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姐姐到底怎麼了啊?」小瑪利亞問向了自己的父親。

「沒事,等瑪利亞長大了就明白了。」文森特將自己的小女兒抱在自己的懷中,一臉溫柔的看著她。

「才不是那件事呢!只是心情不好而已。」沒走幾步的西爾維婭又回頭瞪著自己的父親……

————————————————–(分割線喵)——————————————————-

穿著睡裙的夏洛特哼著歌曲,在自己如同小山般的衣服中尋找著合適的衣服,不斷的換來換去,身後傳來了老管家阿爾弗雷德的聲音「確實是真的吧?」

忙於尋找衣服的夏洛特回頭看向了阿爾弗雷德,撅著自己的小嘴「真是的,老管家你好煩人,不是都跟你說過了嗎?要我說幾遍你才能聽明白啊?」

老管家畢恭畢敬的看著自己面前的夏洛特「能讓我接受才行,最近外面很危險的。」隨後有問向夏洛特不知道自己已經問了幾遍的問題「真的是去西爾維婭小姐的家嗎?」

「是真的啦!」夏洛特回答了老管家。

「不會是有馬哪裡吧?雖說他的確很不錯,但是您可是公主,要注意自己的身份,不要和他走的太近了。」

「不是啦!」夏洛特轉過身,背對著老管家「再說了,為什麼不能和他走的太近了啊?他的身份又么有差到那裡去。」

「我這可是為了大小姐您著想,雖然他是大小姐您的救命恩人,也是海瑟林克家的恩人,可是從最近學校中的傳言來說,您和他走的太近了。」阿爾弗雷德的聲音中充滿了嚴肅和擔憂。

「這種傳言是誰說的?」

「那是我從各種各樣的渠道打聽來的。」阿爾弗雷德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鏡。 「各種各樣的渠道是怎麼回事啊?」聽著老管家的話,夏洛特很是鬱悶。就在這是,夏洛特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夏洛特拿起床頭柜上的手機,一個翻身趴在床上準備接電話。

站在不遠處的阿爾弗雷德一臉激動的盯著夏洛特手中的手機「究竟是誰打來的啊?」

「是西爾維打來的啦。」夏洛特將自己手中的粉紅色翻蓋手機的屏幕給老管家看了一下后,就接通了西爾維婭的電話「喂,明天就麻煩你啦,西爾維。」

在確認了給夏洛特打電話的的確是西爾維婭后,阿爾弗雷德總算是鬆了一口氣「那就好。」

另一邊,和夏洛特通電話的西爾維婭卻是一言不發。「西爾維?」聽著從聽筒中傳來的夏洛特的聲音「怎麼了?」西爾維婭在幾次開口又閉上后說出了一句「替我向小傑問好。」隨後就掛斷了電話。

「居然給夏露打電話,我到底在到底想說什麼啊?」心裡亂糟糟的西爾維婭將自己的手機放在了自己的口袋中……

「老管家,你現在相信了吧?我明天真的是要去西爾維的家裡。」將自己的手機放回了床頭柜上,趴在床上的夏洛特回頭看向了自己身後的阿爾弗雷德。

「嗯,就然真的是這樣,我就放心了,大小姐,請您早點兒休息吧。」阿爾弗雷德這次終於相信了夏洛特的話,走出了夏洛特的卧室。

在老管家將自己的房間們關上后,夏洛特又從床上跳到了地上「終於讓老管家相信了,那麼到底要穿什麼衣服和小傑一起出去玩呢,真的要好好的尋找一下了。」隨後就又埋頭於在小山一般的衣服中尋找這自己心儀的衣服……

————————————————–(分割線喵)——————————————————-

穿著一身褐色連衣裙、黑色絲襪、灰色高跟鞋的夏洛特早早的就在位於澀谷車站前的八公犬銅像的附近,看著遲遲沒有到來的宋傑,又看著周圍不少和她一樣在等人的其他人,小聲的發著牢騷「也不知道小傑什麼時候能到。」

「抱歉,我來晚了!」正在夏洛特還在抱怨的時候,宋傑從不遠處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夏露,真是對不起,車壞在半路上了。」

「沒事的。」夏洛特看著氣喘吁吁的宋傑「我早就想體驗一次像一般男孩女孩那樣的等候方式了,不過我們還是先休息一下再出發吧。」

「一般男女的等候方式嗎?」宋傑單重靈光一閃,雙手合十「久等了。」

看著宋傑的動作,早就想嘗試一次的夏洛特自然而然的側過身去,不看宋傑抱怨道「來的好晚啊,我都想回去了。」隨後又恢復了正常,問向宋傑「這樣對不對啊?」

宋傑豎起大拇指「簡直太完美了。」宋傑又問向了夏洛特「夏露,你要去的地方很遠嗎?」

「這個嘛,雖然很遠但是也很快哦。」夏洛特看著依舊氣喘吁吁的宋傑「不過我們還是稍微休息一會吧。」

「雖然很遠但是很快,到底是哪裡啊?」宋傑問向了夏洛特。

「我們要去的地方就是大阪!」夏洛特也不再繼續隱瞞自己的目的地。

「大阪?!」宋傑目瞪口呆的看著自己面前的夏洛特「那可距離東京很遠啊!」宋傑又想起了夏洛特說的『雖然很遠但是很快』問向了她「夏露,你不會是打算坐飛機從東京飛到大阪吧?」

「沒錯哦。機票我都買好了,走吧,我們去機場。」夏洛特在一番尋找后終於從自己的口袋中取出了兩張機票。經過安檢登機后,宋傑一臉緊張的坐在夏洛特身邊的座位上。

看著宋傑的樣子,夏洛特趕緊安慰著宋傑「小傑,沒有事的,一點都不用緊張。就像是坐車一樣,只要起飛了就沒事了。」

「我知道,可我畢竟還是第一次坐飛機,我真的很緊張啊。」宋傑不斷的點頭,但是還是很是緊張。

「那你就想一些別的事情吧,轉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夏洛特在幫助宋傑將安全帶系好后,給宋傑提供了一個辦法。

「對,轉移注意力就好了。」在夏洛特的提醒下,宋傑便開始將自己的思維放在別的地方。

隨著思緒的飛舞,出現在宋傑腦海中的的確不再是自己乘坐的飛機就要起飛了,而是變成了911啊,MH370啊之類的東西,這就讓宋傑的思緒變得更加緊張起來。

然後宋傑就哭喪著臉看向了坐在自己身邊一臉輕鬆的夏洛特「這個方法對我並不好用啊。」

「沒事的,小傑,放輕鬆,一會兒我們就到大阪了。」夏洛特拍著宋傑的手,安慰著他。

在飛機真正的起飛后,宋傑的心情便放鬆了下來「呼,坐飛機的感覺就是這樣的啊,看來以後再也不會鬧出今天的這種笑話了。」

「我不是早就跟你說了嘛,放輕鬆就行了。你還不相信。不過小傑今天的行為可是會讓我一輩子都記住的。」臉上浮現出笑容的夏洛特盯著宋傑「今天的這一趟真是沒有白出來,沒想到還能看見小傑這麼有趣的一幕。」

「唉,今天這人是丟掉西伯利亞去了。」宋傑看著一臉高興的夏洛特。「對了,夏露,你這是要去哪啊?還要坐飛機去大阪?」宋傑著實對夏洛特去大阪的原因感到好奇。

「當然是要去坐天寶山的大摩天輪啦,既然已經到了日本,那我當然要體驗一下世界上為數不多的大摩天輪之一咯。」夏洛特說出了自己來到大阪的目的。

「原來是為了天寶山的大摩天輪來的啊。說起來我也沒有去過呢,正好趁著這個機會也能體驗一下了。」通過夏洛特的話,宋傑知道了此行的最終目的地。

「工作人員,我想要這個!」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好近啊,就是喜歡RB的緊密感。」在抵達了天寶山後,夏洛特看著近在咫尺的高大摩天輪發出感慨。

宋傑又想起了夏洛特的話「的確很遠很快啊,為了坐摩天輪居然當天就坐飛機飛到了大阪。」

「啊,大海!」夏洛特看見了距離自己不遠處大橋下的海洋。隨後就站在橋邊看著大海和港口,感受著迎面吹來的海風,伸了一個懶腰「好舒服。」

宋傑也走到了夏洛特的身邊「是啊,吹海風感覺的確很舒服。」

雙手放在欄杆上的夏洛特回頭看向宋傑「其實我很早就想去一個不被別人束縛的地方玩了。既沒有老管家的說教,也沒有大量保鏢跟在身邊。」

「果然不愧是公主殿下啊,平時身邊一直都會有保鏢保護。」宋傑的臉上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小傑,不可以這麼說!」走在前面的夏洛特轉過身來。

「不能這麼說?什麼不能這麼說?」宋傑一臉疑惑的看著自己對面的夏洛特。

「就是小傑,你今天不可以把我當成公主,拋除我的身份,像和其他女生那樣的和我相處。」隨後緊緊的盯著自己對面遲遲沒有回答的宋傑「小傑,你的回答呢?」

「我明白了,今天絕對不會把你當成公主的。這樣可以嗎?」

「嗯,很好。」夏洛特滿意的點頭「好了,我們趕緊去坐摩天輪吧。」說著就拉起宋傑的手,帶著宋傑前往天寶山的遊樂園。

「真的不要緊嗎?畢竟身邊沒有保鏢,會不會感到不安。」宋傑問向了抱著自己一條胳膊的夏洛特。

「沒關係的。」夏洛特滿不在乎的回答宋傑,目光還在周圍琳琅滿目的各式紀念品中掃過,不是的還指著某一件商品讓宋傑看,一副很是開心的模樣。

「真是不知道你的自信都是從哪裡來的。」看著自己身邊和往常一樣的夏洛特,宋傑搖頭苦笑。

夏洛特鬆開了宋傑的手臂,站到了宋傑的面前,用自己的手指著宋傑「我自信的來源當然就是小傑啦,小傑絕對會保護我的,就像我們相遇的時候那樣。不對嗎?」

「看來今天我除了陪夏露你一起玩之外,還要成為你的護花使者,我知道了。」

「對了,小傑,你的派對有頭緒了嗎?」夏洛特又想起了最近一直困擾著宋傑的問題。

「當然已經有了,不過我會保密的,等到了主辦派對的那天,你就知道,我要主辦的派對是什麼樣的了。」早已有了想法的宋傑這一次卻不再是那副愁眉苦臉的樣子,而是一副很是輕鬆的表情。

「誒!已經有想法了嗎?小傑,你快告訴我到底什麼吧。」在聽說宋傑已經有了想法之後,夏洛特趕緊一臉期待的看著宋傑,希望宋傑能夠告訴自己有關於派對的信息。

「嗯,那我就告訴你吧。」宋傑在做好了決定之後便在夏洛特的耳邊小聲的說著「還是那句話,等到了派對的那天,你就知道了。」隨後就大笑著跑向前方。

「小傑,你給我等著。居然敢騙我!」反應過來的夏洛特立即跑向在自己前面不遠處的宋傑,聲音變得咬牙切齒起來……

就在兩人剛剛離開了天橋后,一個穿著黑色大衣,帶著墨鏡的人走上了天橋,看著有說有笑消失在遊玩的人群中的宋傑和夏洛特,嘴角露出了獰笑「好好的享受一下人生中最後的美好時光,再過一段時間我就讓你體驗一下什麼是絕望。」

————————————————–(分割線喵)——————————————————-

被夏洛特的攆上的宋傑趕緊向一臉憤怒的夏洛特求饒「夏露,我錯了。」

「不可能!沒想到小傑你居然還會這麼做,我一定要讓你嘗到戲耍我的苦頭!」說著就在宋傑的腰間狠狠的掐了一下。

「嘶!」被掐中的宋傑立即倒抽了一口冷氣「夏露,快鬆手。很疼的!」

「哼,這次就放過你,快將派對的內容告訴我。」夏洛特在鬆開了自己的右手后,便再次問向宋傑派對的內容。

早已做好了要給大家驚喜的宋傑,猶豫在三,最後閉上了自己的眼睛「你還是掐吧,我是不會告訴你的。」一副慷慨就義的模樣。

看見用硬的明顯行不通的夏洛特便開始撒嬌「你就告訴我吧,好不好嘛~」

「絕對不行。 萌寶當家,我幫媽咪釣總裁 以後你就知道了,我們還是去遊樂園裡玩吧,你不是一直都想這樣自由自在的嗎?」

「反正以後也會知道了。我不問了,小傑,我們去那裡看看吧。」說著就指向了不遠處的水族館。

走進了水族館后,夏洛特便一臉好奇的東看西看,有時還指著在隔著走廊玻璃看見的不認識五彩繽紛的魚問向宋傑「小傑,這是什麼魚啊?」

「我又不是百科全書,怎麼會知道這是什麼魚啊。」宋傑的頭上浮現出了黑線。

「原來小傑不知道嗎?我還以為小傑知道呢。」夏洛特一臉失望的看著宋傑。

「所以說不要把我當成百科全書了啊!」宋傑突然有一種渾身無力的感覺。

說話間,兩人就走到了展示企鵝的場館,夏洛特看著在岸上搖搖晃晃走路,看起來憨態可掬的企鵝,對自己身邊的宋傑開口「小傑。」

「啊,怎麼了?」宋傑看向了自己身邊的夏洛特。

「工作人員,我想要這個!」說著便一邊敲打著自己面前的展廳玻璃,一邊大聲的喊道。

「啊,公主殿下,你這樣的行為是不可以的!」原本坐在一邊的宋傑趕緊將夏洛特從展廳玻璃前拉開。

「不準把我當公主!」夏洛特又指向了宋傑。

「這沒問題,不過不準使用這種公主特權。」宋傑將夏洛特從企鵝展廳前拖走。 宋傑看著自從被自己拖離企鵝展廳,就一直悶悶不樂的夏洛特「展館里的企鵝雖然不能給你,但是這個企鵝還是可以買的哦。」說著就伸手指向了不遠處的一個販賣各種公仔玩偶的店鋪,櫃檯上還擺著一隻顯眼的大號企鵝公仔。

「我要那個最大的!」看著水族館外不遠處的商販,原本悶悶不樂的夏洛特立即來了精神,拽著宋傑走到了那個商鋪面前,指著那個擺在最顯眼位置的大企鵝玩偶。

「好,既然你看好了,那就給你買。」宋傑從自己的褲兜取出了錢包……

在經過一番討價還價后,宋傑終於成功的將這個公仔玩偶買下了,看著抱著大企鵝哼著歌謠,一副很是開心的夏洛特,又摸了一下自己褲兜中乾癟的錢包,覺得只要夏洛特高興,這錢就沒白花。

「小傑,我要去那裡!」 隱婚老公惹不得 在逛了一會兒后夏洛特便指向了寵物樂園「那裡一定會有很多可愛的狗狗的。」說著就拖著宋傑走進了寵物樂園中。

「哇!好多種狗狗啊,小傑,這都是什麼狗啊?」夏洛特指著在木柵欄中的大量寵物問向宋傑。

「這個是秋田犬,這個是金毛,再剩下的我也不太清楚了。」宋傑看著整個柵欄中自己最為眼熟的犬種,說出了它們的種類。

「小傑好厲害。」夏洛特發出了感慨,但很快又將冒出了一句「不過要是小傑知道,那些魚都是什麼就好了。」

宋傑捂著自己的額頭「我都說了,不要拿我當百科全書啊!」

「好啦,乖乖。」夏洛特踮起腳,用自己的右手摸著宋傑的頭「一定要聽話,不可以發脾氣哦~」

「於是我現在從百科全書變成了狗狗嗎?算了,隨你便吧。」無奈的宋傑坐在了一邊的長凳上,小聲的嘀咕著「感覺今天出來就是個錯誤。」

夏洛特推門走進了柵欄。開始撫摸著這些可愛的狗狗……

「哎呀!」

聽到夏洛特的聲音,宋傑趕緊從長凳起身,一個箭步來到了柵欄的附近「夏洛特!」在看到了夏洛特緊緊是被一隻金毛犬撲倒后便放下心來。

被金毛撲倒的夏洛特發出驚呼「討厭,不要舔我的鼻孔啊!」

宋傑趁著夏洛特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不停地舔著自己的金毛上時,偷偷的走到了她的身後「我要將你身上的所有孔洞都舔一邊。」

「哎?!」夏洛特立即緊緊的盯著自己面前的金毛,但看到了金毛身後的宋傑之後,立即知道了這有事宋傑的惡作劇「小傑,你討厭!」

又在寵物樂園中玩耍了一會兒,覺得肚子餓了的夏洛特走出了柵欄「小傑,我們去吃東西吧,我餓了。」說著還揉著自己的肚子。

「好,那我們就去吃東西,夏露,你想吃什麼?」宋傑問向了夏洛特。

「不知道,我們去看看在做決定吧。」夏洛特又將宋傑帶出了寵物樂園,兩人開始尋找販賣食物的店鋪。

「好香,這是什麼味道啊?」在飢餓的帶動下,夏洛特很快就聞到了空氣中飄散的香氣。

「有什麼味道嗎?我沒有聞到啊。」宋傑努力的嗅著空氣中的味道,確認自己真的沒有聞到什麼香氣。

「肯定有,應該是在這邊,小傑,跟我來。」再又確認了一下香氣的位置后,夏洛特便帶著宋傑向那個方向走去。

漸漸,宋傑也聞到了從遠處傳來的香氣「真的有啊,夏露,你的鼻子是小狗的嗎?」

「小傑!你的鼻子才是小狗的呢,你再這樣,信不信我咬你!」夏洛特的聲音變得氣急敗壞,磨著銀牙威脅著宋傑。

「夏露果然是屬小狗的,連威脅都是要咬人。」宋傑雖然在打趣夏洛特,但是身體還是隨著這句話漸漸的遠離了夏洛特,避免夏洛特真的將其付諸行動。

「小傑,你給我站住!」氣急敗壞的夏洛特開始追趕著宋傑「這次一定不會那麼輕鬆的饒過你了。」兩個人在笑鬧中來到了販賣章魚燒的小店中。

「這個就是章魚燒嗎?」夏洛特指著那一排排還沒有做好的章魚燒問向自己身邊的宋傑。

「沒錯,不過那些都是沒有做好的,真正做好的應該是像他們的那樣。」宋傑指著不遠處的幾對坐在一起吃著章魚燒的情侶「說起來,夏露你從來都沒有吃過章魚燒嗎?

「在身邊有老管家和保鏢的時候,他們怎麼會讓我吃章魚燒呢?」夏洛特一臉不高興的看著宋傑。

「這倒也是,畢竟是為了你的安全著想。」宋傑再次從自己的褲兜中取出了錢包「我就去買一盒吧。夏露,你就坐在那邊的長椅上等著」隨後就走向了那個販賣章魚燒的店鋪。

沒過一會兒,宋傑就拿著熱騰騰的一盒章魚燒,走到了夏洛特的身邊坐下。夏洛特看著宋傑手中的一整盒像是丸子一樣的食物「這就是章魚燒嗎,看起來就很好吃的樣子。」

夏洛特拿起了其中一個上面帶著簽子的章魚燒「我要嘗嘗章魚燒到底是什麼味道的。」

「小心燙。」看著就要將一個章魚燒整個吞下的夏洛特,宋傑趕緊阻止了夏洛特的動作。

「是嗎,那我就慢慢吃吧。」聽到了宋傑的提醒,夏洛特小心的咬了一口「嗯,好好吃!外面硬硬的,裡面居然是黏黏的。」

「你喜歡就好。」

「對了,我們還沒坐摩天輪呢,小傑,快跟我來。」吃完了所有的章魚燒的夏洛特拉著宋傑走向了天寶山摩天輪。

坐上了摩天輪之後,夏洛特便和宋傑開始聊天「對了,小傑,你家的廚師會做章魚燒嗎?」

「不會,再說我們家也做飯也不是廚師。」

「誒,不是廚師做飯嗎?」

「不是,以前做飯的都是媽媽。」宋傑又回憶起了剛剛來到這個世界中的生活。

「媽媽做的飯菜雖然不像廚師做的那樣有著更好的味道,但也有著廚師做不出來的特殊味道呢。」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隨著摩天輪漸漸升高,兩人的注意力也轉移到了周圍的風景,看著露出一半夕陽的大海,夏洛特發出驚呼「好美啊。」

「沒錯,夕陽的景色的確很漂亮啊。」宋傑看著露出半個夕陽,在夕陽的照耀下泛著橙色波光的海平面,還有一艘趁著夕陽駛進港口的貨輪構成的畫面發出感慨。

「說起來,小傑的話中總是能透露出對自己母親的感情呢。」欣賞完美景,夏洛特又開始和宋傑聊天。

「沒錯,不過已經沒有辦法再看見他們了,他們已經因為意外而去世了。」宋傑又想起了被自己救下的兩個人,心中湧出別樣的思念之情。臉上露出悲傷表情的宋傑卻用自己的精神力詢問系統「他們真的能活過來嗎?」

「魔王大人,你就放心吧,在系統的幫助下。他們一定活過來的。」 前妻,不可欺 系統冷冰冰的聲音在宋傑的耳邊響起。

夏洛特安慰著一直沒有說話的宋傑「反正這些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我們的生活還是要繼續向前看的,小傑,你就不要那麼悲傷了。」

回過神來的宋傑點頭「夏露,謝謝你。」

「對了,小傑,你會和西爾維結婚嗎?」夏洛特又換了一個話題。

「這個嘛,說實話我也不知道。如果兩人的感情真的到了那種程度的時候,我想應該會結婚吧。」

「西爾維可是個好女孩哦,以前因為我們兩國之間的關係很好,所以我和西爾維經常一起玩耍。」夏洛特說著就陷入了回憶之中……

穿著粉色連衣裙,手中還抱著一個小娃娃的小夏洛特看著穿著藍色弔帶裙趴在地上拿著一根粉筆寫寫畫畫的小西爾維婭「西爾維,不可以這樣在地上亂塗亂畫!」

「沒事的,反正很小,不會被看到的。」忙著用粉筆在地上寫著字母的西爾維婭滿不在乎的說道。

聽著夏洛特的描述,宋傑一臉意外「誒,沒想到西爾維還做過這樣淘氣的事情呢呢。」

「別看西爾維那樣,其實西爾維還是蠻固執的哦,當時的我還不知道,那是西爾維的母親剛剛因為意外而去世。」隨後便向宋傑講述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

坐在書房中看著自己手中吊墜中照片的文森特·范·霍森被敲門聲打斷了思緒「進來。」看著走進來的管家,文森特·范·霍森疑惑的望著他「怎麼了?」

管家從自己的衣服中取出了一封信「小姐她雖然說很希望我保密。」管家取出信封后,便將信封遞給了文森特「請看這個,她希望我把這個送到神那裡。」

聽著夏洛特講述的宋傑不禁問向了她「那信中到底都寫了什麼啊?」

西爾維在信中寫的是『神啊,西爾維會做乖小孩的,所以請快點兒把媽媽還給我吧。』西爾維在地上寫的也是『媽媽你快點回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