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石上的傳送陣,處於充能狀態,得等羅天恩返回鎮魔界后,才能將上面的靈石,卸載下來。

所以在這段時間裡,無論是昆蟲、砂石,甚至是從天而降的的一泡鳥屎,只要落到陣法中心,就能被傳送過來。

葉雲端心理素質很好,其「嗡嗡」的飛著,不慌不忙,然後便在羅天恩的眼皮底下,飛到了白龍潭的上方,並越飛越遠,直至消失在一片蒼茫之中。

「哎。」

「看樣子,龍王大人是真的不在。」

「那……血池計劃怎麼辦?沒有龍王大人坐鎮,僅憑老夫自己對付葉雲端,恐怕有些吃力啊。」

羅天恩喃喃自語。其想要儘快離開,但卻又想,再等一會兒,心裡極其矛盾。

結果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碩大無比的黑色龍頭,從白龍潭裡破水而出。

「低吟。」

「龍……」

羅天恩被嚇得夠嗆,其迅速猛退,與白龍潭拉開距離,並再次祭出法器飛劍。

「你就是小白白,說的那個人類?」

黑龍的聲音很低沉,一雙龍眸寒芒內斂,不用說,這又是葉雲端幻化出來的。

靈肉合一。

只要太古魔龍,還是葉雲端的武魂,其幻化的神龍,便清一色,全都是黑的。

你以為,他不想變成白龍嗎?

猿猴種類的變化,也是同一個道理,皆為石猴。

它竟然叫龍王大人……小白白!

看來這條黑泥鰍,在西海龍宮的地位,不低啊。

羅天恩心中感慨,嘴角則一陣抽搐。

然後便收起法器,跪地行禮。

「屬下羅天恩,參見黑龍大人!」 兩人跟著離開之後,宗瑞幾人在原地停留了片刻,便也招呼著各自宗門和族內的弟子離開,朝著最近的城池而去。

他們身上都有傷勢,而且方才的緊張過後,幾人也察覺到從試練塔出來之後體內多出來的那些未曾煉化的「好處」,他們須得找個地方先行療傷。

而等著他們都走之後,留在原地的那些散修之人卻是滿臉震驚之色,面面相覷之下全是不敢置信。

顯然他們也聽到了君璟墨之前說過的話。

悍王追妻:嫡妃帶球跑 「你們說,他說的是真的嗎?」

「不知道,東聖天地之路斷絕數千年,自從邪尊自爆於磐雲海,靈山傾塌之後,就再也沒有出過域主境界的強者了,原先那些強者也是一個個的隨著天地靈氣潰散,而消亡隕落,難道滄瀾境中真的有關於此事的秘密?」

「之前羅宗主的話你們聽到了嗎,他說君璟墨和姜雲卿二人不是東聖之人,東聖沒有龍脈,蘊養不出帝王之氣來,那他們到底是哪裡來的?」

「誰知道啊……」

有人滿臉遲疑,低聲道:「你們說,他們會不會是磐雲海西邊來的……」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是臉色一驚。

磐雲海西,那豈不就是西蕪之地,當初那邪尊出生的地方?!

當年邪尊也是這般以摧枯拉朽之勢,修為攀升,甚至最後問鼎東聖之首,為了滅殺於他東聖死了大半強者,而磐雲海上那一場自爆更是讓得東聖靈山崩塌,整個東聖靈氣開始潰散,變得千瘡百孔,修鍊之事比起數千年錢艱難無數倍。

錯愛成婚 如今的姜雲卿和君璟墨修鍊的速度簡直就是當年邪尊的翻版,若他們真的是西蕪而來,那會不會是另外一個邪尊?

周圍的人心中都是忍不住露出驚懼來,而旁邊有人見著他們人心惶惶的模樣,忍不住沉聲說道:

「都瞎猜什麼,別說他們未必是來自西蕪,傳說之中東聖之外也有其他自成一界之地,就如同滄瀾境一樣,姜雲卿二人說不定是那些地方來的呢?」

「況且就算他們真是西蕪來的又能如何,如今的東聖早已經不是當年的東聖,況且又有那麼多強者在旁,他們二人就算踏足破虛又能做些什麼?」

那人說完之後冷聲道:

「你們也別在此亂猜了,想知道什麼就去城裡等著,事後必定會有消息出來。」

「若這兩人當真是邪尊之流,別說是你們,就是身為他們師尊的雷鳴也絕不會容下他們。」

雷鳴或許會因為護短,因為師徒情誼放過姜雲卿二人,可是其他那些強者跟姜雲卿他們可是毫無關係的,當年邪尊一人之力險些毀了整個東聖的修鍊體系。

如若姜雲卿二人真有成為邪尊的趨勢,這些人又怎麼可能放任不管?

其他人聽著那人的話后都是臉色變了變,想了想覺得也有道理,這天塌了還有高個兒的頂著,就算真有什麼問題,那還有那些個破虛境強者在呢,怎麼也先傷不到他們。

這些放下心來之後,反而想起了君璟墨的那話。

他會不會真知道如何突破破虛,恢復天地大道之路?! 「滅蒼生出現,事態升級。」

「太子殿下覺得小白白資歷太淺,難掌大局,於是便派遣本座前來,代替他,接手鎮魔界的一切事宜。」

葉雲端從不打無準備之仗,其早就編好了一套說辭。雖不能說天衣無縫,但大致看來,卻入情入理。

「白龍大人雖然對屬下有知遇之恩,但在這個時候,屬下也不得不說上一句,肺腑之言了。」

「白龍大人的實力雖然足夠強大,但他考慮問題,往往卻過於天真。日常維護一下金烏大陣,還算勉強可以,像擒殺萬魔教主,這種關乎天下蒼生的重大事情,便不是他所能應付的了。」

「太子殿下,能夠乾綱獨斷,將黑龍大人派遣過來,總覽全局,足見其聖明!」

羅天恩先貶低妖龍王,再褒獎三太子,順道還狠狠的,拍了一下「葉雲端」的馬屁,其還真是長了一顆,七竅玲瓏心啊。

「本座聽說,你和小白白,一起在血池,布了一個局,想要憑此擒殺滅蒼生。」

「說來聽聽。」

「若是可行的話,本座記你首功。」

葉雲端聲音睥睨,身上龍威震震,一副居高臨下的樣子。這倒不需要,刻意去演。因為這些氣質,都是太古魔龍與生俱來的東西。

「謝,黑龍大人。」

羅天恩再次叩首謝恩,直到三跪九叩之後,其才再次說道。

「屬下和白龍大人,在血池之內,聯手布置了一個十方俱滅大陣。」

「只要滅蒼生那廝,步入其中,便會變成瓮中之鱉,決然沒有逃走的可能。」

羅天恩是在扭曲事實,故意邀功。

實際上,血池計劃,從主意到布陣,都是妖龍王一手所為。羅天恩唯一的任務,就是引葉雲端上鉤,結果還給搞砸了。

「十方俱滅……陣法!」

葉雲端不禁在心中驚呼,暗嘆自己幸運,之前沒有妄入血池。

十方俱滅大陣,也是一方上古奇陣,其沒有攻擊性,唯一的作用,便是將方向抹除。

十方俱滅空間,是一片無盡虛空,裡面沒有東西南北上下之分,一切的方向都不存在。

東的盡頭是西。

南的盡頭是北。

上的盡頭是下。

無論你朝哪個方向前行,最終的結果,都是從相反的方向回來,就像是畫了一圓圈。

所以任何人,一旦進入十方俱滅空間,都無法出來。破陣的唯一秘訣,就是消耗。

認準一個方向,不停的前進,能走多快走多快,以此來加劇陣法能量的消耗,直至靈石耗盡。

倘若,有人在陣法之外,給十方俱滅大陣,不斷的補充靈石,那裡面的人,就真的悲劇了。

「十方俱滅陣法,這倒是一個不錯的思路,陣法布置成功了嗎?」

葉雲端問道。

「成功了。」

「而且屬下還特意準備了三千萬塊下品靈石,如果能夠將滅蒼生引入其中,困他個千八百年,不成問題。」

羅天恩想要在新老闆的面前邀功,所以把所有的底細,都抖了出來。

三千萬塊下品靈石,你特娘的還真下血本啊!

葉雲端恨得牙根直痒痒。

別說是千八百年,就算是三五個月,其都得一命嗚呼。

葉雲端的處境,跟血魔不同。

血魔有化血大陣護體,只要陣法不破,來再多的強者,也是白搭。

葉雲端呢?

其戰力在滄瀾界雖然堪稱無敵,但倘若有十個、八個屬性爆滿的武者,同時對他出手,也能其生擒活捉。

還有更恐怖的。

接引光束,雖然能夠投射進十方俱滅空間,但飛升之後,卻仍舊會被困在陣法當中,只是隨機的換了一個地點。

這也就是說,在十方俱滅空間,能夠使用超越天道屏障的力量。

當然,也是有極限的,取決於陣法品質。動用力量,一旦超越承載上限,陣法便會崩潰。

君策長安之醫手遮天 以葉雲端對妖龍王的判斷,其布置的十方俱滅陣法,品質至少也得超越武之三境。

誤入其中,後果不堪設想。

「你做的很好。」

「在本座看來,你要比小白白口中說的,還要優秀。但事關擒拿萬魔教主,本座不得不小心謹慎。」

「你走上前來,本座要搜索你的魂魄。」

「如果事實證明,你剛才所言,皆是屬實。本座會上書太子殿下,為你請功,賜你龍血,敖姓,納入四海龍族。」

葉雲端詢問了半天,繞來繞去,終於拋出了誘餌。

搜魂是手段,直接絞碎神魂,才是目的。

「這……」

羅天恩有些遲疑。

他之前稟報的那些事情,雖然跟實際情況稍有偏頗,但總的來說,卻無傷大雅。

其真正擔心的,還是黑龍大人,會借著這次搜魂的機會,在他的魂魄上面,做手腳。

「怎麼,你不願意?」

葉雲端聲音一冷,暗含憤怒,其在逼迫羅天恩就範。

「稟告黑龍大人。」

「屬下這些年,雖然一直聽從白龍大人的調遣,但實際上,跟你們西海龍宮,卻只是合作關係,並非從屬。」

「神魂命宮,不能輕示於人,還望黑龍大人,能夠理解。」

羅天恩仔細的權衡一番后,選擇了拒絕。別看他的年齡,比妖龍王小上幾倍,但防騙意識,卻相當之強。

「理解,但並不代表認同。」

「你既然不願意,將魂魄示於本座,那本座便無法確認你的忠誠。」

「這樣吧。」

「看在小白白的面子上,本座饒你不死,准你飛升離開。」

葉雲端退而求其次,就算殺不了羅天恩,能唬得他飛升離開,也是一個不錯的結果。

「謝黑龍大人恩典。」

「不過屬下在鎮魔界,還有一雙兒女,在飛升之前,需要叮囑他們一些事情,還希望黑龍大人成全,給屬下三天時間。」

羅天恩畢恭畢敬,一副忠臣良將的樣子。

但此刻的葉雲端,卻忍不住在心中咒罵。

你個老狐狸!

撒謊也不編一個像樣的理由。你兒子、女兒,全都死光了,就剩一個重孫子,跟你血緣最近。當我不知道嗎?

「准了。」

葉雲端是不得不準。

羅天恩擺明了想要脫身,其要是一逼再逼,結果只會是徹底撕破臉皮。

以葉雲端如今的實力,想要擊敗羅天恩容易,但想好斬殺,卻千難萬難。

如果兩人真的撕破臉,事情的發展,便會向不可控的方向延續。

這樣的結果,並不是葉雲端想要看到的。 「教主大人!」

「出大事了,這次真的出大事了。你快出來啊,屬下有要事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