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家三姐妹還不知羅陽不讓她們去參加他的慶功會。

「噯,待會你把我們介紹給大家認識。」谷雪要求道。

這正是羅陽為難的地方。

若谷家三姐妹肯換身份,那就好辦多了。

羅陽還要跟她們商量一下,到底她們用什麼假名為好。

在體育中心大門外站著聊不方便,羅陽說道:「我先帶你們去酒店房間。」

谷家三姐妹上了車,由羅陽來開車。

房間已由金喜喜訂好了,是套房。

進了房間,羅陽開門見山道:「你們跟她們還不熟,不如今晚先不見她們,怎樣?」

一聽這話,谷家三姐妹都冒火了。

「噯!你這什麼意思?!」谷雪拉長了臉。

「雪妹,如果我介紹你們,用你們的真名,那花襲伊聽到了,不會很麻煩?」羅陽說道。

見谷家三姐妹若有所思,羅陽又繼續說下去。

「你們想好了用什麼假名沒?有假名,那安全很多。」羅陽提醒道。

「噯,你就叫我雪,叫她湘,叫她雲就行了。」谷雪說道。

誠然,一般人不會將她們3人的名字合起來當作一個名字。

但世事無絕對,只怕有心人留意到3人名字組合起來,便是幾大門派要追殺的萬魂宗宗主的女兒雪湘雲,那就玩火大了。

不過谷雪執意要羅陽那樣稱呼她們,羅陽只好成全她。

「那你們先洗澡,我去辦點事,回來再聊。」

羅陽都不敢明確說出不讓她們去參加他的慶功會。

「噯,不是還要給你慶祝么?還去哪?你還不帶我們去?」谷雪不滿道。

「呃,我想先去找個人,待會再來找你們,怎樣?」羅陽說道。

已打探到依夜布泊的下榻酒店,羅陽要去讓他兌現承諾。 「這是從國際空間站發回來的影像,兩艘異星巨艦就停在那裡。我們不知道它們的目的,也不知道它們和林船長他們是否有關係。」

NBC記者話語緊張,地球人的三觀又一次被刷新了,科學家們也是目瞪口呆。

但物理學家興奮地喃喃道:「我知道了,他們離開是為了帶回這個,它們是來搞建設的!開始了!」

建設船隻?可是看著很像殲星艦啊。

「噢哦!」NBC記者突然叫了聲,「最新的畫面,神運號出現了,正在靠近那兩艘巨艦!」

(而在愛麗舍宮,衛苗面對一堆直播鏡頭,儘力解釋道:「在新世界,將不會再有Wi-Fi。」

現場記者、警察和美女們一片驚呼,上海外灘、紐約時代廣場、東京銀座大道等地望著大屏的人群,都抱頭慘叫。沒有Wi-Fi?好毒啊!

難道楊永信教授背叛地球了嗎?幫助這幫外星人找到地球人的死穴了?別人怎麼樣不知道,反正他們撐不了一天就得宣布投降。

「通信衛星不再需要了,基站、線路也不需要,什麼網路都將被淘汰掉,只有新的安賽波網路。在地球上你走到哪裡都有信號,滿格的信號,網速比現在的快一億倍以上,你可以登上銀河系最大的互聯網……」

衛苗還在說,人們已經換了一張臉,什麼,認真的!?早說啊,我們還反什麼抗!)

在神運號主艦橋,貓大寶被綁在沙發上,耳朵折了、貓頭腫起了幾個包,嘴巴被塞上幾隻臭襪子以作懲戒,它嗚嗚叫著什麼。那邊輪機艙已經又被關得嚴實,艙門外還堵了好些的椅凳雜物。

「通網,通網!」林放拿著個安賽波手機,「我要看《美味行星》,我要看《星際情聖》,通網!」

現在船上又有通信器了,無涯向開發局工作船、多來寶快遞船說道:「這是神運號,我是無涯,歡迎來到地球。」

「就這裡是吧。」開發局安裝專員的聲音傳出,「真遠啊,我們跑這一趟真不容易。只收你們500萬,你們真的賺到了。」他好像在暗示著什麼。

東墨彤弓嗯嗯回應,又跟快遞船說,裝完安賽波再收快遞,讓他們先等會。

「那你們要把基站安裝在哪裡?」安裝專員問道。

要說裝在地球的哪裡都可以,整個太陽系及周邊很遠都有信號。但也需要考慮總體的規劃,通常圍繞著安賽波基站,會建成本星球的信息處理中心、通訊中心等,這就需要一塊空地方了。

東墨彤弓和林放之前就討論好了,她說:「裝在我們的衛星『月球』上吧,無涯,發坐標。」

「好咧。發了。」

如果沒有產生智慧文明,衛星會被歸為是行星的附屬物,像月球就屬於地球。不要忘了「擴」,月球也是要開發的,況且許多設施放在月球上是個好選擇,還不用跟地球人啰嗦,有本事來阻止啊。

「500萬真的超便宜了。」安裝專員又說,「你們星球真的超偏僻,來這裡不容易。」

「明白。」東墨彤弓呵呵道,「放心,明白的。」

(愛麗舍宮,衛苗向鏡頭說著:「這個基站呢,我們打算安裝在月球上,在你們的登月地靜海平原那裡,以後登月地可以作為一個旅遊景點。」

裝月球上?很多人聽了心裡毛毛的,被偷走怎麼辦?被人破壞呢?裝那麼遠,不放心。

「其實月球和地球一點都不遠,同一張地圖啦……」衛苗很難明白他們的擔憂,對於他這種「船人」,一個星系都是一張地圖而已,「你們要改變思維了,現在是星際時代了。」)

靜海是一個月海,月海是指智人的肉眼能看到的月面上的暗淡黑斑,實際是低洼的平原。它的面積約為42萬平方千米(韓國的面積是約10萬平方千米),低於月球表面1700米。

英文名MareTranquillitatis,寧靜之海,人類那幾次登月就登的這裡,所以叫它「登月屲子」也行。

太空漆黑,半截地球就在那邊,神運號和開發局工作船懸在靜海某地的上空。

林放、東墨彤弓都穿上了宇航服,很便宜很常規的那種,他們從呼嘯者飛艇跳下,落在月球表面上。

安裝專員開著飛艇也到了,就他一個,他是個古格人,臉部正扭成三角形。

兩人相視一眼,最近與古格人蠻有緣分的,這回他們可以肯定,這個古格人是第一次見,應該吧……

「就裝在這裡嗎?」古格安裝員捧著一個黑色外殼的盒子,跟個飯盒差不多大,盒上寫著文字:「安賽波通訊網基站」還有銀河聯盟、偏遠地區開發局的LOGO。

正如地球上每天上網的人,乃至每天泡在網吧里直至猝死的人,多數都沒有留意過信號基站長什麼樣子。即使在路上看到遠遠的有個鐵塔,還以為是巴黎鐵塔,畢竟現在它會到處跑了。

林放、東墨彤弓也是如此,從來沒有見過安賽波基站,今天真是第一次見。

「這個盒子就是基站?」「全在裡面了?」他們問。

「是啊。」古格安裝員不願多講的語氣,「比阿奇利世界的基站是大了一點點,但裡面的工藝星際領先水平的。」

林放哦了聲,行,像是地球的電腦,一開始有幾座房子那麼大,現在也是個盒子了。

「那安裝吧。」東墨彤弓說。

古格安裝員雙手捧著這個基站盒子,走到旁邊一塊隆起的月亮石頭前,把盒子放到石頭上,再用一個超合金架子固定,打上一點點膠水。然後,他往盒子上的開關按鈕按了按,開啟。

「裝好了,我再給你們設置一下。」

為什麼地球沒有收到外星信息?因為大家都用安賽波了啊!換句話說,如果不設置好,各種的商品推銷、詐騙電話、打錯的、故意打錯的……滿銀河的垃圾信息會把地球徹底淹沒。

古格安裝員一番設置后,可以了,神運號是這個基站的唯一管理員賬戶。

「兩位親,飛船已經連上安賽波信號!」無涯的歡聲在兩人的頭罩內響起。

兩人拿著安賽波手機點點點、劃劃划,隨即欣喜地高呼,「萬歲!」

咱們這疙瘩,通網啦!!!

「那麼?」古格安裝員的臉部扭成了元寶的形狀,「你們星球,真的很遠啊……」

「嗯送你一份禮物。」東墨彤弓給了他一個早準備好的彩色禮盒,還綁了個友善的蝴蝶結,她小聲道:「都在裡面了,歡迎再來地球玩哈。」

「怎麼好意思呢。」古格安裝員的臉又扭成心形,一看就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我只是做了點本分工作。」他接過禮盒瞅著,「不貴重吧?你們太客氣了。」

「沒什麼,真的。」東墨彤弓擺擺手,林放點頭:「我可以作證。」

「那我收下了,呵呵。祝你們星球上網衝浪愉快!」

(愛麗舍宮,「好了,通網了……」衛苗高興地按著手機,「網速好快,沒問題,哈哈。」

眾人紛紛拿著自己的手機使,啥?還是老樣子,沒有新的Wi-Fi信號,也沒其它的什麼東西。

不過馬上,他們瞧瞧自己的手機,再瞧瞧外星人的手機……沒有相應的終端設備,沖什麼浪啊混蛋!!!)

外太空,在開發局工作船離去的同時,多來寶快遞船向神運號又一次催促:「行了嗎?快點吧,我們還得趕一堆單子的。」

終於,「親,請跟著我們來。」神運號歡聲應道。 木炭的秘密,若解開了,那許多不明的事情就會迎刃而解。

而那個日苯收藏家極有可能知悉木炭的秘密,只要見了他,有機會問出答案。

當然,想要找出那個日苯收藏家,必須得通過依夜布泊。

不管怎麼說,依夜布泊都是替那個日苯收藏家辦事的。

當時,羅陽跟依夜布泊有賭約,就是羅陽若拿下易生步撥,那就可找依夜布泊查問幕後老闆是誰。

見羅陽有躲避的跡象,谷雪冒火道:「噯!你帶我們來這,是要丟下我們不管,還是想怎樣?」

講真,谷家三姐妹是麻煩的集合體。

誰跟她們在一起,誰就要背負起巨大的壓力。

羅陽無緣無故成為了萬魂宗的宗主,他都還沒有作好心理準備接受這個名號。

現今若要帶谷家三姐妹去夜店見其他美人,恐怕又會惹出麻煩。

本來是喜洋洋的場面,一旦因谷家三姐妹而鬧得不歡而散,則頗為可惜。

是以,羅陽想讓谷家三姐妹留在酒店房間里,待慶功會結束了,他再來找她們。

只是眼看谷家三姐妹不願意留下來,羅陽左右為難。

「雪妹,你們是我的老婆,不帶你們去慶祝,怎麼說得過去?」羅陽反問。

聽了后,谷家三姐妹俏臉的陰霾才消褪了,換上了笑意。

本想撇下她們,現今不得不帶她們去。

若她們真要去,只得換身份。

羅陽沉吟道:「雪妹,湘姐,雲姐……」

正說間,手機鈴聲響了。

還道是唐桂花或安玉瑩打來的,不意卻是秦飄。

先前在體育中心大門口那兒,見秦飄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羅陽就暗暗叫苦。

畢竟他向秦飄承諾過,說等跟日苯忍者易生步撥打完擂台,便每天給她5次快活的體育運動。

現在好了,擂台打完了,承諾在等著兌現。

羅陽有透視能力,能看到秦飄穿的牛仔褲裡面沒有內衣!

由這一點可以看出,秦飄已蠢蠢欲動了。

她打電話來,不用多想,也知道是在問什麼時候給她了。

若是買個包包給她,羅陽想都不用想就答應她。

偏偏她想要寶寶,而且只想給羅陽生寶寶。

這麼一來,羅陽真的不知該怎麼辦。

若把秦飄的肚子搞大了,屆時兩位村花來問罪,羅陽會無言以對。

換了誰,作為正牌女朋友都還沒有懷孕,備胎卻懷上了羅陽的骨肉,誰接受得了?

本來想不接聽電話的,可是逃得了初一,逃不過十五。

除非永遠不回宏運大隊。

想了想,羅陽只得接通電話。

只聽秦飄十分興奮的話音從話筒里傳出來。

「牛仔!」

「飄姐。」

單是聽秦飄的語氣,便知她喜的渾身發癢,在等著羅陽讓她快活似神仙了。

房間里頗安靜,就算沒開揚聲器,谷家三姐妹也能聽見二人講電話的內容。

明知秦飄會說一些很肉麻的話,羅陽不想讓谷家三姐妹聽見。

於是用手指了指門外,意思是他出去講電話。

不過谷家三姐妹均搖了搖頭。

這還不打緊,她們居然都圍了上來,將羅陽夾在中間,用身子緊緊的挨著他,不讓他出去。

不用問,也知她們想要聽聽他跟電話那頭的美人聊些什麼。

單從聲音來判斷,她們知道不是剛才的兩位村花。

谷家三姐妹也算是羅陽的老婆,他只得站在房間里講電話。

只聽秦飄咯咯笑道:「牛仔,你在哪?」

羅陽說道:「飄姐,我在外面,很快去夜店跟你們匯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