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洞嗎,就算是黑洞依舊逃脫不了毀滅重生的輪迴。你,該進入餓鬼道!」平淡的表情,平淡的語氣,根本看不出她剛剛浪費了很多體力來破除黑洞。

飛快的動著手上的筆,柳的表情帶上了一點點的激動:「這招六道輪迴是根據佛教的六道輪迴來命名的。世間眾生因造作善不善諸業而有業報,此業報有六個去處,被稱為六道。六道分別是:天道,人道,畜生道,修羅道,餓鬼道和地獄道。之前的早前亞就是敗在人道上的。而且,接觸過六道輪迴的人,都不願意再回想起來,可見他的可怕。」

看著陷入餓鬼道幻象中的羽柴泉一,千姬沙羅抿了抿唇輕聲道:「舍此蘊已復趣他蘊。」即便她的表情很痛苦,但是千姬沙羅並沒有打算就此收手,很快的就結束了這場所謂的踢館比賽。

坐在地上喘息著,羽柴泉一狠狠地抹掉臉上的汗水,剛剛看見的東西真的是不願回憶。「混蛋!下一次,下一次我一定會破了你的餓鬼道!」

走到她面前,千姬沙羅向她伸出手,微微一笑道:「你本身也不差,黑洞這一招能拿下我兩局也是很不錯。羽柴泉一,成為我們的副部長吧。」說到這裡,她略微頓了頓,「我邀請你,進入網球部成為副部長,你的回答呢。」

狠狠的拍開她的手,羽柴泉一自己拍拍衣服站了起來:「我有拒絕的權利嗎?千姬沙羅,你個變態!那麼恐怖的招數你都能想到!和你的外在一點都不一樣!」

並沒有在意她的無禮,反而是說出了讓人更想打她的話:「可惜你沒有機會體會修羅道和地獄道,不然你會發現餓鬼道其實算是仁慈的。神佛並無情,只是有一顆憐憫的心而已。」拍了拍手示意所有人列隊,「現在,羽柴泉一成為我們的副部長,如果有不服可以挑戰。但是輸了就不要廢話!當然,如果你們有能力打贏她,副部長的位置就是你們的!沒有異議的話,今天就到這裡!解散!」

本來很滿意前一句話,后一句話她想了半天才反應過來:「千姬沙羅你個大變態!什麼叫不服可以來挑戰!!你解釋清楚!!」 在出學校的路上,幸村忍不住和另外兩個人討論著剛剛的比賽。回憶著剛剛的比賽,他一直都想不明白到底羽柴泉一看見了什麼才會露出那麼驚恐的表情,甚至還說是恐怖的招數。說到底,他還是很好奇的,而且非常好奇後面的另外幾道。

「千姬桑。」看見前方那個淺棕色長發的少女,柳出聲叫住了她。

停下腳步,略微側身不解的「看著」叫住自己的人:「你們是,男網部的人。找我有事嗎?」她本不是一個話多的人,知道這幾個人也不過是因為這三個人和自己做了相同的事情而已,所以略微有所耳聞,特別是中間那個比女生還要漂亮的少年。

「我是一年A組的柳蓮二,這兩位都是B組的,這是幸村精市,這是真田弦一郎。千姬桑,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簡單介紹了一下,柳立刻拿出筆記本記錄著。

「男網部的,三巨頭。柳君要問什麼?」手上的佛珠隨著她的動作發出清脆的撞擊聲,千姬沙羅並沒有拒絕他的要求,相反的她本身也有一點好奇男網部的這三位,能夠在一年級成為部長,實力定然不俗。

頓了頓,柳問道:「千姬桑的六道輪迴和佛教中的六道輪迴,善惡劃分是一樣的嗎?佛教中天道人道是善道,地獄道,餓鬼道,畜生道是惡道,修羅道則是出於中間。千姬桑的呢?」

「對我來說,善惡並沒有什麼影響。天道地獄道和修羅道是善三道,人道畜生道和餓鬼道則是下三道。不知道柳君還有什麼疑問?」善惡本就一樣,對於不同的人有著不同的理解,千姬沙羅是一個理性的人,也是一個冷漠的人,只要能夠取得勝利,任何招數都是一樣的。

「不,沒有了。多謝。」其他的資料,還是自己去調查比較合適。

看見柳問完了,真田跨了個大步站在她面前,認真的看著她:「我知道你很強,請你和我打一場!」

愣了下搖了搖頭:「抱歉,對於一個心境不寧的人,我並不想比賽。真田君,你的心境並不好,會輸的。」一個人的心如果不能平靜下來,就算他的實力再強大依舊會輸,而她最不喜歡和這類人打交道了,「據說真田君還會劍道,那應該知道,我所說的是什麼吧。」

沒想到一個第一次見面的人居然說出了和自己祖父一樣的話,而且對方還是一個女孩子,真田不免覺得有點丟臉:「我,我每天有打坐靜心的!」

有點出乎意料對方的回答,千姬沙羅淺淺的一笑:「打坐修身養性,,可是你光做到了打坐,並沒有做到靜心。真田君如果能夠靜心,那麼就不會和現在一般了。」衝動,熱血是好事。但往往越是高手就越安靜,就像他身邊那個一直保持著微笑的少年一樣,看不透徹。

「呵呵,弦一郎,千姬桑說的沒有錯呢,你還有所欠缺呢。吶,千姬桑,對佛教很是了解,是信仰佛教嗎?」很不給面子的在真田的傷口上灑了把鹽,幸村很滿意看到他尷尬的樣子,不過卻又很快的轉移了話題。

「對,我信仰佛教,同時也信仰我自己。佛經中有很多富有哲理的話語值得去深思。每當有所領悟就會發現自己的心境有所提升。同時佛經也是一個靜心的好東西。這串佛珠也是時刻提醒著我不要忘記保持內心的寧靜。」

看了看那串刻有六字真言的金色佛珠,柳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然後指了指對面的車站:「啊我要在這裡坐公車回家了,就先走一步。再見。」 等柳走後沒多久,在下一個路口的時候真田也告辭從另外一條岔路上回去了。之後順路的就只有千姬沙羅和幸村兩個人了。

「千姬桑的名字是沙羅,是根據沙羅雙樹而取的嗎?」突然想到對方的名字,幸村覺得身旁的這個女孩子好像周圍的一切都和佛有關,包括她那種淡然的心境也是神佛才會擁有的。

「嗯就是沙羅雙樹。也就是世尊釋迦牟尼在拘屍那城入滅的那棵樹的名字。我幼年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寺廟度過的,沙羅這個名字也是寺廟的大師為我取的。」對於自己的名字,她很是喜歡。沙羅雙樹,是一種非常漂亮的樹,只可惜日本的氣候並不適合這種樹的生長。

明白了名字的問題,幸村又想到了那個沒有從柳那裡得到答案的問題:「不過,千姬桑一直閉著眼睛,比賽時真的看得清嗎?」

「有些時候閉著眼比睜開看的更加清楚。」這個時候正好走到下一個路口,千姬沙羅終於要轉彎了:「幸村君,我要從這裡走了,再見。」

「啊,再見,千姬桑。」

之後因為都是網球部的原因,早訓時間也差不多,所以基本上每天都可以遇見,一來二去千姬沙羅和幸村,真田他們也算是熟悉了,可是她卻一直沒有答應真田提出比賽的要求,一直都是無視他。

櫻花的花期很短暫,短短几周已經凋謝了不少。靜靜的坐在櫻花樹下,千姬沙羅的腿上攤著一本《妙法蓮華經》,經書上散落著櫻花淡粉色的花瓣。微風拂過,櫻花雨紛紛揚揚,千姬沙羅略微抬頭「看著」頭上的櫻花,忍不住伸出手去接那些花瓣。

就像一副完美的畫卷一般。

這是真田看到之後的第一個想法,本來是想找她約比賽的可是看到這個場景之後他居然有一種不想過去打擾的想法。可是他未動,那副畫中的人卻先動了。清淡的聲音聽不出任何情緒,不知道是喜是怒:「真田,櫻花的一生很短暫,卻開的絢爛。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雖然聲音平淡,可是唇角那淺淺的笑容卻能告訴別人她現在的心情:「平淡的一生,毫無意義。沙羅雙樹開花的話,並不會比櫻花差的吧。」記憶中唯一一次看見過沙羅雙樹開花的場景,那是永遠無法忘記的美好。

從認識對方以來,真田基本上都沒有看見過千姬沙羅有過情緒的波動,永遠都是那種平淡溫和的樣子,彷彿什麼都包容一般,但是卻更像什麼都不在乎,就像幸村說的那樣如同高高在上的神佛。可是今天卻難得看見她打破平淡的面具露出真心的笑容。

輕輕撫掉經書上的花瓣,千姬沙羅站起身走向真田的方向:「也罷,今天我答應和你比上一場。希望你不要讓我太失望了。」難得擁有的好心情,連帶著語氣都變得有些不同。千姬沙羅那淡淡的歡喜情緒很快就消失了,心境也是一瞬間就平靜下來。她情緒的波動向來不大,也是少有,畢竟能讓她在乎的事情真的少之又少。

聽到千姬沙羅的話語,真田有點驚訝不過更多的是要打敗她的鬥志:「請放心!我一定會盡全力的!」 下午的社團活動時間,千姬沙羅也選擇在這個時間和真田打上一場,了斷了他的想法,以後就不用經常跟著她要求比賽了。熱血的少年有些時候還真的是不好對付呢,而她最不喜歡這一類人了,雖然熱血,但是大部分時候都是沒有腦子的。

戴好頭上的帽子,真田把手上的網球向地上彈了幾下,然後高高拋起,揮拍發球。球場另一邊的千姬沙羅雙目輕闔,不急不慢的上前回擊了這個高速發球,接到球的瞬間她微微蹙眉,不過只是一瞬間的事情而已。

男生和女生的差距有很多,特別是力量上面的差距,這種天生就有的差距是怎麼都沒有辦法彌補的。而真田因為練習劍道的原因,他的力量本就比一般人大上不少,所以對於千姬沙羅這種外表溫和的人來說,很不利。

幾球下來雙方都沒有的到什麼好處,但是真田卻因為比分一直相差不多略微出現了一點急躁的心裡。「侵略如火!」不打算在這麼一直無聊的糾纏下去,真田選擇開始攻擊。

「侵略如火這種球來對付一個女孩子真的合適嗎?」

「真田君也真是的。」

球場外圍觀的人嘰嘰喳喳的議論起來。不過球場上的千姬沙羅並沒有在意,她看不見真田身後幻化出來的火焰場景,她只知道這一球的力量有多強。稍微後退,雙手握住球拍豎於身前,千姬沙羅手腕上的佛珠隨著她的動作發出清脆的響聲。

看到這個變化的時候就連幸村也忍不住皺眉:「那是什麼,總感覺弦一郎的所有回擊都被她輕易化解了。特別是侵略如火那種爆發力的球。」和幸村說的一樣,真田的爆發回擊在過網的瞬間彷彿變成了平常的回擊,而千姬沙羅接起球來一點都不吃力。

「不動明王。」收回手看著網球在真田身邊落地,千姬沙羅這才開口解釋了剛剛的情況,「雖然還沒有完成還存在破綻但是對付你足夠了。這是一個防禦的招數,不管什麼樣的球到我這裡都會變成普通的球。」

這一招是她特有的防禦招數,但是現在還只是一個大概的輪廓,還沒有完全成功存在一定的缺陷,不過如果完善的好,那麼這一招絕對算得上是恐怖。

聽到這個答案,真田的臉色變了變。都這個樣子了,還叫存在缺陷!那完成品要多恐怖!要不要這麼嚇人!!

並沒有在乎真田的臉色,千姬沙羅彈了彈手中的網球,然後道:「既然輪到我發球了,那麼就看看你在餓鬼道能否堅持的住!」六道輪迴中的餓鬼道!

迎面而來的網球變化成餓鬼道中的妖魔,明明心裡知道自己身在網球場可是四周餓鬼地獄的場景卻是那麼的真是。這根本就不是一個普通的心裡暗示而產生的幻想,著分明就是出於餓鬼道中!

知道真田會選擇閉上眼睛不去看眼前的場景,千姬沙羅笑道:「就算你閉上眼睛,餓鬼道的景象依舊會出現在你的心裡。你,逃不掉的。就像沒有人能夠逃脫輪迴一樣。」就算是神佛,湮滅之後亦是要進入輪迴中的,誰都無法逃脫。

除非你比那些惡鬼還要強大,否則根本沒有辦法破解餓鬼道這一招。 再知道真田練習劍道的時候千姬沙羅就知道這一招困不了真田多久,被破掉也是意料之中。不過能夠困住他兩局倒是有點讓她失望。現在的比分是五比三,再有一局,千姬沙羅就贏了。

喘著粗氣盯著對面依舊淡然到眼睛都沒有睜開的少女,真田總算明白為什麼接觸過餓鬼道的人都不願意回憶起那個場景,就算是他明知道是假的可是還是忍不住會害怕。 頂流哥哥撿到我了 明明外表是人畜無害的樣子,可是卻擁有那麼可怕的招數,真是讓人難以想象。

「從餓鬼道出來的感覺如何?可是你別忘了,六道輪迴有六道呢,那麼真田喜歡食肉,對嗎?畜生道最合適你不過了。」來自被宰殺吃掉的動物們的復仇,真不知道真田能不能堅持到最後呢。

剛剛脫離餓鬼的幻影,現在又被那些發狂的動物包圍,就算是擁有再強大的心理承受能力,恐怕現在也是要崩潰的吧。不動明王加上六道輪迴,千姬沙羅拿下了這場比賽的勝利,後面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給真田反抗的機會。

收起球拍,千姬沙羅居高臨下的看著真田:「你的心不夠靜,不然也不會浪費那麼長的時間走出餓鬼道。真田,坐禪的時候請靜心吧。」解下手腕上的佛珠,重新拿在手上,千姬沙羅朝著幸村的方向點點頭然後回到了女子組的球場上,準備結束今天的訓練。

幸村上前拉起地上的好友,拍了拍他的肩:「好了,雖然比賽輸的有點難看,但是千姬的招數也有點出乎意料,光是一個六道輪迴就很棘手了,再加上一個不動明王,會輸也是正常的。之後好好訓練吧,弦一郎。」

也是因為這一場比賽的原因,真田之後也喜歡上了坐禪這個活動。靜心打坐,能夠提升自己的境界。真田家的老爺子也對自己孫子的變化感到驚訝,以往熱血好動的真田少年不知道受到了什麼刺激變得安靜,喜歡坐禪了。但是這個變化是好的!

那天之後他一直反戴的鴨舌帽被正著戴上了。千姬沙羅自己也不會想到,她本來只是想讓真田能夠安靜,卻沒想到自己培養出了一個大叔。之後有人問她當初如果之後會有這個結果,是否還會那麼說。其實吧,真田的變化還真的不能怪她,真的。

很快的,開學一個月過去了,立海大的校園內也恢復了平靜。網球部的正選位置也基本定下了。部長一年級千姬沙羅,副部長一年級羽柴泉一,雙打一組的二年級清源物美和清源物夏,雙打二組的一年級今川奈柰子和二年級北川小百合,以及一年級的遠藤希靜。今年一年級有實力的人還是很多的。

看著面前一排穿著立海大正選隊服的少女們,千姬沙羅點了點頭:「如今的你們成為了立海大的正選,也是在一群人中通過自己的努力一步步爬上來的。那麼,告訴我,你們的目標是什麼。」

「稱霸全國!稱霸全國!」全國冠軍聽上去真的很好聽,誰又不想成為全國第一?!男子網球部能夠得到的榮譽,她們女子組也不會差!

很滿意少女們的回答,千姬沙羅拍了拍手:「很好,我希望這不是一句空話。讓我看到你們的決心吧。下面進行各項訓練!全體跑步50圈!」 網球部的訓練照常進行著,千姬沙羅也在一旁打坐。這個時候一個突兀的聲音在球場邊響起:「沙羅大人!今天也請加油啊!沙羅大人!我愛你!!」這個女高音的出現,成功的讓千姬沙羅平淡的表情有了一絲的變化。

其實這個女生最近基本上每天都來一次,而且每次都要這麼引人注目可是她自己卻一點都不在意別人的目光。她是一年D組的木下美柚,一個出生於土豪世家的富二代,也是一個大膽開放的女孩子。結識千姬沙羅其實更是一場意外中的意外,意外到以至於千姬沙羅自己都有點後悔那天的舉動了。

那天放學她有一點事情就提前走了,沒想到在路上遇到了被小混混圍住的美少女木下美柚。本來本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想法,打算什麼都沒有看見的離開。可是那群小混混並沒有放過她的打算。說是因為她肯定是眼睛看不見,這樣的話就更加方便下手了。

於是千姬沙羅也被圍住了。千姬沙羅很無奈,千姬沙羅也很無語。為了不耽誤自己的時間,忍無可忍的出手教訓了幾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混混。其實她的柔道算不上多麼厲害,也只是跟著母親學過幾招而已,誰讓那些小混混太菜了。

就這麼連帶著救下了可憐兮兮的木下美柚,然後看著木下美柚太慘的情況下遞給她一包餐巾紙安慰了幾句,卻沒想到就是因為這麼一件小事,從而就被這個美少女賴上了。

根據木下美柚的說法,則是那天那個昏暗黃昏的下午,街上沒有一個人,她一個軟弱的少女被三個身強力壯的男子不懷好意的圍住。就在那群男子打算實施暴行的時候,千姬沙羅出現了。

那個如同神佛降臨一般的少女,神聖而莊嚴。很是輕鬆的解救她於水火之中,並且事後還很溫柔的安慰了自己。從那一刻起,她就覺得這個人是上天沒有拋棄她的證明,是特地來救她的!她一定要為這個人付出一切!

之後就有了每天到網球場上報道的一幕,同時千姬沙羅也有了屬於自己的後援團,而團長就是木下美柚。她可是砸了重金來組成的這個後援團,為了讓後援團統一,每個人都發了一個金色萬字元的吊墜,可見其的財大氣粗。

饒有興趣的看著外面的木下美柚,幸村靠在鐵絲網上調侃的看著千姬沙羅:「沒想到千姬居然男女通吃啊。感覺如何呢?我們的沙羅大人。」其實千姬沙羅的外貌並不算是美麗,只能算是很平常,但是就是因為她的眉目淡淡,再加上她那一身的氣質就顯得她很不平常。就是因為如此,她的人氣在學校並不低。

有點頭疼的扶額,千姬沙羅【讓我無語的敏感詞】乾脆放棄了打坐換了一個心境:「如果是幸村的話,我想你也會吃不消的。幸村你也是非常受歡迎的啊。」她喜靜,木下美柚又是那種活潑的美少女,充滿了朝氣。再加上木下美柚那個練習美聲用的女高音,千姬沙羅就更加難喜歡的起來了。

但是對於這種越挫越勇的人來說,她還真的是一點辦法也沒有,也只能一直頭疼著。這日子,何時才是個頭?!天知道現在才開學不久! 吹了一聲口哨,羽柴泉一一臉看戲的表情,還笑嘻嘻的朝著外面的木下美柚揮了揮手:「阿拉,我說,千姬你這個大變態居然還會有人喜歡啊,天天過來告白,你不表示表示?雖然對方是個活力美少女。」

用手指卷了卷自己淺藍色的捲髮,北條小百合剛剛結束了一輪訓練過來休息一下:「千姬也是一個有魅力的人,不像某些人一點都不優雅。嘖嘖,野蠻女。」對於羽柴泉一這個副部長,她可喜歡不起來,主要是羽柴泉一一點都不符合她的優雅淑女標準。

「喂,你說誰是野蠻女?!如果說野蠻,你的那個剛剛找到的搭檔才是野蠻女吧!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麼奇怪的物種,明明身體那麼小,力量大的嚇人。」吐槽的看了一眼北條小百合,羽柴泉一瞪了她一眼。

「咦?!你們是不是在說我的壞話?!」如同背後靈一般突然出現的今川奈柰子,把羽柴泉一嚇了一跳。

有點頭痛面前這群活躍的少女,千姬沙羅挑了下眉頭,站了起來:「既然你們都這麼閑,那麼今天的訓練再加一倍好了。精力太過旺盛可不太好,而且再過不久地區賽就要開始了。不加緊訓練,你們如何能夠獲得冠軍呢。」

本來還想說千姬沙羅是報復他們,不過在聽到後面這句話的時候,都沒有了聲音。他們在訓練的時候,別的學校也在訓練,如果自己不夠努力,如何去完成自己的願望?!

一句簡簡單單的話讓那群好動的少女安靜的回去訓練了,千姬沙羅終於可以安靜一會兒了。雖說她的是部長,而且實力算是比較強的,但是很少會有人看到她在學校訓練,一般情況下都是在一旁靜靜的打坐,或者閱讀一些書籍,如果別人不知道還會以為這裡不是網球場而是閱讀場所呢。

或許就是因為這個原因,甚少有人會認為她是女子部的部長,一般人都會覺得這麼文靜的女生怎麼也應該是美術部或者音樂部的,而不是運動系的。但是說句實話,她的美術,並不好,可以說她是抽象派的。

「千姬不去訓練真的可以嗎?據我的數據來說,羽柴桑的實力又有所提升了啊。」記錄完男網部的數據,柳又跑過來記錄女子組的。

撥動了一下佛珠,千姬再一次盤膝打坐:「有時候心境的提升也會帶動實力的提升,而且柳真的覺得我不會訓練嗎?」她會訓練,只不過是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練習,而且她的訓練要殘酷的多。

拖木下美柚的福,千姬沙羅原本常去訓練館給她全年金卡會員的待遇。雖說這種恩惠她不應該接受的,可是木下美柚根本就沒有給她拒絕的機會,連帶著在學校附近的一家網球訓練場也給正選們團了一個金卡會員。

面對大土豪,小平民們真的傷不起啊……

最終看了看時間,今天的訓練差不多了,千姬沙羅決定解散了。「啊,今天的訓練終於結束了,累死了……」毫無形象的今川奈柰子趴在羽柴泉一的身上,因為身高不夠整個人就像掉在對方身上一樣,有點搞笑。

扒了幾次都沒有把今川奈柰子這個萌蘿莉丟下去,最終羽柴泉一還是放棄了。輕笑著,清源物夏戳了戳自己的姐姐:「姐你看,奈奈子和泉一感情很好呢。我也要趴在姐姐身上~」說著就行動了起來。不過清源物美很不給面子的躲開了並且丟給她一個字:「重!」

「你說誰重呢!清源物美你給我解釋一下!!太過分了!」在追清源物美的時候,清源物夏撞到了喝水中的遠藤希靜,成功的讓水潑了一身。然後遠藤希靜炸了:「清源物夏!宰了你!」

有的時候太活潑了,也是會讓人頭痛的。 美術課上,再一次一臉淡定的把紙張揉成一團丟掉后,千姬沙羅無奈的放下畫筆決定放棄不畫了。她沒有美術上的天分,所以還是放棄比較好,不然總會給自己找麻煩的。至於美術最後的考核,這種事情之後再說吧,反正社團裡面北條小百合的水平還是很不錯的。

熬到了下課,千姬沙羅逃似的的走出了美術教室,然後遇到了之前的部長早前亞。略微欠了欠身千姬沙羅平淡的打招呼:「早前學姐,日安。」對於這個被自己打敗的人來說,她沒有任何的感覺,就是一個稍微熟悉一點的人而已。

同樣的,早前亞也不是一個記仇的人:「日安,千姬學妹。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你,成為部長的感覺如何?」

「還不錯,網球部的人都很好。」

「是嗎,那麼預祝你們今年能夠取得一個好成績。我還有課先走了。」

「那是自然。學姐慢走。」送走了早前亞,千姬沙羅皺了一下眉然後回到自己的班上準備上下一節的數學課。隨著期中考試的臨近,地區賽的開始也沒多遠了,一般來說期中考試結束沒有多久就是地區賽開始的時候。千姬沙羅不由的想著自己最近的訓練是不是有點不足。

撥弄著手上那一長串的佛珠,千姬沙羅這才讓心中那一點的不平靜消失。不管之後如何,她自己首先不能亂掉。不過也就是從這一點看得出來,她自身還是需要多加鍛煉的。

破天荒的今天沒有給網球部增加訓練量,而且還是準時讓她們走了,這讓很多人覺得奇怪,不過對此的解釋就是快考試了讓她們有時間回家好好複習別讓成績太難看。然後只是和還在訓練的幸村真田他們打了一聲招呼就自己先走了。

回到家裡的時候,家裡依舊是沒有人,桌子上的便簽還是兩天前留下的。她的父母常經常不在家裡,基本上都是隔一段時間回來一次,然後又默不作聲的消失了,對此她也已經習慣了。

丟下書包拿著網球包她再一次出了門,目的地是訓練館。在自動發球機前,千姬沙羅把自己那頭長發紮上,然後帶上了阻礙聽力的耳罩。放棄五感這是她獨自練習時經常做的事情。從一開始被網球砸的一身傷到現在能夠輕鬆的回球,都是她一點點練出來的。

從心去看這個世界,她的網球也是用心去打的。兩球連發,這一輪下來,她沒有漏掉一球,看樣子今天的狀態還是可以了。剛剛摘下耳套就聽到身邊有人鼓掌:「哇!好厲害!真的好厲害!啊,你是,千姬沙羅?!」

沒想到在這裡居然還會遇到認識自己的人,千姬沙羅不免有點意外:「你是?」

「嘿嘿,我是c組的丸井文太啦。千姬桑那麼有名,學校裡面很多人都認識你,別說你還有那麼厲害的後援團。不過,千姬桑你的網球真的好厲害!告訴我你是怎麼練出來的,感覺超級帥!」

知道是同校的同學,千姬沙羅頷首,然後走到一邊進行短暫的休息:「我的方法並不適合你。」她的球風太過安靜,訓練方法也過於殘酷,這樣的方式並不適合丸井文太這種天真的人,「不過你以後也會找到屬於自己的一個方法。」

「雖然是這樣說,可是我的體力一直練不出來。而且幸村他們真的太強了,我要什麼時候才能成為正選啊,感覺好遙遠啊。」不滿的抱怨著,丸井文太有點喪氣。

原來還是網球部的非正選。「不會的,體力上總會有辦法的。而且,丸井君可以考慮一下雙打,找到合適的搭檔以後就會有辦法彌補自己的不足了。要不要打一場?」

「雙打……唉?!千姬桑,好啊,來打一場。」也是因為這句話,丸井文太走上了屬於自己的雙打道路,雖然一開始根本找不到人就是了。 第二場雙打結束之後,千姬沙羅微微皺眉轉頭「看著」走下場的北條小百合:「北條,你的體力還有有所欠缺,後半場都是今川給你支撐的。同樣的,今川,你的速度不足,後期還要訓練!」

這一場雙打她們輸給了男網部,和清源物美清源物夏這對雙胞胎雙打比起來,北條小百合和今川奈柰子這一組還有很多的不足,這樣的不足在以後的比賽上是致命的。而她絕不允許這種能夠彌補的不足出現在賽場上。

說來今天真田和羽柴泉一不知道是不是提前商量好的,說要進行一場友誼訓練賽,看看同樣經過換血的兩個網球部那個實力更強一點。幸村他們居然同意了,而她居然是最後一個知道的,雖然被隱瞞在最後,但是為了網球部考慮她還是同意了。

看著垂頭喪氣的今川奈柰子,幸村一直笑眯眯的表情終於稍微變了變,他怎麼都不會想到今川奈柰子那個身高才一米五左右的蘿莉居然能夠打出那麼暴力野蠻的大力球來!說出去誰都不會信啊!這完全和她的體型完全不搭的好嗎!所以說少女,你到底是吃什麼長大的?!還是說你是什麼新奇的物種啊!

在眾人詭異的驚訝目光下,今川奈柰子一點形象被毀的自覺都沒有,反而哀嚎一聲:「腿短又不怪我!好嗎!」因為腿短,所以速度不足也不是她的問題啊!她也想長高啊!在一堆人當中,就她最矮了!她的心理陰影也是很大的好嗎!

反而是北條小百合頭疼的揉了揉,也虧她多年的淑女教養在極度脫力的情況下還能夠保持淑女坐姿,並且非常有禮儀的點頭:「是,我以後會注意這方面的練習。」和清源姐妹不同,她們這一組雙打一個走力量體能路線,一個則是技巧速度路線,互相彌補了不足,可是最後還是能輸也不怪千姬沙羅會這麼說了。

看捂著唇偷笑的清源物夏在一邊說著風涼話:「有時候雙胞胎的默契還真的是很奇特啊,姐姐你說是不是?」

不反對的點了點頭,清源物美側頭看了一眼剛剛和她們比賽並且被從頭耍到尾依舊分不清誰是姐姐誰是妹妹的對手,她笑的那叫一個燦爛。

之後單打三的比賽是柳對上遠藤希靜。柳擅長的是數據網球和他精準的計算能力,而遠藤希靜同樣也是擁有計算能力並且擅長隱藏的人。按照千姬沙羅他們的話來說:遠藤是一個非常可怕的人,恐怕也是有她自己知道自己在算計著什麼吧。

一上場,遠藤希靜就給了柳一個下馬威:「柳君,剛剛呃發球只是開始。如果柳君想要我的資料,那麼我只能說抱歉,因為就連我自己都不清楚我自己的資料。」

盯著球場上已經開始的兩個人,真田問出了一個所有人心中的疑問:「千姬,遠藤桑的網球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回答他的並不是千姬沙羅,而是羽柴泉一。盯著那個沉默冷靜的少女,她勾起唇角笑道:「她啊,我寧願惹怒千姬這個大變態也不願意去觸碰遠藤的底線。遠藤的網球誰都沒有看透過。她這個人永遠都是在算計別人也算計自己,是一個非常難纏的人。如果得罪了她,那麼就等著來自四面八方的報復吧。」

一直盤膝打坐的千姬沙羅動了一下手上的佛珠,突然淡淡的說了一句讓所有人都驚訝的話:「遠藤這一局,必定會輸掉。她太能算計了,但是往往都是因為一個小細節而毀掉一個完美的布局。她,還是不夠。」 最後真的被千姬沙羅說中了。前半場柳一直被遠藤希靜死死壓制住,她的蜜蜂一直干擾著柳對於數據的收集,而且不斷的給他製造麻煩。同時,水晶網這一招從開始比賽的那一刻就一直在布置著,遠藤希靜就像網裡等待著食物落網的蜘蛛。

後半場因為對於布局太過有自信,導致了她的自大。從而讓柳有了翻盤的機會,一下子讓局面一邊倒在根本就不給她反應的機會的情況下結束掉了這場比賽。

看著走下場的遠藤希靜,羽柴泉一拿著網球拍迎了上去:「嘖,遠藤,輸得太難看了啊。連翻盤的機會都沒有呢。」

揮開羽柴泉一伸過來的爪子,白了她一眼:「嘁,不用你說!你倒是別輸的太難看了!哼。」然後走到千姬沙羅面前略微彎下腰,「抱歉,我輸了。之後我會改正自己的不足,不會再有下一次了。」

「知道就好,回去自己接受懲罰。羽柴說的沒錯,太難看了。」聽不出喜怒的語調反而讓遠藤希靜心中更加不安了。千姬沙羅一向是看不出喜怒的,不管是什麼時候她的語調和表情永遠都是平平淡淡,彷彿這個人就天生沒有脾氣一般,可是熟悉的人都知道千姬沙羅並不是如外表那樣,只是她一旦生氣起來是非常恐怖的事情。

頓了頓,不再多話現在說得多了反而會讓她生氣:「是,我知道了。」

看到這邊的互動,柳有點詫異女子組這般的嚴格,畢竟男生和女生之間就有著與生俱來的差距。忍不住開口想要替遠藤希靜說幾句話:「遠藤桑的實力並不差,用不著……」

話還沒有說完就被一邊的清源物美打斷了:「輸了就要接受懲罰,這是規矩。不管什麼理由。」冷漠的掃了一眼遠藤希靜,那種眼神根本就不是在看一個隊友,「輸了就是輸了,不需要找借口。況且,遠藤的失誤還是致命的。」

本來還想再說幾句,可是看到她們的眼神后,柳還是選擇了閉嘴。到是幸村突然開口:「柳,這是她們的規定,而且我也不認為這個規定有什麼問題。以後,網球部的部規再加上一條吧。」輸贏本來就是非常簡單的,也不需要任何理由來辯解,他並不覺得女子組有什麼問題。

之後是真田和羽柴泉一的比賽。經過一段時間的訓練羽柴泉一有了很大的提升,而真田在聽了千姬沙羅的建議之後也有了明顯的進步。這一局,鹿死誰手還是個未知數。

這一局是真田的發球局,聽過立海大三巨頭名號的羽柴泉一一開始就打起來十二分的警惕,一上來就是一個大力回球,直接給真田一個下馬威搓搓他的氣勢。

接到這一球的時候真田的內心是怎麼也想不到的。沒想到女子組除了今川奈柰子那個偽蘿莉之外,還有這麼一個力量型的選手。好嘛,就算真田練過劍道力氣比一般人都大上一些,結果還是被這一球打的球拍都飛出去了。

「宇宙大爆炸。到現在除了千姬大變態和奈奈子這個偽蘿莉以外,還真的沒有人能夠接的住。」宇宙大爆炸不光力量大,和今川奈柰子那個偽蘿莉純力量的海嘯不同,這一招還有高速的旋轉,能夠接得住才奇怪呢。她可還是技巧性的選手的說。

聽到這個今川奈柰子不滿意了:「喂!你說誰是偽蘿莉了!你這個野蠻女!寶寶本來就是萌萌噠的真蘿莉好嗎!你就是羨慕嫉妒恨!哼!」

剛剛被今川奈柰子那個純力量的海嘯打飛球拍的男孩子默默捂臉。好一個萌萌噠的真蘿莉,力量大的可怕了好嗎。蘿莉一詞真的要重新定義了,虧他一開始還覺得對方是一個小女孩不想下重手,結果……

默默撿回球拍,真田的內心也是崩潰的。天知道為什麼立海大會有那麼多大力氣的女生啊!都吃了大力丸了嗎!除了今川奈柰子那個偽蘿莉,還有羽柴泉一這個野蠻女之外,清源物夏那個文藝少女也是個力大如牛的存在啊!

太可怕了!現在轉學還來得及嗎! 看到真田略微變黑的臉色,羽柴泉一反而是笑嘻嘻的對著他吹了一個口哨,然後向千姬沙羅的方向揮了揮手,之後又把目光放在了幸村身上:「喲,我說美少年部長,你家副部長的力氣還不如女生喲~」

保持微笑的嘴角抽搐了幾下,幸村真的很想掀桌:「弦一郎的訓練你的訓練還需要加強啊。」其實他也很想問,羽柴泉一到底是吃什麼長大的,不光是技巧型同時還是力量型,這是要逆天嗎!

之後又是連著幾個宇宙大爆炸,成功的讓真田的雙手發抖了。不過同樣的,羽柴泉一的手也有些發紅,那種大力球暫時打不起來了。拿下了第一局之後,羽柴泉一轉了轉手中的網球拍,勾起一抹壞壞的笑:「啊哈,真田君,下面才是遊戲真正開始的時候啊,剛剛不過是熱身運動而已,你,還堅持的住嗎?」

被這麼一問,真田抬手壓低了帽檐略有點不爽:「有什麼招數儘管拿出來吧,不需要藏著!」剛剛被對方很輕鬆的就打回侵略如火的時候,他就知道對面的這個女生並不比千姬沙羅差到哪裡去,想要贏,並不容易。

之後的其徐如林和不動如山也被羽柴泉一用黑洞這一招打了回來,雖然羽柴泉一也沒討到什麼好處。看了看手中的黃色網球,真田皺了皺眉頭,現在的比分是4:2,羽柴泉一領先了不少,他不能在輸下去了。

撥了撥額頭前細碎的劉海,讓汗水不至於黏住頭髮,羽柴泉一依舊是一副隨性的樣子:「喲西,真田君我勸你還是不要白費力氣的好。黑洞這一招我完善了不少,就算是千姬變態也不能隨便破解了喲~智慧的少年是會認輸的呢~」

「開什麼玩笑!」怒吼一聲,真田攥緊了網球然後一個拋起揮拍的高速球從羽柴泉一的臉頰擦過去直接砸在地上,發球得分,「我才不會認輸!」

看到這個場景全場安靜了,這個時候北條小百合默默的閉上了眼睛:「真田居然敢打她的臉,天吶……下面的場景我都不忍心看了。」

用手背擦了擦剛剛被網球擦過的地方,羽柴泉一啐了一口,唇角的笑變得有點邪惡:「居然敢打我的臉!活得不耐煩了!真田弦一郎,做好死亡的準備了嗎?!在黑洞的大爆炸中滅亡吧!」

這個時候的羽柴泉一完全變了一個人,如果說剛剛還是一副漫不經心嘻嘻哈哈玩鬧的樣子,現在的她已經真的認真而且生氣起來了。如同炮彈一般轟炸著真田的網球,讓他有點措手不及。那些球不光力道大,而且速度也是極快的。

看到真田這麼狼狽,柳在心中默默地祈禱:「根據調查,羽柴泉一是一個非常注重外貌的人,她的臉是她用來耍帥勾搭萌妹子的最佳武器,所以保護的很好。以前有人誤傷了她的臉,然後她就把那個人打成了重傷。不得不說真田他,踩中地雷了。」

淡淡的嘆息一聲,千姬沙羅自己都覺得有點無奈:「羽柴,夠了,收手吧。」這個時候能夠阻止她的也就只有千姬沙羅了。在這麼被轟炸下去,真田的手非受傷不可,而且她的手也堅持不了多久也會受傷的。 高高的跳起,然後狠狠的將球砸向真田的臉頰出,從那裡擦過去砸向地面。就是報復剛剛他那一球給她的傷害。6:3,比賽結束,真田被暴怒下的羽柴泉一打的很是狼狽,不過他也知道了某些人的臉很重要,傷不得。

架起球拍,下場之前還惡狠狠的瞪了一眼真田:「我雖然在生氣,但是下手還是知道輕重的。回去用冰敷一下,休息一會兒就沒事了。讓你打我臉!下次我砍死你!」說著還用網球拍做出揮刀一樣的動作嚇唬著真田。

沉默了一會兒,真田欠了欠身:「抱歉,下次我會注意的。」下次就算打死他他也不會弄傷羽柴泉一這個野蠻女的臉了!天吶實在是太恐怖了!為什麼立海大的女生都這個可怕!真的還是女生嗎!

下了場活動了一下脖子,弄的骨頭嘎噠作響了幾聲之後,才慢慢悠悠的把球拍丟到一邊:「千姬大變態,我贏了!下一場你可別輸的太難看啊,畢竟對方可是擁有神之子稱號的人啊。」隨著幸村在學校的名氣越來越大,他的外號也一個比一個好聽,特別是神之子這個稱號。

從容的站起身拿起身邊今川奈柰子遞過來的網球拍,千姬沙羅像是沒有聽到羽柴泉一的話轉過頭「看著」一旁的幸村:「神之子啊。走吧,幸村。」微風將那頭淺棕色的長髮帶出一個美麗的弧線,千姬沙羅就這麼淡然的走到了賽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