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哥哥,是我,是我,我就是小雨,我長大了,你不認得我了嗎?」

兩個有情人擁抱在一起,蘇心優和何夢柔悄悄的出去,讓久別重逢的人好好的相聚。

何夢柔小聲的對蘇心優說「哎,嫂子,你不覺得小雨叫王小海有點彆扭嗎?」

「嗯?」

「她竟然叫一個比她大將近二十歲的人作哥哥,不該是大叔嗎?那男人跟我爹差不多大吧?」

「噓~」蘇心優沒讓夢柔說下去示意她別說話,見她停住嘴,點點頭不說話才接著說「這是情侶之間的昵稱,不要大驚小怪。」

「喔~好吧!」

她們站在旁邊竟然沒有聽到裡面有任何說話的聲音,蘇心優悄悄的望了一眼,趕緊的拉夢柔那個小屁孩走開。

難怪沒有聲音,原來兩個人正在火熱的親吻著。

現在唯有等他們什麼時候吻完了再進去好好商量下,下一步該怎麼走了。

天快黑了,而此時何弘翰也帶人來了,在見到何弘翰時,可把夢柔給高興壞,直掛在何弘翰的身上撒嬌。

「哥,哥,你終於來了,把我嚇死了,我好怕。」

「怕啥?不是有你嫂子在么?」何弘翰眼裡只有蘇心優,他拔開掛他身上的何夢柔到蘇心優那去。 第二百五十一章林峰!

一股強大的氣機鎖定著莫東周身,莫東臉色微變,卻也清楚凡長老不是真要對他動手。

一切都因為幾十年前的那位前輩,莫東本來對這件事情只是有一絲好奇,但也只是一絲,現在興趣就多了。

天龍鼓是能很準確判斷一個人資質的,府天門歷史上擊響天龍鼓的只有數人,這數人都成為了當代天驕強者,而近千年卻只有莫東和那位前輩做到了。

「都說這位前輩早已成為長老,或者雲遊四方,但這兩種解釋似乎都存在問題,現在看來其中定有不為人知的秘密。」

凡長老收了氣勢,眼中的嚴厲轉為恨意,雖然這恨意消逝的很快,但還是被莫東感受到了。

「他叫秦如恆,擊響天龍鼓第八聲,踏入靈動境界,靈海足有九畝半,當時的地位就和如今的楚軒轅一般無二。」

楚軒轅強大嗎,這要是在府天門問出去肯定會遭人唾棄,因為楚軒轅壓的同齡人抬不起頭,如果不是陳若風,他便是北望境第一天才。

就算天賦上不如陳若風,但毋庸置疑,便是成名許久的北望境強者,在談起楚軒轅的時候,心裡會很複雜。

因為,楚軒轅的實力已經能用深不可測形容,實力距離北望境巨擎那一級很近了。

可以說,楚軒轅在百歲內只論實力應該獨屬第一。

凡長老把秦如恆和楚軒轅做對比,莫東能聽的出話中的一絲痛惜。

「秦如恆天資出眾,進入宗門修鍊不久便長居精英榜第一,而宗主更是親自想要收他為徒,宗門內的資源都朝他傾斜,竭盡全力培養他,並且當時我們都覺得秦如恆應該將是下一代宗主的不二候選人了。」

「可惜,他走錯了路。」如果說剛才凡長老還流露出些回憶的樣子話,這個時候他的語氣就很淡,淡的有些冷,就像硬梆梆的敘述一件很不高興的事情。

「走錯了路。」莫東今天聽到最多的一句話就是這個,對此不以為然,腳下的路是自己在走,命運是握在自己手上的。

不管聞無在前輩結局如何,他依然是一個不可超越的神話。

而誰若能沿著聞無在前輩的路走下去,如若能成功的話,一定會成就不凡吧。

不過,這個秦如恆似乎不是和聞無在前輩一個類型。

「這是一個醜聞,一個讓我們府天門在當時成為笑話,讓我們府天門顏面大損,甚至府天門現在的樣子也與此有關。」

凡長老道。

莫東動容了,而接著凡長老眼睛盯著他,說了一個他都無法接受事情。

「他當了叛徒。」

「叛徒。」莫東默然,怪不得秦如恆會成為府天門的另一個禁忌,而且凡長老似乎更不願提起此人,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影帝重回十八歲 「被整個宗門寄予厚望,甚至下一代宗門位置也將傳給的這個人,居然背叛了宗門。」

難怪凡長老會用嚴厲的眼神去看他,莫東苦笑,他可不想當叛徒,只要宗門不棄他,他便不棄府天門。

凡長老沒有再說關於秦如恆的事情,莫東知道這其中肯定還有故事,比如秦如恆到底當了誰的叛徒,這其中是否有隱秘,但凡長老不再說,莫東還是會識趣的。

他也沒有多想,這時候的他絕對想不到他沒有多想的事情,在之後會帶給他很多驚喜。

……

在前往雲水城已經趕了一天的時間,此刻夕陽西下,晚霞染紅了半邊天,目光所及的山峰、樹木都散發著紅色的光芒。

此時,莫東心中的思念之情如決堤的河流不可阻擋,將近三年了,不知家裡還好嗎。

「什麼人。」忽然凡長老眼中射出如電的光芒,李長老身上有心悸的氣息散開,周身空間微微扭曲,扭曲之處有光華迸濺。

莫東起身,眼中閃過一抹驚艷。

前方一座聳立的高山,山壁陡峭沒有一點植被,落日的照射中,有一種別樣的美麗。

山頂上則站著一個身穿白衣的男子,男子和這山峰相比顯得渺小,但是不管是莫東還是兩位長老,首先第一眼看到的是這男子,而不是這座更顯目的山峰。

「我等你們許久了。」一個聲音傳來,白衣男子和莫東他還相距有數百丈,但這聲音宛如就在他們旁邊。

凡長老和李長老眼中都有一絲凝重,聽聲音是一個很年輕的青年,但也正說明青年修為和實力不可小覷。

「等了許久。」莫東目光一閃,此人這樣說,定讓是知道他們會走這條路,幾乎不用想,莫東也想的到,這個人應該是沖他來的。

「會是誰呢。」莫東從兩位長老身上看到了謹慎,便知道這個白衣男子絕對是御靈境界以上的修為。

凡長老和李長老帶著莫東繼續向前,他們終於看清了白衣男子的面貌。

莫東身軀微震,臉上露出玩味的笑容,這個白衣男子的身份,他其實在知道對方專門等在這裡的時候便有所猜測,而事實上不出他所料。

凡、李兩長老看清楚白衣男子比他們想象的還年輕的時候,眉宇微皺,腦海中已經在思慮,北望境如此年齡有如此修為和實力都有冊有記載,而這個白衣男子像誰呢。

「他是為莫東而來。」兩位長老很快發現,白衣男子在他們到來的時候,目光直接掠過他二人,頓時他們神色一凝。

「好久不見。」莫東走上前,面帶微笑,就像是和老朋友打招呼。

奪心總裁:辣妻狂傲如火 「沒想到有些日子沒見,從雲水城走出的你已經是小有氣候,更沒想到我會再見你第二面。」白衣男子目中閃過一抹極為凌厲光芒,很是平淡道。

「呵呵……」莫東輕聲一笑,嘖嘖道:「我想你更加沒有想到的是你弟弟終於死了吧。」

「轟。」

聽聞此話,白衣男子眉毛狂跳,目中殺機一閃,當即天地間如同響徹了一個霹靂,虛空如大海的波浪翻滾,自白衣男子身邊狂風卷開,在其上空一道道閃電飛舞,那都是靈力幻化的異象。

其腳下有著接近千丈的山峰,那陡峭光滑的山壁肉眼可見出現了裂痕,一塊塊石頭滾落下去。

凡長老哼了一聲,隨意劈斬過來的靈力雷霆便飛灰湮滅,洶湧過來的波動,也被阻在十丈外。

莫東心裡微驚,但臉上卻依然平靜,還噙著一絲笑容。

他忘不了,以貴人身份降臨雲水城,受到雲水城萬里之內恭謙的林家和強靈宗。

他忘不了,當人們知道秋曼晴重新找的未婚夫是林家少主的時候眾人看他的眼睛。

他忘不了,當時的林家少主沒有親自過來,但卻彷彿站在天上俯視著整個雲水城還有他,給他莫大的陰影和壓力。

更忘不了,泊仙山的那點……無視!

不錯,這白衣男子正是林峰。

秋家死命巴結的林峰,以一人之力要帶著林家問鼎世家之尊的林峰,也是莫東心中出現的第一個真正的生死敵人。

林峰!

兩人從泊仙山短暫的相遇后,再一次相見,而說起來其實這次才是兩人真正的碰面。

凡長老和李長老忽然臉色一變,從林峰身上洶湧而來的波動突然的變得凌厲,如一把天刀一般,他們二人都是長老一級的人物,自然不會怕林峰,也因此對奔涌過來的波動沒有在乎。

「咔。」

這波動忽然變化,如天刀斬開了兩位長老的氣機封鎖直對莫東斬下,兩位長老想要阻攔已經是來不及了。

這一刻,他們只能期待,莫東反應迅速,迅速閃開,他們也不擔心莫東會因為這一刀而死。

莫東沒有如他們所想,沒有躲退,沒有拿出靈兵寶器,也沒有拿出能殺死林四長老的可能聖兵,而是定定的直面這如天刀的波動。

「這白衣男子到底是誰。」兩位長老心中急速閃過一個念頭,他們當然並不認為莫東會嚇傻,也不會認為莫東傻到這樣去自殺。

他們只是想到這個白衣男子一定和莫東有很大的淵源,他們看出莫東眼神的漠然還有凌厲,便看出了莫東不想要去示弱。

然而,白衣男子修為實力強大,莫東天賦絕佳,但修為差的很大。

這樣做到底值不值得,萬一莫東估摸了錯了,大意驕縱了呢。

不得不說兩位長老是真心的關心莫東,不然這眨眼的功法沒到,便閃過這些念頭。

「轟!」

說時遲那時快,莫東踏前一步,聖荒之影顯化,頓時天刀受到牽制,一聲巨大轟鳴聲中,莫東一拳將天刀擊碎。

他自己向後滑退了十丈,可卻擋住了修為在御靈境界,並且讓凡、李兩位長老警惕的林峰威壓攻擊。

狂風吹打著他的身體,但莫東身體站的挺直,沒有了兩位長老的幫助,莫東無法御空,慢慢從空中降下。

可他輕鬆淡然的模樣,好似謫仙一般,只是眼中仿若閃爍著劍光,極為凌厲!

「看起來兩年不見,你的實力並沒有多大的長進,是不是呢,林峰!」 小雨看著王小海又看看何弘翰,想好久才決定把事情說出來「事情是這樣的,我跟阿族是從小最好的朋友,我什麼都會跟她說,而也是什麼也跟我說,有一天她跟我講帶我到外面去找我父母,我一直想要去找他們,無奈不認得路,他們願意帶我出去,我跟他們出去后才發現原來他們是騙我的,還把我賣了,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他們偷偷的放我走,阿族易容成我的樣子,後來我才知道她想要取代我,她身後有鬼子的支持,村裡的男人幾乎都是漢奸,我害怕她會傷害到何家去阻止她,沒攔得住她還將我關在這深山裡頭,老是慫恿村裡的男人來欺負我,幸好有大猩猩保護我不然我都不知道要怎麼辦,遇到嫂子在查這件事情時,我怕她被村裡的漢奸出賣,落到鬼子手裡事情就大了,我讓大猩猩把夢柔帶走引他們離開,沒想到嫂子想要把事情弄清楚,纏著我非常要我說出來。」

她說到這時,蘇心優與何弘翰交換了個眼神繼續聽她說下去。

「哥,嫂子你們別管這事了,快回去吧,這裡真的很危險,阿族現在已經瘋了,說不定會幹出什麼事來,你們快回去阻止她不要讓她傷害到何家,前幾天她知道了嫂子回來查我的事情,才會急得把奶奶給滅口….」她說到奶奶時傷心哭泣起來,她的奶奶無辜的變成了犧牲品。

夢柔坐了過去抱住她輕輕的安慰著她,那也是她的奶奶,但是可能是因為沒有生活過吧,老人的死對於她來說只能是看到陌生人離世般,她並不會有多大的傷心。

蘇心優安慰她道「小雨你要相信爹,他不會讓阿族傷害到何家。」

「可是她會傷害到你們,你們現在都來這裡了,不出一天鬼子的部隊就會進山裡來,大哥才帶這麼少人來,光是村裡的男人都能把大哥給全軍覆沒,我求你們了,你們快回去吧。」小雨捉住何弘翰的手,懇求他們快回去。

BOSS兇勐:腹黑老公喂不飽 他們好像一點危險意識都沒有,像是來度假小雨急得差點沒跪下來求他們快回去。

何弘翰十分淡定的拍拍她的手說「沒事,小雨你要相信哥不會讓你有事也不會讓在這裡的所有人有事,有事的是鬼子和漢奸」

「可是,哥哥,這條村的男人都是漢奸。」他們越不在乎,越不緊張,小雨就越急。

小雨還想勸他們,何弘翰考慮到大家都累了,讓大家先回去好好睡一覺「先回去休息吧,明天我們可是有場硬戰要打!」

王小海和薛萬里把自己的女人都領走,終於是只剩他們倆個,蘇心優看了下時間,快五點了,昨晚沒睡好,今晚又是沒什麼時間睡。

何弘翰帶來的人分成兩批,輪流站崗。

他們六個人側是一直睡到九點鐘才起來,睡了舒服的覺,她睜開眼時何弘翰已經醒了正在溫柔的望著她。

「翰哥早啊!」

「寶貝早」見她醒來便給她一個早安的吻。

趁著有那麼點時間蘇心優想跟他談一下那個假小雨的事情「翰哥,接下來你想怎麼做?」

「昨晚村裡應該是有人出去喊小鬼子來了,我帶那麼少人來,不能跟他們硬拼,只能智取。」

「你想怎麼智取?」

「與其說智取不如說是利益誘惑,能當漢奸的都是能收賣的,只要知道了小鬼子出的條件是什麼我們就贏了。」

經這麼一說,頓時什麼都明白過來了「難怪你一點都不慌,一會出去帶上我不?」

「我打算讓小雨去做誘餌,把他們都帶到這裡來!」

「不行,小雨不會功夫,這不是羊入虎口嗎?」

「放心,我不會讓她有事」

「我跟她一起吧,怎麼說也能保護她!」

他深呼吸了下,對她有些無奈的說「你去了就沒人相信」

這事她幫不上忙,只好不跟著去「那行吧,你可要將小雨保護好。」

「老婆真乖,今天交給你一個任務,帶夢柔回北平去穩住阿族!」

「不行」當他要她帶夢柔回去時,她就知道接下來的事情並不是那簡單,不想要她冒險堅決的不接這個任務。

哼,想甩掉她沒那麼容易。

「老婆乖,你也不想夢柔受到危險吧?」繼續哄她先回去。

「好吧,我等會會帶夢柔回去,你就放手的去干你想要乾的事情吧。」她說這些時並不是賭氣,而是既然他不想要她插手這件事情,那麼她就帶著夢柔暗中幫他。

剛才還堅決不回去,卻又突然說回去,何弘翰看穿了她的想法,面上略帶嚴肅的說道「老婆我不是跟你開玩笑的,你別明著答應回去,暗裡還要自己行動,你這樣會破壞我的計劃知道嗎?」

「你要不相信我,就別讓我帶夢柔回去唄」他這麼說她還真不走了!

「我相信,我相信,夫人一會我會派人送你倆回去!」這個老婆她要是非要乾的事情十頭牛也拉不回,何弘翰還是派個人送她,以便她們不會偷偷地返回來。

「可以!」

她答應之後何弘翰便起身穿衣,外面漂了香味進來,看樣子是早飯做好了。

「老婆,你是想在這裡吃早飯還是出去跟他們一起去吃?」

「在這裡吧,你一會讓人端進來。」她現在還不想起,她想要再懶會床。

「嗯,寶貝那我先出去,一會我就不進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