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人的咆哮質問,讓場面迅速安靜下來,氣氛也變得有些緊張。

看他們的樣子,似乎連自己都被欺騙過去了,彷彿當初真的就是無辜被搶走獵物搶走靈石,後來還無辜受到責罰。

林昊也懶得辯解,問韓雪道:「他們去水月峰鬧事?」

韓雪縮了縮脖子,弱弱點頭道:「是,但是師傅不讓說。」

林昊不置可否,又問:「你師傅出面把事情扛下了?」

韓雪點頭,小聲道:「師傅說她會處理。」

「那到底怎麼處理的?」林昊再問。

韓雪頓時不說話了,因為她也不知道究竟怎麼處理的。

倒是有松濤峰的弟子冷笑道:「還能怎麼處理,當然是親自出面與我們首座真人賠禮道歉,然後給予靈石丹藥作為補償。」

林昊頓時明白了,看向說話之人,點頭道:「你很講義氣?」

此人並不是那四人之中任何一人,但或許平日里關係不錯,是以特別跳。

聞言那人也把準備出手的妖獸屍體丟了,冷哼道:「我松濤峰上下同氣連枝,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既然你便是令我松濤峰蒙羞之人,那這區區幾十靈石,不要也罷。」

當真是有骨氣。

隨著他這些話出口,在場不管是否心甘情願,但凡松濤峰弟子,皆有樣學樣,扔掉辛辛苦苦得來的獵物。

林昊點頭,「很好,我就喜歡這種有骨氣的。」

言罷,輕飄飄一拳打出,當場那人被打飛,空中嘔血昏迷。

「混賬,你敢打人?」

「當真以為我松濤峰好欺負?」

「林昊,你這是找死!」

「……」

松濤峰眾人大怒,紛紛拔劍,瞬間林昊被圍住。

沒人願意卷進這種是非,是以無人幫忙,除了韓雪。

儲物袋一收,她也當場拔劍,怒氣沖沖道:「想要欺負師兄,先過我這一關。」

便是這話,不管願不願意,在場水月峰弟子都不得不站出來。

這就是嫡傳弟子!

出門在外,若沒有師長在,嫡傳弟子便代表了師門顏面,必須維護。

林昊也沒理會這些,閉眼,又睜開,淡然道:「得自水月峰的東西,全部加倍還回去。

松濤峰首座真人親自去水月峰與妙音真人賠禮道歉。

只要做到這兩點,從前之事,我林紫霄便既往不咎。」

口吻十分平靜,並不帶絲毫威脅。

偏偏松濤峰眾人聽笑了。

「你算什麼東西,也配做我松濤峰的主?」

「林昊,你為免也太拿自己當回事了吧?」

「六品木靈根又如何?

別忘了,天賦不等於實力,自古以來天賦縱橫而早夭者不計其數,別以為我們就怕了你!」

「區區一個築基弟子,竟妄言讓我松濤峰首座真人去給水月峰賠罪,誰給你的自信?」

「……」

冷笑連連。

一個比一個心存鄙夷。

這個時候也不光松濤峰的人,便是連水月峰的人都覺得林昊裝得太過了。

林昊也不多話,只大袖一揮,當即一股無可抵禦的巨力攜狂風往四面八方擴散。

便是這一下,「叮叮咚咚」,「嘭嘭嘭嘭」,瞬間周圍松濤峰弟子刀兵脫手,人也跟著倒地。

靜!

再次看向林昊,人群目光閃爍,面色驟寒。

好久好久,才有人沉聲道:「築基大圓滿!」

此言一出,一石激起千層浪。

「築基大圓滿!!」

元嘉草草by未晏齋 「怎麼可能,他才入門不足兩月!」

「兩月的築基大圓滿,難道這就是天才與凡人的區別?」

「這不可能,就算是六品靈根,也不可能這麼快!」

「……」

震驚。

根本不敢相信是真的。

哪怕只是修鍊的第一個境界,可想要達到築基大圓滿,少說也要三五年。

若非如此,宗門也不至於那麼多弟子滯留築基期。

可眼下,這人卻僅僅用了不到兩個月。

雖然他們也不願相信這是真的,但是,僅憑大袖一揮,便將松濤峰包括築基後期在內的多名弟子擊潰,若不是築基大圓滿,那還能是什麼?

難不成是更加可怕的先天?

安靜!

有一種震驚叫無言,短暫的失聲過後,全場鴉雀無聲。

林昊淡然道:「記得把我說過的話帶回去,只要做到那兩點,前塵往事,我林紫霄一概既往不咎。」

逆仙龍帝 還是同樣的話語,但這次沒人笑了。

好一陣過後,才有松濤峰弟子冷聲道:「六品靈根如何?

築基大圓滿又如何?

林昊,你終將為今日之狂妄言行付出代價,我松濤峰上下必定不與你善罷甘休。

我們走!」

留下一段狠話,振臂一呼,很多松濤峰眾人離去。

而後氣氛變得十分微妙。

安安靜靜將在場眾人手中的妖獸屍體接手,林昊淡然道:「妖獸屍體暫時就不收購了,若有需要,我會另行通知。」

說完直接返回谷中。

原地一群人面面相覷,這一刻,他們簡直恨透了松濤峰那群人。

可事已至此,也沒什麼好說的,終究只能無奈散去。

韓雪跟著追回谷中,目光惴惴道:「師兄,你生氣了?」

林昊好奇:「我的樣子看上去像是在生氣?」

韓雪點頭,弱弱道:「像。」

林昊順勢摸了摸她的頭,笑道:「想多了,師兄我從不生氣。」

不生氣,只殺人!

韓雪不懂,當下便鬆了口氣,跟著便使勁搖頭,故作兇狠道:「師兄你討厭,不許把人家的頭髮揉得亂糟糟的。」

「哦!」林昊點頭,又揉了兩把。

本來不亂,這下徹底亂了。

韓雪抓狂,張牙舞爪鬧了一陣,又問道:「師兄你來真的?

你真的想要松濤峰把東西加倍還回去,還要松濤峰首座真人去跟師傅賠禮道歉啊?」

林昊沒答,只笑道:「你覺得我辦不到?」

韓雪點頭,醒悟過來又趕忙搖頭,賠笑道:「辦得到辦得到。

師兄最厲害了,師兄是我見過最厲害的人,那什麼,突然想起有點事要回去一趟,師兄我先走了啊!」

說完一溜煙就跑沒影了。

林昊靜靜看著,很快搖頭。

「是要去找你師傅通風報信么?

沒用的。

我林紫霄俯仰一世,向來言出必踐,既然說過,便不會再有任何轉圜的餘地。

松濤峰,但願你們識趣……」 韓雪果然跑回了水月峰。

原本她想求助師傅妙音真人,讓她出面幫忙化解這件事,畢竟林昊那些要求是在太不靠譜。

倒不是說覺得不對,她只是認為實力差距太大,松濤峰根本沒有照辦的可能。

可惜實在不巧。

因為感覺得自她的《觀螃蟹煉神經》太過玄妙,對於修鍊之道太有好處,所以這個時候,妙音真人已經閉關了。

也沒人知道她到底去了哪裡閉關,唯一可知的是,想要出關,至少也是兩月之後。

「兩個月!」

「現在的情況,哪裡等得了兩個月?」

韓雪都快哭了。

這時候她倒是還想找別人幫忙,可問題是,且不說靈劍宗內沒什麼人能在這件事上幫忙,即便是有,她憑什麼?

她是水月峰嫡傳弟子不錯,可說到底,她也是新入門沒多久,人生地不熟,完全沒根基。

沒找到妙音真人,硬著頭皮又去找了幾位水月峰一脈的金丹師兄師姐,無一例外的表示無能為力之後,她也只能喪氣而回。

既然找不到人來平息這件事,為今之計,她便只能在林昊身上下功夫了。

他覺得只要能勸阻林昊,雖然也不至於什麼事沒有,但絕對不至於出大事。

只是她怎麼可能勸得住林昊?

而就在她絞盡腦汁的努力之際,整個靈劍宗內,消息已經傳遍。

「天才崛起,入門不足兩月,林昊已經築基大圓滿,隨時可能踏足先天!」

「翠竹峰弟子林昊,正面挑釁松濤峰,揚言讓松濤峰雙倍奉還所得丹藥靈石等資源,並揚言讓松濤峰首座真人與水月峰妙音真人賠禮道歉,否則便殺上松濤峰!」

「松濤峰強闖水月峰一事,罪魁禍首乃翠竹峰林昊!」

隱婚520天 「松濤峰弟子回應,絕對不會屈服,此事必定追究到底!」

「……」

突然就熱鬧了。

原本很多人只是知道這次宗門來了兩個六品靈根的天才,其它具體情況知曉不多,而今短短兩日,林昊之名,林紫霄之名,整個靈劍宗內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此人之所以聞名,不是因為他的天賦靈根高人一等,而是因為他的狂妄。

「可笑,區區一築基大圓滿,憑什麼挑釁我松濤峰?」

此乃最近兩日松濤峰各處發出頻率最多的聲音。

出此言者,要麼松濤峰一脈金丹修士,要麼松濤峰一脈的先天弟子。

靈劍峰地域內某處,獲知消息,張無敵不屑冷笑:「連最基本的韜光養晦都不懂,憑什麼與我張無敵相提並論?

簡直可笑!」

煉丹峰區域,一處雅緻小院中,消息傳來,慕青愕然:「怎的如此莽撞,他憑什麼?」

便是這般,明裡暗裡,風波不斷。

而這個時候,山谷中卻是一片祥和。

「師兄,反正現在沒什麼事,我們去荊棘走廊耍耍好不好?」

「要不這樣,咱們偷偷下山,去世俗界玩一玩也行!」

「師兄,我給你唱小曲兒吧,唱完了你得答應我一件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