門遁甲前兩個穴道的作用更多的應該是作為查克拉增幅的緩衝器和控制器……」

雛田咬了咬指甲,緊皺著眉頭沉吟了一會。

「八門遁甲是以頭部的竅穴開門、休門為起點,一路沿著脊柱經脈開啟穴位下去,途徑生門、傷門、杜門、景門,到達尾椎的驚門之後,拐到心臟的死門穴位上。「

雛田先回憶了八門遁甲的內容,然後接著說道。

「那麼北斗神拳也可以從頭部選取兩個穴道作為天樞、天璇而出發,然後沿著五臟六腑的經脈,穿過脾、肺、腎、肝,經歷天璣、天權、玉衡、開陽四個穴道,最後到達心臟的瑤光竅穴……」

她越說眼睛越亮。

冷王孽情 「這個想法很有意思,說不定能成功!」櫻也覺得這說不定是個絕妙的靈感,「不過包絡臟器的經脈和穴位仍然不是個小數目,乘起來也有幾百上千種組合。」

「我們暫時只需要考慮前五拳的可能組合就行了,這樣的話可能的選項就只有三百來種了,依我看,還有辦法再篩選一下……」

兩人便熱烈地討論起來,一時之間完全忘記了身邊還有一個默默站著的男人。

日向寧次有點尷尬。

被人遺忘在角落的感覺可有點不妙……

他就站在一旁,看著這兩個散發著學霸氣息的妹子,真的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感覺她們說的每一句話都很好理解,可是仔細一想,又發現裡面蘊含的信息量大得驚人。

想插嘴都不知道該插哪一句好。

生怕自己說出的話錯漏百出,被妹妹和春野櫻嘲笑。

不不不,妹妹才不會嘲笑他。

但是那個可惡的一點女人味都沒有的女孩,一定會抓住機會狠狠地譏笑他的。

畢竟他們關係極其惡劣,每次見面都是以吵架作為開端……當然,這時寧次就選擇性地忘記了,每次都是他先挑釁櫻來的。

女孩子不應該都像妹妹那樣賢惠溫柔,或者像天天那樣寧靜可愛嗎?

像這種牙尖嘴利、偏偏還實力高強的女人,真的是最討厭了。

這大概是天才的氣場相衝吧。寧次在心裡為自己找借口。

不過寧次真的有檢討過自己嗎?

他好像已經習慣了,習慣了與她見面時冷嘲熱諷……

簡直像是想要得到大人注意的小孩子一樣?

沒有存在感的日向寧次有點悶悶不快,他不喜歡在這兩人面前當一個小透明。

(2/2,這周還有一個推薦,所以大概大後天三更。求推薦求評論求章說~~)

(終於明白為什麼有些作者喜歡說這一章有多少字了。這章發上來的時候發現寫了3000字了,瞬間感覺自己不是鹹魚了,美滋滋)

(488076541催更(無效)群) 開發北斗神拳,只是櫻的暗部生涯的一個小小插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