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你讓我怎麼說你,去年就的新聞就有了,人家還有個孩子,而且特別有出息,在天朝做生意,是企業家啊,企業家!」姜虎東捂著脖頸,無奈的說道。

「這麼厲害啊?企業家?」李京奎不敢置信的問道。

「呵呵,主要兩個女兒都是藝人,沒被曝光前很多人都覺得我們家就兩個女兒。」鄭父倒是不在意,笑著解釋道。

「這麼說來叔叔阿姨才是厲害,一共三個孩子,兩個女兒一個是少時成員,代表大高麗國傳遞高流,另一個女兒也是大火女團成員,最後還有個兒子竟然是企業家!大發!」姜虎東再次豎起大拇指,完全讚歎的樣子。

幾人正說著,忽然玄關的門有了動靜。

「哦!哦!」姜虎東驚訝的望過去。

「應該是宰元回來了。」Jessica說著就起身往玄關走。

此時姜虎東和李京奎也是紛紛站起。

「嗯,我知道,你把事情處理好就行了,我在高麗可能要過幾天才能回去。」鄭宰元推門進來,手上還正打著電話。

進門看見Jessica本來還沒在意,隨手把行李箱放在一邊,結果在玩里走,接著就看到好多人抱著攝像機對準他。

「額…..這是…..」鄭宰元楞了一下,還不等他說話,Jessica就直接讓他低低頭,然後貼在他耳邊跟他交待是怎麼回事。

鄭宰元這才連連點頭,本來迷茫的眼神也漸漸變得明亮。(這麼好的演技,你怎麼不去當演員?)

跟著Jessica一起走到客廳,姜虎東和李京奎也是和鄭宰元見禮。

此時鄭宰元西裝革履,修身的藏藍色西服,白色鑲金邊襯衣,身姿挺拔。

「果然不愧是企業家,這氣勢完全是財閥啊!」姜虎東讚歎的拍手。

鄭宰元連忙說道:「哪裡是什麼企業家。」

「行了宰元回來了,你們聊,我去準備晚餐。」李靜淑笑著起身。

「冒昧的問一下,本來晚上準備吃什麼?」姜虎東笑著問道。

「準備了韓牛、年糕之類的。」李靜淑回應道。

「jingjia?那真是有口福了!」李京奎笑著開口說道。

那邊Krystal跟著過去幫忙,李京奎也是自告奮勇的過去幫忙,不過他也確實是會料理的。

節目組分開,一半拍廚房,一半留下來拍客廳。

「鄭宰元xi是第一次參與錄製節目嗎?」姜虎東開口問道。

鄭宰元搖了搖頭,然後看著Jessica開口:「之前有一次,就是nuna她們組合錄團綜,我跟著出鏡過一次。」

「嗯嗯,那也算是有經驗了。對了,說起這個,你管Jessica叫Nuna,比她小很多嗎?」姜虎東繼續問道。

「呵呵,這到沒有,兩人是龍鳳胎,同一天出生的。秀妍從小鬧,非要讓他叫Nuna,最後就這麼一直叫下來了,不過也的確是秀妍先落地。」鄭父笑呵呵的解釋著。

姜虎東瞭然的點頭,然後開口:「之前進來還聽Krystal說,叔叔看過我們的節目?」 鄭父點點頭:「剛出來的時候就覺得挺有意思,給我的感覺就是這個節目很真實,也真的能聽到很多平凡的家庭的故事,有時候和妻子一起看,很多家庭說回憶的時候,我們都能感同身受。」

「這絕對是真粉絲認證了,很多喜歡我們節目的粉絲都會這麼說。」姜虎東笑著開口說道。

說完姜虎東一扭頭,只見Jessica正在擺弄著鄭宰元的西裝袖口。

「姐弟倆關係看著就很好。我很好奇的是,三個孩子的話,小時候會不會很淘氣?」姜虎東笑著說道。

鄭宰元接過話茬,一臉平靜的開口:「我就是從小被摧殘的那個。」

「呀!」看著鄭宰元還要說,Jessica呵斥一聲要捂他的嘴。

「姜虎東xi….唔唔唔….看到了吧,這就是少時冰山公主Jessica的真實面目!」鄭宰元一邊躲著,一邊掙扎開口。

「哈哈哈哈!西卡啊,真的是小時候經常欺負弟弟嗎?」姜虎東開懷大笑,然後問道。

Jessica隱晦的瞪了鄭宰元一眼,然後輕聲說道:「都是他亂說,小時候阿爸偶媽忙,弟弟妹妹都是我一個人照顧,兩個人一個比一個不聽話,有時候就要教訓才行!」

「哈?話還能反過來說嗎?」鄭宰元立馬開口說道。

「哈哈哈,那還是讓叔叔來說句公道話吧,到底小時候誰更調皮一些。」姜虎東抱著胳膊笑著問道。

鄭父也是笑著看兩人打鬧,然後說道:「其實真要說起來,秀妍小時候脾氣最大,所以總是對宰元和秀晶有時候就比較嚴厲。」

「阿爸,你這麼一說,等節目播出恐怕所有人都會說我脾氣大了!」Jessica委屈的看著鄭父開口。

「我猜叔叔的話還沒說完。」姜虎東笑著說道。

鄭父點點頭:「雖然脾氣大,但是我覺得秀妍這個姐姐做的還是挺好的,最起碼對弟弟妹妹都非常無微不至的照顧。」

聽到鄭父這麼說,Jessica也是笑著依偎著鄭父撒嬌。

還要繼續聊,但是那邊廚房已經準備好了。

「來吃飯吧。」李靜淑開口說道。

「內!!」沙發這邊的人都跟著去了餐廳。

「是這樣,看過我們這個節目的話,有個一環節叫做一頓飯劇場,就是你們當做我倆不存在,一分鐘的時間,你們該怎麼吃飯就怎麼吃飯。」姜虎東跟李靜淑介紹著。

李靜淑點點頭:「看過看過,不過就這樣直接開始嗎?」

「內,我這邊喊cut,就直接開始了!」姜虎東說著話,然後和李京奎退遠。

「cut!」

一頓飯劇場開始,Jessica和Krystal完全沒什麼負擔,直接就衝到餐桌前。

Jessica一副大姐的樣子,拿起碗先給父母盛飯,而鄭宰元則是去廚房拿了梅子酒出來,給父母倒上。

而Krystal則是乖乖的拿著勺子給鄭宰元和Jessica盛飯。

很快等到都盛好飯,鄭父端起梅子酒的小杯子說道:「今天宰元回來,給他接風,先喝一個!」

眾人紛紛舉杯,另一邊姜東虎小聲對李京奎說道:「這位一看就是久經酒場啊!」

「會好好享用的!」桌上的一家人喊完,然後紛紛開始開動。

大概吃了一會,姜虎東才喊道:「cut!」

這才把姜虎東和李京奎迎上桌,姜虎東看著桌上的菜,對李靜淑開口:「這各種小菜一看就是出自您的手藝,怪不得能把三個孩子都養育成才,絕對是功臣啊!」

李靜淑被誇的有點不好意思,連連擺手。

「我開動了!」

「請慢用!」

一番對話結束,大家這才真正開始動筷。

「jia,嘗嘗功臣的手藝。」姜虎東說著就拿起筷子夾起什錦小菜,一大口直接吞了進去。

「哦吼哦…..」嚼了兩口,鼓著臉把筷子放下,然後開始鼓掌:「果然巴西搜!!巴西一搜!!」

那個樣子給李靜淑都逗笑了:「內,好吃就好。」

大概吃了一會,肯定不能只是吃,當然是要有談話環節的,看著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姜虎東才笑著說道:「平常一家人經常這樣聚在一起吃飯嗎?」

鄭宰元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最終沒說話。

鄭父嘆了口氣:「你們今天來的也是比較巧,平常的話,三個孩子很難聚齊的。」

「是嗎?都不經常回家嗎?」李京奎笑著問道。

「內,秀妍和秀晶都是藝人,沒活動的時候還好一些,活動期的話,基本上十天半個月都回不來一次的。尤其是剛出道的時候,她們都是住宿舍,只有節日才回來。」李靜淑一邊給鄭父夾菜,一邊說道。

「兩個女兒忙的話,應該都是早期,那時候鄭宰元xi應該還沒出去工作吧?也不在家嗎?」姜虎東好奇問道。

鄭宰元輕咳一聲,拿起梅子酒抿了一口。

「呵呵,這三個孩子沒一個省心的,兩個女兒很小就去當練習生,兒子就更厲害了,16歲就自己一個人去天朝求學,一去就是十年。」李靜淑笑著開口。

「大發!16歲就一個人去了國外?」姜虎東驚訝開口。

鄭宰元笑了笑:「內。」

做爹心虛 「之前看新聞,說是自己一個人在天朝白手起家成立的公司,當初一定很艱難吧?」姜虎東開口說道。

「也不是說多艱苦,但是自己選的路,肯定要堅定不移的走下去。」鄭宰元平靜開口。

「果然成功是真的沒有捷徑的。那您二位不會擔心嗎?孩子們都在外面吃苦,在家裡一定很擔心吧?」李京奎開口對著鄭父和李靜淑問道。

「擔心是肯定的,不過我和妻子也商量過,最後還是決定支持。畢竟,孩子有自己的想法不容易,你比如說宰元,在天朝我們也幫不上什麼忙,做父母的這時候除了支持不妨礙他之外,能做的其實也不多。」鄭父沉聲說道。

李靜淑也是跟著開口:「兩個女兒也是,在演藝圈打拚,我們也只能是支持,鼓勵。」

「Jessica和Krystal都是有能力的,我還記得第一次見Jessica的時候,她在綜藝節目上都是只是發獃,可是後來每一次再見的時候變化都很大。」姜虎東暗暗點頭,然後開口說道。 「秀晶和秀妍也確實吃了不少苦,不管是練習生時期,還是出道后。」鄭父笑著說道。

Jessica和Krystal都不好意思的低頭。

「而且這一行多少也是有些危險,我們倆也經常為孩子擔心,尤其是兩個女孩子做idol…..」李靜淑說了一半就停住了,畢竟還是錄節目,也不能說的太深入。

但是姜虎東和李京奎都明白李靜淑說的是什麼意思,idol圈子終歸還是有些亂,亂花漸欲迷人眼嘛,而且還有各種私生飯、ANTI之類的。

「尤其是我記得是08年左右吧,那時候秀妍偶爾回家見了我們沒有什麼異常,但是一回到房間就在哭。」李靜淑說著眼眶都有些發紅。

「偶媽,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Jessica連忙跑到李靜淑身邊攬著她,開口安慰道。

「是啊,都不容易。那時候,Jessica有非常多的anti吧?」李京奎開口問道。

Jessica默默點頭,Krystal看了看自己歐尼,然後開口:「那時候少時的歐尼們都很艱難,而被anti最多的就是歐尼。」

姜虎東正色點頭:「那時候的事情我多少也聽說了一些,不過也跟時代有關係,現在的話,粉絲素質有所提高,類似的事情也很少再發生了。」

說完姜虎東有說道:「西卡自己怎麼看?就是對idol這個職業的看法。」

「我呢,哪怕是很辛苦,但是能夠得到無數粉絲的喜愛和支持,總覺得能抵消那些不好的影響。我一直覺得,我所得到的愛,遠遠超過那些不好的事情。」Jessica坐回自己的位置,輕聲說道。

「私生飯要比anti恐怖的多吧?」李京奎開口說道。

Jessica輕輕點頭:「我曾經就被人尾隨,當時真的嚇死了。」

「jinjia?對待私生飯的話,經紀公司還是能保護好的吧?畢竟sm也是大公司?」姜虎東開口說道。

「虎東啊,你這傢伙是給sm打廣告?」李京奎笑罵道。

「哥啊,沒辦法,我現在也是職員啊!這裡可是三個sm的職員,不說好話能行嗎?」姜虎東笑著說道。不過也是話題太沉重,姜虎東有意想要讓氣氛多少緩和一些。

Jessica彎起嘴角說道:「可不止三個哦!如果硬要說,wuli宰元也跟sm有關係的,不過不是職員。」

「jinjia?不是在天朝做企業,跟sm也有聯繫嗎?」李京奎驚訝的問道。

姜虎東也是完全驚訝的樣子看著鄭宰元。

鄭宰元笑了笑,然後擺擺手:「只是有一點聯繫而已。」

他還是想低調一點…….但是有人不讓他低調啊。

Krystal笑著開口說道:「oppa現在是sm的理事…….」

「哦么!哦么!Jinjia?」

「大發!」

「太大拿大!」

鄭宰元看著跟著驚訝的Jessica…..喵的你不是知道嗎?還太大拿大…….

不過這個話題不能太深入,略微提一嘴也就行了,說的太多也不好。

「所以,哪怕有經紀公司的保護,還是有私生飯躲過了公司的圍堵?」姜虎東好奇問道。

Jessica嗯了一聲,然後開口:「是還在宿捨生活的時候發生的事。」

「mo? 婚婚欲睡:總裁請自重 宿捨生活的時候,公司都保護不好?」姜虎東擺桌子開口。

Jessica忍著笑開口:「內…..」

「虎東啊!剛才不還說sm好話嗎?」李京奎驚訝看著姜虎東。

「內,秀滿哥米啊內,剛才都是綜藝效果!」姜虎東忍著笑,然後對著鏡頭一本正經的開口。

「哈哈哈,道歉好快。」鄭宰元笑著說道。

「理事nim,米啊內!」姜虎東也是搞怪的跟鄭宰元道歉。

給鄭宰元嚇一跳,哭笑不得的避開行禮的姜虎東。

「其實就是某天晚上和兩個朋友一起吃了飯,然後打車回宿舍。當時宿舍也在這附近,清潭洞的後段,晚上的時候附近基本沒有什麼人。就是那天,有個穿著黑西裝的大叔,手上拿著把黑色的雨傘,一直在我們宿舍附近徘徊著。」Jessica輕聲開口說道。

「……聽著就覺得很可怕,不過也有可能只是附近的住戶吧?」姜虎東開口問道。

Jessica擺弄著手指繼續開口:「我當時也在想,這麼晚的時間,這位是喝醉了嗎?是不是只是鄰居大叔一樣的人?所以一開始也沒在意,直接跟車上的朋友們說我先走,然後下車道別。」

說到這裡Jessica停頓一下,然後繼續說道:「我們宿舍有個要輸入密碼才能進入的玻璃門,我輸完密碼以後就進去了。宿舍在3樓,但是當時電梯在6樓,我就想著乾脆走樓梯算了,但是上樓梯的時候就總覺得怪怪的,有些不對勁。」

「Mo?難道不是鄰居大叔,真的是私生飯?」李京奎開口問道。

Jessica點點頭,然後繼續開口:「當時我在樓梯上一回頭,結果發現雨傘『咻』的插在了那裡!」

「是哪裡?」姜虎東立馬問道。

「那個玻璃門是要輸入密碼才能進入的,那個大叔在玻璃門快要關閉的時候,直接把雨傘插在了那裡,想要跟進來。我當時還在想,Mo呀?這人忘了密碼么?喝醉了?結果就在我這麼想著的時候,那人把傘使勁一抽,直接就進來了。」Jessica說著還模仿著對方雙手持傘的動作。

「這也太危險了吧?怎麼從來沒聽你說過?」鄭宰元還真的不知道,皺著眉頭問道。