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門望著面前這個陌生的妻子說道:「你是準備把我切了?切了,還是削皮啊?你有很多選擇。」

突然,一把奪過來了梅莉的水果刀並把她制服了。

崩潰的梅莉大聲喊道:「快想辦法啊。」

奪過水果刀的楚門聽得這句話驚駭不已:「你說什麼?你在和誰說話?」

「卡!」

林塵說完這句話主動喊了一音效卡,然後朝著童晴問道:「手沒事吧。」

「沒事,不過你也太用力了。」

童晴揉了下手腕苦笑道。

林塵笑了笑,然後來到了機器旁。

「林導,我覺得沒問題。」

副導演朝著林塵說道。

林塵這時重新看剛剛拍攝的這一段卻是微微搖頭。

差一點意思。

林塵把童晴叫了過來:「童晴,你自己看看,是不是哪裡不對?」

童晴湊了過來,看了自己的表演,她覺得沒問題啊。

「演的太好了。」

林塵突然說道。

「什麼意思?」

童晴微微不解。

「你這是戲中戲,所以你不能演的太好啊,你若是演的太好了,那麼觀眾怎麼能夠看出來你的不對勁呢?怎麼能讓楚門看出來你的不對勁呢?」

林塵朝著童晴解釋道:「而且你的臉上應該掛著那種觀眾一看就是假笑的笑容才對,我們怎麼說呢?對,就是叫職業假笑。」

好的演員就是這樣,幾乎是一點就透。

甦醒的神明 說實話,其實這場戲里也是有兩個點。

第一個點就是梅莉太敬業了,楚門都這麼崩潰了,你還插入廣告,插入的還這麼硬,這不是扯淡呢?

但是也有一點,那就是梅莉其實也是給楚門暗示。

這是把梅莉朝好里想。

但是具體怎麼判斷還是交由觀眾,演員想做的就是就本來的狀態給演好就可以了。

「《楚門的世界》第50場,第1鏡,第2次。」

場記本這時輕輕一拍板。

拍攝正式開始。

經過溝通,這場戲就拍攝的相對順利一些了。

稍後,就是蕭明飾演的發小上場了。

老實講,一開始楚門只是覺得身邊的人不對勁,他並沒有想到是身邊的人都在騙他,都是他媽的演員。

在這個時候,楚門的這個發小竟然也是一個演員。

就像開頭接受採訪說的那般。

這個發小認為全是真實的,不有半點虛假,這裡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但是只不過受人控制。

是的。

受人控制。

楚門秀的每一期都是有預告的。

就連結婚也是預告。

甚至後來還想著一手把楚門分手再結婚給操控開來。

但是楚門直接不和他們完了。

今天白天的戲也是需要胖子出場了。

梅莉和楚門的吵架是需要胖子出來圓場的。

同時,作為主角的發小,其實一開始楚門對於馬龍是真的相當重視在意的,他甚至是把馬龍看成了除家人之外最重要的人。

甚至有些事情或許連家人都說不了,只能跟馬龍說。

「《楚門的世界》第30場,第1鏡,第1次。」

場記輕輕一拍,然後正式開拍。

一眾龍套都是各自站位好。

林塵飾演的楚門推門而進。

「馬龍。」

楚門望著馬龍急忙大喊道。

這時,正在擺著東西的馬龍一看楚門說道:「楚門,你在這幹嘛?」

「正好我要找你談談。」

楚門低聲說道。

「現在不行啊,我還有很多活要干。」

「我發現一個大秘密,馬龍。」

「你還好嗎?臉色好差。」

「我可能被捲入了一場陰謀。」

「什麼陰謀?」

「很難解釋,不過奇怪的事接二連三的發生,比如電梯裡面的人,電梯後面是空的,我一看後面竟然有人,上班途中我聽電台,電台好像監視我的一舉一動,你懂我意思嗎?」

……

可以說因為自己那死而復生的爸爸出現了讓楚門再一次的想起了很多事情,同時他也是在上班的時候發現了各種的不對勁。

可是,楚門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的這個發小也是演員。

夜戲。

海邊。

「別告訴別人,馬龍,我要離開一陣子。」

「是嗎?」

「恩?」

……

這場戲拍完,繼續拍下一場戲。

當然,這個時候需要的是換一下衣服。

「我腦袋一片空白,馬龍。」

楚門聲音略帶沙啞的說道:「也許我是瘋了,但是,我好像變成了全世界的中。」

「這世界很大,楚門,確實這不是你的一廂情願。」

馬龍笑著說道:「你希望自己更有成就,別這樣,楚門,有誰不想上電視呢,每個人都想成名。」

「這不一樣,每個人都好像有份摻一腳。」

楚門這個時候認真的說道。

「我們從七歲起就是好朋友,楚門,靠互相抄襲才能完成學業,天,考卷都一模一樣,不過我總是感覺到很安心,因為不管正確答案是什麼,我們都是栓在一起的。」

「不管對錯我們都一起承擔。」

「還記得有一晚我們在帳篷里徹底不睡,因為你想玩北極遊戲,結果害我得了肺炎。」

「你在家休息了一個月。」

「你就像是我的親兄弟楚門,我知道我們的生活都不如意,跟我們當初理想生活差距太大,我能體會的到,就好像身體被掏空,你不想承認,於是另謀出路,但,不過重點是我甘願為你掃除前方一路荊棘。」

……

其實這翻感人的話同樣是演技。

全是導演吩咐馬龍說的。

……

在林塵這邊拍攝著《楚門的世界》的時候,另一邊,《琅琊榜之風起長林》也是開播了。

這兩天《琅琊榜之風起長林》的劇情也是逐漸的精彩了起來。

當然,網友是快氣炸了。

「尼瑪,我真的是被皇后給氣瘋了。」

軍婚逆襲:隱富老公太牛逼! 「靠,靠,皇后真的是豬隊友啊。」

「尼瑪,就連荀白水也尼瑪比皇后聰明啊。」

「沒錯,這皇后就是豬隊友。」

……

今天晚上開播的兩集正是19集與20集。

濮陽纓恐嚇荀皇后太子有性命之憂,需以百千平民性命生祭。

偏偏就這麼腦殘的理由荀皇后也答應了。

為此,在計劃和宗室去衛山守陵一個月。荀皇后借口太子受驚不宜遠行留在京城。

於是,掌控住大局的荀皇后命令京兆府尹李固對疫情稟告視而不見。赤霞鎮有人發病,大夫讓稟告官府,李固按下。

可以說若不是最後荀白水、蕭平章、扶風堂等一起力挽狂瀾的話,這金陵城基本上就完犢子了。

為此,飾演荀皇后的趙甜自不用說了。

這罵的啊。

那叫一個狗血淋頭。

「我去,求求你了,能不能長點心啊。」

「我說你是真的要把豬隊友當到底嗎?」

「氣死我了,求求皇后趕緊的領盒飯吧。」

爹地快追,媽咪快跑! 「媽蛋,皇后這個坑貨啊,這簡直就是豬腦子啊。」

「沒錯,明明長林軍、蕭平章、蕭平旌都是他媽的為了皇室啊,結果總是這麼坑。」

「其實皇后的心思很簡單,就是總有刁民要害聯。」

「媽蛋,在我看來,這他媽的就是豬隊友。」

……

網友們對於皇后是真真正正的感覺到相當的憤怒。

於是,趙甜的微.博也是被罵了。

對此,趙甜倒是看的挺開,她也是發了一條微.博說道:「大家要罵就罵荀皇后,罵我幹什麼啊。」

趙甜的粉絲也是表示對啊,尼瑪,要罵就罵《琅琊榜之風起長林》里的人物,罵我們家甜甜幹嘛。

一直以來,趙甜的演技都是被人所嘲諷,後來這兩年好了一點,如今,趙甜也算是逐漸的被大家稱為是演技派了,現在更不用說了,荀皇后這個反派的角色更是讓大家記住了趙甜。

這也證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反派有時更容易深入人心。

除了趙甜之外,目前開播到了20集,但是真正引起大家重視的則是陳天放和郭蓉。

他們兩個在電視劇里飾演的是蕭平章夫婦。

不得不說,真的是獲得了很多人的點贊。

時光繼續叉叉。

眨眼幾天的時間過去了,至於《楚門的世界》的拍攝也是非常順利,但是今天卻是差一點出事。

在拍攝水戲的時候,竟然有一個小孩子因為貪玩悄悄的下了水。

……

…… 第660章

「對不起,對不起,謝謝,謝謝。」

一名中年漢子這個時候止不住的向林塵道歉:「本來是帶著我閨女去車裡等著呢,可是沒有想到一轉眼就不見了。」

林塵輕笑道:「沒事,不過孩子還是要看好,剛剛也嚇了一跳。」

「一定,一定。」

中年漢子忙說道。

這時,林塵派人去買的孩子的衣服也是拿了出來。

雖然天氣不冷,但是林塵擔心感冒,所以讓工作人員去前邊不遠處買了一身衣服。

「行了,趕緊換上吧。」

林塵笑道:「然後去那邊等著吧。」

都市無敵神醫 「好,好。」

中年漢子帶著自己的五歲閨女趕緊離開。

今天要拍攝的是一場落水戲。

這場戲就是導演怕楚門離開攝影棚,為此故意設計的讓楚門的父親落水去世,讓楚門害怕再離開。

當然,也確實成功了。

從那之後,楚門可就從來沒有再出過小島。

「好,到下一個地方。」

拍攝完這場戲之後,林塵就帶著劇組開始拍攝下一場戲。

這場戲是楚門不得不坐汽車離開,可是滿車裡其實只有楚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