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實話。

羅陽苦笑道:「師太姐姐,我只能說,只要我能幫你們,我都會幫,但下次是否還能幫到你們,我也不敢保證了。」

沒法弄清楚羅陽是怎樣打退陌生人的,眾人只好先作罷。

十三姨說道:「小子,你得趕快幫我們拿回血煞子!」

這個要求,羅陽是難以保證了。

「十三姨,我只能說我會全力幫你們找回血煞子,但別抱太大希望。你們都不是骷髏堡老大的對手,又怎麼可能指望我?」羅陽說道。

「呵呵,只要你能打敗第十塊木炭,那有沒有血煞子都無所謂!」花襲伊說道。

那個陌生男是不是第十塊木炭,無人能驗證。

羅陽說道:「如果那人是第十塊木炭,那都算厲害了。但你們誰能說他就是第十塊木炭?」

掃視一眼,沒人應聲了。

花襲伊等人也只是知道第十塊木炭能耐很大,並不知道是什麼樣子的。

羅陽說道:「你們對第十塊木炭沒一點了解?第十塊木炭是代號還是真的是第十塊木炭?」

花襲伊冷道:「呵呵,我們之前要是遇到過,命早就沒了。」

這也確實是。

除非能捉住陌生男,那就是另一回事。

「不如我們看能不能把那人捉住,怎樣?」羅陽建議道。

一聽這話,在場的人都驚呆了。

先前被打得落花流水,撿回一條命已算幸運了。

再去見那個陌生人,恐怕就是有去無回了。

「呵呵!那我們看你的了!」花襲伊說道。 金甲聖衣,在陽光的普照之下,金光閃閃。

渾身毛髮,毛臉雷公嘴。

正是牛逼吊炸天的猴哥是也。

正是他一拳擋住了水龍王的恐怖撞擊。

那一拳看似平淡無奇,卻是充斥著無盡霸氣。

「在俺老孫面前也敢逞威風?給俺老孫滾蛋!」

說著,猴哥身體猛然迸發出一股恐怖的氣息,無形的氣浪隨之爆發開來,將那水龍王掀的倒飛而去,狠狠撞擊在遠處的高山之上。

「轟隆!」

不可一世的水龍王狠狠鑲嵌在山體之中,鮮血不斷從嘴裡噴洒,它一臉駭然的望著金甲聖衣,甚至在這一刻,靈魂深處都在微微的顫抖,金甲聖衣,猶如九天戰神傲立當空,那恐怖的壓力,甚至讓它都無法喘息。

遠處的天吳,更是匍匐在水中,一動不動。

它不是不想動,它此刻甚至非常迫切的想要逃走,但它的十條觸手都已經軟了,根本無力逃走。

那是絕對力量的壓制,即便那股力量並不是針對它,但依舊讓它很難受。

虛空深處,陡然閃爍著一道金光,旋轉而來,斗戰勝佛向空中招手,一根金色的棒子落入他的手中。

手持如意金箍棒,腳踏七彩祥雲。

睥睨天下的氣勢,頓時讓那沸騰的河水重歸平靜。

「你……你是誰?」水龍王的聲音顫抖著,恐懼已經徹底填滿了它的心。

斗戰勝佛嘿嘿一笑,手中的金箍棒虛空一頓,一股氣浪朝四周波及。

「你這臭蟲,連俺老孫都不知道,該打!」斗戰勝佛一揮手,金箍棒便是朝著水龍王砸了過去。

水龍王見狀,嚇的都快尿了褲子。

當然,它如果有褲子的話,絕對會尿。

它只能拚命的施展出所有力氣,抵擋這恐怖的攻擊。

然而,這一切都是徒勞。

「蓬!」

山體都被這一棒砸塌,水龍王更是被砸入了地底,只剩下最後一口氣。

斗戰勝佛一個閃身,便是鑽入地底,眨眼間,他的手上就抓著奄奄一息的水龍王,從地底飛了出來。

隨手一扔,扔到了李沖身前。

他嘿嘿一笑,道:「這回知道俺是誰了吧?不知道也沒關係,聽好了,俺老孫乃齊天大聖美猴王,孫悟空!」

「叮……斗戰勝佛裝逼成功,觸發十倍暴擊,宿主獲得600點裝逼值。」

「叮……斗戰勝佛裝逼成功,觸發連擊,宿主獲得1200點裝逼值。」

「齊……齊天大聖!!」趴在水裡的天吳差點背過氣去。

水龍王也不由瞪大眼睛:「你……你是齊天大聖孫悟空?這,這怎麼可能?」

此時的李沖,激動的都有些顫抖。

猴哥不愧是猴哥,自帶裝逼光環,一切妖魔鬼怪必須跪下唱國歌。

斗戰勝佛眨了眨金色的眼睛,搖搖頭道:「不對,俺老孫已經是斗戰勝佛了,還是低調一些的好。」

尼瑪,低調?

一出場就差點把水龍王打死,給天吳也都嚇的都快尿了,這還低調?

水龍王咽了口唾沫,趴在地上一動不敢動。

李沖這個急啊,要知道召喚斗戰勝佛只有三分鐘,剛剛已經過去了一分鐘,要是不解決了這兩個妖怪,等這尊大神消失后,就有的他樂了。

「猴哥啊,你還是別低調了,直接宰了這兩個傢伙吧。」

斗戰勝佛一聽,撓了撓臉,道:「俺老孫現在是斗戰勝佛,不能輕易殺生。」

啥?

李沖哭笑不得,道:「猴哥,召喚你降臨可是花了我很大代價啊。」

斗戰勝佛眼珠一轉,嘿嘿笑道:「也是,雖然不能殺生,但打的它們無法還手還是可以的,等它們失去了反抗能力,隨你處置。」

李衝心中一喜,這樣更好,得到的獎勵就能全歸自己了。

可水龍王和天吳一聽,嚇的頭皮發麻,沒了反抗之力,豈不是任人宰割?

狠狠咬了咬牙,天吳和水龍王也不知道哪裡生出來逃跑的信心,轉身就跑。

水龍王更是激發了全部潛能,即便受了重創,也在地上爬行,至少它有著逃跑的信念。

「嘿嘿,如來的五指山俺老孫逃不掉,可俺老孫的金箍棒下,可從未有逃掉的妖怪。」

斗戰勝佛彷彿瞬移一般,瞬間出現在天吳的面前,一棒子下去,直接砸個半死。

十條觸手,皆盡粉碎,虎身也消失了一半。

可見這一棒子,有多麼恐怖。

又是一個閃身,一棒子砸在水龍王的身上,半個龍身化作虛無。

這兩次攻擊,都沒到一秒鐘就結束了。

上古之妖,天吳。

將級妖獸,水龍王。

全部失去反抗之力,都被斗戰勝佛扔在了李沖身前。

「大聖……饒命啊!」天吳和水龍王只有求饒的力氣了。

斗戰勝佛哼了一聲,轉而對李沖道:「小傢伙,它們兩個畜生就交給你了,俺老孫也算是完成使命。」

李沖大喜,感激道:「多謝猴哥。」

斗戰勝佛嘿嘿一笑,深深看了一眼李沖后,道:「俺老孫去也。」

隨後,消失於天地之間。

「猴哥真牛逼啊。」李沖望著消失的金色光影,暗暗佩服,不知何時他也能夠有這樣的實力。

望著已經死了大半的天吳和水龍王,李沖冷笑道:「你們不是都想吃小爺嗎?來啊,小爺站著不動讓你們吃。」

「叮……宿主裝逼成功,獲得60點裝逼值。」

水龍王和天吳徹底怕了,連忙求饒道:「天師爺爺饒命啊,天師爺爺饒命啊。」

李沖冷哼道:「饒命?你們先前一個一個的還說要吃本天師,還說讓沙河村的人都成為你們的食物,還說吃了所有的人類,怎麼現在不裝逼了?現在讓本天師饒你,沙河村的人會答應么?我們人類會答應嗎?」

水龍王和天吳都快哭了。

連忙道:「天師爺爺饒命,這都是胡亂說的,您不能信啊。」

李沖冷笑,手中九天鎮河棒用力一刺,水龍王慘嚎一聲,怒道:「士可殺不可辱,你要殺就殺,別侮辱我!」

天吳下意識看了一眼水龍王的屁股,臉都黑了。

這小子也太狠了吧,都……都出血了。

「好,既然你想死,那本天師就成全你。」說著,李沖手裡的虎魄刀直接向水龍王斬去。 羅陽苦笑。

要他一個人去對付那個陌生男,羅陽還真有點心驚。

畢竟交過手了,影拳占不了任何便宜。

再交手,多半又要被揍。

「花姐,大家一起努力才能成事,單靠我一個人,那怎麼弄?」羅陽笑道。

「呵呵,那個人只怕你!」花襲伊說道。

上次能死裡逃生,羅陽還心有餘悸。

誰能保證下次再遇到陌生男還能活下來?

諸天之最強主宰 羅陽說道:「這事一個人辦不成。得好好想個辦法。大家先休息一下,冷靜思考,看能不能想出一個可行的方案。三個小時之後再來這裡談。」

在酒店房間被驚嚇了,眾人在精神上都有些疲憊,確實要休息休息。

於是羅陽打電話給無為子,讓他找幾間房間給花襲伊等人暫住。

無為子雖想拒絕,但也沒那個膽。

待各人都回房間去了,羅陽決定去拜訪一道師太,向她打探使用混沌球的方法。

在眾人面前,羅陽不便聊這個話題。

「小莎莎,你留在這裡等我。我出去走走。」羅陽說道。

出了門,徑直去找一道師太。

來到一道師太下榻的精緻小旅館的房間門前,敲開門,來開門的是花兒,她對羅陽有點兒偏見,見是他來了,微微撅了撅紅唇。

「花兒小姐姐。」羅陽打招呼。

花兒翻了個白眼,不應聲。

進了房間,一道師太問道:「你來這裡幹什麼?」

自從見識過羅陽高超的醫術之後,一道師太對他刮目相看了。

羅陽說道:「師太姐姐,我早就仰慕七星洞了,聽我姐姐花姐說,七星洞非常厲害。我想拜你為師。」

一道師太婉拒道:「我跟你說過了,我不收男徒。」

收不收徒並不重要,羅陽只是想找借口來向一道師太打聽消息而已。

若不是師徒,忽然聊到那麼重要的物事,會惹起一道師太的懷疑。

見羅陽數次拿眼瞅了瞅花兒,一道師太一副洞若觀火的樣子,嘴角微微一笑。

「師太姐姐,你就暫時先收我為徒,算是半個徒弟,怎樣?」羅陽誠懇道。

「你的能力不在我之下,我沒有實力收你為徒,否則會耽誤你的前程。」一道師太說道。

此時若陡地聊到混沌球這事上,那又顯得太突兀了。

被一道師太看出羅陽此行是為了混沌球的事而來,倒不好。

羅陽只得又虛心道:「師太姐姐,那你要怎樣才能收我為徒?」

深埋 這時花兒冷笑道:「除非你能變成女人!」

這個要求也太刁難人了。

一道師太連忙說道:「不得不無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