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舞派人來說的,讓我通知你的。人現在就在璃府呢。」藍若昕說道,「等等,你先別慌。」小舞既然沒有自己派人去通知他,那肯定是要讓她和鳳沐清說上什麼的。

鳳沐清哪會聽啊,這是直線要往外面走啊,藍若昕連忙繞到前面,「聽不懂我說的話啊。等等。」這鳳沐清立馬那犀利的眼神盯著藍若昕,眼睛瞳孔張大一副兇狠樣雖沒有那種張牙舞爪的五官誇大,但是卻比那種更加的瘮人。

「藍若昕你在哪,姐,老姐!」藍若愚撩開帘子進了進來,一看兩人就覺得氣氛不對。他站在藍若昕後面,直視著鳳沐清,一接觸到鳳沐清那眼神,本能的立馬反手把自家老姐抓到身後,「姐,怎麼了?」 114

藍若愚直直的看著鳳沐清,藍若昕倒是心下一驚,反手握住自家弟弟的手,指尖輕輕地敲敲了他的手心示意他放心。雙胞胎自然是心有靈犀,藍若愚也緩緩地放開姐姐的手,「你們在說什麼?」

「若愚,剛才語速不錯啊。」鳳沐清也是哭笑不得。

藍若愚一副愛答不理的,坐在喝茶,「你們剛剛說什麼了?是鳳沐心有消息了?」他也是剛剛從外面回來,找了半天了,回來看看。

藍若昕說,「恩,找到了。小舞報信說在璃府了現在。」

藍若愚倒是比鳳沐清還不淡定了,「就知道小舞姐姐最牛了。這是剛剛回來吧,我要去璃府。」一下子說這麼多還真是口水趕不上了。可是另外兩個人更加的難受了,聽著他講話這語速急死個人。鳳沐清也是更急了,「我也要走了。」

藍若昕就是攔著,「你不懂嗎,小舞不直接通知你而是通知我不就是讓我和你說道說道嗎?」

「沐心剛剛找到,她這出逃肯定是和你有關吧。你現在去了她這情緒肯定不好,估計也是不想看見你的。你想讓小舞開導開導,沐心除了聽你的話最聽的就是小舞了。反正人也找到了,你也就該放心了,至於人嘛,總是會見到的。耐點心。」

「還有你趕緊和你母妃說說吧,這些天我估計你也沒去看看什麼的,她那麼聰慧的一個人難道就不感到奇怪?還有啊,你看看你這幾天滄桑的樣子,趕緊回去弄一弄吧,不然把你家妹妹又給嚇得跑掉了。快去吧。」明明雲淡風輕的人,這遇到在乎的人啊也是亂啊!這幾天倒騰的都不像個人了。

鳳沐清細想明白這個理兒,點點頭,「恩。」確實要給自家妹妹個空間,而且他也相信小舞能夠幫助她處理好的。說完就起身回宮了。不過現在倒是一身的輕鬆了。

藍若愚倒是興高采烈地奔著璃府去了,門口遇到木薇,木薇一聽這事兒也忙拉著藍若愚就往外走,不過很可惜被藍若昕提溜著就沒邁出門口,撂下一句,「回去做事兒。」這木薇眼巴巴的望著小蝸牛也就是藍若愚蹦蹦跳跳的就走了。淚別著,「幫我問聲好啊說我被無良掌柜抓住了脫不開身…」

一回頭那小眼神倒是讓藍若昕笑了,木薇就這麼橫著進去了,因為正著走白不了眼啊!

藍若昕走過去拍了拍木薇肩膀,「咱們關了店之後叫上木葵一起去吧。」

璃府

「沐心,洗的乾淨點啊。」

「小舞,你也洗的乾淨點。」

然後只留下幾串烏鴉飛過舞依炫的頭頂,所幸沒有掉下粑粑在浴桶里。

「洗的舒服,香噴噴的了。」其實說不上多香至少好聞多了,唉呀媽呀呼吸順暢了(你自個是不是不想想其實您老也一天沒洗澡了)。

鳳沐心估計是真的餓著了,一早在屏風那邊就跳出浴桶吃上了,「小舞,快過來。」那吃的叫一個香,這就讓舞依炫也是眼饞了,頭髮也顧不上擦了掛了了個毛巾在頭上就坐下吃了,這一天一夜沒吃的,這一看到吃的可是餓了。兩個人就坐在那桌前埋頭苦幹的。

舞依炫也飄著小眼睛看著鳳沐心,漫不經心的問,「你這出逃的挺有個性啊,連個城都不帶出的,還躲到朋友家的。」

「咱們倆也不打哈哈了,直說吧。和我說說怎麼回事。」舞依炫也不吃了,就單單望著鳳沐心了。

「額…」鳳沐心頓了頓了,她是知道小舞一定會問的,而且她也不準備瞞著她,放下筷子,「我可能要被和親了。」

舞依炫差不多也預料到了一些相關的事情但是終究沒想到這個點上去,不是沒想過而是可以不用想,因為她知道這些年鳳沐清和淑妃娘娘的心思,他們都是一直竭盡全力的保護著鳳沐心,為了她的將來為了她的一切從很久就在做打算了,漸漸地接觸下來,舞依炫愈發地覺得淑妃娘娘真的是個智慧的人。

所以她從不會認為淑妃娘娘會讓自己女兒遠嫁他國甚至是嫁到貴族,這裡面是估計有什麼事兒吧。但是這點她不能告訴鳳沐心,畢竟看這境狀他們是瞞下來了,「你是怎麼想的?」

鳳沐心憋屈個嘴,「我是怎麼想的你不知道啊…」說著說著哭腔就來了,但是這手上嘴上還停不下來,在哪吃著呢!舞依炫在旁邊看著這麼一個漂亮的姑娘在哪抓著雞腿啃著,紅著眼眶呢,她這是繼續說呢還是…陪著繼續吃呢?

「小姐,小姐…」木蘭匆匆地跑了上來,可是打破了局面,「小姐,小姐…」木蘭到底是識輕重的,伏在舞依炫耳邊嘀咕了幾句。舞依炫這眼咕嚕一轉,「咋就這麼不聽話呢?真是事兒多。」

舞依炫草草的拿過衣服穿好,這面具沒拿下來過自然還是帶著的,木蘭也在旁邊幫襯著穿呢,她知道她家小姐哪都好就是穿衣服困難的很。「好了走吧。」轉頭對在那「埋頭苦幹」的沐心說,「你現在這吃著,別出去亂跑啊。還有趕緊把衣服穿好了,別穿著個內衫在這裡晃蕩,啊!」木蘭在一邊也不敢多笑,不時地抬手碰碰嘴巴。

鳳沐心擱在心裡頭想呢,你不是剛剛也穿成這樣晃蕩嗎?就是不穿熱死了。可是嘴上還是答應,「恩。」就是不穿!故此在這兒就有一個穿著肚兜的罩著白色的外衣叼著雞腿的小巧女子,要是你有福估計能看見倆!

舞依炫拾到拾到自己就出去了。

真是巧,「小…舞。」又一個吃著東西喊著她的人,只不過這是個俊俏的少年。好死不死的,她已經很快地趕過來了,玉無雙還是跑了過來,舞依炫趁著鳳沐心還聽不到的音量一把捂住玉無雙的嘴,「給我閉嘴,你要是再說一句話,你什麼吃的都沒有了。」一臉的威脅。

被威脅的玉無雙老老實實地點頭,不過這手上慢慢縮回去了,輕輕地不敢讓小舞看見,這可不能給她看見得先藏起來,藏起來。小手「哆哆嗦嗦」的往後挪。

舞依炫是抓著玉無雙就遠離這邊,到了花園才放手,「叫我幹嘛?不是給你吃的了么?木蘭說廚房的吃的都活活少了一大半了。還沒飽呢?」真不知道這傢伙是怎麼長到今天的咋就沒撐死呢?

說到這事舞依炫還是問過玉無雙的,以下對話是這樣的:

「無雙哥哥,你每天吃這麼多難道肚子不難受嗎?」

「不會啊,我這還餓著呢!」被問話的人還在吃呢。

「那你為什麼要吃這麼多?」

「儲存著糧食,等哪天我出去像是什麼荒山,峽谷的什麼沒吃的呀。」 長生天闕 繼續吃。

「……」嘴巴張的好痛啊!

鳳沐璃就在旁邊默默的飄過一句,「炫兒,你就這麼信了?」抬手把她的嘴巴合上。

對話完畢!

「我就是想著你怎麼還不回來,我都好一會沒見著你了,結果木蘭說你在這邊。」玉無雙找了個假石坐下吃,「你去幹嘛了,這麼長時間不回來?」

「鳳沐心離家出走了,剛才出去…」舞依炫環手抱胸,眼裡的小精光那泛的叫一個亮,可惜無雙哥哥沒看見!

什麼,「什麼!」剛剛嘴裡含著東西沒叫出聲來,「鳳沐心離家出走了。」舞依炫點點頭。哎呦,這雞腿掉的猝不及防差點掉她衣服上。

玉無雙抬腿就往外走,舞依炫連忙攔住,「你去幹什麼?你雞腿掉了?」玉無雙竟然連吃的掉了都不顧了!完了,這嘴巴又得痛了。

「你也別愣著了,咱們快一起去找啊。你朋友丟了你不急啊!」 怪醫聖手葉皓軒 玉無雙連給舞依炫說話的機會都不給了,直接拽著就走了,「小舞你再讓你那些夥計一起出去找,讓木蘭他們也出去找。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我也一早就出去找了,這丫頭好好地出什麼走。」

「你說這心兒也是,又不是像你那麼多的心眼這出去不就是羊入虎口啊。我這以後要是少了一個…一個…」什麼叫心眼啊,她是怎麼了?舞依炫就這麼聽著他的下文,倒是聽得可歡騰了也沒氣。「一個什麼?」

「好朋友,很好的朋友啊。」玉無雙覺得他沒遇過多少他喜歡的人,像是小舞,鳳沐璃,唐希等等是他真的喜歡的人,但是他始終覺得心兒是他最喜歡待在一起的人。有時候他會覺得唐希都不一定比得上心兒,感覺很奇怪,不過感覺很好。

「這著急忙慌的是要去哪兒?」話者是木薇,三個女子齊刷刷地站在璃府大門前,就望著小舞被人給拉著跑,仔細一看地兒都沒沾的。

玉無雙也不得不剎住車,「藍若昕,木薇,木葵。你們怎麼也來這兒了?不過來得正好,走走走一起出去找人。」

木薇一臉的疑惑,「什麼找人,不是找著人了嗎?」難道鳳沐心又丟了?不能夠啊,這小舞回來了鳳沐心還能跑了?

藍若昕倒是明白了幾分,「玉少爺,鳳沐心找著了一早,你現在出去這是要找誰啊?」一旁的舞依炫正在壞笑,藍若昕哪能不明白啊。

「你很擔心呀。」木葵竟然也開口說話了,腳尖點了點地兒,幾個人也看了過來,這地上倒是掉了好幾個包子。幾個女人交換了一下眼神,不過就是木薇不大看得懂這其中的奧秘,就順著自己的理解說道,「玉少爺,您老竟然還會把吃的給弄掉了?新鮮啊!」

玉無雙沒搭理,「小舞,和我說,人到底是找著了還是怎麼樣?」這一臉正經地樣子,舞依炫可是只在他治病救人的時候看得到。

舞依炫那會被唬住,「人本來是丟了,後來我回來后把人給找回來了。現在鳳沐心在皇宮且舒服著呢。你沒聽完我的話就在那邊說的沒完沒了我連個縫都插不上。還把我往外面拉。」人家一臉正經,她就要理直氣壯。

玉無雙這一聽撓了撓耳朵,「好像是這樣的。找著了就好了。」藍若昕與木葵還有舞依炫相視一眼。

「呀!」隨即一聲倒是把幾個姑娘嚇得「花容失色」。

「我的包子啊,就剩下這幾個了,怎麼就還給摔了呢?我的薄皮肉餡的大包子啊!」這是撿還是…撿?玉無雙蹲著在哪正發愁呢?兩隻手「活動筋骨」一伸一縮的。

舞依炫看不下去了,一把拉過玉無雙起來,「進去讓人再給你做。」一腳踢飛那幾個包子,「來人把大門口給清理一下。快點的!」刷刷幾個人就過來跟掃蕩似的,立馬清理完畢。

木薇看的目瞪口呆,「小舞,你家家僕手腳真麻利。」

玉無雙也一腳被「踹」了進去,幾個女的就在後面慢慢地走,「這麼長時間不見了還是這個德行?」舞依炫繼續笑笑。

「你說這麼瘦怎麼就能吃的那麼恐怖。」舞依炫還是笑笑。

木葵說了,「和鳳沐心有一拼。」舞依炫這下不笑了,夥同其他兩個人一齊點頭。

藍若昕又問了一句,「小舞,你怎麼告訴玉無雙,沐心在皇宮?」 115

「這很難懂嗎?」舞依炫朝著藍若昕眨了眨眼,又朝著前面喊道,「無雙哥哥,我們幾個就先去別處了,你自己去找吃的吧,別等我們吃晚飯了。」玉無雙這一聽跑的倒是更加的快了。這傢伙!

幾個人就往聚歡樓去了,「心兒,在嗎?」

「沐心?」

「鳳沐心?」

「靠之,你怎麼還沒把衣服穿上啊,不是叫你快點穿上衣服嗎?」嘴上舞依炫說著責怪,但是臉上毫無生氣的樣子。

「大家都來了!」鳳沐心一臉的欣喜,「快坐快坐。你們吃了嗎?」拍了拍旁邊的座位。

木薇一個白眼,「吃什麼呀,這幾天為了找你都沒好好吃過。你說你什麼事不好解決啊,你還要出逃?惹得大家紛紛找你。看你以後怎麼還我們這個人情。」看著這桌的殘羹剩飯,不由自主的吞下一口口水,「小香,你去在弄一桌菜過來吧。記得要快!」

舞依炫喊住要立身走開的小香,附耳在她,「等一下,小香,你去告訴管家讓人別說玉少爺在璃府還有讓木蘭也過來順便到我房間把我這次帶回來的包袱拿過來,還有讓管家告訴大家好生休息吧今天。下去吧。」

「是,小姐。」小香退下去了。

藍若昕突然問道,「咦,若愚呢?不在嗎?」他不是先來了嗎?

「若愚?沒有來過啊!怎麼他也過來了?」 隱婚老公:離婚請簽字 對呀,沒道理聽到她回來了,若愚不過來呀。「不會是路上出什麼事了?」

「他讓別人出事還差不多。」藍若昕撇撇嘴,「別管他了,估計是遇到什麼人了,這麼大人不會丟的。雖然很奇怪但至少比沐心靠得住。」

木薇笑嘻嘻說,「最後這句話還真是點睛之筆。」

木葵也插上一句,「說的不錯。」

「你們,你們,你們這些壞蛋!」鳳沐心小朋友因為不會說髒話,也只能憋屈說這句話。不過口上倒是很彪悍,惡狠狠地咬了一口「小鹹菜」。

「沐心啊,姐姐問你你好端端的為什麼要離家出走啊?」木薇問。

鳳沐心偷偷瞄了一眼舞依炫,示意一下。舞依炫也知道這丫頭臉皮薄,說吧不是不行都是自家人,這要自己再說一次吧可就拉不下臉了,「這丫頭是被逼婚了。」

「而且可能是聯姻。」說完就亮了那三位。

「(⊙o⊙)啊!」

「(⊙o⊙)啊!」

「(⊙o⊙)啊!」仨個人齊刷刷地擺出一個表情。一向淡定的木葵也稍稍驚訝一番。

「你哥哥竟然想著要把你嫁出去了?不會吧,有點,一時之間信息量有點大。」木薇划拉著手指在太陽穴那裡畫圈圈。「沐心,你哥哥是不是逗你的?」不是開玩笑,木薇可是很認真的在問。

鳳沐心只給了一個反應,瞪著無辜的大眼睛,慢慢地開始蓄水,蓄水一直到眼眶充滿水盈盈的感覺,就是眼淚準備但是感情未滿的狀態。

木薇擺擺手,「收住,懂了,你是個誠實的孩子。」

藍若昕也是一臉的不敢相信,要說這鳳沐清她要比木薇木葵更加了解一點,聽到這話還是不大敢相信,鳳沐清多寵鳳沐心大家都是看在眼裡的,而且宮裡面的事情她也是略知一二的。淑妃娘娘也是個喜靜的人,更是個愛孩子的主,這點她還是從小舞那裡明白的,淑妃娘娘絕對是不會把女兒往「火堆里」推的,畢竟淑妃娘娘的眼裡任何摻上皇族貴族的家族都是「火堆里」。

「小舞,你確定?」藍若昕抬眼問去。

舞依炫點頭,「八九不離十了。」略揚起下巴往著鳳沐心那個方向,看看鳳沐心這樣子應該是了,接著又說,「不是每五年的年中會有這個五國盛典嗎?這次據說是在錦國皇宮舉辦。聽說估計各國使者在這個月底都會紛紛抵達京都了。」這還是她從小璃子那裡聽說的。錦國皇室這邊估計不久就會昭告天下了。

「……」這一說,一屋子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這件事估計是八九不離十了。

「這個月底,沒有多少天了,我算算今天是幾號的….」木薇掰扯著指頭。

木葵吐出倆字兒,「六天後。」

舞依炫倒是沒什麼緊張感,「心兒,明日你皇兄估摸著就回來接你回去,到時候你要老老實實的聽你皇兄的話回皇宮去。還有這幾天你平常是怎麼樣就怎麼樣,心裡憋屈的慌就發泄出來。這憋屈可是一種病啊。知(zi)道不?」

本來幾個姑娘聽著就不大讚同了,本是皺著眉的,這聽到最後一句愣還是破功了。鳳沐心也是給逗笑了,但是還是該問的要問,「我幹嘛要回去,我就是不想要回去。」

「鳳沐心你要相信你的哥哥和母親永遠只會為你好的,永遠不會害你的。」舞依炫伸手握住鳳沐心的手,柔和的雙眸卻是那麼的強有力,「記住了嗎?」

乾淨的,認真的,小舞的眼睛總是有著她抵擋不住的魅力和信服,不,應該是所有人,鳳沐心本就是委屈,但是還是點點頭。抹了把淚,「記住了。」明明她要比小舞大上幾歲卻總是像她的妹妹一樣,明明小舞要比他們所有人都要小卻在很多方面看的比他們更加的清楚。

其他的人也是,既然他們一直以來相信舞依炫的判斷那麼他們這次依舊是相信的,小舞選擇相信三皇子鳳沐清,那麼他們也該相信,相信他們的朋友鳳沐心會一直和他們在一起。

「小姐,上菜了。」扣扣扣,敲門聲響起來了。

「進來吧。」之前就光看著鳳沐心在那邊吃了,這下可得讓她好好看著了。

三四個人端著七八個菜過來,最後一個入場的沒拿菜倒是拿了個包袱。「木蘭,你怎麼才來啊,這邊可都說完了。」木薇熱絡道。

木蘭擺起笑容說,「小香找到我的時候,我剛剛有事所以就給耽擱了。」

「別傻站著了快坐下吧。」舞依炫拍了拍旁邊的凳子,要說木蘭舞依炫「最討厭」的就是她這老是拿自己當外人的感覺,一副自己是下人的自覺感。改了這麼多年還是保持著,哎可真是氣死她了!

「你們說什麼了?」木蘭自然受到了舞依炫的「小生氣」。可是她改不掉了,她也害怕自己改掉。其實她很早就改掉了,但是她不敢「真正的」改掉。她只能對舞依炫更加的好,更加的尊敬了。

「說什麼已經不重要了,現在吃什麼比較重要。都別說了,開吃!」幾個人都是等不及了,大快朵頤起來。

「小姐…小舞你讓我拿來的包袱裡面裝著什麼啊?」木蘭差點又惹舞依炫「不高興」了,還好及時剎不住車了,但是也足夠舞依炫小眼神警告的了。

「先吃,吃完再說。」舞依炫就喜歡大傢伙猜不到的感覺,藍若昕為這事沒少罵她。

幾個人又是一陣的叫苦連天,「又來!」又是這個梗。

「老是這個梗有木有意思?」木葵話從嘴邊一不小心就順了出來。這下大家又是小驚訝一番,「有生之年竟然也聽到木葵也會蹦出這種話。」這種話也就木薇會說。

「木葵我是被皇兄刺激到了,怎麼他難道也刺激你了嗎?」這種話也就鳳沐心會說。

「木葵,今兒是不是累著了?」這種話也就藍若昕會說。

「木葵,你是不是見著小姐太高興了?」這種話也就木蘭會說。

「嘖嘖嘖,高冷木葵美眉竟然也接了回底氣。」這種話也就舞依炫會說。

這可把咱們高冷女王給騷的臉紅極了,半天憋不出一個字兒,手也不知道放在那裡了,端起桌上的酒杯就往嘴裡送。

這不是舞依炫還能有誰說,「妹子,漂亮的小臉都給泛著紅了!」

這不是木薇還能有誰說,「媽呀一天在有生之年看到兩次奇景。我這還沒喝酒呢?」

這不是木蘭還能有誰說,「木葵,這酒咱可不能這麼喝?雖然是果酒。」

這不是藍若昕還能有誰說,「就沖著你這滿臉的紅暈,明天准你可以遲到一次。」

這不是鳳沐心還能有誰說,「木葵姐姐,你這臉紅的可好看了,就和猴屁股一樣。」

這幫損友,木葵這接話不是不接話也不是,直接干吧!刷刷刷,倒上幾杯酒,朝著幾個人的嘴裡送過去,這電光火石之間幾個人就被紛紛塞上了酒杯。

「唔唔唔….」

「事情不妙了。」木葵這一灌下去,才驚覺這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