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他口中咒語輕吟!一道道烈焰洪流宛如天火倒懸,隕落人間!

全能法戒的元素加成,絕命提供的法術增傷!

周啟全力施為之下,威力數倍於尋常的混沌風暴全力爆發!

霎時間,堅石壁壘上空有如末日降臨!灰白色的烈焰之下,就連空氣都在燃燒!烈焰掀起的狂瀾帶著毀天滅地之勢滾滾而下!

無盡的火光之中,周啟身形一晃,心靈傳動驟然施展,手中絕命高舉,找准火焰落下的時機,眨眼已然欺身到了凝霜近前!

無論是劍芒誘敵,還是烈焰爆發,都是為了此刻的近身襲殺!

與明顯是以精神和智力見長的凝霜遠程對彪法術,無異於找死!唯有近身搏殺,方有機會!

注視著在視野中飛速放大的冰霜惡靈!周啟頭頂,巨大的冥鳳虛影再現!

包裹在身軀周圍的混沌烈焰火光頓時一陣瘋漲!

燃燒!再燃燒!

高溫在理論上沒有上限!而低溫不同,絕對零度已然是所能企及的終點!

此時此刻!唯有將溫度燃燒到目前所能達到的極致,方能剋制凝霜源自靈魂的酷寒!

混沌風暴如約落下,圍繞凝霜身旁的四面冰盾在經歷一番抵擋之後,轟然炸碎!

「死!」

周啟目中殺意大熾!劍隨心動!掌中凝結著雷霆劍芒的長劍自半空劃過一道玄奧的軌跡之後,斜斜一劍大力斬下!

卻在這時!

周啟的瞳孔突然一陣緊縮!

就在長劍揮出的剎那他清晰地看到,凝霜水晶般的骷髏臉上,滿布刀齒的嘴角突然一咧,露出了一抹無比詭異的笑容!

與此同時,右臂的獵魔印記之上,原本就熾熱無比的灼痛感,溫度彷彿瞬間攀升了10倍不止!霎時而來的鑽心劇痛幾乎令他將手中的劍刃扔掉!

印記預警!?

有詐!

周啟心中一抹濃濃的驚駭油然而生!

然而還未等他來得及做出任何舉動!下一秒!一道湛藍色的霜雪冰柱已然自腳下驟然襲來!

彷彿被一輛高速奔行的地鐵撞個正著!

全職靈尊 周啟的身形有如斷線的風箏,在寒流無情的噴涌和衝擊下高高飛起!

「警告!結晶噴涌對編號5106造成9300點冰屬性傷害!5106生命值低於15%,進入重傷狀態!」

「警告!技能觸發凍結效果,編號5106每秒將遭受1500點凍結傷害!」

「警告!技能觸發昏迷效果,受克雷姆的意志套裝效果加成,編號5106免疫該次昏迷!」

一連串湍急的戰鬥提示,隨著一個個血紅的字樣在腦海中響起!與此同時,一股前所未有的僵硬感瞬間散布到了全身!

覆蓋全身的混沌烈焰只剩下薄薄一層,宛如風中殘燭隨時可能熄滅!

猛烈的冰霜傷害,更是直接令自己進入了重傷狀態!

周啟這時哪裡還不明白,凝霜是故意讓自己近身的!這來自遠古的惡靈等待便是這一刻的絕殺!可笑的是,自己卻自以為得計,如同撲網的飛蟲一樣,自動送上門!

危急時刻,周啟手指輕彈,隱藏於掌中的融蝕藥劑已然離手而出!

勉力扭轉僵硬的脖頸,周啟張嘴一口將小巧的藥瓶接住隨即一口咬碎將苦澀的藥劑和著水晶瓶的碎渣一口吞下!

「編號5106服用融蝕藥劑,冰凍狀態解除。」

空間提示響起的瞬間剎那,效果立竿見影,他僵硬的身軀如釋重負,凍結狀態頓時得以解除!

周啟身形一晃,臨空一個轉折,借勢飛離了結晶噴涌的覆蓋範圍。

然而還未等他施法將生命值補滿!

隨湛藍色的魔法幽光閃爍,又一道湍急的寒流自腳下襲來!

他如何能夠想到,凝霜施放的結晶噴涌竟然如同威塞留斯和維第恩所施展的冰脈一樣,具有連續追擊的效果!

「編號5106遭受19400點冰屬性傷害!生命值清零!不死鳥套裝作用下,5106免疫該次死亡!」意識陷入黑暗的瞬間!這是他殘留的最後一縷感知!

霜霧瀰漫的半空只見,他即將化作白光消散的身軀,被一團猩紅的烈焰完全包裹!

熊熊燃燒的烈焰隨即緊縮成團,化身成一枚暗紅色的隕石砸落而下!

沸騰如煮的熔岩中!周啟渾身赤裸,沐浴著火光緩緩站起身來!

目視著死而復生的周啟,凝霜猙獰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意外神色!然而當它的視線落在眼前這人類的雙眼之上時。那宛如古井不波的眼窩中,湛藍色的幽光卻是猛然一縮!

那是何其可怕的一雙眼睛!

暗金色的雙眸隱隱可見兩抹猩紅,目光如機械般的冰冷!又彷彿高高在上的神祗,帶著對眾生的漠視和嘲弄!

在它悠久的生命之中從未想到過,一名人類身上會出現這樣可怕的眼神!

一陣致命的危機感撲面而來!不知多少歲月以來,它再次品嘗到了面對威脅的滋味!

「吼!」

凝霜眼窩中凶光大熾,張口發出一聲憤怒的咆哮!身為地獄領主,任何當面的威脅無疑都是一種赤裸裸的挑釁!

「薩拉斯瑞亞門羅瑞撒,亞庫維,索利斯哈,瑞薩穆哈……!」

凝霜抬起枯瘦的指骨,刀齒滿布的口中自開戰以來首次開始吟誦咒語!

霜霧停止了滾動!寒風停止了流動!

聲聲古老而晦澀的咒語吟唱完畢的剎那!堅石壁壘城樓,包括空氣在內所有的一切都陷入了一片詭異的靜止!

周啟線條勻稱的身軀之上,一層透明的冰層正飛速的自腳下往上蔓延!不足一秒的時間已然覆滿了全身!就連他被寒風吹起的長發也詭異地凝在了半空,變得紋絲不動!

因修鍊天魔功而顯得異常白皙的肌膚瞬間變得有如玉石般晶瑩透亮! 總裁前夫,請自重! 一眼望去根本不像是一副血肉之軀,更像是一尊擬真的雕像!

凝霜骨爪一指!一枚尖銳的冰柱於身前凝結成形,隨即若利箭般呼嘯而下!

它湛藍色的眼窩中彷彿已能看到,眼前這帶給他它莫大威脅的人類在被冰柱擊中后變得四分五裂的樣子!

恰在這時!

咔!一聲脆響,有如冰河解封!趕在冰柱即將飛近時自周啟身上響起!

雕像般靜止不動的周啟如同木偶般抬起了頭,妖異的雙眼死死注視著凝霜,目光無悲無喜冷漠依舊!

眼見迎面飛來的冰柱,他略顯機械地抬起了手臂!指尖和冰柱相觸碰的剎那,寸寸龜裂順著厚重的冰柱自下而上不斷延伸!

砰一聲脆響!巨大的冰柱在停下的瞬間,轟然炸得粉碎!

「承載拉赫納的第六芒!喚天之五芒,地之五芒!燃光與影之邊緣!滅!」

機械而冰冷的吟唱聲宛若眾神吟哦出口的裁決,不帶任何的情感!令人聞之不寒而慄!

下一刻,周啟指間金光一閃,凝成了一個玄奧的符號,遙遙沖著凝霜一指!

眼見這玄奧的符號迎面飛來!凝霜介於虛實之間的身軀不由自主發出一陣顫抖!

一股源自靈魂深處的恐懼,瞬間佔據了它所有的意識!

使徒印記!

這人類竟然擁有使徒印記!

他,是一名使徒! 狀如「之」字的印記忽明忽暗,閃爍著炫目的光芒!乍一看結構無比的簡單,卻又承天圓地厚,彷彿涵蓋萬千宇宙的秘密,莫測非凡!

其飛行的軌跡之上,空間因扭曲而塌陷,就連構成物質本源最微小的粒子也在解離崩析!

在凝霜充滿了驚駭和不可思議的目光注視之下,印記無視空間的距離,超越了時間的約束,倏忽飛到了近前!好似葉落無痕,又彷彿花開無聲,無比自然,不帶半分煙火悄然鑽入它的眉心消失不見!

即便身為一名實力強大的地獄領主,寒冰的掌控者,它卻什麼也做不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切發生!

印記入體,凝霜長近10米的身軀有如中了定身咒一般僵硬在了原地。就連環繞在身上的霜霧也隨同它眼窩中不斷流轉的深寒一起為之凝結!

靜!死一般的寂靜!彷彿先前那道隨咒語而來的極度深寒的延續!整個天地再一次由極動變作了極靜!

「咔!」一絲微弱的輕響,入耳是那樣的清晰!

肉眼可見!凝霜晶瑩的頭骨之上,一絲細密的裂縫正沿著眉心的位置飛速向著周圍擴散!

「咔咔…..」清脆的骨裂聲,噼啪作響連綿不斷!

就如同先前由它親手施放的那道冰柱一樣,寸寸的龜裂眨眼之間已然密布它猙獰的頭顱並沿著脖頸迅速爬滿了它的全身!

凝霜宛如水晶雕刻而成的的身軀,隨著一道道裂隙的蔓延眨眼布滿了一道道有如蛛網的裂隙!

下一秒!

「砰」然一聲脆響!

凝霜的頭顱包括整個身軀宛如一件被大力摔在地上的瓷器,轟然炸的粉碎!

「嘶!」

一聲有如來自幽冥的尖銳慘嚎帶著深深的恐懼和不甘響徹長空!

四下逸散的霜霧之中,一枚閃爍著湛藍色幽光的符文在凝霜身軀炸裂的瞬間從他殘破的顱骨中猛地飛出,划作一抹流光向遠方灰濛濛的天際遁逃而去!

周啟依舊如同雕塑般仰著頭,冷漠地注視著眼前發生的一切。眼見此景,他微薄的嘴唇突然微微一掀露出一抹充滿了嘲弄的冷酷笑容。高高抬起的手臂上手指微動,虛空一握!

劃破天際的流光戛然而止!宛如時空回朔,以比去時更快的速度倒飛了回來!

周啟的掌心中彷彿有一道無形的枷鎖,無論符文如何掙扎都只能沿著一道直線向著他的手掌飛速靠近!

眼見符文飛至近前,周啟隨手一抓將之握在掌中遞送到眼前。凝注片刻后,手掌輕抬,連同符文一起往眉心處一貼!

「吼!」

符文觸碰眉心的剎那!周啟仰天發出一聲非人的咆哮!巨大的聲浪席捲氣流扶搖而上,令他頭頂上方的天空一時間風雲跌宕,天色為之巨變!

籠罩整個堅石壁壘的的霜霧如遭遇黑洞的吸扯瘋狂地向他開始匯聚,凝結在地面上的堅冰更是在頃刻之間便消融殆盡,消失不見!

「吱吱……」

霧氣消融的剎那!隱藏於霧氣中的大量白色影子宛如暴露在驕陽下的冰雪,在聲聲痛苦的哀嚎聲中詭異地開始融化!

霎時間!堅石壁壘之上,除了滿地的屍體和破損的城防外,一切就彷彿經歷了一場噩夢一般,再無半分霜雪的蹤影!唯有單手觸摸著額頭,渾身赤裸的周啟那孤獨的身影,有如神祗般迎風佇立!

他晶瑩如玉的肌膚之上,一道道湛藍色的流光不停明滅變幻!隨著他的呼吸,一絲絲寒氣帶著點點霜花圍繞著他不停流轉!

如此不知過了多久,就在肌膚完全恢復正常的瞬間,周啟輕輕放下了手臂,偏頭望向了遠方。目光流轉之際,暗金色眼眸中隱有霜霧縈繞,冷酷的目光中一股令人窒息的冰寒氣息彷彿能領時間亦為之凝結!

與片刻之前相比,除了眼神中令人望而心悸的寒意。他的一頭黑髮隨之變作了霜雪般的銀白,而左臂上方靠近肩膀的位置亦多出了一道「之」字形、有如刺青般的神秘符文,赫然與盤繞在凝霜身軀上的符文一模一樣!

循著他的目光望去的方向,遠方天際,灰濛濛的天空之上有如暮色提前降臨!一團有如墨染的雲團,翻卷不休正滾滾而來!

雲團之下銀蛇亂舞!一道道爆裂的閃電有如要將天幕撕開一般!雲團距離尚遠,聲聲震耳欲聾的霹靂之聲已然清晰可聞!

「我無時無刻不在關注著你,從未有過停歇!未知存在的使徒,聖修亞瑞並不是承載你使命的地方!」

未等那烏黑的雲團靠近,一聲厚重而沙啞,充斥著撕裂感的低吼自周啟身後響起,突兀得令人戰慄!

周啟恍若未聞,依舊注視著翻卷的雲團!

「無法承載使命之地,你的力量根本無法覺醒!不但是我對你的力量源泉感興趣,或許就連天堂也對此產生了窺覷!」

深沉的低吼再次傳來,周啟略顯機械地扭轉身。就在他轉過身的剎那,一道巨大的魔影隨著視角的偏轉,赫然出現在了視野之中!

肥碩的頭顱上幾乎咧到了雙耳的巨口滿布鋼釘般的利齒!

緊貼贅滿息肉的上唇,兩個有若洞穴般的鼻孔之上,數十雙複眼密集地排滿了額頭!

強壯的上身四條肌肉虯結的手臂彰顯力量的同時給人無以倫比的壓迫感!

腰部以下六條有如刀鋒般的節肢,看上去說不出的猛惡猙獰!

如果此刻夏若冰等人身在煉妖壺外只一眼便可認出,周啟眼前這體形如山,面目猙獰的魔影,赫然便是在色慾女王谷瑟蒂雅的城堡中曾經見過的罪惡之王——阿茲莫丹!

「我可以不計較你曾經的無禮!條件是,你!立刻滾出我的世界!」正面看到周啟的面容,阿茲莫丹頭部的數十雙眼眸中齊刷刷射出一道道充滿了憤怒和仇恨的目光!

阿茲莫丹的影像一陣搖晃,似乎下一秒即將散去。強烈壓抑的怒火似乎已令他無法再行控制住魔力的運轉,它永遠也忘不了眼前這位擁有人類身軀的使徒隔空為自己留下的難以磨滅的印象!

「你存在的價值就是為了迎接我的降臨!你的血肉和靈魂,將成為一切的開端!無論任何世界!所有的一切都將被終結!我很快就會去找你!」

周啟仰頭注視著阿茲莫丹,語氣彷彿出自神祗口中的仲裁和審判,如同他的眼神一樣冰冷!一字字一句句與他在面對瑟蒂雅時所說的幾乎一模一樣!

「嗬哈哈……大言不慚!沒有人可以撼動這世界!它的根源凝結著天堂和地獄的力量!一意孤行只會讓你在此隕落!你會同那些妄圖改變世界的勒法雷姆一樣,走向滅亡!」

周啟注視阿茲莫丹片刻,依舊如同先前一般略顯機械得轉過身。抬頭注視著遠空迅速逼近的雲團。從他漠然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似乎早已厭倦於同一具魔法凝成的幻像徒廢口舌。

「你那該死的傲慢就如同那些討厭的勒法雷姆!我發誓,我會親手抽**的骨髓!很快,我的軍團就將攻陷這裡!席捲整個人類世界」

注視著周啟的背影,阿茲莫丹的眼眸中一絲充滿嗜血和狂熱的興奮一閃而逝。而當它的視線落在周啟左臂上那道湛藍色的符文時,猙獰而醜陋的臉上,嘴角微微浮現出一絲陰謀得逞的笑意。一切如同凝霜的死亡是他預先設計好的一般!

「我會在天遣者之塔等待你的到來!地獄的大門屆時將為你敞開!當然,如果你能活到那一刻!」

低沉而沙啞的咆哮聲落下之際,阿茲莫丹高壯如山的魔影有如戳破的肥皂泡,於瞬間消失不見。

周啟面部的神情彷彿鋼澆鐵鑄,沒有因阿茲莫丹的話語產生絲毫的波動。依舊保持著轉身之際的姿態,一動不動,雙眼繼續注視著速度飛快,已然迫近身前的黑色的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