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雲端一邊說,一邊做出示範。其掌間的藥瓶一會兒出現,一會兒消失,頗為神奇,看不出半點破綻。

「對!」綾青璇猛猛點頭。

「我這是芥子空間,要比儲物戒指高明得多,想學嗎?」

大帝間的戰鬥,彈指碎星,一個意念便天崩地裂,若佩戴儲物戒指,很容易破碎。所以芥子空間便應運而生。

芥子空間是一種微型陣法,以魂力驅動,可以像儲物戒指一般儲存物品。而且隨著修為的提升,裡面的空間還可以無限擴展。

「想學。」綾青璇漲紅著臉。

「那就叫少爺。」

葉雲端一臉壞壞的笑容,他突然發現,欺負綾青璇,彷彿已經成為了他的樂趣。

「少……」綾青璇張著嘴,叫不出口。

「叫吧,叫完之後,我不僅將芥子空間傳授給你,這兩瓶丹藥也都是你的了。」

葉雲端故意打開藥瓶,讓裡面的丹香飄出來。

丹香清雅,飄而不散。這兩瓶至少都是二品丹藥。而且其中一種丹香的氣味,綾青璇很熟悉,是歸元丹。

歸元丹,是歸元境武者突破修為的必備之物,而且從丹香判斷,定是極品。

「少爺!」

綾青璇咬著牙,閉著眼睛,把這兩個字,從牙縫裡面擠了出來。 它們雖然未曾入過靈界,可是卻也知曉靈植化形衍生靈智不比它們血靈容易,更何況是修鍊到了靈王級別的更是少之又少,那整個靈界之中數萬年來隕落的恐怕也沒多少。

木性魂靈能夠滋補蘊養其他靈類的魂靈,對於花草之靈更是大補之物,一隻便堪比數千年修行,可如今花錦居然捨得拿出來送給它們?

素手為謀動京華 它們第一時間就是不相信,只覺得花錦不是瘋了,就是在說謊。

那隻下顎有著靈紋的血靈王沉聲道:「花錦,你何必戲弄我們?」

「你明知道靈界和血武之界都沒有規則之力,根本無法突破,更何況那王級的木性魂靈連你自己恐怕都捨不得使用,你怎麼可能為著與我二人交手,就將魂靈贈送給我二人。」

花錦頭頂上方的花冠微揚:「能不能突破是我的事情,願不願意才是你們該管的。」

它說話之間,花萼微張,便從那裡浮出兩枚散發著綠色螢光,讓人十分舒坦的如同石子兒一般的東西來,然後以藤蔓握在手中,對著那兩隻血靈道,

「魂靈已經在這裡放著,你們若是願意幫我一把,我即刻便能交給你們。」

那兩隻血靈王感受著那兩枚綠色寶石之中散發出來的極致生機之力,眼睛都瞪大了起來,心中也是動搖,「你說的是真的?」

花錦嗤笑了一聲,直接將那兩枚魂靈朝著它們扔了過來。

見它們手忙腳亂的接住之後,花錦這才繼續說道:

「是不是真的,魂靈已經給了你們,難道還能作假不成?」

「你們也同為靈王,應該能感受到這兩枚魂靈的等階,只要你們肯與我交手,助我突破修為,不管輸贏這兩枚魂靈都贈送給你們。」

「當然,如果你們能擊敗我,我再贈送你們三枚。」

那兩隻血靈都是靈王級別,這兩枚魂靈一握在手中就已經知道花錦未曾說謊,這兩枚居然真的是王級的木性魂靈。

感受著手中木性魂靈之上散發出的源源不斷的生機之力,而那些淺淺的綠色氣息融於它們身體之中時,不斷的滋養著它們,讓得它們渾身上下都格外的舒坦,就連身上的那些血煞之力也越發濃郁。

那兩隻血靈王都是有些信了花錦的話。

其中一隻滿是垂涎的看著花錦:「你當真還願意再送三枚?」

花錦一揮藤蔓:「只要你們贏了我,不過如果你們輸了,血煉池也要借給我浸泡三日,作為交換,這兩枚魂靈你們也不用還了。」

「只是為保公平,你們須得以天地誓言約束,免得輸了之後不認賬。」

那兩隻血靈王原本還有些懷疑花錦有別的企圖,或者它這般主動尋釁是在打著什麼其他的主意,可是見它第二次提及血煉池,而且還說出天地誓言的話來,它們便信了七八分。

它們望著身形高大的花錦,只以為花錦是到了瓶頸之後,想要更進一步卻沒辦法,所以才將心思打到了它們伴生的血煉池上。 今天是流雲宗每月一次的「太上講法日」,而且還是由「太上大長老」霍坤親自主講。所以今天到這講法大堂聽課的人,可以說是人山人海,其中甚至不乏堂主、長老之流。

葉雲端拗不過綾青璇,也被拽了過來。

「這兒的人太多了,我出去透口氣。」葉雲端想要開溜。

「太上大長老」霍坤,雖然是流雲宗唯一的一位武極境強者,道法高深、名震北斗。但要說給葉雲端講法解惑,卻還是不夠格的。

「坐下!」

綾青璇一副命令的口吻。

「哎,我這是請回來一尊活祖宗啊。」

葉雲端無奈坐下。這才過去半天的功夫,他就已經開始後悔,將綾青璇留在身邊了。

綾青璇雖說名義上是侍女,但卻根本沒有做侍女的覺悟,還儼然一副女主人的做派。

「開始講法了,認真聽,對你有好處的。」

「噢。」

太上大長老開始講法,在場所有的人都聽得全神貫注,只有葉雲端在底下哈氣連天。要不是綾青璇時不時的提醒他一下,估計他早就已經鼾聲如雷了。

霍坤今天講的是如何搭建靈橋,前面理論部分已經講完,下面進入實踐教學。

「在座的各位,有誰還沒有搭建靈橋,把武魂釋放出來,老夫幫你們看看。」

霍坤走下講台,開始為在場的弟子逐一指點,哪怕是一些跟搭建靈橋沒有關係的問題,他也會耐心解答。

「師公,我有個朋友要搭建靈橋,你也幫他指點一下吧。」

綾青璇主動站起來,向霍坤招手。

霍坤是綾宗主的師父,自然也就是她的師公。

「你朋友在哪呢?」

霍坤笑呵呵的走過來,一臉的慈祥。

「就是他。」

綾青璇用手一指葉雲端。

霍坤明顯一愣。

「葉小子不是連武魂都沒法覺醒嗎?怎麼就要搭建靈橋了?」

霍坤又定睛仔細瞅了瞅,然後露出一臉的驚訝。

「嘿,還真是靈魄境大圓滿的修為!」

「葉雲端,你快點把武魂釋放出來,讓師公幫你指點一下。」

綾青璇見葉雲端半天也不動彈,便忍不住催促道。

「這……恐怕不太好吧?」

葉雲端有些為難。

「師公是武極境強者,有他指點,你很快就能踏入歸元境界了。」

綾青璇再次催促,並一個勁的對葉雲端使眼色。

「老夫也很好奇,經過十二年的積累,你小子到底覺醒了一個什麼樣的武魂?」

霍坤背著手,一副笑呵呵的樣子。

「師公,要不……咱們找一個沒人的地方,我單獨把武魂釋放出來,給您看?」

葉雲端滿臉的苦笑。

他很清楚,自己王階二品的武魂一釋放出來,別說是流雲宗,恐怕整個北斗國都會因此而震動。

「這叫什麼話,你的武魂見不得人嗎?」霍坤有些生氣。

「快點的啊!」

綾青璇都要急壞了。

葉雲端望著綾青璇那雙真摯的眼眸,實在是無可奈何。

「好吧。」

「但醜話咱們得說在前面。」

「師公,這武魂是您讓我釋放的,要是出了什麼問題,您得自己負責。」

「這叫什麼話,釋放個武魂能出什麼問題?」霍坤板著一張臉。

「如你所願吧。」

葉雲端將自己的武魂釋放出來,沒有太大的波動,只是一把小巧的玄陰劍,上面環繞著兩道綠色魂光。

綾青璇一愣。

三界主宰 霍坤也是一愣。

還有一些其他的弟子,也看到了葉雲端的武魂,都跟著一愣。

但要說反應,卻還是霍坤的反應最快。其在第一時間便真氣一震,將在場除了葉雲端、綾青璇以外的所有人,全都瞬間震暈。哪怕是那些長老、堂主,也照樣沒有放過。

「這是怎麼了啊?大家怎麼一下子,全都暈了過去?」

超維術士 綾青璇尚沒有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葉小子,你糊塗啊。」

「還有青璇,你也是。」

「此等級別的武魂,怎能輕示於人?」

霍坤心裡是這個後悔,他要早知道葉雲端身懷王級武魂,就不會逼他在人前顯露了。

現在可好。

講法大堂里,長老、堂主、弟子,加起來二三百號,是殺是留?

「我……不知道啊,他上次覺醒武魂的時候,明明是九道白光,現在怎麼一下子變成兩道綠光了?」

以綾青璇的見識,尚不知道在凡階武魂之上,還有王階。

「葉小子,難道你已經開闢了命宮?」霍坤震驚的問道。

葉雲端緩緩點頭。

霍坤狠狠的掐了自己大腿一下,證明這不是在做夢,然後便露出了一臉的苦笑。

「青璇啊,葉小子雖然是靈魄境大圓滿的修為,但卻已經有一隻腳踏進了武極。你這是帶他來羞辱師公的嗎?」

「我沒有啊,我之前也不知道。」

綾青璇除了震驚,還覺得自己很委屈。

「別急,師公是在跟你說笑呢。」

霍坤見綾青璇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連忙解釋道。

「葉小子,老夫收你為徒怎麼樣?」

霍坤目光咄咄的盯著葉雲端,兩眼都在放光。

「師公,您下手晚了,小子已經拜在了宗主門下。」

葉雲端早就料到,亮出武魂就是這個結果。

「綾展鵬那混蛋小子,翅膀還真是硬了,宗門出了這麼好的苗子,竟然都不跟老夫支會一聲!」

霍坤嘟嘟囔囔的,抱怨道。

「師公,葉雲端覺醒武魂的時候,您還在閉關,所以父親才沒向您請示,您別怪他。」綾青璇連忙幫綾宗主解釋。

「青璇,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

「師公是不會埋怨你爹的。 我在異界是個神 葉小子拜你爹為師,那也是我的徒孫啊,都是一回事。」

霍坤嘴上雖然這麼說,但心裡卻恨不得,現在就去找綾展鵬算賬,狠狠的揍他一頓。

又是一隻老狐狸啊。

葉雲端閱人無數,霍坤心裡那點小九九,又怎能瞞得了他。

「葉小子,青璇,沒有半個時辰,這些人是醒不過來的。你們兩個在門口看著,不要讓任何人進來!」

「師公,您這是……」

綾青璇有一種極不好的預感。

「青璇,聽師公的話。」

霍坤交待完畢,便腳下生風,向藏劍峰疾馳而去。 不到一炷香的時間,霍坤便趕回了講法大堂,綾宗主低著頭,跟在他的身後,被打得鼻青臉腫。

「師公,你怎麼又打我爹啊?」

綾青璇一看到綾宗主,便直接沖了上去,然後噘著嘴,瞅著霍坤。

「丫頭,是你爹修為精進,突破到了武極境前期,非要找師公切磋。師公勉為其難,才跟他動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