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等林雪初開口,杜修筠接著道:「但我覺得他身上這種不卑不亢的精神,很值得我學習,既言是我在這個圈子裡面,見過的最清澈的一股溪流。」

林雪初點點頭:「所以你們就砥礪前進,一起向前走吧。」

「可是他的戲份完全被刪了。」杜修筠說這句話的時候,神情里滿是痛色,林雪初站在一旁,覺得杜修筠現在的樣子很像《錯顏》里的月達先生。

完全入戲成為主角,月達先生的性格滲透進了杜修筠的真實性格。

而在聽了杜修筠的話后,林雪初覺得自己跟群里人的勢頭必須要更猛烈一些。

把片方殺到措手不及。

讓林雪初有這樣想的資本,是因為又有很多人加入了他們。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為了手撕劇組,林雪初把革命精神都發揚了出來。

但這種時刻就是應該要發揚這種精神!這麼才能跟劇組、跟整個資本主義剛到底!

林雪初發了條微博:林姐下線,迎接大家的是勵志林姐。

所以,勵志林姐上線的第一件事就是站在路邊捧著米粉,看著監視器里杜修筠久違的笑容。

杜修筠這樣明朗的笑容,林雪初已經很久沒有見過了。

寵妻無度:傅少,輕輕吻! 所以只有在鏡頭裡面的人設下,杜修筠才可以大大方方露出這麼好看的表情。

林雪初有時候會被杜修筠的笑容折服,因為她從杜修筠的笑裡面可以看到他的一些真實的想法。

可能有些事情不需要多說,只是一個笑容就可以表達出來他的真正想法,在林雪初的眼裡杜修筠就是這樣一個人。

他可以完全把他的一些思想通過別的方式傳遞給你,你不會覺得任何牽強,還會認為這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杜修筠這個人簡直就是天生散發著魅力,這個時候林雪初又開始感謝主神大大了。

此時的主神,就算是創造出了向櫻這樣一個人,也還是一個好的造物主。

即使有時候杜修筠的一些行為讓林

雪初忍俊不禁,但他大的形象早已樹立在了林雪初的心裡。

「咔!」導演開口。

這幾場戲拍起來比較簡單,相對於之前的虐心戲份,更多的是一些主人公在少年時的張揚。

他們一起喝酒,一起同窗,一起爬山,一起上樹,一起揭瓦,一起摸魚,一起度過人生中最美妙的一些歡樂歲月。

每個人都生活在這煙火氣厚重卻只屬於自己的人間。

眼前的場景是好的,實則全都是坑,特別是林雪初看見了站在旁邊的陳既言。

陳既言臉上的神情很落寞,他今天的戲已經拍完。

而陳既言現在的戲份已經被刪到播出來后,可能在一集四十分鐘的劇情里,連五分都占不了。

但陳既言每次拍完后總會站在旁邊。

由於劇情的分散性,不會每個人都要等著陳既言讓他把他的那部分給拍完。

一直以來,林雪初覺得以陳既言接到《錯顏》資源以及他在圈裡的人氣,不會讓遭受這種痛苦。

但現在看來,是自己想多了,果然這個圈子裡面有錢的才是大爺。

看到及其讓自己生氣的點的時候,林雪初都想直接找季玉澤解決這些事情了。

……誰沒個後台!

畢竟季玉澤所做的工作跟林雪初現在所做的事是完全獨立的,林雪初不可能因為一些客觀的因素就去煩別人,這樣給別人的痛苦又是她一開始規劃的時候想不到的。

所以有些事情只能自己扛。

而且林雪初可以完全感受到像如陳既言,這麼多年就是這樣扛下來的,就算自家的公司對他不好。

但陳既言的情緒好像已經定在那裡,他要做的事情好像只有升華自己。

在沒有戲拍的時候,陳既言會直接找一塊空地開始練舞。

這個時候杜修筠會走到陳既言旁邊,其實兩個人之間的相處還是之前那樣。

但很多事情其實都已經變了,他們之間不再像之前那樣無所顧忌,聊起自己對劇情見解的時候,也不會像以前那樣熱火朝天了。

最重要的是,全場除陳既言之外的最佳表情管理者——導演,整個人成天活在「生氣」這兩個字里。

林雪初是親眼看過導演發過火的,當時的她正站在監視器旁邊。

導演的視線本來在演員身上,後面突然來了句:「其實我現在就想走。」

林雪初沒有反應過來,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周圍,除了她好像沒人關注這裡。

導演接著道:「但是我為了劇組裡面所有的人,不能扔下這個任務。」

林雪初:「導演辛苦。」

腹黑爹地:調教純情媽咪 其實導演才是場上跟所有受過資本磨難的人心心相連。

導演抽了口煙:「不是我說,圈子裡面的這些規則,我就沒像這回一樣這麼想

打破。」

「您對這件事的感受是什麼呢?」林雪初問。

「我感覺我很委屈。」導演停了一會兒后開口。

林雪初看著五大三粗的導演說出「委屈」這兩個字,覺得著實違和。

「沒關係,會有人喜歡的。」林雪初開口。

導演:「你也說啊,只是會有人喜歡而已。」

林雪初覺得導演有些悲觀,連忙安慰道:「其實不到最後一刻,誰都不知道結局是什麼。」

「結局就是這樣了吧。」導演又點了一根煙,「我現在能做的,就是把他們的戲導好,不過我是真的服了女主角。」

林雪初:「您不知道女主是……」

「一看就是投資方塞進來的人啊!我不管她是誰,有什麼後台,戲不好就是不好,我說了幾句還給我哭?我的戲被毀了我還沒哭呢!」

林雪初噤聲,沒敢告訴導演女主她爸就是主導這部片子能否拍起來的投資人。

導演接著道:「每次看她戲的時候,我就覺得她的就是一個花瓶,擺在那裡就行了。」

「導演您……」

「不!不算花瓶!人家花瓶還有裝飾作用呢,她連背景板都當不好!!」

林雪初覺得向櫻聽見這些後會直接哭出聲。

「你說她,拍戲的時候好好拍我就OK,好好聽我的指示,但是人家不拍!人家有想法啊!好。」導演看著林雪初,「那我就讓人家放飛自我就得了!」

林雪初:「導演您消消氣。」

導演已經被憋壞了。

「對了,我完了給你看一下有她參與的成片。」

林雪初:「沒關係導演,未來肯定會更好。」

導演冷笑了一聲:「我沒看出來未來會更好。」

「新人演員需要磨練,我們要做的就是給新人一些成長的空間,允許他們犯錯誤,允許他們有進步。」林雪初道。

聽見這話,導演直接把煙扔到了地下,「允許他們有進步?我沒有給他們時間嗎?從入組到現在,我看她只退步還差不多!進步?真是笑死人了!」

(本章完) 導演說完,看了一眼林雪初道:「你抽煙嗎?」

林雪初覺得此時的導演完全把她當成自己的難兄難弟了。

「我不會抽。」林雪初擺了擺手。

導演:「沒事兒,壓力大了你就會了。」

林雪初:「……」

「你現在把煙點著,就會覺得,這些都是你生的氣。」

林雪初被導演逗笑了。

導演:「所以你看看,我周身,煙霧繚繞,我是多麼的生氣啊!」

林雪初:「是很生氣。」

「我接著說,還是那個人,她沒有台詞的時候,我的要求就是她別亂動,也不要有任何的表情,因為她的那個角色是一個很清高的形象,沒有表情正好是吧?」

林雪初點頭。

「但是你知道她告訴我什麼嗎?她說,她!拒!絕!當!背!景!板!」

林雪初覺得導演快哭了,於是安慰道:「演員總是有自己對劇本的一些獨特的見解。」

「她的見解會把這個本子都廢了的!不過早就廢了,再廢一點好像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以前怎麼沒發現這個導演這麼有意思啊。

「這部劇是可以上星播出的,但現在它連網劇都不如!就算播了我也不會看一眼。」

「因為劇情現在完全被改了?」林雪初問。

導演斬釘截鐵:「對!之前的那個劇情我非常的喜歡。」

林雪初:「我也挺喜歡。」

導演緩緩開口:「你知道一種格局嗎?」

說到這兒,導演終於卸下了剛剛的那股要把誰生吞了的架勢,平緩地看著前方。

林雪初順著導演的目光看過去,彷彿此時的導演帶著她看的前面有一片盛開的花海。

「您口中的格局是什麼?」林雪初問。

導演到:「你知道我之前導的戲為什麼成功嗎?」

林雪初搖了搖頭。

「是因為受眾面比較廣,它不是某一種單獨的情感或是碎片化的人物性格,那是一個宏大的,就像人的心一樣,特別浩瀚的,每一個面都會接著另一個面的一個世界。」

林雪初沒有說話,靜靜地看著導演。

「都知道我只導電影,但是接下這部戲是因為我看中了它裡面的核心價值,那就是一種江湖格局。

在原劇情里,主人公在裡面的一些情感歸屬其實是很模糊的,讓讀者或者觀眾完全不知道,應該怎樣去做一些抉擇,這樣就有了無限的留白,這才是我想要的東西。

再加上它裡面的武俠設定,完完全全可以作為單獨資本去闖出自己一片天。

……但是現在。」導演看了一眼監視器。

林雪初跟著導演看了過去,副導正在說戲。

「我不喜歡現在市面上所播的那些劇,因為它只是一個類型的劇,是偶像劇,

劇情的打磨,並沒有做到我說的那個宏觀的局面。」

導演說完嘆了口氣:「所以我還是很心疼,現在好好的一部電視劇完全被毀了。」

平時林雪初跟導演的話不多,但今天可能是氣氛使然,讓導演終於對著她吐露了多日以來的心聲。

林雪初道:「會好起來的吧。」

導演搖搖頭:「我只是不想讓把毀了,因為一部影視劇在誕生之初,就已經被付諸了心血,再加上這是熱門IP,不對,不管是不是熱門IP,這都是某個人大腦里的產物,而這個產物又是經過那個人的無限構思和升華加工以後呈現出來的作品。

所以對待他們對待我們一定要謹慎的去看待。」

林雪初點頭。

「如果你拿到一個非常棒的資源,你一心想著要毀了他,一心想著要用作別的功能,我不能接受這一點,可是我現在還是在這裡。」導演嘆了口氣。

林雪初:「演員們知道你陪著他們,會很高興的。」

導演:「是嗎?有時候我也不知道我在堅持些什麼,這部劇出來我都不想把我的名字放到片頭,因為我覺得不配。」

導演沒再說話,但林雪初知道他的意思。

是這部劇配不上導演這個名字。

單純的古裝言情偶像劇跟一個江湖格局龐大的仙俠世界觀是完全不一樣的。

小情小愛終歸是束縛,真正有大意的,是大愛無疆。

而大愛無疆裡面可以包括著男女主人公的一些糾葛,但是在面對其他抉擇的時候,主人公也同樣可以選擇更多的感情羈絆。

所以林雪初知道導演的心痛,知道演員們眼睛底下的落寞,也知道自己要堅持什麼。

必須要反抗。

甚至這個時候的林雪初覺得,她來這個位面原本的任務已經完全不重要了。

導演親自上去導戲,林雪初走到了陳既言旁邊。

陳既言正盯著前面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