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楓順著聲音的方向看過去,只見一名十七八歲的少女和一名蒙面女子站在一起,那個少女應該就是被蒙面女子稱為巧兒的女子。

而當葉楓看過去的時候,她們的目光也正好看向了葉楓這邊。

葉楓一個瞬身來到巧兒和蒙面女子的身前。

「你想幹什麼?」

對於葉楓的突然到來,巧兒顯得非常警惕。

「紫芸,是你嗎?」葉楓看著蒙面女子問道。

「什麼紫芸?我家聖女不認識你,識相點,快離開,不然,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巧兒皺緊眉頭看向葉楓,時刻防備著葉楓的一舉一動。

「不知姑娘可否摘下面紗與在下一見?」 之子不歸 葉楓沒理會巧兒,繼續對著蒙面女子說道。

「放肆。」

巧兒一聲冷喝,一把長劍立即顯現在手中。

「巧兒。」

對於巧兒的舉動,蒙面女子是出手制止。

「公子認錯了人,我不是紫芸,我是星月宗聖女秦月,不知公子怎稱呼?」蒙面女子淡淡說道。

「那是在下冒昧了,實在抱歉,聖女的聲音跟我的一位朋友真的很像,在下葉楓。」葉楓禮貌的回應道。

「葉楓?這個名字怎那麼熟悉?」

聽到葉楓這個名字,秦月不禁在心裡嘀咕起來。

「抱歉打擾姑娘了,在下告辭了。」

聽到蒙面女子不是紫芸,葉楓顯得有點失落,他又是一個瞬身回到了紅蓮的身邊。

「怎麼?認錯人了。」看著葉楓失落的表情,紅蓮微微笑道。

「恩。」葉楓微微點頭。

「走吧。」

葉楓微微嘆了口氣,然後帶著紅蓮轉身離開。

「哎……」

看著葉楓離開,秦月還想說些什麼,不過此刻的葉楓已經走遠。

「小姐,你認識這人?」看到秦月還想跟葉楓溝通,巧兒是一臉疑問的看向秦月。

「不認識,不過葉楓這個名字,我總覺得很熟悉,但又記不起來。」

秦月說著露出了一臉沉思的表情。

「想不起來就先不想了,現在時間不早了,我們還是快點回去吧;宗主說小姐因為遭遇意外導致失憶,日後會慢慢記起來的。」巧兒微微笑道。

「恩,我也想知道自己以前是個怎樣的人。」秦月淡淡笑道。

……

從秦月和巧兒那離開后的葉楓,繼續在霜城內遊走。

「你來這裡,要找的那個人叫紫芸嗎?」紅蓮又在一邊對葉楓的事情好奇起來。

「恩。」葉楓微微點頭。

「她為什麼會離開你?」紅蓮問道。

「她不是自己要離開我,是因為我的原因導致被人追殺,被迫逃亡。」

葉楓說著微微嘆了口氣,臉上一副無奈的表情。

「誰跟你這麼大仇恨,連你的朋友都不放過?」紅蓮好奇問道。

對於葉楓的事,紅蓮並不了解,她之前覺得沒必要了解,不過現在,她卻想去更多的了解眼前這個男人;這個在關鍵時刻絕對靠譜的男人,讓她越來越感興趣。

「已經過去了。」葉楓淡淡說道。

「被你滅了?」

「算是吧。」

「你的故事好像很精彩,你不打算跟我分享一下嗎?」

「你的故事同樣精彩,你也不打算跟我分享一下嗎?」

兩人四目相向,目光溫柔。

每個人背後,都有著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葉楓有,紅蓮也有。

但這些似乎沒有影響到兩人之間的關係,或者說,有故事的人,他的那份曾經的滄桑,更讓人想去深入了解。

兩人心中那股熱情,冉冉升起。

正當葉楓鼓起勇氣想要跟紅蓮來個愛的擁抱,順便來點熱吻鏡頭的時候,前方突然出現一隊迎親隊伍,聲勢甚是浩大,立即引起了眾人的注意。

兩人不由拐頭看向了那個浩大的迎親隊伍。

當兩人再回頭再看向對方時,什麼熱情都已經消散了,剩下的,只有尷尬的一笑。

紅蓮也是藉機走上前去湊熱鬧,以擺脫尷尬的情況,雖然視線離開了葉楓,但小心臟還是撲通撲通的跳的飛快。

看到紅蓮離開,葉楓是低頭微微一笑,然後也跟了上去。

浩大的迎親隊伍是霸佔了整條大街,行人都很自覺地向兩邊躲開,給迎親隊伍讓路。

「聽說這是黃家的小兒子娶媳婦,不知道誰這麼有福氣?」

看著迎親大隊,路人開始議論起來。

「有福氣個屁,這個黃龍是出了名的風流少爺,樣子長得不咋地,卻老是強娶美女,被他糟蹋的少女不下十個,這次又不知道是哪家的女子這麼不幸。」

「你小聲點,黃家可不是我們能得罪的。」

「……」

聽著路人的話,葉楓和紅蓮都不由微微皺眉。

「你怎麼不說話?」看著葉楓沉默的表情,紅蓮淡淡的問道。

「沒有,就想點事。」葉楓微微一笑。

「你不會是想劫親吧?「紅蓮一臉表情驚訝的看著葉楓。

「想多了,我在想以後是不是應該也要搞這麼大排場來娶你。」 冰山老公,乖乖娶我 葉楓一臉不正經的笑道。

「信你才怪。」

紅蓮嘟起小嘴,一臉害羞的轉過臉去。

此時在迎親隊伍的前方,突然出現幾人,攔下了迎親隊伍。

「又是你們幾個,怎麼?今天是打算來喝喜酒的?」

說話的是新郎,也就是黃龍,聽這話,黃龍跟這幾名攔路者是認識的。

「今天你若不放人,我們就跟你來個不死不休?」說話的是一名女子,語氣甚是氣憤。

「這聲音怎麼這麼熟悉?」聽著女子的聲音,葉楓是若有所思。

「怎麼只要聽到女子的聲音,你都覺得熟悉?」紅蓮白了一眼葉楓道。

剛才沒多久看到星月宗的聖女是這麼說的,現在又這麼說,也難怪紅蓮聽了有點不舒服。

葉楓不理會紅蓮,因為這個聲音,他很肯定自己是聽過;葉楓擠開人牆,把目光看向了前方攔路的幾人。

「詩雨?還有欣姐和劉光前輩?我就說這聲音怎麼聽得這麼熟悉。」

看到詩雨和王欣他們,葉楓顯得興奮。

「若你們是來喝喜酒的,我一概歡迎,若來搗亂的,那就不怪我不客氣了。」黃龍對著詩雨幾人不悅道。

豪門隱婚:蜜寵甜妻99天 「欣姐,發生了什麼事?」

在黃龍發話的時候,葉楓已是快步來到了王欣幾人身前,王欣幾人突然攔在這裡,必定發生了什麼事。

「葉楓?」

看到葉楓到來,王欣是一臉的不敢相信。

「葉大哥,你來的真是太及時了。」

看到葉楓,詩雨也是一臉的興奮。

「發生了什麼事?詩倩和小蘭她們呢?還有胡超呢?」

現場只看到王欣幾人,並未看到小蘭和詩倩她們,葉楓不禁有點擔心。

「我姐被這個混蛋捉了,今天就是他強娶我姐的日子。」

說到詩倩,詩雨不禁一臉氣憤的指向了黃龍。

「竟有這樣的事?」

聽著詩雨的話,葉楓不禁把目光看向了黃龍,臉上不禁陰沉起來。

「我還以為來了個勸架的,沒想到也是來了個送死的。」

對於葉楓的冷冷目光,黃龍不禁陰險的笑起來。

葉楓的修為只在玄修境三重天,而且明眼人都能看出,葉楓受了傷;而黃龍的修為已在准天武境,而且迎親隊伍中還有天武境的高手坐鎮,所以黃龍是有嘲笑葉楓的資本。 葉楓沒有搭理黃龍,他把目光看向了遠處的婚車上,想必此刻,詩倩應該就在那婚車上。

「小蘭和胡超呢?」葉楓回頭向王欣問道。

「小蘭和胡超他們先回西域找你,我們留在了這裡等消息。」王欣應道。

「這個小蘭,還真是一刻都等不了。」葉楓微微笑道。

「你們要聊天就一邊聊去,不要在這裡擋道,今天是我大喜日子,我不想因為一些啊豬啊狗,影響了我的心情,要是你們再不走,就別怪我找人動手了。」

黃龍一臉陰險的看向葉楓幾人,再配合他那張陰陽怪氣的臉,真是咋看咋噁心。

淚濕紅塵 「媳婦,幫我個忙,將他的嘴堵上,然後帶過來。」葉楓向身後的紅蓮說道。

「媳婦?」

葉楓這話,聽的眾人齊刷刷的把目光看向了葉楓身後的紅蓮。

「啊,大家好啊。」

被王欣幾人用怪異的眼神看著,紅蓮顯得有點不好意思。

「我……先去把他捉過來。」

紅蓮說著一個瞬身便來到黃龍身前,沒等黃龍做出反應,紅蓮就已經一掌扇在了他的臉上,直接將黃龍扇趴在地上;倒地后,紅蓮還不忘再狠踹一腳黃龍。

紅蓮這一腳下去,黃龍是直接昏厥過去了。

這一幕,看得眾人瞬間驚呆。

一個準天武境的黃龍,在紅蓮面前竟然連一點還手的力氣都沒有,紅蓮的實力,不禁讓在場的人驚嘆。

「少爺?」

看到黃龍被揍,那位天武境的男子是立刻跑來支援;然他還是高估了自己,他在半空中沒落下來,紅蓮已經殺到了他身前,一個照面就將那名天武境的男子踢飛出去,而且飛出去的距離,是足夠遠,在場的人都已經看不到那男子的身影。

現場一片死靜,大街上的人,個個都被嚇得不敢說話,更有人快速逃離是非之地。

這事情發生得太突然,而且這被揍的可是黃家的少爺;黃家不但是霜城的第一大家族,背後還有其他勢力,這霜城,估計很快要變天了。

葉楓沒時間理會眾人驚訝的目光,他騰空而起,快速來到了婚車上。

婚車上的人,看到葉楓的到來,無不一一退下,紅蓮的強悍,讓他們不敢有絲毫的反抗。

葉楓走近車門,把婚車的門打開,車內此刻正坐著一名女子。

「詩倩。」

看著車內那張熟悉的臉龐,葉楓露出了微笑。

「葉大哥?」

詩倩看著葉楓那張熟悉的臉龐,是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真的是你?」

詩倩似乎有點不相信自己的雙眼。

「真的是我。」葉楓淡淡笑道。

「太好了,我以為自己再也不能看到你了。」

詩倩說著撲到了葉楓身上,雙眼不禁流下了委屈的淚水。

「沒事了,葉大哥來了,走,我帶你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