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我還以為你會說我不好看呢……」何雪梅聽到葉星辰的讚美,心中也是一陣莫名的歡喜,臉上更是綻放出燦爛的笑容。

「哈哈,怎麼會呢,不過要是你你的咪咪再大一點,那就更完美了?」葉星辰說的可是實話,要是何雪梅的胸部再豐滿一點,那絕對也是校花級別的美女。

「你……」何雪梅本來還很開心,哪裡想到葉星辰會忽然這麼說,心中一陣氣氛,正要反駁,卻被葉星辰打斷。

「不過沒關係,大不了以後我犧牲點時間,幫你按摩按摩,最多一個月,那兩塊小蜜桃就會完全的成長起來,放心,我們這麼熟,我不會收你一分錢的,要不現在先幫你按摩按摩?」葉星辰臉上掛著壞壞的笑容,說話間更是伸手朝何雪梅的胸前探去。

「你無恥……」何雪梅氣得渾身發抖,口中嬌喝一聲,身子更是朝後退去。

「嘿嘿,和你開個玩笑而已,用不著這麼害怕吧?」葉星辰哈哈一笑,卻沒有注意到每次見面,他都會氣得何雪梅夠嗆。

「哼……」何雪梅眼見葉星辰收回了那隻魔爪,才放下心來,更是重重的冷哼了一聲。

「呵呵,不過說真的,你咪咪的確小了一點,要不要我送你一套豐胸內衣?保證一個月內豐滿起來……」葉星辰眼見何雪梅沒那麼生氣,再次調侃道。

「你……」何雪梅快氣得七竅生煙。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找我有事嗎?」葉星辰哈哈一笑,他發現逗逗何雪梅真的很好玩。

「還不是你說的去蜀地旅遊的事情,真的要請那麼多人嗎?我大概算了一下,僅僅是來回的車票都……」

「車票?我們是坐飛機去……」葉星辰聽到何雪梅說車票兩字,打斷道,開玩笑,要是坐火車其來回就要三天,還怎麼玩?

「啊,坐飛機?我還沒坐過呢,而且那費用似乎更貴……」何雪梅面露驚訝之色,更是一手捂住自己的嘴巴。

「放心吧,我已經找到贊助商了,不用花一分錢的。」葉星辰知道何雪梅擔心錢的問題,索性直接告訴她。

「噢,這樣啊,那什麼時候出發?我好通知他們?」何雪梅聽到有贊助商,放下心來。

「明天上午十點在校門口集合吧,你通知他們就好了,對了,學生會有沒有美女啊?」葉星辰臉上再一次露出了壞壞的笑容。

「你這色狼,整天就知道美女,你要是這樣下去以後怎麼帶領學生會走向輝煌,今天晚上有空吧?有空的話去我家坐坐吧?」何雪梅很多時候對葉星辰實在很無語,明明就是一個好人,可表現出來的卻總是那副弔兒郎當的樣子。

「厄?去你家?難道你愛上我了?」葉星辰一愣,滿口胡扯。

鐵雪雲煙 「鬼才愛上你了,還不是我母親說你幫了我們這麼多,讓我請你去我家做客,好報答報答你……」何雪梅翻了一個白眼,一副你想得倒美的神情,可心跳的速度卻不知不覺加快起來。

「厄,報答就算了,要是你以身相許的話還可以考慮下……」

「你……你不去就算了,哼……」何雪梅終於忍無可忍,轉身就要走。

「呵呵,是你做飯嗎?」葉星辰眼見何雪梅可能真的要生氣了,語氣一松,不再調侃。

「嗯……」何雪梅點了點頭。

「那走吧,我很早就想再嘗嘗你的手藝了……」葉星辰微微一笑,率先朝校外走去,何雪梅眼見葉星辰答應,臉上也露出了甜蜜的笑容,對於葉星辰剛才的調侃,似乎早忘得乾乾淨淨。

再一次來到自己曾經所居住的公寓樓,葉星辰發現裡面收拾的乾乾淨淨,比起自己當初一個人住的時候不知道整潔了多少倍,心中暗暗讚歎何雪梅母女的賢惠。

「對了,學姐,阿姨呢?」葉星辰發現屋裡空無一人,不由的開口問道。

「我也不知道呢,我打個電話問問吧……」何雪梅說著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接著隱隱傳來了張秀芬的聲音。

「她說她正在商討拆遷房的事情,要晚一點回來,算了,你隨便坐坐吧,我先去做飯……」何雪梅打完電話,朝葉星辰說道。

「嗯……」葉星辰點了點頭,心中卻一陣偷樂,不回來更好,孤男寡女的,要是發生點什麼也不能怪自己。

望著何雪梅那纖細的身影走進廚房,一種熟悉的感覺油然而生。

是的,那是一種溫馨的感覺,一種家的感覺,只有慕容蓉在的時候才會有這樣的感覺。

一想到慕容蓉,葉星辰的心裡就是一陣難過,不知道她在美國過得怎麼樣了?一定很想念自己吧?

自己還有那麼多朋友在身邊,可她呢,除了母親外再沒有一個朋友,想到慕容蓉一個人孤苦伶仃的守候兩人的愛情,葉星辰心裡又覺得一陣愧疚。

他有的時候覺得自己很愛很愛慕容蓉,覺得自己的世界只要有慕容蓉在就已經滿足,可有的時候又覺得這遠遠不夠,對於自己喜歡的女人,總有一種佔為己有的想法,不管是蘇姍,還是李筱婷,又或者東方藍洛,甚至是還在廚房的何雪梅,自己也有一點心動。

為何會這樣呢?葉星辰想不明白,也不想去想,這個世間本來就存在很多矛盾,有的更是無法解釋的矛盾,與其挖空心思卻細想問題的答案,不如好好的享受該有的生活,一切順其自然就行了,何必去強求那麼多?人活著,開心就好,不是么?

不一會兒,何雪梅已經做好了飯餐,這倒是讓葉星辰暗暗讚歎一番,這妮子不僅飯菜弄的好吃,速度也這麼快。

或許只有兩個人的原因吧,何雪梅只做了三菜一湯,兩人坐在飯桌前,顯得有些冷清。

「你要喝點酒嗎?」何雪梅知道現在的男孩子都喜歡喝酒,所以開口問道。

「呵呵,你要是陪我喝的話我就喝點……」葉星辰微微一笑,目光卻不由自主的瞟向了何雪梅的胸部,雖說她的胸部並不豐滿,但所穿的那件圓領短袖領口太大,此時身子又微微向前弓著,從葉星辰的角度望去,正好能夠看到裡面的春景,只是由於咪咪太小的原因,只能夠見到白色的引誘花邊的棉質胸罩。

「可我從來沒有喝過酒啊?」何雪梅原本也只是隨便問問,卻沒想到葉星辰會這樣一說。

「那就算了吧,吃飯……」葉星辰也不強求,拿起筷子就要開始夾菜。

「算了,看在你幫我們這麼多的份上,我今天就陪你喝一次吧,不過可不要灌我酒噢……」何雪梅見到葉星辰那淡淡的神情,還以為他生氣了,乾淨站了起來,朝冰箱走去。

葉星辰也沒有拒絕,這麼熱的天,喝點冰凍啤酒也算是個享受。此時,何雪梅來到冰箱前,可能啤酒放在下面的原因,她不得不弓著身子,而她身上的那件裙子本來就很短,這樣以來,整個秀美的大腿都暴露出來,借著明亮的燈光,葉星辰甚至能夠看到裡面的白色小內褲。

咕嚕……

葉星辰暗暗吞了口口水,心中暗暗驚嘆不枉此行,正想著要是一會兒趁著酒意佔點便宜什麼的,手機鈴聲卻忽然響起。

拿起一看,是黃奕菲打來的,趕緊走到一旁接起了電話。

「喂,有事嗎?」葉星辰知道一般這個時候黃奕菲是很少給他打電話的。

「星辰哥哥,我爺爺現在不行了,我現在正趕回家裡,今晚不回家了,可能明天也無法去蜀地了,你要好好照顧自己,知道嗎?」 影帝大明星 電話那頭傳來黃奕菲略帶悲傷的聲音。

「厄,我會的,菲菲你也不要想太多,好好回家陪陪爺爺……」葉星辰柔聲說道,心中卻一陣鬱悶,菲菲走了,今晚自己且不是要一個人過夜嗎?

「爆發十萬,求鮮花」 「怎麼了?家裡有事嗎?」何雪梅拿來了兩瓶啤酒,微笑著說道。

「厄,沒事,平時你們也喝酒嗎?」葉星辰開口問道,在他想來,何雪梅家裡應該不會準備啤酒才是。

「沒啊,只是我媽這幾天不知道發了什麼瘋,不但讓我好好的打扮,還讓買了一些啤酒回來,說你來的時候好喝……」何雪梅老實答道。

「呵呵,你媽不會想招我做女婿吧?」葉星辰微微一笑,隨意的說道。

「你可不要亂想,我媽才不會喜歡你這種人做女婿呢?」何雪梅一聽到葉星辰這麼一說,臉蛋一紅,心跳更是急速加速,雖說她不認為自己的母親會那樣想,可母親這段時間老是在嘴裡提到葉星辰,老是說他的好,現在細想下來還真有那個意思也說不定。

「哈哈,你媽不喜歡無所謂,你喜歡就行了……」葉星辰眼見何雪梅臉蛋一紅,又開始調侃起來。

「你這麼色,誰會喜歡你啊……」何雪梅心跳速度更快,全身更是一陣燥熱,一張紅得像個熟透的蘋果,讓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嘿嘿,男人好色,英雄本色,男人不色,純屬虛設,這個世界上有哪個男人不色?算了,和你說這些高深的問題你也不懂,來,喝酒,為了明天的蜀地之行乾杯……」葉星辰說話的同時,已經從何雪梅手中奪過了啤酒,拇指一彈,啤酒蓋直接彈射而起,看的對面的何雪梅心裡驚嘆不已。

何雪梅想要找話反駁葉星辰,可自己想想也對,現在的男人又有哪個不色呢?眼見身前的葉星辰直接舉起啤酒瓶就開始喝,也跟著舉起另一個酒瓶喝了起來,可剛剛喝了一口,就差點噴了出來,眉頭更是緊緊皺在一起。

「怎麼這麼難喝?」

煙鎖相思殤紅塵 「難喝么?是你沒有喝習慣吧?要是實在不想喝就不要喝了,一起給我吧……」葉星辰喝完一口,開口說道。

「不要了,反正明天不上課,就陪你喝一瓶……」何雪梅生性倔強,哪裡那麼容易肯放棄,又舉起酒瓶喝了一口。

「呵呵,你就不怕一會兒喝醉了我對你做點什麼么?」葉星辰將酒瓶放在桌上,拿起筷子,夾起了一塊排骨,啃了起來,吃何雪梅做的飯菜,絕對是一件享受。

「我知道你不會的,而且一瓶酒也未必能讓我喝醉?」何雪梅說話的時候,眼中露出了堅定的神色,其實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何會對葉星辰這個外表好色的男子那麼相信。

「嘿嘿,那可未必,你這麼漂亮的女孩子是個男人都會動心的……」葉星辰壞壞一笑,腦海中卻浮現出何雪梅那白色的小內褲,還有那雙修長的美腿,要是能夠摸一摸,那該多好。

「反正我就是不信,吃菜吧,不然一會兒都涼了……」

葉星辰沒有再多說什麼,手中的筷子連連閃動,不一會兒的功夫,桌上的菜已經解決了一大半,而他手中的啤酒也早已經見底,自己又從冰箱里拿了好幾瓶,也全部喝完,第一次喝酒的何雪梅竟然也把那瓶啤酒喝完,臉上泛起了兩朵紅雲,眼神也是一片迷離。

「你似乎喝醉了?」葉星辰眼見何雪梅把最後一口酒喝完,開口說道。

「我……怎麼會喝……」何雪梅很想說我怎麼會喝醉,可最後一個字還沒說完,整個人就乾脆的倒在桌上,沉醉不醒。

「哎,我早就說過了,你要喝醉了,還就是不信……」葉星辰看著呼呼大睡的何雪梅,淡淡笑道,卻沒有上前扶起她的意思,依舊自顧自的吃著桌上的飯菜,直到將所有的菜和酒全部解決后,才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來到了何雪梅身邊。

「喂,醒來了,再不醒來我要非禮你了噢?」葉星辰伸出右手,輕輕的拍了拍何雪梅那還泛著紅雲的臉蛋。

可惜何雪梅除了呼吸聲音外,連哼都沒有哼一聲。

「哇靠,你不會真的醉得不省人事了吧?才一瓶酒呢!」葉星辰嘟囔了一句,可惜何雪梅依舊毫無反應。

「你再不起來我要摸你咪咪了哈?」葉星辰出聲威脅,可惜一切如舊。

「奶奶的,不給你點顏色看看你不知道好歹……」葉星辰手中說著,卻是伸出右手滑向了何雪梅的胸脯,一直從領口伸了進去,眼看就要摸到那兩塊小球,可何雪梅依舊沒有醒來的意思。

算了,乘人之危可不是我的作風,先抱你回房吧,到了最後關頭,葉星辰卻是停了下來,自己雖然好色,但可不能做出這等禽獸不如的事情。

一把抱起了何雪梅就朝她的房間走去,來到了床前,那還是自己以前所睡的房間,除了床單和被褥變了之外,其他的竟然都沒有改變。這倒是讓葉星辰暗暗有些吃驚。

將何雪梅輕輕的放在床上,又親自為她脫去了腳下的涼鞋,更趁此機會好好的欣賞了裙子下面的一片春光。

咕嚕……

葉星辰又暗暗吞了口口水,思量著要不要趁此機會做點什麼?

操,老子怎麼能夠乘人之危呢?再說了,這妮子胸脯這麼小,做起來也沒意思?

心中狠狠的鄙視了自己一番,站起來看向何雪梅,只見她她依舊睡香甜,紅潤的雙唇輕輕張合,似乎在說著什麼,可惜聲音太小,聽不清楚,而她的臉蛋一陣紅暈,長長的睫毛更是輕輕抖了抖,說不出的可愛。

心中忽然湧出一股無名的衝動,俯下身子,在何雪梅的額頭親親一吻,接著才站起身來,轉身離開了自己的房間,又輕輕的將房門帶上。

卻沒有注意到何雪梅那一直緊閉的雙眸微微睜開,目送著他離開,而她的嘴角,卻浮現出一絲淡淡的笑容,那是幸福的笑容。

何雪梅雖然喝醉了,但意識其實還很清醒,只是覺得四肢無力,特別疲乏而已,原本以為葉星辰會趁此機會佔足她的便宜,卻沒想到最後竟然什麼都沒有做,這讓她心中倍感溫馨,說明自己沒有看錯人,而且葉星辰最後的那一吻更讓她甜蜜異常,他也喜歡自己么?如果不是喜歡,他為何要吻自己?

何雪梅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上了葉星辰,只是平時的時候經常響起葉星辰,很多時候都忍不住想給他打電話,可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而兩人見面的時候卻大多數在頂嘴中渡過,只感覺他特別的討厭。

她分不清自己的感情,更分不清葉星辰心中的想法,只是感覺額頭的那一吻是那般的溫馨,那般的溫存,神識也開始逐漸的迷糊,最後終於沉沉的進入了夢鄉。

夢裡,她來到了一個世界,一個只有她和葉星辰的世界,在那裡,他們一起歡歌,一起玩耍,一起看日出,一起看日落,一起……

葉星辰不知道何雪梅會有那麼多的一起,他還在為自己剛才那莫名的一吻感到疑惑,自己為何要吻她呢?難道自己喜歡上她了?絕對不可能,那丫頭咪咪那麼小,可不是自己喜歡的類型,算了,親也親了,反正她也不知道,閃人……

葉星辰心中暗暗罵了一句,卻是將碗筷收拾趕緊后才返回了自己家裡,望著空空蕩蕩的房間,腦海中再一次想起了遠在美國的容蓉,不知道此時的她在做什麼呢?

第二天早上,乃五一大假,也就是一行人前往蜀地的大好日子,葉星辰早早的爬起來,將早已經收拾好的行李包一背,就沖了出去,剛剛出門,就見到余小琴穿著一件黑色的低胸長裙,露出一道深壑的溝壑,一頭捲髮盤在腦後,提著一銀白色的手提包從家裡走了出來,見到葉星辰,臉上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星辰,今天不上課,怎麼不多睡一會兒?」

「嘿嘿,今天班上要去蜀地旅遊,你這麼早去哪兒?」葉星辰眼見余小琴如此性感,體內一股熱血衝動,不知道為什麼,每一次看到余小琴他都會感覺熱血澎湃,暗暗後悔昨晚為什麼不去找她。

「還不是商鋪的事情,我已經聯繫好劉雨婕了,一起去那看看,爭取五一后能夠開始營業……」余小琴自然注意到葉星辰看向自己的目光,心裡一陣甜蜜,能夠得到心上人的欣賞,那可是一個女人最大的幸福。

「厄,這樣啊,真是辛苦你了……」兩人有說有笑的走公寓樓,余小琴提出送葉星辰去學校,卻被葉星辰拒絕,這麼一點路,沒那個必要,只是告訴余小琴自己要幾天後才能回來,一切注意安全,並讓她好好的照顧劉雨婕,那個自己虧欠太多的女子。

葉星辰來到學校的時候,班裡的大多數人都來了,就連慕容茗嫣也來了,而且最可惡的是慕容羽那老混蛋竟然也在哪兒,說要與同學們一起去蜀地,這讓葉星辰一陣氣氛,暗暗琢磨怎麼收拾他的事情。

「星辰,你不是說還有學生會的人嗎?怎麼現在一個都沒有?」關婷婷負責訂購機票,如今班上的人都來了,可卻沒有一個學生會的,要是最後沒來,那自己怎麼向蘇姍交代。

「厄,那不是來了嗎?」葉星辰正要說自己打個電話問問的,卻看到何雪梅帶著一群人從街道的另一端走了過來,今天她依舊穿著昨天的那身性感裝束,微卷的頭髮披到兩邊,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整個人看上去很是迷人,然而,更吸引人的卻是她身邊的那名美女,那名讓葉星辰等人一個個驚訝異常的美女……

「爆發十萬,求鮮花」 「我擦,歐陽,林芸妃也,你小子這次有福氣了……」一旁的郭敬直接驚呼出來。

「嘿嘿,歐陽,這次林芸妃能去可是我的功勞噢,該怎麼算算?」葉星辰臉上露出淫蕩的笑容,朝歐陽俊做了一個數錢的手勢。他卻沒想到林芸妃是學生會的人,而且看她的樣子似乎和何雪梅關係不錯,怎麼以前自己就不知道呢?

「嘿嘿,歐陽,還站著幹嘛,快上去打招呼啊……」一旁的陳小龍也是淫笑起來,幾條色狼可都明白歐陽俊的心理。

歐陽俊也是整個人愣在那裡,他實在沒想到林芸妃竟然也會去蜀地。此時的林芸妃穿著一件紫色的超短連衣裙,腰間系了一根白色的腰帶,勾勒出完美的身段,而露出來的那兩條美腿更是若人垂涎。小腿上卻是套著一雙黑色的靴子,也不知道她熱不熱,不過整體看上去也是相當養眼,特別是滿頭的黑色秀髮披在兩肩,看上去即清純,又高貴,高貴之中還多了一分性感。

「星辰,我來介紹一下,這是學生會的團支書林芸妃,也是我的好朋友,芸妃,這就是我們學生會剛剛提拔的副主席葉星辰,你可不要看他才高一,本事可高了?」對於自己一手提拔的副主席,何雪梅還是不惜吝嗇的誇獎道。

「你好……」林芸妃只是淡淡一笑,並沒有說太多,這讓葉星辰很是懷疑她是怎麼當上團支書的?像她這樣冷傲的女人,誰會願意和她打交道?相互之間介紹了一番,何雪梅就和一群學生會的走到了一邊,開始分配各自的行禮。

「那個學姐,我們這一組正好差了兩個人,要不你和這位林學姐就加入我們這一組吧?」葉星辰眼見一旁的歐陽俊只是痴痴的望著林芸妃,暗罵這傢伙真是獃子,索性自己再幫幫他們。

「啊,這樣不太好吧?」何雪梅其實很想和葉星辰一組,特別是偶爾回想到昨晚的那一吻,她的心裡就是一陣甜蜜,也不像往常一樣一見面就和葉星辰頂嘴。

「沒事的,學姐,你們就和我們一起吧?」關婷婷和東方藍洛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過來,正好聽到幾人的對話,關婷婷開口說道。

她也是學生會的,對於何雪梅這個家世什麼的都很一般的女孩能夠在雲龍高中這樣的貴族學校當上學生會主席,也很是敬佩。

「呵呵,芸妃,你覺得怎麼樣?」何雪梅和關婷婷及東方藍洛打了招呼,又問了問林芸妃的意見。

「我沒什麼意見……」林芸妃依舊是那副淡淡的表情,目光卻一直落在了葉星辰身上,充滿了好奇,她實在難以明白自己的好友何雪梅為何會對葉星辰這個看似輕浮的學弟青睞有佳。

這樣的目光落在一旁的歐陽俊眼裡卻是一陣鬱悶,好歹自己也不比葉星辰丑啊,怎麼每次美女來了首先注意的都是他呢?

就這樣,何雪梅和林芸妃兩大美女再一次加入了葉星辰一小組,這自然激起了其他小組成員的公憤,特別是那群學生會的男孩,原本去蜀地就是沖著兩大美女去的,現在可好,都被別人搶了過去,自己哪裡還有機會?

不過這次畢竟是沾著葉星辰的光,他們也不好說什麼,最重要的是,葉星辰之名,在雲龍高中還有誰人不知?

大約九點的時候,兩輛豪華大巴開到了學校門口,蘇姍,李筱婷,廖化等等高一七班的老師從車上走了下來,眾人的眼睛又是一亮。

其他的科任老師自然不予理會,最先下車的蘇姍瞬間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特別是慕容羽那老狐狸的眼中更是光芒閃動。

今天的蘇姍今天穿著一件白色的時裝襯衫,垂到大腿,下面穿著一條黑色的牛仔褲,腳下是一雙白色高跟涼鞋,腰間系了一根黑色的腰帶,一頭微卷的頭髮盤了一部分起來,顯得高貴大方。

而她的臉上掛著親切的笑容,讓人感覺大方可親,硬是看得慕容羽一愣一愣的。

至於蘇姍身後的李筱婷就更不要說了,比起蘇姍的高貴大方來,她的打扮就要性感的多了。

上身穿著一件白色的無袖T恤,下身同樣是一條白色的緊身超短裙,露出一雙雪白細嫩的美腿,腳下是一雙白色的短靴,一頭烏黑秀髮炸成了馬尾,看上去既清爽又性感。

兩大美女的出現立刻牽動了無數少男的心,至於後面下來的其他幾位老師,卻是沒人打理。

「慕容先生,這次真的太麻煩你了……」蘇姍儘管不是很喜歡慕容羽,但畢竟這次活動經費是他一人承擔,作為七班的班主任,還是有必要向他道歉的。

「是啊,慕容先生,這次真的太感謝你了……」以數學老師萬興為首的其他幾個老師也開口說道,一個個臉上都掛著獻媚的笑容,看向慕容茗嫣的目光就像看待全國高考狀元一樣。

只有李筱婷根本懶得理會慕容羽,直接走到了葉星辰這一邊,開口問道:「怎麼樣,你們的行禮都準備好了嗎?」

「當然準備好了,李老師,你今天穿得真漂亮?」胡曉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拍起了馬屁。

「四眼,你什麼意思,難道李老師平時就不漂亮了嗎?李老師,你不要跟他一番見識,其實你不管穿什麼衣服都好看?」更不要臉的郭敬大聲嚷道。

「你們幾個臭小子,沒大沒小的,收拾好了就快點上車吧,幫女同學拿點行禮……」李筱婷聽到他們這麼一逗,臉上笑開了花,自從上次發了獎品以後,她葉星辰一伙人就打成了一片,平時開開玩笑什麼的也屬於正常,可以說是最惹學生喜愛的老師了。

「恩,藍洛,我幫你拿行李吧……」

「何雪梅學姐,我也幫你拿行禮吧……」

「班長,你的行禮給我吧……」

「張燕……」葉星辰直接接過東方藍洛的行禮就朝車旁走去,其他的幾人也個個躲過女孩們的行禮,跟在葉星辰身後,結果只有林芸妃的行禮沒人拿。

「學姐,我……我幫幫你拿……」歐陽俊自然知道葉星辰幾人在給自己創造機會,可不知道為什麼,平日里說話流利的他此時卻感覺說一句話異常的艱難,還沒等他說完,林芸妃已經開口拒絕。

「不用了,我就這一點東西,雪梅,我們走吧……」說完也不看歐陽俊一樣,只是朝李筱婷打過招呼就拉著何雪梅率先上了大巴車,留下一臉苦笑的歐陽俊。

「怎麼了?喜歡上人家了?」李筱婷一眼看出了歐陽俊的心思,微笑著說道。

「李老師,你說什麼呢,我……」歐陽俊正要辯解,卻被李筱婷打斷。

「好啦,你可不要當老師是傻子,好歹你也是歐陽家的繼承人,怎麼連追一個女孩子也這麼吞吞吐吐,你該向你兄弟好好學習學習,加油吧,小子,老師我看好你……」李筱婷說著還拍了拍歐陽俊的肩膀,轉身招呼其他的同學將行禮放好,上了大巴。

歐陽俊卻是一臉的苦笑,有這樣的老師嗎?竟然支持學生談戀愛?

一行人高高興興的坐上兩輛大巴,往機場而去。

昨晚關婷婷統計好人數后,就交給了蘇姍,蘇姍本想自己去聯繫的,可慕容羽後來卻打來了電話,說機票的事情自己一手負責,直讓蘇姍說說有多少人,結果有慕容家的人出馬,機票的事情自然輕而易舉就辦到了,眾人來到機場的時候受到了機場一方的熱情招待,本來需要提前兩個小時到達機場辦理手續的,結果只提前了半小時,將行禮一些裝機之後,差不多就是飛機起飛的時間。

蘇姍幾名老師和慕容羽坐在一起,這讓葉星辰很不放心,不過想到有那麼多老師在,老狐狸也干不出什麼。

何雪梅雖然很想和葉星辰坐在一起,但畢竟是第一次坐飛機,很想從高空中俯瞰下面,只好坐在了窗口的位置,而林芸妃就坐在了她的旁邊,為了幫歐陽俊創造點機會,葉星辰放棄了中途趴在東方藍洛大腿上睡覺的企圖,和他一起與何雪梅兩人坐在一起。

而郭敬幾個人除了何佳傑要和李丹坐在一起外,其他的人都坐在了同一排,藍洛和關婷婷卻是坐在了葉星辰的前面。

「對了,胖子,小龍那傢伙呢?」葉星辰坐下后,才發現今天沒有看到陳小龍的身影,不由的開口問道。

「他說他要和楓哥商量點事情,就不去了,不過我看那小子是想和雲山中學的張航婷產生了愛情的火花,所以捨不得離開了……」郭敬臉上露出了淫蕩的笑容。

「厄,這混蛋,重色輕友,對了,歐陽,你這麼帥怎麼還沒找女朋友呢?」葉星辰對於自己兄弟的愛情可是熱心的很,從陳小龍直接扯到了歐陽俊,而且聲音說得老大聲,故意要讓一旁的林芸妃聽到。

「是啊,歐陽,學校那麼多女孩子追你,你怎麼就不找一個呢?」旁邊的郭敬立馬煽風點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