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莎莎再次拒絕說:「李總,我真不能喝酒。」

如煙的愛與痛 李總瞬間不高興了,不高興說:「你連杯酒都不跟我喝,這讓我怎麼贊助你們球隊?」

後面的話李總沒有說,但是在場人都知道,那就是今天不喝酒,贊助的事情別想。

「莎莎……」

潘教練一個勁的給於莎莎使眼色,依然是讓於莎莎顧全大局,委屈一下自己。

於莎莎苦笑。

李總的行為比顧銘還無恥,再次刷新了她對無恥這兩個字的理解。

相比李總的行為,她更能接受顧銘的行為,霸道不失柔情,無恥卻有著底線。

她想顧銘了。

可是想有用嗎?

事實告訴她,想有用的,因為包廂的門被推開了,顧銘出現在門口。

看到顧銘,於莎莎那叫一個難以置信,有種白馬王子過來救她的錯覺。

她的眼神中綻放出光芒,明眼人一瞧,就知道於莎莎和這位不速之客有著莫大關係。

「你是什麼人?誰讓你進來的?」李總臉黑的問。

需要答案嗎?

他不需要答案,所以他接著說:「無論你是什麼人,都給我馬上出去,否則我叫保安了。」

他不願意到嘴的肥肉飛走,採取最簡單粗暴的方法,顧銘會怕?

顧銘壓根不怕,走進來,順便把門關上。

「你……」

李總暴躁如雷道:「小子,聽不懂人話是不是?老子讓你滾。」

潘教練看到李總這副生氣模樣,心頭咯噔一下,知道壞事了,趕緊說:「莎莎,這是你朋友嗎?你快讓他出去,別在這裡搗亂。」

「顧銘……」

於莎莎看著顧銘,不知道該怎麼做,也不知道該怎麼說,總不能告訴顧銘她在這裡陪酒拉贊助吧!這要是說出口,還不得誤以為她是那種女人啊!!

她什麼都沒有說,問顧銘:「你怎麼到這裡來了?」

顧銘如實說:「事情辦完回來,看你進酒店,準備過來給你打聲招呼,看這架勢,是一點都不歡迎我啊!」

「什麼情況?不是男朋友?就是過來打招呼的?」李總懵了。

朋友見到過來打招呼,在正常不過的事情,他這反應有點過激了啊。

有點失態。

不過,他還是覺得於莎莎跟顧銘有點什麼,否則剛才於莎莎看顧銘的眼神不會那樣。

同時,顧銘的出現,還是會壞他的好事,他今天想要吃掉於莎莎,必須把顧銘打發走。

李總哼道:「不請自來,當然沒有人歡迎你。」

他看著顧銘說:「看在你是莎莎小姐朋友的面上,剛才的事情我不追究,請你馬上出去,否則我讓保安轟你出去。」

「李總是吧!!」

顧銘看著禿頂男子說:「這麼急的讓我走,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嗎?」

潘教練插話道:「這位小兄弟,你想多了,哪有什麼見不得的事情,我們是在談正事。」

「什麼正事?」顧銘明知故問道。

「你問那麼多幹什麼?」潘教練無語的說。

顧銘說:「莎莎小姐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多問幾句不過份吧?而且,剛你都說了,是正事,這有什麼不能說的,沒準你說出來,我還能幫上忙呢。」

「哈哈哈……」

李總嘲笑說:「就你?也想幫忙?也不撒泡尿照下自己什麼德行,配說這樣的話嗎?」

於莎莎想說,顧銘為什麼不配?人家可是戴著價值幾百萬的手錶,也是小有身家的主。

然而,這話她剛到嘴邊,就被她硬生生的咽了口去。

「表呢?顧銘手腕上的柏萊士腕錶呢?剛才還在顧銘手腕上,怎麼分開一會,顧銘手腕上的腕錶沒有了?」

她大寫的「懵」。

顧銘瞥了一眼那位李總,淡淡道:「配不配,不是拿嘴巴說,而是拿事實來說話。」

李總不屑說:「事實就是你小子屁錢沒有,壓根不可能贊助莎莎小姐的球隊。」

「原來是贊助的事情。」顧銘故作恍然大悟的說:「這確實是正事,還是要緊的事情,不過……」

「不過什麼?」李總不爽的說,最討厭別人在他面前賣關子。

顧銘笑著說:「不過這個忙我卻是可以幫,可以拿點小錢出來贊助一下莎莎小姐所在的球隊。」

「小錢?誰要?打發叫花子呢?」

李總瞧不起說:「小子,別在這裡丟人現眼行嗎?贊助這種事情,不是你這種窮小子玩得起的,滾一邊涼快去吧!!」

顧銘挖坑道:「既然李總這麼有底氣,敢跟我賭一局嗎?」

「賭什麼?」李總問。

顧銘說:「就賭我們誰贊助的錢多。」

「哈哈!!」

李總大聲嘲笑說:「小子,你覺得你贊助的錢可能有我多嗎?」

「比比不就知道了?難不成李總這麼大一位老闆,還不敢跟我這窮小子比?」顧銘激將道。

「我不敢?」

李總猖狂道:「這個世界上,就沒我不敢做的事情,但是,我憑什麼跟你賭?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賭?你丫的根本不配。」

「誰輸誰學狗爬出去,這樣夠了吧!!」顧銘說,知道這是對方拒絕不了的東西。

「有點意思了。」

李總答應說:「行,既然你小子誠心想當狗,那我成全你,讓你如同狗一般爬出酒店。」

「前提是你要有那個財力才行。」顧銘不屑的說。

「我會沒有那個財力?」

李總笑了。

在他看來,穿著一身劣質休閑裝的顧銘給他提鞋都不配,他的財力完全可以碾壓顧銘。

用句不客氣的話說,他拔根汗毛都比顧銘的大腿粗,顧銘拿什麼跟他比?壓根比不了好不好。

「說說,你能拿出多少錢來贊助。」李總一副看好戲的模樣說。

當然,不止他,還有那位潘教練,跟李總的表情是一模一樣的。

於莎莎不是。

她知道,顧銘有錢,只是不知道顧銘具體有多少錢罷了。

她在想,顧銘為了她,捨得拿多少錢出來贊助。

這個很關鍵,可以看出她在顧銘心裡份量有多重,她挺想知道這個的。 「暫且贊助一千萬吧!」顧銘輕描淡寫說,彷彿說的不是一千萬,而是一萬。

事實,現在一千萬和一萬在顧銘心中的差別不大,都是一個他不在意的小錢。

然而,這個數字落入李總等人耳中,卻是如同炸雷一般,讓他們平靜的心海,掀起了滔天巨浪。

一千萬?

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顧銘。

於莎莎是正兒八經的震驚,震驚顧銘為了她,捨得拿出這麼大一筆錢。

潘教練和李總則是有些不敢相信。

李總回過神來后,不信說:「小子,風大別閃了舌頭,一千萬是你拿得出來的嗎?怕是把你賣了,你也拿不出一千萬來吧!!」

顧銘淡淡道:「你先別管我拿不拿得出來,你就說,你能不能贊助得比我多。你要是能,那就說價。不能,那就說不能,在那裡扯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沒用。」

李總不恥說:「大話人人會說,但兌不了現的大話說了沒用,你必須先證明你拿得出一千萬才行。」

顧銘:「……」

他真想把銀行簡訊亮出來讓李總知道他多有錢。

不過,他忍了,不想進行如此燒包的操作。

同時,他也不想在南洋如此高調,他想低調,悶聲不響的把他想乾的事情都幹了。

當然,這些他不會告訴李總,他瞧不起說:「你沒有資格讓我證明,現在擺在你面前的只有兩條路,要麼加價,要麼不加價,你要是不加價,錢我自然會馬上轉到球隊的賬戶上,讓你輸得心服口服。」

李總眉頭皺了起來。

一千萬,這對他來講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同時,這樣的贊助費,也遠遠超過他的預期,翻了足足五倍。

他是不可能繼續往上叫價的,他也不信顧銘拿得出這麼大一筆錢出來。

對方指定在哪裡虛張聲勢,想讓他多花冤枉錢,博取於莎莎的好感,他才沒有那麼傻上當呢。

當然,這不是最關鍵的,最關鍵的是他今年的贊助費沒有那麼好拿,於莎莎不付出點什麼,球隊休想拿到他今年的贊助費。

哼!!

李總冷聲道:「那你轉錢,只要你的錢進進球隊賬戶,我就認輸。」

頓了一下,他又陰陽怪氣說:「只怕某些人說到做不到吧!!」

他不信顧銘做得到,覺得顧銘聽到他說讓轉錢,會立馬認慫,如狗一般爬著離開酒店。

然而,顧銘壓根沒有認輸的意思,乾脆道:「潘教練,球隊賬號多少?」

「賬號是……」

潘教練也不信顧銘拿得出這麼一大筆錢,但是,顧銘問,她還是立馬把球隊賬戶報了出來。

不為別的,就為那萬分之一的可能。

一千萬贊助費,圳海女子沙灘排球隊成立至今,就沒有收到過這麼大一筆贊助費,這要是真成了,全隊所有成員做夢都要笑醒。

顧銘拿出手機轉賬。

「虛張聲勢?」

李總冷眼看著這一幕,依然不信,不信顧銘拿得出來這麼大一筆錢。

退一萬步講,乃怕顧銘拿得出來,他也不信顧銘會這樣輕易贊助出去。

贊助沙灘排球隊,好處是有的,一定程度上可以擴大企業名氣,彰顯企業財力,推廣相應產品。

這是他贊助的另一大原因,不是純粹為了泡妞。

但是,好處有限,比不得籃球、足球巨星,拿出一兩百萬玩玩可以,不值得花一千萬。

李總有無數不信的理由,顧銘也有理由,轉錢的理由。

很簡單。

他不差錢,也捨得在中意的女人身上花錢。

所以他痛痛快快把錢轉了過去。

放下手機,他看著潘教練說:「錢已經轉過去了,應該很快就會到賬,你查一查吧!!」

「還敢讓查?這是真打了的節奏嗎?」李總和潘教練的小心肝忍不住的就是一顫。

查不查?

必須得查。

不查,他們壓根不信,穿著普通的顧銘隨手就把一千萬的巨款給丟了出去。

只有真金白銀打到球隊賬戶上,他們才會相信。

潘教練開始查。

撥通球隊負責財務同事的電話。

「小張……」

「教練有事嗎?」小張問。

潘教練說:「你查一查,球隊賬戶上有沒有多出一筆一千萬的資金。」

「啊?」

正在吃午飯的小張僵住了,心想,潘教練這是想錢想瘋了吧!球隊賬戶上面怎麼可能無緣無故多一筆一千萬的資金來。

她沒說,不過也懶得查,說:「教練,球隊賬戶上面有多少錢我都背得出來,你放心,絕對不可能多出一千萬資金來。」

潘教練說:「有沒有先別妄下結論,你先查,查好了給我回信。」

說完,潘教練掛掉電話,放下手機后說:「小張正在查,一會就有結果,我們等一下吧!!」

眾人點頭,這個得等。

另一邊,小張無語的把手機放下。

「怎麼了?」跟小張一起吃飯的球隊成員問。

小張說:「教練想錢想瘋了,都患上妄想症了,問我球隊賬戶上有沒有多出一筆一千萬的資金來。」

「那具體有沒有?」她們關心道。

「這肯定沒有啊!!」

小張說:「上午我還看過,球隊賬戶上只剩下十八萬七千三百二十一塊六毛五。」

「只剩下這麼點了?」

她們搖頭嘆氣道:「看來接下來又要勒緊褲腰帶過日子了。」

一名知情球員說:「剛才教練拉著莎莎去跟李總談贊助的事情,說不準李總的贊助費到了,張姐你查查看。」

小張搖頭說:「李總不可能贊助一千萬的,頂天兩百萬。」

「有兩百萬也不錯,總比沒有好。」有球員說。

「也是!!」

小張點頭,拿起手機查了起來。

這一查,她僵在那裡,一句話都說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