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這是什麼玩意?」幾塊石頭對著魂兵和淚魂好奇的很。

「喂,你們幾個,這裡的東西別亂動。」周寒進入光明祭靈空間,立即囑咐道。

卿卿我我 「喂,人類,這裡是哪裡?」幾塊石頭覺得稀奇的很。

「這當然是在我的腦海裡面了。」周寒道。

「你的腦海?」幾塊石頭不解:「你的腦袋就那麼大,怎麼裝得下這麼大的空間?還有,既然是你的腦海,你自己怎麼能夠進來?」

「這個你們就別問了,總之這就是我給你們提供的修鍊場所,你們看還滿意嗎?」周寒意念一動,吞噬祭靈立即又聚集了濃郁的靈氣,轉輸入這光明祭靈空間了。

「哈哈,滿意,灰常滿意!」幾塊石頭一感受到這濃郁的靈氣,頓時都眉開眼笑。

「既然這樣的話,你們也要答應我一個條件哦。」

「條件,什麼條件?」幾塊石頭問道。

「就是在我需要你們的時候,你們得出來幫忙。」周寒道。

「你的意思是讓我們幫你打架?」幾塊石頭道。

「是的,你們想一下啊,如果我被別人殺了,你們也將會喪失這處修鍊的地方。周寒故作解釋道。

「沒有問題,人類,誰特么敢對你不利,你直接讓我們**就是了。」五塊石頭立即信誓旦旦,暫時被周寒給收住了。

「淚魂,跟它們好好相處。」周寒給淚魂囑咐了一下,然後就出了光明祭靈空間。

既然已經找到了這幽蘭谷的漏網之魚了,那麼周寒現在就要去除了這個後患。

「霸霸,走了。」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周寒並沒有採取御空飛行,再說了,拽著霸霸這個笨重的傢伙,周寒也吃力,於是周寒就讓霸霸充當座駕了。

「嗷嗷!」霸霸卻是拚命的搖著頭,雙眼放光的看著周寒的手,一副垂涎三尺的樣子。

「麻痹的,你這隻貪吃熊!」周寒有些無語,這吃貨肯定又特么想要吃紅果子了,這典型的不給吃的不開工啊。

還好周寒的紅果子不少,於是又拿出了一顆給霸霸,霸霸這吃貨頓時就眉開眼笑,馱著周寒跑的那叫一個歡快。

地脈裡面竄出來的各種植物數量實在是太多了,以這崩塌的山峰為中心,朝著四面八方散了開來,不計其數的妖獸給嚇的四散奔逃,植物潮又引發了一次獸潮,整個山脈都非常的不平靜。

霸霸馱著周寒一路盡量避開那些奔跑的獸潮,那些強大的植物,周寒也是沒敢去碰觸。

這片山脈非常的龐大,雖然不少人類強者已經出動,但想要達到這裡,還得花點時間。更何況這些植物實力太強大了,能不能降得住都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呢。

周寒想要避開這些植物,但終究還是沒能夠如願,因為植物實在太多了,根本不可能完完全全的躲開。

這不,一棵兩丈來高的蘑菇擋住了周寒的去路。

蘑菇的顏色五彩繽紛,非常的艷麗,但俗話說的好,越是外表美麗的東西,其實就越危險。

一見面,不由分說,蘑菇渾身一陣搖蕩,那蘑菇傘里就像下餃子一樣落下來無數密密麻麻的小人,朝著周寒蜂擁而來。

「我的媽呀,石頭兄救命!」 重生之將門凰后 周寒哪裡敢和這些小人對抗,也許對付幾個周寒還行,但這麼多,蟻多咬死象啊。

五塊剛進入周寒光明祭靈空間,連屁股都還沒有坐熱的五塊石頭倉惶之下被周寒招了出來,倒也沒有發一點牢騷。

見著這癥狀,五塊石頭立即排成一字陣型,石頭的身體延伸為長條形狀,一端結合在一起,呈五瓣狀態,然後就開始飛快的旋轉起來。

嘩嘩嘩!

五塊石頭聯合旋轉,引發了強大的吸引力,那些小人被吸了過來,然後就被攪得粉碎。

蘑菇見勢不妙,立即腳下生風,跑的那叫一個快,眨眼就消失了。顯然這蘑菇沒有料到,這人類居然還有如此強大的助手,不跑等死啊。

「哈哈,石頭兄,乾的不錯,厲害,厲害!」周寒立即對五塊石頭拍著馬屁恭維著,這剛剛才讓它們進入祭靈空間不久,這麼快就招它們出來幹活,它們卻沒有發半點牢騷,著實也該好好表揚一下。

「呵呵,小意思了。」五塊石頭被周寒一誇,那是相當的高興,「威脅解除了,我們應該回去了。」

「好好好沒有問題。」周寒立即就把五塊石頭又全部招入了祭靈空間。

「嗷嗚,嗷嗚,嗷嗚……」霸霸這慫逼,剛才見著蘑菇的時候嚇的兩腿發軟,現在倒好,這蘑菇一跑,它頓時又顯露了吃貨的本性,地上那些被絞碎的小人一個個都化為了蘑菇袍子,霸霸正趴在地上拚命的舔舐。

這蘑菇袍子也是好東西啊,周寒吸掌一出,將地上的蘑菇袍子都吸納了,然後一拍霸霸的大腿:「吃貨,走了,咱們倆邊趕路邊吃!」

「嗷嗷!」這正中霸霸吃貨下懷。 中途,周寒又遭遇了幾次植物的攔截,全靠五個石頭兄的幫忙,周寒幾次逢凶化吉,當然順便又撈了幾次收穫。

比如周寒的祭靈空間裡面,又多了另外幾種果子,還有一些特殊的靈藥根。

只不過這麼大補的東西周寒的身體吃不消,他還是擔心實力漲的太快而導致根基不穩,不過縱使如此,周寒還是多多少少讓吞噬祭靈幫吸收了一些,周寒的實力再次突破,達到了爆氣境五段!

而霸霸呢,進展更加的可怕,這傢伙體內的血脈就是一個無底洞啊,一路上霸霸瘋狂的吸收,實力就像坐火箭一樣飆升,竄到了命丹境。

命丹境乃是真氣在丹田結丹,階層也不是真氣境和爆氣境的九段,而是分為小成,大成和圓滿三個階段。

霸霸吃貨一下子竄到了命丹境大成的境界了,按照妖獸的級別來算,霸霸這算是妖將級中頂尖的妖獸了。

這還是周寒刻意還留下了一些靈藥呢,畢竟要是都給霸霸餵了,將來遇著事情,這吃貨不給吃的不幹活了,那可是不妙,畢竟周寒現在的確是打不過這吃貨了,不能硬來。

當然了,若是霸霸真的不聽話了,周寒的幾塊石頭會讓霸霸吃苦頭的。

不少人類竄入林子,遭遇了周寒和霸霸這兩個高手,都是繞道而行,不敢有半點猶豫,生怕遭到截殺。

於是乎,周寒和霸霸倒是挺順利的出了山脈,沒有遭到任何人類高手的阻攔。

出了林子,周寒看著天空之中時不時飛入林子的身影,心裡暗道,估計符宗的周亮此刻也進去了吧。

不過現在也不知道周亮現在的實力幾何,還是先把幽蘭谷的漏網之魚除掉再說,周寒催動霸霸,離開了蠻妖山脈。

霸霸因為實力的增長,體格再次暴漲,身高達到六丈了,跑動起來簡直就是一座山峰,所到之處,轟隆隆,地動山搖啊!

那些沿途勢力簡直這動靜,個個都嚇的傻眼,誰特么敢來劫道。

「光明祭靈,麻煩你幫忙把我和霸霸的氣息屏蔽一下。」周寒在腦海裡面對光明祭靈道,那漏網之魚極其擅長潛伏和反追蹤,若是感應到自己和霸霸的氣息,恐怕會溜走。

雖然光明祭靈已經鎖定了他,就算此人溜走,也逃不過周寒的五指山,但周寒不想這麼折騰,早點**這傢伙為好。

「嗯,好的。」光明祭靈屏蔽了霸霸和周寒的氣息,周寒也讓霸霸放慢了步伐,選擇了偏僻的地方行進,慢慢靠近那峽谷。

「光明祭靈,淚魂的實力能不能依靠吞噬祭靈給它飛快的漲上去?」行進途中,周寒考慮到這個問題。

雖然淚魂能夠依靠吃魂兵來自動增長實力,不過它這速度對於現在的周寒來說,實在是太慢了。

「當然可以,不過前提得需要靈魂之力。」光明祭靈說道,「靈魂之力要給你,所以你只能去給淚魂弄魂兵,靈,妖靈都可以。」

「哦,我知道了。」周寒點著頭,這吸收來的靈魂之力不能給淚魂,有機會給淚魂弄這些東西吧。

距離峽谷不到百里了,這是一片很荒僻的地方,沒有什麼人煙,周寒從霸霸的背上跳了下來:「霸霸,你就待在這裡等我便是了。」

霸霸的氣息雖然屏蔽了,但體格太大了,去峽谷肯定會引起轟動,到時候會驚動這個漏網之魚。

周寒現在已經是爆氣境五段實力,收拾這個漏網之魚應該是綽綽有餘了。

「嗷嗷!」霸霸有些不情願,搖著頭。周寒只好幾顆果子丟了過去,這吃貨頓時就把頭點的像搗蒜。

周寒現在的精神力能夠支撐他飛行了,但周寒卻沒有如此高調,還是採取了徒步的方式。

百里的距離對於現在的周寒來說,也不過一盞茶的功夫就走完了。

來到這峽谷的入口,這裡聚集了一些高手,看上去實力都是真氣境七八段的樣子。

見著周寒這個少年過來,這些高手都投來敬畏的眼神。

「這個少年的氣息好強,恐怕已經進入爆氣境了。」高手們紛紛腹側。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峽谷?」動手之前,周寒得先搞清楚一下這茬,因為周寒感覺到這峽谷裡面不簡單,有諸多的毒蟲蟻獸,陷阱密布,想來裡面的人來歷不淺。

「這是怪醫童天一的住處。」有個高手連忙恭敬說道。

「怪醫童天一?」周寒一愣,這個名兒有點耳熟,似乎在哪裡聽見過。

「你也來找怪醫童天一幫忙了?」高手狐疑的看著周寒,這峽谷入口進去的陷阱可不是擺設,這少年若是闖不過去,是見不到那個怪醫的。

「不是,我就是來這裡找一個人。」周寒腦子靈感一閃,算是想起來這個怪醫童天一是誰了。

當初在一線天的時候,江若波就提起了此人,醫術高超,脾氣古怪,更加重要的是,藤香說他的醫術是藤香的祖奶奶教的。

「這裡面只有童天一一人,哪裡有第二人了?」高手們很是奇怪。

這個幽蘭谷的漏網之魚潛伏本事很厲害,連祭靈都被騙過去了,這些所謂的真氣境高手,他們自然也是找不到此人了。

周寒也懶得解釋,直接就朝著入口走了進去。

現在這峽谷裡面有兩人,其中一人在峽谷中央的,那裡有著和諧的居住環境,估計這人是童天一。

而另外這人則是在毒蟲密布的區域之中,這應該就是幽蘭谷的漏網之魚了,畢竟這最危險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見著周寒直接就朝著峽谷入口進去了,這些高手們紛紛納悶了:「這少年看上去似乎並不懼怕那些陷阱啊!」

「我怎麼覺得這少年好像壓根就還不知道裡面有陷阱似的呢。」

「管他呢,咱們看著就是了,這少年的實力太高了,比咱們都強,也許是來自某個宗門的天才。」

……

峽谷的入口處是一片氤氳霧氣遮掩,這氤氳霧氣乃是峽谷之中的瘴氣。尋常人聞了,頃刻間就會死。而修鍊之人聞了,修為高點的人,能夠多撐一會。修鍊低的人,堅持不了多久。

但這僅僅只是峽谷入口罷了,後面的威脅陷阱還很多。氤氳霧氣先削弱了人的銳氣,後面的陷阱就不好闖。

不過這對於周寒來說,根本不是個事了。身上有辟毒珠,萬毒不侵。

這幽蘭谷的漏網之魚能藏匿在這毒蟲密布的地方,想必他身上也有著能夠避毒的珠子或者符籙吧。

「嗖嗖嗖!」

周寒步入氤氳的霧氣之中,那些隱藏在霧氣之中的毒蛇蠍子立即發動了攻擊。

周寒手中隕尖槍隨意輕鬆揮舞,這些毒蛇蠍子的攻擊全部被擋,周寒順利的通過了這片區域。

周寒的眼前,乃是一片沼澤地,水溝裡面的水呈墨綠黑色,看上去非常的平靜。

也許這沼澤地里沒有任何毒蟲,僅僅只是這麼一片沼澤地,但人若是踩踏下去,沒處借力,便是會身陷下去,窒息而死。

當然也有可能人一踏上去,那些潛伏在黑水之中的毒蟲立即就開始攻擊了。

不過這對於周寒來說,依然也不是個事,催動精神力,周寒直接就飛躍了這片沼澤地。

果然,在周寒飛行在這沼澤地上空的時候,原本非常平靜的沼澤地頓時間沸騰了起來,黑水之中竄起了不少各種各樣的毒物,朝著天空之中的周寒跳躍奔來,被周寒給甩開了。

過了沼澤地,這是一片看上去非常平整的地,地里種植著綠油油的莊稼,看上去似乎這裡已經沒有了威脅。

不過若是挖開莊稼下面的泥土,那麼便會發現這泥土之中埋藏著大量的屍體,這些莊稼是養分來自這些屍體之中。

莊稼看上去綠油油的,沒有什麼害,但恐怕這沾染了屍氣的莊稼,威脅能力比入谷之前的瘴氣更加可怕吧。

而那隱藏起來的人,現在就扒拉在莊稼苗下面,似乎在為莊稼除草。

周寒站立在莊稼田地旁邊,對著那隱藏在裡面的人說道:「別躲著了,我已經找到你了,出來吧。」

周寒的話音落下,那人卻沒有回應,也沒有出來。

「你以為你藏匿在這裡我就找不到你嗎?!」周寒手中的隕尖槍揮動,一股真氣揮動過去。

轟!

真氣炸開,將那人躲藏的地方莊稼給炸了個精光,那人的身影顯露出來,外形正布置著結界,阻擋著周寒的真氣威力。

這人看上去非常的蒼老,眼神也是異常的混沌,衣衫更是襤褸的像乞丐一樣。身體佝僂,像瘦猴。

「你是誰?」那人發出的聲音就向破鑼一樣,異常的難聽。

這人這副德行,周寒想起之前那個邪惡符師,乾的事情天怒人怨,想必此人就是幽蘭谷的漏網之魚了。

「來殺你的人!」周寒冷冷道。

「殺我?」那人神情一愣,接著就大笑起來:「呵呵,這麼多年了,每個人見著我都是苛求我,尊敬我,你卻是要殺我,還不知道我哪裡得罪你了?」

「哼,你自己心知肚明,識相點就自己了斷,不然我親自出手的話,你的下場會更慘!」只要殺了此人,幽蘭谷一時半會就查不到真相了。周寒有吞噬祭靈這個修鍊升級作弊器在,到時候幽蘭谷查到真相的時候,周寒的實力估計早已經能夠滅了幽蘭谷了。

「呵呵,小子,口氣真是不小啊,知道我是誰嗎?」那人笑意不減,沒有半點忌憚周寒的意思。

「哼,你不就是幽蘭谷來的嘛。」周寒冷笑道。

「幽蘭谷?」對方一愣,道:「你跟我開玩笑吧,我童天一什麼時候跟幽蘭谷扯上關係了?」

「什麼,你是童天一?」周寒一頓,難道自己認錯了人? 這怎麼可能啊,童天一不好好待在自己的住處,在這裡做什麼?

如果這人是童天一,那麼那個幽蘭谷的漏網之魚難道在峽谷中央的和諧居住地方?

不對,這不對勁,周寒搖著頭:「哼,你說你是童天一你就是童天一了,我可不信!」

周寒認為,這人可能是在假冒童天一。只不過周寒只是聽說過童天一的名字,並沒有見過此人的樣子。

「呵呵,小子,你可真是有點意思啊,闖入了我的地盤,先是嚷著要殺我,現在居然又質疑我的身份,我真是懷疑,你的腦子是不是進水了!」那人還是笑著,好像脾氣很好。

看著這人的表情不像是裝出來的,周寒有些狐疑,難道這人真是童天一。但也不太對勁啊,傳言之中,童天一的脾氣不是很古怪嗎,怎麼現在這人一直都樂呵呵的。

「我問你一個問題,你回答出來了,我就相信你。」周寒想起藤香來。

「你能夠闖入到這裡來,也算是有點本事了,說吧。」那人道。

「你認識藤香嗎?」周寒道,這童天一的本事是藤香的祖奶奶教的,而藤香的醫術也不淺,想必這童天一應該認識藤香。不過周寒也不太肯定他們是否真的認識,但眼前若是此人說出藤香的身份來的話,那倒是能夠從側面證明他是童天一的可能性了。

「藤香?」那人一愣,看著周寒:「小子,怎麼,你認識這個女孩兒?」

「是我先問你的。」周寒道,看來這人果然認識藤香啊。

「好吧,那我先說,藤香乃是雪域高原的一位公主,現年十六歲,醫術很高,人也很漂亮,不過……」那人說到一半,話就停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