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聞言抬頭看去,只見剛才昏迷被顧琰帶走的帝雲,此時根本就沒有昏迷,而是跟顧琰一起,有說有笑的走進了凌天府,雖然只是一個側臉和背影,可是這些人都是實力不俗的高手,自然不會看錯……

帝雲的昏迷不攻自破,原本帝雲都是裝的,假裝一副要大義滅親的樣子,實際上不過是為了把他們都騙來, 說罷,我便從空調房間裏面走了出來。在我離開的那瞬間,只聽見屋子裏面傳出來貌似女人哭泣的聲音,那種陰冷恐怖的音調讓我不禁加快了腳步。

我漫無目的的走在大街上,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這下子該怎麼辦?工作也丟了,老家也回不去了。爹媽還等着我給他們稍錢去呢!現在捎個屁呀!

不知不覺中,我走到了一條渺無人煙的街道,家家門戶緊閉,大街上飄灑着幾張紙錢,看起來恐怖至極。

我有些發愣,狠狠的罵了一句“shit!”,轉身想走。

這時,一條矯捷的身影橫在我面前,隨着一聲大喝:“別走!”,我傻傻的愣在那裏。

定眼一看,原來是一個身穿布衣小帽的道士。只見那道士鶴骨仙風,留着長長的鬍鬚,一手半縷,一手拿着一個三丈拂塵,滿面嚴肅的看着我。

我微怔,皺着眉頭看着面前詭異的老道,轉身想走。可是沒想到這個老道倒挺執着,又攔住了我的去路。

“你幹嘛!”我有些微怒,本來小美的事情就弄得我一肚子氣,現在又來個瘋瘋癲癲的老道,我真是氣不打一處來。

“非也非也,本道看你面目可憎,印堂發黑,斷定你有惡鬼纏身,所以前來拯救。”

老道雙手合十,唸唸有詞。可是我卻一句話都沒聽進去。一看就是騙人的。說點嚇唬你的話然後又說什麼怎麼樣解決,結果騙走一大堆錢還不管用。這些事兒我見得多了。哼,想騙我口袋裏面的錢?沒門!

我不耐煩的轉身想走,那老道卻用拂塵一揮,我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後面退了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我有些驚呆了。身子竟然開始不受控制!隨着老道拂塵轉動的越來越快,我身子向後退的越來越快,只見老道伸手向後一揮,我竟然跌落在地上。

“癡兒,癡兒,貧道本來救你,你卻不領情。非要等那女鬼將你陽氣吸盡,你才懂得是非道理麼?”

我驚恐的盯着老道,他確實有些本事。難道我最近真的惡鬼纏身?想到最近做什麼什麼不順,有的時候還渾身發冷脊椎發涼,我不禁有些相信他了。

於是我趕緊從地上爬起來,賠着笑臉朝老道作揖:“大師,我是有眼不識金鑲玉,您別跟我一般見識,不知道大師所說的惡鬼纏身到底是什麼事兒,還望大師指點一二。”

那老道從鼻孔哼了一聲,拂塵一甩,我便感覺渾身猶如通心順氣一般舒暢,彷彿黴

氣全部被老道的拂塵甩去。我不禁驚喜的連連拍馬屁:“大師真是好本事!就您這拂塵,遇神殺神遇鬼殺鬼!把我弄得這心裏面這叫個暢快!”

“莫說貧道不由得你,只是你身上確實有着一些晦氣,貧道這拂塵只能去除一二,接下來你能不能度過難關,只能靠你自己了。”

聽到這,我不由得緊張起來,連忙追在老道的屁股後面問這問那。

“大師,您說我惡鬼纏身,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那老道一臉高深莫測的表情,微笑着用手指指着我的額頭,畫了一道符。

我只覺得自己頭痛欲裂,那道符就好像長在我頭上一般,將我的頭部緊緊包裹住,不透一絲縫隙。

我緊緊的抱着腦袋,蹲在地上鬼哭狼嚎,那老道卻笑笑,說了一句我怎麼也捉摸不透的話:“林叢中道遇人歸

美麗心中人莫催

是非對錯憑人過

鬼怪神魔怎難回。”

說罷,老道便甩了甩拂塵,瞬間消失在煙霧中。

說來也怪,他一消失之後,我的頭立馬不疼了。我蹭的站起身,朝老道消失的地方望去。只見一片雲霧繚繞,哪還有老道的身影。

真是奇了怪了,我嘴中嘟囔着,轉身往回走,老道那幾句飄忽不定的話老是環繞在我腦海中。

林叢中道遇人歸

美麗心中人莫催

是非對錯憑人過

鬼怪神魔怎難回。

這難道有什麼講究嗎?我左思右想,一點頭緒都沒有。只覺得自己的胸口和腦袋悶悶的。想起來那老道在我額頭上畫了一道什麼鬼畫符,我急忙跑到一個玻璃門的地方一照,哪有什麼鬼玩意,我的額頭一片光滑,倒是幾天前長得青春痘不見了!

什麼也沒看出來,我沮喪的往工地那邊走。不管怎麼說,我還是得與包工頭林子說一聲,雖然我拒絕了他妹妹,但是這幾天的工錢我得要回來,否則豈不功虧一簣。

這樣想着,我便馬不停蹄的趕到了工地。林子正在那裏大發雷霆,對着那些搬磚的工人破口大罵。

我看着有些不爽,反正也不準備在他這裏幹了,於是便走上前去說:“林大老闆最近火氣很旺嘛,看來得讓人消消火……”

還沒等我說完,林子看見我,火氣更加旺,噼裏啪啦的衝着我就開始大罵:“你小子終於來了!你把我妹子一個人晾在屋子裏面,讓她自己在那哭,你小子倒好,一走了之!

啥也不管!信不信我抽死你!”林子罵着,手竟然也上來了,還真要抽我。

我一看事情不好,於是趕緊賠笑臉道:“哥……哥……你看你這是何必呢……咱們都是兄弟,有話好好說,別動手嘛……”

“呸,誰跟你是兄弟!”林子有些激動,指着空調屋對我大吼:“我妹子此時還在裏面哭呢!你小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枉我妹子還能看得上你,你說吧,現在怎麼辦!”

我沒想到小美對我的執着這麼深,如果她不是爲了找一個備胎,那麼怎麼會因爲我拒絕她而悶在屋子裏面大哭呢。

不管怎麼說,這都是我的錯,我還是得去看看她。

於是,在林子一片罵聲中,我灰溜溜的走到房間門前,擡起手卻不敢敲門。

只聽見裏面有女人的嗚咽聲,斷斷續續的,不知怎麼,我竟然覺得如此恐懼。那股嗚咽聲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此時我的頭又開始疼痛,額頭上似乎出現了什麼東西一般。

“小美。”我忍着疼喊了一聲,擡起手敲敲門,“你在裏面嗎?我是小飛。”

屋子裏面突然一片寂靜,我奇怪的趴着門縫看了看,卻一片烏黑。我剛想推門進去,只聽見屋子裏面一陣尖叫:“啊!你不要進來!你不要進來!”

我吃驚的想要推開門,卻感受到一陣巨大的力量將我推了出去。只聽見“砰”的一聲,小美披頭散髮的從屋子裏面衝了出來,張牙舞爪的模樣讓人膽戰心驚。

我驚得眼睛都要凸出來了,小美這個樣子與我在夢中的那個女鬼一模一樣,眼窩深陷,眼球突出,膚色雪白,嘴脣卻鮮紅。

她看見我,朝天嘶吼了一聲,直愣愣的朝着我衝了過來。我大吃一驚,拔腿就跑,可是我哪跑得過已經變成女鬼的小美,只覺得肩膀被撕裂了一個口子,疼的我呲牙咧嘴。只見小美蹭的就竄到我面前,揮舞着銀色的長指甲就衝我的眼睛直戳了過來。我閉上眼睛等待着絕望的到來。

可是沒想到,我的額頭金光一閃,小美慘叫一聲,直挺挺的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撲了出去。

我趕忙睜眼一看,只見小美已經恢復了人樣,身上乳白色的裙子被血染得鮮紅,緊閉着眼睛倒在地上,臉色慘白的要命。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小美真的是鬼麼?還沒等我細細琢磨,只覺得腦袋一痛,我轉頭,只見林子驚恐的舉着一根木棒狠命的打在我的腦袋上。“你……”我還沒來得及說話,便暈了過去。

(本章完) 第587章

自己假裝昏迷,看著他們變成墨九狸砧板上的魚肉,任其宰割,帝族真是好算計啊……

「舅舅,其實爺爺之前醒來就跟師祖說過了,隠族的落花谷和歐陽家族實力大損,只要借著他們頭腦發熱,想要找我們報仇時,讓他們舉族而出,再將其餘幾大家族的主力都騙出來,一起滅掉,以後隠族就是我們的了……」寶寶在一邊跟墨蕭逸假裝小聲的說道,可是她的聲音,大家都聽的很清楚。

這下就連帝族的人也迷惑了,別人看錯,他們是絕對不會看錯的,剛才那人確實是族長……

而且剛才大家都看到了,沒人脅迫族長,族長跟墨九狸的手下,是有說有笑走進去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再一聽寶寶的話,帝族的老傢伙們,似乎瞬間明白了帝雲的用意!是啊,這丫頭本來就是少主的妻子,又本事奇高,丹藥神效,毒藥無解,族長怎麼可能會想殺了她呢?

看起來這本來就是族長跟老祖宗商量好的,大概是為了不被別人察覺,才連他們也瞞著了……

頓時,帝族的老祖宗和長老們,齊齊福至心靈,明白了帝雲的用意,一個個的也都不說話了……

他們悄然看了眼抱著寶寶的帝琛和帝燕笙,只是兩人都是眼觀鼻鼻觀心的,絲毫沒有任何的表情……

「不可能,如果是這樣,他們帝族的人怎麼會不知道?你別在這裡信口開河!」落花谷的一個老者瞪著墨九狸說道。

「你確定他們真的不知道嗎?」墨九狸看到帝族人的臉色,就知道他們已經完美的誤會了,於是看著落花谷的老者笑著問道。

聽到墨九狸的話,落花谷的老者再次看向帝族,發現他們一個個不是低著頭,就是眼神閃躲,絲毫不看他們的眼神,不敢跟他們對視,這說明了什麼?這分明就是心虛啊……

頓時,落花谷,歐陽家族等人,眼神冰冷的看向了帝族的方向,現在他們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就是傻子了……

「好一個卑鄙的帝族,難怪你們如此輕易的就答應了我們的要求,原本以為你們真的是來大義滅親的!真是小看了你們啊,帝雲,真是很好啊……」落花谷的老者看著帝族的人說道。

「哼,帝族,真是卑鄙無恥!今天你們如果不能給我們一個交代,誰也別想離去!」歐陽家族的聞言說道。

六大家族的人,齊齊逼近帝族的人,看的帝燕笙一愣一愣的,為什麼這麼一會兒,事情就變成這樣了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娘親,我們要把他們都殺了嗎?」這時寶寶脆脆的聲音忽然想起。

對面的眾人聞言一愣,如今的他們沒了玄氣,如果對方要殺了他們,何其的容易……

落花谷的幾個老者,一直低著頭,試圖解開自己體內的毒,只是許久幾人頭頂都冒汗了,卻根本查不出他們中了什麼毒,看起來對方的毒術,根本不是他們能比的…… 等我醒過來的時候,只覺得頭痛欲裂,渾身無力,身體好像被什麼東西捆綁一樣,撕裂般的疼。

我這是在哪?我驚恐的睜眼四處看,只見林子悶頭坐在一旁的沙發上,狠命的抽着煙。而在一旁的地上,擺着一口環雲雕龍金檀木棺材,棺材前面擺着三個雪白的饅頭,饅頭上面插着三炷香。煙火繚繞。而棺材的正中間,竟然擺放着小美的屍體!不對!不應該是屍體,因爲我清楚的看到,小美蒼白的臉上竟然大大的睜着眼睛,鮮紅的眼球左右轉動着,看向我的時候,詭異的眨了下眼。我嚇得嗷嗷亂叫,衝着林子大罵。

“林子我草你媽!你把老子帶到這種地方來幹什麼!還想讓我娶你那女鬼妹子,門都沒有!小心我出去,揍死你丫的!”

我掙扎着,但是身體被捆住,動彈不得。

林子猛地吸了幾口煙,擡起頭看着我,他的眼神空洞,眼睛裏面佈滿了血絲,好像幾天幾夜沒睡覺一樣。

我還想破口大罵,林子突然哀嚎一聲,噗通衝我跪了下來。

我吃了一驚,嘴大大的張着,似乎沒想到林子會有如此舉動。

只見林子衝我狠命的磕着頭,一邊磕頭一邊哭着懇求道:“小飛兄弟,求求你救救我妹子吧!”

這是怎麼一回事?我弄得有些糊塗了。只聽林子衝我娓娓道來。

原來小美和林子不是親兄妹,小美是林子爹撿來的孩子,從小這個孩子就體弱多病,並且裝着她的包裹裏面帶着一根桃木劍,上面刻着三個大字——毛小飛。林子他爹百思不得其解,以爲這是小美爹的名字。但是自從小美來到家裏之後,家裏的雞鴨牛羊全部都相繼的死去,並且林子媽也開始患病,日漸消瘦,茶飯不思。林子爹日日眉頭緊鎖,看着還是孩子的小美唉聲嘆氣。

終於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林子媽去世了,臨走前緊緊拉着林子爹的手說道:“他爹,無論小美是什麼人,你都不要傷害她,畢竟她還是個孩子,我嫁給你們老林家這麼多年,還沒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老天爺會長眼的!”

林子爹大哭着答應,林子媽便嚥了氣。無論如何,林子爹對小美還是有隔閡的,畢竟因爲她的到來,林子家出現了這麼多的事故。但是林子從小就特別喜歡這個妹妹,拿她當成親妹子看待。小美從小也非常懂事可愛,幫着林子爹做這做那。林子爹常常看着小美懂事的臉又是笑又是嘆氣。

直到小美十八歲生辰那天,一切都變了!那天本

來老三口親親熱熱的一起給小美慶祝生辰,結果就在烏雲將月亮遮住那一瞬間,小美好像變了臉一樣,舌頭拉的老長,那漂亮的臉蛋就如同燒焦了一般散發出腐爛的氣味兒,整個頭髮亂亂糟糟,眼眶凸出,七竅流血。當場把林子爹嚇得暈了過去。而小美卻彷彿什麼都不知道一般衝着林子爹就衝過去。這時恐懼的林子拿着木棒使勁的打了小美一下,沒想到已經變成厲鬼的小美冷着臉,立刻轉身朝林子撲了過去!

林子嚇得嗷嗷亂叫,情急之間隨手抽出壓在炕沿下的桃木劍就衝小美刺了過去,只聽見小美淒厲的鬼叫聲,燃燒起一陣熊熊大火,瞬間將小美吞噬。

林子大吃一驚,趕緊接了水撲在小美身上。終於,火滅了,而小美也奄奄一息。林子心中悲痛萬分,爹也沒醒,小美這裏根本就不知道是死是活,自己簡直要崩潰了。

這時候,一道金光閃過,一個白鬍子老道從天而降。

林子算是病急亂投醫,於是連連衝着老道磕頭,祈求老道救爹和小美。

只見老道捋了捋雪白的鬍子,搖搖頭嘆了口氣:“病哉禍哉嗚呼哉,你家爹爹已經沒救了,勸你還是替他準備後事吧,你面前這個小女孩,她的肉身已經被燒燬,本是沒救,但是她的靈魂還在,七竅缺了一竅,如果你能將她這一竅找尋回來,那麼這個女孩就能夠獲救。”

林子聽見爹沒救了,悲痛萬分,但是又聽見小美還有救,連忙磕頭,頭都要出血了,衝着老道祈求道:“大師,大師求求您救救我妹妹吧,我就這麼一個妹妹。求求您,無論什麼方法能夠救他,我都願意!”

道士點點頭,慢條斯理的道:“看在你一片誠心,那麼我就告訴你個方法。”

林子說道這便停了下來,皺着眉頭看着我。

我像聽故事一樣雲裏霧裏,正聽到精彩處便沒了。於是我也顧不得別的,連連衝着林子道:“快說啊林子,接下來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勾起我的好奇心了!”

林子像下了很大的決心一樣,咬了咬牙,接着說道:“那個道士說,要想將小美的那一竅歸還,那麼就必須找到桃木劍上划着毛小飛的這個人,讓他在陰陽之夜,與小美行合歡之禮,並且結成冥婚,那麼小美的命纔算包住!”

我正聽到精彩處,忽然聽到毛小飛這個名字,猛地一愣:“毛小飛?你在說我麼?”

林子點點頭,忽然又跪了下來,懇求道:“小飛,求求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就救救我妹子吧,只要

你與她的魂魄結成冥婚,那麼我妹子就有救了!”

“放屁!”我大怒,衝着林子大罵:“結成冥婚,那麼我不就要於死人成親嗎?你幹嘛不找別人,非要找我!我又沒死,我還是個活生生的大活人!你幹嘛不跟你妹子成親!”

也許是我激動的有些語無倫次,林子怔了一下,咬着牙繼續說道:“那道士臨走之前跟我說了幾句話。

毛林從中鄙人過

小事大事可便行

飛龍在天昂首視

冥冥之中自注定

婚姻父母難自覺

救命才能真情送

小心使得萬年船

美妙交合是命令”

“這又怎麼!”我咬着牙罵道,“我遇見個老道還送給我一首詩呢,也沒見我怎麼樣啊!”

林子一聽,突然驚喜起來,跑到我身邊,連連問道:“小飛,能不能描述一下那個老道的長相,並且念一下那首詩啊?”

我此時已經被憤怒衝昏了頭腦,並沒有意識到林子話中的意思,只是咬牙切齒的回憶道:“那個老道大概七八十歲的模樣,一臉的白鬍子,身高三尺,手拿拂塵,樣子和藹可親。關於他那首詩……你他媽的要詩幹什麼,咱們這件事情還沒有解決完呢!”

只見林子雙眼光放,口中喃喃道:“就是他……就是他……”

我正心疑林子在發什麼瘋,只見林子突然拽住我的雙手急急的問道:“那老道是不是跟你說了什麼?小飛,如果他跟你說了什麼你一定要跟我說,、這關係到我妹子的生命啊!”

我被他那態度嚇了一跳,於是也嚴肅起來,仔細的想了想,說道:“那道士倒沒跟我說什麼,只是唸了一首詩啊!那首詩我似乎還記得,應該是

林叢中道遇人歸

美麗心中人莫催

是非對錯憑人過

鬼怪神魔怎難回”

林子突然像發瘋一樣又唱又跳,熱淚滿眶,大聲吼道:“這就對了!這就對了啊!老天有眼,終於讓我找到你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瘋了嗎?”我吃驚的看着發瘋的林子,雙手掙扎不開,只能大聲的嚷着。

林子突然安靜下來,雙眼晶亮的看着我,一字一頓的說:“你把老道給我的那首詩和給你的那首詩每行頭一個字連起來念念!”

我吃了一驚,似乎想起來什麼,喃喃自語道:“林美……是鬼……毛小飛……冥婚……救……小美……”

(本章完) 第588章

「既然你們都來了,我想你們為什麼而來,我不問,你們不說,大家都心知肚明!現在你們有兩個選擇,第一,發誓永遠效忠於我!第二,死……」墨九狸看了對面的眾人說道。

「你敢?」歐陽家族的老者怒道。

「呵呵……我有何不敢?你們誰又能阻止我呢?或許你們可以搬救兵,看看來人能不能救了你們!」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墨九狸,不要以為你的毒術厲害,就可以肆意殺人,浩天大陸是有王法的地方,你這麼做會遭到報應的!」落花谷的老者也怒斥道。

「王法?難道浩天大陸,不是強者為尊?難道今天我沒有對你們下毒,你們會看在王法的面子上,放過我?」墨九狸聲音一冷的說道。

她真心看不起這些人,他們強的時候,一個個目中無人,囂張無比,殺人根本不需要理由!等到他們變成弱勢,成為別人刀下的白菜時,就一個個開始講大道理,真不懂他們憑藉的是什麼?

自私自利到這種地步,還不願意承受結果,欺善怕惡,活了這麼久都活回去了吧……

墨九狸的話,讓眾人無言以對,他們如果玄氣沒失去,自然不會放過墨九狸了!可是,他們不能說,他們也不想死啊……

「怎麼?無話可說了?既然如此,就做出選擇吧,我的耐心十分有限!」墨九狸冷冷的說道。

「我顧三,願意從此效忠墨九狸,今生今世永不背叛,如違此誓,天誅地滅!」不多時,顧三站出來發誓道。

誓言落下一道紅光沒入他的眉心消失不見……

顧三的做飯讓洛族人紛紛一愣,顧三也沒有馬上回到墨九狸的身邊,而是看向洛族的方向說道:「大長老,麻煩你回去轉告族長,顧三多謝這些年族長和眾位長老,對顧三的照撫!只是顧三有大仇未報,不想做歐陽家族的陪葬品!抱歉了……」

「唉……這不怪你!」洛族的大長老聞言一愣,隨即說道。

顧三本來就是洛族的客卿長老,不是洛家人,而且這一次他們前來,完全是因為收了歐陽家族的錢財而已……

可是,如果命都沒了,那些錢財又跟他們有什麼關係呢?所以他能理解顧三的做法,也絲毫不覺得顧三有錯……

有了顧三打第一個,洛族其餘幾個客卿長老,紛紛出來發誓,然後站到了墨九狸的身後……

接著是其餘幾個家族的客卿長老們,也在猶豫了一番后,紛紛出來發誓!畢竟他們都只是客卿,沒有什麼家族榮辱感……

最後,洛族的人也出來了,再是另外兩大家族,最後只剩下帝族,落花谷,南宮家族,和歐陽家族的人,還站在原地……

雖然其餘三大家族的人,紛紛來到了墨九狸一方,但是雙方人數也很懸殊!但是對方的人都是廢物,跟墨九狸這邊完全沒發比……

無一例外的,所有發誓效忠墨九狸的人,都獲得了解藥,玄氣瞬間恢復如初, 如同五雷轟頂一般,我的腦子嗡的一下子空了!原來這冥冥之中全有註定,原來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天註定我要與小美冥婚。我的心好似墜入萬丈深淵一般,但是依舊有着好些個不解。既然老道知道我與小美有着冥婚約,那麼爲什麼還要心心念唸的告訴我小美是鬼呢,而且那根桃木劍又是從何而來?爲什麼上面刻着我的名字,這一切難道不是一個巧合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