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能想到,楚塵竟然可以說服孫家,幫忙對付黃家。

楚塵竟然真的令瀕臨滅亡的宋家,有了生的希望。

「塵哥,你是不是給孫超磊下了迷魂藥了?」夏北的眼神一下子發光,「你給我一點,我帶回去給我爸吃。」

楚塵,「……」

夏家主也過得不容易。

「竟然敢選孫家作為突破口,並且,還成功說服了孫家。」夏言歡看著楚塵,神色流露出折服,「這份手段,能力,恐怕禪城也很難找出第二個人。」

夏言歡絲毫不掩飾自己話語之間的讚許。

「孫家的瓷磚,竟然比黃家還厲害。」楚塵自語了一聲。

眾人一下子愣住。

「楚塵,你不是因為了解孫家的能力,才找孫家的嗎?」宋顏問。

楚塵呃了一聲,掩飾一下自己的尷尬,他確實不知道孫家的具體實力。

楚塵隨即說道,「我找的合作夥伴不僅僅是孫家,對孫家的實力,還真的不了解。不過,我的目標可不僅僅是保住宋家的瓷磚廠,而是,從瓷磚開始,全方面向黃家開戰,」

楚塵的豪言壯語並沒有點燃在場眾人的熱血,相反,一個個看著楚塵,跟看著一個怪物似的。

他們也終於明白了。

這件事,由始至終,他們考慮的問題,跟楚塵根本不在一個線上。

他們只想在黃家的狂風暴雨之下,能夠保住宋家,而楚塵,想的卻是,擊垮黃家!

「孫家確實是禪城瓷磚行業的龍頭,但是,其他方面,都不如黃家。」宋斜陽說道。

宋斜陽的話語剛落,還拿在手上的手機鈴聲又一次響起。

大廳一下子安靜。

想到了楚塵剛剛說的一句話。

合作夥伴,不僅僅是孫家。

宋斜陽屏住呼吸,接通了電話。

「宋先生,我是陳文。」電話那頭的聲音乾脆利落,「有興趣合作嗎?」

宋斜陽瞳孔一震,「陳董事?」

幾句話后,宋斜陽掛斷電話的時候,徹底呆了,看著楚塵。

「美佳集團的陳董事,有意跟宋家一起合作,還直言,早就看黃家不順眼,可以幫助宋家,打擊黃家。」宋斜陽看著楚塵的眼神,沒法形容,他也不知道此刻自己的心態了。

美佳集團是禪城一家零售巨頭。

一個又一個的電話打進來,讓宋斜陽完全炸裂。

除了孫家和美佳集團外,又有五家實力不俗的家族集團,主動打電話過來,並且提出要幫助宋家,阻擊黃家。

大廳所有人都陷入石化之中。

這些家族集團,有些是禪城範圍內,有的是禪城周邊城市,每一家,都有不俗的實力。

蘇月嫻的嘴巴張大成了個O字。

目瞪口地看著楚塵。

這個女婿,什麼時候有這麼深厚的人脈底蘊,竟能在這麼短時間內,說服那麼多家有實力的家族集團,共同發力。

這一刻,他們才真正明白,楚塵口中的,向黃家全面開戰的底氣!

這麼多家聯合在一起,若是同心協力的話,絕對有資格跟黃家掰手腕了。

「楚塵,你真的太讓人意外了。」蘇月閑驚嘆,看著楚塵的眼神,更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歡了。「那是青皇蛇蔓?難道……」

看著陸沉出手的動作,看著那漫天的藤蔓觸手,哪些執念投影眉頭都皺了起來。

陸沉所釋放的青皇蛇蔓,雖然和記憶中的神通有些差別,但是他們都可以肯定,這就是青皇蛇蔓無疑,而且還是高品階的青皇蛇蔓,是完完全全藉由青皇血脈施展出來的。

「呼,青皇蛇蔓,竟然從一個不認識的少年手中釋放出來了,他該不會是……」

人群中,有人開口了。

他們心中都清楚,這種神通並不是普通的術法,只有身具青皇血脈的……

《七世神盤》第四百五十三章計劃中的人 陸雅晴萎頓在地,彷彿枯萎乾涸的花朵一般,再沒有一點生氣,連之前珍愛非常的裙子都顧不上了。

獃獃的,茫然的,還有絕望。

眾人已經散去,雖說看了一場熱鬧,但是說到底,都算是陸家的家務事,在場眾人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很會保持距離,不該他們插手的事,絕不會多嘴半句。

恰巧沈老夫人到了,眾人就都圍過去,想跟沈老夫人說上兩句話。

角落裡,只剩下陸雅晴和陸母還有顧修明幾人。

顧修明沒有說話,也沒有看陸雅晴,他整個人都處在一種空茫的狀態。

他記憶中的陸雅晴是溫柔大方,雅緻怡人的,她很善良很寬容,連螞蟻都捨不得踩死一隻。

可是,就是這樣善良的陸雅晴卻做出了那麼多惡毒之事,惡毒也便罷了,她還不知悔改,哪怕真相早已被揭穿,仍舊厚著臉皮誣陷她人。

雅晴怎麼會是這樣一種人呢?

原有的認知被顛覆,顧修明心底隱隱生疼,徹底對陸雅晴失望。

「雅晴……」顧修明蹲下,挨著陸雅晴。

即便最後一刻,他也仍舊願意給陸雅晴尊重,雖然現在的陸雅晴已經面目全非,變得不認識了,但是過去的情誼仍在。

顧修明抬手想要摸摸陸雅晴的臉,但是指尖在碰到她之前,猛地頓住。

——他不想碰觸她!

顧修明閉了閉眼,收回指尖,再次睜眼時,目光平靜:「雅晴,你、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陸雅晴垂眸,一聲不吭。

這個時候,無論她說什麼都是錯的,只能沉默。

見她不吭聲,顧修明自嘲一笑:「好,你不想說就不說吧,但是我要說,雅晴,抱歉,我們回不去了。」

陸雅晴依舊垂眸不語,但是脊背卻在劇烈顫抖,強烈的痛苦要她死死咬住下唇,才能勉強不哭出聲。

「我要走了,雅晴,你保重!」顧修明站起身,壓抑住眸中的哀傷,聲音淡漠:「我們的婚約,取消吧。」

說完頭也不回地離開,毫不猶豫。

陸雅晴蜷縮著,身體劇烈顫抖,那是痛到極致地絕望。

陸母原本還沉浸在自己丟人的難堪中,冷不丁轉頭,就看到蜷縮在地的陸雅晴,她嚇了一跳,趕緊扶起她。

「雅晴,雅晴,你別嚇我啊。」

陸雅晴搖頭,想要對陸母笑一笑,安慰她,但是卻怎麼也笑不出來。

陸母嚇壞了,趕緊扶著陸雅晴上樓休息。

到了樓上,陸雅晴情緒好了一些,望著陸母:「媽,我想一個人待著,靜一靜。」

陸母點頭。

等到陸母離去,陸雅晴立刻給馮悅打電話,電話接通的剎那,陸雅晴再也控制不住情緒,痛哭失聲:「媽,我好痛啊!」 陳陸不知道如何回答。

開車的大狗笑着說道:「秦爺那是打遍舟浦無敵手,監獄里誰人不服秦爺?誰敢不喊一聲秦爺?」

陳陸呵斥道:「好好開車,廢什麼話!」

「是,秦爺。」

馬丁靈斜睨陳陸一眼,心中對他更加好奇了,這傢伙不顯山不露水的,平時完全看不出來啊!

這麼一個小子,怎麼就在監獄里稱王稱霸了呢?她查過他在學校里的事迹,都很尋常呀!

半個小時后,梧桐樹下就到了。

大狗直接就把車子留下了,自己打車回去;是黃賓之前就對他說過,砸了馬小姐的寶馬車,新車馬上去買,這輛車就先讓馬小姐先開着。

算他會做人。

回到別墅,就聽見月牙兒哇哇哇的哭聲。

陳陸一走進別墅內,月牙兒馬上眼睛一亮。

本來是月半夏抱着的,這會兒立即朝陳陸伸出小手要抱抱,嘴裏喊著爸,爸。

陳陸走過去,伸手要抱。

月半夏卻緊抱不放手,這下月牙兒哭得更大聲了,奮力掙扎,哇哇大叫。

陳陸皺眉:「給我呀!」

月半夏原本低着頭,臉貼著月牙兒,這時抬起來,盯着陳陸,眼睛都是紅的,兇狠道:「你滾開,這是我的女兒,是我辛辛苦苦十月懷胎,用命換來的,跟你有什麼關係啊?憑什麼她親你不親我,憑什麼?憑什麼所有人都來欺負我?」

月半夏喊著,眼淚卻流了下來。

陳陸手僵在半空,頓了頓道:「你需要冷靜一下,沒什麼坎是過不去的。」

他沒有抱小月牙,看着現在的月半夏,跟早上出門前那會兒判若兩人,抱着女兒哭的樣子,似乎這個世界上就剩下她們母女倆相依為命,莫名的有點心疼;他伸出一隻手,拉着月牙兒的小手,一道若有若無的玄力通過手指的觸摸傳遞過去。

小月牙哇哇大哭的狀態停止。

馬上又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這麼小的孩子,還不懂事,但也懂得看人表情。

馬丁靈在旁邊安慰了幾句,總算讓月半夏情緒穩定下來。

忽然陳陸說了一句:「好臭啊,一股酸臭味你們聞到了沒有?」

所有人立即看向月牙兒。

「她拉臭臭了!」

二姨來一句:「陳陸,你去處理。」

陳陸慌忙擺手:「我……不行,不行,我不會。」

二姨道:「不是教過你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