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客廳的門忽然被人一把推開,徐秀一腳踏了進來,第一眼就看見自己女兒抱著這個傻子!

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你個天殺的,都成傻子了,還來勾搭我女兒,看我不打死你個小赤佬!」

徐秀是真的氣到了,她就想不通了,這傻子到底有什麼好的,自己女兒怎麼就跟著了魔一樣? 第6章

徐秀手裡拿著的掃帚就朝著葉風身上打了下去。

但葉風已經不是之前的傻子了,靈巧的一閃,便躲開了徐秀的掃帚。

「大娘,咱好好說話成嗎?」

葉風擺了擺手,認真的說道。

「誰跟你一個傻子好好說話啊!」

徐秀沒好氣的罵道,拿著掃帚就攆在葉風的身後打了起來。

還好好說話!

也不看看你那傻樣!

話都說不完整,天天在村子里偷看小媳婦洗澡,又偷人內衣的,壞事做盡,要不是因為兩家挨的近,之前葉風父母在世的時候,關係還很好,她早就不讓女兒送飯給他吃了,這傻子,真死了,反倒是一個解脫呢!

「我靠,連給我說個話的機會都不給!」

葉風一陣無語,要不是因為蘭姐,他都想動手了,這一年多,這大娘可沒少給自己臉色看。

算了算了,自己是個男人,大度一點,就看在蘭姐的面子上吧!

徐秀終究只是一個婦女,葉風真跑起來,她又怎麼追的上!

等葉風跑到了石頭山腳下,徐秀就真的一點都跑不動了,眼睜睜的看著葉風進了石頭山。

「這傻子,跑的還真快!」

徐秀看著空蕩蕩的山路,葉風早就跑的沒影了。

「回去必須要好好教訓下傻丫頭,以後不能再和這傻子在一起了,馬上都要出嫁的人了!」

徐秀在地上休息了一會,便往回去的路上走著,心裡則是在想著陳蘭和李大明的事。

「那李大明雖然人渾了點,但有錢啊,以後蘭兒跟著他,總不至於過苦日子吧!」

……

葉風走在石頭山上,倒是感覺到一股親切感。

權少的貼身翻譯官 或許是因為修行了《神農經》的緣故,讓他在植物很多的環境之中,就會感覺很舒服,就如同回到了家一般。

「窸窸窣窣……」

葉風正感受著這美好大自然的時候,耳邊忽然傳來一陣細微的響動聲。

難道是兔子?

石頭山裡有不少的野生動物,這些年也沒有怎麼開發,傳聞深山裡面還有老虎呢!

在這附近,也經常有兔子出沒。

要是能打到一條兔子回去吃,晚飯就有著落了。

想到這裡,葉風便輕輕的朝著聲音發出地摸了過去,【請修改部分章節內容】

葉風一陣錯愕,但眼睛還是忍不住仔細的瞄了幾眼。

「看這個背影……這個身段……這個皮膚應該是玉蓮嫂了!」

葉風心裡想著,要說他為什麼知道的這麼清楚,畢竟這一年多『傻子』可不是白當的,村長媳婦都被他看過,更何況玉蓮嫂了。

「啊……」

葉風正欣賞的入神的時候,前面的玉蓮嫂忽然尖叫了一聲,嚇得葉風一顫,就連兄弟都跟著一抖。

原來,剛剛玉蓮嫂剛解決完,下意識朝著四周看了一眼,正好便看到了在一片樹葉中的眼睛,頓時嚇的花容失色。

「葉風?是你啊?」

玉蓮嫂連忙將衣服穿好,看到是葉風之後,頓時鬆了口氣,要是被別的人看到了可能會尷尬會丟臉,但葉風就沒關係了。

反正是一個傻子!

再說,也不是第一次被這傻子偷看了,看就看了吧!

「玉蓮嫂!」

葉風也沒繼續躲著嘿嘿一笑,走了出去。

「你笑什麼笑,我可告訴你啊,今天的事情不準說出去!」

王玉蓮板著臉說道,隨即一想,他是個傻子,又能知道什麼。

「不說,肯定不說!」

葉風重重的點頭,「一定給玉蓮嫂保守秘密!」

「還保密,你懂啥啊!」

總裁哥哥別惹我 王玉蓮搖搖頭,看著葉風那健壯的身體,忽然有點可惜,這麼好好的一個小夥子,卻是個傻子,要不然還能和自己……

「呸呸呸……」

那個念頭剛出現,王玉蓮便連忙打斷了,怎麼能往那方面的事情想呢!

「嫂子,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葉風試探的問道。

「有啊,嫂子走累了,你能幫我按摩嗎?」

王玉蓮取笑著說道,平時她們也比較喜歡開葉風的玩笑,反正是個傻子,什麼也不懂。

「可以啊,我正好會一點按摩的手法,給嫂子你試試!」

霸道總裁別惹我 葉風笑了笑,便走了過去,《神農經》之上有關於按摩的手法,他正好可以按照上面的來試一試。

葉風將王玉蓮按著坐在旁邊的石頭上,他便蹲下來,將王玉蓮的鞋子給脫掉了。

「你還真按摩啊!」

王玉蓮頓時嚇了一跳,她就是開個玩笑,沒想到這葉風效率這麼高。

「是啊,剛學的!」

葉風隨口說道,一隻手已經摁在了王玉蓮的腳腕處,兩個手指頭以一種特殊的手法在上面輕輕的按動了起來。

「嘶嘶嘶……啊……」

【請修改部分章節內容】

天哪……這傢伙該不會要對自己用強吧?

王玉蓮連連喘息著,葉風給自己按個摩,怎麼搞得跟被下了葯一樣啊?

「玉蓮嫂,你聲音小一點啊,等會村子里人聽見了,還以為我倆在那啥呢,畢竟我還是個小處男,要注意影響啊!」

葉風一臉古怪的看著王玉蓮,嫂子那一聲聲喘息,真的太有誘惑力了。

王玉蓮本身就是村子里有名的婦人,年紀剛過二十七,但已經守寡四年了,自己帶一個女兒,平時很辛苦,但又很能幹,家裡的農活一樣不落,女兒也帶的好。

二十七的年紀,有著年輕女性的活力,又有著為人婦的成熟美,村子里也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做夢都想爬上她的床!

葉風的話說出來,王玉蓮臉色一紅!

「你一個傻小子,還在乎什麼影響啊!」

王玉蓮啐了一口,沒好氣的說道。

「那我以後要是找不到媳婦了,嫂子你可要負責啊!」

葉風嘿嘿的笑著。

「負責就負責,你要是不嫌棄我帶個女兒的,今天晚上就上我家,我給你留門!」

王玉蓮隨口就說道。

額……

葉風一愣,【請修改部分章節內容】吞了吞口水,「這……這不大好吧!」 第7章

「哎呦喂,你一個傻子還知道害羞啊!」

王玉蓮輕笑了幾聲,沒好氣的說道,她當然是開玩笑的,葉風就是個傻子,腦子都不好的人,自己就算脫光了衣服,他估計都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要不然為什麼他只在村子偷看別人洗澡而不知道去做點實際的事情呢,那肯定是對男女之事不懂啊。

「那我今天晚上可就真的去找你了,嫂子記得留門!」

葉風嘿嘿的笑著。

「行,等你來!」

王玉蓮點點頭,「行了,時候也不早了,該下山了!」

說完,站了起來,被葉風按摩之後的雙腳,頓時無比的舒服,就連身上的那抹睏倦都消失了。

「看不出來,你腦子不好使了,但按摩的手法居然這麼好!」

王玉蓮奇怪的說了一句。

「嘿嘿,今晚繼續去給嫂子按摩!」

葉風搓了搓手,有點激動的說了起來。

「行,我等你哦!」

王玉蓮笑了笑說道,便先一步下山去了,心裡想著:這傻子,真去了又能怎麼樣,他又不懂那啥。

……

「什麼?你說這些錢是葉風那傻子給你的?」

徐秀看著自己女兒把一疊疊紅色鈔票放在桌子上,瞪大著眼睛說道。

陌上花開,歲月安好 「媽,人家現在已經不傻了,已經好了!」

陳蘭無奈的說道,「這是他今天上山採到的藥材賣來的錢,說是讓我把欠了李大明的錢給還了,這樣就不用嫁給他了。」

「真的假的啊,我怎麼感覺像是在做夢,他一個傻子上山隨便采採藥材就賣了十萬,村子里這麼多的人上山採藥材也沒見到誰發財啊!」

徐秀滿臉的懷疑,「你老實跟媽說,這個錢到底怎麼來的,你就是編,也該編點像樣的理由啊!」

額……

陳蘭這下是真的無奈了,想不到媽媽竟然不相信。

「這是真的,你怎麼就不信呢!」

徐秀白了一眼,「不是媽不信,一個都已經傻了一年多的人了,怎麼可能突然就好了,還給你十萬塊,我看肯定是你在騙我,這個錢我就先替你保管著!」

說完,就把桌子上的錢全都用黑色袋子再次裝了起來,拎著回到了房間里。

這……

陳蘭都還沒反應過來,錢就沒了!

「媽,那是葉風給我的錢,咱們要寫個欠條!」

陳蘭走過去,說道。

「寫什麼欠條啊,他一個傻子,就算把欠條給他,他能看的懂嗎?」

徐秀輕聲說道,「再說,這個錢是不是葉風給你的,我還沒搞清楚呢,誰知道你是不是故意騙我的!」

「我……」

陳蘭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那錢也不能讓你來保管啊,我自己管,等李大明來了我就把錢還給他!」

「還什麼還,你想想啊,李大明雖然人是差了一點,但你要是嫁給他的話,起碼以後也不會有苦日子過,將就一下,這日子也就能過了!」

徐秀慢慢的說道。

什麼?

這話一說出口,陳蘭瞪大著眼睛,一句話都沒有說出來,就好像是聽錯了一樣,怎麼也不敢相信,這話居然是從自己的親媽嘴裡說出來的。

聽這意思,徐秀竟然要把她嫁給李大明?

那種混賬一般的人,她也答應?

「媽,你……你怎麼能這樣!」

陳蘭瞪大著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的親媽。

「怎麼了啊,你想想啊,你要是願意嫁給李大明,那債務就不用還了,這十萬塊錢就可以給你弟弟在縣裡買個房子,等他畢業了,找媳婦就容易多了啊!」

徐秀掰著手指頭開始算了起來,「而且李大明也有錢,你以後日子也不差,這樣多好啊!」

什麼?

聽著徐秀的話,陳蘭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說了,眼中的淚水更是止不住的崩了出來,掉頭就跑進了自己的房間里,關上了門,趴在床上,用被子捂著頭哭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