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問你啊,對於唐青山和棋門之間的恩怨,你知道多少?」

「棋門?」龍勝宇神情一愣。 「是的,棋門。」看著龍勝宇愣神的樣子,周寒點著頭。

「你所說的棋門,可是那個圖騰榜的強者建立的殺手組織棋門?」龍勝宇狐疑的看著周寒。

「是的。」周寒又重新點了點頭。

「這個我不清楚,從來沒有聽唐青山提起過。」龍勝宇緩緩搖著頭,沒想到,唐青山竟然和棋門有恩怨,而且還能夠活到現在,真是厲害啊。

不過,也是,若唐青山不厲害的話,那件事情大當家的又怎麼會和他一起去。

「你也不清楚?」周寒見狀,也只好壓下心中的疑惑,龍勝宇畢竟是和諧寨的人,早年間或許和唐青山有點過節,但唐青山的事情他不知道也是情理之中。

不過說起這過節,周寒就想起唐青山和一線天的過節來,周寒便是問道:「我記得唐青山說過他和你們一線天有過節,之前他護送我經過一線天的時候,還刻意迴避了,不知道這……」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好像那是大當家和他之間的陳年舊事。」龍勝宇又一次搖著頭。

「也不清楚?」周寒有點無語了,怎麼這龍勝宇什麼都不知道啊。

算了,不知道就算了,自己也懶的問了。現在自己的狀態雖然腦子還有點疼,但活動已經自如,霸霸就放在和諧寨了,自己該回武陽城了,早點把隕尖槍修好。

「對了,你們大當家這一次和唐青山一起離開,是辦什麼事情啊,能不能和我說說。」周寒突然想起這茬來。

「不知道周寒你有沒有聽說過勇者之墓?」龍勝宇覺得周寒已經不是外人了,於是並沒有半點隱瞞。

「勇者之墓?」周寒可是不陌生,他在天火城參加符賽的時候,就從那監賽老者的手裡換取了一件地岩如意,這玩意就是進入勇者之墓的鑰匙。

「嗯,是的,勇者之墓。」龍勝宇點著頭。

「是不是和這地岩如意有關的勇者之墓?」周寒將地岩如意拿了出來。

「啊……」

周寒將地岩如意一拿出來,頓時間龍勝宇的嘴巴就張的老大,獨眼龍那隻獨眼也是亮晶晶的。

沃妮馬,這可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大當家和唐青山還有黑風寨的幕後老怪物一起離開,為的就是獲得進入勇者之墓的鑰匙,沒想到,周寒的手裡居然就有一把。

「可以給我看看嗎?」龍勝宇懷著激動的心情,雖然感受到周寒手中這地岩如意裡面蘊含的磅礴能量,知道這東西不會是假的,但龍勝宇還是忍不住要親自拿到手裡鑒定一下。

「給。」周寒隨手就遞了過去,這龍勝宇為人不錯,他不會吞了自己的地岩如意的,而且看上去他對這勇者之墓知道的好像還不少,周寒正好也要向他請教一下,畢竟周寒還不知道這勇者之墓的地點以及開啟時間呢。

龍勝宇的手幾乎是哆哆嗦嗦的接過了周寒遞來的地岩如意,要知道這玩意的數量可是非常有限啊。

只有每一次那勇者之墓的墓門關閉的時候才能夠彈射出一些來,而在進入墓門的時候,就要用掉這地岩如意,所以這玩意的數量非常的有限。

很多勢力和強者,為了爭奪到這一個地岩如意,打的頭破血流,那是常有的事情。

龍勝宇顫抖的手撫摸著這地岩如意,真的,這玩意千真萬確,不是假的。

有了這東西,那麼到時候大當家,唐青山還有其他人都可以一起進入勇者之墓了。

「龍二當家,看上去你對這個勇者之墓知曉不少資料吧?」看著龍勝宇這副神情,便是問道。

不等龍勝宇開口,獨眼龍就是忍不住詢問道:「周寒,你地岩如意你哪裡得來的?」

要知道爭奪地岩如意這東西的勢力,個個都是實力恐怖。周寒雖然幫忙和諧寨解了圍,但他應該不是大當家和唐青山的對手。連大當家和唐青山都沒有把握獲得這地岩如意,周寒的手裡居然有一把,這實在是令人好奇,周寒得到這地岩如意的途徑。

「呵呵,我去天火城的時候,一個老頭拿這玩意跟我打賭,我順便用幾顆下品源石跟他換的。」周寒隨口說道。

「什麼,用幾顆下品源石換來的?」龍勝宇和獨眼龍兩人目瞪口呆,下品源石這可是稀罕東西啊,周寒這個來自下等王朝武盟的人,居然有下品源石,而且還是幾顆?

要知道,下等王朝武盟都不一定有這東西呢。

好半響,龍勝宇和獨眼龍兩人壓下了心中的震驚。周寒雖然來自下等王朝武盟,但他肯定有著極大的機緣,他的出身不能決定他的未來。

現在的周寒,已經不能按照常規的下等王朝天才來評定了。

「周寒,我想這老頭一定是瘋了,這地岩如意豈止值幾顆下品源石了,數百顆下品源石都不一定能夠換的到呢。」龍勝宇和獨眼龍幾乎是同時衝口說道。

雖然下品源石很稀少,但這地岩如意更加珍貴啊。雖然晉入勇者之墓危險重重,進去的人有五分之四齣不來,但出來的五分之一的人大多數都在裡面尋覓了一些機緣,都成為了獨霸一方的強者。

所以這成為獨霸一方強者的機會,豈能是幾個下品源石就能夠買得到的。

「兩位當家的,這地岩如意已經擺在這裡了,至於它的來歷我想已經不重要了,能不能跟我說說,關於這勇者之墓的訊息?」周寒把話題扯到正題上來,周寒現在也懶得管那監賽老者當時是怎麼想的,反正這玩意已經到了自己手裡了。

「二哥,你了解的比我多,還是你來說吧。」獨眼龍謙讓道。

龍勝宇也不客氣,直接便是說道:「這勇者之墓乃是一位人稱箭神的絕世強者留下來的,這裡面有他畢生的儲備,如果誰能夠進入這墓中得到這位絕世強者留下來的最大機緣,那將有機會成為下一個箭神。神箭一出,神鬼泣哭!」

「在遙遠的年代,不知道有多少強者和妖族飲恨神箭之下。先不說這勇者之墓裡面機關陷阱重重,獲得機緣是多麼的困難,單單想要進入這墓門,都是非常的危險。因為這勇者之墓設立在滾熱的岩漿之中,只有依靠特殊的鑰匙,也就是這地岩如意來避開岩漿。」

「勇者之墓在地下岩漿之中,屬於一片單獨開闢出來的空間,就和咱們這世外桃源的空間一樣。」

「勇者之墓每十年開啟一次,入口處在距離這裡十萬裡外的摩天火山。摩天火山高萬仞,雲層都在其半山腰,每十年都非常準確的噴發一次。而摩天火山噴發的時候,也就是進入這勇者之墓的機會。」

「你想象一下,在火山噴發的時候從火山口進去,若是沒有地岩如意來避開岩漿,跳入火山口那簡直就是找死。」

「不過這都是自然威脅,還有威脅來自於摩天火山的外圍區域,因為每次要到火山噴發之前,都有著不計其數的勢力在這裡呆著,他們想要搶奪別人的地岩如意,來佔為己有,所以若是沒有足夠強大的手裡守護地岩如意,去了那裡也是白搭。」

「距離勇者之墓下一次開啟的時間,也就是摩天火山噴發的時間還有一個月,所以唐青山和大當家以及黑風寨背後那位老怪物就提前去摩天火山外圍守著了,看能不能搶的到一個地岩如意。」

「只是誰都沒有想到,你周寒的手裡就有一個地岩如意,真是不知道,天火城那個老頭是腦子是不是被門板給夾過,幾顆下品源石就換給你了。」

「聽你的意思,這地岩如意似乎能讓很多人同時進去?」周寒聽了龍勝宇的描述,心中的期待也被激發了出來。這還真的去一趟,萬一真獲得了寶貝機緣呢,而且這地點和墓門開啟的時間也知道了。

「呵呵,打個比方吧,你周寒擁有一把鑰匙,你打開了一扇門,這扇門開著了,自然就不止你一個人能夠進來了,別人也能進入。除非你利用鑰匙從後面把門反鎖了,別人就進不來了。」龍勝宇樂呵呵說道,「畢竟進入的人越少,競爭就少一點,擁有鑰匙的人,都不會讓那些沒多少關係的人一起進入的。」

「周寒你現在雖然戰鬥力不錯,但孤掌難鳴,你也需要幫手和你一起守住這顆地岩如意鑰匙吧,我想如果你和唐青山,大當家還有黑風寨那個老怪物一起的話,一定沒人能夠搶得了你們。」獨眼龍激動說道,他的實力太低,只能留下看家,不過這並沒有打擊到他的激動,若是大當家真得到了機緣,和諧寨強大起來,也許再次面臨著光明寺,就不用這麼憋屈了。

「呵呵。」周寒笑了笑,說道,「既然機會擺在了眼前,那就試試了。不過你說這距離十萬里,那怎麼過去呢?」

十萬里的距離,途中必然有不少干無本買賣的勢力阻擾,也許不怕他們搶劫,但就怕路上耽誤時間。

但最大的問題還是行程問題,要知道獨角獸日行三千里,十萬里的路程都需要一個多月呢,除非周寒現在就出發,還是途中不能耽擱的那種,都不一定能夠趕得上。

「這個不是問題,我們大當家留下了飛行符籙,一天就可以到達。」龍勝宇直接說道。

「一天飛行十萬里的飛行符籙?」周寒一驚,這玩意的級別肯定不低了。

「呵呵,周寒,你現在也是有著要去摩天火山的打算了吧,我可以馬上把大當家留下來的飛行符籙給你,我提前給他們打個招呼,你到了那裡,他們會接應你的。」龍勝宇說道。

「暫時先不著急吧,我還是要先回武陽城一趟,有些事情要辦一下,畢竟距離摩天火山的噴發也還要一個月時間呢。十萬里的路程,一天到達,不著急。」周寒說道,這麼早那唐青山等人都已經去摩天火山那裡候著了,那裡肯定還有別的很多強大勢力,自己現在過去,肯定天天提心弔膽,周寒可不敢保證自己這點實力能夠站住腳。

再就是,隕尖槍要修好,剩餘這一個月的時間自己也要好好修鍊,讓精神力變得更加強,如果能夠把源力溝通熟練了,那最好不過了。

而且還有幽蘭谷,棋門等事情沒有處理呢,周寒現在不能脫身。

「無妨,那周寒你就先回武陽城把你的事情慢慢辦完吧,我馬上給大當家他們發消息,讓他們別冒風險搶奪了,咱這裡已經有地岩如意了。」龍勝宇說道。

「嗯,不過霸霸和雪雪還是暫時放在你們這吧。」

「沒問題,只要靈藥送來了,你轉交給兩個吃貨了,你就可以離開了。」 不得不說,和諧寨幾百年的靈藥儲備,那真是令周寒大開眼界了。

那強盜抱來了一個大箱子,箱子裡面裝滿了符袋,每一個符袋的內部空間不一,有一斗空間,有八斗空間等等,但所有的符袋都裝滿了靈藥。

這些靈藥儲備的價值一下子沒法完全估算,但至少也價值數十億金了。

這又一次令周寒有些感動了,沒想到龍勝宇真的說到做到,沒有打一點折扣,真把和諧寨所有的靈藥儲備都拿出來了。

和諧寨雖然還是一個強盜寨子,但卻很講信義啊。

「龍二當家的,給。」周寒沒有做作,直接就拿了三十顆源石,遞給了龍勝宇。

本來周寒打算回到武陽城,然後把江若波帶來的靈藥轉送到這裡來,然後給和諧寨補上。不過現在周寒看見了和諧寨的信義,便是直接用購買的方式了。

反正只要馮志程開始幫忙生產源石了,周寒還缺這東西嗎?

「額……」龍勝宇和獨眼龍兩人看著周寒遞來的三十顆下品源石,當即三隻眼睛就瞪的滾圓,滾圓。

他們沒有想到,周寒的手裡竟然還有下品源石,而且一下子拿出來了三十顆!

「這些靈藥就算我購買的吧。」周寒補充說道。

「這個……」龍勝宇和獨眼龍兩人面面相覷,眼神那是相當的火熱。本來兩人想要直接拒絕,周寒這一次解救和諧寨於水火之中,那是和諧寨的大恩人了。和諧寨拿出這些靈藥來,也算是投桃報李了。

但下品源石這東西實在是太稀少了,令龍勝宇和獨眼龍兩人實在是無法說出拒絕的言語來。

「拿著吧。」周寒看出來對方那激烈的思想鬥爭,直接將源石塞到了龍勝宇的手裡。獨眼龍見狀伸著手想要去拿,但又突然覺得不妥,連忙又把手縮了回去,但那隻獨眼裡面的光芒卻是更加的盛了。

「以後這霸霸和雪雪還的多多麻煩你們呢。」周寒補充說道。

「呵呵,周寒小友,你看你說這話就見外了,你放心吧,除非我們和諧寨被人端了,不然不會有人碰你的霸霸……」獨眼龍的話還沒有說完,被龍勝宇一巴掌打斷了,「三弟,你特么會不會說話了,什麼叫和諧寨被人端了,信不信我抽死你……」

「咳咳……」獨眼龍被龍勝宇一頓數落,頓時尷尬的滿臉通紅,就像剛進門的小媳婦似的。

龍勝宇一本正經的看著周寒:「放心,我們會用性命來擔保,絕對保證霸霸和雪雪的安全。」

「那就拜託了。」周寒相信龍勝宇,然後就拉著龍勝宇來到了霸霸和雪雪的面前。

「霸霸,雪雪,你們看好了,這是給你們準備的吃的,我不在的時候,就由他來給你食物了。」周寒在霸霸和雪雪面前指了指龍勝宇,然後做樣子一樣把那箱子符袋遞給了龍勝宇。

在周寒的授意下,龍勝宇隨便從箱子裡面拿出了一個符袋,從裡面拿出了兩株靈藥,遞給了霸霸和雪雪。

雪雪的目光投在霸霸身上,而霸霸的目光卻是移動到周寒的臉上。

「以後他給你的食物你可以吃。」周寒給霸霸用手勢交流道。

霸霸狐疑的看了看龍勝宇,然後又把目光投向周寒,確認周寒是在讓他吃龍勝宇手裡的食物之後,然後霸霸的吃貨秉性就暴露了出來,直接一把抓過兩隻靈藥,遞給了雪雪一根,靈藥一根塞入了它自己的嘴裡。

這也是讓周寒意外,這吃貨居然還懂的給雪雪留一根,真是不容易啊。

「對了,這就對了,我不在的時候,你們的食物就找他了。」周寒點著頭,又一次給霸霸和雪雪灌輸道。

「嗷嗚!」

霸霸明白似的叫了一聲,然後就把目光投在了龍勝宇手裡的符袋上面,一副索要食物的神情。

「龍二當家,看見了吧,以後這食物你來給的時候,它們也會吃了。」周寒示意讓龍勝宇再給點靈藥試試。

龍勝宇大感驚奇,這兩隻霸王熊還真是難得啊,只吃周寒和周寒指定人給予的食物。

龍勝宇連忙又拿出了兩株食物,果然他剛剛一拿出來,立即就被霸霸這個吃貨給搶奪了過去,然後和雪雪一熊一根。

「放心吧,我保證不會餓著它們的。」龍勝宇給周寒保證道。

「霸霸,雪雪,我不在的時候,你們可要乖哦。」臨走了,周寒對霸霸和雪雪叮囑道。

然而,令周寒沒有預料到的是,雪雪倒是看了自己一眼,霸霸這吃貨連看自己都沒有看一眼,把目光完全注視到龍勝宇手上的符袋去了。

麻痹的,難道這笨熊真的有奶便是娘嗎?!

周寒頓時氣結,直接就出了這世外桃源。

周寒幾日前的那輛獨角獸車被獨眼龍重新給牽了出來,另外獨眼龍還給安排了一個車夫。

一提起這車夫,周寒立即便是詢問龍勝宇:「對了,龍二當家的,那日你們派人來通知我的時候,那個車夫哪去了?」

畢竟這車夫是童天琪給配備的,別人一番好心,要是因為自己死了,那可有點不好。

「哦,那個車夫了,直接打昏丟了,估計現在人早已經醒了,回家了吧。」龍勝宇說道。

「那能不能讓我見見那個通知我的人?」周寒對此印象可是很深呢,當時自己愣是沒有察覺到對方的氣息呢。

「呵呵,是魂兵來著。」龍勝宇說道,「你還要看嗎?」

「是魂兵啊?」周寒一愣,怪不得自己沒有感應到任何氣息,還以為對方隱藏了氣息呢,魂兵沒有生人氣息。

「莫非你的魂兵也能喊話?」周寒可不認為對方的魂兵和自己的淚魂一樣。

「不是啦,就是用符籙錄了一段音,魂兵給你播放了而已。」龍勝宇解釋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周寒頓時豁然開朗,這強盜寨子的某些通知手段,還真是厲害啊。

「那我就不看了。」周寒補充道。

「周寒,我已經把你擁有地岩如意的消息通知了大當家他們,你大概什麼時候去摩天火山,他們好接應你。」龍勝宇將一張符籙遞給了周寒,「這是能夠幫助你飛行的風屬性符籙。」

「應該在摩天火山噴發前的三天吧。」周寒接過了符籙收好,頓了頓,說道。

「嗯,這飛行符籙上面我留了氣息,你到了那裡,他們會感應到你的。」龍勝宇點著頭。

「好的,我知道了。」周寒點著頭,然後對新的車夫道:「我們出發吧。」

「是。」新車夫策動獨角獸,車子立即快速離開了和諧寨。

坐在平穩的車子內,周寒突然就想起棋門和幽蘭谷來。這時間又過去了一個星期,怎麼這棋門和幽蘭谷的人卻還沒有到呢?

要說幽蘭谷的人沒有到,也許這還有點可原,畢竟幽蘭谷的人已經被阻了那麼多時日了,再晚點時日也有可能。這個漏網之魚,究竟什麼時候才會到呢?

而這棋門就奇怪了,他們的殺手被殺,這都一個多星期了,也沒有人阻攔他們,他們怎麼可能還沒知道。

「祭靈,你確定現在我讓你幫忙監控的區域內,還是沒有可疑人員出現嗎?」周寒忍不住在腦海裡面再次詢問祭靈。

「沒有。」祭靈道。

「沒有就算了。」周寒也懶的想了,自己到了武陽城之後,立即先讓宋兵維修隕尖槍,然後自己抓緊時間修鍊。不信自己在武陽城待的這一個月之內,那棋門和幽蘭谷的人不出現。

由於這是符師會的馬車,沿途做無本買賣的勢力均不敢阻攔,周寒很順利的就回到了武陽城。周寒給了新車夫一點金票,讓他把車子送到武陽城符師會去,讓曾查他們回來之後幫忙歸還給天火城符師會。

周寒來到兵師會,兵師會的人立即便是認出了他,熱情尊敬的打著招呼,宋兵也是連忙滿臉笑容的迎了來:「周大師,看你的神情,莫非雷電黑竹你拿到手了?」

「拿到了。」周寒意念一動,將雷電黑竹拿了出來,宋兵一見,頓時間臉色就變得嚴肅起來。

他當日雖然告訴了周寒,雷電黑竹作為符師會的彩頭,對於周寒是否能夠弄得到雷電黑竹,宋兵並沒有抱太大的希望,畢竟那可是符師會啊,沒想到周寒真把東西給弄回來了,太不簡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