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星港的頂層觀景台,一個克格格特人帶著一幫遊客在大聲抗議,他們都是剛剛入境的,不過克格格特人是第三次來地球了。他激動地甩著長鼻子,帶頭喊著:「立即停止破壞地球文明,還地球人自由!」

那些遊客中有首次來的,也有是艱苦游的回頭客,他們也都截住其他遊客,喊著保護地球的話:

「拆除星港,拆除太空電梯,拆除傳送亭網路,還地球一個原始環境!」

「地球不需要美食節,請保護這片心靈凈土!」

「林球長,我們知道你們拘留了一批千仔蟲記者,你們這是迫害!」

「立即釋放它們!」

這些老遊客真的心痛啊,瞧瞧這個星港,看看《美味行星》和其它地球的廣告,天空中那麼多飛艇,還有了什麼空中巴士。

幾個月前他們來玩的時候,哪有這些玩意呢,按這個勢頭下去,豈不是再過一段時間,地球就要變成一顆跟他們來的地方沒什麼分別的星球?搬磚、塞車那些,都要在地球上消失?

那怎麼行!他們想凈化心靈的時候去哪裡?

「……」其他遊客們疑惑地看看,有些停下來聽他們講,有些直接走過。

這時候,一隊服務機器人快步走來。克格格特人一瞧,就扯開嗓子尖叫:「打人啦,打人啦!」 原本以來會見到那兩個「張靜」,結果沒有。

但有一個張靜在這兒,便是拜羅陽為師的那個。

洪佳欣要進祭壇,張靜才要跟進去的。

據此可知,張靜算是要保護洪佳欣。

她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羅陽想不明白,只知道八仙堂很想得到洪佳欣。

至於原因是什麼,羅陽作了許多猜測,卻依然沒有找到答案。

從種種跡象來看,洪佳欣真的極有可能是八仙堂某個高層的私生女。

不然,為什麼張靜會在暗中保護洪佳欣呢?

自從作為「媽媽」的張靜來了天江市后,羅陽看出她在八仙堂的身份地位比花花公子還要高。

須知花花公子是八仙堂里四小天王之一,身份地位自然不會太低。

這個作為「媽媽」的張靜對洪佳欣還是挺呵護的,雖說不上完全像保鏢,但也有保鏢的味道。

若洪佳欣真的是八仙堂某個高層的私生女,張靜要帶她回去跟生父相見,這不算壞事。

父女見面,那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羅陽當然不會阻止。

只一件,萬一猜測的是錯的,那就麻煩了。

在沒能百分百弄清楚原因之前,羅陽不會讓八仙堂的人輕易帶走洪佳欣。

他向洪中夫妻許下個重諾:他在,洪佳欣在。

若作為「媽媽」的張靜能坦誠相告,羅陽會視情況而定,願意作出一些讓步。

可是張靜守口如瓶,也不知為什麼要這樣秘密。

或許八仙堂某位高層是妻管嚴,擔心讓妻子知道在外面拈花惹草生下一個女兒,一旦河東獅吼起來,他可能吃不消,才會弄的這麼神神秘秘的。

正在羅陽胡思亂想間,又聽花襲伊冷笑道:「呵呵!寶寶帶寶寶的人,你帶你的人,再哆嗦,寶寶跟你大戰三百回合!」

花花公子沒有足夠的威信去鎮住花襲伊,氣得脖子都變粗了幾圈,瞪著她。

「你是想跟我們翻臉了!你會後悔的!」花花公子怒道。

「呵呵,寶寶無所謂!」花襲伊強硬道。

八仙堂和九陽殿到底來了多少幫手潛伏在度假村周圍,那是個未知數。

原先,或許八仙堂和九陽殿都覺得很容易拿到血煞子,派一個中高層的成員前來就行了。

後來才知情況很複雜,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

按常理來看,八仙堂和九陽殿若不加派力量,想要奪取血煞子,只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花花公子和花襲伊雖鬥嘴,但沒有動手。

畢竟雙方誰也吃不下對方,打起來的結果只有兩敗俱傷。

雙方一鬧,氣氛緊張了許多。

血煞門長老無為子還要帶日苯忍者小頭目硅頭步長進祭壇,自然不想看到花花公子又質問原因。

「各位,咱們要同心協力,才有可能成功。祭壇裡面的危險,比你們想象的要大。要是沒有其他問題了,就下去,怎樣?」無為子掃視一圈。

「單憑這小子說骷髏堡不會鬧事,就信了?」花花公子冷笑。

原本眾人因擔心骷髏堡會把出入口毀壞,才不敢輕易進冰湖下面的祭壇。

早上羅陽打電話給無為子,說骷髏堡近來不會亂來,建議抓緊時間進祭壇。

無為子半信半疑,但羅陽說可以用生命來作擔保,又說今天若不進去,他以後都不會再進了。

無奈之下,無為子只好通知大夥來商議。

當花花公子提出疑問時,眾人的目光都投到羅陽的身上。

這時最為緊張的其實是水月和鏡花,她們擔心羅陽曝出她們的底細,那她們就死定了。

幸好她們已是羅陽的小老婆了,諒他也不會那麼絕情弄死她們。

不待羅陽開口,花襲伊便冷笑道:「呵呵!你可以不去,咱們走!」

八仙堂和九陽殿,不管哪一個,血煞門都惹不起。

無為子連忙勸道:「在場的人都是信的過的,花少,花姑娘,再拖下去,東西不會蹦出來的。大家行動吧。」

其實無為子不想下去的,可他作為血煞門的長老,若不跟去,別人會覺得他想玩陰的。

何況他和長真子也想把血煞子佔為己有,若不親自跟去,不清楚下面發生過什麼事,沒法第一時間爭奪血煞子。

再者,冰湖下面的祭壇危險重重,無為子和長真子一同前往,才能減少部分麻煩。

比如第一關,那是由血煞門的普通門徒鎮守的,只須無為子和長真子同時現身,那就可輕易通過。

不然,還要火併一番,這就浪費力氣了。

到了第二關,那由無面人鎮守,恐怕無為子和長真子就沒能力命令了。

聽說第三關由不明的東西把守,那更是危險。

俗話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羅陽只有一個小小的夢想,那便是安安靜靜的發展成為世界首富。

他從來沒想過要跟八仙堂等大勢力有任何的瓜葛。

不料上天就是喜歡跟他開玩笑,在神不知鬼不覺間,他就被卷進了各大勢力的紛爭之中。

現今羅陽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了。

其他的暫且不說,單說保護好洪佳欣這件事,就讓羅陽感到頭頂著珠穆朗瑪峰。

以前,認為就算只有第二層影拳的實力,也足以對付普通混混和一般的練家子。

換言之,覺得保護洪佳欣不會有很大的壓力。

自從張靜和祖孫二人先後住進了宏運大隊后,羅陽才真正體會什麼叫「山外有山天外有天」這句話的含義。

單憑羅陽現今的身手實力,他無法真正保護好洪佳欣。

只有不斷的提升自身的戰鬥力,不單自己生存下去的能力會得到加強,也能更好的保護洪佳欣。

而血煞子可以讓羅陽的戰鬥力提升一個檔次左右。

這種跟性命相關的東西,羅陽不得不感興趣。

拿到了血煞子,才能修鍊狂暴功和飛劍劍術。

特別是飛劍劍術,一旦學成了,那羅陽就真的有資本跟八仙堂等大勢力叫板了。

是以,羅陽勢要拿到血煞子。

冰湖下面的祭壇危險再大,也阻擋不住羅陽的腳步。

何況現今還能利用各方勢力一起找血煞子,這種好事,羅陽很喜歡做。

前幾天,原本只是幾個人要進祭壇。

此時人數卻多了一倍有餘,花花公子很不滿。

可惜他又沒有絕對的話事權,若不跟進祭壇,他也無法第一時間掌握血煞子的動向。

雖很惱火,但他還是冷著臉跟進了升降機里。

那是一架能載二三十人的大升降機,估摸平時用來運載貨物下去的。

畢竟祭壇裡面守第一關的是血煞門的普通門徒,要吃喝拉撒的。

當升降機往下走時,羅陽也不知能不能活著出去。

下面有什麼樣的危險,就要面對了,羅陽有點緊張有點興奮。 「打人啦,打人啦!」

還沒有一個服務機器人碰到誰呢,克格格特人就尖叫起來,叫聲慘厲得好像被痛毆了一頓,「大家來看啊,打人啦!迫害異見人士啦,打人啦!」

不明就裡的遊客紛紛驚訝地望去,怎麼打人了!想看清楚怎麼回事,卻被機器人擋住視線,它們還攔著不讓他們過去湊熱鬧,只能聽到一陣陣慘叫聲。

有抗議分子激動喊道:「地球政府做賊心虛,想堵我們嘴巴!」「救命啊!」

遠處,林放、東墨彤弓和娜森飛趕來了,真沒有想到,那個名叫「尼魯克治喬」的克格格特人這麼腦殘,竟然組織了一個團來抗議地球發展。

三人一看到這場面都有些氣著,完全是誣衊!娜森飛就要大叫機器人讓開。

「慢著。」林放叫住娜森飛,給星港智能體蜂蜂下了個命令,「叫它們把那傢伙狠狠的打!」

娜森飛一怔,「這不好吧?」

「他都說打人了,大家也都認定這個事實了。」林放聳肩,「不打他一頓,豈不是很吃虧?」

「支持。」東墨彤弓哼道。

那邊,克格格特人尼魯克治喬正叫得歡呢:「打人啦!地球政府迫害遊客啦!」突然間,幾個機器人凶神惡煞地衝上來,砸出那些機械拳頭,踢出那些機械腿腳,全部往他身上砸,「啊,啊!」

嘭嘭啪啪,周圍的抗議分子們都看呆了,這、這是真打啊……

「啊,打……人……啊……」尼魯克治喬慘叫不已,被打得東倒西歪,不一會兒,宇航服破了,呼吸也不順了,像一攤爛泥似的倒在地上,「救……命……」

遊客們看得心驚之際,卻聽到一聲急喊:「停手!!!」

「怎麼搞的!」東墨彤弓驚急地走去,雙手扶起那個克格格特人,(手上暗中使出零點能)。

尼魯克治喬又一聲厲叫,痛得幾乎暈厥過去。

「森飛總督,你說什麼?」林放嚴肅地看著娜森飛,「這些機器人失靈了?每一位遊客都是我們的貴賓!不是機器人失靈,是你失職。」

圍觀遊客嗡嗡地點頭,可不是嗎,太恐怖了,剛才那是往死里打呢。

「……」娜森飛開始理解為什麼衛苗整天他媽的這個樣子了,因為不這個樣子也沒什麼樣子了。

「大家不用害怕。」林放對遊客們解釋道,「失靈原因是這些機器人沒能理解那位遊客的『打人啦』是什麼意思,以為是一種服務要求。雖然它們很奇怪為什麼會有人提出這種要求,但銀河系這麼大,誰說得准有沒有越被打越高興的種族呢,所以就給予服務了。」

「哦!」眾人也算明白過來,「林球長,那你們的機器人要升級一下了,這樣很危險的。」

「我們地球畢竟是發展中的星球。」林放嘆道,「出這種問題真的很抱歉。」

另一邊,服務機器人給尼魯克治喬的宇航服補好,他死不去的,但氣勢上已經萎了,一對上林放、東墨彤弓的眼神,就閃避開去,想回家……

「那他們的抗議怎麼辦?」有遊客問道。

很多人在拍攝著呢,甚至可能在直播當中,一旦處理不好,地球打遊客的消息立即傳遍銀河系,然後這就是地球絕對會投入資金把事情搞大。

「各位。」東墨彤弓認真道,「我們非常尊重各方意見的,但要地球保持原始這一條,我們無法遵從,因為我們也有追求幸福的權利。地球需要星港,需要美食節,需要更多先進的東西。」

遊客們聽著沒問題,偏僻星球就不要發展了嗎?哪有這種道理。

「這些只是你們說的……」尼魯克治喬嘀咕,「地球人民不一定需要,他們喜歡原始生活……」

其他抗議者七嘴八舌道:「心靈凈土不需要浮躁的科技。」「不讓我們抗議就是迫害!」「地球不應該是這樣的!」

娜森飛也真想打人了,地球應該怎麼樣不是該由地球人自己說嗎?

「沒有不讓你們抗議,來來來,跟我們來。」林放說。

尼魯克治喬他們有些疑惑,有些害怕,去哪裡?半是被機器人押著,半是自己走的,這一群三十多個異星人跟著林放和東墨彤弓走上了神運號。

有人厲色道:「林球長,我開著直播的。」如果兩人敢把他們扔出太空去,這個惡行大家都會知道。

「放心。」林放應了聲,真要把你扔出去,先把安賽波網路關閉一會兒再扔就行啦。

神運號高速地飛行,很快便來到了地球太平洋中一個靈氣特別盎然的小島。小島上十分幽靜,眾人走下飛船,尼魯克治喬認得出是哪裡,那棵黑色的神樹甘木就杵在那呢。

「這裡是地球的一個地標,甘木島。」林放說,「讓你們在這裡抗議,滿意了吧。」

「呃……」尼魯克治喬感覺不妥,但說不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