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羅琳問道。

侍者一臉驕傲地說:「我們是石橋堡鎮里最大的酒館,不但有酒,還有好幾種。不知道您想要什麼酒?」

孫立成笑了笑,回答:「每人來一杯,最貴的。」

見到是豪商,哥布林侍者的臉上頓時樂開了花,說了一句馬上就來,趕快下去準備了。

「這是什麼歌曲?」

孫立成看著契布曼和克拉克聽得津津有味,不由得問道,他和老婆可是聽不懂那個半精靈的歌詞。

「這是一個古老的精靈族故事,說的是精靈族最偉大的王──基薩爾王的故事。這個半精靈用的是精靈語演唱的,你們聽不懂很正常。」

穿越之農女醫妃 契布曼笑著說。

孫立成有些無奈,看酒館裡面的聽眾,估計大部分都聽不懂,可是卻表現得好像很欣賞的樣子,怎麼看怎麼像到了歌劇院去聽歌劇。

很快,侍者拿了四杯酒走了過來。

「不好喝。」

開羅琳喝了一口面前的酒,小臉就苦了下來。

「怎麼可能,這是我們這裡最好的酒了。比王都的酒也不差。」

在旁邊的侍者沒有等到想象中的誇獎,立刻不樂意了。

卡羅琳的脾氣哪裡受得了,好在孫立成手快,攔住了卡羅琳準備扇下去的大手。

「幾位,覺得這酒不滿意?」

一個非常好聽的聲音在眾人耳邊響起,孫立成抬頭看去,發現是那個半精靈走了過來。

「所羅門閣下,您來評評理,我們這可是哥布林王國最好的酒,他們竟然說難喝。」,侍者見到了半精靈,頓時盼來了救星,趕忙說道。

「幾位,夥計說的不錯,在哥布林王國,這種酒已經是最好的了。如果想品嘗更好的酒,就需要繼續南下,只怕要到獸人王國的都城才可以喝到。」

半精靈微笑著對卡羅琳解釋道。

「哼,沒見識,我家孫立成做的酒比這個強多了。克拉克,去拿一罈子來。」

卡羅琳並沒有被半精靈的微笑迷惑,而是直接準備拆台。

「孫立成是哪位?難道是來自精靈森林的釀酒大師?」

半精靈一驚,趕忙問道。

「你好,我是孫立成,我不是來自精靈森林,實際上,我是個哥布林。」

孫立成站起來說道,順便把右手伸了出去。

半精靈看著孫立成很是疑惑,特別是見到孫立成的動作很奇怪,可想了想,說了一句話,這次孫立成聽不懂了。

「對不起,你說的我聽不懂。」

孫立成笑了笑,尷尬的收回了手。

「看來,你真不是個精靈。不過,你是我見過的最帥氣的哥布林了。不知道你旁邊的這位女士,也是個哥布林嗎?」

半精靈這次用的是哥布林語,孫立成聽懂了。

「我是個食人魔,我是赤炎部落最強大的戰士,卡羅琳。」

卡羅琳的話讓酒館中立刻鴉雀無聲,半精靈更是呆住了。

孫立成苦笑了一下,便將他們被美食與享樂之神施法的事情說了,並跟半精靈說來石橋堡想打聽時間三姐妹的消息。

聽到孫立成的介紹,半精靈和侍者才恍然大悟,特別是侍者,趕忙跑到後面去叫自己的老闆,神祇陛下的使者,這可需要隆重接待。

半精靈躬身向孫立成和卡羅琳深施一禮,笑著說:「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所羅門·克萊爾,來自精靈森林,是一個游吟詩人。沒想到今天見到兩位神的使者,真是萬分榮幸。」

正在這時,克拉克搬了一罈子琥珀之光走進了酒館。

「來,所羅門閣下,嘗一嘗我們的美酒,琥珀之光。這可是連美食與享樂之神陛下都喜歡的東西。」

契布曼拍開酒罈上的泥封,給半精靈斟滿了一碗酒。

所羅門客氣了兩句,便端起酒碗喝了一口,立刻大聲稱讚。

看著無比豪爽的所羅門,孫立成不由得放下了心,從頭到尾,這個半精靈沒有露出一點陰柔,看樣子跟西普斯沒有什麼關係。

來酒館的都是好酒之人,被琥珀之光的酒氣一熏,便圍攏了過來。這時候,酒館老闆也來了,契布曼藉機向眾人進行推介,在喧鬧聲中,很快達成了不少銷售意向。

在酒館喝完琥珀之光,卡羅琳便嚷嚷著回去了,她可不想吃這裡面的食物,話說,這些哥布林的廚藝可比孫立成差得遠呢。

「孫立成,我發現你很關注那個半精靈啊。」

在回去的路上,克拉克走到孫立成身邊輕聲說道。

「我有一個舊相識,也是個半精靈,所以對這個所羅門有些好奇。」

孫立成回答。

「哦,也是,在哥布林王國,半精靈可不常見。對了,你要小心這些傢伙,他們可不用遵守精靈族那些規矩,很是難纏。」

克拉克恍然,不過,他又補充了一句。

孫立成拍了拍克拉克表示感謝,但心裡卻把這句話記在了心頭。

回到營地,孫立成發現整個營地被商人們圍得水泄不通,好在大壯一直等孫立成回來做飯,大家才在他的威懾下走進營地。

第二天,整個石橋堡都知道了兩件事:一件是鎮里來了一個大型商隊,裡面的貨物很棒,有一種叫作琥珀之光的美酒,真是人間少有的佳釀;另一件事情是赤炎部落的那個孫立成很man,晚上的戰鬥力驚人地強大,能夠吵得半個鎮子整晚睡不著覺。

赤炎部落出名了,孫立成出名了,隨著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這兩件事情,商隊的貨物在快速地減少,契布曼的臉上洋溢著豐收的喜悅。

可孫立成並不高興,在這裡足足呆了五天,時間三姐妹的消息卻一點也沒有打聽到,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有這樣三位神祇。

正當孫立成鬱悶的時候,克拉克從帳篷外走了進來。

「老闆,那個半精靈所羅門過來了,想要見你。」

克拉克一開口,就讓孫立成心裡一動。 小薇聽到簡力電話中這麼說,心中不由一甜:「你終於有時間想我啦!我還以為這兩天你很忙呢!」

「哪天不想你啊,只不過想著過年走親訪友的事特別多,擔心你沒時間呀!」

「初四應該要陪爸媽去一個長輩家拜年的,要不我下午溜出來?」

「方便么?」

「沒事,往年我們小輩也都半路出逃的!就是到底幾點能走現在吃不準!」

「我等你通知好了,隨時待命!」

「算你誠心,我到時盡量早點吧!」

掛了電話,簡力心中有底了,初四正好是張瑞進入娛樂圈的第一次走台亮相,喬斌作為經紀人肯定會去,簡力有想法正式將小薇介紹給朋友。

接下來的幾天里,簡力就安心當起了車夫,今天往伯伯家拜年,明天走舅舅家送禮,時間排得滿滿當當,此處請容筆者感嘆一下我們父輩的兄弟姐妹們,那時宣揚的是人多力量大,鼓勵媽媽們多生娃,成為光榮媽媽!政策面的事兒咱不評論,但人多真是熱鬧,每當逢年過節,就是各家相聚的時刻,大人們吃飯聊天打牌搓麻,小孩們攆雞趕狗放炮打架,每每想起總是無比懷念,現如今隨著父輩們年紀大了,身子骨弱了,走動少了,而我們大多又是獨苗,再到春節時就再也沒有往昔的氣氛了,也許這就是我們感嘆著越來越沒年味兒的原因吧……

簡父一輩一共七個兄弟姐妹,簡父排行老三,上面兩個哥哥,下面兩個弟弟兩個妹妹。初四這天輪著兩個叔叔到家裡來拜年,對這兩個叔叔,簡力的映像一般,大叔叔是個熱心腸,但是千萬不能涉及金錢,不然能摳門到令人髮指,父親說主要是早先那會他們的寶貝兒子在美國留學,經濟壓力對於兩個工薪階層來說特別大!一分錢常常要掰成兩半來花。現在孩子留在美國工作了,據說工作還不錯,所以這兩年改了很多。二叔叔是一個口氣大過力氣的浮誇人,愛賭,愛吹牛,愛打腫臉充胖子,自家的房子趁著這兩年房價持續走高,給賣了,平時在外租房子住,有個當空姐的寶貝女兒,一心想釣個金龜……

兩家叔叔嬸嬸來了之後,彼此熱情的敘著舊,提及了大叔叔兒子在美國的情況,尤其是聊到夫妻倆到美國旅遊去看望兒子的經歷,大叔叔眉飛色舞,好不自豪;

說起二叔叔的女兒,夫妻倆每年有兩次國內免費機票,一次國外半價機票的特惠,也算能讓人面上增光,而且女兒似乎交了個男朋友,據說是個老虎(飛行員),前景也是不錯。

簡力在一邊端茶遞水,不時應和著羨慕讚歎兩句,時間倒也消磨的飛快,只是談到簡力如今的情況時,簡力笑不出來了……

大嬸嬸在問,「小簡啊,現在在哪裡工作啊!」

簡力笑著回說:「前些日子老闆不幹了,正想著自己試試創業。」

大嬸嬸道:「現在工作不好找,創業非常困難,還是踏踏實實找份工作妥當。」

簡力……

二嬸嬸問:「小簡啊,女朋友談了嗎?」

簡母很開心的回答說正在談。

全能仙師 接著二嬸嬸開口道:「現在的女生都很現實,所以小簡啊,要求別太高,抓緊地把婚事給辦了,也省得你爸媽操心!」

簡力……

還沒到中午的飯點,喬斌的來電對簡力來說絕對是一個福音,「簡力,家裡有客人嗎?我現在沒地方去了,能來你家混口飯吃不?」

「我X,今天是張瑞的處子秀,你身為經紀人,居然跟我說沒地方去了?」

「我也想跟在張瑞身邊啊,可是那個模特公司的女老闆叫什麼JOJO李的,以最後時刻封閉訓練為由,把我給趕出來了,照我估計,晚上不到現場,我是見不著他了。」

「我說你也夠遜的啊,這經紀人水平有問題,怎麼連自己手上的藝人都被人掌控了呢?」

「誰讓咱現在還是新人呢?名氣什麼的需要別人幫著帶出來啊!」

「那張瑞沒什麼反映?」

「別和我提這貨,奶奶的熊,那個JOJO李在趕我的時候,他就跟一邊看笑話呢!以後有機會,我一定要吸他的血,啃他的骨頭,非把他榨乾了不可。」

「張瑞什麼性格你不知道啊,他不愛說話,但心裡明白著呢,你到時要是過分了,小心人家炒了你。」

「我不就隨便說說,過過嘴癮嘛,怎麼樣啊?你家收留我不?」

「我兩個叔叔在呢,不過你現在在哪?我過來找你吧!我現在也正被架著烤呢,渾身難受。」

鹿鼎外傳之大帝傳說 戲幕客 兩人約好地方,簡力和父母打個聲招呼,又禮貌地和兩家叔叔嬸嬸告辭后,開車出門。

春節的馬路上還是相當通暢的,和喬斌約在以前經常光臨的小飯店,老闆老闆娘是SX人,不過全家都搬到S市來十數個年頭了,算是在S市紮下了根,小飯店365天年中無休。

「老闆,新年好啊,生意來啦!」喬斌一進門就叫道。

整個小飯店裡只有兩三人在就餐,給人感覺有些清冷,不過春節期間,這也算是正常。

老闆見是熟客,也是非常熱情的上來打招呼,喬斌空口報的三四個熱炒,沒一會便陸續上來了,老闆還送了一瓶黃酒,算是春節的特惠。

「簡力,今天下午,我就跟著你混咯,晚上我們再一起去新天地看時裝秀。」

「別,下午我還有事呢!」

「啥事不能帶著我啊?難道是和哪個小情人去幽會么?」喬斌開玩笑道。

「哎,你還別說,真是,哥們交女朋友了!」

「真的假的啊?咱哥倆沒見這才沒幾天啊,再加上你小子前些日子不是還發燒在家休養么?這麼快?啥時候的事?」

「還記得上次我提起到GZ去旅遊么?就是那會認識的。談了大半個月了吧。」

「我去,你小子可以啊,這事做得不聲不響的,該不會再過幾個月,你來和我說要做爸爸了吧!」

「滾遠點,有你這麼說話的嘛!」

「快說說,這小姑娘長得怎麼樣?對了,有照片么?快拿出來分享一下啊!」

「分享個毛啊,你當是以前看的AV女郎啊,還分享呢,女朋友,懂不?我的!」

「什麼玩意兒,看把你得瑟的,快,手機拿出來,讓我看看照片,認認臉。」

簡力撇撇嘴,將手機中拍的小薇照片翻出來,「不錯啊,美人啊。哎我說簡力,看不出來啊,你賺錢眼光不差,這女孩子方面也夠專業的啊!」

「咱不說這個,你怎麼樣?在橫店這些日子忙前忙后的,有什麼進展不?」

「什麼進展?咱大過年的,不談工作啊?」

「屁話,誰問你工作了,你不是給一個小明星當保姆來著嗎?不是連人家生理期都一清二楚嘛,怎麼樣?有沒有可能啊?」

「開玩笑,人家那眼光可是盯著一線明星跑的,高著呢,要我有個上億資產那還差不多!」

「哼,眼高手低的貨,就這樣的,估計也沒啥前途!」

「話也不能這麼講,人說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這裡也一樣,不像成為一線藝人的藝人不是好藝人……」

「我去,這道理怎麼從你嘴裡出來就這麼拗口呢?」

「對了,這次在橫店我看中一個妹子,人感覺不錯,是個替身演員。」

「你這個看中是指……」

「當然是說她在娛樂圈有潛力啊,你當我花痴啊,是個女人就喜歡啊!不過如果能把上倒也不錯!」說著說著右手不斷摸著下巴,有些意淫地說道。

「天哪,沒混多久的經紀人,已經會做星探啦!」

「告訴你,簡力,別門縫裡看人,我發現我之前是入錯行了,我就是個適合在娛樂圈混的主!在這行我特有感覺!」

「行行行,是兄弟肯定挺你,這事你和孫自佑說啊,你知道的,公司他管事!」

「怎麼沒說?我都說過三次了!」

「那結果呢?」

「切,他說我入這行資歷還淺,盡量多看看,說她要真有潛質,早被導演或者經紀人看中了,這麼長時間還是替身,肯定某些方面有欠缺!讓我別老用下半身思考問題……」

「說得沒錯啊!要我也這個想法……」

「你們……唉,你們太小瞧人了,這女的真有潛力,為這事我還和孫自佑紅臉了呢!估計要不是他看在你的面子上,一準把我給辭了呢!」

「有必要麼?是不是你小子空口白話,先承諾了人家什麼了?」

「沒有的事兒,我在你公司里干,還不處處小心,不怕給你抹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