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歡天主輕笑一聲,看向殿內眾賓客問道。

「大人所言甚至!」

「在下一直認為天主您功蓋天下,力壓群雄,我對您的敬仰那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啊!」

「這群無恥之徒,居然敢在此放肆,在下覺得大人將他們殺了實在是太過便宜了,不如乾脆都抽皮扒骨,用來重新蓋一座小庭院好了!」

「大人雄視古今,才情震天下,在下就算是窮盡一生也不及大人您萬分之一啊!」

「…………」

大歡天主這麼一問,場中眾賓客自然是無所不用其極地恭維起來。

眾人讚美之詞雖溢,但聽在石柱耳中卻是尤為刺耳,狗屁不通。

「一群阿諛奉承之輩,難過太極天這麼多年來,養的儘是一些庸碌之輩,實無可堪用之大才啊!」諸葛青雲看著眾人諂媚地嘴臉,忍不住譏諷道。

「你…你混賬,你是哪裡冒出來得後生小子,居然也敢瞧不起我們?」

「不錯,我太極天人才濟濟,尤其是你一個人可以看透的!」

「閣下有何大才,我倒是想要領教領教!」

「…」

諸葛青雲一句話,便讓眾賓客感到臉上無光,紛紛出言聲討,想要與之一爭長短。

只可惜,諸葛青雲說完這句之後,便閉口不言了,讓眾人好一陣氣憤,感覺一拳頭都打在牆上了。 「想要殺我?只怕你還沒有這份能耐!」

石柱雙眼睥睨群雄,一股氣勢壓迫,整個大殿都是一沉,好似一座大山壓在眾人心頭一般。

「文琴,跟我走吧!」

石柱朝著前方端坐的陳文琴伸出了右手,開口說道。

一股清風憑空而來,瞬間將陳文琴托起飛離座位,然後落在石柱身邊。

石柱一手抓住陳文琴的手,轉身離去。

「哼!」

大殿內,傳來了大歡天主不滿的鼻哼聲。

緊接著,眾人就感覺到眼前一花,便看到了吃驚地一幕。

「綉卷乾坤!」

陳文琴一聲輕喝,便有一條紅綾從她的雙手脫出,轉眼就將石柱捆綁了起來。

「文琴,你…」

已經被困住的石柱有些不解,轉而怒目瞪向一臉冷笑之中的大歡天主。

「殿下…您怎麼可以這樣,盟主是來救你的啊!」

「盟主,您沒事吧?」

「無恥老賊,趕緊將我家盟主放開,否則我拆了你這破殿!」

「…」

後方寧龍臣、少仲謀、周拜天等人都是臉色一變。

「給我開!」

石柱鼓起體內力量,準備將身上束縛著的紅綾掙開。

可是這紅綾就好像是用什麼特殊材料打造的一般,非常堅固。

無論石柱怎麼用力都無法將之撕碎,甚至越是用力石柱就感覺到越擠壓。

轉眼間,石柱的身體便已經開始出現變型,整個人都變得高瘦起來。

「哈哈哈哈…」

「此乃我為數珍藏不多的寶物之一,紅綾。」

「遇上了它,別說是你一個小小的凡人,就算是天神在此也有想掙脫開來!」

大歡天主看著被一招擒拿下來的石柱,忍不住開口笑道。

此時陳文琴已經將石柱捆綁著帶到大歡天主身邊,天盟眾人投鼠忌器,一時不敢上前。

「這東西,居然比捆仙鎖還要厲害嗎?」

「以盟主的實力,居然都無法掙開來?」

白驚仙看著苦苦掙扎之中的石柱,臉色一變忍不住驚叫道。

「捆仙鎖?」大歡天主臉上露出一抹嘲諷和不屑。

「這群人索性也沒什麼用處,全都捆了吧!」

大歡天主看了眼對面天盟眾人,然後對陳文琴直接吩咐道。

「是!」

陳文琴雙掌再出,輕喝一聲:「綉卷乾坤!」

「不好,大家趕緊散開!」

站在前方的諸葛青雲大喝一聲,急忙向著外邊飛去。

少仲謀、寧龍臣等人見此,也是臉色微變,快速四散開來。

然而他們還是低估了這紅綾的威力,轉眼整個大殿就被飄長的紅綾封鎖起來。

不作不成婚 等到紅綾收縮起來之後,大殿內便出現了一個個紅繭子。

至此天盟眾人,包括石柱在內,都被陳文琴一人給拿下了。

「哈哈哈哈…」

「想不到本座隨意落下的一子,便能夠收穫如此奇效!美人兒,你可真是我的福星啊!」

大歡天主看著被困在紅綾之中的天盟眾人,放肆大笑起來。

這一笑,好似將大歡天主之前在諸葛世家所受到的折辱全部報復回來了。

「來人吶!」

大歡天主看著這些個紅繭,對外喊道。

「主上有何吩咐?」

頓時,一群身形高大的白骨怪物走了進來,恭敬問道。

「地上這些紅繭子,統統給我搬到地牢之中!」大歡天主指著地上那些紅繭,朝這群白骨怪物吩咐道。

「是!」

這些白骨怪物一手一個,將地上紅繭全部帶走。

「天主大人果然智謀無雙,只不過隨意一兩招,就讓我等受用不盡!」

適才有些混亂的場面結束之後,此時有個賓客看向大歡天主恭維道。

「天主大人自然是才情震鑠古今,無人能敵!可是天主夫人這一手扭轉乾坤的本事,也讓我等望塵莫及啊!」

「不錯,天主大人和夫人都是我太極天的龍鳳,今日能夠一睹龍鳳之姿,在下足可慰平生了。」

「我太極天能夠有天主大人和夫人兩位主持,實在是蒼生之福啊!」

「…」

其餘在場賓客,都是急忙向大歡天主和陳文琴恭維起來。

這些賓客在恭維的同時,內心對於大歡天主的敬畏就更深了。

區區一條紅綾,便能夠擒拿如此多的強者。

就這手段,若非親眼所見,在場眾人根本就不敢想象。

一條紅綾就如此厲害,那大歡天主本人又該是何等的恐怖?

這樣的寶物,真不知道這位手中還有多少?大家又怎能不對他敬畏呢?

至於陳文琴,只不過是一個傀儡、工具。

也因為有她在,大歡天主才能夠出其不意擒拿天盟眾人。

此刻石柱就像是一塊木頭一樣定在一旁,大殿內眾人繼續該吃吃、該喝喝。

大歡天主將石柱放在身邊,自然是為了羞辱他,讓他看看與自己做對的下場。

事實上大歡天主的狠毒遠遠不止於此!

等到酒宴結束之後,大歡天主更是帶著石柱來到了早已準備好的洞房之中。

洞房內,到處都是大紅色一片喜慶!

新娘陳文琴此刻就坐在床邊,一副任君採擷的樣子,看上去明艷動人。

大歡天主這個色中餓鬼,差點兒有些把持不住。

只不過此刻對於他來說,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大歡天主強自壓下心頭的慾火,走到石柱面前。

「當初在諸葛世家,你連番羞辱本座兩次!這次風水輪流轉,也該輪到本座來羞辱羞辱你了!」

「這個女人,的確是天下少有的絕色!也難怪你一直將她帶在身邊,更是為了她弄到如斯田地!」

「只不過今晚,這個女人就屬於本座了!」

「此情此景,不知你有何感想?」

大歡天主一吐胸中不快,看向被紅綾包裹得嚴嚴實實地石柱問道。

「我承認,你這紅綾的確厲害!」

「可是你以為,就憑這麼一件小小的寶物,真的就可以將我困在此處嗎?」

紅綾內部,傳來了石柱平靜地聲音。

「怎麼,莫非你還有機會從裡面出來不成?」

「若是這樣的話,那本座不介意你從裡面出來,讓你好好欣賞一下今晚的夜色有多麼美妙!」

「哈哈哈哈…」

大歡天主笑聲中充滿了絕對的自信。

就算對方從裡面出來又如何?

在大歡天主眼中,石柱只不過是個幸運的小子而已,論智謀、講心機、比實力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對手。

大歡天主抱著胳膊看向石柱,好整以暇地等他出來。 「這可是你讓我出來的,那我就不客氣了!」石柱說道。

然後,紅綾內便傳來陣陣水流聲響。

大歡天主看到,這紅綾一時收縮、一時又膨脹起來,發出「咕、咕、咕」地聲音。

「砰!」

只聽一聲脆響,大歡天主面前的紅綾便炸開了,碎成一片片落在地上。

「這是,自殺?」

大歡天主看著散落在地上的紅綾,卻沒有看到石柱的屍身,有些不確定道。

忽然房間內空氣莫名其妙降了下來,以致於房間內空氣潮濕,盡有水滴凝聚。

魔王總裁的緋聞女王 然後大歡天主便看到,這些凝聚出來的水滴聚合在一起,最終拼接成人形,現出石柱的身影。

剛剛出困的石柱直接閃現到陳文琴身邊,一指朝著對方眉心點去。

這一指之下,便有一股強橫的意志力量衝擊進入對方體內。

「哼~~」

陳文琴輕哼一聲,然後身體一軟倒在石柱懷中。

等到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已經恢復清明,不再似之前那般空洞無力。

大歡天主留在陳文琴身上的控制手段,就這麼被石柱給解開了。

此時陳文琴剛剛獲救,直感覺體內空乏無力,臉上略有疲憊之色。

「文琴,好好睡一覺!等你醒來之後,我再告訴你經過!」

石柱伸手一撫陳文琴眉宇,對方雙眼便已經閉上,開始沉睡。

石柱將沉睡的陳文琴送入玉玦空間之中,然後神色警惕地看向臉色略微陰沉的大歡天主。

「啪、啪、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