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要突破到冥動六階了,這一年來我好好訓練你,看你能到達什麼境界。如果真的能夠一年五階,去爭天驕之名,也是名副其實了。」

「北海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未到蒼盛境,不能自稱修士,也就有名無姓,即使是身在皇族,也只能在到達蒼盛境之後,才會進行封姓。捷痕,等你到達蒼盛境,義父親自為你封姓。」紫海老頭摸著捷痕的頭說道。 第四十四章無缺冥動,極致升華

紫海峰,峰頂宮殿的閉關房中。

房中只有捷痕一人,正在衝擊冥動六階。

捷痕盤坐著,房中靈氣濃郁得化霧,朦朦朧朧,使得這裡像是一處溫泉。

閉眼盤坐的捷痕,雙手放開,自然而然地演化傳承自鯤鵬的太神冥動法。

五尊五丈的太神在捷痕體內蘇醒,放射出青光與金光,透過捷痕的身體,遮蓋住了源力清光。

捷痕如同神魔同體,一邊是青光,一邊是金光,兩種光芒在相互爭鋒,那是太神在捷痕體內碰撞。

捷痕以太神冥動法進一步演化鯤鵬法,左手現青魚,右手現金鵬,一陰一陽,而後捷痕雙手交握,青光與金光交融,一隻帶著金色翅膀的大魚飛出,向上方飛去,而後一點點消失。

隨著境界提升,捷痕的記憶開始漸漸復甦,但是都很模糊,所以捷痕執意要去宇界天門,他覺得能夠在那裡尋找回記憶。

太神冥動法和鯤鵬法被捷痕推演,一隻只青魚和金鵬凝聚而出,而後交融成一隻只鯤鵬,圍繞著捷痕而游轉。

鯤鵬擁有世間極速,一個呼吸能行九萬里,不食葷素,以九天清氣為食。蠻荒之時為宇界凶獸,后成為宇界守護者,同時也是裁決者。

此刻,捷痕周圍的鯤鵬分解,鯤鵬法再度演化。青色源力在捷痕周圍凝聚,一顆顆青色小球凝現,金色源力在捷痕背後匯聚,一雙金色絢爛的小翅膀凝聚而出。

隨著捷痕體內的太神劇烈碰撞,捷痕身上的金光與青光更盛,如神如魔。

捷痕左手帶青光,右手帶金光,雙手合十試圖演化陰陽,一個太極在捷痕手中出現,太極旋轉在捷痕手中,但這只是初步,因為這個太極陰中無陽,陽中無陰。

青光源力與金光源力交融成太極,不過不穩定,在捷痕手中成形不過數息就分散了。

捷痕再次推演,兩種光芒的源力再次交融,其體內太神猛烈碰撞,而在太神碰撞的同時,太神本身也愈發真實,捷痕的體魄與魂靈也更加地堅實。

太神冥動法在此刻,才初顯其強悍之處。

捷痕現在無法做到陰中有陽和陽中有陰,只能找到平衡點,使手中的太極能夠永久成形。

捷痕體內的源力在一點一點地消耗,但是太神的碰撞能夠產生些許源力,不能補充的是捷痕的精力,精力是無法估量的,是個人意志強弱的體現。

由青光源力和金光源力交融而成的太極,再次出現在捷痕手中,這次雖然比第一次存在久了一點,但還是沒辦法永久成形,最終還是分散了。

將青光源力與金光源力交融成太極,需要專註力,恰好捷痕訓練金紋樹葉的同時,專註力也得到了很好的鍛煉,所以捷痕第一次就將兩種源力交融出一個形狀了,但想讓太極永久成形還需要找到那個平衡點。

捷痕再次推演,這次他全神貫注,每一步都小心翼翼,有了前兩次的教訓,他覺得第三次能夠成功。

捷痕雙手合十,體內太神碰撞出的青光源力和金光源力出現在其手上,捷痕牽引著兩種源力相互交融。慢慢的,太極出現在捷痕手中,在捷痕的控制下,兩種源力有收有加,漸漸的,一個渾圓無比的太極成形,那個平衡點被捷痕找到了。

太極在捷痕手中成形,逆時針旋轉著,捷痕睜開眼睛,臉上出現喜色。只要平衡點找到,以後捷痕動用鯤鵬法,就可以自然而然地演化出太極,不需要像現在那麼費力。

捷痕精力消耗大半,但是現在不能停下來,因為捷痕還要做最後的衝擊,衝擊冥動六階。

隨著太極雛形在捷痕手中演化而出,捷痕可以感受到他身體裡面的太神,正在融合!

捷痕體內有三尊太陰神和兩尊太陽神,總共五尊太神,而此刻,四尊太神正在融合,太陰神和太陽神正在融合成真正的一尊太神。

不多時,兩尊散發著太陽之光與太陰之光的太神出現在捷痕體內,還剩一尊太陰神。兩尊真正太神的融合完成,使得捷痕的身體得到極大的淬鍊,捷痕可以感覺到體內充實無比,身體上的每一個毛孔都蘊含著強大源力。

「如果第三尊真正的太神融合出來,我會強大到什麼程度呢?」捷痕懷著期待,一尊太陽神正在其體內緩緩凝鍊而出。

帶著熾盛無比的光,第六尊太神出現在捷痕體內,捷痕也因此突破到冥動六階,但是捷痕沒有因突破而喜悅,他更期待第三尊真正的太神的出現。

第五尊太神和第六尊太神開始融合,剛開始是碰撞,每一次碰撞捷痕都得到極大的淬鍊,在數次碰撞下,太神變得真實,青光與金光慢慢的交融,一個太極圖案出現在那兩尊太神下面,兩尊太神開始融合。

第三尊真正的太神的融合,顯然比較困難,捷痕要融合出這第三尊真正的太神,消耗大量的精力。

隨著第三尊真正的太神的融合,前兩尊的太神也在升高,由五丈漸漸增加到六丈。

在青光與金光的籠罩下,第三尊真正的太神出現了模型,青光與金光如同澆築的鐵水,將第三尊真正的太神慢慢澆築成形。

從今天開始教你們做人 捷痕的身體正在極致升華,同時散發出青光與金光,若神靈若妖魔,身體內部發出霹靂吧啦的聲音,像是骨頭正在鍛造,身體的毛孔排出了一些黑色污漬。

捷痕再次閉眼,全身的源力都在涌動,向著第三尊真正的太神那裡涌去,將第三尊真正的太神塑造。第三尊真正的太神宛若一個無底洞,捷痕全身的源力都湧進去了,那尊真正的太神才完成融合。

第三尊真正的太神融合完成的瞬間,一股氣衝出,沖向捷痕的五臟六腑,將捷痕的體內洗刷,使得捷痕如同脫胎換骨一般,黑色污漬排出得更多。

「啊!」捷痕睜眼,吐出一口濁氣,而後昏倒過去。 第四十五章左太陰,右太陽

突破到冥動六階的捷痕,感受到來自於體內的源力,興奮無比,翌日,躍躍欲試地來到魂塔,準備試驗一下真實戰力。

進入魂塔,捷痕馬不停蹄地就來到了第二層,穿過層層空間壁,捷痕來到了一處石林。這裡刻印著魂靈石甲麟獸,是試驗煉魂宗弟子是否達到冥動巔峰的試驗石,一旦煉魂宗弟子達到冥動九階巔峰,就會來到這裡進行試驗,只要打敗石甲麟獸,就會得到認可,宗門就會為其發下三動丹,幫助其破入蒼盛境。

現在的捷痕認為,自己有資格來挑戰一下石甲麟獸。

太神冥動法,修無缺冥動,使力魂極致升華,有多麼可怕,即見分曉。

這片石林的虛空中,一道道紋路復甦,發出一道道光芒,紋路中間一道光柱衝起,待光柱消失,石甲麟獸出現在石林之中,捷痕的身前。

石甲麟獸形狀如龜,龜甲為石,其尾偏長,尾部末端有巨石,如同一柄石錘,高有兩米,身長七米。

魂塔裡面的魂靈對入侵者都設定為敵意,石甲麟獸一出現,二話不說就沖向捷痕,長長的石尾向前砸了過去。

捷痕沖向石甲麟獸,躲開石尾的落擊,一拳轟出,打在石甲麟獸的**上,巨大的拳力將石甲麟獸轟退了半丈之遠。

「這感覺真好。」捷痕雙手張握,滿意地看著自己的拳頭。

石甲麟獸雖然看起來笨重,但是速度並不慢,趁捷痕沒注意,石尾轟擊過去,將捷痕砸飛出老遠。

「哎呦。」捷痕被砸飛撞到石柱上面,但是如今由太神冥動法淬鍊過的身體,非常強悍,捷痕甚至感覺不到太多的疼痛。

捷痕站穩身子,體內源力涌動而出,其背後一雙金色的小翅膀凝聚而出,使得捷痕的速度暴增,在原地留下殘影,沖向了石甲麟獸。

金色的鯤鵬翼扇動間,捷痕已經臨近石甲麟獸,拳頭轟出,綻放出金光,如同澆築上一層黃金。

石甲麟獸同時也發威,充滿靈性,不像死物,用其身上最堅硬的石甲擋住了捷痕一拳,而後前左腳有紋路復甦,直接踩在捷痕的胸口,這一次石甲麟獸的攻擊就可怕了,這一腳讓捷痕的胸口都微微凹陷。

捷痕被逼退,神情露出凝重,正在對他自己的戰力重新評估,捷痕意識到自己可能託大了,不應該那麼感覺良好,自以為天下無敵,這是修行者的大忌。

但是捷痕不想退,他還想搏一搏。雖然此時此刻並非絕境,但他想要創造絕境,然後置死地而後生。

石甲麟獸沖向捷痕,身形很靈活,在石林奔跑,不知幾噸重的身體引得大地巨震。

捷痕背負鯤鵬翼,攜帶著絢爛金光而出,躲開石甲麟獸的攻擊,停在了其石甲上面。捷痕一拳往石甲轟去,石甲沒有損傷,捷痕自己的拳頭倒是發麻了。

石甲麟獸的石尾砸了過來,捷痕一拳又出,但是被無情砸飛。

這一砸非常之狠,捷痕被砸飛出去,撞到一根石柱上,那根石柱都斷了。

石甲麟獸前面的兩腳此刻都有紋路復甦,雙腳往前一踩,一道源力波打出,捷痕迅速起身,動用鯤鵬極速避開。

「好強,根本無法破防,只能推演進一步的鯤鵬法了。」捷痕穩定身形,目光堅定,鯤鵬法被其推演。

捷痕雙手張開,左手現青光,右手現金光,左太陰,右太陽,而後合十,驚人的源力在捷痕手中融合而出。

石甲麟獸沖了過來,它竟然一邊衝過來,一邊前腳離地,用後面兩隻腳衝刺,像是進化了一般。

鯤鵬翼扇動,捷痕衝出,石甲麟獸突然止步,猛然甩出石尾,向前橫掃而出。捷痕反應迅速,躍起數米躲過,其背後鯤鵬翼助力,使得捷痕在空中沖向石甲麟獸。

如同黃金鑄成的金色拳頭打出,轟在石甲麟獸石甲上,將這隻大烏龜打翻在地,來個底朝天。

底朝天的石甲麟獸開始旋轉,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竟然騰空飛起,自轉著向捷痕沖了過來。

石甲麟獸的衝擊軌跡並不是呈直線,而是蜿蜒曲折,讓捷痕捉摸不透它的進攻方向。

旋轉的石甲麟獸突然衝起到捷痕上方,而後快速落下,並且龜甲上有紋路復甦,這一下下去可了不得。

捷痕自知難以避開,只能硬抗,左太陰,右太陽,陰陽交融化太極,太極在捷痕手中推演,而後向上打出,手掌大小的太極漸漸變大,變得與旋轉的大烏龜一樣大。

石甲麟獸落下,在復甦的紋路的加持下,這一擊非比尋常,但是太極上金光與青光大放,擋住了石甲麟獸的衝擊。

捷痕逆轉太極,正好與石甲麟獸旋轉的方向相斥,同時捷痕雙腳用力,雙手頂著太極和石甲麟獸衝起,在空中將太極推出,將石甲麟獸打了出去。

石甲麟獸一條直線的衝撞,撞倒了好幾根石柱,身形有些狼狽。

捷痕催動鯤鵬翼向著石甲麟獸而去,全身源力涌動,身體發出源力微光,拳頭握住,匯聚源力。

石甲麟獸的石尾打出,石尾上有紋路復甦,尾巴的尾端的那顆石球,更是如同一顆在夜裡發光的夜明珠,光亮無比,上面有好幾道紋路復甦。

捷痕聚力的一拳轟出,與石甲麟獸的尾巴轟擊在一起,一時間,白茫茫一片。

白光消失的同時,捷痕被擊飛,石甲麟獸乘勝追擊,在鯤鵬翼的幫助下,捷痕在空中穩住身形,但還是被石甲麟獸一腳踩落,轟在了地上。

石甲麟獸巨大的身體壓落而來,捷痕起身躲開,而後一拳再出,打在石甲麟獸的頭部,另一隻手也握拳打出,打在石甲麟獸的龜甲上,打出了幾道裂紋。

只見,石甲麟獸的龜甲出現裂痕,其尾巴也斷了半條。

捷痕喘了幾口大氣,全身源力再動,推演鯤鵬極速的進一步威能,速度加強攻擊。

左太陰,右太陽,太極在捷痕拳上演化,陰陽極拳在進一步推演的鯤鵬翼的加持下,被捷痕打出。

冥動六階的捷痕,借著此刻的鯤鵬翼,進行著短暫的飛翔。空中留下幾道金色流光,捷痕的右拳頂著太極圖案,打出陰陽極拳,太陰之力和太陽之力在捷痕的拳上和拳中,極致交融。

這一拳,顯露出几絲的破滅之意,因為任何的極致,不是破滅就是新生。那既然是功伐之拳,自然演化的是破滅之意,極致破壞與絕殺。

太神冥動法,演化的便是新生,極致的新生便是百鍊成鋼,極致淬鍊,完美的蛻變,無缺冥動。

陰陽極拳轟出,一個太極圖案打出,將石甲麟獸轟成白光。

戰鬥結束后,捷痕身心疲憊,顯然消耗巨大,要不是無缺冥動帶來的強悍體魄,就憑捷痕剛進門的鯤鵬法,根本無法力敵石甲麟獸,連陰陽極拳也是剛剛才領悟出來的。

休息了一會兒,捷痕就離開了魂塔,這一天,捷痕跟著紫海老頭離開了煉魂宗,為一年後的宗門大比,將要入世一年。 從煉魂宗的山門走出來,一老一小,一人帶著一些東西,坐船出了紫東島,來到了亞特蘭島。

北海數一數二的六級島嶼,一般都是海域的首島,是該海域皇族的所在島,也是該海域最繁榮的島嶼。其實也不是島嶼了,已經算是一座小型大陸了。

亞特蘭島的地勢是由東、西、南三個方向,向中部增高的,而北部是高地以及山脈。

紫海老頭帶著捷痕走出了與紫東島隔海相望的那座城市,在煉魂宗的這一年半,捷痕出了紫東島,最遠也就是到那座城市而已。

從紫東島入世,捷痕懷著無比的興奮,在修行的同時,他想要好好看看這個世界的美景。

修行之景,看里,看外;塵世之景,看前看后,看左看右。

「義父,現在我們去哪啊?」走出了那座城市,是一條沿湖大道,紫海老頭帶著捷痕沿著湖,順著道路,向著亞特蘭島內部行去。

「翻過幾座小山,那裡有一座默雲鎮,我們先去那裡,沒記錯的話,晚上有大事要發生了。」紫海老頭說道。

一老一小并行,都脫下了煉魂宗的宗服,穿著簡單合身的素衣,開始了入世行。

棄了沿湖大道,兩人行進了一條小山路。由於這條路常年有人行走,所以呈現出階梯狀。

山間,有小獸出沒,捷痕很有好奇心,在山中亂竄,捕捉著小松鼠和小鳥,紫海老頭也不急著趕路,任由捷痕玩鬧。

捕捉到的小獸也都被捷痕放了,但也有失誤的時候,捷痕招惹到了一隻大野豬。這隻大野豬對上捷痕這種修行者,也算不得上是凶獸,但是要是凡人對上,肯定是非常棘手。

「義父。」捷痕叫道。

「怎麼了?」走在捷痕前面的紫海老頭,頭也不回地回應道。

「跑啊,大野豬來了。」捷痕撒開腳丫子狂跑,一個瞬間就超過了紫海老頭。

「嗯?」紫海老頭回頭一看,一隻黑乎乎的大野豬,向著他正衝撞而來。

「我的媽呀。」紫海老頭嚇了一跳,提著褲子,不顧形象地也跑了起來。

一老一小,比拼速度,大野豬在後面狂追,發出一聲聲豬叫。

「義父,你犧牲一下,去擋住那隻大野豬。」捷痕邊跑邊說道。

「你是兒子,理應由你去,否則天理不容啊。」

「義父,你也不想白髮人送黑髮人吧,我這是為您著想。」

「……」

兩人總算跑出了那片山林,大野豬也沒有繼續追過來,捷痕和紫海老頭靠著一棵大樹歇息。

「哈,彷彿又回到了幾十年前,年輕的時候,也是這麼調皮愛鬧,那時候沒有太高的實力,憑一把劍和一腔熱血,就以為自己天下無敵。」

「想要以手中的一把劍,將這個世界刺得千瘡百孔,在經歷過許多挫折和磨難之後,才發現與此同時,世界真的被我刺得千瘡百孔了。」紫海老頭感慨道,回憶著以前的輝煌歲月

「您現在也是愛鬧。」捷痕忍不住吐槽道。

「哈。」

在那棵大樹下,兩人吃了點東西,又開始前行了。

走了山路,兩人又在湖邊找了一個船夫,坐船行水路而去默雲鎮。

捷痕和紫海老頭坐在船邊,看清澈河流,看水中小魚,看遠方朦朧青山,看藍天白雲。

偶爾有其它船隻相遇,大家都會打招呼,噓寒問暖幾句,互問要去何處,然後兩船相離越來越遠,大家結束這極其短暫的相遇,揮手告別。

沒有喧囂與爭鬥,捷痕所見的景色如此寧靜和美好,宛若世外桃源。

紫海老頭帶著捷痕體會這些,是想捷痕能夠保持著一顆清澈沒有污質的本心,即使日後捷痕在險惡的江湖闖蕩,遇到一些壞的人,也不會被其所感染。

冥夫的祕密 船到岸了,捷痕和紫海老頭上岸繼續前行。

時間過得很快,天色已經有些晚了,黃昏已至,天空昏暗,然後紫海老頭好像忘了去默雲鎮的路,帶著捷痕瞎轉。

「左邊,應該是了。」紫海老頭說道。

「右邊吧。」

「為什麼?」

「那裡有火光,證明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