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好吧,你小心點。」老高和藤欣立即召集回雪域高原的人手,迅速的退出。

「喂,你們快看,雪域高原的人為什麼全部退走了,他們想要幹什麼?」雪域高原的人一動,立即引起了其他勢力之人的注意,頓時間,所有人都蜂擁了過來。

「雪域高原的,你們這些混蛋玩意,你們想要幹什麼?」

「卧槽,難道想要把我們困在這裡嗎?」

「大家一起動手,不信這少年能扛得住我們所有人!」

……

「光明祭靈,開始吧。」周寒緩緩退後,然後光明祭靈開工了,在這通道裡布置了一個障礙陣圖,封住了這裡。

轟轟轟!

歐家的,棋門的,幽蘭谷等這些勢力的人見此情景,個個勃然大怒,瘋狂的朝著陣圖攻擊,但他們的攻擊在陣圖上無法擊起一絲的動靜。

光明祭靈乃是上古祭靈,它弄的陣圖,又豈是這些人能夠撼動得了的。

「各位,稍安勿躁,這陣圖過不了多久就會自動解除的。」周寒留給這些勢力一個背影,然後跟上了老藤和藤欣:「走吧,咱們這下可以高枕無憂了。」

藤欣和老高已經雪域高原的人見狀,個個對周寒那是更加的驚異了。

這少年居然還是一個陣圖大師,那陣圖居然能夠抵擋住其他那些所有勢力之力的合擊,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不過眾人的心情隨即就變得激動起來,藤香公主找的這個夫君手段實力越高,對於他們藤氏一族越有好處啊,哈哈。

見著周寒和雪域高原的人員消失,諸多勢力發現無法破開陣圖之後,個個神情變得苦逼起來。

雖然他們再怎麼小心,終究還是被雪域高原給坑了。

「咱們別太泄氣了,那少年不是說了嗎,這陣圖過不了多久就會自動解除的。」棋門的殺手自我安慰說道。

「這話你相信嗎?」西域大漠的人道。

「這個……」棋門的殺手無言以對。

「活人還能讓尿給憋死,大家現在立即四下分開找找,也許這地宮四周還有別的通道和出口,甚至也許還有寶貝呢!」武侯府的小侯爺開口了。

「唉,可咱們不懂機關啊,就算找到了通道或者是出口,也是……」歐家老頭子的話沒有說完,但後面的意思誰都明白。

「尋找總比待在這裡罵娘強吧。」幽蘭谷的人說道。

「麻痹的,也只能這樣了。」眾人無語的很,只得散開來,在這地宮的四周開始尋找起來。 周寒隨著老高等人來到了這個暗門入口,周寒扭頭看著藤欣,老高:「你們在這裡等著便是了,我一個人進去就好了。」

這裡面有可能有靈性兵器和符屍傀儡,藤欣這些人進去,也許會成為周寒的累贅。

「周寒,你確定那陣圖等會會自動解除嗎,那陣圖會持續多長時間?」藤欣問道。

「不會自動解除。」周寒說道,他是故意對那些勢力那樣講的。

周寒故意把那些勢力困在那裡,倒不是想要把他們一下子全部給弄了,其實還是為了大運武盟的將來。

大運武盟要發展,除了自身強大外,還得需要有強有力的外援。

而這武侯府,幽蘭谷,棋門歐家等等,都具備這些條件。

「不會自動解除?」藤欣一愣,「難道你要把他們都弄死嗎?周寒,要知道,他們在洞穴外面都還有人呢,萬一他們發訊堵死了洞穴,我們可就出不去了啊。」

「呵呵,所以我才告訴他們說陣圖會自動解除呢。」周寒隨口笑了笑,道:「放心吧,我留著他們還有用處呢。好了,我現在要進去了,你在這裡等我便是了。」

帝心不在 「那,那你小心點。」藤欣和老高兩人聽周寒這麼說,倒是放心了。

藤欣知道裡面那些死人的厲害,她和老高進去也幫不上什麼忙,還是在外面等著好了。

「放心吧。」周寒說完,便是打開了暗門,走入了進去。

這暗門後面的通道很狹窄,僅僅容許一個人通過,周寒進入之後,拐了一個彎,為了保險一點,他乾脆把兩塊石頭也放了出來,讓這兩塊石頭打頭陣。

萬一那些藤香說的死人在暗中埋伏自己呢,畢竟自己現在的感應能力可沒法用,不能感受到身邊四周的情況。

在這狹窄的通道裡面走了沒多久,周寒便是來到了一個石室。

這個石室並不大,長寬一丈左右,石室裡面什麼都沒有,沒有藤香所說的死人,也沒有見到被抓走的老藤。

「大石頭,小石頭,你們仔細查看一下石室,看看暗道在哪裡。」周寒知道,這石室的四周一定有暗道。

「嗯。」大石頭和小石頭得令,幾乎在點頭的瞬間,它們便是找到了暗門之處。

這令周寒有點詫異呢,這兩塊石頭好像本來就知道那暗處在什麼地方一樣,周寒問道:「你們是怎麼找到的?」

「呵呵,我們可是石頭中的王者,這四周都是石頭堆砌的通道石室和地宮,我們當然能夠輕易的知曉這些石壁內部的情景了。」小石頭說道。

「真的假的?」周寒一聽,頓時一驚。尼瑪要是這樣的話,那這洞穴的所有情況,這兩塊石頭都能夠輕易的摸索出來嗎?

「差不多吧。」大石頭點著頭,「不過我們只能夠知道結構,不懂得機關,以及石室裡面是什麼東西,我們也不清楚。」

「嗯,這個無妨。」周寒覺得無所謂,只要兩塊石頭知道石室的結構大小,那麼周寒就能夠以此來推算裡面可能會有的東西。

如果是地宮的話,那麼就可能是倉庫。如果是小型一點的石室,那麼就是放置一些貴重材料或者物資的地方,比如製作圖紙等。

看著兩塊石頭找出來的暗道,周寒想了想,還是沒讓老高進來幫忙,直接讓大石頭按下了開啟暗門的開關。

嘩嘩嘩!

大石頭按下了開關之後,一面石壁偏轉,然後一個直徑一丈大小的通道呈現在周寒的面前。

在通道的夜明珠照耀下,周寒發現了藤欣所說的死人。

通道的兩旁,站立著兩排毫無聲息的人,他們的身上都長滿了密集的毛髮,異常的茂盛,連五官都給遮住了,根本無法判斷出其性別。

周寒沒有踏入這通道,所以這些人都靜靜的站立原地,並沒有來攻擊周寒。

之前老藤被抓走,估計是進入了這通道吧。

「光明祭靈,這是符屍還是傀儡?」周寒在腦海裡面問道。

「都不是。」光明祭靈道。

「都不是,那是什麼?」周寒問道。

「這是靈屍。」光明祭靈道。

「靈屍?」周寒第一次聽見這名詞。

「靈屍比傀儡和符屍要高級一點,具備一些初步的主動技能,比如主動攻擊,主動糾纏等等,不像傀儡和符屍需要人來下指令。」光明祭靈道。

「這地方有靈屍守護,那麼是不是一定有靈性兵器的存在了?」周寒問道。

「嗯,有很大可能。靈屍一般都是那些受制於靈性兵器的人變成的,這些人在被靈性兵器控制之後,慢慢的迷失的本性,淪為行屍走肉,最後成為靈性兵器的守護者。」光明祭靈道。

「光明祭靈,你說這些靈屍守護的靈性兵器會不會就是箭神的兵器神弓和神箭?」周寒突然之間問道。

「這個不敢肯定,不過這箭神的名氣那麼大,他的神弓和神箭應該也是產生了靈性的兵器,這神弓神箭搞出靈屍倒不是沒有可能。但這裡這麼多的靈屍,不能確定是否都是神弓和神箭影響的,畢竟這神弓和神箭應該只歸箭神擁有,其他人怎麼可能在箭神死之前摸到這兩樣東西。」光明祭靈道。

「那有沒有可能這些靈屍都是在箭神死了之後找到這裡的人,他們意圖取走神箭和神弓,卻因為意志不強大,然後被迷失,最後淪為了靈屍?」周寒問道。

「你覺得這洞穴像之前有人進來過嗎?」光明祭靈問道。

「這個嘛……」周寒皺著眉頭,「似乎不像有人進來過。」

「所以這隻有一個合理的解釋了,這些靈屍的產生,應該是這裡堆放著不少的靈性兵器,而這些靈性兵器的主人曾經都是被箭神所殺,然後箭神把他們的兵器都收集到了一起,然後弄了批人來充當靈屍守護者。」 大清四福晉 光明祭靈道。

「不管怎樣,我既然來到了這裡,自然就要看個究竟了。」周寒期待說道。

「騷年,不要太激動,這些靈屍最低級的都堪比生境的強者了,你不會是對手的。」吞噬祭靈提醒道。

「我又沒有說要親自上陣,這不有兩個打手嘛。」周寒一指兩塊石頭,「兩位,上吧。」

「是!」

兩塊石頭立即伸出了手腳,朝著那通道裡面沖了過去。

也就是這兩塊石頭踏在通道的瞬間,那些靈屍一下子全部都動了起來。就像一個個毛猴子一樣,朝著兩塊石頭撲了過來。

毛猴子人多勢眾,一下子就把兩塊石頭給鋪天蓋地的壓住了,但他們的拳頭轟擊在石頭身上,對兩塊石頭沒有造成任何的傷害,然兩塊石頭連連出手,毛猴子卻是一個個的倒下了。

這戰鬥的過程非常的簡單,一個個毛猴子撲向兩塊石頭,然後被兩塊石頭輕易的殺死,沒多久,地上便是躺了一地的毛猴子。

這可是堪比生境的高手啊,就這麼輕鬆被擺平了,兩塊石頭的戰鬥力,的確是無與倫比啊。

兩塊石頭打手清理乾淨了路障,周寒很放心的就踏了上去。

對於那老藤的安危,周寒也略微放心了不少。

估計老藤被這些毛猴子抓去,然後就要被那些靈性兵器被弄成靈屍。

不過短時間之內,老藤應該不會被影響吧。

走過了通道,然後周寒又來到了一扇石門面前,大石頭將石門開啟之後,強大的肅殺之氣頓時間就撲面而來。

如果不是周寒的精神力格外的強大,也許這一瞬間周寒就迷失了。

周寒也慶幸沒有把藤欣他們帶進來,不然在這一瞬間,他們都要被迷失。

感受到眼前撲面而來的殺氣,周寒震驚之極。

要知道,這地宮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經過如此歲月的洗禮,這肅殺之氣還如此的重,可以想象一樣在這全盛時期,這殺氣該是多麼的可怕強悍啊。

周寒的目光投入地宮之中,目瞪口呆。

地宮裡面沒有任何照明,但卻能夠清晰的看見裡面堆積如山的兵器。這些兵器都散發著光明,所以這地宮不需要照明設備。

那堆積如山的兵器,隨便一件都散發著令人心悸的氣息,顯然這都是擁有靈性的兵器啊。

而這樣寶貴的兵器,居然就像大白菜一樣在這地宮堆積如山,實在是太令人震撼了。

難道說,這都是箭神強者殺死了對手,然後收集起來的兵器嗎?

也許是的,不然箭神之墓為什麼會這麼有名。還每十年開啟一次,不計其數的人不惜冒著生命危險進來尋寶?

在這靈性兵器堆積的像菜市場的白菜一樣的小山旁邊之中,周寒看見了老藤。

老藤果然被那些毛猴子抓到了這裡,老藤躺在一件巨斧兵器旁邊,雙目緊閉著,表面上看不出死活。

「吸掌!」

周寒手指一抓,吸掌頓出,想要把老藤給抓回來。

但就在周寒的吸掌一出的時候,這地宮裡面的浩瀚殺氣頓時間化為了一道無形的漩渦,輕鬆的就抵禦了周寒的吸掌,然後併發出了一股強大的吸引力,將周寒瞬間就給拉了進去。

「卧槽……」 縱使周寒的精神力再強大,也及不上這麼多靈性兵器集合起來的殺氣力量啊。

打個比方吧,一個男人,不管他再怎麼強壯,哪怕把他關在監獄裡面三年時間不碰女人,這時候這男人在那方面的需求肯定是渴望到了極點,也就是這時候是這男人在那方面戰鬥力最強大的時候。

但這樣一個男人,把他丟到女兒國去,也是不可能滿足所有女人的,而且還會落個精盡人亡的下場。

雖然這個比喻來比喻現在的周寒有點不恰當,但也差不多了。

周寒突然被殺氣匯聚的漩渦拉了進去,頓時間,他便和老藤一樣,被漫天的殺氣給籠罩了。

然後周寒能夠非常清晰的感覺到,這些殺氣就像刀子一樣,瘋狂的朝著周寒的腦海裡面鑽。

周寒極力催動的精神力進行抵禦,但根本擋不住。

「光明祭靈,咋整?」周寒在腦海裡面嘶吼道。

「騷年,不要雞動,不要反抗,讓這些殺氣衝進來,沒事的。」吞噬祭靈慢騰騰說道。

「周寒,吞噬祭靈屬於嗜殺型的祭靈,這些殺氣對於它來說,正是大補之物。」光明祭靈道。

「嗨,早說嘛。」周寒聽光明祭靈這麼一說,心情頓時就放鬆了,直接就撤去了抵禦的精神力,然後這浩瀚的殺氣就像決堤的洪流一下,撞入了周寒的精神腦海。

果然,在這些殺氣撞入周寒的精神腦海的瞬間,吞噬祭靈發出了黑光,殺氣就滔滔不絕的流入了黑光,被徹底的吞噬了。

看著殺氣源源不斷的被吞噬祭靈吞噬吸收,周寒有些狐疑的問道:「光明祭靈,你說這些殺氣對於吞噬祭靈來說是大補之物,是不是就能夠幫它激活一些技能?」

「騷年,你想多了。」吞噬祭靈插嘴了,補充道:「我這麼跟你講吧,你可以把我比作一個男人,而這些殺氣可以滋補在我男人那方面的能力,這樣你就明白了嗎?」

「壯陽葯的效果?」周寒一頓。

「嗯,是的,男人嘛,要是那方面的能力強大了,雄風就壯了,就是這麼一個意思。」吞噬祭靈道。

「但這對於你的技能,是不是沒多少實際性的幫助?」周寒抓了抓腦子。

「怎麼沒有呢,男人那方面的能力強大了,自信心就回來了,幹什麼事情都特別有幹勁,懂不?」吞噬祭靈道。

「不懂。」

「算了,你特么還是一個處男,跟你說這些就像對牛彈琴,不說了。」吞噬祭靈一陣無語,然後對光明祭靈道:「光明老夥計,咱看什麼時候控制一下這騷年的身體,幫他破個處吧。」

「尼瑪……」周寒頓時大駭,連忙吼道:「尼瑪不能這麼干!」

「騷年,先不要這麼雞動,告訴你,如果你嘗到了女人的滋味,我保證你會感激我的。」吞噬祭靈道,「再說了,我也不會給你隨便挑個四五十歲的大媽,也不會給你找青樓女子,你保證,既然你是處男,我一定給你找個處子,這樣一來,你的第一次就不會吃虧了。」

「不行!」周寒斬釘截鐵,竭斯底里:「你特么要是這麼干,老子跟你翻臉。」

「行了,周寒,你別搭理他,他跟你開玩笑的,到時候吞噬老夥計真這麼乾的話,我會幫你。」光明祭靈道。

「嗯。」周寒這才放心下來。其實周寒哪裡知道,光明祭靈後面還有話省略了,那就是「迷住那些女孩的。」

後面這兩傢伙真這麼幹了,搞的周寒那是相當的無語,不過這都是后話了。

眼前這個地宮的靈性兵器不少,產生的殺氣也眾多,不過到底還是經受了太長歲月的洗禮,殺氣流逝了許多。再加上吞噬祭靈吞噬殺氣的速度很快,沒多久,整個地宮的殺氣就寥寥無幾了。

那堆積如山的兵器發出了叮叮噹噹的抖動聲音,周寒連忙問道:「光明祭靈,這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