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邪魅走了,趙信頓時皺眉看向沙彌,道:「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

趙信還沒等說完,就被沙彌給打斷了,「趙施主別著急,這次的事情我不清楚,其實沙彌我也是第一次參加選拔,只不過每次選拔都是非常機密的,所以別人是絕對不知道,我也是在進入之後才了解的。不過我聽說每一次選拔的方式都不一樣,而這一次則是最為嚴酷的,可以稱為了死亡選拔,沒想到你居然通過了,沙彌我確實是佩服……」

似乎是在一開始就想到要怎麼會趙信說了,沙彌一見面就開始不停的說,並且話語中都是讚賞趙信的,但是這還是不能讓趙信改變自己心中的想法,依舊選擇讓銀靈子不參加了,這顯然讓沙彌很失望,不過也只能尊重趙信的意見,至於銀靈子怎麼想的就不是兩個人能做主的了。

「對了,你小心點,那個之前和你交手張凌子的弟子惠子跟我說了,在邪魅導師中間有張凌子的人,這是他安排的。 韓娛之魔女孝淵 還有你殺掉的那個妖族的蛇蠍面具男子也是張凌子的人,你這回應該是攤上麻煩了」沙彌這回的表情十分的嚴肅,可見他是非常擔心的。

「放心吧,想要陰我他們還差點火候,倒是你,別忘了回去跟銀靈子說」趙信對於那些威脅顯得很從容,倒是對沙彌顯得很不放心。話雖如此,但是心中對沙彌過來提醒自己,還是很感激的。(未完待續。) 一條普通的毛毯,瞬間焐熱了陳浩的心窩子。

因為昨天晚上,別墅里總共就他們仨,既然不是蘇菲菲這丫頭給蓋的,那就只剩下了蘇墨雪。

陳浩一邊開車,一邊想著那條毛毯,不覺間就從嘴角劃過一絲苦笑。

「姐夫,你在偷笑?」蘇菲菲坐在副駕駛上,探著小腦袋看過來道。

「偷什麼笑啊,我是覺著吧……」陳浩頓了下,隨即扭頭瞄她一眼,「我是覺著,你姐這人挺好玩的。」

「她表面上冰冰冷冷的,平時也沒個笑臉兒,不像你整天都陽光燦爛的,但私下裡還挺貼心,對別人好還不想讓人知道。」

「姐夫,你是在感慨那個毛毯嗎?」

「什麼毛毯?我啥時候提毛毯了。」陳浩裝傻充愣著,隨即就想岔開話題,「菲菲你拉我出來,還沒說要去那呢。」

「當然是逛街啦,姐夫你可不許耍賴,是你老婆讓你陪人家的!」蘇菲菲猛站起來,就咯笑著拿手抓空氣,引得路人一陣側目。

陳浩見她這天真的舉動,就連忙鬆了松油門,心想有錢人家買敞篷跑車,都是為了抓空氣嗎?

至於這車,自然是蘇菲菲的,蘇菲菲說是她去年生日的時候,蘇墨雪送給她的生日禮物。

不過眼下,蘇菲菲一身白色短裙套裝,搭配上這騷紅色的寶馬Z4,兩個細長的馬尾飛到身子後面,還真有種說不出的可愛。

哈,這都什麼事兒?

娶了個老婆,卻整天陪著小姨子!?

陳浩在心頭無奈著,見蘇菲菲已經坐了下來,正沖自己抿著小嘴咯笑……

「菲菲,你心情不錯嘛。」

「是啊,本姑娘大學畢業,以後再也不用去上學了……多好,哎姐夫你今天開朗多啦。」

「開朗?姐夫我本來就不是悶葫蘆,行了快點坐好,等會兒好好犒勞你一下!」陳浩沖她神秘的笑了笑,隨即就猛踩下了油門。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跟蘇菲菲在一起的時候,總有種說不出的輕鬆,好像火辣辣的太陽都變的燦爛起來。

時間不長,陳浩一把方向盤,就把車停到了商場門口。

只是這騷紅的小跑,還有副駕駛上的蘇菲菲,順便便吸引來很多咋舌的目光,而這些目光竟全是朝他看過來的。

「姐夫快看,他們把菲菲當你女朋友了!」

「傻丫頭,我可是你姐夫,不許開這種玩笑。」陳浩故意沖她陰著臉,隨手摸上她腦袋晃了晃,跳下車直奔商場大門。

但眼下,蘇菲菲卻端坐在副駕駛上,並沒有下車的意思,光是拿小手捧著臉蛋一陣陣小鹿直撞。

她在人群中看著陳浩的背影,突然感覺這背影特別高大,特別的有安全感,白色襯衫黑色西褲……還有精簡的短髮,簡直帥的沒朋友!?

姐夫,你好像撩到菲菲了!?

花心簡少痴心愛 人家腦袋,還從沒給男生摸過呢!?

蘇菲菲在心頭害羞著,見陳浩已經快走進了商場,她這才收攏著短裙,連忙推開車門小跑了過來。

「姐夫,姐夫你等等菲菲!」

「啊?菲菲你沒跟上啊。」陳浩停下腳步,一陣尷尬的哈笑。

「哼!姐夫那有你這樣的,是人家陪你逛街,還是你陪人家逛街呀。」

「小祖宗,當然是我陪你啦,哎菲菲你臉咋這麼紅,不會是發燒了吧。」

「啊?哪有,菲菲才沒臉紅呢!」蘇菲菲嬌嗔著捂上臉蛋兒,就給害羞的轉過了身來。

陳浩見她這樣,也不明白怎麼回事,正想拉她進商場的時候,蘇菲菲卻突然抱上了他胳膊……

「菲菲你,你幹嘛快點放手,讓人家看見多不好。」

「姐夫!」蘇菲菲拉長了聲音,抬頭看過來就是一陣撒嬌,「這都什麼年代了,怎麼還這樣封建。」

「姐夫快點走啦,咱們去對面的金帝商場,這裡都沒什麼好看的衣服。」

蘇菲菲這說話間,就又把他胳膊抱緊了些,都沒給陳浩反應的機會,便直接朝對面馬路走了過來。

但眼下陳浩給她貼在身上,隨風聞著蘇菲菲身上的茉莉清香,抬頭朝金帝商場瞄過來一眼,頓時就給緊張的直摸褲兜。

因為他今天出來,陪蘇菲菲逛街是一回事,關鍵還想趁機給蘇菲菲買條裙子,當然不是對蘇菲菲有什麼企圖,而是想賠她一條裙子。

當初在巷子里抓小偷,愣是丟人的給毛賊划傷了胳膊,是菲菲撕破短裙幫他包紮的傷口,現在賠人一條裙子也是理所應當。

可問題是,眼下這金帝商場……是整個市區,小偷最喜歡光顧的地方,因為這商場的東西賊貴,來這裡買東西的也非富貴。

菲菲啊菲菲,姐夫可是個窮人!

幸好老高剛給張銀行卡,只要輸入密碼……密碼??

陳浩快速想到這兒,頓時就給尷尬出一身冷汗,老高這傢伙光給了銀行卡,竟然都沒說銀行卡密碼。

但眼下這時候,他已經給蘇菲菲抱著胳膊,到了金帝商場裡頭。

「姐夫,你幹嘛悶悶不樂的,剛才還挺高興的呀。」蘇菲菲探著小腦袋,腳步不停的看過來道。

「沒啊,我挺高興的。」陳浩故意笑了笑,看商場里都是人,「那個菲菲,要不你還是放開我胳膊吧。」

「姐夫,你真不懂菲菲什麼意思嗎?」

「什麼意思。」陳浩望著她水汪汪的大眼睛,頓時一陣蒙圈。

「小笨笨,姐夫你就是小笨笨,老姐為什麼讓你陪菲菲逛商場?當然是想讓別人她丈夫回來了呀。」

「至於菲菲抱你胳膊,是因為我那個真姐夫,平時就特喜歡占菲菲便宜。」

「哦對了姐夫,咱倆以後在外面的時候,你要對菲菲壞一點,這樣別人才不會察覺到什麼,要不然遲早得知道你是假冒的。」

蘇菲菲這一邊說,還一邊比劃著小手。

她是真佩服自己的小腦袋,竟然都能想出這種借口抱陳浩的胳膊,不過她這借口的同時,卻也是正兒八經的大實話。

但眼下,陳浩又給她抱著胳膊,直接朝一個店鋪跑過來時,怎麼也不會想到做蘇墨雪的丈夫,還需要佔小姨子的便宜呀。

陳浩跟隨著蘇菲菲的腳步,剛剛來到店鋪門口,卻從他身前穿過去一個年輕人。

「嗯?這身影,怎麼感覺有點眼熟?」 「姐夫,你看什麼呢,碰見熟人了嗎?」蘇菲菲見他走神,就倒背著小手湊了過來。

「哦沒什麼,只是看見個美女。」陳浩也沒說身影的事,只是隨口笑道,「你不是讓我壞一點嗎,這樣才像你那個真姐夫。」

「啊?呵呵姐夫你入戲挺快嘛,但不許看別的美女,你跟前不就有個小仙女嗎,小心本姑娘回家跟老姐告狀。」

陳浩見她怒著小嘴撒嬌,就光是笑了笑,隨即跟蘇菲菲來到了店鋪。

至於那個眼熟的身影,他壓根就沒放在心上,因為在這個城市基本沒什麼朋友。

只是眼下,他剛跟蘇菲菲來到店鋪,店員就直接笑臉應了上來,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多年的老朋友呢。

「先生,您女朋友真漂亮,這件衣服肯定特合適!」店員隨手拿了件衣服,就朝他跟前湊了過來。

「啊?咳咳,那個你誤會……」

「姐夫!快點過來看看,這邊有個漂亮小姐姐,你不是喜歡偷看美女嗎!」蘇菲菲站在遠處,嬉笑著喊了過來。

陳浩猛的一愣,本能的跟店員對視一眼,就落荒而逃到了蘇菲菲跟前。

「哎呦小祖宗,能不能給姐夫留點面子,我在門口沒有偷看美女,是跟你逗著玩兒呢。」

「哼!本姑娘不相信。」蘇菲菲怒起小嘴,隨即又抱上他胳膊道,「姐夫,你快看看,這小姐姐是不是挺漂亮。」

「祖宗,小祖宗你睜眼說瞎話呢,這對面是牆頭,跟前就有一面鏡子……哦哈哈對對對,是有個挺好看的小美女。」

陳浩這哈哈笑著,故意摸上她腦袋晃了晃,見蘇菲菲在鏡子里一陣抿嘴咯笑,他也就只剩下了無奈。

陳浩是真沒想到,自己剛才謊稱看見個美女,蘇菲菲就在店裡大聲嚷嚷他喜歡偷看美女,明擺著就是報復嗎。

不過他對蘇菲菲佯裝親密,或者說是占她的便宜,也只能僅限於摸摸她腦袋了,再過分的真做不出來。

但蘇菲菲的這個舉動,卻瞬間讓幾個店員嘀咕起來,她們起初還以為倆人是男女朋友。

可蘇菲菲張嘴就喊了一個姐夫,陳浩也親昵的摸著她腦袋,那有這麼親密的姐夫和小姨子?

於是眼下,剛剛給陳浩推薦過衣服的店員,隨手拿見最貴的白色連衣裙,就笑眯眯的朝陳浩湊了過來。

能搞上小姨的姐夫,肯定是大款啊!

「先生,先生您看看這件連衣裙,一定特適合您女朋友……哦不是,是這位美女。」

「菲菲,這件衣服好看嗎?」陳浩權當沒聽見女朋友仨字,隨即就朝蘇菲菲看了過來。

「姐夫!你要給菲菲買衣服呀。」

「當然了,姐夫給你買件衣服……哎算了算了,這裙子不適合你的氣質,你姐穿還差不多。」

二貨撞上天然呆 一個裙子竟然5位數!?

這是賣衣服的,還是搶劫的?

陳浩在心裡嘀咕著,隨即就把蘇菲菲拉到了一邊,有一眼一眼的看著別的裙子,他總不能說嫌棄裙子太貴吧。

於是這接下來,陳浩陪蘇菲菲看衣服時,就開始注意上面的價格標籤了。

他這一注意不要緊,頓時就感覺腦袋發暈,後背發涼還不停的出虛汗,最便宜的一個短裙也是4位數,而且還是5開的頭。

「菲菲,要不咱去別的地方看看?這裡衣服都不適合你。」

「嗯……姐夫!」蘇菲菲怒著小嘴,仰頭看過來道,「嗯姐夫,菲菲真看上一件裙子。」

「啊?哦那,那你看上那件了?」大爺了,這下要丟人!

銀行卡不知道密碼,兜里就剩900多塊錢,還是當初蘇墨雪讓買衣服剩下的。

不過這時候,蘇菲菲卻突然鬆開他胳膊,就咯笑著跑到對面貨架跟前,已經在身上比劃起了裙子。

「姐夫快看,菲菲就是喜歡這件裙子,你看多漂亮!」

「什麼裙子呀,讓你……」陳浩抬頭看過來,頓時就給自己確了診,果然要丟人,「小祖宗,你確定沒開玩笑?」

「這,這裙子,不還是剛才那件嗎,都說了適合你姐穿,你穿身上不好看。」

「不嘛,人家就喜歡這件裙子,姐夫……你不會,不捨得給菲菲買吧!」

「啊?怎麼可能,買買買咱現在就買。」

「真的呀,姐夫你對菲菲真好!」蘇菲菲這咯笑著,就抱撂下連衣裙,朝他跑過來撲了個滿懷。

蘇菲菲這嬌小的身子,是真叫一個軟乎,陳浩抱在懷裡都感覺像團水,還是那種帶茉莉清香的溫水。

可這接下來,水不水的吧,反正誰丟人誰知道。

「先生,衣服給您包好了,總共是19990塊,您是現金還是刷卡。」店員兩手拎著包裝袋恭敬道。

陳浩輕啊了聲,正不知道該怎麼辦時,卻感覺手裡多出了個卡片一樣的東西。

他這低頭一看,竟然是蘇菲菲,偷偷塞他手裡一張銀行。

「菲菲你……」

「噓!」蘇菲菲拿手比劃在嘴邊,面帶微笑的搖搖頭,示意他不要出聲。

陳浩也不傻,當然知道蘇菲菲是給留面子,要讓別人看見那他今天,可就只剩下丟人了。

他心裡雖然感動,但還是兩眼一閉,把老高給的銀行卡遞了過去,心想萬一銀行卡沒密碼呢。

但誰家的銀行卡,沒密碼?

陳浩這閉眼不睜的,正等著讓輸入密碼時,店員卻雙手把卡遞了過來。

「先生,收好您的卡,總共收您19999。」

「啊?不是我,我還沒輸密碼呢。」陳浩吃驚道。

「哦是這樣,先生您這是有閃付功能的鑽卡,至少要存20萬才能辦這種卡,不需要輸入密碼也能付款……嗯先生,你不知道嗎?」

「哦哈哈謝謝了,菲菲咱們走!」陳浩接過銀行卡,拎上連衣裙包裝袋,就自信滿滿的走出了店鋪。

他在這之前,是真不知道還有不用秘密的卡,關鍵這卡至少要存20萬,那就是說卡里至少有20萬唄。

陳浩在心裡樂著,順便感謝著老高的八輩祖宗,也和蘇菲菲來到了一家珠寶店門口。

「菲菲謝謝,這卡還給你。」

「姐夫,你那來這麼多錢的?」蘇菲菲接過銀行卡,就皺著眉頭追問。

陳浩看她臉色陰沉,一臉不高興的樣子,就知道蘇菲菲肯定誤會了。

「放心吧,這卡不是你姐給的,你姐夫我雖然沒錢,但還沒到吃軟飯的地步……」陳浩話沒說完,又看見了那個熟悉的身影。

這身影,正趴在珠寶店櫃檯跟前,看樣子是在買東西。

他當時看見這身影,光是覺著眼熟也沒多想,但眼下腦子裡卻突然閃過一個畫面,猛牽上蘇菲菲小手,直接朝珠寶店走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