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到了這個時候,葉星辰也感受到自己和李振南之間似乎有著什麼巨大的仇恨,但自己可是第一次見到他,會有什麼仇恨呢? 豪門星妻:總裁太危險 難道自己的老爸?可是不對啊,以老爸出道的時間,也應該和他沒關係才對呢?

「人老了,心底也慈悲了許多,就讓你在臨死之前知道一些本不該知道的秘密吧!」李振南看著葉星辰依舊一臉迷惘的神色,微微嘆息了一聲,接著用手按了旁邊的一個按鈕,自天花板上落下了一塊布,布上掛著一幅畫,畫上畫著四人,其中一人看上去應該是年輕時候的李振南,另一個有些像葉星辰見過的許老爺子,另一個不認識,還有一個……還有一個竟然和自己的父親那麼相似?這……

葉星辰看到這幅畫的時候,心中的驚訝程度甚至比知道李振南是李將軍的時候還要震驚。

「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那想必也聽說過四大將軍,不錯,你的祖父,就是四大將軍之一的葉將軍!」看到葉星辰那震驚的目光,李振南很是享受,口裡慢悠悠的說道。

「葉將軍?」葉星辰口中喃喃說著,心中卻是驚起了滔天巨浪,為何這麼多年來,自己的父親卻從來沒有告訴我自己這件事呢?四大將軍,當年文革的時候四大將軍中的兩位曾經相互出手過,其中的一位更是被扣上反革命的帽子,全家被殺,只有一個小兒子逃脫?難道自己的父親就是那個小兒子?可是不對啊,自己的老爸似乎從來就沒對自己說過啊?

「你以為我派羅明海去靜海市對付你,就只是因為他是我的門生嗎?你錯了,我們李家與你葉家的仇恨從七十年代就已經結下,所以,這一次你必須死,只有你死了,你的那個死鬼父親才會出來,只有殺掉他,我才能徹底的安心!」看到葉星辰那有些茫然的神情,李振南繼續說道。

「你與我爺爺之間到底有什麼恩怨?你可不要告訴我又是什麼為了一個女人?」葉星辰慢慢的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不過卻難以明白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在那個革命動蕩的歲月,兩個位居高位的將軍,就算有些爭執,也應該是一些政治意見上的不同,會有什麼深仇大恨不可化解呢?非要逼得李振南趕盡殺絕呢?

「不錯,就是因為一個女人!」誰料到李振南竟然直接開口承認,眼中的悲憤之色更濃。

「女人?又是女人?李老頭,你不覺得這太俗了么?」既然知道了對方與自己家族的仇恨,葉星辰對於李振南也不再尊敬,只是他實在不明白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畢竟,當年自己的父親也不過幾歲啊!

「俗么?葉蒼麟當時年僅三十六歲,已經位高權重,更是有一個和諧美滿的家庭,包括你的父親在內,他更是三個孩子的父親,可他是怎麼做的呢?竟然還背著自己的家人與其他的女人相愛,奪走了那個女人的貞操,更是奪走了那個女人的生命,你覺得這樣的人不該死嗎?」李振南惡狠狠的說道,可眼中的悲憤神情卻展露無遺。

「那女人是你愛的女人?」葉星辰眉頭緊皺,自己的爺爺真的會是那樣的人嗎?

「不,她是我的妹妹!」說道最後三個字的時候,李振南眼中已經老淚縱橫,讓原本怒極的葉星辰也慢慢平息下來,他隱隱覺得,這件事情似乎還有很多的隱情,到底當年發生了什麼?

「你是說我爺爺殺了你妹妹?」葉星辰試探著問道。

「雖然不是他殺了我妹妹,但我妹妹卻是他害死的!」李振南咬牙切齒道,也不顧葉星辰的反應,接著自顧自的說起了當年的往事。

原來,當初葉星辰的爺爺葉蒼麟英俊瀟洒,一直都惹得眾多女人的追捧,不過他卻因為家庭的原因,一直都謹守規則,可是知道李振南妹妹的出現,葉蒼麟才深刻的發現自己所愛的人竟然是一個比自己小十多歲的少女,在那個歲月動蕩的年代,就算是普通有家室的人背著自己的老婆和其他的女人相好也會被處以嚴刑,更不要說葉蒼麟了,而葉家的人一直都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的那種,所以葉蒼麟不顧世俗的反對,不過對自己名譽的影響,依然的和那女人相愛。

結果那女人被蓋上了狐狸精的罪名,最後被活活的燒死,而葉蒼麟也被扣上了走資本主義道路的帽子,全家被殺,只有當時兩歲的小兒子葉天龍被人帶走,救了出去,直到文革之後,葉蒼麟的罪名才被洗刷清。

如果不是曾經看過那一段時期的歷史,葉星辰絕對不會相信愛一個人也會被扣上這樣的罪名,但這一刻聽到李振南道出后,他卻是深深的明白,那個時期,是個歲月動蕩的時期,任何的思想作風不正,都可能遭來殺生之禍,甚至是滅門之禍。

聽完了李振南的述說,葉星辰沒有多說什麼,自己的爺爺或許有錯,但最大的錯誤應該是當時的社會風氣,如果換成現在,最多也就是被停職查辦而已,又怎麼會槍斃呢?甚至是連累家小呢?當然,或許槍斃全家的事情,背後有著李振南很大的功勞,畢竟,他的妹妹已死,他自然要為自己的妹妹報仇。

葉星辰沒有過多的憎恨李振南,他甚至感覺不到自己心裡有那麼一絲恨意,如果說有恨,那唯一的恨也在於為什麼上一輩子的恩怨要留到現在呢?

「小子,怎麼樣?現在死,你應該能夠瞑目了吧?」或許是好久沒有對人說過這一段傷感的往事,李振南抹了一把眼角的淚痕,開口說道。

「你認為你能夠殺得了我嗎?」葉星辰卻也淡淡說道,不過卻沒有動手的打算,只是冷冷的望著李振南,雖然不想去計較過去的往事,但不代表他會束手就擒!

「當然,你忘了這裡是在哪兒!」李振南淡淡一笑,卻是輕輕的按動了一個按鈕。

「咔嚓!」一聲,葉星辰坐著的地板忽然往下落去,連同那把紅木椅在內,葉星辰的身子直接朝下落去。

最後重重的落在地上,那把紅木椅子直接摔得粉碎,而葉星辰卻早已經跳開,一個漂亮的翻滾,卸去了大部分力道,這才慢慢的站了起來,發現自己竟然被關在了一個十多平方米的石室之中。

「小子,你就慢慢的在這呆著吧,當年你那個死鬼爺爺是餓了九天九夜才死,看看你能不能支持那麼久!」上面傳來了李振南得意的笑聲,葉星辰卻是冷哼了一聲,連說話的心思都沒有了,反而觀察期周圍的環境。

仔仔細細的查看一片,發現這間石室除了一盞三十瓦的電燈外,竟然再沒有其他的任何東西,周圍都是很厚實的石壁,可不是那種濫竽充數一砸就碎的水泥地,自己想要離開似乎不太可能?

但葉星辰從來都不是一個坐以待斃之人,隨手脫下自己的那件黑色的外套,將其放到了一邊,然後又脫掉了裡面的那件黑色的T恤,裹在了自己的拳頭之上,面對這種四處毫無縫隙的石室,在不知道開光的情況下,唯一的破開之法只有暴力,只是這麼厚實的石壁,自己能夠打碎么?葉星辰不知道,他只想試一試。

「啊!」一聲大吼,葉星辰一拳重重的朝前面的一面牆壁砸去。

「轟隆!」一聲巨響,那面牆壁卻是紋絲不動,而葉星辰的手臂卻是一陣劇痛,畢竟雖然包裹著T恤,但他的力量實在太過恐怖,在力與反作用力的作用下,沒有當場碎裂,已經算不可思議的了。

「真是一件麻煩的事情,難道自己真的就這在等死么?」葉星辰口中喃喃說道,卻掏出了手機,發現這裡竟然一點信號也沒有。

「操,這老頭子也太狠了一點吧?」葉星辰心中暗罵,卻是靜靜的坐了下來,再一次開始尋找這間石室的破綻來。

而上面的李振南在關押葉星辰之後,卻是露出得意的笑容,走出了書房,剛剛走出書房,就見到身穿一件白色長袍的李妍站在門口。

「爺爺,林靖呢?」李妍只見到葉星辰進去,卻沒有見到葉星辰出來,好奇的問道。

「小妍啊,你很喜歡他么?」李振南望著自己的孫女,喃喃嘆息了一聲,不得不說,葉星辰的確是個人才,長得也算英俊,簡直就和當年的葉蒼麟一個模樣,風流倜儻,自己的妹妹當年似乎也是這個神情吧?

「爺爺,你怎麼突然問這個!」李妍聽到自己的爺爺忽然問這個,卻是以為他在考驗自己兩人一班,不由的玉臉通紅。

「你今年也十八歲了,也算是個成人了,老實回答爺爺吧?」李振南望著自己孫女那痴情的神情,思緒似乎回到了四十年前,那時自己也是這樣問自己的妹妹吧?

「嗯!」李妍沒有過多的考慮,直接抬起頭,堅定的點了點頭,其實連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愛上了葉星辰,只是到了後來,她才發現自己原來在已經離不開他。

「哎!」看著李妍那堅定的神情,李振南心中的思緒更甚,簡直和她的姑奶奶一模一樣啊,到底我們李家做了什麼孽,老天要這麼對待我們李家?

「爺爺,你到底怎麼了?林靖人呢?他為什麼不出來呢?」李妍看到自己的爺爺莫名其妙的感嘆,眼中更是一陣疑惑。

「他不叫林靖,他叫葉星辰,乃靜海市三大黑幫之一星曜會的會長,也是國內一級通緝犯,並不是一個你該愛之人!」到了這種時候,李振南自然不會再隱瞞,將葉星辰的身份說了出來。

「什麼?」李妍聽到這個消息后卻是臉色劇變,林靖竟然是靜海市三大黑幫之一的星曜會的會長?這怎麼可能?「爺爺,他才十八歲不到啊?怎麼可能是那個星曜會的會長?你不會是弄錯了吧?」 「是么?那你認為一個普通人能夠在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內將靈山中學攪得翻雲覆雨嗎?」李振南卻是輕哼了一聲。

「這……」李妍一時愣住了,想想葉星辰這兩個多月來的所作所為,不管是哪一件事情都絕對不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生能夠做出的,還有他出手的狠辣果斷,以及身上的那些傷疤,沒有一件可以證明他是一個普通人?

靜海市三大幫派的大佬,年紀輕輕就成為了星曜會的大佬,或許也只有這樣的人才能夠輕易的在靈山中學縱橫捭闔吧?

「可是爺爺,他為何要來這裡?」儘管心中已經明白,但李妍還是不死心。

「為何來這裡?自然是為了爺爺而來!」李振南喃喃說道,接著將葉星辰在靜海市的所作所為全部給李妍介紹了一遍,包括他有多少的女人,也一個不漏的告訴了李妍,這些資料自然是羅明海提供給他的。

聽到最後,李妍的眼淚已經嘩啦嘩啦流淌下來,自己所深愛的男人,竟然早已經有了這麼多的女人,怪不得這些日子以來,他對自己總是忽冷忽熱,很多時候都是欲言又止的模樣,想到這裡,李妍感覺自己的心好痛好痛,原來愛上一個人是如此的難受。

「嗚嗚……」再也顧不得聽李振南講葉星辰的事情,李妍一抹眼角的淚花,轉身奔回了自己的房間中,更是碰的一聲關上了房門,趴在床上嗚嗚大哭起來,從小打到,她都在家人的關愛中長大。

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愛上一個男人,可最後的結果卻是這樣,對於方誌旭,那不過是一種少女對於偶像的愛慕而已,和這種深入骨髓的愛完全不同。

李妍只感覺自己的心彷彿一塊透明的玻璃杯,一碰就碎,碎成一塊一塊!

房間外面,李妍的母親不斷的敲打著房門,想要問問自己的女兒到底怎麼了,而李妍的父親也上前問起了自己的老爸,李振南又將對李妍的話說了一遍,後者聽后也是一時之間不敢相信,最後再三確認后才來告訴自己的妻子。

李妍的母親本來對葉星辰很是喜歡的,可聽到他竟然有那麼多女人之後,也頓時勃然大怒,畢竟,沒有一個父母希望自己的女兒和其他女人一起共享一個男人,哪怕這個男人再怎麼出色。

一家人想要勸解自己的女兒,可是李妍根本不給他們開門,只是在房裡痛聲大哭,哭聲越來越響,聽得兩夫妻也是滿臉哀愁,到底李家做了什麼孽,要等到這種報應?

過了不知道多久,似乎淚水已經乾枯,似乎聲音已經沙啞,李妍才慢慢的躺在床上,腦海中回想著與葉星辰的一切。

那些日子,可以說是她生命中最甜蜜的日子,自己真的能夠失去他么?想到第一次見到葉星辰的時候,他臉上那有些邪邪的笑容,想到第一次戲耍他時的勃然大怒,想到後來的點點滴滴,她的嘴角不知不覺間竟然浮現出淡淡的笑容,那是一種甜蜜的笑容。

「林靖,或者葉星辰,我愛你,真的愛你,我能離開你么?」李妍口中輕聲呼喚著,最後似乎做出了什麼決定,眼中露出了堅定的神色,身子猛然從床上爬了起來,就朝門外衝去。

「轟隆!」一聲打開房門,就見到自己的父母站在門口,當看到自己的時候滿臉的驚愣,其中自己的母親還舉著一隻手,似乎正準備繼續敲門。

「我要找爺爺!」李妍丟下這句話后就朝李振南的方向走去,當來到李振南房間的時候,發現房間的門打開著,而李振南正坐在裡面,目光慈祥的看著這邊。

「小妍,想通了嗎?」李振南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在他想來,經過了這次傷心,自己的孫女應該能夠明白很多事情。

「爺爺,求求你放了他吧?」卻哪裡想到李妍開口第一句就是為葉星辰求情。

「小妍,你怎麼還不懂事呢?這樣的男人難道還值得你去愛他嗎?」李振南打死也不會想到自己的孫女竟然這麼執迷不悟。

「爺爺,求求你放了葉星辰吧!」誰料到李妍根本不理會,整個人直接j就朝李振南跪了下來。

「你……」李振南見到自己的孫女竟然為了一個仇人的後代向自己下跪,不覺的一陣火氣。

「爺爺,求求你放了葉星辰吧!」李妍知道自己爺爺的厲害,想要從他手裡救出葉星辰幾乎不可能,所以只能夠求他,口中一邊說著,李妍一邊跪著朝李振南走去,眼中露出堅定的神色。

這個時候,李妍的父母也趕了過來,看到李妍竟然為了一個男人下跪,兩人心中百感交織。

「女兒……」李母看到自己的女兒如此,就要上前勸解,卻直接被李妍打斷。

「爺爺,求求你放了葉星辰吧,小妍給您磕頭了!」李妍說著,碰的一聲,腦袋重重的撞在木質地板上,驚得李母趕緊上前將她拉住。

「我的乖女兒啊,你怎麼這麼傻呢,這樣一個男人怎麼值得你去愛呢?乖聽話,不要再讓媽媽傷心了,起來好嗎?媽媽給你找天底下最好的男人!」李母看到自己女兒額頭上那顆逐漸長起的大包,心裡也是一陣抽痛。

失憶后總有大佬想娶我 「爺爺,求求你,放了葉星辰吧!」李妍卻不理會自己母親的勸解,一把推開自己的母親,又是朝李振南用力跪拜下去,腦袋更是比剛才一次還要重,直震得地面陣陣顫抖,而她的額頭更是被磕破了,一道鮮紅的血液流了出來,可她卻毫無知覺的繼續朝李振南磕頭。

看到自己的女人如此執著,李母也是心裡一酸,趕緊上前拉住自己的女兒,可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女兒今日力氣特別的大,以自己的力氣竟然拉不住她,碰頭的聲音也不斷的在房間響起,而李妍額頭上的鮮血卻是越來越多。

一旁的李安森沒有自己父親的命令,根本不敢上前攙扶自己的女兒,可心裡卻彷彿被刀割一般,疼痛難耐,最後終究看不下去了,開口說道:「父親,你……」

「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快把她帶出去。」李振南看到自己的孫女為了葉星辰這樣,不僅不感動,反而更為動怒,直接朝李安森咆哮道。

李安森聽到自己的父親這麼一吼,哪裡還敢多說什麼,直接上前拉著自己的女兒就朝外面衝去。

「爺爺,求求你放了葉星辰,好嗎?」李妍卻依舊不肯死心,早已經乾枯的淚水再一次滴灑而出,可惜力氣卻沒有自己的爸爸大,最後被李安森扛了出去,可惜她口中依舊不斷的響起求李振南的聲音。

「葉蒼麟,可真有你的,當年還害了我妹妹,現在你的孫子又來害我的孫女,要是就這麼放過了你們葉家,我就不叫李振南,來人!」李振南看著李妍最後那堅決的眼神,就是一肚子火,大聲開口叫道。

「將軍,有什麼吩咐嗎?」這個時候,一名三十多歲的大漢從外面走了進來,恭敬的朝李振南行禮道。

「去,給我找一公斤的海洛因過來,我到要看看葉家的男人到底有多麼大的魅力,竟然迷得我李家的女人這麼沒有自我!」李振南面色猙獰的說道。

「將軍,這……」

「叫你去就去,哪兒來那麼多廢話?難道我連處置一個通緝犯的權力都沒有嘛?」李振南本來就在火頭上,現在連自己的心腹都還疑問自己,不由的開口罵道。

「是,將軍!」那人恭敬的行了一禮,轉身離開了房間,李振南卻是露出一臉陰沉的笑容。

而在李妍的房間中,李妍卻再一次哭成了淚人,無論李母和李安森怎麼勸慰她,她都是不聽,對於頭上的傷勢也不予包紮,還說只要不就救出葉星辰,就是死也不包。

「安森,你先出去吧,讓我和女兒好好談談吧?」看到自己的女兒如此,李母只感覺自己的心都碎了,不由的對自己的老公說道。

「嗯!」李安森也點了點頭,他心裡同樣的不好受,可整個李家是李振南在當家,他深深了解自己父親的脾氣,一旦做出了什麼決定,是絕對不會改變的。

「女兒,你告訴媽媽,你真的愛那個叫葉星辰的傢伙嗎?」等待李安森走出李妍的房間后,李母朝自己的女兒輕聲說道。

「嗯!」李妍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那你知道什麼是愛嗎?」李母微微嘆息了一聲,每一個少女都有著對愛情的憧憬,可又有誰能夠了解愛呢?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不能失去他,不能離開他,我不想過那種行屍走肉的日子,只有跟他在一起,我才知道自己是活的一個人!」李妍不知道自己的母親為何要這樣問,但她還是一邊搖頭,一邊說道。

「那你覺得他愛你嗎?」李母又繼續問道。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是一個好男人!」李妍搖了搖頭,額頭上的血液更是滴灑出來,看的李母又是一陣心痛。

「哎!」李母聽到自己的女兒這麼說,微微嘆息了一聲,她明白,自己女兒對於葉星辰的痴戀已經達到了一個難以相信的地步,這或許是她的初戀吧,每一個人都有一段刻苦銘心的初戀。

「媽媽,求求你,救救星辰,好嗎?爺爺要殺了他,我不要失去他!」李妍眼見自己的母親嘆了口氣,卻沒有再勸解自己不要再迷戀葉星辰,似乎又找到了新的希望一般,一把抓住李母的胳膊,哀聲求了起來。

「傻孩子,你這麼做值得么?你認為你這麼做了,他就會放棄其他的女人跟你在一起么?」李母卻是輕聲嘆息了一聲。

「值得,我不管他有多少女人,我只想呆在他的身邊而已,媽媽,我真的愛他,我真的不能失去他?從小到大,你都告訴我,對於自己的幸福一定要自己去爭取,一直以來,我都不知道自己的幸福是什麼,可這些日子以來,我才明白,原來他就是我的幸福,媽媽,我真的不能失去他啊!」李妍一邊說著,一邊痛哭起來,淚水彷彿止不盡一般,和額頭上的鮮血混雜在一起,一張絕美的臉蛋此時看上去就像唱戲的花旦一樣。

「傻孩子,你這樣不愛惜自己的身體又怎麼去救他呢?」李母看到女兒如此,再也不反對,輕聲嘆息了一聲,眼中只有無限的母愛。

「嗯?」李妍聽到自己的母親這麼一說,猛然抬起頭,眼中充滿了疑問。

「你爺爺的脾氣你是知道的,他既然已經認定的事情是絕對不會改變的,所以不管你怎麼求他,他也不會心軟的,想要救葉星辰,還得靠自己!」李母輕聲安慰道。

「怎麼救?」李妍一聽到要救出葉星辰,立馬來了興趣。

「來,先包紮下傷口,然後養好身體,等媽媽調查清楚之後再幫你一起救出他,好嗎?」李母看見自己的女兒穩定下來,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可眼中卻有著淡淡的哀傷,哀傷之中還有那絲絲疑惑,到底那小子有什麼樣的魅力?把自己的女兒迷成這樣?

「嗯!」看到李母眼中慈愛的光芒,李妍不再反抗,任由自己的母親為自己包紮好額頭上的傷勢,她相信自己的母親不會騙自己的,她說要幫助自己救他,就一定會救他的……

都說母親的懷抱是世上最溫暖的懷抱,當李母為李妍包紮好傷口之後,太過疲憊的李妍竟然就這麼沉沉的睡去。

看著沉睡中的女兒,李母的眼中也露出了堅定的神色,不管她做出怎麼樣的決定,作為母親的,就應該去支持她,而且葉星辰不到十八歲就靠著自己的雙手成為靜海市的三大勢力之一,這樣的男人世上能有幾個?至於他身邊的女人?哪一個梟雄的身邊只有一個女人呢?就算是李妍的父親,雖然名義上只有自己一個妻子,但背地裡呢?就算自己知道的起碼也有三五個,更別說其他的了,所以,為了自己女兒能夠選擇自己的幸福,李母堅定了心中的決心…… 一連三天,葉星辰都被關在那間密室之中,無論他想盡什麼辦法,都難以離開那間密室,而且三天的時間不吃不喝,整個人已經明顯憔悴了許多,不過繞是如此,他依舊沒有放棄抵抗,他相信三天的時間,趙龍他們一定知道自己出事了,他們絕對不會就此不管的,自己必須堅持,只有堅持住才能夠等待他們的救援。

這個時候,石室上面的機關忽然開了,一根繩索掉了下來,上面還綁著一個竹籃,裡面放著一盤饅頭和一瓶礦泉水。

「這是為何?難道李老頭想通了?不準備餓死自己?」葉星辰心中想著,卻狐疑的朝上面望去,卻見那機關竟然再一次關上,並沒有人說話。

「奇怪?難道是李妍送來的?」葉星辰心中疑惑,但看到那白花花的饅頭,飢餓了三天的他哪裡還會多做考慮,直接拿著就啃了起來,他可不認為這裡面有毒藥,如果李振南真的要殺掉自己,直接餓死自己或者其他的彷彿都比這個有效的多。

一頓飯吃下來,葉星辰發現自己精神好了許多,對於活下去的也充滿了希望,只是心中的疑惑卻越來越甚。

又是三天過去,在外面已經過去了六天,趙龍早在第二天就開始查探葉星辰的下落,可惜卻一直沒有下落,直到第三天,才從李妍的口中了解到葉星辰被他的爺爺關在了李家的密室之中,不管是趙龍,還是林敖翔,都不敢輕舉妄動,畢竟李將軍之名在京都可不是每個人都能擅自得罪的,不過他們卻並為就此放棄,而是按照李妍的約定,準備配合李妍救人。

而許家莊園,許珍珍一臉從容的站在自己爺爺的書房之中,望著牆壁上的那幅畫,心中卻是百感交織,自己好不容易喜歡的一個男孩,竟然是靜海市三大幫派之一星曜會的會長,在他的身邊,還有那麼多的女人,自己又算得了什麼?

一直以來,許珍珍都是一個好強之人,更是一個女強人,一個女強人有著女強人的自尊,所以哪怕她再喜歡葉星辰,也不願放下身價去和其他的女人共享一個男人,她心裡深刻的明白,自己和葉星辰之間,或許只能夠成為朋友吧?

「珍珍,你決定了嗎?」許珍珍前面,許老爺子正坐在太師椅上,正色著說道。

「決定了,爺爺,不管如何,請你救救他!」許珍珍堅定的說道。

「其實你不說爺爺也會想辦法救他的,只是當年那事對李振南那混蛋傷害太大,想要從他口中要人幾乎不可能,我會找老劉一起商量商量,只要你們能夠將他從李家救出來,關於他通緝犯的事情我和老劉完全可以幫他解決!」許老爺子有些惆悵的說道。

事情發展到這種地步,以許老爺子的智慧自然也猜到了葉星辰就是四大將軍之一葉蒼麟的孫子,既然是故友的孫兒,他依然不會坐視不管,只是李振南和他在京都有著同樣的威望,想要直接要人根本不可能。

「爺爺放心,我們一定會救出他的!」許珍珍堅定的說道。

「那好,你們小心點,李振南那混蛋一旦瘋狂起來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許老爺子又是重重嘆息了一聲。

「嗯!」許珍珍用力的點了點頭,轉身走出了書房,而許老爺子卻是拿起了電話,打通了同為四大將軍之一的老劉,他要將這條消息告訴自己的好友。

在葉星辰被關押的第七日晚上,快到了送晚飯的時間,可卻沒有像往常一樣送來饅頭礦泉水,葉星辰除了肚子飢餓外,還感覺全身一陣難受,彷彿缺少什麼似的,更是覺得似乎有螞蟻在體內撕咬自己的血肉一般。

「媽的?這到底怎麼回事?難道老子發高燒了嗎?」葉星辰心中驚訝,卻不知道這幾天食物中一直包含著海洛因,連續服用了這麼多海洛因,他的體內早已經有毒癮在,現在沒有按時提供海洛因,他的毒癮已經有發作的前提,之所以沒有像其他人那般明顯,也是因為他不管意志力,還是肉體的抵抗力,都遠比他人強大。

忽然間,石室的右面響起了巨大的響動聲,接著就見到原本堅固異常的石壁竟然開了一扇門,一套白色服侍的李妍正站在那裡。

「林……星辰,快走!」李妍一看到葉星辰那蒼白的臉蛋,就感覺自己的心一陣抽痛,上前拉起葉星辰的手就朝外面跑去。

「李妍,你這是……」」葉星辰心裡一陣疑惑。

「不要多問,爺爺想殺了你,我和媽媽好不容易才找到這裡的機關,快,我們快離開這裡,趙龍他們在外面接應!」李妍拉著葉星辰頭也不回的朝外面奔去。

葉星辰聽到她這麼一說,也不再多問,心裡卻是一陣感動,她既然知道自己的身份,那自然也知道自己的過去,可即使如此,她還如此義無反顧的營救自己,這樣的情意自己又該如何去報答?

葉星辰啊葉星辰,你到底何德何能?能夠讓這麼多絕美的紅艷為你肝腦塗地呢?

隨著李妍奔出了密室,並沒有發現任何人守衛,想來李振南應該是相信沒人能夠救出他。

遠遠的就見到李母在別墅的門口招手,李妍拉著葉星辰就朝李母那奔去。

「快,跟我來!」李母二話不說,帶著兩人朝後山奔去,前面全是李家的守衛,只有後山才稍微薄弱一點,想要不驚動李振南帶走葉星辰,唯一的辦法就是從後山離開。

或許是兩母女做足了充分的準備,一路上竟然都沒有遇到一個守衛,三人有驚無險的來到後山腳下。

「好了,這裡應該安全了,我就不送你們了,葉星辰,我女兒為了做出了這麼多,希望你以後好好待她,可不要辜負了她!」李母停了下來,轉頭對葉星辰嚴厲的說道。

葉星辰沒有因為李母的話語而動怒,他根本沒有資格動怒,轉頭望了望李妍那一雙充滿希冀的眼神,他重重的點了點頭,堅定的說道:「放心吧,伯母,除非我死,否則絕對不會讓李妍受到半點苦楚!」這是葉星辰發自內心的想法,不管如何,他的這條命也算是李妍救的,他欠她的。

一個男人,除了愛以外,還有還多需要承擔的責任,況且一個能夠為了他放棄一切的女孩,還不值得他去愛嗎?就算是容蓉她們知道了,也不會阻止吧?

李母沒有再多說什麼,輕輕的揮了揮手,李妍卻有些戀戀不捨的朝自己的母親揮了揮手,卻沒有過多的傾述,畢竟,誰也不知道李振南會不會發現葉星辰已經逃跑。

與葉星辰一起,踏著茫茫白雪,就朝山道的另一邊走去,只要翻過了這座山,趙龍他們就在那兒接應,到時候就什麼也不用怕了!

此時大雪茫茫,葉星辰就穿著一件黑色的T恤,外面是一件黑色的外套,很是單薄,在北方這種時候穿這樣的衣服出門,簡直就是找死,不過他體質遠非常人可比,原本也不算什麼,可不知道為何,今日卻感覺特別的寒冷,好在兩人奔跑途中,不斷的產生熱量,這才沒有因為寒冷而停止下來。、看著兩人逐漸遠去的背影,李母的眼中卻是泛起了晶瑩的淚光,當年自己沒有尋找自己的幸福,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夠尋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吧?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李家別墅卻響起了陣陣吵鬧聲,顯然是李振南已經發現了葉星辰逃離的事實,一對對警衛就朝這邊追了過來,嚇得李母趕緊往回趕去,她可是深深明白李家老爺子的恐怖。

葉星辰和李妍聽到了那些警衛的追趕聲,也是嚇得心驚肉跳,i就算是強如葉星辰,也明白雙拳架不住人多,而且這些警衛是保護李振南的,又且是一般的保安?

拉著李妍的小手就朝山的另一邊狂奔而去,李妍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平日里體育成績也算一般,哪裡經得起這樣的折騰,不過或許是為了心中所愛吧,她竟然硬是跟上了葉星辰的步法,兩人在雪地里一禮狂奔,身上了出了汗水,很快汗水又凝結成了寒冰。

好不容易,兩人總算逃出了那座山,遠遠看到趙龍等人已經呆在那裡接應。

「快,林靖,這邊!」趙龍,林敖翔,李夕陽眼見兩人奔了過來,趕緊朝兩人招手。

葉星辰拉著李妍來到了眾人身前,這才有些抱歉的朝趙龍和林敖翔等人說道:「其實我不叫林靖,叫葉星辰!」事情到了這個時候,他不想再隱瞞這些生死與共的兄弟。

眾人同時一愣,除了三賤似乎已經收到了什麼消息外,其他的人都是不可思議的神色,他們都非普通的高中生,都是有著一定家庭背景的人,自然知道葉星辰這個名字代表的傳奇,一個不到十八歲的少年,靠著自己的一雙手打下了一片天地,這可是每一個熱血少年所崇拜的偶像。

「不管是你葉星辰也好,是林靖也好,都是我們的兄弟,他們的人追拉過來,你先帶李妍上車,我們跟在後面掩護!」趙龍最先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他一生沒有敬佩過人,這個葉星辰算是第一個。

「嗯!」葉星辰也沒有再多說一句廢話,轉身鑽進了旁邊的一輛普桑之中,他知道,李振南想要抓的是自己,只要自己一走,根本不會為難其他人。

與李妍一起開車奔了出去,不過是地面卻是冰雪,速度並不快,而趙龍等人也紛紛上車,在葉星辰的後面掩護。

到了後來,幾輛車漸漸的拉開了距離,葉星辰和李妍行駛在最前面,最後到了一個山坡上的時候,整輛車竟然陷在了冰雪之中,車輪打滑,根本無法開動,而這個時候,後面更是隱隱傳來了汽車的引擎聲音。

「星辰,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好不容易才逃了出來,李妍可不想葉星辰再被自己的爺爺抓回去,那時還不知道自己的爺爺會做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