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翅銀蟬?」楊柏並沒有動,看著猙獰咆哮的玄毒子。楊柏朝著玄毒子慢慢走去,而就楊柏而來的時候,一道銀光,轟然出現在楊柏面前,朝著楊柏的眉心就撞了過去。

「死了,你死了!」玄毒子當然興奮,三翅銀蟬最喜歡的就是眉心血,任何東西,三翅銀蟬都能夠撞破。

可惜玄毒子錯了,楊柏擁有避塵珠這樣的奇寶。楊柏晉陞築基期,擁有雄渾的靈氣,避塵朱在楊柏的丹田內,被水火金丹滋養,已經融合楊柏血脈當中。

寶光閃現,三翅銀蟬也同時閃爍,想要在虛實之間,轟入楊柏的眉心。可是避塵珠的寶光穩穩的保護楊柏。

「三翅銀蟬,快殺了他,用魔血!」玄毒子猛的反應過來,又是一口精血噴出。而三翅銀蟬也同時噴出一口血水,隨著血水,包裹在消融。

「哈哈,你死了!」玄毒子猛的興奮起來,三翅銀蟬也猙獰的抖動翅膀,不過很快,三翅銀蟬穿過楊柏的虛影。

「人呢?」留在原地的居然是楊柏的殘影,而此時真正的楊柏卻出現在玄毒子的身後。

「在這!」冰冷的聲音,玄毒子就是一哆嗦。楊柏的速度居然被三翅銀蟬還要快,破妄金瞳之下,三翅銀蟬隱藏的軌跡,楊柏早就發現。

楊柏激發了避塵珠,擋下三翅銀蟬的攻擊。可是楊柏不能夠在等待了,遠處的山峰所在,居然匯聚黑雲,顯然那裡有強者要降臨。

「你,你不能殺我,大長老要歸來了!」玄毒子也看到黑雲,三翅銀蟬瘋狂的朝著楊柏而來,想要先一步斬殺楊柏。

「轟!」可惜,楊柏的拳頭已經轟在玄毒子的身上,玄毒子慘叫一聲,居然撞在三翅銀蟬飛行的軌跡當中。

「不!」玄毒子的半個身軀都要化為膿水,一道犀利的劍指轟然落下。三翅銀蟬悶哼一聲,被掃飛出去。

同時,楊柏的手中衝出一道火焰。隨著火浪,三翅銀蟬又一次被轟飛出去。楊柏一揮手,血劍在空中斬出一道道軌跡,持續把三翅銀蟬逼退。

三翅銀蟬就算虛實變化,也無法逃脫楊柏的破妄金瞳。尤其楊柏看到三翅銀蟬不避火焰,居然從金丹當中,召喚出靈液。

無數的雨滴從上空憑空而來,楊柏這個小神農,揮灑靈霧。隨著靈霧,三翅銀蟬已經徹底悲鳴。水火金丹當中,蘊含的靈霧居然是三翅銀蟬的剋星。

靈霧當中,三翅銀蟬在慘叫,一道道黑煙從身體當中而出。靈霧能夠避百毒,擁有神奇的功效。

楊柏也沒有想到,靈霧是蠱毒的剋星,看來以後遇到施展蠱毒的邪人,楊柏可以全力出手。

「不,別殺,求你了,老夫已經是築基期後期,永遠百年壽元,老夫還要晉陞。」玄毒子半邊身子沒了,居然還沒有死。

「轟!」楊柏一腳就踩在玄毒子的丹田,玄毒子慘叫一聲,所有的靈氣都消散,渾身都是皺紋,猶如乾枯樹枝一樣。

「讓你多活幾年,有多少無辜的人,死在你們蟲門,王八蛋!」楊柏一拳砸了下去,玄毒子又是一聲慘叫,經脈全部碎裂。

「這一拳,是給無辜的人,而這一拳,是為了芷燕。沒有人能夠動她,神來,我殺神,魔來,我斬魔!」

楊柏雙眸赤紅,憋了好幾天的怒火,統統都發泄出來。雨水依舊揮灑,三翅銀蟬已經跌落地面,在水坑當中,震動翅膀,渾身都是黑煙。

楊柏一拳拳砸了下去,玄毒子失去靈氣,渾身猶如爛泥一樣,直接就被楊柏給轟殺。

「楊柏!」周芷燕這麼看著,楊柏的殺伐,周芷燕居然沒有害怕,而是感受到無比的溫暖。楊柏是為了她,為了就她,從原始森林當中,瘋狂而來。

「芷燕!」雨水終於消散,楊柏死死的摟住周芷燕,一刻都不要分開。可是摟著摟著,楊柏就感覺到周芷燕好像在掙脫,滿臉的通紅,雙腿都在夾緊。

楊門女 「怎麼了?」楊柏關心的看著周芷燕,可是馬上楊柏目光一凝,目光徹底獃滯起來。周芷燕身上可沒有衣服,光有窗帘。剛才雨水揮灑,周芷燕的身上徹底濕漉漉的。

當初在愛河水中,遇到周芷燕。如今雖然多了個窗帘,可是該看的,還是都看到了,甚至看的還要仔細。

「你,你別看了,丟死人了。」周芷燕都要無法思考了,身體只能夠稍微活動,楊柏的目光太過火熱。

「我忘記了,你等我下!」楊柏趕緊抬起手來,點向周芷燕的丹田。周芷燕又一次緊張起來,楊柏都能夠聽到周芷燕的心跳。

周芷燕猶如小白兔一樣,楊柏的目光徹底被吸引過去。

「怎麼還看,我的衣服!」周芷燕的衣服早就毀在廢墟中,而楊柏趕緊從旁邊的屋中拿出一套運動服,雖然很鬆散,可是起碼不用這麼吸引人了。

「你,你別看了,等以後的,給你看,行不行?」周芷燕一直低著頭,好像鼓足很大的勇氣,才說出這句話。

「哈哈,你說的,我們回家!」楊柏頓時興奮起來,可就在這時候,空中又一次傳來雕鳴,一個白色大雕,從黑雲當中而來,死死的看著下方的兩人。

「不好,有人來了,快跑!」楊柏剛要說完,黑雲當中,突然露出一個山峰,然後山峰碎裂,一道道巨石猶如隕石一樣,瘋狂的落下。

「孽畜,該死!」遙遠的地方,傳來炸雷。這座山峰,居然是法器凝練,可怕的石塊,引起山谷的地裂。

「快走!」楊柏也明白,來的人一定是築基期大圓滿,大長老裘元! 無數隕石落下,楊柏長嘯一聲,寶光揮灑。深吸連續的晃動,可是四周都是隕石,猶如滅世一般。

蟲門的房屋倒塌,楊柏在縫隙中瘋狂的朝著谷外而去。可就在楊柏抱著周芷燕消失在山谷的時候,遠處天空突然降下一道符籙。

紫色的符籙,憑空而來。四周的隕石彷彿都停了一下,楊柏就感覺一股靈氣頓時消失。

「什麼?」楊柏本能的又一次加速,完全憑藉肉身之力。符籙好像發現靈氣根源,猛的化為一道金網,無視寶光,衝進楊柏體內。

「轟隆隆!」無數的塵土飛揚,這些巨石,轟砸地面,楊柏悶哼一聲,瘋狂而逃。只是速度已經緩慢下來,體內的靈氣在一點點消失。

「丹田內的靈氣動用不了?該死,這個金網封印了我?」就算沒有靈氣,楊柏依舊疾馳,兩人在身後轟鳴聲不斷,漸漸遠離蟲門。

就在楊柏消失蟲門原址的時候,上空的白雕盤旋,沿著楊柏消失的軌跡而去。

五分鐘后,一輛直升機轟鳴而來,而在直升機的下方,一名中年男子,腳踩巨雕,也冷酷的落了下來。

男子相貌堂堂,渾身一股詭譎氣息。男子的雙眸居然是豎瞳,一股威壓轟然釋放在蟲門當中。

「是誰?到底是誰?都死了?」天空突然更加昏暗,四周巨石轟然碎裂開來。築基期大圓滿的氣息,猛的爆發出來。

身後剛剛停下來的直升機,都在晃動。而走下的幾名雇傭兵,其中絡腮鬍的慕狂也是相當的震驚,嘴裡叼著的雪茄都掉落了。

「慕狂,給本長老封山。那個人,中了封靈符,跑不多遠,我要讓他死。找到他!」裘元冷冷的說著,蟲門這些人都死了,要知道這可是蟲門,整個蟲門才多少人,居然都被那個人斬殺,這可是滅門之仇。

「大長老,那個傢伙失去靈氣了?」慕狂本來害怕,能夠斬殺這麼多人,來人肯定是修真者。可是來人丹田被封印,憑藉山中雇傭軍,一定能夠找到。

「封山!」裘元冷冷的說著,同時豎瞳突然閃爍,猛的怒吼起來。

裘元能夠溝通白雕,可是此時遠處的白雕居然麻木的從空中掉落下來,不敢升空,甚至失去溝通能力。

「該死,這到底是誰?」裘元更加憤怒,猛的一抬手,抓住慕狂身邊一名雇傭軍的脖頸。

「殺!」這名雇傭軍可是慕狂的親信,還沒有慘叫,頓時被裘元給捏爆開來。裘元太強大了,心中的殺氣猛的釋放出來,慕狂都嚇得渾身顫抖。

「大長老,放心,立刻封山,我親自去追!」慕狂太了解裘元了,除了門主慕玄明誰也無法擋下裘元的怒火。

「追不上,你也死,留你們統統都沒有用,本長老用你們的血,凝練赤血丹!」裘元的豎瞳又一次閃爍,慕狂頓時低著頭,朝著直升機就衝去。

「通知所有守山軍,拿著裝備,給我封山,見到一男一女,格殺勿論!」慕狂已經坐上直升機,開始傳遞密令。

隨著慕狂的命令,各個山脈的軍營已經開始徹底狂暴起來。雇傭兵已經開始封山,山中的每一個出山口,都有許多雇傭軍把守,而且從外向內,瘋狂的搜索。

裘元看到慕狂離開,陰沉的臉,手中消失一枚玉牌。那是傳音給閉關的門主,畢竟蟲門人都死了,這件事太大了。

裘元看著玉牌消失,猛的朝著谷外走去。裘元想利用封靈符,找尋楊柏的蹤跡。可是此時的楊柏,已經翻過一座山峰,進入一片密林當中。

「楊柏,你放我下來,我能走!」就這麼二十多分鐘,楊柏臉色有點白,一股股靈霧在揮灑,兩人都已經隱身。

丹田內的靈氣被封印,可是金丹中的靈霧還能夠被激發,這才是最主要的。

「我沒事,不累!」楊柏只是輕輕晃了晃,周芷燕很輕,趴在楊柏的身上,楊柏都感覺不到重量。

「你都出這麼多汗了,還說不累!」周芷燕心疼的看著楊柏,而此時的楊柏又穿過這片樹林,朝著前方的山腳而去。

「這不是汗水,別擔心!」楊柏淡淡一笑,丹田內的金網在轟鳴,旁邊的金丹散發的靈霧,在慢慢侵蝕金網。

楊柏相信一定的時間,楊柏就能夠破開封印。楊柏現在是擔心身後的追兵,剛才白雕被眉心山字控制,楊柏能夠感受到裘元的殺氣。

而同時,上空不時傳來直升機轟鳴聲,顯然蟲門的人已經追來。楊柏並不知道,整個雇傭軍已經開始封山。

尤其這些雇傭軍手中都有特殊的儀器,都是用來針對異能者和修真者的。這些探查儀器,正在前方的山巔發出紅光。

「不是汗水?」周芷燕疑惑的伸出手來,清涼無比,周芷燕頓時放心下來。不過看到楊柏依舊這麼快跑著,也小聲勸道。

「你還是休息一下吧,楊柏,我有些害怕!」周芷燕現在是看不懂楊柏,蟲門的事情也搞不懂,甚至想到渾身都是硃砂符,周芷燕都特別的驚慌。

「害怕?」楊柏趕緊把周芷燕放了下來,兩人隱藏在一個巨木身後。楊柏關心的看著周芷燕,而周芷燕眼中都是淚水。

「楊柏,我,我只是普通人,而你們都那麼強大,楊柏,我真的怕!」

「別怕,我也是普通人,只是能力越來越大。芷燕,你忘記你的男人應該天下無雙嗎?我就是天下無雙的!」楊柏伸出手來,輕輕撫過周芷燕的秀髮,安慰著周芷燕。

天下無雙?」周芷燕驚慌的眼中,突然閃過異彩。可是馬上,周芷燕就撅著嘴,嬌憨說道:「這也太天下無雙了?怎麼我感覺世界在變,楊柏,你不許有事!」

周芷燕更擔心楊柏,兩人經歷這麼久了,周芷燕終於明白,楊柏這個男人是不同的,越來越神秘。以前周芷燕暗地裡是周家大小姐,高不可攀,可是如今看來,楊柏才是高不可攀,這種落差,周芷燕當然得考慮。

可就在周芷燕還要說話的時候,楊柏猛的抱住周芷燕,靈霧又一次激發。周芷燕就感覺四周冰涼,兩人已經開始隱身。

「怎麼了?」周芷燕有點躲避,畢竟楊柏摟的太緊了。楊柏寬厚的胸膛,周芷燕都不敢抬起頭來。

「有人來了!」楊柏目光一直看向前方的山腳,此時山腳當中,已經出現三十多名雇傭兵,這些都是裝備精良,戴著耳麥接受的信息。

「就在前方,有能量波動,小心!」山巔傳來的信息,這些雇傭兵猛的抬起槍來,朝著楊柏的方向,無數子彈揮灑。

這些人都是盲目攻擊,先是打了一梭子子彈。而此時耳麥當中,又一次傳來消息,依舊在原地,靠近!

這些雇傭兵頓時手中扔出黑乎乎的戰術手雷,這樣的武器,楊柏可是了解。此時的楊柏已經無法隱身了,失去靈氣,楊柏只能夠憑藉肉身。血劍和避塵珠都召喚不出來,楊柏又一次背起周芷燕,化為一道神光,撲向眾人。

「位置改變,攻擊,攻擊!」這些雇傭兵看不到楊柏,可是前方的戰術手雷已經轟鳴,爆炸當中,楊柏的身影也在靈霧當中波動起來,頓時一些雇傭兵就看到楊柏身影。

「轟!」楊柏從這些人的心中也感受到,猛的狂吼一聲,異能激發,這些人紛紛都迷茫起來,楊柏快速的出拳。

這些雇傭兵無法承受楊柏的力量,都被楊柏砸死當場。楊柏從地上撿起耳麥,也相當緊張起來。

「他們有設備,整個山都封了?」楊柏擔心的說著,周芷燕看著地上的屍體,趕緊死死摟住楊柏的脖子。

「我現在不怕了,只要我們在一起!」周芷燕俯下頭來,就這麼趴在楊柏的耳邊。

「恩,我們在一起,放心!」楊柏的目光越來越堅定,金瞳之下,山巔又一次派出雇傭軍,顯然山頭的軍營已經發現這裡的戰鬥。

「那我們就殺出去!」楊柏也沒有回頭,加快腳步。要知道蟲門當中,大長老裘元肯定會追殺,一刻都不要耽擱。

楊柏深吸一口氣,依舊朝著山巔而來。而此時前方的雇傭兵,也都看到楊柏。此時的楊柏也不隱身了。

「那就大開殺戒吧!」楊柏的手中已經多出一把戰刀,那是剛才從雇傭軍奪來的。這些雇傭軍當然看到楊柏,頓時都猙獰的舉起手中槍。

「芷燕,低頭!」楊柏又一次提醒,身形一晃,地面塵土轟然散開,楊柏手中的戰刀急速的斬出。

十分鐘后開,楊柏已經來到山巔軍營。此時山路之上,上百名的屍體倒在血泊當中。而楊柏終於看到特殊的儀器,那是一個鐵箱,上面的儀錶數字,以及各種符號,楊柏根本不懂。

「M國特能搜索儀?他們居然有M軍方的產品?楊柏,你幹什麼呢?」周芷燕就是一愣,居然看到楊柏朝著一處帳篷而去。

帳篷當中放置一些軍用設備,楊柏直接打開一個箱子,從裡面拿出一個個手雷,收進儲物腰帶當中。 楊寧無法想象,她搖搖頭,一切只能等見到他本人了解了真相,才能再去談論這些。

下飛機后,楊寧沒有去任何地方,而是直接去了富安娜酒店的頂層,她記得楊清風說過,這裡一般都是他躲狗仔的地方。

此刻他正處在風口浪尖上,現在一定也是在這裡。

楊寧直奔最裡面的房間,思緒中突然閃過了那一次在這裡和安天翔的偶遇。

那個時候兩人還是完全不熟的人,到了如今一切都有了質的變化……

輕嘆一口氣,楊寧收回了思緒,現在完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她敲了敲楊清風的門,裡面沒有人回應。

難得有情郎 「楊清風,是我,楊寧。」

楊寧站在門口,等待了很久,裡面還是沒有回應,她皺起眉頭,想不到楊清風除了這裡還會去哪裡。

她沉思了片刻,突地想到了一個主意。

「楊清風,開門啊!有媒體過來了!一大群啊!」

楊寧猛拍著門,語氣驚慌,一直穩然不動的門立馬就從裡面被打開了,下一秒,楊寧柔軟的腰肢便被一雙大手直接攬了進去。

「哪裡來的媒體?」

熟悉的男聲中帶著些疑惑的味道,房間中沒有開燈,窗帘緊緊遮蓋著窗戶,黑暗充斥著房間中的每一個角落,楊寧看不清眼前的人,卻能感受到楊清風的氣息充斥著自己的周圍。

他溫熱的氣息噴薄在自己的臉上,吹的楊寧的眼睫發癢,她輕輕眨眨眼,心中的不安終於平復了一點。

「剛才怎麼不開門?明知道外面有大把擔心你的人吧?」

楊清風鬆開了楊寧,打開了房間里的燈,驟然亮起的光亮,讓兩個人都都有些睜不開眼。

「外面也有大把等著給我製造新聞的人,我當然不會隨便開門。」楊清風揉了揉眼睛,眼底的疲憊一覽無餘。

看見這樣的楊清風,楊寧打從心底里有些感慨,明明是個好好的翩翩青年,卻被一則莫須有的八卦新聞,整的沒有了人形。

亂糟糟的頭髮和下巴上冒出的青茬,哪裡還看的出是曾經那個不管站在哪裡都能發光的楊清風。

「我這樣子是不是看起來很糟糕?你看我的眼神也太陌生了。」楊清風扒了扒頭髮,苦笑著掀了掀唇角。

楊寧長嘆著搖了搖頭,走上前,坐到了他面前的椅子上,目光緊緊地注視著楊清風的眼睛:「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必須要想個辦法度過眼前的這一關。」

聽見楊寧的話,楊清風雙臂撐著膝蓋,沉默的咬緊了唇,彎曲的背脊上似乎被壓著千斤重的石頭。

「沒用的,這一次要動我的人是王總,他本來就一直在為上一次的事情耿耿於懷,我現在已經是天華的棄子了。」

楊清風的神色落寞,眼中的光彩變為了黯淡的暮色,楊寧望著他單薄的身姿,心中百感交集。

上一次就是為了在酒桌上幫她,楊清風才和王總結下了梁子,似乎遇上她以後,楊清風的運氣就沒有太好過。

她可真是他的煞星。

思及此,楊寧愈發感覺自己這一次一定要幫到眼前的人,不然她的良心都會受到譴責。

她拍了拍楊清風的肩膀,寬慰道:「沒事,既然八卦新聞說你是同性戀,那你就找個女朋友不就好了,這件事沒有那麼複雜,你不必想的太多。」

這次事件的風波有多大,其實兩人的心中都心知肚明,楊寧此刻不過說的是些安慰的話罷了,楊清風雙手交疊著握緊,明顯仍然在為這件事拚命思考著。

「事情不複雜,但是也沒有那麼簡單,在這個風口浪尖上公布自己找了個女朋友,任誰都會覺得是欲蓋彌彰罷了。」

楊清風的考慮不無道理,楊寧認同地點了點頭,她靠在椅子上沉思著,突然間,楊寧思緒一轉,猛然想到了一個人。

「對了,我知道有個最好的人選當你的女朋友!」

楊寧的雙眼都在放光,直接跳到了楊清風的面前,讓他打了個措手不及,不由得驚訝的揚起眉,盯著眼前面色紅潤的女人。

重生之都市修仙 「你想到了什麼人?」

他的語氣顯然有些不相信,楊寧卻自信的笑了笑,驕傲地指著自己,大笑道:「當然就是我!」

此話一出,楊清風陷入了長久的沉默之中,他目光暗了暗,凝視著眼前的楊寧,不知道她是在開玩笑,還是說這就是她的真實想法。

「你真的這樣想嗎?」

楊清風明顯十分猶豫,不僅僅是因為楊寧原本就和安天翔的關係,還有自己的私心。

如果楊寧真的同意,那麼他無法保證,會控制自己做到不去假戲真做。

不管再怎麼演,楊清風也覺得自己演不了一個不在意楊寧的男人,如果真的是這樣,楊寧難道會不厭煩自己嗎?

心中的疑問與顧慮越來越多,楊清風便愈來愈不敢這樣去想,可楊寧眼中那份堅定地神采似乎在時時刻刻地逼問著他心中真實的情緒,讓他到嘴邊拒絕的話,變成了一句反問。

「當然!」楊寧回答的十分乾脆,根本沒有注意到楊清風眼中複雜的情緒,她站起來,自顧自地闡述著:「我們之前就有緋聞,就算這個時候公布,也只能說是公開了,不能說是欲蓋彌彰了吧!」

這一招的確是最穩的,只不過這卻相當於把楊寧和楊清風捆綁在了公眾的視野里,如此一來,安天翔的地位便變得尷尬了起來。

關於這些,楊寧不會沒有想到,但是她卻選擇性的無視了,她已經做好承受安天翔情緒所掀起的風暴了。

同時,這件事她已經打算主動坦誠,不能等著安天翔發問,不然後果會更加嚴重。

「道理確實是這樣,不過……」楊清風皺起眉,心緒複雜,他一邊想著希望楊寧同意,一邊又擔憂著安天翔會為此為難她。

各種情緒掙扎了一番后,楊清風終於閉了閉,長嘆了一口氣。

看來無論無何,他還是做不到為了自己傷害楊寧。

楊清風睜開眼睛,目光平靜,冷靜地闡述著可能的後果:「你應該考慮過安天翔了吧,他要是知道這件事,不會輕易地放過你的。」 楊柏翻著手雷,統統都給收了進去。而此時的周芷燕卻指了指旁邊的箱子,輕聲說道:「你要找武器,不應該拿槍嗎?」

「我也不會用,這個手雷我認識,威力很大,針對我們這些人設計的。」楊柏指了指手中的戰術手雷。

「戰術手雷?如果是這樣話?那個戰術導彈是不是威力更大?」周芷燕好笑的指了指對面山巔所在的地方。

那上面居然有地對空導彈,不過導彈上面的英文,周芷燕卻看到明白。

「導彈?」楊柏就是一愣,居然還真比量一下。猛的朝著導彈走去,居然要扳動導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