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告訴你,他是我未婚夫的事情?唐家的人?」

「是她們指使你們這麼做的?是她要你們把我搞得這麼狼狽不堪的?」說道後面,聲音中透著一絲癲狂。

歐陽世強鬆開了她的小腿,撐著身體,緩緩的站了起來,在椅子上坐了下來,吐了一口血痰出來到地上,臉疼的都沒了知覺了!看著發癲的老二說道。

「我說你腦子是不是有病啊?」說話時扯動了嘴角的傷口,疼的倒抽了一口冷氣。

年紀輕輕的該不會的了被害妄想症了吧!聽說,撫養她的唐家人不是對她挺好的?真是,好好的日子放著不過,天天折騰事兒!真搞不懂她想什麼,老幺平時嘴上不說,但也能看的出來,打心底都嫉妒死她了,著不知道她還有什麼不知足的了!

歐陽菲菲漸漸平靜下來后,此刻心裡開始盤算著,如何能一次永絕後患的辦法,隨後心裡生出一計,不動聲色的打開包,拿出一張卡,放在他面前說道。

「幫我辦件事,辦好了,我會在給你一筆不菲的錢。」

「足夠你們生活一輩子。」

聽到她說的,歐陽世強雙眼冒綠光,一把搶過桌子上的那張卡,生怕她反悔似的,開口問道。

「說吧!什麼事,沒有你哥我辦不到的事兒。」 歐陽菲菲臉上帶著不悅說道。

「還有一件事,你記清楚,我跟你們沒有任何關係。」

「出了這個門口,我們誰也不認識誰,你明白嗎?」口氣中帶著嚴厲和不容置疑。

歐陽世強嬉皮笑臉應了下來,怎麼可能跟錢過不去,她無非就是嫌棄家裡人給她丟人了,這有什麼,能給錢自己比什麼都強,不就是裝著不認識嘛!

「行,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我絕對沒問題,有這個就行。」說著晃動了一下手裡的銀行卡。

歐陽菲菲懶得再跟他廢話下去,接下來把自己想要通過他的手辦的事情交代了給他。

坐在隔壁包間兒內的唐婉婉看著電視上面傳來畫面,以及清晰的對話,本來就是想湊個熱鬧而已,沒想到會意外聽見她交代給歐陽世強做的事情,她還真夠毒的!

雖然自己跟她不對頭,但爸媽對她簡直是沒話說,就因為她是領養的,處處對她格外的照顧,生怕她會有想法,所以事事都會首先考慮她,顧及著她的感受。

到頭來養了一個白眼狼不說,處處危害家裡的利益,這次就更狠了!行啊,我們走著瞧,看到時候誰笑到最後,透過電視傳來的畫面,見他們先後離開了。

顧靖修關掉遙控器,看著身邊的唐婉婉,見她面色如常,透過臉上並看不出有什麼異樣,開口對她說道。

「這件事我會安排人處理,你不用管。」富有磁性的嗓音中透著平靜。

聽著他暖心窩子的話,唐婉婉笑眯眯的超他湊了過去,摟著他脖子,輕輕點水的在他嘴唇上親了一下,目光在他臉上來回掃蕩了一下,這個就是自己選的男人,話雖然少的可憐,但卻是干實事的料!

當然,還包括他一聲不吭把結婚證領了的事實!只要一想到這個,真想忍不住咬他兩口,哎,算了!這事兒以後湊准了機會再說吧!

「這件事,我想自己處理。」

顧靖修與她四目相對,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點了一下頭,表示同意了這件事由她自己處理!伸手摸了摸她皙白紅潤的臉,開口說道。

「回去吧!」

唐婉婉撇折著個嘴角,表示不想回去這麼早,呆在家裡也沒什麼樂趣,眼珠子轉了一下,賊兮兮的勾著顧靖修的脖子膩歪著說道。

「你知道我現在年齡多大么?一般我這個年齡階段的大多都是沒結婚。」說著手不老實的在他身上摸來摸去的。

顧靖修抓住她不老實的手,握在手心裡,把她拉坐在自己懷裡,等著她說下文。

然而唐婉婉這次並不怎麼配合他,想逼著他主動些,把臉別開,不看他,抽回自己的手,裝著一臉不高興的樣子,故意橫了他一眼,一臉你求我的表情。

看著他這樣,顧靖修忍不住起了想逗逗她的心思,想來喜怒不形於色的他,臉色如常,抬手摸了摸她軟軟的頭髮絲,開口說道。

「如果不想現在回去的話!你想做什麼?」 聽到他問的,唐婉婉認命了,真是異想天開的指望他浪漫一下,看來是自己太天真了!從他懷裡起來,拿起自己的外套,丟下一句。

「我生氣了!從今天開始,我打算不跟你說話,直到消氣為止。」說著人已經走了出去。

顧靖修起身邁步跟了上前,一路來到外面座駕前,唐婉婉抬腳踢了一下他的車子,翻了個白眼瞪了一眼他,不滿的說道。

「除了我,還能有誰會喜歡你這樣的?」

「木頭疙瘩一個。」說著打開車門坐了進去,一上車就離他很不的十丈遠,身體貼著車門坐,稍有的不膩歪著靠在他身上,臉看著窗外,自己這個火竄出來的莫名其妙。

然而賭氣的她一路也沒發現車子走的路不是回家的路,直到車子停靠在路邊后,唐婉婉才緩過神,目光四處望了一眼,然後看了一眼顧靖修沒好氣的問道。

「停在這裡幹嗎?」

顧靖修側過身,超她湊了過來,唐婉婉以為他要親自己,一時間愣了一下,哪知道他是替自己解開安全帶…….!果然,還是自己想太多了,把臉別到一邊,真是丟人…….!

顧靖修當作什麼也沒看見,嘴角處勾起一絲不易察覺的幅度,推開車門下了車,繞過車身,來到副駕駛位,替她打開車門。

「幹嘛?」唐婉婉坐在車裡,伸出一顆腦袋看著他問道。

然而此刻的廖家氣氛十分詭異,廖夫人一臉高高在上的坐在客廳,帶著瞧不起的眼神,一臉嫌棄的看著羅彩霞,就差捂著鼻子跟她說話了!後悔把她帶進來了。

「你說是你是菲菲的親媽?」

「我怎麼從來沒有聽唐家提起你們的事情?我們家跟她們家也算是世交。」說這話時,斜眼瞟了一眼坐姿拿嬌的那個跟歐陽菲菲,長著確實有幾分相似的女孩子,心裡也算是有個底了!

羅彩霞懟著滿臉笑容,目光環顧了一下她家的豪華大客廳,不由的感嘆,一個客廳怎麼會這麼大,裝修的富麗堂皇的,到處乾淨的極為厲害,住在這種地方的女人,果然是不顯老,身上都帶著一種貴氣,收回目光看著她回應道。

「親家,你有所不知,他們家是故意不讓俺聯繫孩子的。」

「怎麼可能會跟你們提起俺家的事情,她們就是瞧不起俺。」說著臉上露出一臉惡俗相。

這個時候廖峻言帶著一肚子的怒火走了進來,扯掉脖子上的領帶,拎在手上,一掃眼,便看到了坐在自己家客廳沙發上的幾個鄉巴佬,頓時額頭上的青筋暴起,哪股子怒火還沒下去,新的怒火就涌了上來。

廖夫人一看自己兒子回來了,看到他臉色不好,頓時起身走了過去問道。

「峻言啊,你臉色怎麼這麼難看?發生了什麼事?」

然而老幺看到進來的那個男人,峻美帥氣十足,這個就是老二的未婚夫?本來還以為是個醜八怪,哪知道他這麼年輕帥氣,心裡萌生出一個不改有的念頭。 隨後見他目光看了過來,羞澀的低下來頭,不敢與他目光交匯,可也正因為如此,看到腳上那雙粘了東西的鞋子,還有身上穿的那身衣服,一股自卑湧上了心頭,這樣的自己,一定入不了他的眼吧!

羅彩霞見到進來的那個俊俏的年輕人,起身走了過去,目光肆無忌憚的打量著他,笑的十分殷勤的說道。

「你就是我們家老二的未婚夫吧!」

「嘖,嘖。長得真帥,比那電視裡面的明星都帥。」

她的話,說的絲毫不誇張,廖駿言確實生了一副好相貌,所以才會被歐陽菲菲惦記,不單單僅僅為了他家世,還有一部分她確實喜歡廖駿言,所以才費勁了心思成為了他的未婚妻。

廖氏看出自己兒子心情很不好,見她湊上來,瞪了一眼羅彩霞,眼神中滿是嫌棄厭惡,語氣十分不好的沖著羅彩霞說道。

「你離我兒子遠點。」說著伸手推了一下她。

本來就討厭歐陽菲菲拐走了自己兒子,現在更加厭煩她,看看她那一家子都什麼東西!粗俗醜陋不堪,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眼神滿是貪婪。

羅彩霞被她推了一下,站在那裡紋絲不動,怎麼自己都招她們一個個的不待見?好歹自己跟她們家也是親家關係,從進門到現在,連杯水沒有也就算了,現在還動起手來了,真當自己還怕了她們啊,索性也懶得跟她們客套了。

「親家,我看你也挺忙的。」

「俺這次來也不是吃飽的閑的,俺也是有正兒八經的事才來的。」說著走到沙發處,從新坐了下來,翹起二郎腿,半抬起下巴,仰著個臉,眼睛看著上方,擺起了架子出來。

看著她這幅樣子,廖氏禁不住從上到下打量了她一邊,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敢在自己面前擺起了架子,開口大聲喊了句。

「芬嫂,把她們給我攆出去。」聲音中透著惡聲惡氣,被她氣的不輕。

幫傭的大嬸兒,一聽到她這一聲,急急忙忙的小跑來到了客廳,還沒等開口趕她時,就聽到她撒潑的話。

「誰敢動我一下,試試看。」說這話的時候額著脖子,像是斗架的公雞似的。

老幺雙手緊緊拽著自己腿上的裙子,看著自己媽像個潑婦一般,之前在那破小的地方沒什麼感覺,總覺得這樣家裡人吃不了虧,可現在換了個地方,再看她那副樣子,感覺到非常的丟人,此刻真的恨不得找個洞轉進去。

幫傭大嬸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上前一把就拽著她,將她從沙發上拖了起來,羅彩霞就不依了,伸手就超幫傭大嬸的臉上招呼了過去,緊接著兩人開始扭打了起來。

老三站在那裡,手無所措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一臉慌忙無措的看著老幺問道。

「怎麼辦?」說著雙手緊張的無處安放。

老幺瞪了她一眼,口氣十分不好的沖她說道,「還不快把她拉開,」說完走到廖氏面前,朝她彎腰鞠了個躬,然後開口說道。

「抱歉夫人,您別跟她一般見識。」 老幺口中的『她』指的正是自己的親媽,羅彩霞。

她這麼做,並沒有換來廖氏的好臉色,她此滿心只想儘快把她們趕出去,自然聽不進去她說了些什麼,臉上帶著不耐煩的說道。

「滾,滾,滾。」

「馬上滾出我家。」說完見自己兒子陰沉著臉直接離開了,再也沒有任何一點點的耐心。

老幺目光痴痴的望著離開的那個清晰俊逸的背影,不舍的收回目光,轉眼看著還在跟人撕扯的人,真是丟死人了,伸手推了一把獃獃的站在哪裡的老三,沒好氣的指使到。

「還傻站著幹嘛,還不快點把她拉開。」語氣中帶著趾高氣揚。

此刻的羅彩霞已經衣著凌亂,頭髮更是亂糟糟,臉上還掛了彩,可謂是極其的狼狽不堪,她抬手攏了一下頭髮,滿心思都覺得自己剛才有沒有吃虧,自然沒有留意到老幺剛都做了什麼。

「幺兒,過來扶你媽我一把。」說著臉上露出一絲痛苦的神情。

剛只顧著撕打了,完全沒有注意到把腰給扭了,這會兒注意力才迴轉了過來,一把老骨頭了扭到腰,簡直是要了她半條命。

老幺站在廖氏身邊兒絲毫沒有上前扶一把的打算,翻到看向廖氏畢恭畢敬的說道。

「夫人,今天實在是抱歉。」

「今天這事兒,是我媽的不對,我待她像您道歉。」說著再次彎腰對著她舉了個躬。

廖氏皺褶眉頭不耐煩的擺了擺手,實在是沒什麼耐性跟她們這些人多說一句,語氣十分不好的說道。

「趕緊帶著她滾出去。」說著轉身就直接離開了。

愛是愛非 羅彩霞感覺到臉上火辣辣的疼,自己寶貝兒的老幺不僅不幫著自己也就算了,竟然還貼著臉去巴結她?一時間氣的甚至忘記了腰上的疼痛。

唐婉婉瞟了一眼這空蕩蕩的vip影廳,只有自己跟顧靖修兩個人,顯然,這貨當了一回土鱉才會幹的事情,看著他問道。

「你把這個影廳包了?」說著在前排的中間坐了下來。

聽到她問的,顧靖修打從一進來也注意到了這個問題,顯然他們是這麼安排的,只是從鼻音里發出了一聲。「嗯。」

「嘖,嘖。」唐婉婉禁不住的搖了搖頭,一臉調侃嬉戲的表情說道。

「真看不出來啊!你還真有當暴發戶的潛質,包場這種事你也能做的出來。」說著拍了拍右手邊的座位,事宜他坐下來。

顧靖修看了看熒幕,前排對於自己來說有點太近了,但還是二話沒說的坐了下來。

這個時候一名身穿職業西裝的男人,抱著一堆東西走了進來,臉色堆滿了微笑,眼神中儘是討好獻媚。

「顧先生,這是給您二位準備的一點零食。」說著把東西放了下來,然後就退出了影廳。

關上門后,常常的鬆口氣!對著幾名服務員擺了擺手,事宜她們可以離開了,不僅獨自感嘆,這還是第一次有機會見到大boss本人……真是百聞不如一見,他身上那種與生俱來的氣勢,是別人學都學不來的! 在那個人退出去后,唐婉婉湊到顧靖修身邊兒,眼神中閃爍著光芒,一臉興奮勁兒的看著顧靖修問道。

「你說,你清場子,是不是?」說著沖著顧靖修壞笑的挑了一下眉頭。

看著她擠眉弄眼的,顧靖修一如既往,英俊硬朗帥氣的臉上沒有任何一絲多餘表情,看著她開口反問道。

「是不是什麼?」說著給她整理了一下衣服。

見他如此,唐婉婉撇了一下嘴角,送了他一個大白眼,他怎麼可能不知道指的什麼,顯然,他就是跟自己裝傻充愣,這貨平時看著一副面癱臉,悶騷著呢!開口忍不住調侃道。

「你把這個影廳包下來?難道不是抱著要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說著直接把臉湊到他面前。

伸手就開始扒拉他衣服,然而下一秒,手就被他握住,就知道他會這麼做,嘴角勾起一絲勝利的笑容,當然清楚他在外面是公共場所,絕不會越雷半步,再加上他個人修養極為高,絕對的是一個非常有修養紳士風度的一個男人。

抽回自己的手,翻騰的看了看那堆零食,沒心沒肺的說道。

「看看,人家都比你強,都知道準備點零食送過來。」

「你倒是好,什麼都沒準備。」說著拿一包薯片撕開了包裝,掏出一個薯片就往嘴巴里塞,然而,手腕被他握住,不解的看著他。

「幹嘛?」語氣中透著不滿。

她絲毫沒有發現剛說的話有毛病,自然就更不知道顧靖修為什麼會這麼做。

顧靖修拿過她手裡的薯片,順帶把她手裡的薯片也給拿了回來,扔進袋子里,把東西放到一邊說道。

「垃圾食品,你現在少吃點這個。」富有磁性的嗓音不帶一絲的溫度。

聽到他說的,唐婉婉忍不住抽動了一下嘴角,在家吃也沒見他管這麼嚴,不滿的嘟囔了幾句,挑了另外一個,還沒有打開,就直接又被他拿走了……!

這下唐婉婉不幹了,雙眼直勾勾的瞪著他,見他也不看自己,像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他誠心給自己找不痛快吧!吃個這個都不讓吃。

顧靖修知道她氣來的快,去的也快,所以就沒有怎麼理會她,認她直勾勾的看著自己,當成什麼都不知道,目光投向熒幕。

他這樣,唐婉婉感覺到一拳打在棉花上,賭氣的別過臉,不再看他,手悄悄的抄零食伸了過去,然而,摸了半天也沒有摸著東西,僅忍不住的看了過去,那裡還有零食的影子!

隨後影廳里燈光昏暗了下來,唐婉婉湊到顧靖修面前,雙手緊緊挽住他脖子,身體靠在他身上,膩歪的說道。

「要不,你讓我吃幾顆爆米花也行。」說著手開始不老實了起來,真箇活脫脫的一個小流氓。

顧靖修乾脆利落的直接的把她抱在懷裡,索性座位比較寬敞,即便是顧靖修那麼挺拔高大身材,坐在那裡也不會覺得憋屈。

唐婉婉被顧靖修禁錮在懷裡后,再加上昏暗的燈光,更加放肆了起來。 沒一會兒的時間,她手快的已經把顧靖修的襯衣扣子解開了一大半,敞開的襯衣下,漏出了古銅色的結實堪稱完美胸膛,配上他禁慾的線條分明的輪廓,還有他身上那股渾天而成的霸氣,尊貴,投射著近乎冷漠。

顧靖修原本摟著她的腰的手,無奈的按住她兩雙摺騰不老實手,輪廓上沒有了平時那種生冷,多了一份柔和,和無奈,開口帶著低沉性感的嗓音說道。

「別鬧了,看電影。」

聽著他聲音都變了,唐婉婉跟吃了興奮劑一樣,那哪裡聽的進去,但又掙脫不開他牽制著自己的手,鬧騰了一會兒后,消耗了不少力氣,氣息也略顯不穩,真不知道他拿來這麼大力氣,一隻手扣著自己兩隻手!放棄的說道。

「好了,放開我吧!」

「你這樣,我不方便看電影,」說著在他懷裡動了動,想要調整一下姿勢,臉直接貼在他胸口,聽著他強勁有力的心跳聲,看著熒幕上播放的畫面。

顧靖修見確實她老實了,索性也就鬆開了她手,低著眼帘,透過昏暗的燈光看著懷裡的她,抬手摸了一下她臉,然後目光看向熒幕。

然而唐婉婉這種老實的樣子只不過是個假象,她雖然目光盯著熒幕,可手又開始作祟了起來,皙白骨節分明的修長的手指,靈活的伸進了解開,沒有扣好的襯衣下,轉移著顧靖修的注意力說道。

「你說,這裡要是不被你個土鱉包場。」

「現在這裡應該也有其他人,你說這樣會不會更加刺激?」說著下巴墊在他胸口,看著他,等他回答。

對於她問的,顧靖修只是底下眼帘看了一眼她,然後伸手掏出她作祟的手,看了看她長出來的指甲,看來該修剪了!

見顧靖修不說話,唐婉婉不甘心,一臉好奇的問道。

「顧靖修,你該不會從來沒有跟人一起來看過電影吧?」說道這裡,帶著笑意的兩隻清澈見底的眼睛只發光,忍不住帶著笑意嬉戲道。

「不然,你怎麼你怎麼會做包場這種事!」說著一想又覺得不對勁,按照顧靖修的風格,他不應該會做出這種暴發戶才會做的事情。

聽到她說的,顧靖修不回,反問到,「你之前有跟什麼人來看過?」說道這裡的時候,握著她手的力道不由自主的緊了緊。

唐婉婉沒料到他會問這個,隨即來了興趣,不錯啊!知道問這些了,有進步啊!看來這麼長時間的努力,沒白費,故意掉它胃口的說道。

「跟人一起來看電影的多了!有男的,有女的。」

「那得看是之前愛跟誰來了!」說道這裡,托著長長的尾音。

顧靖修聽到她說有跟男人來看過電影的時候,冷峻的臉上發生了細微的變化,深邃漆黑的雙眸冷了幾分,就算是自己沒做過這些,但也大概知道,男人跟女人一起來看電影這種事情,大部分都是情侶之間才會有的事情,帶著富有磁性的聲音問道。

「你還有跟男人一起來看過電影?」 向來喜怒不行於色的顧靖修,此刻臉上明顯的已經漏出了不悅之色。

對於他問的,唐婉婉不以為然的點了點頭,開口應道。

「當然啦!有什麼問題么?」說著沖他眨了眨眼睛,眼神中透著賊兮兮的笑意,心裡那個小惡魔又蹭蹭的往上冒,故意忽略了他此刻的神情,當做什麼也沒看見。

現在的她沒事就喜歡捉弄一下顧靖修,更是有時候跟個小流氓一樣,不分場合的做些顧靖修坎之為頭疼的事情,但卻無法對她說半句重話!任由她無作非為。

然而眼下,只是僅僅因為,唐婉婉說跟別的男人看過電影,顧靖修目光緊緊鎖著她,開口問道。「跟誰?」

看他一本正經認真樣子,甚少見他如此追根究底的問一件事,對視著他深邃漆黑的眼神,彷彿像個無底洞一樣,一眼望不到盡頭,強忍著笑意,撇了一下嘴角,然後調整了一下姿勢,腦袋枕在他胸口說道。

「跟誰,你應該不會想知道。」

「反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以後,你想看,我就陪你一起。」話音剛落,就感覺到整個人被他調轉了一個方向。

原本在他胸口半躺著,此刻已經跨坐在他腿上了,跟他四目相對,…….這是生氣了?不應該啊?這也沒玩的太過火啊!至於么!

顧靖修現在臉上根本找不到任何一絲多餘的表情,寒星的雙眸中帶著平靜,大手護在她腰間,等著聽到她說之前是跟誰看的電影。

如果現在這種情形放在以前,唐婉婉早就乖乖的老實交代了,哪敢這麼逗他,可現在的她,臉上漏出一副欠收拾的笑容,不理會他的眼神。

抬手把他襯衣的扣子,一顆顆的扣了起來,然後笑眯眯的朝他湊了過去,在他有型的嘴唇上親了一下,然後拋出一句語不羞的驚人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