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韋靈超那滿臉自信的樣子,蔡俊嶂輕輕的點了點頭,不再多說什麼,而兩人的身體卻是起身朝樓下走去。

歐陽俊等等人一路撲進,雖然也遇到了一些人的阻擾,但這些韋靈超等人請來的普通人哪裡是他們的對手,三下五除二,就將這些人擊退,而當幾人衝上樓頂的時候,卻只看到了一具冰冷的屍體,他的旁邊還擺放著一架巨大的阻擊槍,似乎剛才的開槍的正是他。

「啊……」歐陽俊忽熱大吼一聲,整個身體猛然躍起,狠狠的一拳砸在那具屍體的身上,恐怖的力道頓時就將那具屍體砸得粉碎,漫天的血肉和碎片飛灑開來,噴得歐陽俊一身都是,讓他原本俊朗的臉蛋顯得極其的猙獰,看到如此瘋狂的歐陽俊,葉星辰等人都是默默的站在那裡,他們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去勸解他?特別是葉星辰,心中充滿了愧疚之情,這一切,難道真的就是命么?難道真的無法挽回么?一滴淚,自葉星辰的眼角慢慢的滑落,流入了那悲痛的心扉之間……

「轟隆……」忽然間,遠處響起了巨大的爆炸聲,眾人同時朝聲音的方向望去,正是教堂的方向,不由的臉色劇變…… 三杯酒喝完,白大少爺老老實實的給自己老爹和李天倒滿酒,至於桌子上其他的人也都知道這個時候要談事情了,所以他們都是很有眼力勁兒的,白家的大宅有很多的娛樂項目,白大少爺倒完酒之後,就讓手下招呼李天的手下了,這裡有能看電影的地方,也有能健身的地方,甚至還有一個私人酒吧,可以說你能想到的這裡都有,畢竟這裡是白總裁的私宅,想要什麼都是能夠滿足的,如果這裡沒有的話,白大少爺一句話,大西北能有的都能給你弄來,這就是白家在大西北的實力。

白總裁先是看了兒子一眼,又看了李天一眼,知子莫若父,對於自己的這個兒子,白總裁那是十分心疼的,但是也知道自己這個兒子的情況,如果這一次沒有李天的話,恐怕一輩子就要這樣懦弱下去了,失敗並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找不到希望,原本兒子都已經快變成一個廢人了,白總裁求醫問葯那麼長時間,就希望兒子能夠重新站起來,沒想到今天的這個會課竟然讓兒子站起來了,而且看兒子剛才的那個表現,不僅僅是賺錢那麼簡單,很有可能想要跟著李天混下去。

「李先生,這幾天的接觸我也看出來了,你應該是一個十分爽快的人,多餘的話我也就不多說了,你到我家來吃飯,我也明白你的來意,肯定是讓我幫忙辟護你的礦場吧,這一條我答應了,但你別忙著高興,我可是有一個想法的,李先生可不可以幫我照顧兒子呢?這只是我的一個想法,絕對不是我的一個條件,如果李先生不願意的話,我這裡也沒有任何怨言,你的礦場一樣可以在這裡開下去,在我的幫助之下還能比別人更加簡單,雖然另外兩大勢力我管不了,但他們多少也得給我一點薄面。」白總裁笑著說道。

這才是一個商量事兒的方法,李天這個人從來都是吃軟不吃硬的,如果白總裁要拿著李天的礦場進行威脅,那真是對不起了,這個飯局現在就可以結束了,不管剛才談的多麼的要好,李天都不願意跟這樣的人成為朋友,人家白總裁以退為進,先把所有的話都說乾淨了,不管你幫不幫忙,我這邊先把你的忙給包了,這才是會做人的李天,這人就是這樣的性格,你敬我一尺,我就敬你一丈,白總裁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還能讓李天去拒絕嗎?要不說人家白總裁會做人呢!

旁邊的白大少爺還在組織語言呢,他不知道該怎麼跟李天開口,畢竟雙方之前也是有衝突的,而且鬧的大西北地區人盡皆知,就算他肯屈尊給李天磕頭敬茶,也有可能人家不鳥自己這個人呢,如果是那樣的話,他白大少爺可就顏面盡失了,怎麼說在西北也是有頭有臉的人呀,開口要跟人家當小弟,最終還被人家給拒絕了,再加上白大少爺被崑崙派給開除了,這以後要是傳揚出去,白大少爺還如何在西北混下去呢?

白大少爺有些感激的看了老爹一眼,如果不是自己的老爹替自己說出來,那這個事情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呢?老爹在西北夠地位,就算在整個全國也有自己的地位,老爹說出來的分量要比自己重得多,李天肯定會慎重考慮的,而且老爹的說話方式也讓白大少爺佩服,這一輩子能夠學到老爹的一半,這就已經是相當不錯了。

在白大少爺的記憶當中,不管是母親那邊的親戚還是師門的長輩,對自己的父親都有些看不起,所以從小時候開始,白大少爺也不怎麼看得上自己的父親,可無奈這個人就是自己的父親,白大少爺始終不能夠做出太過分的事情,雖然對自己的父親不怎麼尊重,但是作為兒子,白大少爺還是希望父親能夠展露出一些實力讓自己看看,父親才是自己最能依靠的,這是白大少爺15歲的時候得出的結論,不管是師門那邊還是母親那邊,最終都是一個投資者,只有父親才對自己獻出了無私的愛。

經過了這次事情之後,白大少爺也看清楚了一些人的嘴臉,這個時候才感覺到父親的可敬,也感覺到父親為了自己的奔走,如果不是因為這一點的話,白大少爺那天也就不會跟著父親去見李天了,沒想到就是這樣的一個舉動,讓白大少爺改變了自己的命運,甚至比以前更加的輝煌,當然這都是后話了。

「你兒子的身體還需要恢復,如果把它交到我的手上的話,這恢復的步伐就得按照我來制定了,在你這裡那可是錦衣玉食,恢復起來是比較舒服的,在我那邊可就沒有這個待遇了,我的公司當中不養閑人。」李天笑眯眯的說道。

對於白大少爺這個人,李天還是能夠看的上的,別的不多說,白大少爺只要在自己的手裡,白總裁就會在西北幫自己的忙,白總裁可不是普通的路邊老大爺,那可是在西北首屈一指的人物,雖然白總裁的後面還可能有高人,但白總裁在大西北地區說一不二,這是所有人都明白的,只要有白總裁幫忙,自己的礦場是絕對不會出問題的。

李天的話讓父子兩個都笑了笑,他們都是能夠吃苦的人,別看白大少爺是出生在金窩裡,但是白大少爺小時候也吃了不少的苦,崑崙派那邊可不管你是不是大少爺還是寒門子弟,對你的訓練都是一視同仁的,也正是因為崑崙派的一視同仁,讓白大少爺年紀輕輕的就有了非常強悍的實力,只不過白大少爺從來都沒有失敗過,所以當面臨失敗的時候就會失去理智,這才有了前幾天的那一幕,李天所說的吃苦,在白大少爺的眼裡根本就不算什麼,當年在崑崙派吃的苦夠多了,所以對於吃苦這樣的事情,他是絕對不會放在眼裡的。 671曲終人散(下)

聖地亞哥大教堂,此時早已經被數千星曜會的成員密密麻麻的包圍起來,而葉星辰等人所在的山地是在教堂的東面,此時發動攻擊的,卻在教堂的西面,一群全副武裝的黑衣人朝這邊衝來,剛才的一記巨大的轟鳴聲正是他們發射的炮彈,直接將教堂前沿的十多名星曜會成員炸的粉碎,血肉模糊。

上千名星曜會成員快速的集合起來,他們一把撕開了身上的黑色西服,露出了全副武裝的身軀,一隊又一隊的尋找有利的地點,開始對侵襲者發動反擊,而其他的客人則全部被請到了教堂之中,他們大多數人的臉上都露出驚恐之色,甚至是某些大型集團的老董也一個個面色慘白,他們雖然見慣了風雨,可是這麼近距離的感受火炮的威力卻也是第一次,沒有人想要就此送命。

很多人甚至後悔自己為何要趕來參加這次婚禮,當然,若是能夠給他們選擇的話。不過讓人驚訝的卻是當代歌壇天後雪曦欣,她的臉上沒有任何的慌張,她甚至主動招呼著一些人退入教堂之中,至於李肖衛卻一直默默的守護在她的身邊。

至於慕容蓉等人,卻是第一時間護著李筱婷衝進了教堂之中,而冰冰的身影卻早不知道去向,不過冷寒冰等人一個個都非泛泛之輩,很快就讓原本混亂的現場安定下來,至少不再像剛才那般雜亂。

「神父,現在我們需要你的幫助……」這個時候,一身黑色套裝的趙雅倩直接找上了教堂的神父,面色肅穆的說道,在她的身後,卻是渾身散發著陣陣殺氣的紅蓮和李琳,當然,蘇珊也抱著葉瀟,慕容蓉等人也全部在這裡,除此之外,王強也率領了一干小弟團團的護住幾人。

神父此時臉色已經完全的慘白,他實在不明白怎麼一場婚禮就變成這個模樣?怎麼還會有人提槍來進攻?而這些參加婚禮的人竟然也有那麼多人帶著槍支?難道他們早就預料到了不是?如果不是早就預料到了?卻隨身攜帶著這麼多槍支?他們是做什麼的?而且看這些人的身法,似乎都是那種歷經了數場生死搏鬥的人?難道他們是軍人不成?

不過這些都不是神父該思考的問題,當看到好幾名手中的漆黑色手槍對準自己的時候,神父明智的選擇了該怎麼做?

「請問你們需要哪些幫助?」神父面色緊張看著眼前的幾位絕色美女,卻興不起任何淫穢的想法,不是他對上帝的信念有多深,完全是因為他知道這幾位所代表的勢力,根本不是自己能夠招惹的。

「這教堂應該有類似地道的存在吧?別告訴我你不知道,這麼大的教堂,若是沒有一個逃生的出口,我們是不會相信的!」趙雅倩淡淡說著,不過言語之間卻透露著極強的殺機。

神父恍然,這……這可是自己接任這間教堂之後才知道的秘密,這女人怎麼可能知道?他卻哪裡明白,趙雅倩本來就是搞情報工作的,對於這些教堂的事情自然也有一定的了解。

「請……請……請跟我來……」看到趙雅倩等人那冷冽的眼神,神父明智的選擇了配合,當下轉身就朝教堂的另一間房間走去。

王強率領著幾十名最強的精銳,將慕容蓉等人護在中央,很隱秘的將其他人隔離在外面,畢竟,既然是一條密道,要是知道的人多了,那還叫密道么?他的任務就是好好的保護幾位夫人,對於其他人的死活,他才懶得理會?

慕容蓉等人卻是擔心的望著葉星辰等人前去的方向,她們實在不知道葉星辰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走吧,只要我們沒事,他們一定不會有事的……」同樣抱著紫漠的余嬌嬌看出了幾女的擔心,當下開口問道,而緊緊抱著葉瀟的蘇珊卻也輕輕的點了點頭,她相信葉星辰如今最擔心的就是自己等人的安慰,只要自己等人能夠平安的脫離此地,他一定能夠平安的歸來。

可以說,星曜會安排在教堂周圍的人手極多,饒是對方的火力兇猛,一時之間也難以攻進來,可是趙雅倩卻總感覺事情並非想象的那般簡單,當她們一行人,包括關婷婷,慕容茗嫣等人都跟著神父的步伐走進教堂那幾十年沒有用過的密道的時候,教堂外面,竟然出現了三支身穿迷彩服的軍隊,看他們的規模,每一支大概有一千多人,服飾和澳大利亞軍方的完全不同,反而有點像雇傭兵的形式,而出現了這麼大的動靜,澳大利亞政府卻沒有一點反應,一種不詳的預感瞬間出現在眾人的心間。

已經快要奔回來的葉星辰見到這樣的情況,心中是一陣著急,自己留守的成員雖然很多,更全部是精銳,可是要抵擋這麼多人的進攻,怎麼可能?

只是他卻不明白,這麼大的動靜,澳大利亞軍方怎麼會一點反應都沒有?難道他們都被收買了么?

他卻哪裡知道,韋靈超已經暗地裡投靠了M國,當然,這之中到底付出了多少代價,根本不是常人能夠了解的。

而韋靈超也成為了M國的一批基因戰士,也就是通過高科技手段,成功的激發了潛能,而這次前來澳大利亞擊殺葉星辰,更是通過獨特的一些手段,和澳方政府達成一致性的條約,將葉星辰一伙人定義成為恐怖分子。

葉星辰等人雖然實力強大,可是他們畢竟沒有和國家對抗的實力,他們更是沒有想到韋靈超會為了激發潛能,選擇了投靠M國。

見到越來越多的敵人從四面八方趕來,葉星辰等人都明白,自己等人安排在周圍的眼線早被對手清除,可以說,現在自己一方已經成為了瓮中之鱉,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寫滿了肅穆,就算他們的武器也是當今國際最先進的,就算他們的成員都是精銳中的精銳,可是當一個地區的政府不理會這種大規模的槍擊事件之後,那結果可想而知?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葉星辰的電話鈴聲響起……

葉星辰二話不說,直接接通了電話。

「喂,辰哥,是我……」電話那頭,傳來王強焦慮的聲音。

「你們那邊情況怎麼樣了?」葉星辰還不知道眾女已經找到了出路,開口就問道。

「我們現在已經通過密道逃了出來,嫂子們都在,不過冰冰小姐不知道去了哪兒,我們現在該怎麼辦?」王強那頭很是小聲的說著。

一聽到王強說慕容蓉等人都已經逃了出去,葉星辰懸著的心總算放了下來,不過一想到這件事的嚴重後果,而澳方卻沒有做出半點反應,想來政府已經不可靠,當下就開口說道:「你們想辦法儘快的趕去第六零三號碼頭,那裡全是我們的人,然後儘快離開這裡,前往金三角,最後由金三角返回靜海,記住,一路上一定要小心,凡是知道你們行蹤的外人,殺無赦!」事情到了這種地步,葉星辰再也顧不得其他,只要能夠保護好自己所愛之人,其他的又算得了什麼呢?他從來都不是一個好人,以前不是,現在不是,以後也不是。

「我知道了,辰哥……」王強那頭重重的點了點頭,眼中更是射出灼熱的光芒,他已經在心裡暗暗發誓,就算死,也要護住眾女安全。

最後一起逃出去的幾十名戰士都是最精銳的戰士,他們身上都有著最強的裝備,而眾人除了李筱婷身懷六甲有些行動不便,其她人都是身手敏捷,至少不會因為影響跑路的速度。

當然,跟隨在大隊人馬之中,卻有著一個極其獨特的存在,那就是關婷婷那個失蹤多年的哥哥,此時他的目光完全的落在了蘇珊的身上,他就這麼默默的跟著眾人,一起逃離,不過他的眼中卻充滿了鎮定,彷彿這不是一場逃亡,而是一場旅行。

葉天龍,蔡聖龍,黃天宇幾個老傢伙都留了下來,他們讓冷寒冰五人各自又率領了二十人從密道離開前去保護蘇珊等人後,就直接炸掉了密道的通口,開始親自率領著其他人突圍,事情發展到這種地步,以他們的見識自然明白此事嚴重性,現在已經有人暗中做好了一切。

很多名人,商賈,此事全部聚集在教堂的大廳之中,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們也不知道新娘們都去了哪裡?他們只是本能的感到畏懼?外面槍炮聲不斷的響起,時不時的有炮彈轟到教堂附近,震得的整座教堂都在抖動,更是時不時的聽到有人被炸得血肉模糊時候的慘叫,所有人都不知道做些什麼?他們只是本能的呆在那裡,不敢亂動,祈求著上帝能夠救援他們?可惜我們崇高的裸男閣下早不知道被葉星辰等人搬去哪兒,哪裡會收到他們的禱告?

雪曦欣和李肖衛都靜靜的呆在人群之中,他們的眼中沒有絲毫懼意,看著周圍驚慌的人群,特別是一些曾經是高高在上的大老闆那副嘴臉,眼中充滿了不屑,這就是人,那些一個個高高在上的人,遇到這樣的情況卻也露出這樣的一幅嘴臉,當真可悲。

若是他呢?雪曦欣的腦海中忽然想到了那個神一般的男子,他現在在哪裡呢?

重生打造完美家園 儘管兩人多少已經知道了新娘們已經離開,但他們卻也沒有任何的報怨,說到底,他們只是葉星辰旗下的員工,在這種繁忙的時候,葉星辰身邊的保鏢不可能照顧所有人的。

其實在他慕容蓉等人離開的時候,他們曾經有機會跟隨一起離開,畢竟南宮尚香是他們的上司,以他們之間的關係不可能不帶上他們,可他們卻選擇了留下,只是為了不連累慕容蓉等人。

畢竟他們都是如今最火的偶像,很多人的目光都落在他們的身上,可以說,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受人關注著,若是他們也跟去,那聽眾的大多數人肯定也要不顧一切的跟去,畢竟,面對能夠逃生的機會,沒有人願意錯過,這樣一來,那南宮尚香等人的行蹤也算是暴露,那且不是連累了眾人?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在葉天龍等人的指揮下,星曜會的眾人不斷的朝四周突圍,當他們和葉星辰等人匯合之後,星曜會的精銳們發揮了極強的戰力,阿戒,熊天生,熊天養,陳偉煌,李曉濤,李奕喧,李佳軒,梁立果,曲長江,余銳欽,洛建洋,蔡成源,韓亞斌呂培虎等人一個個的手持重型火器,沖向了四面八方。

饒是對手都是請來的雇傭兵,面對這等強大的反抗力,一時之間也是方陣打亂,而葉星辰等人也就趁此機會,兵分五路,徹底的突圍出去,至於教堂裡面的人,他們卻是一點也不擔心,只要正主一走,誰還會為難他們?

留守教堂的星曜會成員原本有一千八百多人,而王強冷寒冰等人帶走了兩百多人,當葉星辰等人竭盡全力衝出去之後,還活著的卻不足五百人,而且個個帶傷,就連葉天龍,蔡聖龍黃天宇等人也先後受傷,不過眾人總算是突圍成功,葉星辰緊緊的跟在葉天龍的身邊,而紫楓,歐陽俊等人卻也不知道身在何方?

此時,已經到了下午三點,天空中白雲朵朵,渾身疲憊的葉天龍等人來到了離聖地亞哥教堂五公裡外的一座山林之中,澳大利亞是世界上污染最輕的國家之一,這一片山林更是沒有一點污染,周圍人跡罕見,幾乎見不到一個人影,所以,葉天龍等人在這裡停了下來,作為短暫的休整。

葉星辰靜靜的呆在葉天龍的身邊,望著身後剩下的二十多名星曜會的成員,心裡百般不是滋味,一個好好的婚禮,怎麼會弄成這個樣子?為何原本以為掌握了一切的,如今卻發生這樣的事情?

林芸妃的死給了他太大的打擊,這個自己兄弟一直深愛,而她卻深愛著自己的女子,就這麼去了?她是為了自己才死的,如果不是她擋下了那一槍,自己可能早已經離開這個人世,為何會這樣?

葉星辰的眼中一片茫然,他還無法從這樣的事情中徹底的回過神來……

「似乎要亂了……」這個時候,坐在一塊大石頭上的葉天龍卻忽然說了一句,而他的雙眼卻是望向了天空……

亂了?什麼亂了?迷惘之中的葉星辰再一次多了一絲深深的疑惑……

「亂的,的確要亂了,葉兄,事情似乎已經超出了我們的想象啊……」蔡聖龍這個時候也是無聲的嘆息了一聲。

「老頭子我清閑了這麼多年,似乎也該活動活動了,只是可憐了老穆,以他的能力,當初就不該這麼早離開啊……」衣服破破爛爛的黃天宇也是嘆息了一聲。

幾人的對話只讓葉星辰一陣莫名其妙,怎麼這幾個老傢伙說出來的話這麼玄乎呢?而且穆星澤當初本來可以不死?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葉星辰正想要問問,卻發現三人的臉色同時劇變,緊接著就聽到沙沙的聲響傳來,還沒來得及有什麼反應,葉天龍忽然暴起一腳,直接踹在他的屁股上,頓時就將他的身體踹得直飛出去,葉星辰正要大罵,可是在他剛才所戰的位置,卻出現了一根一丈多長的金屬長矛,此時已經大半沒進了土地之中,若是沒有葉天龍的那一腳,他的身體將被整個洞穿。

一道道冷汗自葉星辰的額頭滲出,這到底是誰下的手?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力量?

「走……」葉天龍沒有多說什麼,轉身就朝叢林掠去,不管想要做什麼,現在首先要做的就是保命。

蔡聖龍,黃天宇也是瞬間竄了出去,三人的速度都是極快,葉星辰卻沒有立馬行動,不知道為何,他總感覺自己的父親幾人是為了引開對方?

葉星辰沒有動,跟在他身後的二十多名星曜會成員也是一個個的立在原地,,眼睛警惕的看著周圍的一切,剛才的那一根長矛,不僅驚出了葉星辰一身冷汗,也驚出了他們的一身冷汗。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足足過去了半個小時,直到周圍再沒有動靜之後,葉星辰才微微鬆了一口氣,而他的雙眸之中,卻閃爍著灼熱的光芒,他知道,不管是自己的父親,還是蔡聖龍,甚至是黃天宇都已經突破了人體的極限,成功的激發了自己的潛能,他們的實力大增,而自己呢?自己現在還找不到任何的方法?難道真的要受到什麼極大的刺激才會激發潛能么?

葉星辰的心,徹底的靜了下來,他在尋求著極限的突破,直到電話鈴聲響起。

「喂,辰哥,我們現在已經安全到了碼頭,一路並沒有引來任何懷疑,你們……」

「星辰哥哥,你現在怎麼樣了?」電話那頭,王強的話語還沒有說完,似乎就被黃亦菲搶到了電話。

「我很好,你們馬上離開,不要耽擱,儘快趕回靜海市,我們在靜海匯合!」葉星辰口中淡淡說著,話語之中卻透露著深深的擔憂。

「可是星辰哥哥……」

「不用擔心我,我沒事,你一定要照顧好筱婷……」葉星辰不等黃亦菲說話,直接開口說道。

「嗯,我會的……」黃亦菲輕輕說著,而電話又分別傳給了慕容蓉等人,所有人都是不斷的叮囑他要小心行事,沒有一個人埋怨過今日發生的事情,她們的心中有的只有關心,只有擔憂,只有那最深的愛戀。

聽著眾女的聲音,葉星辰的眼角不自覺的滑落了兩滴晶瑩的淚水,今日本該是最幸福的一天,今日,本該是她們最快樂的一天,可是如今,卻變成這等模樣?那麼宏大的婚禮,那麼隆重的婚禮?那麼盛大的婚禮?如今卻變得這等凄慘,這又是為什麼?

迷惘之中的葉星辰終於回過神來,他終於從這件事情的反應之中回過神來,怒,一股難以言表的怒火自他的體內不斷的湧出,狂暴的殺意更是瞬間彌散開來,不管是誰主導的這一切,他都要將他徹底的粉碎。

那種因為結婚的喜悅心情早已經消失不見,那種因為林芸妃生死而麻木的神經也徹底的恢復過來,一股深深的悲切之情被他徹底的抹碎,心中只有那狂暴的殺意,只有那無與倫比的強大戰意。

是誰阻礙了這一切?

是誰抹殺了這一切?

是誰耽誤了和一切?

是誰讓這本該完美的婚禮變得這等悲傷?

是誰讓他最深愛的人兒如此難過?如此傷心?如此遺憾?

微風吹過,吹乾了他眼角的淚珠,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就這麼出現在他的體內,那一直戴在手上的鋼戒似乎感受到葉星辰體內的殺意,竟然泛起了陣陣白色的光芒。

光芒很快覆蓋了葉星辰全身,將他整個人完全的包裹起來,就像一顆奪目的星辰,慢慢的升騰。

聚集在葉星辰身邊的二十多名星曜會成員獃獃的看著這一切,他們這到底是為什麼?他們更不知道一個大活人怎麼會忽然散發著這等亮麗的光芒?

不過驚愣之後,二十多人卻是深深的崇拜,身體情不自禁的跪拜了下去,他們從葉星辰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強大到無法形容的氣息,這是一股力量的氣息,一股源源不斷的力量氣息,恐怖的氣息威壓著周圍的一切,就連那些小型動物也一個個四處驚恐的逃離,似乎有什麼危難要來臨一般。

白色的光芒慢慢的散去,葉星辰慢慢的睜開雙眼,看了眼跪在地上的眾人,卻轉頭對樹林深處的一個地方說道:「你等了很久吧?」

聲音很飄渺,就彷彿高高在上的神靈。

「你終於突破了,似乎比他們還強……」一陣淡漠的聲音響起,接著就見到隕落星辰那單薄的身體慢慢的走了出來。

「是么?」葉星辰的聲音很冷,很淡,竟然不帶一絲情感。

「這次襲擊你們的是韋靈超和蔡俊嶂聯手,他們現在也已經激發了自身的潛能,而且他們都和M國有著密切的合作,牽線之人正是你曾經所熟悉的五大家族之中的傑克*布亞諾……」隕落星辰沒有理會葉星辰那冰冷的聲音,而是繼續自然的說道。

「謝謝……」葉星辰淡淡說著,右拳卻已經握在了一起。

「不用……」隕落星辰說完了這一句,卻忽然轉身離去。

「你……你不和我決鬥么?」葉星辰那冰冷的臉上一陣驚愕,在他想來,隕落星辰一直跟蹤自己不正是要和自己決鬥么?

「呵呵,你很強,我不是你的對手!」隕落星辰那飄渺的聲音傳來,而人影卻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很強?我真的很強么?葉星辰看著隕落星辰消失的方向,口中喃喃叨念著這一句,他還想試試自己新領悟的力量呢?

其實葉星辰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強,他只是覺得自己體內有一股極強的力量需要發泄,而且他感覺自己的視覺,聽覺,感覺都在一瞬間提高了不少,這就好比一個近視眼忽然戴上了一副眼鏡一般的清晰。

不過他卻感覺就算自己擁有這股強大的力量,似乎也不是隕落星辰的對手,可是他為何要走呢?再看看自己手上的戒指,葉星辰對於這枚戒指也越加的好奇,許許多多難以想象的事情都因為這枚戒指而發生,到底這是一枚什麼樣的戒指?

看了看那漆黑的天空,葉星辰帶著剩下的二十多人朝碼頭的方向奔去,不過此時他已經完全和王強等人失去了聯繫,想來是因為出海的原因,手機失去了信號。

而歐陽俊等人此時也完全失去了聯繫,不過葉星辰不擔心,他相信以幾人的本事,要離開這裡還是沒問題的,畢竟自己在這裡也算經營的這麼多年,不過他的心中卻也將M國列為了肅殺對象,他實在沒有想到M國竟然來乾澀這樣的事情,更是沒有想到韋靈超等人會有著這樣雄厚的背景。

賣國者,殺!

這是葉星辰根深蒂固的念頭,不管他曾經和韋靈超有沒有恩怨,如今他也要盡全力擊殺韋靈超,只可惜現在根本沒有韋靈超的下落,要不然他可能已經孤身前往。

一行人借著夜色來到了馬路上,靠著絕對的暴力,搶下了幾輛小車,全力的朝碼頭的方向奔去,凌晨三點左右的時候,葉星辰等人有驚無險的趕到了秘密碼頭,可是當他們所有人趕到這裡的時候,卻發現整個碼頭靜悄悄的一片,空氣之中更是彌散著濃烈的血腥味,一股不祥的預感出現在眾人的心頭。

「退……」葉星辰直接下達了命令,可是已經來不及了,當下就從旁邊的廢墟之中衝出了四名身高超過兩米打光頭大漢,他們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散發著極強的氣息,最後面的一輛車剛剛啟動,就被一名大漢攔下,他極其暴力的一拳砸下,頓時將那輛搶來的汽車砸得整個凹陷了下去,汽車裡的幾名星曜會成員更是被擠壓的支離破碎,痛苦的慘叫聲自他們的口中傳出。

「下車……」葉星辰哪裡想到竟然會在這裡遇上這種怪物,當下從車內沖了出來,而其他的十多名星曜會成員也一個個全部跳了下來,全部就朝這幾名大漢衝去。

四名大漢口中同時發出一聲巨嚎,就像猛獸一般撲向了眾人,李小是一年前進入星曜會的,靠著過人的天賦,他的實力突飛猛進,很快成為了星曜會的精銳,可以說,就算是面對一般的軍人,他也能夠取得絕對性的勝利,可是當他衝到其中一名大漢身前的時候,剛剛揮出一般的拳頭就被對方一把抓住,接著就感覺到一股巨力傳來,自己的手臂整個的破裂開來,那白森森的骨頭好是嚇人,李小想要反抗,可是劇痛險些讓他昏厥了過去,而那名大漢更是朝前跨出一步,狠狠的一拳轟在李小的腦袋上。

「砰!」的一聲,李小的腦袋像西瓜一般整個的爆裂開來,白花花的腦漿和鮮紅的血液噴洒出來,噴得那名大漢一臉都是,那名大漢卻是滿臉獰笑,更是伸出舌頭舔去了嘴角的腦漿和鮮血,繼續朝另一人撲去。

這些的確都是葉星辰最強的精銳,可是當遇上這四名大漢的時候,他們興不起半點抵抗的力量,幾個呼吸的時間內,剩下的十多名星曜會成員已經只剩下不到五個,凡是被殺的人,每一個有一具完好的身體。

看著自己的兄弟一個個被這麼虐殺,葉星辰整個人陷入了極度的暴怒之中,他實在難以明白,這幾個傢伙怎麼可能擁有這等強大的戰力?葉星辰想要上前,可是已經有兩名大漢來到了他的身前,攔住了他的去路,而另外的兩名大漢卻繼續對其他人進行屠殺。

依舊只用了幾個呼吸的時間,跟隨葉星辰的二十多名精銳被全殲,除了對手的實力極其強大之外,他們經過了長途跋涉,體力也早消耗的差不多也有極大的關係。

獃獃的望著地上躺著的十多名小弟和被擠在汽車之中的幾名成員,葉星辰只感覺自己的心在滴血,剛才還好好的二十多人,剛才還活生生的二十多人,如今卻成為了二十多具面目全非的屍體?這……算什麼?

葉星辰眼中充滿了怒焰,他冷冷的望著眼前的四人,能夠這麼快速的解決自己手下的人肯定已經超脫了常人的範疇,看看他們的樣貌,應該是M國的人,顯然是被激發出潛能的戰士,既然他們在這裡,那想來韋靈超和蔡俊嶂也在附近,葉星辰就是在等待,等待這兩人的出現。

而四人也沒有馬上動手的打算,就這麼死死的圍住葉星辰,極強的氣息牢牢的鎖定葉星辰,根本不給他任何離開的機會。

這個時候,碼頭的位置上,出現了兩個黑色的人影,他們踩著悠閑的步子,一步一步的來到葉星辰不遠處,借著碼頭那微弱的燈光,葉星辰正好看清楚了兩人的臉龐,不是蔡俊嶂和韋靈超又是何人?

「呵呵,葉兄,我們又見面了……這幾位可是M國的超級精銳,每一個人都成功的激發了潛能,葉兄覺得他們的手段如何?」蔡俊嶂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口中更是淡淡的說著。

葉星辰沒有說話,他只是死死的盯著蔡俊嶂和韋靈超,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是這兩個人,今日必須有個了解。

「怎麼?看葉兄這副表情似乎還不明白?」一旁的韋靈超也是微笑著說著,他們都已經是達到了潛解境界,而葉星辰呢?雖然個人戰鬥力極強,但卻也不過是一名普通人而已,當然,最多也就是強一點的普通人而已?難道還能夠翻起什麼風浪?

「當然不明白,我不明白為何你們竟然還會活到現在……」葉星辰冷冷的哼了一聲,冰冷的殺氣已經鎖定了韋靈超和蔡俊嶂。

「哈哈,這一點其實我們也不太明白,或許只能能夠歸根到我們的命比較好吧,葉兄,你還有什麼遺言要說?不妨全部說出來,我們都是老熟人了,怎麼說也會幫幫你不是?」蔡俊嶂淡淡說著,眼神充滿了得意。

「我要你們都死!」葉星辰咬牙切齒道。

「呵呵,這可能難辦,不過你死的話卻比較容易,幾位,動手吧,讓他見識見識潛能者的威力,看看他是不是真的以為自己天下第一!」韋靈超冷笑了一聲,下達了攻擊的命令。

「吼!」隨著韋靈超的一聲命令,四名大漢口中同時大喝一聲,巨大的響聲震得空氣都是一陣顫抖,不過卻只有一名大漢朝葉星辰撲去,顯然要對付這樣一名還沒有解開潛能的螻蟻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看到朝自己撲來的大漢,葉星辰眼中出奇的鎮定,嘴角更是掛起了一絲冷笑,瞬間出手,一把拉住大漢的那巨大的拳頭,身體一陣用力,頓時就將他直接仍扔飛出去。

「轟隆……」一聲巨響,大漢的身體重重的落在地上,盪起陣陣塵埃,所有人都是一陣驚愣,這……這怎麼可能?一個還沒有解開潛能的庸人怎麼會看清楚大漢的拳速?更是將他整個人扔飛出去?雖然這有點借力的嫌疑,但畢竟兩個本應該完全不同層次的概念啊?難道說他的實力真的就這麼強大?沒有解開潛能就有著這等恐怖的力量?

若是葉星辰沒有解開潛能,的確難以看清楚大漢的這一拳,畢竟剛才他可是清楚的聽到了拳頭破空的聲音,如此快捷的一拳,就算是世界頂級拳王也沒有任何的辦法防禦,不過解開潛能之後,他的各方面都大幅度增長,這才能夠清楚的看清楚大漢的一拳。

一招扔飛了大漢,葉星辰嘴角的笑容更加的猙獰,趁著其他的三名大漢還處於驚愕之中,他的身影一晃,竟然已經消失在原地,再一次出現的時候,已經來到了一名大漢的身後,閃電般的轟出一拳,體內那股強大的力量瞬間爆發。

「啪啦……」一聲輕響,大漢的后心直接被葉星辰一拳轟出了一個大洞,大漢的眼中充滿了驚恐的神情,到死他也難以明白這個號稱沒有解開潛能的傢伙會這麼強大?

「嗖!」葉星辰的聲音再一次化出了道道殘影,整個身體更是凌空飛起,直接踹向了另外一名大漢,而這名的大漢才剛剛回過神來,趕緊揮臂抵擋,可是葉星辰的速度實在是太快,快到他的手才舉到一般,葉星辰的腳尖已經狠狠的踹在他的腦袋之上。

他的腦袋依舊像西瓜一般整個爆裂開來,漫天的血霧噴洒而出。

這一切的時間也不過是在眨眼之間,最後一名還站著的大漢這才意識到對手的強大,當下身體急速的朝後退去,而被葉星辰扔出去的大漢這個時候也站了起來,急速的退到了另外那名大漢的身前。

蔡俊嶂和韋靈超已經完全呆住了,他們那裡想到葉星辰會有這等強大的力量?這樣的速度?這樣的身手?這樣的力量?就算他天生神力也不可能這麼恐怖啊?難道說他也已經解開了潛能?

葉星辰的臉上已經被鮮血染紅,嘴角的笑容卻更加的猙獰,為了能夠引出韋靈超和蔡俊嶂,為了能夠不打草驚蛇,他親眼目睹的自己的兄弟一個個的死去,當然,若是他剛才就出手的話,也難以下所有人,畢竟這四名大漢的都有著潛解境界,任何的兩人攔住自己,其他的兩人依舊能夠將剩下的人屠個乾淨。

所以他一直在忍耐,也一直在等待,等待著韋靈超和蔡俊嶂的出現,兄弟的血不能夠白流,兄弟們的命,更不能夠白死。

心中悲憤的葉星辰根本不給眾人反應的機會,身體再一次朝韋靈超和蔡俊嶂沖了過去,他絕對不允許他們再一次離開!

「瑪克拉,利爾曼,攔住他!」看到疾馳而來的葉星辰,蔡俊嶂和韋靈超同時慌張了起來,口中幾乎同時忽道。

剩下的兩名大漢全神貫注的盯著葉星辰,身形瞬間暴漲,眨眼之間就漲到了兩米五開外,全身的肌肉更是不停的跳動著,更是隱隱有金屬的光澤在閃動,他們已經徹底的激發自己的潛能,不管是肉體,還是力量,都瞬間提高了數倍,此時就算是對方開著一架裝甲車,他們也有信心將對方撕得粉碎。

根本不去想其他的,兩名大漢同時朝前揮出了一拳,極其簡單的一記直拳,拳面卻泛起了陣陣白色的光芒,那是速度突破音障之後與空氣摩擦所產生的效果,如此恐怖的一拳,就算是一輛裝甲車也定會被砸得粉碎,更不要說一個人,而且他們相信,以葉星辰的速度,根本難以躲開這樣恐怖的一拳。

葉星辰沒有躲,他甚至更加快了前沖的速度,雙拳猛地握起,同時揮出雙拳,直接迎上了兩人那偌大的拳頭。

「轟隆……」一聲巨響,恐怖的力道讓空氣發出陣陣顫抖,就彷彿炸彈爆炸一般,更是形成了一個強大的氣流,接著就見到兩名大漢的身體直接倒飛了出去,而他們的手臂更是自拳頭開始,靜脈,肌肉,寸寸斷裂,碎肉鮮血直接噴洒而出,當他們落地的時候,只剩下還掛著片片血肉的森森白骨。

而葉星辰卻也不過甩了甩自己的手臂,腳下一陣用力,身體瞬間躍起,直接踩在了兩名大漢的腦袋之上,頓時將兩個偌大的腦袋踩得粉碎,蔡俊嶂,韋靈超依舊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他們甚至忘記了逃跑?這是什麼樣的力量?這是什麼樣的手段?四名都達到了潛解境界的高手,四名能夠輕易抹殺幾百人潛解者就這樣輕易的被殺?而且死的如此凄慘?就算他解開了潛能也不可能有這等強大的力量啊?

兩人都是傻乎乎的看著這一切,直到葉星辰踩著滿地的血肉來到了他們的身前,他們才從這極度的震驚之中回復過來…… 「請李先生放心,我白麒麟還是能夠吃苦的,以前的時候在師門那邊,師傅對我的要求也是最高的,在所有的師兄弟當中,我也都能夠超額完成任務,請李先生能夠收下我。」這還是李天第一次知道白大少爺叫什麼,這名字還真是夠霸氣的,麒麟乃是龍的兒子,白總裁給兒子起了這麼一個名字,看來也是望子成龍呀。

白麒麟說話的時候就單膝跪地,同時把李天的酒杯給拿起來了,這已經不是普通的禮儀了,白麒麟這可是要拜師呀,李天在修真世界有很多的徒弟,大部分人都成為了李天的主神使者,可以說成就非常的大,在那些人當中隨便挑出一個來潛力也是非常巨大的,要比白麒麟強很多的,現如今白麒麟這個傢伙想要拜師,那得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