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啊,就在這裡面!」吳曉雖然已經極力剋制自己的興奮,可一想到唐玉待會被自己的師父教訓的樣子,還是有種欣喜,從眉眼之間散發出來。

「那你笑什麼!」唐玉目光如電,冷聲問道。

吳曉愣了一下,這才意識到,唐玉已經不是那麼相信她了。

於是解釋道:「我笑你年紀輕輕,獨自一個人居然敢擅闖我紫霞宮!必然是英雄少年啊!」可是吳曉說著,神情里的得意卻再也控制不住了。

因為吳曉看到了從殿裡面出來的幾個師姐妹。

「曉!這是?男人?」裡面走出了的一個女子驚訝的喊道。

「若晴師姐,此人在山腳下打傷我看門弟子,而且折斷了我的寶劍!我用計將其引.誘至此,為的是將此賊人拿下!」

說這話,吳曉瞬間離開了唐玉身邊,來到了她的師姐師妹跟前。

「居然有這樣不開眼的人?」一眾女子穿著各色長衫,紛紛驚訝的看著唐玉。

唐玉心裡暗暗發愁,他只是來找人的,並不是來尋仇的,若是見一個打一個。只怕侯輕語最後沒找到,自己先交代在這裡了。

想到這裡,唐玉立馬開口道:「諸位,在下前來絕無惡意,只是想要找人而已!」

可是比起自己的師姐妹來,沒人會相信唐玉。

吳曉的話,讓眾人都有了這種先入為主的概念。

「小子,束手就擒吧!不然,休怪我紫霞宮手段殘忍!」

為首的一個人,已經虎視眈眈的對準了唐玉。

眼看著講道理講不通,唐玉嘆氣一聲,抽出「冶金聖尺」準備開始戰鬥。

「就是這個兵器!厲害的很,我的流鶯就是被它一下斬斷的!」吳曉看著斬斷了它趁手兵器的「冶金聖尺」惡狠狠的叫道。

「哼,師妹,我這就為你報仇血恨!」若晴大喊著,提起長劍朝著唐玉沖了過來。

若晴的實力,比起吳曉來,就要厲害了不少。

雖然二人相互以師姐師妹相稱,可年紀差了不少。若晴已經入門十幾年,實力比吳曉高出太多!

「若晴師姐,小心啊!那兵器有古怪!」

吳曉自己吃過虧,雖然對於若晴的實力比較自信,可還是好心的提醒道。

一邊的女子笑著說道:「吳曉,這你也太看不起若晴師姐了。面對這麼一個年輕的臭男人,若晴師姐怎麼會輸呢?」

「就是就是,你以為若晴師姐是你?呵呵!」

剩下的幾個人都沒有見識過唐玉的厲害,自然對於若晴非常的自信,即便是吳曉好意的提醒,也遭到了嘲諷。

吳曉有些尷尬的笑了笑,本來還想說點什麼,卻硬是被擠了回去。

而若晴和唐玉,已經交手到了一起。

若晴的手段確確實實的要比吳曉高出不少,且不說靈氣更為強盛,就是技巧手法也都遠不是吳曉能夠比得上的。

而且唐玉也留了幾分心思,不敢直接出手太重。

一時間,二人盡然打的個有來有回。

「小子,你孤身闖上我紫霞宮到底所為何事?」若晴稍許停手,眼神不斷的在唐玉身上來回掃動著。想要看出點什麼端倪來。

「在下真的只為找人,並沒有什麼別的用意!」唐玉也立馬解釋道。

可,這個解釋,對於若晴來說,還是不太滿意。

「那,你跟侯輕語是什麼關係!」

「朋友!」

「哼,小子,給你一個說實話的機會,你卻不好好珍惜,那就手底下見真章吧!」若晴冷哼一聲后,身上靈氣暴漲,青色的靈氣瞬間遍布全身。

「蛟龍出海!」

武技隨之而來,若晴沒有半點的猶豫。

對於這種可疑的男人,於情於理的,若晴下重手,沒有一點問題。

「嗷!」

空中隱隱有一聲龍吟……

旋即,在若晴面前,一條四五米長的龍形靈氣,開始匯聚。

「師姐竟然已經練成了那一招!」

吳曉詫異的喊道。

「哼,你以為呢,別以為就你自己是天賦不錯的人,若晴師姐當年拜師進門的時候,聽說七大殿主都震動了!最後師尊付出了不小的代價,才將若晴師姐收入門中!」

女犯的逆襲 隨著四面八方的靈氣瘋狂的開始捲入。

整個若晴也變得截然不同,極其濃郁的靈氣,讓衣服獵獵作響。

唐玉感受到了起中的巨大壓力,尤其是若晴面前的那條龍,更是有種逐漸變的更加強大,而且更加生動的樣子。

先開始只有龍形,可慢慢的,龍爪龍角都出現了。

唐玉知道不能再拖,等到這一招完全成型的話,整個形勢就更加的艱難了。

「二分斬!」

唐玉出手便是最迅猛的一擊,直接抄起「冶金聖尺」,朝著那條還在空中緩緩形成的蛟龍之上斬了過去。

說時遲那時快,當金光觸碰到蛟龍的瞬間,兩股靈氣就開始了激烈的碰撞!發出耀眼的光芒!

「簡直不知死活,居然敢用黃色的靈氣直接衝撞師姐的那招!」

「吳曉,能上去報仇了!」

看到這裡,紫霞宮的幾個人已經開始拍手叫好!彷彿若晴已經將唐玉擊敗一樣。

可吳曉看著場間的局勢,心裡隱隱感覺到哪裡有些不對,可又說不上為什麼。 眼看著那條蛟龍要完全成型,可隨著唐玉的攻擊,成型的速度卻緩了下來。

原本用於彙集成龍型的靈氣,都開始跟那金光抵抗。

隨著時間的推移,若晴心裡大驚!

「這個人明明沒有武師的實力,可為何靈氣卻是如此之強勁!」

可此時二人的交手局勢,卻不容的若晴多想。唯有加大靈氣輸出一條路!

零時變招已經來不及。

唐玉牙咬堅持,可實在是因為實力差了一階,靈氣有限。

眼看著若晴后力很足,唐玉知道這一擊,無論如何是攻不下來的,於是抽身,後撤了出來。

可戰果也是有的,若晴的那條蛟龍,也成了沒有龍爪的蛇。

「蛟龍?我看你這是一條毛毛蟲吧!」唐玉雖然這一擊沒有拿下,可嘴上卻是不認輸。

這毛毛蟲三個字,讓若晴很是不悅,可實話實說。她自己身前的那團靈氣,的的確確是不像龍了。

本來就含怒出手的若晴,更是大喊一聲。

「找死!」

旋即,那條不完整的蛟龍瞬間飛出,帶著陣陣龍吟,迅猛的飛向了唐玉。

原本盤著的龍,看起來還不是那麼兇惡。

可當它完全啟動,完全飛在空中的時候,整個蛟龍非常長,氣勢恐怖。

四五米的蛟龍,看起來比一個人厲害了許多!

這樣的一團巨大靈氣,也讓吳曉等紫霞宮的師姐妹,彷彿是已經看到若晴勝利了一樣。

「看吧,我就說若晴師姐實力卓絕,那個小子根本不是對手!」

一條四五米長的蛟龍,來到眼前,的確震撼。

唐玉也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靈氣化形招數,應對上,多少有些不足。

正常來說,這樣的招數,一定要在萌芽之時消滅。

不然就是後患無窮。

然而現在,唐玉已經錯過了最佳的時機。

可此時的唐玉,也不慌不忙的,先是朝後撤了一步,拉開了一點距離。

隨後便將「冶金聖尺」收起,而換上了雙手。

因為這樣純粹靈氣的攻擊,「冶金聖尺」反而不利於唐玉操縱靈氣。

霎那間,唐玉的雙手被靈氣鋪滿!

「喝!」唐玉虎吼一聲,整個人彷彿置身於金色的海洋之中。

不停的閃爍著耀眼的金色光芒,雖然比起那條青蛟來威勢有些不足,可實際上的質量,卻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比唐玉腰還要粗一些的蛟龍,終於還是撲道了唐玉的面前。

唐玉也不驚慌,雙手直接抓住了那條青蛟。

靈氣化形之後,不僅僅是靈氣的攻擊,更是又了一些那生物的本源力量。

比如眼前的青蛟龍,就有力大無窮的特性。

接觸的一瞬間,唐玉被朝後推了十幾步,整個人瞬間就遠離了吳曉等人。

在吳曉等人眼中,這樣的結果,自然是唐玉輸的不知道哪裡去了。

整個人都被打飛了!

臉上猖狂欣喜之色盎然,就連吳曉先前的那一絲不安和不詳也消失不見。

可只有若晴臉上卻是布滿了寒霜。

因為,這一招,她先前在山下試驗過,那條蛟龍的衝擊力,別說區區一個人,就是那百年大樹,一口氣撞斷能夠撞斷四五根!

那其中的力量,絕對不止把一個人撞出去十幾步。

赫然!

唐玉後退的步伐停住了!

「啊!」

「喝!」

唐玉全身用力,雙腳已經將青鸞殿前的青石地板踩了個粉碎,自小腿處,已經陷入了地里。

此時,唐玉的身體里,似乎發出了一個遠古而威嚴的聲音。

「區區青蛟,焉敢張狂?」

瞬間,唐玉整個人似乎都變的有些不同了,最先是雙眼開始冒出淡淡的銀色光芒,然後頭髮也被有些發亮發白。

不同於先前的金光閃耀,這一次的白芒,似乎有若實質!

「給我破!」

唐玉一聲暴喝。雙臂朝著兩邊瘋狂的撕扯。

「砰!」

那條四五米長的靈氣蛟龍,居然被唐玉用雙手活生生撕開,那團青色的靈氣瞬間化成了兩團。

而靈氣變成了兩團之後,那條蛟龍再也無法維持原來的樣子,隨後,整個靈氣開始四散而去。

不多時,開始構成那條青蛟的靈氣,已經完完全全的消失在天地之間。

若不是唐玉雙足深陷於地下,還有兩條破碎的青石路。

恐怕說那條青蛟從來沒有出現過,都是有人相信的!

「你還有什麼本事,儘管來吧!」唐玉搖搖雙手,從地下,將雙腿抽出。

一步步的朝著若晴走了過去。

「你,究竟是什麼怪物!」面對如此強大的一招武技,唐玉居然僅僅憑藉著身體的力量,和強大的靈氣,直接以力破巧。

將那條神力蓋世的青蛟活生生的撕成兩半。

總裁的蜜寵嬌妻 這簡直不是人類能夠做到的。

若晴回想起自己一開始在山地練習時候,那些被折斷的參天大樹,然後看著唐玉的雙手。

若晴心裡開始冒冷汗了,且不說有沒有繼續戰鬥的餘力,就說她心裡,已經產生了恐懼。

「什麼!他沒死!」

那些女子尖叫道,根本沒有人敢相信,完完全全承受了那麼恐怖的一擊,這個人居然是毫髮無傷。

那種男人的霸道,根本是這些紫霞宮裡的女人沒有見識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