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若皺了皺眉頭,這麼麻煩?那豈不是以後她不能使用妖力?

「所以你是來抓我的嘛?」皎若反應過來,眨了眨眼睛問。

咳,不是她反應遲鈍,主要是剛一時忘了。

「不是。」棠紀川輕咳一聲,清潤的聲音有些沙啞,還有些不好意思。

當然不是來抓皎若的,不然他也不會幫皎若支開那些人。

「那你來是?」皎若不解的抬起頭問。

「我感應到妖力,過來看看,放心我不會把你交出去的。」棠紀川看了一眼皎若,認真的保證道。

皎若也沒有懷疑棠紀川的話。

「那你可以給我說說,關於這個世界的事嘛?」皎若覺得自己還是了解一下,有關這個世界的生存法則才好,雖然沒有什麼好怕的,但是麻煩。

皎若跟著棠紀川離開之後,一個類似道士打扮的中年男人才趕到,看著羅盤上已經消失的妖氣。

「來晚了?」忘了一下周圍的建築物,轉身離開了。

這一切皎若都不知道。

……

「小狐,你說要是我美人老爹,要是在這人間有遺落的兒子該多好,然後找到我告訴我,他是我哥,告訴我有他在,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天塌下來有他呢。」皎若幻想道。

從棠紀川了解到的事,皎若明白一件事,那就是有錢真的可以任性妄為。

要是她有後台,還怕那個陸少覺。

用他們人類的一句話,天涼了,該破產了。

小狐狸無語的白了一眼,還有些嫌棄。

也不知道,被主人的美人老爹知道,主人在背後如此想他,會不會打死主人。

「主人,醒醒吧這是不可能的。」小狐狸真不想戳破自己主人的白日夢。

想的不錯,可惜現實是殘酷的。

「我覺得可能,你看我美人老爹,這麼多年也沒有給我找一個便宜媽,一定是他有心上人,如果在妖界我美人老爹一定把人接回來,你看這麼多年都沒有,說明什麼,說明人不在妖界,那不就是人在人界了。」皎若越說越覺得有這種可能。

說不定就是她那個已經亡故的便宜老媽。

主人你最近看了不少總裁文吧?

在小狐狸懷疑的目光之下,皎若收斂了,輕咳了一聲,恢復一本正經,一人一狐對視,做起木頭人來。

「叮鈴叮鈴~」放在茶几上的手機突然想了,皎若和小狐狸才鬆了一口氣,皎若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拿起桌上的手機。

「棠紀川?」皎若看著屏幕上的號碼,皺了皺眉頭。

他一大早打電話來做什麼?

「喂,棠影帝早呀。」皎若接起電話,笑嘻嘻的開口。

電話那頭棠紀川聽到皎若活力滿滿的聲音,微微臉上有些泛紅,輕咳了一聲如無其事的回了一句,語氣高冷「嗯」

「棠影帝你打電話過來有什麼事嘛?」皎若好奇的問。

「最近我有一個劇,缺一個女二,我推你去試鏡,你最近不是沒有戲嘛,剛好導演問我,我就推了你。」棠紀川對答如流的說。 「棠影帝你說你推我去試你的戲?」皎若有些不敢相信。

「嗯,最後的結果還要你試鏡之後,如果不行也沒有辦法了。」棠紀川又強調了一句。

棠紀川的話有些煞風景,皎若被噎了一下,一時不知道該如何接話。

沉默半晌,皎若又打起精神「放心沒問題,這個角色一定會是我的,到時候我拿到片酬請棠影帝吃飯。」

棠紀川推自己去試鏡,那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的事,棠紀川可以這個圈子的票房保證,她上了他的戲還愁不火嘛?

而且以她的演技,皎若覺得她這個角色一定沒問題的。

「嗯」棠紀川沉默了片刻,冷清的聲音軟下來,帶著一絲絲他不曾察覺的笑意,回應了一聲。

「棠影帝你真是一個大好人,你一定會長命百歲的。」皎若躺在沙發上,語氣輕快道。

被發好人卡的棠紀川,表情有些微妙,很快又恢復嚴謹高冷的表情。

「推你去試鏡,只是為了很好的監督你。」棠紀川一本正經的說。

「我知道的,放心我不會誤會的。」皎若噗嗤一笑,輕快活躍的聲音甜甜的響起。

「嗯,就這樣我掛電話了。」棠紀川冷淡說完掛了電話。

「這是鐵樹開花了,嘖嘖,看那樣的表情。」常洲嘖嘖道。

明明就是擔心人家,還一本正經假正經,悶騷。

「你怎麼還在這裡?」棠紀川面無表情的看著常洲,語氣還有些嫌棄。

感受到棠紀川嫌棄的眼神,常洲突然炸毛了,破有一點惱羞成怒的樣子。

「你以為我想在這裡,還不是給你大爺送贊助商的合同過來。」常洲揮了揮自己手中的合同。

是老婆不夠軟?還是孩子不夠萌,要不是這大爺難伺候,不然他直接叫助理過來了,可誰讓人家是老闆,發工資的他就是這麼慫。

……

跟棠紀川通過話之後,皎若就直接去了公司,她覺得解約的事越早越好。

站在公司的大廳,皎若四處看了一眼,簡潔大方的裝飾,低調透著奢華。

「你好,請問你有預約嗎?」前台小姐姐帶著禮貌的微笑恪盡職守的問。

皎若愣了一下,取下自己的帶在臉上的墨鏡,露出那張艷麗妖冶的臉,嫣紅的嘴唇勾起一個弧度。

前台小姐姐快速反應過來,有些驚訝的看著「皎若姐」

「嗯」皎若笑著嗯了一聲。

前台小姐姐被皎若的笑容迷住了。

她見過皎若好多次,知道皎若長的好看,只是這一次見到,發現她好像比以前還要好看了。

精緻小巧的臉上,五官一筆一劃彷彿雕刻,膚如凝脂,眸似秋水,眸光流轉間似映了星河一般,紅唇微勾,清純與嫵媚柔兩股相互矛盾的氣質,但在皎若身上有那麼和諧,一娉一笑彷彿勾人奪魄的妖精。

小姐姐捂住加快的心跳。

皎若笑著看著被自己迷住的人,抿嘴一樂,隨手戴上了墨鏡,然後往電梯走去。

「呸,不要臉,仗著那張臉不知道爬了多少人的床,你說她這人,怎麼還有臉在這娛樂圈呆,不怕出門被人扔臭雞蛋。」另外一個前台回過神,啐了一聲,罵罵咧咧的說,嫉妒眼神都要快化為實質了。

陶魚回過神看著自己身邊的人,擰著眉眼神有些糾結,原本清秀的臉龐,因為嫉妒而扭曲變的刻薄起來,像一個精神病患者,陶魚往傍邊挪了一步,拉開一定距離。

這人有病,她還是離遠一些。

皎若自然也聽到她的話了,畢竟人家的聲音還不小,不過皎若只是笑笑。

對付這種人的最好辦法,那就是過的比她好。

「叮」電梯門也在這時開門了,從電梯裡面走出一大群人。

皎若頓了一下,看著擋在自己面前的人。

「喲,這不是我們皎若嘛?怎麼今天有空來公司了?」酸溜溜的語氣響起。

皎若愣了一下,想起來眼前這個少女是誰。

楚辭,24歲,跟自己一同進公司,長相屬於清秀那種,沒有什麼辨識度,沒有得到公司力捧,後來經過微調,五官變的精緻起來,是公司現在力捧的一姐,以前就喜歡跟自己作對,只不過那時候公司力捧的人是自己,自然在自己的手上吃了幾次虧,後來她出事之後,公司就開始大力捧她,現在混的風生水起的。

哦豁,看來今日是冤家路窄了。 「公司你家的開的嘛?」皎若淡淡的回了一句。

「不是」楚辭反應微微一慢,迷惑的看著皎若,懵懵的回了一句。

「既然不是你家開的,你管我公司做什麼。」皎若紅唇輕啟,一字一句輕吐。

楚辭反應過來,臉色一下拉下來,表情有些扭曲,眼底熊熊怒火,抬起頭下巴,趾高氣揚的開口「呵,你就嘴硬吧,誰不知道現在公司準備雪藏你,你就等著哭吧。」

楚辭說完,呵呵一笑,冷笑的瞥了一眼,眼底是不屑和譏諷。

她們一個公司的,自然知道皎若為何走到今天,故作清高,哼,看她這次還如何翻身。

「說完了嘛?說完麻煩讓一讓,你應該不會想做那什麼吧?」皎若並沒有受楚辭的話影響,反而心情還不錯。

楚辭愣了一下,沒有聽懂皎若的話,好一會才反應過來皎若的意思。

「你罵我是狗。」楚辭氣極了,手指指著皎若,漂亮的小臉蛋,因憤怒扭曲,咬牙切齒的說

以前她沒有皎若紅被欺負,現在她不如自己,還有什麼資格說自己。

皎若沒有回答,只是一笑。

「皎若你不要太過分。」楚辭因為皎若的話,脾氣瞬間被點燃,揮著巴掌就向皎若的臉打過去。

「啊」只不過一把被皎若抓住,手腕實力「咔嚓」一聲,楚辭的手腕脫臼了。

「好痛」楚辭已經來不及找皎若的麻煩,痛苦不已。

男神,你缺愛! 「我就說我脾氣不好吧,你們還往我面前湊。」皎若無奈的吐槽了一句。

「皎若我要告你,我告你謀殺。」楚辭痛苦的抬起頭,面目猙獰,大喊大叫。

皎若覺得楚辭的聲音有些刺耳,不滿皺了皺眉頭。

脫臼而已,又不是要死了。

「你,你,你要幹嘛?」楚辭被皎若露的拿一手嚇著了,見皎若向自己走過來,本能的往後退了幾步,怯懦的開口,手本能的藏在身後。

魔鬼,皎若就是一個魔鬼。

「當然是殺了你,坐實殺人罪呀。」皎若嘴唇微勾,慢條斯理的開口。

「不,不要,啊!」楚辭尖叫起來,她的聲音拉回來了身邊助理的思緒,才反應過來擋在楚辭面前。

皎若嘆了一口氣,有些麻煩的看著擋在自己面前的人,雖然有些麻煩,不過皎若還是動起來,身體靈活躲開助理,住抓住楚辭的手「嗚嗚,我錯了,嗚嗚」

楚辭已經嚇哭了,臉色慘白,眼淚直流,可憐兮兮的看著皎若,此時哪裡還有剛的趾高氣揚。

「晚了」皎若故意冷冷的說,就聽到「咔嚓」兩聲,把楚辭的手接上了。

「啊」又是一聲慘叫,楚辭面如死灰,閉上眼睛,一副完了。

等了好一會,楚辭睜開眼睛,皎若已經離開了。

傾城劍帝 楚辭劫後餘生的笑了,看著已經好的手,破涕而笑。

立馬又反應過來,冷著臉,怒火蹭的一下燃起來「皎若,我不會放過你的。」指著電梯破口大罵起來。

罵罵咧咧的哪裡像一個明星,反而像一個潑婦。

「還有你們,剛才皎若出手打我時,你們怎麼不擋著,你們知道我身價多高嗎?出了問題你們賠的起嘛?沒用的東西,明天不用來了。」罵完皎若之後,楚辭還不解氣,又把怒火對準了剛跟在身邊的其他助理。

「楚姐,楚姐,剛皎若出手太快了,我們來不及反應。」被開除的助理,哭喪著臉說。

不是他們不專業,她們也沒有想到皎若會功夫呀。

她們冤呀!

只是楚辭怎麼可能聽她們的解釋,冷著臉冷冷的開口「沒用就是沒用。」

都是這些沒用的東西,害自己受苦了,還有皎若,她一定要她復出代價。

餘光瞥見攝像頭,冷笑了一下,有了。

哼,皎若這一次,你這次死定了。

楚辭不厭煩的推開那幾個助理,踩著高跟鞋踏踏的走了。

一場鬧劇也落幕了,看戲的也散場了。

也有好事之人,把這件事發到了網上,這一切皎若還不知道。

她按著記憶中的路線,來到王總的辦公室。

「扣扣」禮貌的敲了敲門。

「請進」聽到裡面的聲音,皎若推門進去。

王總也從辦公桌抬起頭,看到站在門口的皎若,一瞬間被皎若驚艷到了。

「皎若,你怎麼來了?」王總有些驚訝的問。

餘光不留痕迹的打量了一番皎若,跟其他人的反應一樣,覺得皎若又長好看了。

雖然那張漂亮的小臉,被墨鏡遮住了一半,也不能擋住她的美,那是從氣質散發出來的。 「皎若來了,來,來快坐。」王總起身熱情的說。

皎若也沒有拒絕,走了進去,取下墨鏡,露出那張艷麗妖冶的臉,瀲灧的桃花眼流光轉盼,坐在王總前面。

「今天我來是解約的。」坐下之後,皎若直接開口說。

王總笑笑,眼神都快沾在皎若身上,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你說什麼?」

「解約」皎若手指輕輕敲了敲桌面,一字一句的說。

王總愣了愣,臉色變了變,又恢復了笑意,輕言細語的問「解約,怎麼好好的突然想起解約來,你有什麼問題,可以提出來我們大家可以商量解決……」

雖然這皎若得罪了圈內人,但是她那張臉還有一點用,怎麼可能就這樣放她離開。

「直接說違約金多少吧。」皎若也不跟他廢話,直接打斷王總的話。

「你來公司也有幾年了吧,雖然公司沒有捧紅,對你還是不錯,你就這樣解約了?」 神豪朋友圈 王總義正言辭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