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龍燦先是一愣,隨即惱怒地道:「你這小鬼!難不成你失憶了嗎!我們以前見過面的!」

「不好意思,我沒有功夫去記住弱者的樣子,你哥倒是有這個資格。」

「混蛋!你這不是記得很清楚嗎!」

小智的話簡直是氣死人不償命,尤其是對御龍燦來說,那更是效果拔群,他最討厭的就是拿他和御龍渡比較。

可惜,他越是討厭什麼,小智就越是想說什麼。

「是嗎?不過說到你哥,我倒是想起你來了,你不就是渡天王的弟弟,那個御龍什麼的來著嗎?」

「是御龍燦!」

御龍燦咬著牙,幾乎是一個字一個字地把這句話從嘴裡給擠出來,合著你小子就記住姓氏了是吧!

秀才家的俏長女 「啊?御龍燦……沒聽說過。」

小智一臉茫然地搖了搖頭,旋即笑道:「不過這都無關緊要,反正只要知道你是渡天王的弟弟就行了,對吧?渡天王的弟弟。」

「混蛋!不準這樣叫我!」御龍燦氣得臉紅脖子粗,「而且那傢伙已經不是天王了!」

「是嗎?那就叫你……前天王的弟弟?」

「啊啊啊!你這討厭的小鬼!越叫越難聽了!」

御龍燦簡直是要抓狂了,他十分討厭他的堂兄,但自己偏偏又比不過那人,唯獨這件事讓他感到無比胸悶。

他索性一甩頭,直接快步離開,他覺得自己要是再呆在小智旁邊,遲早會被氣瘋掉。

不過,臨走前卻是不忘留下狠話:「小子,你最好祈禱待會比賽的時候別碰上我,否則我一定會讓你輸得很難看。」

小智並未反駁,只是輕飄飄地回了一句:「輸給你也不丟臉啊,畢竟你可是前天王的弟弟,我雖敗猶榮呢。」

「唔……」

聽到這句話,御龍燦腳下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他轉頭狠狠地瞪了小智一眼,但卻不敢再說,只能憤憤而去。

望著御龍燦離去的背影,小智撇了撇嘴道:「切,就這樣還敢給我來下馬威。」

「真是的。」莉拉露出一絲苦笑,「幾個月沒見,你還是那麼腹黑呢,都把那人氣成什麼樣了。」

有時候想要惹怒一個人,不一定要說髒話,關鍵是要說到點子上,那樣即使是再冷靜的人,都有可能變得歇斯底里。

「算了算了,名單已經公布出來了哦,我們還是先看那個吧。」瑟蕾娜指著電子大屏幕,開始轉移話題。

屏幕最上方的是小智和真嗣的照片,看來那個裁判所言非虛,兩人早早就被確認晉級。

沒過一會,瑟蕾娜高興地喊道:「莉拉你看,在那裡。」

順著她指著的位置望去,只見莉拉的照片就在那兒,看來莉拉也進入48強,可以參加預賽聯盟了。

接下來,小智又在上面見到了幾個熟人,小茂、葉越甚至連阿弘那個傢伙也在裡面。

「搞什麼啊,為什麼他也能晉級啊!」小智忍不住抱怨。

瑟蕾娜好心提醒道:「你忘了么,裁判有說過晉級的條件,並不是輸掉就沒機會了。」

「我當然沒忘。」小智感覺有些煩躁,「可輸給我的傢伙卻能夠晉級,總覺得白贏了啊,而且他的表現算很好嗎,那個裁判的眼睛果然是瞎了。」

「呃……呵呵。」

對於小智的惡劣性格,瑟蕾娜和莉拉也唯有報以苦笑,反正兩人是已經習慣了。

「小智,你這麼說可不對哦,大會裁判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絕對不會有徇私舞弊的行為。」

就在這時,身後突然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三人回頭一看,頓時齊齊吃了一驚。

「達馬嵐其會長?!您怎麼會在這兒?」

小智和這個總是笑眯眯的小老頭有過一面之緣,那還是在石英大會的時候,冠軍獎盃就是由他頒發的。

說起達馬嵐其,那也算是個傳奇人物,他是聯盟大會的主席,同時是聖火管理者,負責將聖火護送到各個地區的聯盟大會上。

唯有伊修與卡洛斯是例外,這兩個地區的民眾不信這套,從未將小精靈視為神來崇拜。

「小智,你的實力的確很強,而且以你這個年紀,也的確有資格驕丨傲。」

達馬嵐其會長先是誇讚了一番,但隨即話鋒一轉:「不過你可別掉以輕心,就像石英大會時那樣,突然湧出一大批像梨林、芽衣這樣強大的對手,勝負不到最後是不會知道的。」

「您老就放心吧,這些我都明白。」

小智微微一笑,對於這位和藹的老人,他還是很尊重的,而且這話說得也十分中肯。

尤其是這屆白銀大會,對手的實力絲毫不亞於石英大會那時,御龍燦和一樹先不提,就算是葉越也稍稍有些麻煩。

「恩,明白就好,明白就好。」

達馬嵐其會長笑呵呵地點了點頭,他有一種預感,這次的冠軍依舊是屬於眼前這個年輕人的。.. 次日清晨,隨著禮炮聲炸響天際,白銀大會正式開幕。

來自各個地區的觀眾們開始瘋狂湧入白銀競技場,幸虧舉辦方提前將各地的君莎都召集了起來,足足有幾十名,這才勉強維持住秩序。

「老媽,瑟蕾娜,我和莉拉先過去了,一會在外面碰頭。」

「好,待會兒見。」

「你倆可別緊張哦。」

參賽選手需提前進入運動場,因此雙方暫時分道揚鑣,小智和莉拉走向專門的選手通道,瑟蕾娜和花子則是前往觀眾席。

「請各位在入場門口排成一列,個子矮的在前面。」

工作人員指揮著48名晉級選手站好隊伍,小智差不多排在隊伍中央,巧合的是,莉拉就站在他的前面。

「小智,你現在心情如何?會緊張嗎?」閑著無聊,莉拉小聲和他搭話。

「我怎麼可能緊張。」小智眉頭一皺,「倒是你,你是第一次參加聯盟大會吧?沒問題么?」

「……說實話,有一點。」

莉拉的臉上露出一抹不安,苦笑道:「我還是第一次站在那麼多人面前,光是想想心臟就撲騰撲騰地跳個不停。」

「這沒什麼,第一次都是這樣的,習慣了就好。」小智安慰了一句。

「你第一次的時候也是?」莉拉微笑著反問。

還沒等小智回答,她又飛快補充道:「不過我想這不太可能,畢竟你可是那個小智啊。」

「雖然我那時候的確沒緊張,但你這說法還真是讓人難為情啊。」

兩人正說話間,外面突然傳來主持人那激動的喊聲:「各位請看,白銀競技場已經完全爆滿了,相信在場的眾位觀眾已經等不及開幕式以及選手們的進場了吧!」

「是啊!是啊!我們已經等好久了!」

「快點開始吧!」

眾人紛紛響應著主持人的話,現場的熱烈氣氛幾乎達到了頂點,震天的吶喊聲在競技場的上空不斷迴響。

「在城都聯盟白銀大會上,雲集的都是實力高強的小精靈訓練家。力量與技巧的戰鬥馬上就要開始了!到底誰會獲得大會的冠軍呢?讓我們一起拭目以待吧。」

可惜,主持人一直在吊胃口,就是遲遲不宣布開始,在觀眾們的眼中簡直是可惡至極。

其實他自己也很著急,開幕式上必須要有聖火才行,可直到現在聖火跑者的消息都沒傳來。

隨著時間漸漸推移,觀眾們開始有些不耐煩了,主持人只得時不時說點往屆大會上的趣事,儘力轉移他們的注意力。

然而,一直說到詞窮,聖火跑者依舊音訊全無,這下工作人員們可急了。

「達馬嵐其會長,怎麼辦?到現在都沒消息傳回來,會不會是出事了?」

「不要急,有派人出去找過嗎?」達馬嵐其會長仍然保持著冷靜。

「有,可是都說找不到,就好像人突然失蹤了。」

「唔……」

達馬嵐其會長摸著下巴沉思了一會,片刻后說道:「你去幫我把一個人請來,看來只能拜託他了。」

前妻歸來 ……

「啊?他找我幹嘛?」

「不知道,但達馬嵐其會長指名你過去,還請你跟我來一下。」

小智一臉嫌麻煩的樣子看著眼前的工作人員,他實在搞不懂,那個小老頭為何會突然叫他。

總覺得不會是好事。

就在他打算拒絕的時候,莉拉突然輕聲勸道:「小智,你就去一趟吧,我想通常情況下,達馬嵐其會長是不會特意來麻煩你的,他肯定是別無選擇了。」

「……好吧。」

無奈之下,小智只得跟隨工作人員來到了一間位於競技場頂端的辦公室,而一見到他,達馬嵐其會長立刻就將事情原委描述了一遍。

「也就是說,那個聖火跑者不見了,可你們找我有什麼用?要找人的話去拜託警察啊。」

小智本來還想推脫,可達馬嵐其會長卻是笑眯眯地道:「你就別謙虛啦,我知道你有著波導之力,找人的話,沒人比你更在行了。」

大木博士曾經請來不少同行研究過小智的波導之力,因此這件事本來就不算是什麼大秘密,聯盟的高層幾乎都知道。

接著,達馬嵐其會長又幫他分析起來:「你想想啊,要是沒有聖火,開幕式就無法舉行,而你就得一直等下去,所以說你不但是在幫我,而且還是在幫自己。」

「當然,只要你能完成這件事,以後有什麼麻煩的話,直接向老頭子我開口好了。」

達馬嵐其會長的話在聯盟還是很有份量的,就連四天王都對其尊敬有加。

小智想了一會,終究還是應承了下來,正如對方所說,找人這種事對他而言只不過是小菜一碟。

不過,在走出辦公室后,他卻是突然想起一件事。

好像在原著中,聖火也是被人企圖盜走過,而那幾個人……

不就是那三個笨蛋嗎?!

雖然歷史可能不會重演,但保險起見,小智還是展開波導之力,試圖搜尋三人組的蹤跡。

這不找還好,一找頓時就讓他無語了。

此時三人中正呆在競技場一個隱蔽的角落,他們的旁邊還存在著一個陌生的波導。

最重要的是,聖火所發出的波導就在他們身上。

「還真是這三個笨蛋,居然去打聖火的主意,真是蠢到家了。」

小智無奈地拍拍腦袋,坂木之所以下定決心這麼早就肅清高級幹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鳳王的威脅。

可現在三人中居然主動去招惹鳳王,到時候要是他們真的將聖火擺在自家老大面前,也不知坂木會是怎麼樣的表情。

想到此處,小智反而有些期待了。.. 雖然這個想法很誘人,但考慮到正事,小智還是壓下了這個念頭,起身去尋找三人組。

重生之金牌影后 「太棒了!這下我們要升職咯,到時候就有錢吃鰻魚飯吃到飽!」

「沒錯沒錯!我也可以讓手下去幫我收集瓶蓋。」

「只要把這個聖火獻給老大,老大一定會對我們大加讚賞喵!到時候老大身邊的位置就是我的了喵!」

此時此刻,三人組正躲在競技場一個位置偏僻得雜物間內,手捧著聖火火炬,喜滋滋地暢想著美好的未來。

至於那個可憐的聖火跑者,則是被弄暈過去,雙手反綁關在雜物櫃里,估計沒幾個小時是無法蘇醒的。

就在他們討論得熱火朝天時,身後卻是傳來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笨蛋們,你們好像聊得很開心啊?」

「誰啊(喵)?!」3

三人組下意識地回頭望去,待看清來者身影,頓時齊齊一個激靈,接著臉上立刻露出獻媚的笑容。

喵喵率先迎上前,搓著手嘿嘿笑道:「哎呀呀,這不是智大人嗎,還真是巧啊喵!居然能在這兒碰見您喵!」

「是啊是啊!真是太巧了!」2

武藏和小次郎異口同聲,連連點著頭附和,可臉上的表情卻是僵硬得很,一看就有鬼。

更讓小智無語的是,小次郎這傢伙居然還把聖火火炬藏到身後,難道當他是瞎子不成?

「……老實說,我也不想碰見你們,尤其是在聽到你們的夢想后,我都替你們感到害臊。」

說起這個,小智就滿頭黑線,這三個笨蛋未免也太沒出息了點,什麼吃鰻魚飯,什麼收集瓶蓋……

冒這麼大的風險偷取聖火,居然就是為了幹這種事,總覺得火箭隊的智商都被他們給拉低了。

三人組也不敢反駁,只是唯唯諾諾地應聲稱是,見著他們這個樣子,小智都沒興趣再說下去了。

「行了,快點把聖火還回去,我還等著打比賽呢。」

「可是……那個……」

喵喵似乎欲言又止,小智見狀立即把眼一瞪:「怎麼?你們不願意?」

「皮卡?」

皮卡丘也是十分配合,臉頰上的電氣囊頓時滋滋作響,擺明了是在威嚇對方。

「不是,不是!我們不是這個意思啊喵!」

三人組嚇得連忙擺手,喵喵焦急地解釋道:「我們只是不知道該怎麼還而已,那個聖火跑者已經被我們打暈過去了喵!」

「把他弄醒不就行了?」小智皺了皺眉。

「呃,是這樣的。」小次郎尷尬地摸著腦袋,「我是讓大食花用麻痹粉把他放倒,接著再把他打暈過去,所以恐怕……」

人類的體質畢竟不如小精靈那樣強悍,被這麼折騰,估計是無法繼續跑下去,得先去一趟醫院才行了。

「啊啊,你們還真是會給我惹麻煩。」

小智感到心情有些煩躁,每次碰到這三個笨蛋都沒什麼好事,總是能搞出一些事情來噁心他。

不過就在此時,他突然想到一個好主意,臉上頓時露出了開心的表情。

可三人組卻是齊齊嚇了一跳,因為在他們的印象中,每當小智露出這種笑容,那準是在打壞主意。

果然,小智就像換了個人似的,對著他們笑眯眯地道:「我想到一個很好很好的辦法哦,既然這個聖火跑者不能動了,那就換個人吧,反正只要讓聖火點燃就行了。」

「對啊對啊!真是個好主意!」武藏連忙大聲應和,「我看就勞煩智大人您去吧,這種光榮的任務最適合您了!」

「對對對!到時候您肯定能大出風頭!」

「沒錯,這件事非您不可喵!」

小次郎和喵喵也是用期盼的目光看著小智,可惜對方並未出現他們想象中的反應,只是一臉莫名其妙的樣子。

「說什麼傻話呢,我還要把這人送到醫院啊。」

聽到這句話,武藏突然有一種十分不好的預感,她連忙說道:「那件事由我們代勞就行了!」

「不行。」小智緩緩地搖了搖頭,「你們可是火箭隊,去了醫院被認出來怎麼辦?而且這人的傷一看就是人為的,他們肯定會報警抓你們。」

「那……您的意思是?」小次郎小心翼翼地問道。

小智罕見地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我的意思很簡單,由你們三個充當聖火跑者,跑完最後一程吧。」

「開什麼玩笑啊(喵)!」3

三人組齊齊放聲大吼,去醫院怕被人認出來,難道跑到聖火台就不會了嗎!那樣反而更快好吧!

這擺明了是在耍人玩啊!

「閉嘴!」小智一下子板起了臉,冷冰冰地瞪著他們,「叫你們去就去,哪來那麼多的廢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