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雪千柔和凌天旁邊的是一對女子,其中一個圓圓臉蛋,容貌俏麗的少女主動和雪千柔打招呼。

「我是雪千柔。」雪千柔微微點頭。

「你們兩個就這麼跑到迷霧森林來了?不怕危險么?」白小蕾好奇道。

從她的角度看,雪千柔和凌天都只是罡氣境,這樣的修為深入迷霧森林,那是相當冒險呢。

「你們兩個不也是一樣么?」雪千柔道,白小蕾和她的同伴,同樣也是罡氣境修為。

「那可不一樣,我是白家的,我姐妹是葉家的……」白小蕾滔滔不絕講起來。

與山南不同,溪國是由許多個修武家族聯合統治的,白小蕾所屬的白家算是象郡本地的名門大族,有一個靈嬰境修士坐鎮。

至於她的女伴葉靈運所屬的葉家,就更加厲害了,族內好幾個靈嬰境修士,統治了整個琅郡,琅郡緊鄰象郡北面,比象郡繁華十倍。

琅郡葉家是溪國十大家族之一,勢力堪比山南七大宗門。

「小蕾,才認識你就把那點家底全告訴人家了啊。」

謝靈運伸了個懶腰,露出欺霜賽雪的手腕,語氣中對這位女伴有些不滿,她戴著面紗,旁人也看不見她的相貌。

雪千柔暗暗好笑,白小蕾確實有些缺心眼,恨不得把生辰八字都告訴自己了,難怪這女子不滿了。

「靈運,雪姐人很好的,」白小蕾的目光落到凌天身上,小聲對雪千柔道:「你這位朋友,眼睛是怎麼了?要不要我給你找個醫生?」

傳說中的盾戰在異世 「我主人得了一點眼疾,不勞掛心,不久會恢復的。」雪千柔道。

主人?

白小蕾和葉靈運都是一愣,以雪千柔的氣質和修為,絲毫不比身旁的男子差,竟然是他的僕人?

雪千柔不以為異,對於這種反應,她已習慣成自然了。

(本章完) 蘇心優輕拍他的後背安慰他道「小女孩應該不知道,她可能被大人的花言巧語給騙了。」

「不,她知道的,因為大人說我是猛獸,救她是因為她個子太小了不夠我塞牙縫想要養胖了才吃了她。」

蘇心優吃驚道「天哪,那女孩是傻的吧?這樣也相信?」

「她不傻,她只是還是個孩子分不清誰是對她好誰對她壞,我就算對她一成個好也抵不過親生父母。」

「那後來呢,後來怎麼樣了?」

「後來我費盡了力氣逃了出來再次回到山上躲起來不再讓他們找到,」

「然後你就在山中修鍊嗎?」

「不是,我過著我的生活,很多年以後,大家都忘記了我,我也慢慢的從那件悲傷的事中走了出來,女孩也長大了,她嫁了一個郎中,生了個孩子,本來以為她就這樣幸福了,可想不到的是那個郎中並不是什麼善男信女,他娶女孩是因為女孩好看,等女孩生了孩子之後變胖變醜了他就開始嫌棄,開始對她辱罵,還當著她的面跟女病人鴛鴛燕燕,女孩不停的在忍讓,一直忍,而那個男人對女孩的忍讓並沒有感到滿意,更毫無顧忌的肆意起來,開始沾上賭也不給人看病讓女孩去掙錢給他賭,只要輸了就開始打女孩,我知道我的心裡還有女孩的不願意讓她受苦,於是下山去幫她教訓那個男人,可沒想到她記得我,但只是當我是一隻害人的凶獸,這讓我很傷心,更讓我傷心的是她竟然叫動所有的人來對付我,護著她的丈夫,那一次,我是徹底的絕望了,沒再對她付出那得不到回報的好心好意,後來聽說她實在忍受不了丈夫的家暴帶著孩子跳河死了,我知道,但是我沒有再去救她,因為我知道就算我救活了她,她也會怨我為什麼要救她,要讓她繼續活在這個世界上受苦。」

「嗯,你這做法是對的,太解氣了,那女人也是活該分不清好和壞,也不知道誰才是真正對她好的人,後來你又是怎麼受傷的?」

「因為她的轉世,再次遇見她時我已經修鍊得快要成仙了,可那件事情又在我身上重複的開始,她的轉世到飢荒年,她再次被親生父母扔掉,我始終是心軟的再次救她,但是這一世的她比前一世要好,她能分得清好壞,也不願意再回到父母身邊去,想跟我在一起,但是我不想事情循環開始,我已經沒有那個精力再讓凡人來對付我,所以我送她回去之後沒有再關注過她,直到有一天她渾身是血跑來找我,說山下有人欺負她了,於是我去幫她報仇,可沒想到的是這竟然只是一個局,一個騙我出山的局,這回我真的是受傷了,不管是心還是身都傷得很嚴重。」

「你很愛她對不對?」

「我也不知道自己愛不愛,可能是因為她曾經在我最孤獨的時候陪伴過我給了一段快樂時光我吧,我才會這樣記掂著她。」

「那現在那個女孩呢?」

「她…」想到她,禹中天眼裡儘是悲傷「她因為救我讓我逃跑了被族人發現處死了。」

「現在我終於知道你為什麼要躲起來了,如果是我的話我肯定也是受不了老天爺如捉弄人。」

「能怎麼辦?但願她來生不要再回來這裡。」

他們說著天就亮了,禹中天送她出去的時候對她說「妹子,你從這裡踏出去以後,我們永不相見。」

「放心,我不是你心裏面的那個她,我不會這麼傻的分不清好壞,我也不會在這裡留很久,只要找到我想要的東西便離開。」

「但願你說的是真的。」

他可能被那女孩整怕了,不相信任何人。

蘇心優很快從禹中天的夢境中走了出來,回到那個與何弘翰分開的地方。

聽了一晚悲傷的故事,她心裡還有沒有平復下來,這世間最能傷人的莫過於最信任和最愛的人的算計和背叛,他是什麼都沾上了。

跟何弘翰約定過,如要和他分開了,想要找到他就按著他留下的標記去找他。

他的標記也是在樹葉上劃一個叉,因為划的時間久了,又有太陽直射,被畫叉的葉子都開始有點被破壞而蔫了起來,有點卷,這樣找起來真的有點難度,走了好一會兒她還是找到他了,只是他有點不對勁像是被人勾了魂一樣,目光獃滯的向前走去。

蘇心優猛地拉他一把「翰哥,我在這裡你要去哪?」

有了她的聲音,何弘翰立即醒了過來,在這個時代的蘇心優並不是原來長的那樣,而是變成了淵王的樣子。

「你怎麼找到我了?」

「你不是有留下記號嗎?我就來找到你了,反倒是你,幹才在這裡幹嘛啊?好像失了魂似的。」

「我剛才看到你,就是民國時的你叫我跟著去。」

蘇心優哭笑不得道「你傻不傻,我現在不長那樣了,我現在是極淵的儲君。」

「嗯!有點傻,」

蘇心優發現何弘翰自從來了上古時代之後人就變蠢了,以前他是非常聰明之人,可現在卻是戰鬥力越來越弱就算了,人也越來越虛,記憶也不如從前。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發現了何弘翰異常的蘇心優望著他尋思著,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老婆,我們快走吧,這裡根本不沒有澤林鳥王宮,我們就算刨地三尺也創不到的。」

「嗯,我知道了,我們先離開這裡吧,去找個地方住下,再向人打聽打聽那個澤林鳥王宮在哪裡。」

「嗯,老婆走吧!」

何弘翰摟著蘇心優一起走向山下去。

蘇心優突然感覺這個人並不是何弘翰,但她又沒看出哪裡不一樣了,神態語氣都是一模一樣。

但她心裡感覺那不是真正的何弘翰,一邊懷疑一邊跟他一起下,卻不知出現在她內心的想法是對的,真正的何弘翰暈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還沒有走到山腳便遇見了上來找他們的冥蝰。

「你倆幹嘛去?」

「冥蝰叔,我們剛才上去了,把整座山頭都找遍了仍是沒有找到那個澤林鳥王宮。」

蘇心優輕拍他的後背安慰他道「小女孩應該不知道,她可能被大人的花言巧語給騙了。」

「不,她知道的,因為大人說我是猛獸,救她是因為她個子太小了不夠我塞牙縫想要養胖了才吃了她。」

蘇心優吃驚道「天哪,那女孩是傻的吧?這樣也相信?」

「她不傻,她只是還是個孩子分不清誰是對她好誰對她壞,我就算對她一成個好也抵不過親生父母。」

「那後來呢,後來怎麼樣了?」

「後來我費盡了力氣逃了出來再次回到山上躲起來不再讓他們找到,」

「然後你就在山中修鍊嗎?」

「不是,我過著我的生活,很多年以後,大家都忘記了我,我也慢慢的從那件悲傷的事中走了出來,女孩也長大了,她嫁了一個郎中,生了個孩子,本來以為她就這樣幸福了,可想不到的是那個郎中並不是什麼善男信女,他娶女孩是因為女孩好看,等女孩生了孩子之後變胖變醜了他就開始嫌棄,開始對她辱罵,還當著她的面跟女病人鴛鴛燕燕,女孩不停的在忍讓,一直忍,而那個男人對女孩的忍讓並沒有感到滿意,更毫無顧忌的肆意起來,開始沾上賭也不給人看病讓女孩去掙錢給他賭,只要輸了就開始打女孩,我知道我的心裡還有女孩的不願意讓她受苦,於是下山去幫她教訓那個男人,可沒想到她記得我,但只是當我是一隻害人的凶獸,這讓我很傷心,更讓我傷心的是她竟然叫動所有的人來對付我,護著她的丈夫,那一次,我是徹底的絕望了,沒再對她付出那得不到回報的好心好意,後來聽說她實在忍受不了丈夫的家暴帶著孩子跳河死了,我知道,但是我沒有再去救她,因為我知道就算我救活了她,她也會怨我為什麼要救她,要讓她繼續活在這個世界上受苦。」

「嗯,你這做法是對的,太解氣了,那女人也是活該分不清好和壞,也不知道誰才是真正對她好的人,後來你又是怎麼受傷的?」

「因為她的轉世,再次遇見她時我已經修鍊得快要成仙了,可那件事情又在我身上重複的開始,她的轉世到飢荒年,她再次被親生父母扔掉,我始終是心軟的再次救她,但是這一世的她比前一世要好,她能分得清好壞,也不願意再回到父母身邊去,想跟我在一起,但是我不想事情循環開始,我已經沒有那個精力再讓凡人來對付我,所以我送她回去之後沒有再關注過她,直到有一天她渾身是血跑來找我,說山下有人欺負她了,於是我去幫她報仇,可沒想到的是這竟然只是一個局,一個騙我出山的局,這回我真的是受傷了,不管是心還是身都傷得很嚴重。」

「你很愛她對不對?」

「我也不知道自己愛不愛,可能是因為她曾經在我最孤獨的時候陪伴過我給了一段快樂時光我吧,我才會這樣記掂著她。」

「那現在那個女孩呢?」

「她…」想到她,禹中天眼裡儘是悲傷「她因為救我讓我逃跑了被族人發現處死了。」

「現在我終於知道你為什麼要躲起來了,如果是我的話我肯定也是受不了老天爺如捉弄人。」

「能怎麼辦?但願她來生不要再回來這裡。」

他們說著天就亮了,禹中天送她出去的時候對她說「妹子,你從這裡踏出去以後,我們永不相見。」

「放心,我不是你心裏面的那個她,我不會這麼傻的分不清好壞,我也不會在這裡留很久,只要找到我想要的東西便離開。」

「但願你說的是真的。」

他可能被那女孩整怕了,不相信任何人。

蘇心優很快從禹中天的夢境中走了出來,回到那個與何弘翰分開的地方。

聽了一晚悲傷的故事,她心裡還有沒有平復下來,這世間最能傷人的莫過於最信任和最愛的人的算計和背叛,他是什麼都沾上了。

跟何弘翰約定過,如要和他分開了,想要找到他就按著他留下的標記去找他。

他的標記也是在樹葉上劃一個叉,因為划的時間久了,又有太陽直射,被畫叉的葉子都開始有點被破壞而蔫了起來,有點卷,這樣找起來真的有點難度,走了好一會兒她還是找到他了,只是他有點不對勁像是被人勾了魂一樣,目光獃滯的向前走去。

蘇心優猛地拉他一把「翰哥,我在這裡你要去哪?」

有了她的聲音,何弘翰立即醒了過來,在這個時代的蘇心優並不是原來長的那樣,而是變成了淵王的樣子。

「你怎麼找到我了?」

「你不是有留下記號嗎?我就來找到你了,反倒是你,幹才在這裡幹嘛啊?好像失了魂似的。」

「我剛才看到你,就是民國時的你叫我跟著去。」

蘇心優哭笑不得道「你傻不傻,我現在不長那樣了,我現在是極淵的儲君。」

「嗯!有點傻,」

蘇心優發現何弘翰自從來了上古時代之後人就變蠢了,以前他是非常聰明之人,可現在卻是戰鬥力越來越弱就算了,人也越來越虛,記憶也不如從前。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發現了何弘翰異常的蘇心優望著他尋思著,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老婆,我們快走吧,這裡根本不沒有澤林鳥王宮,我們就算刨地三尺也創不到的。」

「嗯,我知道了,我們先離開這裡吧,去找個地方住下,再向人打聽打聽那個澤林鳥王宮在哪裡。」

「嗯,老婆走吧!」

何弘翰摟著蘇心優一起走向山下去。

蘇心優突然感覺這個人並不是何弘翰,但她又沒看出哪裡不一樣了,神態語氣都是一模一樣。

但她心裡感覺那不是真正的何弘翰,一邊懷疑一邊跟他一起下,卻不知出現在她內心的想法是對的,真正的何弘翰暈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還沒有走到山腳便遇見了上來找他們的冥蝰。

「你倆幹嘛去?」

「冥蝰叔,我們剛才上去了,把整座山頭都找遍了仍是沒有找到那個澤林鳥王宮。」 何楚駟很緊張地看著老嚴,老嚴諱莫如深地笑了笑:「怕什麼?不過是個被人欺負死的冤死鬼。」

「啊?這麼慫?」何楚駟非常不甘心自己前世的這個身份。

其他人也都笑了起來,何楚駟今生今世一個霸王一樣的人物怎麼前世就是個冤死鬼了?

「你前世與世無爭,怎奈樹欲靜而風不止,好端端一個文弱書生,才華滿腹,相貌堂堂,可偏偏應了那句話,百無一用是書生,手無縛雞之力,空有一腔熱血,奈何生不逢時。都說良禽擇木而棲,你卻偏偏得罪了最貴的高枝,進了大獄了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得罪了誰?」老嚴笑嘻嘻地看著何楚駟,「不過今生不錯,胸無點墨卻孔武有力,家世又好,只要以後虛心好學,也能成一番大事。」

「嚴教授,您的意思是,我們這些人都不會死在這了對不對?」齊志峰突然插嘴,這個敏感的傢伙終於一語道破重點。

「對呀!」大家立即都興奮起來。

嚴教授輕輕咳嗽了一聲:「我可沒這麼說。」

「你說的只要我戒色就能有段好姻緣,否則23歲才會死,我現在還不到20歲呢。」王卅川反駁。

何楚駟也跟著點頭:「對啊,你說的我出去以後好好學習就會成就一番大事業的。」

嚴教授用手撈了一把地上的礫石用手電筒照著仔細研究起來:「喲,裡面有鑽石你們看。」

「別打岔。」王卅川伸手就要拍掉他手裡的石頭。

「我說真的,你們瞧瞧,真有。」老嚴躲過了王卅川的手,還是一本正經地擺弄著手裡的石頭。

齊志峰走過來看了看:「什麼鑽石?就是些水晶。李錚他們都跟我們說過。」

「水晶?不是鑽石啊?這差距也忒大了。」老嚴扔掉了手中的礫石有點失望地回答。

「沒想到您也是老財迷一個。」齊志峰揶揄到。

「呵呵,君子愛財,取之有道。」老嚴笑了。

「你說,這裡有水晶?」久不作聲的任健開口了。

「啊,對啊,就跟我們上次在那個乾涸的湖底看到的一樣,小顆粒的那種。」齊志峰迴答。

前夫離婚吧 「你確定?」任健又問。

「廢話,這東西,你自己看看。」齊志峰說完抓了一把礫石遞給了任健。

「不用看了,這座島就是我們上次來過的那座!這裡就是我們要找的地方。」任健盡量壓制自己內心地激動站了起來開始四處打量。

「你是說我們已經在島上了?」王卅川有點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